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刚把事情说完,就听钱其敏马上说道:“哦,我明白了。全集下载/【】 你放心吧,你们平川县的钱很快就会一分不少的打到你们的账户上!”

    “那可太谢谢敏姐了。”赵长枪由衷的说道。

    “呵呵,不用客气哟。千万不要对我释放你的脑电波,我会受不了的。”

    赵长枪一阵无语,真不知道钱其敏是从谁那里听到了,自己能释放强大脑电波招惹女孩子的事情。

    哦,我的天,她不会动用他爷爷的间谍机构调查过自己吧?赵长枪顿时张大了嘴巴。

    钱其敏没有继续和赵长枪开玩笑,而是郑重的说道:“钱是我们财政部拨下去的,我们自然要紧盯这笔钱的去向!我会立刻将此事上报,估计部里会立刻成立调查组,下去调查此事。这是我们的责任,不是为了帮你。所以你不用谢我。相反,我倒是应该谢谢你,给我们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情报!如果调查组一旦确定这件事属实,不但会责令相关部门马上将钱退回来,而且还会对涉事官员追责!我这边还有事。你没别的事我先挂了。”钱其敏挂断了电话。

    宗伟阳看到赵长枪将耳朵里的无线耳机取了出来,于是问道:“怎么样,部里怎么说?”

    赵长枪呵呵一笑说道:“放心吧,这回孙国伟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喽!部里可能要组成调查组,下来调查此事。如果调查属实,不单钱会还给我们,而且涉案人员恐怕还会受到惩处。呵呵,孙国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很快就要尝到他自己酿下的苦酒了。哼哼,新官上任三把火,想用这种方法烧死我们,他真是太天真了。”

    宗伟阳也满脸喜色,说道:“那我们还用不用联系天水市方面?”

    “联系,当然要联系!这件事虽然是孙国伟主导的,但是榆林市的其他大佬们竟然默许了他的做法。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个是利益使然,一个是想让孙国伟杀杀我们平川县,或者说是杀杀我的锐气!如果我没猜错,榆林市现在肯定有很多常委大爷看不惯我赵长枪的做派。这回我得让他们明白,你看不惯我赵长枪无所谓,但是你做事得讲究原则,别想着跟我耍小心眼。不然后果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赵长枪说道。

    “好吧,联系天水市方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回去之后,我就让秘书查一下天水市市委书记的私人联系方式。”宗伟阳说道。

    他毕竟是平川县的一把手,这件事由他出面去和天水市谈,当然比赵长枪要好。

    超级悍马一路急行,赶回平川县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宗伟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联系天水市方面。

    赵长枪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秘书洪光武就来通知他,说两个老乡刚从燕京回来,点名要见他,已经在接待室等了他有两个小时了。

    “燕京?老乡?”赵长枪不禁愣了一下,他在燕京好像不认识什么老乡啊。

    “哦,他们的老家不是燕京,老家是夹河市的。他们说你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是来谢恩来了。”洪光武马上纠正了一下自己之前的描述。

    赵长枪马上明白来人是谁了。老家是夹河市,又是从燕京来,还是来谢恩的,肯定就是冷越贵两口子无疑!

    “快点让他们过来吧。”赵长枪马上说道。他的心有些疑惑,难道案子已经结束了?可是这才一天啊,怎么这么快?就算有燕京市局长吴天峰帮忙,也不可能这么快啊!

    时间不大,洪光武将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领到了赵长枪办公室。赵长枪搭眼一看,来人正是冷越贵和闫丽喜两口子。两个人虽然仍然瘦的好像皮包骨头,可是精神状态却比昨天早上,刚被从地下大牢救出来的时候好了很多。

    “赵县长,您好,我们两口子来感谢您来了!这是我们两个送您的锦旗,请您一定要收下。”冷越贵有些木讷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将拿在手里的一面锦旗展开,递给了赵长枪。

    赵长枪一看,大红的锦旗上绣着七个金黄色的大字“救危扶困真义士”。

    “呵呵,冷大哥,我是平川县长,是党的干部,可不是什么义士。咱政府的干部不兴这一套,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旗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赵长枪说着话,将锦旗卷了起来,递给了冷越贵。

    冷越贵尴尬的将锦旗重新接在手,然后嗔怪的对老婆闫丽喜说道:“你看,你看,我就说对赵县长不能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嘛。你非不信,非要请人做个锦旗。惹赵县长不高兴了吧?”

    闫丽喜没说话,只是微微的底下了头。

    赵长枪笑了一下说道:“呵呵,冷大哥,我没有不高兴,真的,只是组织上确实不让收这东西。对了,你们怎么跑到平川县了?你们的案子这么快就结束了?”

