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桃园幽静,氤氲跌宕及膝,三人一前两后,暂时无言,慢慢游荡在桃园内。

    嬴九光脑袋里根本就没停过,一直在思索青主到底想干什么,然而有些猜不透。

    前方出现了一座亭子,青主步入其中坐了下来,上官青迅速拿出星铃传讯,很快有两名仙娥快步而来,放下各色仙果拼凑的果盘,还有琼浆玉液。

    待两名仙娥退下后,青主端了杯酒慢慢品了口,貌似漫不经心的来了一句,“据查,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诱捕时,有人泄露了秘密,嬴天王怎么看?”

    站在下首的嬴九光当即一脸诧异,“竟有这等事?何人如此大胆!”他先表明自己不知道,又将问题抛了回去。

    青主嗅着杯中芬芳,眼角斜睨着对方,“那次行动保密做得极为妥当,事先知情的只有四个人,一个是朕,另就是高冠、花义天,还有一个就是令外孙女战如意,嬴天王觉得谁最有可能泄密?”

    嬴九光心中暗骂,最有可能泄密的人当然是你,你让如意那丫头参与,不就是想让她泄密么?

    然而有些事情只能是大家心知肚明,却不能捅破,否则会弄得大家都玩不下去,所以他只能装糊涂道:“如意那丫头应该没这么大胆吧?”

    青主淡然道:“有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查过后自然知道。”

    什么意思?嬴九光心中一凛,盯着青主的反应,要查如意那丫头,难道真的想撕破脸么?他呵呵干笑道:“陛下说的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是要查一下。”

    青主昂首一口将杯中琼浆玉液饮尽,啪一声拍杯在桌上,隐隐流露出了慑人的气势,“诸位大臣复查那些落网之人难道没发现吗?六道余孽居然一个都没有,一网下去,居然连个六道余孽的小虾米都没捕到,嬴天王,你觉得可能吗?你不觉得蹊跷吗?”

    此时,嬴九光才真正是心中大惊。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明白了青主指的并非是战如意向嬴家泄密的事情,而是有人在向六道余孽泄密,已经触碰了青主的底线!

    鬼市那件事,具体的行动安排是怎么回事他并不清楚,可青主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事先的知情人只有四个,青主、高冠和花义天会向六道余孽泄密吗?不太可能!战如意虽然也不太可能向六道余孽泄密,但的确向嬴家泄密了,这真要把战如意抓取审问的话。战如意能扛得住高冠的审讯吗?一旦供出的确向嬴家泄密了,那谁能证明嬴家没有勾结六道余孽?

    一想通这一点,嬴九光差点惊出一身冷汗来。心中闪过一道杀机,如意那丫头不能再留了!

    此时他已经下定决心,决不能让战如意被带走审讯,回头就要立刻解决掉,而且还快!

    区区一个战如意,和整个嬴家的前途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但他表面上却看不出任何端倪,反而点头赞同道:“此事的确有些蹊跷。不过臣可以保证,如意那丫头绝对不会勾结六道余孽,陛下自然更不可能,就是不知道高冠和花义天那边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他想先转移目标。

    “此事朕心中有数!”青主冷哼一声,不过脸色转瞬又缓了过来,“咱们就事论事,一码归一码,说到令外孙女。她在鬼市的行动中也算是立下了大功的,朕之所以一直压着未赏,就是考虑到你的态度,嬴天王觉得朕该给令外孙女赏点什么好?”

    嬴九光一颗心被他搞得七上八下的,天威难测。搞不懂青主究竟想干什么。稍作思忖,客气推辞道:“既然是为天庭效力。那就是她应尽的本分,按常理让下面按规矩办就好了,不敢有劳陛下亲自开金口。”

    “此言差矣,有过则罚,有功则赏,和谁开口没关系。”青主摆了摆手,偏头盯着他笑问道:“刚才朕看到她,颇为欣赏,一路上就在想,赏赐她点什么东西好呢?后来朕有了主意,朕决定纳她为妃,以作赏赐,天王觉得如何?”

