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给!钱已经下拨到了其他单位的账户上,你让我怎么再和他们讨回来?赵长枪,我还有其他工作,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孙国伟也怒声道。小说/他感到自己快被赵长枪气疯了。

    赵长枪看着孙国伟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孙国伟啊,我刚才已经在外面那个万达县的大肚子书记打过赌。我现在很想和你再打一个赌!如果你不把钱还给我们平川县,你会后悔一辈子!”

    “哼哼,笑话。赵长枪,我不会幼稚到会和你打赌。但是我会告诉你一句话,只要我孙国伟做过的的事情,我就从来不后悔。恐怕后悔的会是你!”孙国伟眼睛定定的看着赵长枪说道。

    “好,那咱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看看最后谁后悔。”赵长枪同样盯着孙国伟说道。

    如果此时有其他人进来看到两人的样子,说什么都不会相信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是上下级,这两个人看上去就像正在斗气的两个普通同事。

    就连旁边的宗伟阳看着眼前两人的样子,都不禁暗暗心惊。他能感觉到赵长枪身上的气势太足了,和孙国伟比起来,竟然丝毫不落下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过最让宗伟阳吃惊的还不是赵长枪身上的气势,而是赵长枪的搅局能力。按理说,孙国伟可是堂堂正厅级干部,能混到这个级别的都不是省油的灯,无论是城府还是能力肯定都有过人之处!

    喜怒不形于色,胸有疾雷而面若平湖,无论赵长枪怎么说,他只稳坐中军帐,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厅级干部。

    但是现在孙国伟的情绪却被赵长枪愣是带动的无比激动!宗伟阳也看出来了,孙国伟在和赵长枪谈话的时候,也曾经几次想平静下来,保持一下自己的形象,可是赵长枪一句话,他的火马上便又被烧起来了。

    赵长枪看看孙国伟也被自己气的差不多了,于是不再和孙国伟废话,而是和宗伟阳打声招呼,直接离开了孙国伟的办公室。

    孙国伟看到办公室的门被重新关上,两个人的身影都消失在门外之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一把抓起桌上的杯子啪嚓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顿时汤水四溅,茶叶沫子乱飞。

    “混蛋!什么东西!”孙国伟狠狠的低声骂了一句!他感到自己这个大市长的尊严,已经被赵长枪塞到屁股底下当了坐垫。

    赵长枪不是个干部,是个土匪!通过这几件事之后,孙国伟给了赵长枪这样一个评论。

    孙国伟呼呼喘了半天粗气,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神色才恢复正常。不过,这家伙恢复正常后,忽然想起了赵长枪刚才的一句话。他说他会上报省里,让平川县放弃全国重点扶植县的资格!

    赵长枪刚说这话的时候,孙国伟根本没当回事。他相信赵长枪不过是用这句话来威胁他,绝不会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因为,虽然这次榆林市扣下了平川县四千万,但是平川县毕竟还得到了一千万嘛!

    并且,这还是第一季度的先期拨款,今年还有一亿五千万在后面!而国家财政部给全国重点扶持县每年的资金是两个亿,一共支付三年!这将是多么庞大的一笔资金?就算是个傻子也不会将已经到嘴里的肉再吐回去吧?

    然而,现在孙国伟却感到有些害怕,他忽然感到赵长枪之前好像不是在和他开玩笑!赵长枪或许不是个傻子,但是绝对算是个疯子!

    一个县长愣冲冲的闯到市长办公室大吵大闹,不是疯子是什么?

    既然是疯子,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保不准他还就真敢跑到省里,甚至直接跑到部里,将这个全国重点扶持县的资格给还回去!

    孙国伟越想越有些担心,竟然有些坐立不安起来。赵长枪如果真的干出了这样的事情,恐怕他这个榆林市的市长不但会因为挪用专款而被处理,而且也会成为全国的笑柄。

    孙国伟抓起桌上的电话,就想给向奎阳打电话,他想将刚才的事情和向奎阳汇报一下,让他给自己拿个主意。作为向家培养起来的死忠,孙国伟遇到困难便想跟向家汇报,也是很正常的。

    然而,孙国伟最终还是没有拨打这个电话,他拨了两个号后,又把电话放下了。向奎阳将自己放到这个位置上,就是对自己的信任,如果自己遇到点事情就给向奎阳汇报,那么向奎阳会怎么看自己?会不会认为自己能力不行,不能堪当重任?