    赵长枪虽然有此一问,但是心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这夫妻俩肯定是和向冠杰达成私下协议了。不然他们的事情不可能完的这么快。

    冷越贵听到赵长枪问起,便仔细的将事情的经过和赵长枪说了一遍。

    其实事情比赵长枪预料的还要简单。

    振邦保安公司的事情发生后,几乎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便传遍了整个华国!而向冠杰也立刻得到了消息。

    别人不知道振邦保安公司的事情,他向冠杰可是知道的很清楚!那是堂弟向仁杰的产业!而且他在里面也有股份!

    惊慌失措的向冠杰马上联系到了堂弟向少杰,询问了事情的最新动态。当他得知叔叔向奎阳已经提出了一整套处理方案之后,他的心才定了下来。

    不过定下来的他马上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被关在望城山地牢的冷越贵夫妻!向冠杰清楚的很,这种事情一旦被曝光,就是芝麻大的事情,恐怕也会被无限放大。如果自己撞死冷越贵的儿子,而又拒绝赔偿的事情也被曝光,事情可就彻底的糟了。

    到时候,自己撞死小天悦的事情反而有可能变成小事。毕竟那个案子也是经过夹河市初级人民法院和双河市级人民法院宣判过的。自己最大的罪过是让振邦保安公司将冷越贵两口子彻底的囚禁了起来,长时间让他们过着非人的生活!

    搞不好警察会以此为突破口,将自己在振邦保安公司有股份的事情也给查出来!甚至会打乱叔叔向奎阳的计划安排!

    想想其的后果,向冠杰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必须立刻搞定冷越贵两口子!

    于是,冷越贵两口子被燕京市警局安顿下来后,向冠杰马上便派人找到了他们。提出要和冷越贵两口子私了。

    冷越贵两口子思前想后,最后提出了一个价格,一百六十万。如果向冠杰同意赔偿他们一百六十万,他们便不再追究此事,也永远不会再到有关部门反映此事。

    向冠杰没有讲价还价,一口答应下来。但是有一个附加条件,让他们拿到钱之后,马上离开燕京,不能再搀和到望城山这个案件当。

    冷越贵两口子答应了。

    就这样,冷越贵两口子和向冠杰签订了一纸协议,然后带上向冠杰派人给他的一张银行卡,准备离开燕京。

    当吴天峰知道此事后,虽然愤恨冷越贵两口子骨头软,可是人家愿意和解他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他们离开。不过让吴天峰有些感动的是,两口子临走之前,向他打听清楚了赵长枪的情况,说是要去谢恩。

    吴天峰虽然知道赵长枪不需要他们却谢恩,但还是将赵长枪的工作地址告诉了他们。于是冷越贵两口子知道赵长枪竟然是平川县长之后,便一路赶了过来。

    赵长枪听完他们的话之后,不禁沉默了。虽然冷越贵两口子得到了一百六十万,但是向冠杰却可以逍遥法外了!这是典型的以钱抵罪现象。然而这种事情,他又能做何评判?

    冷越贵看到赵长枪面色沉静,好像不太高兴,于是嗫嚅着说道:“赵县长,我们两口子知道,我们是软骨头,儿子被人撞死了,我们俩还被人家在那种非人的地方关了快半年。结果我们却没有抗争到底,让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冷越贵眼泛起一股水雾,继续说道:“我们都已经半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我妈妈已经七十多,她需要人照顾啊。我们家几代单传,小天悦没了,我们还想再要个孩子,可是我们都已经三十五六,已经耽误不起了,再耽误下去,我们根本就要不了孩子了。再说,那些人势力太大了,我们害怕我们如果不答应他们和解,他们会再派人将我们抓起来啊!如果再有这么一次,谁来救我们啊?”

    赵长枪知道冷越贵说的是实话,也有些道理。但是他心却总觉得别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唉!”赵长枪心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脸上强自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好吧。这样的结果也算不错。回去之后也不要出去打工了,用这些钱做点生意。照顾好老人,想要孩子的话,得等到将身子养好之后。我在这里先祝你们幸福吧。如果没事的话,你们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再找我。好不好?”

    赵长枪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打算送两人离开,然而让他意外的是,这两口子站起来后,却没打算离开,而是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冷越贵从兜里取出一个东西,递向赵长枪,说道:“赵县长,我们也没什么送您的,这算我们的一点心意。您一定要收下。”手机请访问:om

第一四三八章 夏侯拓的敲打    嬴九光再次大喜,双手接过,“老臣代如意谢天恩”

    “呵呵”青主摆了摆手,笑着离去。

    上官青拱手笑道:“老奴在此先行恭喜天王了。”

    嬴九光赶紧回礼:“大总管客气了,那丫头一贯让人不省心,今后在宫中有什么不懂事的地方,还望大总管多多担待。”

    上官青:“天王说笑了…天妃进宫事宜还望天王那边和老奴保持联系,可别让老奴这边摸不着头绪不知道该怎么做准备。”有些事情青主定下来给个名分便可,具体的事宜就是他来操作了。

