0

    冷越贵递给赵长枪的是一张银行卡,就像递名片一样,双手呈给赵长枪。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如果被别人看到,绝对不会有人想到冷越贵递给赵长枪是一张银行卡。肯定会以为他递给赵长枪是一张普通名片而已。

    不知道这个朴实的劳动者是不懂得送礼的奥秘,还是故意采取这种方式。

    赵长枪原本闭着的嘴巴向两边延伸了一下,露出一个好像要笑,又好像不笑的表情,然后将银行卡取了过来。

    “里面有多少钱?”赵长枪似笑非笑的问道。

    “五十万。”冷越贵说道,脸上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

    即便赵长枪是见过大钱的人,听到冷越贵的话还是吓一跳。五十万!对眼前这对夫妻来说可是一笔巨款啊!最重要的是,他们这笔钱是怎么来的哟!

    赵长枪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为了这些钱,他们夫妻宁愿违心的和仇人和解,不再追究他们的责任。按理说,他们应该非常看重这些钱才对,可是现在他们却毫不犹豫的要给自己五十万!

    这就是华国的普通劳动者哟!宽恕和感恩永远是他们心中最底层的铭记!

    “赵县长,这钱不是给你一个人的,是给你还有另两位恩人的。虽然钱不多,却是我们两口子的一番心意!如果没有你们,别说我们能要到这些钱,恐怕就算死在里面,被那些坏蛋喂了狗也没有人知道。”冷越贵两口子的眼圈有些发红。

    赵长枪知道,冷越贵口中的另两个人是说赵玉山和洪亚伦。他的心中更有些不是滋味了。冷越贵只知道那些撞死他儿子,囚禁他们的人是坏蛋,可是他却没有想过,是谁给了那些人嚣张的权利?是谁给了他们能用钱赎罪的权利?

    赵长枪一把拉起冷越贵的手,将那张银行卡重重的拍在他手中,郑重的说道:“冷大哥,这钱是你的!是用你儿子的命,还有你们两口子的半条命换来的!你们谁都不能给!还有一点你必须要记住,我们对你没有恩!惩奸除恶是每个社会人的责任!好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天也不早了,你们还是快点离开吧。出门打辆出租车,应该还能赶得上去夹河市的最后一辆班车。小洪,替我送送他们。”

    “赵县长,可是,我们,这钱”冷越贵拿着银行卡,双手向前平伸着。全集下载他想将卡再交给赵长枪,嘴里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走吧,走吧,再晚了,就赶不上班车了。快点回家和老太太团聚吧。”赵长枪冲他们摆摆手说道。

    这时候,洪光武走了过来,冷越贵两口子这才跟着洪光武离开了。

    “唉!”赵长枪想想冷越贵两口子的遭遇,和他们刚才非要给自己五十万的样子,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情绪也有些低落。

    赵长枪跑到洗手间使劲揉了一把脸,清醒了一下。然后才回到办公室,准备处理这些日子他不到办公室积累下来的那些文件。

    这些文件大部分都是下面的部门相关负责人都已经批阅过的,赵长枪只要再审核一遍,如果没有问题,就会签字同意。如果他觉得不妥,就会将自己的处理意见写出来,然后再让人将文件送回去。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县长的批示一定会被下面的头头脑脑们当做金科玉律执行下去,哪怕他认为县长的批示是错误的,他们也会贯彻下去。

    明摆着的事,你老实的执行县长的指示,错了有县长撑着,如果你提出自己的不同意见,轻者被县长猛训一顿,重了就得担负责任!谁愿意当这号瓷脑?

    但是在平川县很少会出现这种事情,当赵长枪批阅过的这些文件被发回去之后,如果相关部门的负责人认为赵长枪的处理方法有问题,他们可以亲自跑到赵长枪这里和赵长枪激烈辩论。如果他的意见是对的,赵长枪会毫不犹豫的修改自己的处理意见。

    赵长枪刚这样搞的时候,洪光武曾经认为,这样搞不但会降低赵长枪的县长威严,而且很可能会将赵长枪弄得筋疲力尽。

    试想一下,如果下面部门的头头脑脑们,每天都跑到县政府和赵长枪辩论一番,赵长枪不被搞的筋疲力尽才怪了!