    何况,事情还没糟糕到他想象的那种地步,赵长枪会不会做出那种事情还不一定。等事情发生了再说吧。

    孙国伟抓起了桌上的另一部内部电话,按下了一个按键,然后对着话筒和颜悦色的说道:“小刘啊,你进来帮我把办公室收拾一下,刚才不小心打碎一个玻璃杯。”

    超级悍马上。

    宗伟阳呵呵笑着对正在开车的赵长枪说道:“呵呵,赵老弟,你这哪是去要钱啊,你这是诚心去给他找不自在啊!我担心孙国伟会被你气出一场病来啊!”

    “哈哈,放心。他才不会被气病呢!这种人别的本事没有,调整自己情绪的本事绝对一流。”赵长枪哈哈笑着说道。虽然钱没要到,但是和孙国伟大闹一场,他也算出了一口恶气,所以心情不错。

    “不过,被你这么一闹,恐怕我们的钱是再也难以要回来了!”宗伟阳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宗伟阳并没有感到沮丧。本来这钱就要不回来了。赵长枪这样的一闹,就算平川县不能像赵长枪说的一样,划归到天水市,恐怕以后上面再拨钱给平川县的时候,孙国伟要想再打平川县的主意,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无论在什么场合,包括官场,强势的人总是能沾一些便宜的。当然前提是,你得有强势的资本。如果没有强势的资本而强势,那就是纯粹的装逼了,和自寻死路也差不多。

    “哈哈,宗书记,你放心,我不但要让孙国伟把钱给我们吐出来,而且我还要让孙国伟后悔莫及!”

    赵长枪看看宗伟阳有些愕然的表情,然后又笑着说道:“你忘了,我和万达县的李东生还有个赌约呢!我如果不能将我们的钱讨回来,我们可是连那一千万也守不住哟。”

    “你不会真的将那个赌约当回事吧?你们的这种合同可是很可能不受法律保护的。”宗伟阳提醒道。

    其实当时赵长枪和那个万达县的李东生签合同的时候,宗伟阳之所以没有阻止赵长枪,就是因为他觉得这种赌约其实玩笑的成分居多。

    “嘿嘿,万达县,李东生。这一次,就算他不给我一千万,我也得让他出点丑。竟然敢说哥只配当个乡镇科长,我这回就让他知道知道乡镇科长的厉害。”赵长枪说道。

    “可是你打算怎样让孙国伟将钱给我们吐出来?他可是铁了心不把钱给我们了。何况现在他已经将钱划拨到有关单位。猴子手里倒不出枣来,既然钱已经落进了那些单位的腰包,再想弄出来难如上青天啊。”宗伟阳说道。这是他最疑惑的地方,他实在不知道,赵长枪还有什么办法能从孙国伟手中将钱要回来。

    “明天是常务副省长吴应熊的老父亲的八十大寿,我应吴应熊的大公子,吴飞羽的邀请去参加寿宴”

    “等等,你说谁?吴飞羽?飞羽集团的掌门人?你什么时候和他结交上了?”宗伟阳惊讶插话道。他以前可从来没听赵长枪说过,他认识吴飞羽。

    “哦,年前刚刚认识。”赵长枪随口答应一声,然后继续说自己的计划:“到时候,我会找机会将孙国伟截留我们扶持款的事情告诉吴副省长。同时,回去后,我们就联系天水市市委有关人员,将我们愿意并入天水市的意思告诉他们。我相信,到时候不用我们多说什么,天水市就会向省里提出升级的要求。还有,我现在就联系财政部有关人员,将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给临河省施压。如此三管齐下,我就不信,孙国伟这个刚刚履新的市长还能撑的住!”

    赵长枪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宗伟阳却从赵长枪的话中听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意!同时他也为赵长枪展现出来的强大关系网而震惊!

    财政部,吴副省长,飞羽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普通人即便有一方面的关系,就够吹一辈子的了,赵长枪竟然和他们都有关系!怪不得赵长枪能无往而不利!