    说的难听点,其中的过程青主根本不用操心,过程中该处理公务就去处理公务,该修炼就去修炼,连面都不露都没关系,只需进洞房就可以了,青主甚至不进洞房也行,后宫不少妃子的洞房青主也的确没进过。说白了,纳一个妃子而已,用不着兴师动众,若后宫每纳入一个妃子都要礼仪喧天大肆操办的话,后宫那么多妃子还得了?只怕大臣们送礼都会送得吃不消。

    除了天后夏侯承宇大办过婚事外,后宫其他妃子都只是从宫外抬进宫内而已,跨过了那道门就是天帝的女人,战如意入宫也不会例外,后宫会准备好给她的院子,进来入住就行了。

    嬴九光知道这事归对方管的,战如意进宫之前上官青还得派人来给战如意验身,不可能让青主捡破鞋或戴绿帽子,遂连连点头:“大总管放心,进度如何一定随时报知大总管。”

    “那就有劳天王了。”上官青客气一句,转身快步跟上青主。

    嬴九光站在亭子里深吸一口气,发现今天还真是个意外惊喜,也快步出了亭子跟去。至于之前惦记的把战如意许配给苗毅之事,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给青主为妃的价值岂是一个小小牛有德能给的,利益之间如何取舍不难抉择。

    在御园游玩了小半天。天帝回了天宫,大臣们也陆陆续续离开。

    获知天帝回去了,一群在农田里装模作样的女人们顿时没了应付的兴趣,从田里走上田埂的夏侯承宇放下了袖口。正准备走人,贴身侍女娥眉又来禀报:“娘娘,夏侯天翁求见。”

    “爷爷?”夏侯承宇一愣,回头睁开法眼一看,看到了远处被天将阻拦靠近的夏侯拓。当即挥手道:“快,有请”

    娥眉迅速闪身飞去,有了天后的旨意,夏侯拓过来自然是没问题。

    飞身落在夏侯承宇跟前,夏侯拓拱手规规矩矩行礼,“老臣参见天后娘娘。”

    夏侯承宇无奈,她说过很多次了,让爷爷在自己面前不用这么多礼,说自己受不起,可是在这一点上夏侯拓很坚持。坚持礼不可废,并且要求夏侯家族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必须如此。

    拒绝不了,只能是受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每当这个时候她的确是找到了高高在上的感觉,以前在夏侯家族并不出众的她,如今夏侯家族所有人见了她都要规规矩矩客客气气,一点都不敢怠慢。而每当这个时候,她在宫中受的一些委屈就会烟消云散,觉得一切都值了。

    “天翁不必多礼。”夏侯承宇赶紧伸手扶了一下。

    礼毕的夏侯拓直起腰来,看了看四周。呵呵笑道:“果然是上行下效,都勤劳着呢。”

    夏侯承宇见其顾左右而言他,知道是有什么话跟自己说,当即笑道:“有日子没见天翁了。不介意的话,陪哀家去林子里聊聊家常吧。”

    “既是娘娘懿旨,老臣自当遵命”夏侯拓一口应下。

    “娥眉,这里你收拾一下吧。”夏侯承宇扔下一句话,转身领着夏侯拓走了。

    峨眉知道她的意思,这是有什么私话要避开人说。领命收拾落在田间的农具。

    进了小树林,夏侯拓施法扫了遍四周。夏侯承宇见他谨慎,不由问道:“爷爷,有什么事吗?”

    夏侯拓盯着她看了会儿,叹了声,“承宇,今天你下令鞭挞牛有德的事,做的有点过了,陛下刚将他提拔不久,你却对他用刑,岂不是有和陛下对着干的嫌疑?丫头,和陛下对着干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一说到这事,一想到牛有德事后连报都不报一声就扔下她这个天后跑了,哪有一点将她这个天后放在眼里的意思,不禁冷哼一声,“我就不信陛下能为了一个小小牛有德和我翻脸,级别更高的我不是没处置过也得亏是看陛下的面子,否则他今天焉有命在”

    夏侯拓摇头道:“好吧,别的理由我就不说了,你应该记得吧,我曾说过,咱们家欠他一个人情,如今人情未还,你就把人家给打成那样,是不是过了点?”

    夏侯承宇呵呵好笑一声,“多大点事,不就是帮了龙城一把么,如今龙城已经过世了…好,我不说这个,我只摆现实,难道我这个天后的颜面还比不上他那点小人情吗?竟敢当众顶撞我,一点都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么多人看着,让我情何以堪?我若是连这点威信都没有,还如何坐镇后宫?”

