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拙园,一座汇聚天地精华的园中园。正厅内,嬴天王的心情似乎不错,正和几个儿女谈笑风生,少见的情形。

    “爹!”战平和嬴珞环进来之后行礼,旋即又和兄弟姐妹们打招呼。

    “来了!”嬴九光乐呵呵一声,挥了挥手让其他子女先退下了,盯着女儿和女婿笑眯眯。

    战平和嬴珞环相视一眼,不知道父亲大人什么事紧急把二人给招来,不过都能看出他今天的心情着实不错。

    嬴珞环上前揽了父亲的胳膊,笑道:“爹笑容满面,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呵呵!”嬴九光捋须颔首道:“还真是被你给猜到了,的确是喜事,而且是天大的喜事。”

    “哦!”嬴珞环惊奇道:“爹,快说说,怎样的天大喜事?”

    “如意的终身有了着落,难道不是天大的喜事么?”嬴九光乐呵呵告知,目光瞥向了静静站立的战平。

    嬴珞环当真是一脸惊喜,“如意和牛有德的婚事有着落了?”

    “……”嬴九光笑容僵住,脸色沉了下来,“什么牛有德,区区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牛有德焉能当得起‘天大的喜事’?”脸上转而又换了笑容,捋须笑言,“是陛下!陛下看上了如意,要纳如意为妃。丫头,看看这是什么,这是陛下随身的玉佩,是送给如意当定情信物的,持此物可自由进出天宫,这份殊荣,后宫佳丽当中。如意可是头一个,回头你交给如意吧!”青主给的那块彩玉拿了出来。递给女儿。

    嬴珞环没接,反而惊得倒退三步。失声道:“爹,你说什么?陛下要纳如意为妃?”

    安静在旁的战平亦是脸色大变,死死盯着嬴九光。

    嬴九光目光变得深沉,淡然道:“怎么?莫非如此美事你们还不愿意?”

    “不愿意!”嬴珞环大声拒绝道:“嫁给谁不行,为什么非要嫁给他?爹,后宫是什么情况你不会不知道,佳丽如云,多得数都数不清,表面光鲜。暗地里肮脏龌龊,多少人一辈子在那守活寡,让我女儿去和千万个女人对一个老男人争宠,打死我也不愿意,哪怕他地位再高,权势再重也不行!”

    嬴九光:“你激动什么?我又岂会看着自己外孙女吃亏不管?你也不想想爹是什么身份,怎会让如意轻易入宫?条件爹已经和陛下谈好了,如意入宫后,陛下会册封为‘如意天妃’。赐单凤宝辇,俸禄用度为众妃之首,仅次于天后,除陛下和天后外。如意见任何人都不用行礼。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你女儿将是全天下女人中的第二人,有爹在背后支持,将来成为天下女人中的至尊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是天下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别人求都求不来的事情,你应该高兴才对!”

    嬴珞环情绪激动道:“我不高兴。我不愿意,谁愿嫁谁嫁去。总之不能是我的女儿。”

    “哼哼!”嬴九光陡然冷笑两声,“现在知道不高兴了,现在知道不愿意了,早干什么去了?背着我跑去左督卫,背着我去鬼市,你那女儿是越来越大胆了,是谁娇惯放纵的?如今已经查出,鬼市设套一网打尽时,有人事先将陛下设局的事给走漏了消息,令六道余孽全部逃脱,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勾结反贼,意图谋反!”

    战平又是一惊,嬴珞环大声道:“爹,这么大罪名如意担不起,别乱扣帽子!”

    “乱扣帽子?还真不是乱扣帽子!”嬴九光眯眼道:“你当左督卫为什么让如意去鬼市,为什么把如意推到台前?陛下步步算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此能量的角力岂是谁都能掺和的,你女儿倒好,不知天高地厚,自投罗网,真当那浑水是那么好蹚的?陛下早就算准了如意会向嬴家泄露消息,所以才让如意成为几个知情人之一推到了前台,现在事情因为走漏消息又牵连到勾结反贼,陛下已经准备将如意交给高冠,你觉得如意能顶住高冠的审讯手段?一旦如意吐出她的确有对嬴家走漏消息,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那嬴家将涉嫌勾结反贼,意图谋反!接下来陛下就能有理有据地将嬴家上下以审讯为名全部给控制住,真要到了那一步,嬴家上下全部落在了陛下的手中,就算嬴家是清白的,有现成的将嬴家给瓦解的机会,你觉得陛下还能让嬴家平安无事地走出大牢吗?”