    赵长枪和宗伟阳说完后,直接摸出电话,拨通了财政部税政司司长钱其敏的电话。全国重点扶植县的事情,从审核到拨款都是钱其敏具体负责的。

    “怎么了?这才刚分开就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又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了?”赵长枪的手机中传来钱其敏甜美的声音。

    赵长枪有点汗颜,钱家,从钱老爷子到钱其强兄妹,给自己的帮助实在太多了。

    “敏姐,是这么个事”

    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三言两语将孙国伟截留平川县四千万的事情告诉了钱其敏。

    赵长枪本来以为钱其敏得知这件事情后,还会思考一下怎么处理的,没想到他的话刚说完,钱其敏便立刻给了他一个答复!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七章 如意天妃    桃园幽静,氤氲跌宕及膝,三人一前两后,暂时无言,慢慢游荡在桃园内。

    嬴九光脑袋里根本就没停过,一直在思索青主到底想干什么,然而有些猜不透。

    前方出现了一座亭子,青主步入其中坐了下来,上官青迅速拿出星铃传讯,很快有两名仙娥快步而来,放下各色仙果拼凑的果盘,还有琼浆玉液。

    待两名仙娥退下后,青主端了杯酒慢慢品了口,貌似漫不经心的来了一句,“据查,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诱捕时,有人泄露了秘密,嬴天王怎么看?”

    站在下首的嬴九光当即一脸诧异,“竟有这等事?何人如此大胆!”他先表明自己不知道,又将问题抛了回去。

    青主嗅着杯中芬芳,眼角斜睨着对方,“那次行动保密做得极为妥当,事先知情的只有四个人,一个是朕,另就是高冠、花义天,还有一个就是令外孙女战如意,嬴天王觉得谁最有可能泄密?”

    嬴九光心中暗骂,最有可能泄密的人当然是你,你让如意那丫头参与,不就是想让她泄密么?

    然而有些事情只能是大家心知肚明,却不能捅破,否则会弄得大家都玩不下去,所以他只能装糊涂道:“如意那丫头应该没这么大胆吧?”

    青主淡然道:“有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查过后自然知道。”

    什么意思?嬴九光心中一凛,盯着青主的反应,要查如意那丫头,难道真的想撕破脸么?他呵呵干笑道:“陛下说的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是要查一下。”

    青主昂首一口将杯中琼浆玉液饮尽,啪一声拍杯在桌上,隐隐流露出了慑人的气势,“诸位大臣复查那些落网之人难道没发现吗?六道余孽居然一个都没有,一网下去,居然连个六道余孽的小虾米都没捕到,嬴天王,你觉得可能吗?你不觉得蹊跷吗?”

    此时,嬴九光才真正是心中大惊。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明白了青主指的并非是战如意向嬴家泄密的事情,而是有人在向六道余孽泄密,已经触碰了青主的底线!

    鬼市那件事,具体的行动安排是怎么回事他并不清楚,可青主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事先的知情人只有四个,青主、高冠和花义天会向六道余孽泄密吗?不太可能!战如意虽然也不太可能向六道余孽泄密,但的确向嬴家泄密了,这真要把战如意抓取审问的话。战如意能扛得住高冠的审讯吗?一旦供出的确向嬴家泄密了,那谁能证明嬴家没有勾结六道余孽?

    一想通这一点,嬴九光差点惊出一身冷汗来。心中闪过一道杀机,如意那丫头不能再留了!

    此时他已经下定决心,决不能让战如意被带走审讯,回头就要立刻解决掉,而且还快!

    区区一个战如意,和整个嬴家的前途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但他表面上却看不出任何端倪,反而点头赞同道:“此事的确有些蹊跷。不过臣可以保证,如意那丫头绝对不会勾结六道余孽,陛下自然更不可能,就是不知道高冠和花义天那边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想先转移目标。

    “此事朕心中有数!”青主冷哼一声,不过脸色转瞬又缓了过来,“咱们就事论事,一码归一码,说到令外孙女。她在鬼市的行动中也算是立下了大功的,朕之所以一直压着未赏,就是考虑到你的态度,嬴天王觉得朕该给令外孙女赏点什么好?”

    嬴九光一颗心被他搞得七上八下的,天威难测。搞不懂青主究竟想干什么。稍作思忖,客气推辞道:“既然是为天庭效力。那就是她应尽的本分,按常理让下面按规矩办就好了,不敢有劳陛下亲自开金口。”

    “此言差矣,有过则罚,有功则赏,和谁开口没关系。”青主摆了摆手,偏头盯着他笑问道:“刚才朕看到她,颇为欣赏,一路上就在想,赏赐她点什么东西好呢?后来朕有了主意,朕决定纳她为妃,以作赏赐,天王觉得如何?”

    “……”嬴九光张大了嘴巴,事情如此峰回路转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一张老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别说他了,就连一旁的上官青也僵住了,缓缓回头看向青主,想看看他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然而凭他陪侍多年的经验来看,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想这样做。

    嬴九光自然是知道自己没听错,可还是忍不住一问,“陛下是说要纳如意为妃吗?”