    然而,事实证明,洪光武是白担心了。他发现虽然经常会有人跑到赵长枪这里和他辩论一番,但绝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严重。更没有达到将赵长枪弄得筋疲力尽地步。

    而且,赵长枪在这些人心中的位置,不但没有降低,反而越来越高!洪光武能感觉到,现在许多平川县各乡镇,各局的干部们是真心敬服赵长枪。赵长枪教给了他们怎么自己处理事情,而不是只当一个承上启下的传声筒。

    赵长枪正在处理文件,市委市政府的内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赵长枪一看是一号线,知道是宗伟阳的电话,于是连忙抓了起来。

    “喂,赵老弟,我刚刚联系了天水市市委书记郭红蕾。郭书记听说我们平川县愿意划入天水市的版图后,非常的高兴。还表示要举双手双脚欢迎我们呢,哈哈。我听她的意思,明天她可能就会去省里一趟,先去探探某些领导的口风。如果上面领导支持,他们马上就会起草正式书面文件”

    宗伟阳在电话里,大略的将他和天水市市委书记郭红蕾谈话的经过,和赵长枪说了一遍。

    这几年,天水市虽然是一个县级市,接受榆林市代管,但是,依靠强悍的钢铁工业,其经济总量却几乎占了整个榆林市的一半强!因为天水市的特殊地位,天水市党委书记是高配副厅级,兼任榆林市委常委,比普通的县级单位高了半级。

    这几年,天水市一直在积极运作脱离出榆林市,不再接受榆林市的代管,而是直接升级成设区的市。然而其地域面积,却始终是个**颈,成立地级市后,连两个区都凑不到。现在平川县忽然表态愿意划入天水市。天水市岂能不欣喜异常?

    何况,平川县可不是一般的县,它过来后,不但不会成为天水市的累赘,反而会大大助力天水市的经济增长!

    虽然平川县现在还比较落后,但是平川县现在可是全国重点扶植县!有这笔资金的支持,天水市再给予政策和资金的支持,平川县的腾飞可以说是指日可待!

    虽然这种事情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事在人为,不试过,怎么知道行不行?

    何况现在天水市和平川县是郎有情,妾有意,成功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

    “赵县长,到下班时间了。我先回去了,家里吃的喝的都没了,我得先去超市扫荡点东西。你也早点下班吧,挂了。”宗伟阳结束了和赵长枪的通话。

    接完宗伟阳的电话后,赵长枪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忽然很想看看孙国伟得知这个消息后的表情!

    “奶奶个吧啦的,想给老子小鞋穿?天下鞋店有的是,老子脑袋有病啊?非得在你的小店里买鞋子?”赵长枪不禁小声嘟囔道。

    赵长枪心情一好,又开始琢磨宗伟阳的事情。唉,一个中年单身男人,四十冒头了,连个孩子都没有。整天忙得脚打屁股,回去还没个女人照顾,不容易啊!

    可以说,像宗伟阳这样的县委书记在全国都很少见。他这一辈子纯粹是被他那个糟糠老婆给耽误了。

    晓梅嫂子已经来到平川县了,赵长枪想尽快安排他们见一面。不过该怎样让他们见面,赵长枪却煞费脑筋。

    他认为,如果让这两个人就这样无风无火,平平淡淡的去相亲,恐怕最后一定会失败。甚至两人根本就不会答应自己去相亲,宗伟阳还好说,自己已经跟他提过多少次了。但是顾晓梅那边,自己却不好说,恐怕一说这事,顾晓梅连听都不爱听。

    自己让顾晓梅来平川县的时候,可没说让她来相亲,只是说让她到这边来工作,顺便散散心。

    虽然赵长枪和顾晓梅曾经有过那么荒唐的一次,但是时过境迁,赵长枪早已经将那一切埋葬在心底最深处。他现在对顾晓梅有的,只有尊重和敬佩。

    在如今这个浮躁的世界里,一个能为真爱殉情,甚至成为神经病的女人,总是值得人敬重的。虽然赵长枪也认为殉情是件很愚蠢的事情。

    事实上,虽然赵长枪想把顾晓梅和宗伟阳撮合到一起,但是这事情要是真想弄成,是非常有难度的。

    因为现在两人心中都有一个解不开的结,都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晓梅嫂子放不下大同哥,宗伟阳放不下苏小红。虽然苏小红只是一个风尘女人,但是她毕竟在宗伟阳对感情最饥渴的时候,满足过宗伟阳,所以宗伟阳对她还是非常依恋的。

    按照赵长枪的想法,是想先给两个人安排一场美丽的邂逅,让他们认识,然后交往一段时间,互相了解一下,然后自己再帮他们戳破最后一层窗户纸,大事准成!

    “可是怎么才能让他们来个美丽邂逅呢?”赵长枪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想道,手中的钢笔不断绕着手指快速的转动着。

    赵长枪忽然发现,原来当红娘也是一件很费脑子的活儿!

