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耶无上,出来受死——”

    第三区,吕重直接出现在光武帝耶无上所休憩的地点上空响起。

    什么人?

    光武帝等五尊帝级天使,脸色一变。陡然从树林中升空而起。

    而离光武帝、吕重所在的地方三千公里之外,两个绝美的女性强者听到了吕重的这一声暴喝,也是为之侧目。

    “是他?”观音大仕目光一凝,面现异色。隐隐有一丝担心。

    虽然之前,吕重为了救她,也凭着一人之力,灭了联手的七尊帝级虫怪。

    但是,吕重这会儿要面对的是光武帝这个以速度称王的超级帝级强者。而且光武帝耶无上可不仅仅只有一人。

    隐约间,观音大仕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担心。

    “姐姐,你担心这个吕重?”另一旁郦山老母面露古怪之色,看向观音大仕。

    观音大仕倒是心怀坦荡,点了点头:“虽然我佛门与吕重结仇,不过,吕重之前可是救了我。现在他与速度至上的光系天使一族战斗,我想过去看看!”

    郦山老母微微一笑,双眼之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她可没想到吕重居然会救观音大仕,当来来了兴趣,道:“这吕重最近是名气暴涨,我也想去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物。”

    “走——”

    观音大仕微微点头,轻喝一声,两人瞬间施法,极速向吕重、耶无上等人所在赶去。

    如果是在外面,别说三千公里了,就是银河星系,两人也可动念之间可到达。

    可是这鸿蒙龙墓第三区,三千公里,却也让两人要花上一分钟的时间才赶到。

    不过。还好,仅仅只是耽误了一分钟的时间,吕重、耶无上等人的大战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暴发出来。

    ……

    “吕重?”耶无上从树林中当先闪出。看着高空中的吕重,一脸阴沉。

    堂堂光武帝。纵横魔神界亿万年,在圣人不出的时代,他几乎就是魔神界的真正主宰。

    可是,他唯一的一个污点却是在吕重的身上产生的。

    那时候,吕重的实力才刚刚达到仙皇境。可是却利用[乾坤镜]这等混沌灵宝,不但从他们十三尊帝级强者的围杀之中脱困而出,相反还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把他们十三尊帝级强者给困在顶级的[大衍玄隐周天阵]之内。

    如果不是他的速度够快,也会如海帝波寒冬等人一样被吕重的[乾坤镜]困住,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虽然逃过一劫,但是耶无上的不败金身神话被打破。而且还成了一个刚飞身仙界不久的家伙成名的垫脚石。

    耻辱!

    这是绝无仅有的耻辱!

    也让耶无上对魔神界诸神的威慑力大减。

    如今,天使一族迟迟不能统一魔神界,正是拜吕重所赐。

    这次仇人相见,分外红眼!

    “吕重,没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本帝的面前。”耶无上看着吕重,杀气森森。

    这一刻,几十年来的怒火、怨气瞬间充满他的整个胸腔。

    在耶无上看来。于外界杀不了吕重,可不等于在这鸿蒙龙墓之内杀不了吕重。

    一者,鸿蒙龙墓的压制力极为恐怖。而吕重就算实力突飞猛进。却也只是中位仙帝级别。而他最近实力再进一步,已是巅峰准圣。

    二者,受鸿蒙龙墓规则的压制,众人元神之力感应范围极度缩小,可是耶无却拥有[粒子光流感应术],就算被压制,比同级的巅峰准圣来讲,他的范围要超过其他巅峰准圣十倍还多。

    第三,在这鸿蒙龙墓。他收获了海量的贡献点,也机缘巧合兑换了一件下位混沌灵宝。他自信就算吕重再次抛出[乾坤镜]。他也有手段破除乾坤镜的大衍玄隐周天阵。

    ……

    这么多胜利因素,让耶无上自信心高度膨胀。心中的杀意几乎快要完全暴发。

    吕重不屑地看了光武帝耶无上一眼。冷冷地道:“你这话也太抬举自己了。当年,某人可是在我的手里落荒而逃。甚至都不顾及自己的手下,真是无耻……”

    该死!

    居然曝光自己的耻辱!

    耶无上顿时脸色一变,双眼阴寒如水,杀意森森:“吕重,你真的很嚣张。看来,今天本帝是非灭你不可了!”

    “灭了我?”吕重冷笑一声,“你耶无上还没这资格。本少今次从第二区破空至第三区,就是来灭你天使全族的!”