    “怎么?不行吗?”青主眉头一皱,“或是说,天王你不乐意?”

    “没有没有…”嬴九光连忙摆手否认,借机,脑子里开始快速转动,思索青主作此决定的意图。

    他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自己那个外孙女虽然长的不错,可还达不到绝色的地步,青主什么样的绝色女人没尝过,要论世间绝色哪里最多,自然是青主的后宫之中,可青主为什么非要纳如意那丫头为妃子呢?

    他很快找到了答案,怕是青主对夏侯家已经有了点意见,需要有大臣家的女儿入宫做制衡,尤其是鬼市一役,信义阁和青主直接交手了,青主表面上不说,心中肯定是恼火的,这是要开始敲打夏侯家了啊!

    而要制衡夏侯家,一般大臣家的女儿入宫是制衡不了夏侯承宇的,因为在宫内和宫外的势力不够,也只有四大天王家里的才有资格,奈何这都什么年代了,四大天王女儿辈哪还能待字闺中,都已经出嫁了,这个责任自然而然就顺理成章地落在了孙女辈的身上。更重要的是,如意那丫头和嬴家还隔了一层关系,中间还隔着一个战家,万一坐大了还可以用战家来平衡,这恐怕就是青主选中了如意那丫头的原因。

    他现在有点明白青主之前那番拿捏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这事他不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的话,现在自己已经被单独调开了,青主可以立刻下令将战如意拿下审问泄密之事,让他根本来不及做手脚。

    可青主却偏偏留了余地给自己,纳如意那丫头为妃无非就是表明可以不追究嬴家泄密之事。为什么不追究?在某些层面上,四大天王是联手的,不会轻易看着己方的实力被削弱,青主不得不掂量一下,所以青主还不如借机去敲打夏侯家,让两伙势力互斗!

    想到这里,嬴九光心中一热,在青主的眼中也许是让两伙人互斗,可对嬴家来说却看到了机会,如果能趁机打压夏侯家,那他是很乐意的,只怕其他三位天王也会很乐意。地下势力一直由夏侯家把持着,他们四家根本插不上手。

    几乎是转念间,嬴九光就将青主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可谓心中大喜!

    刚好因为抛弃了下面的两位星君,让下面的人心有点不稳,也可以说是兔死狐悲,如意如果能成为青主的宠妃,下面人必然要重新掂量掂量他在天庭的影响力,可以帮他稳定人心,可谓是一举几得的好事啊!

    遂继续接话道:“陛下能看上如意那丫头,是她的福分,只是那丫头的容貌并不出众,入宫后怕是不得陛下的欢心!”

    这是开始谈条件了!

    青主斜了他一眼,淡然道:“既然是天王的外孙女,朕岂会亏待,朕特封她为‘如意天妃’,赐单凤宝辇,在后宫中的俸禄用度位列众妃首席,仅次于天后,除朕和天后外,见任何人可不用行礼!天王觉得意下如何?”

    嬴九光闻之大喜,天庭成立至今,能被封为‘天妃’的人他外孙女是第一个,‘如意天妃’更有称心如意的寓意,极为荣宠。单凤宝辇虽然比天后的双凤少一只,但凤辇可是只有天后才能享用的规格。

    种种下来,如意那丫头可就成为了天下女人中的第二,有家族的支持将来成为天下女人中的第一也不是不可能的,有这份荣耀打底,自己女儿那边也能交代了,否则让如意丫头入宫做个普通妃子的话,估计女儿打死也不会答应。

    嬴九光当即长鞠一躬,“老臣代如意那丫头谢陛下厚恩!”这是答应了。

    天宫大总管上官青心中暗暗惊叹,后宫中不知道多少女人在陛下跟前想尽办法讨好也得不到的东西,却有人还没进宫就已经唾手可得了,回头宫中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可这东西也是没办法的,谁叫人家的家世背景在整个天下屈指可数,天后这下有对手了!

    青主乐呵呵道:“就怕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啊!天王不妨回去和家人好好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嬴九光神情一肃道:“年轻人知道什么,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儿戏,自然是长辈说的算!”

    青主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天王的意思…就这样定了?”

    这种事情嬴九光管他戏谑不戏谑的,只怕夜长梦多,点头保证道:“在陛下面前不敢戏言,定了!”

    “那好!”青主起身,摘下了腰上随身佩带的一块彩玉,递给了对方,“这就当是朕给如意的定情信物吧,她今后可凭此物随意进出天宫不受天后节制,朕成全她‘如意天妃’之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