    战平脸色唰一下白了,嬴珞环亦是浑身哆嗦了一下,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夫妇二人之前都没想到鬼市的事情是局中局、套中套,青主的城府之深令两人有些毛骨悚然。

    “嬴家若是垮了,你觉得你们夫妇又能独善其身?”嬴九光挥手指向了门外,“我特意让天元到门口去迎接你们,天元的下场你们都看到了!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们,就算战家能撇清和嬴家的关系,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下场绝对比天元的下场还惨十倍!你们觉得你们到时候还有什么能力保住自己女儿?到时候如意就算不死,也指不定有多少人想尝尝天王那高傲的外孙女是什么滋味,莫非你们觉得如意到时候的下场会比成为陛下的妃子更好?”

    嬴珞环无限惊恐,哀求道:“爹,求您救救如意吧!”

    嬴九光:“我怎么没救?陛下要将如意交给高冠,是我拦下来了,是我想尽办法和陛下达成了妥协,又想尽办法让陛下封如意为‘如意天妃’,并给如意争取到了后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难道你还能说我没有尽力吗?现在我只要你们夫妇一句话,是把如意交给高冠还是让如意入宫!”

    夫妇二人有得选择吗?

    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后,嬴九光目送夫妇二人离去,眯眼盯着一路低头不语的战平。

    离开小拙园后,嬴珞环两眼哭红了,战平整个人的精神都萎靡了。

    实际上见到嬴九光后,他这个女婿除了开始的问安,之后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可是有些事情他比自己夫人更清楚,毕竟他也身在朝堂。

    至少有一点他是明白的,青主还没有到和嬴家撕破脸的时候,嬴九光完全有别的办法保下战如意,不是只有送战如意入宫这一途。但他更明白,战如意入宫为妃符合青主和嬴家双方的利益,这才是关键。所以他说什么都不重要了,说多了反而不利,因为嬴九光已经下定了决心,从嬴九光这里根本没办法改变任何结果,只能是另寻突破点。

    “战兄,你们这是怎么了?”

    从旁经过的天元无意中又碰见了俩夫妇,然这次俩夫妇都没理他,嬴珞环明显哭过,而战平更是精神萎靡瞬间变老了一般。

    “出什么事了…”天元驻足嘀咕一声,眼中满是疑惑不解,旋即又哂然一笑,发现自己还真是瞎操心,人家背靠大山能有什么麻烦,顶多是被嬴天王给教训了一顿而已,再怎么样也比他强。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你们干什么?想以下犯上吗?”

    御园,总镇府下的中军大统领官邸门口,一群人拦住了要出去的战如意,惹得战如意大怒,更令她愤怒的是,中军大统领的官邸已经被包围了。

    她已经接到了父亲的来讯,已经知道了自己即将要入宫为妃的消息,这让她又惊又恐,想不到自己也将要成为御田中耕种的一员,不久前她还在苗毅面前嘲笑那群女人来着,想不到报应来得如此之快。

    战平的意思很简单,如果你不愿意入宫就立刻离开御园,我已经安排了人去接应你,会将你送去一个秘密之处,只是以后不能再抛头露面了。

    战平再次给了女儿自由选择的权利。

    事实上战平夫妇已经失去了自由,被嬴九光下令软禁在了天王府内。战平来不了,他派来接应的人也没办法进入御园这一带,只能是让女儿想办法离开御园去和自己派去接应的人碰头。

    战如意自然要跑,谁想已经跑不了了,官邸已经被重兵围住了。

    领队的杨召青拱手道:“大统领息怒,这是总镇大人的意思,让我等保护大统领的安全,请大统领在官邸内稍歇几日。”

    战如意怒声道:“笑话,在这里要你们保护什么安全!总镇大人想干什么,这是想将我软禁吗?还是想公报私仇?”

    杨召青乐呵呵道:“大统领若是非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手一挥,一侧出现了数十名仙娥站成排,他警告道:“照顾好大统领,若是让大统领有任何不测,我要你们的脑袋!”

    “是!”一群仙娥紧张应下,旋即鱼贯入内,进了大统领官邸。

    “呵呵!保护我…”战如意怒极反笑,这哪是保护自己,分明就是派来监视自己的,摆明了是要将自己给软禁在这里。当即前踏一步,“我倒要看看谁敢拦我!”

    杨召青一挥手,几十只流星箭对准了战如意,几百人拿出了捆仙绳虎视眈眈。

    “总镇大人有令,大统领若是敢擅闯一步,就以抗命处置,直接绑起来!”杨召青威慑一声,旋即又口气放缓道:“大统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不要逼我们,自己回去还有起码的自由,总比绑起来扔回去强吧!”

    战如意气得咬牙切齿,奈何她也知道自己休想从这重兵包围下闯出去,真要被绑起来了,可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不出去,请总镇大人过来一趟,我有要事禀报!”(未完待续……)

第1276章 移形换位,秒杀光系仙帝    “耶无上,出来受死——”

    第三区,吕重直接出现在光武帝耶无上所休憩的地点上空响起。

    什么人?