    “吕重,你太嚣张了!就凭你,也想灭我天使全族?”耶无上陡然抽出了一把黄金古剑,全身青筋暴露。

    “怎么?生气了?”吕重语不惊人死不休,“忘了告诉你,鸿蒙龙墓第二区的所有天使,已被我杀得一个不留。现在,轮到第三区的天使了。不过,想着我们的仇怨,我吕重第一时间来找你了。至于其他天使,等我灭了你,再去一一送他们下地狱下见你——”

    “哈哈!好!好一个吕重,牛皮都快被你吹上天了。”耶无上怒极而笑,“今天你既然狂妄地来我面前找死,那么说什么我也得成全于你——”

    话刚落音,光武帝耶无上就准备飞身而起,极速灭杀吕重。

    “光武大帝,正所谓杀鸡焉用牛刀。对付这个吕重,有我足矣!”正当耶无上要动手的时候,他身后突然冲出一尊天使。

    巅峰仙帝(准圣)!

    耶无上微微一怔,深深地看了吕重一眼,觉得让手下去试试吕重的实力也是不错,当下微微点头,“无血,这吕重本身实力不强,不过这家伙拥有不少顶级法宝,你可要小心了。”

    耶无血顿时狂笑:“哈哈,大帝请放心,我耶无血的顶级法宝也不是吃素的。”

    “杀!”

    吕重的身后传来一声怒吼,耶无血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化为一道流光轰向吕重。

    这攻击的速度快到极至!

    不愧是光系巅峰准圣!

    “雕虫小技!”

    吕重冷笑一声,却见他脚步腾挪,瞬间消失在原地。直接让耶无力的一击走空。

    “烈阳之光!破空——”

    见吕重第一时间闪过自己的攻击,耶无血也不见怪。当年能让光武帝耶无上吃瘪。这吕重也必然有一定的手段。当下,他大喝一声,一把泛着璀璨炽光的长剑诡异出现,又诡异消失。

    而就在这时候,耶无血的脸色却是闪过一丝得意。

    却见这长剑直接在吕重的背后三米处出现。

    “小心……”

    见了这一幕,一边观战的观音大仕连忙传音示警。

    不过,不单耶无血小瞧了吕重,观音大仕也小瞧了他。

    光速达到极致。或许可以破开空间、时间。

    但是,吕重本身就是拥有极品空间大道道纹的强者,甚至还拥有上品中位级别的时间大道道纹。

    这样的吕重,如果能被对方以空间之术伤到,那才真正的不合理!

    “噗——”

    光剑入体,却是直接穿过。

    “影子?”耶无血脸色狂变!

    既然是影子,那么真正的吕重在哪里?

    顿时,耶无血精神力暴涨,笼罩四周。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吕重的存在!

    “该死,吕重。你他妈的别像臭老鼠一般躲藏了,有本事现出身来与我痛痛快快地大战一场——”耶无血暴声大喝,准备“激”吕重出来。

    “呵呵。凭你还不足以与我吕重大战一场,所以,你可以死了——”

    突然,吕重的声音阴冷地响起。

    过声音冷到了极点。仿佛是从九幽黄泉吹出的阴风,四周的虚空渗透到他的意识海甚至是灵魂。

    而在同时,吕重凭空出现在耶无血的身后,杀意滔天,寒气弥漫整片天地。而吕重的右手之上,陡然间出现了一柄长戟。

    这是一柄真正的毁灭之龙戟。魔神执戟,杀伐天地。

    苍穹龙戟出现!

    “死——”吕重陡然暴喝。[威]之圣纹瞬间启动。

    恐怖之极的圣威,第一时间笼罩在耶无血的身上。

    威!

    威之圣纹!

    这是吕重第一个掌握的“圣”纹!

    天地有神威!

    大道有神威!

    圣人有神威!

    吕重的气势中也已带上了雷霆之威。霸气无比。

    “轰……”

    耶无血只觉得元神一震,陡然呆滞了一下。

    可就在这时候,吕重瞬间挥出苍穹龙戟!

    至强的空间能量激荡,四周的空间也似乎要为[苍穹龙戟]助威,让局部空间都在幻生幻灭。或扭曲或复原。

    “死……”

    这时候,吕重之前吐出的“死”字还没有落音。

    苍穹龙戟已带着毁灭天地、苍穹的无上威力狂暴地从耶无血的后面背轰至。

    “不好,无血,快退!”光武帝耶无上眼眸一滞,对着耶无血陡然暴喝,而在同时,他手中一道璀璨的炽白光华,也直接轰向吕重。准备来个“围魏求赵”。

    “迟了!”吕重冷声暴喝,苍穹龙戟悍然从耶无血的后背轰入,瞬间把耶无血的黄金心脏暴破。

    同时,空间大道道纹瞬间让吕重带着耶无血移形换位。

    从而让吕重把耶无血当成了挡剑牌。

    “噗——”

    光武帝原本打算围魏救赵的雷霆一击,非但没有伤到吕重,反而进一步轰入耶无血的头上,让耶无血直接被爆头。

    “啊——”耶无上凄声长啸,他简直要被气炸了。(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一个普通劳动者的无奈    赵长枪刚把事情说完,就听钱其敏马上说道:“哦,我明白了。全集下载/【】 你放心吧,你们平川县的钱很快就会一分不少的打到你们的账户上!”