    这家伙却不知道,他算是白死了那么多脑细胞,因为人家宗伟阳和顾晓梅现在已经邂逅了!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九章 软禁    小拙园,一座汇聚天地精华的园中园。正厅内,嬴天王的心情似乎不错,正和几个儿女谈笑风生,少见的情形。

    “爹!”战平和嬴珞环进来之后行礼,旋即又和兄弟姐妹们打招呼。

    “来了!”嬴九光乐呵呵一声,挥了挥手让其他子女先退下了,盯着女儿和女婿笑眯眯。

    战平和嬴珞环相视一眼,不知道父亲大人什么事紧急把二人给招来,不过都能看出他今天的心情着实不错。

    嬴珞环上前揽了父亲的胳膊,笑道:“爹笑容满面,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呵呵!”嬴九光捋须颔首道:“还真是被你给猜到了,的确是喜事,而且是天大的喜事。”

    “哦!”嬴珞环惊奇道:“爹,快说说,怎样的天大喜事?”

    “如意的终身有了着落,难道不是天大的喜事么?”嬴九光乐呵呵告知,目光瞥向了静静站立的战平。

    嬴珞环当真是一脸惊喜,“如意和牛有德的婚事有着落了?”

    “……”嬴九光笑容僵住,脸色沉了下来,“什么牛有德,区区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牛有德焉能当得起‘天大的喜事’?”脸上转而又换了笑容,捋须笑言,“是陛下!陛下看上了如意,要纳如意为妃。丫头,看看这是什么,这是陛下随身的玉佩,是送给如意当定情信物的,持此物可自由进出天宫,这份殊荣,后宫佳丽当中。如意可是头一个,回头你交给如意吧!”青主给的那块彩玉拿了出来。递给女儿。

    嬴珞环没接,反而惊得倒退三步。失声道:“爹,你说什么?陛下要纳如意为妃?”

    安静在旁的战平亦是脸色大变,死死盯着嬴九光。

    嬴九光目光变得深沉,淡然道:“怎么?莫非如此美事你们还不愿意?”

    “不愿意!”嬴珞环大声拒绝道:“嫁给谁不行,为什么非要嫁给他?爹,后宫是什么情况你不会不知道,佳丽如云,多得数都数不清,表面光鲜。暗地里肮脏龌龊,多少人一辈子在那守活寡,让我女儿去和千万个女人对一个老男人争宠,打死我也不愿意,哪怕他地位再高,权势再重也不行!”

    嬴九光:“你激动什么?我又岂会看着自己外孙女吃亏不管?你也不想想爹是什么身份,怎会让如意轻易入宫?条件爹已经和陛下谈好了,如意入宫后,陛下会册封为‘如意天妃’。赐单凤宝辇,俸禄用度为众妃之首,仅次于天后,除陛下和天后外。如意见任何人都不用行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女儿将是全天下女人中的第二人,有爹在背后支持,将来成为天下女人中的至尊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是天下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事情,你应该高兴才对!”

    嬴珞环情绪激动道:“我不高兴。我不愿意,谁愿嫁谁嫁去。总之不能是我的女儿。”

    “哼哼!”嬴九光陡然冷笑两声,“现在知道不高兴了,现在知道不愿意了,早干什么去了?背着我跑去左督卫,背着我去鬼市,你那女儿是越来越大胆了,是谁娇惯放纵的?如今已经查出,鬼市设套一网打尽时,有人事先将陛下设局的事给走漏了消息,令六道余孽全部逃脱,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勾结反贼,意图谋反!”

    战平又是一惊,嬴珞环大声道:“爹,这么大罪名如意担不起,别乱扣帽子!”

    “乱扣帽子?还真不是乱扣帽子!”嬴九光眯眼道:“你当左督卫为什么让如意去鬼市,为什么把如意推到台前?陛下步步算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此能量的角力岂是谁都能掺和的,你女儿倒好,不知天高地厚,自投罗网,真当那浑水是那么好蹚的?陛下早就算准了如意会向嬴家泄露消息,所以才让如意成为几个知情人之一推到了前台,现在事情因为走漏消息又牵连到勾结反贼,陛下已经准备将如意交给高冠,你觉得如意能顶住高冠的审讯手段?一旦如意吐出她的确有对嬴家走漏消息,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那嬴家将涉嫌勾结反贼,意图谋反!接下来陛下就能有理有据地将嬴家上下以审讯为名全部给控制住,真要到了那一步,嬴家上下全部落在了陛下的手中,就算嬴家是清白的,有现成的将嬴家给瓦解的机会,你觉得陛下还能让嬴家平安无事地走出大牢吗?”