    见她竟然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夏侯拓老眼骤然眯起,攸地拄拐上前一步,眼缝里渗出的目光如利刃般刺出,那被老态所掩饰的气势迸发而出,惊得夏侯承宇下意识后退一步。

    “丫头,不要被女人那最不知天高地厚的虚荣心蒙蔽了心智,起码的清醒不能丢了,坐不坐镇后宫不是你说的算,夏侯家族如果不想让你坐镇后宫,后宫之主的位置你坐得稳吗?所以千万别干有损夏侯家族利益的事,若是夏侯家族垮了,你会有什么后果想必不用老臣多说”夏侯拓徐徐出声,几乎是一字一句警告,目光慑人。

    事实上就是敲打,他发现不敲打不行了,夏侯家族把她扶上天后的位置可不是为了扶个人来跟夏侯家族对着干的,若是控制不了的话,那还得了?

    夏侯承宇吓了一跳,她当然知道自己爷爷的能量有多大。连一代又一代的天下霸主都毁在了爷爷的手中,自己这个天后在爷爷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要毁了自己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真可谓是一棒子就把她从愤恼中给敲清醒了过来,心中吓得一激灵。赶紧主动上前扶了爷爷的胳膊,撒娇道:“爷爷,您说哪去了。算了,既然爷爷您不高兴,我放过那牛有德就是了。”

    “不”夏侯拓摇头道:“不是要你放过他。该找他麻烦就继续找他麻烦,不要有任何改变。”

    夏侯承宇一愣,有点搞不懂了,刚才还警告我,现在又让我照样,这是什么意思?不禁狐疑道:“爷爷,孙女听不懂您老人家的意思。”

    夏侯拓:“你是后宫之主,该有的脾气不能丢了,用不着对一个小小总镇委曲求全,不过也要照顾陛下的面子。不要和陛下对着干,不要做的太过了。你对那小子小打小闹可以,但是不能玩真的,不要让他在这里出事,不仅如此,一旦那小子在这里遇到了危险,你还得想办法救他,在不牵连自己的情况下尽量保住他”

    夏侯承宇越发懵了,茫然道:“孙女愚笨,还是没听懂爷爷的意思。”

    夏侯拓偏头看着她。郑重告知:“丫头,不懂没关系,其他的也不需要你多问,你只需要记住。留着那小子对我们夏侯家族有用处便够了”

    这次夏侯承宇明白了,尽管不知道爷爷要干什么,但是能让爷爷亲自跑来交代,那就说明牛有德对夏侯家族有大用处,这让她不敢轻视了,点头道:“爷爷。您放心,孙女知道怎么做了。”

    “呵呵”夏侯拓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把手从她臂弯里抽了出来,再次拱手行礼道:“娘娘怕是要回宫了,老臣就不打扰了,老臣告退”

    夏侯承宇将他送到林子外,目送他离去后陷入了琢磨中。

    一帮的祖宗大爷全都走了,苗毅也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再拖着受重伤的身子继续经受折磨了,回到总镇府便趴下了,赶紧养伤,飞红在旁抹着眼泪悉心照顾……

    “小姐姑爷,你们回来了”

    一阵既熟悉又陌生的问好声在一侧响起,刚走入嬴天王府邸的战平和嬴珞环夫妇不由回头看去,看到打招呼的人后,可谓双双停步愕然。

    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的天元侯,如今自然要把那个侯字给去掉了。不但没了那个侯字,连当初常穿的华衣也除掉了,穿着六节紫甲,在那尴尬而又恭敬地打招呼。

    夫妇二人相视一眼,心中感慨唏嘘,对于天元的遭遇两人自然也听说了,牵涉到人丑星君一案中,涉险谋反,从堂堂位列仙班的朝臣直接贬成了这样,沦落到了守卫天王府大门的地步,实在是让人同情。

    两人走了过去,战平抬手拍了拍天元的肩膀,叹道:“天兄,命保住了比什么都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有天王照应,迟早会有天兄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天元貌似坦然地呵呵笑了笑,伸手相请道:“天王让我在这里等二位,让告知一声,二位来了可直接去小拙园找他老人家。”

    战平拱手谢过,嬴珞环也点头致意了一下,夫妇二人旋即转身离去。

    目送远去,天元轻轻叹了声,有些东西就是命啊

    他和战平当年都是嬴天王的亲随,最早嬴天王还是很看重他的,有意让他娶嬴珞环的,奈何那女人大小姐的脾气他实在是不敢恭维,不想娶个祖宗回去,加之对年轻貌美的碧月一见倾心。他那时还没单独在官场上混过,还比较单纯,只想着和碧月白头到老,嬴天王也就没勉强他,也还是给他安排了一番前程,奈何岁月侵蚀之下多少东西变成无情物,人心如世事多变,不堪回首

    而今,自己又被打回到了原点,战平的位置稳当当且前途可期,他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当初娶了嬴珞环,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

    摇了摇头,转身而去的天元又是一声叹息……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