    “那可太谢谢敏姐了。”赵长枪由衷的说道。

    “呵呵,不用客气哟。千万不要对我释放你的脑电波,我会受不了的。”

    赵长枪一阵无语,真不知道钱其敏是从谁那里听到了,自己能释放强大脑电波招惹女孩子的事情。

    哦,我的天,她不会动用他爷爷的间谍机构调查过自己吧?赵长枪顿时张大了嘴巴。

    钱其敏没有继续和赵长枪开玩笑,而是郑重的说道:“钱是我们财政部拨下去的,我们自然要紧盯这笔钱的去向!我会立刻将此事上报,估计部里会立刻成立调查组,下去调查此事。这是我们的责任,不是为了帮你。所以你不用谢我。相反,我倒是应该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情报!如果调查组一旦确定这件事属实,不但会责令相关部门马上将钱退回来,而且还会对涉事官员追责!我这边还有事。你没别的事我先挂了。”钱其敏挂断了电话。

    宗伟阳看到赵长枪将耳朵里的无线耳机取了出来,于是问道:“怎么样,部里怎么说?”

    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放心吧,这回孙国伟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喽!部里可能要组成调查组,下来调查此事。如果调查属实,不单钱会还给我们,而且涉案人员恐怕还会受到惩处。呵呵,孙国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很快就要尝到他自己酿下的苦酒了。哼哼,新官上任三把火,想用这种方法烧死我们,他真是太天真了。”

    宗伟阳也满脸喜色,说道:“那我们还用不用联系天水市方面?”

    “联系,当然要联系!这件事虽然是孙国伟主导的,但是榆林市的其他大佬们竟然默许了他的做法。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个是利益使然,一个是想让孙国伟杀杀我们平川县,或者说是杀杀我的锐气!如果我没猜错,榆林市现在肯定有很多常委大爷看不惯我赵长枪的做派。这回我得让他们明白,你看不惯我赵长枪无所谓,但是你做事得讲究原则,别想着跟我耍小心眼。不然后果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赵长枪说道。

    “好吧,联系天水市方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回去之后,我就让秘书查一下天水市市委书记的私人联系方式。”宗伟阳说道。

    他毕竟是平川县的一把手,这件事由他出面去和天水市谈,当然比赵长枪要好。

    超级悍马一路急行,赶回平川县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宗伟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联系天水市方面。

    赵长枪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洪光武就来通知他,说两个老乡刚从燕京回来,点名要见他,已经在接待室等了他有两个小时了。

    “燕京?老乡?”赵长枪不禁愣了一下,他在燕京好像不认识什么老乡啊。

    “哦,他们的老家不是燕京,老家是夹河市的。他们说你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是来谢恩来了。”洪光武马上纠正了一下自己之前的描述。

    赵长枪马上明白来人是谁了。老家是夹河市,又是从燕京来,还是来谢恩的,肯定就是冷越贵两口子无疑!

    “快点让他们过来吧。”赵长枪马上说道。他的心有些疑惑,难道案子已经结束了?可是这才一天啊,怎么这么快?就算有燕京市局长吴天峰帮忙,也不可能这么快啊!

    时间不大,洪光武将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领到了赵长枪办公室。赵长枪搭眼一看,来人正是冷越贵和闫丽喜两口子。两个人虽然仍然瘦的好像皮包骨头,可是精神状态却比昨天早上,刚被从地下大牢救出来的时候好了很多。

    “赵县长,您好,我们两口子来感谢您来了!这是我们两个送您的锦旗,请您一定要收下。”冷越贵有些木讷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将拿在手里的一面锦旗展开,递给了赵长枪。

    赵长枪一看,大红的锦旗上绣着七个金黄色的大字“救危扶困真义士”。

    “呵呵,冷大哥,我是平川县长,是党的干部,可不是什么义士。咱政府的干部不兴这一套,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旗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赵长枪说着话,将锦旗卷了起来,递给了冷越贵。

    冷越贵尴尬的将锦旗重新接在手,然后嗔怪的对老婆闫丽喜说道:“你看,你看,我就说对赵县长不能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嘛。你非不信,非要请人做个锦旗。惹赵县长不高兴了吧?”