    光武帝等五尊帝级天使,脸色一变。陡然从树林中升空而起。

    而离光武帝、吕重所在的地方三千公里之外,两个绝美的女性强者听到了吕重的这一声暴喝,也是为之侧目。

    “是他?”观音大仕目光一凝,面现异色。隐隐有一丝担心。

    虽然之前,吕重为了救她,也凭着一人之力,灭了联手的七尊帝级虫怪。

    但是,吕重这会儿要面对的是光武帝这个以速度称王的超级帝级强者。而且光武帝耶无上可不仅仅只有一人。

    隐约间,观音大仕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担心。

    “姐姐,你担心这个吕重?”另一旁郦山老母面露古怪之色,看向观音大仕。

    观音大仕倒是心怀坦荡,点了点头:“虽然我佛门与吕重结仇,不过,吕重之前可是救了我。现在他与速度至上的光系天使一族战斗,我想过去看看!”

    郦山老母微微一笑,双眼之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她可没想到吕重居然会救观音大仕,当来来了兴趣,道:“这吕重最近是名气暴涨,我也想去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物。”

    “走——”

    观音大仕微微点头,轻喝一声,两人瞬间施法,极速向吕重、耶无上等人所在赶去。

    如果是在外面,别说三千公里了,就是银河星系,两人也可动念之间可到达。

    可是这鸿蒙龙墓第三区,三千公里,却也让两人要花上一分钟的时间才赶到。

    不过。还好,仅仅只是耽误了一分钟的时间,吕重、耶无上等人的大战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暴发出来。

    ……

    “吕重?”耶无上从树林中当先闪出。看着高空中的吕重,一脸阴沉。

    堂堂光武帝。纵横魔神界亿万年,在圣人不出的时代,他几乎就是魔神界的真正主宰。

    可是,他唯一的一个污点却是在吕重的身上产生的。

    那时候,吕重的实力才刚刚达到仙皇境。可是却利用[乾坤镜]这等混沌灵宝,不但从他们十三尊帝级强者的围杀之中脱困而出,相反还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他们十三尊帝级强者给困在顶级的[大衍玄隐周天阵]之内。

    如果不是他的速度够快,也会如海帝波寒冬等人一样被吕重的[乾坤镜]困住,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虽然逃过一劫,但是耶无上的不败金身神话被打破。而且还成了一个刚飞身仙界不久的家伙成名的垫脚石。

    耻辱!

    这是绝无仅有的耻辱!

    也让耶无上对魔神界诸神的威慑力大减。

    如今,天使一族迟迟不能统一魔神界,正是拜吕重所赐。

    这次仇人相见,分外红眼!

    “吕重,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本帝的面前。”耶无上看着吕重,杀气森森。

    这一刻,几十年来的怒火、怨气瞬间充满他的整个胸腔。

    在耶无上看来。于外界杀不了吕重,可不等于在这鸿蒙龙墓之内杀不了吕重。

    一者,鸿蒙龙墓的压制力极为恐怖。而吕重就算实力突飞猛进。却也只是中位仙帝级别。而他最近实力再进一步,已是巅峰准圣。

    二者,受鸿蒙龙墓规则的压制,众人元神之力感应范围极度缩小,可是耶无却拥有[粒子光流感应术],就算被压制,比同级的巅峰准圣来讲,他的范围要超过其他巅峰准圣十倍还多。

    第三,在这鸿蒙龙墓。他收获了海量的贡献点,也机缘巧合兑换了一件下位混沌灵宝。他自信就算吕重再次抛出[乾坤镜]。他也有手段破除乾坤镜的大衍玄隐周天阵。

    ……

    这么多胜利因素,让耶无上自信心高度膨胀。心中的杀意几乎快要完全暴发。

    吕重不屑地看了光武帝耶无上一眼。冷冷地道:“你这话也太抬举自己了。当年,某人可是在我的手里落荒而逃。甚至都不顾及自己的手下,真是无耻……”

    该死!

    居然曝光自己的耻辱!

    耶无上顿时脸色一变,双眼阴寒如水,杀意森森:“吕重,你真的很嚣张。看来,今天本帝是非灭你不可了!”

    “灭了我?”吕重冷笑一声,“你耶无上还没这资格。本少今次从第二区破空至第三区,就是来灭你天使全族的!”