    战平脸色唰一下白了,嬴珞环亦是浑身哆嗦了一下,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夫妇二人之前都没想到鬼市的事情是局中局、套中套,青主的城府之深令两人有些毛骨悚然。

    “嬴家若是垮了,你觉得你们夫妇又能独善其身?”嬴九光挥手指向了门外,“我特意让天元到门口去迎接你们,天元的下场你们都看到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们,就算战家能撇清和嬴家的关系,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下场绝对比天元的下场还惨十倍!你们觉得你们到时候还有什么能力保住自己女儿?到时候如意就算不死,也指不定有多少人想尝尝天王那高傲的外孙女是什么滋味,莫非你们觉得如意到时候的下场会比成为陛下的妃子更好?”

    嬴珞环无限惊恐,哀求道:“爹,求您救救如意吧!”

    嬴九光:“我怎么没救?陛下要将如意交给高冠,是我拦下来了,是我想尽办法和陛下达成了妥协,又想尽办法让陛下封如意为‘如意天妃’,并给如意争取到了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难道你还能说我没有尽力吗?现在我只要你们夫妇一句话,是把如意交给高冠还是让如意入宫!”

    夫妇二人有得选择吗?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嬴九光目送夫妇二人离去,眯眼盯着一路低头不语的战平。

    离开小拙园后,嬴珞环两眼哭红了,战平整个人的精神都萎靡了。

    实际上见到嬴九光后,他这个女婿除了开始的问安,之后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可是有些事情他比自己夫人更清楚,毕竟他也身在朝堂。

    至少有一点他是明白的,青主还没有到和嬴家撕破脸的时候,嬴九光完全有别的办法保下战如意,不是只有送战如意入宫这一途。但他更明白,战如意入宫为妃符合青主和嬴家双方的利益,这才是关键。所以他说什么都不重要了,说多了反而不利,因为嬴九光已经下定了决心,从嬴九光这里根本没办法改变任何结果,只能是另寻突破点。

    “战兄,你们这是怎么了?”

    从旁经过的天元无意中又碰见了俩夫妇,然这次俩夫妇都没理他,嬴珞环明显哭过,而战平更是精神萎靡瞬间变老了一般。

    “出什么事了…”天元驻足嘀咕一声,眼中满是疑惑不解,旋即又哂然一笑,发现自己还真是瞎操心,人家背靠大山能有什么麻烦,顶多是被嬴天王给教训了一顿而已,再怎么样也比他强。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你们干什么?想以下犯上吗?”

    御园,总镇府下的中军大统领官邸门口,一群人拦住了要出去的战如意,惹得战如意大怒,更令她愤怒的是,中军大统领的官邸已经被包围了。

    她已经接到了父亲的来讯,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要入宫为妃的消息,这让她又惊又恐,想不到自己也将要成为御田中耕种的一员,不久前她还在苗毅面前嘲笑那群女人来着,想不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战平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你不愿意入宫就立刻离开御园,我已经安排了人去接应你,会将你送去一个秘密之处,只是以后不能再抛头露面了。

    战平再次给了女儿自由选择的权利。

    事实上战平夫妇已经失去了自由,被嬴九光下令软禁在了天王府内。战平来不了,他派来接应的人也没办法进入御园这一带,只能是让女儿想办法离开御园去和自己派去接应的人碰头。

    战如意自然要跑,谁想已经跑不了了,官邸已经被重兵围住了。

    领队的杨召青拱手道:“大统领息怒,这是总镇大人的意思,让我等保护大统领的安全,请大统领在官邸内稍歇几日。”

    战如意怒声道:“笑话,在这里要你们保护什么安全!总镇大人想干什么,这是想将我软禁吗?还是想公报私仇?”

    杨召青乐呵呵道:“大统领若是非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手一挥,一侧出现了数十名仙娥站成排,他警告道:“照顾好大统领,若是让大统领有任何不测,我要你们的脑袋!”

    “是!”一群仙娥紧张应下,旋即鱼贯入内,进了大统领官邸。

    “呵呵!保护我…”战如意怒极反笑,这哪是保护自己,分明就是派来监视自己的,摆明了是要将自己给软禁在这里。当即前踏一步,“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

    杨召青一挥手,几十只流星箭对准了战如意,几百人拿出了捆仙绳虎视眈眈。

    “总镇大人有令,大统领若是敢擅闯一步,就以抗命处置,直接绑起来!”杨召青威慑一声,旋即又口气放缓道:“大统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不要逼我们,自己回去还有起码的自由,总比绑起来扔回去强吧!”

    战如意气得咬牙切齿,奈何她也知道自己休想从这重兵包围下闯出去,真要被绑起来了,可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不出去,请总镇大人过来一趟,我有要事禀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