    闫丽喜没说话,只是微微的底下了头。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冷大哥,我没有不高兴,真的,只是组织上确实不让收这东西。对了,你们怎么跑到平川县了?你们的案子这么快就结束了?”

    赵长枪虽然有此一问,但是心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这夫妻俩肯定是和向冠杰达成私下协议了。不然他们的事情不可能完的这么快。

    冷越贵听到赵长枪问起,便仔细的将事情的经过和赵长枪说了一遍。

    其实事情比赵长枪预料的还要简单。

    振邦保安公司的事情发生后,几乎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便传遍了整个华国!而向冠杰也立刻得到了消息。

    别人不知道振邦保安公司的事情,他向冠杰可是知道的很清楚!那是堂弟向仁杰的产业!而且他在里面也有股份!

    惊慌失措的向冠杰马上联系到了堂弟向少杰,询问了事情的最新动态。当他得知叔叔向奎阳已经提出了一整套处理方案之后,他的心才定了下来。

    不过定下来的他马上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被关在望城山地牢的冷越贵夫妻!向冠杰清楚的很,这种事情一旦被曝光,就是芝麻大的事情,恐怕也会被无限放大。如果自己撞死冷越贵的儿子,而又拒绝赔偿的事情也被曝光,事情可就彻底的糟了。

    到时候,自己撞死小天悦的事情反而有可能变成小事。毕竟那个案子也是经过夹河市初级人民法院和双河市级人民法院宣判过的。自己最大的罪过是让振邦保安公司将冷越贵两口子彻底的囚禁了起来,长时间让他们过着非人的生活!

    搞不好警察会以此为突破口,将自己在振邦保安公司有股份的事情也给查出来!甚至会打乱叔叔向奎阳的计划安排!

    想想其的后果,向冠杰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必须立刻搞定冷越贵两口子!

    于是,冷越贵两口子被燕京市警局安顿下来后,向冠杰马上便派人找到了他们。提出要和冷越贵两口子私了。

    冷越贵两口子思前想后,最后提出了一个价格,一百六十万。如果向冠杰同意赔偿他们一百六十万,他们便不再追究此事,也永远不会再到有关部门反映此事。

    向冠杰没有讲价还价,一口答应下来。但是有一个附加条件,让他们拿到钱之后,马上离开燕京,不能再搀和到望城山这个案件当。

    冷越贵两口子答应了。

    就这样,冷越贵两口子和向冠杰签订了一纸协议,然后带上向冠杰派人给他的一张银行卡,准备离开燕京。

    当吴天峰知道此事后,虽然愤恨冷越贵两口子骨头软,可是人家愿意和解他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他们离开。不过让吴天峰有些感动的是,两口子临走之前,向他打听清楚了赵长枪的情况,说是要去谢恩。

    吴天峰虽然知道赵长枪不需要他们却谢恩,但还是将赵长枪的工作地址告诉了他们。于是冷越贵两口子知道赵长枪竟然是平川县长之后,便一路赶了过来。

    赵长枪听完他们的话之后,不禁沉默了。虽然冷越贵两口子得到了一百六十万,但是向冠杰却可以逍遥法外了!这是典型的以钱抵罪现象。然而这种事情,他又能做何评判?

    冷越贵看到赵长枪面色沉静,好像不太高兴,于是嗫嚅着说道:“赵县长,我们两口子知道,我们是软骨头,儿子被人撞死了,我们俩还被人家在那种非人的地方关了快半年。结果我们却没有抗争到底,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冷越贵眼泛起一股水雾,继续说道:“我们都已经半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我妈妈已经七十多,她需要人照顾啊。我们家几代单传,小天悦没了,我们还想再要个孩子,可是我们都已经三十五六,已经耽误不起了,再耽误下去,我们根本就要不了孩子了。再说,那些人势力太大了,我们害怕我们如果不答应他们和解,他们会再派人将我们抓起来啊!如果再有这么一次,谁来救我们啊?”

    赵长枪知道冷越贵说的是实话,也有些道理。但是他心却总觉得别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唉!”赵长枪心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脸上强自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好吧。这样的结果也算不错。回去之后也不要出去打工了,用这些钱做点生意。照顾好老人,想要孩子的话,得等到将身子养好之后。我在这里先祝你们幸福吧。如果没事的话,你们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再找我。好不好?”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打算送两人离开,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两口子站起来后,却没打算离开,而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冷越贵从兜里取出一个东西,递向赵长枪,说道:“赵县长,我们也没什么送您的,这算我们的一点心意。您一定要收下。”手机请访问:o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