    “吕重,你太嚣张了!就凭你,也想灭我天使全族?”耶无上陡然抽出了一把黄金古剑,全身青筋暴露。

    “怎么?生气了?”吕重语不惊人死不休,“忘了告诉你,鸿蒙龙墓第二区的所有天使,已被我杀得一个不留。现在,轮到第三区的天使了。不过,想着我们的仇怨,我吕重第一时间来找你了。至于其他天使,等我灭了你,再去一一送他们下地狱下见你——”

    “哈哈!好!好一个吕重,牛皮都快被你吹上天了。”耶无上怒极而笑,“今天你既然狂妄地来我面前找死,那么说什么我也得成全于你——”

    话刚落音,光武帝耶无上就准备飞身而起,极速灭杀吕重。

    “光武大帝,正所谓杀鸡焉用牛刀。对付这个吕重,有我足矣!”正当耶无上要动手的时候,他身后突然冲出一尊天使。

    巅峰仙帝(准圣)!

    耶无上微微一怔,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觉得让手下去试试吕重的实力也是不错,当下微微点头,“无血,这吕重本身实力不强,不过这家伙拥有不少顶级法宝,你可要小心了。”

    耶无血顿时狂笑:“哈哈,大帝请放心,我耶无血的顶级法宝也不是吃素的。”

    “杀!”

    吕重的身后传来一声怒吼,耶无血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化为一道流光轰向吕重。

    这攻击的速度快到极至!

    不愧是光系巅峰准圣!

    “雕虫小技!”

    吕重冷笑一声,却见他脚步腾挪,瞬间消失在原地。直接让耶无力的一击走空。

    “烈阳之光!破空——”

    见吕重第一时间闪过自己的攻击,耶无血也不见怪。当年能让光武帝耶无上吃瘪。这吕重也必然有一定的手段。当下,他大喝一声,一把泛着璀璨炽光的长剑诡异出现,又诡异消失。

    而就在这时候,耶无血的脸色却是闪过一丝得意。

    却见这长剑直接在吕重的背后三米处出现。

    “小心……”

    见了这一幕,一边观战的观音大仕连忙传音示警。

    不过,不单耶无血小瞧了吕重,观音大仕也小瞧了他。

    光速达到极致。或许可以破开空间、时间。

    但是,吕重本身就是拥有极品空间大道道纹的强者,甚至还拥有上品中位级别的时间大道道纹。

    这样的吕重,如果能被对方以空间之术伤到,那才真正的不合理!

    “噗——”

    光剑入体,却是直接穿过。

    “影子?”耶无血脸色狂变!

    既然是影子,那么真正的吕重在哪里?

    顿时,耶无血精神力暴涨,笼罩四周。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吕重的存在!

    “该死,吕重。你他妈的别像臭老鼠一般躲藏了,有本事现出身来与我痛痛快快地大战一场——”耶无血暴声大喝,准备“激”吕重出来。

    “呵呵。凭你还不足以与我吕重大战一场,所以,你可以死了——”

    突然,吕重的声音阴冷地响起。

    过声音冷到了极点。仿佛是从九幽黄泉吹出的阴风,四周的虚空渗透到他的意识海甚至是灵魂。

    而在同时,吕重凭空出现在耶无血的身后,杀意滔天,寒气弥漫整片天地。而吕重的右手之上,陡然间出现了一柄长戟。

    这是一柄真正的毁灭之龙戟。魔神执戟,杀伐天地。

    苍穹龙戟出现!

    “死——”吕重陡然暴喝。[威]之圣纹瞬间启动。

    恐怖之极的圣威,第一时间笼罩在耶无血的身上。

    威!

    威之圣纹!

    这是吕重第一个掌握的“圣”纹!

    天地有神威!

    大道有神威!

    圣人有神威!

    吕重的气势中也已带上了雷霆之威。霸气无比。

    “轰……”

    耶无血只觉得元神一震,陡然呆滞了一下。

    可就在这时候,吕重瞬间挥出苍穹龙戟!

    至强的空间能量激荡,四周的空间也似乎要为[苍穹龙戟]助威,让局部空间都在幻生幻灭。或扭曲或复原。

    “死……”

    这时候,吕重之前吐出的“死”字还没有落音。

    苍穹龙戟已带着毁灭天地、苍穹的无上威力狂暴地从耶无血的后面背轰至。

    “不好,无血,快退!”光武帝耶无上眼眸一滞,对着耶无血陡然暴喝,而在同时,他手中一道璀璨的炽白光华,也直接轰向吕重。准备来个“围魏求赵”。

    “迟了!”吕重冷声暴喝,苍穹龙戟悍然从耶无血的后背轰入,瞬间把耶无血的黄金心脏暴破。

    同时,空间大道道纹瞬间让吕重带着耶无血移形换位。

    从而让吕重把耶无血当成了挡剑牌。

    “噗——”

    光武帝原本打算围魏救赵的雷霆一击,非但没有伤到吕重,反而进一步轰入耶无血的头上,让耶无血直接被爆头。

    “啊——”耶无上凄声长啸,他简直要被气炸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