    “……”嬴九光张大了嘴巴,事情如此峰回路转实在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一张老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别说他了,就连一旁的上官青也僵住了,缓缓回头看向青主,想看看他是说真的,还是在开玩笑。然而凭他陪侍多年的经验来看,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想这样做。

    嬴九光自然是知道自己没听错,可还是忍不住一问,“陛下是说要纳如意为妃吗?”

    “怎么?不行吗?”青主眉头一皱,“或是说,天王你不乐意?”

    “没有没有…”嬴九光连忙摆手否认,借机,脑子里开始快速转动,思索青主作此决定的意图。

    他又不是没见过女人,自己那个外孙女虽然长的不错,可还达不到绝色的地步,青主什么样的绝色女人没尝过,要论世间绝色哪里最多,自然是青主的后宫之中,可青主为什么非要纳如意那丫头为妃子呢?

    他很快找到了答案,怕是青主对夏侯家已经有了点意见,需要有大臣家的女儿入宫做制衡,尤其是鬼市一役,信义阁和青主直接交手了,青主表面上不说,心中肯定是恼火的,这是要开始敲打夏侯家了啊!

    而要制衡夏侯家,一般大臣家的女儿入宫是制衡不了夏侯承宇的,因为在宫内和宫外的势力不够,也只有四大天王家里的才有资格,奈何这都什么年代了,四大天王女儿辈哪还能待字闺中,都已经出嫁了,这个责任自然而然就顺理成章地落在了孙女辈的身上。更重要的是,如意那丫头和嬴家还隔了一层关系,中间还隔着一个战家,万一坐大了还可以用战家来平衡,这恐怕就是青主选中了如意那丫头的原因。

    他现在有点明白青主之前那番拿捏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这事他不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的话,现在自己已经被单独调开了,青主可以立刻下令将战如意拿下审问泄密之事,让他根本来不及做手脚。

    可青主却偏偏留了余地给自己,纳如意那丫头为妃无非就是表明可以不追究嬴家泄密之事。为什么不追究?在某些层面上,四大天王是联手的,不会轻易看着己方的实力被削弱,青主不得不掂量一下,所以青主还不如借机去敲打夏侯家,让两伙势力互斗!

    想到这里,嬴九光心中一热,在青主的眼中也许是让两伙人互斗,可对嬴家来说却看到了机会,如果能趁机打压夏侯家,那他是很乐意的,只怕其他三位天王也会很乐意。地下势力一直由夏侯家把持着,他们四家根本插不上手。

    几乎是转念间,嬴九光就将青主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可谓心中大喜!

    刚好因为抛弃了下面的两位星君,让下面的人心有点不稳,也可以说是兔死狐悲,如意如果能成为青主的宠妃,下面人必然要重新掂量掂量他在天庭的影响力,可以帮他稳定人心,可谓是一举几得的好事啊!

    遂继续接话道:“陛下能看上如意那丫头,是她的福分,只是那丫头的容貌并不出众,入宫后怕是不得陛下的欢心!”

    这是开始谈条件了!

    青主斜了他一眼,淡然道:“既然是天王的外孙女,朕岂会亏待,朕特封她为‘如意天妃’,赐单凤宝辇,在后宫中的俸禄用度位列众妃首席,仅次于天后,除朕和天后外,见任何人可不用行礼!天王觉得意下如何?”

    嬴九光闻之大喜,天庭成立至今,能被封为‘天妃’的人他外孙女是第一个,‘如意天妃’更有称心如意的寓意,极为荣宠。单凤宝辇虽然比天后的双凤少一只,但凤辇可是只有天后才能享用的规格。

    种种下来,如意那丫头可就成为了天下女人中的第二,有家族的支持将来成为天下女人中的第一也不是不可能的,有这份荣耀打底,自己女儿那边也能交代了,否则让如意丫头入宫做个普通妃子的话,估计女儿打死也不会答应。

    嬴九光当即长鞠一躬,“老臣代如意那丫头谢陛下厚恩!”这是答应了。

    天宫大总管上官青心中暗暗惊叹,后宫中不知道多少女人在陛下跟前想尽办法讨好也得不到的东西,却有人还没进宫就已经唾手可得了,回头宫中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羡慕嫉妒恨!可这东西也是没办法的,谁叫人家的家世背景在整个天下屈指可数,天后这下有对手了!

    青主乐呵呵道:“就怕年轻人的想法不一样啊!天王不妨回去和家人好好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嬴九光神情一肃道:“年轻人知道什么,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儿戏,自然是长辈说的算!”

    青主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天王的意思…就这样定了?”

    这种事情嬴九光管他戏谑不戏谑的,只怕夜长梦多,点头保证道:“在陛下面前不敢戏言,定了!”

    “那好!”青主起身,摘下了腰上随身佩带的一块彩玉,递给了对方,“这就当是朕给如意的定情信物吧,她今后可凭此物随意进出天宫不受天后节制,朕成全她‘如意天妃’之名!”(未完待续。)

第1274章 清剿,一个不留!    这吕重居然是来寻仇的?

    六位天使俱都一脸愤怒。。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

    要是知道谁招惹了吕重的‘女’人,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灭了对方。

    可是,他们如今已没有机会去教训耶无心等人了。这些家伙早已被吕重给彻底轰杀。

    “吕……吕重前辈,我……我们可没有招惹您的‘女’人啊……”领队的子玄风‘欲’哭无泪地辩解了一句。

    吕重森然一笑:“谁叫你们都是鸟人呢!那些人杀了,我犹不解恨呢……”

    说到这里,吕重微微停顿了一下,无边杀气升腾而出,脸‘色’更是变得狰狞无比:“说实在的,本来这次在鸿‘蒙’龙墓第二区、第三区我已经灭杀了太多的仙帝、仙皇。只不过我的攻击目标大都是玄幽虫域以及无极魔圣的人。你们魔神界天使一族虽然与我也有些怨隙,可我并没有放在心上。然而,你们鸟人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居然敢联手攻击我的‘女’人,所以,我决定要全力清剿所有鸟人,让你们鸟人一个也无法再离开鸿‘蒙’龙墓——”

    “啊……”

    耶玄风、耶玄衣等人恐惧地惨声长叫。

    虽然他们也怀疑吕重的话,不认为吕重能清剿这次进入[鸿‘蒙’龙墓]中的所有天使。毕竟,这次进入鸿‘蒙’龙墓的还有第三区的帝级强者呢。

    但是,吕重或许对付不了最巅峰的帝级强者,可要灭杀他们这些仙皇级的小蝼蚁还是能办到的啊!

    “吕……吕前辈,我想这……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吧,要……要不我……我们以贡献点与宝贝赔……赔您的损失……”耶玄风慌张地连忙服软。

    可惜,吕重没有再说什么,一道璀璨之极的寒光此刻已经将此方空间的天空完全点亮来。

    甚至这寒光越来越璀璨了。昏暗的虚空之中,似乎如一道破开苍穹的闪电。

    “死——”

    吕重轻声一喝,这寒光一分为六,分别‘射’向耶玄风、耶玄衣等六位天使。

    “不好,逃——”

    耶玄风骇声大叫。整个人直接狂猛闪离。

    身为队长,他居然主动逃跑了!

    而且还直接从微型的六芒邪星杀阵下逃跑!

    显然,在耶玄风的心里,就算自己六人都是仙皇,就算有[六芒邪星杀阵]守护,也未必能抵抗得住吕重的攻击。故而。他在第一时间逃跑。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其他五位天使的‘性’命,才不重要。只要他自己能逃过这一劫就行了。

    “跑?”

    吕重冷笑,那六道寒芒‘激’‘射’而去,诡异地就穿透了重重空间。

    再出现,却是凭空出现在六位天使的背后。

    “分光神剑术!”

    吕重第一次使用光系的至强秘术。

    如今[光]之大道道纹。成功提升至上品巅峰境界。这让吕重的光系秘术几乎能与光武帝耶无上勉强有得一拼。

    光武帝耶无上是真正的光系上位仙帝。

    可是,这些天使连下位仙帝都不是。

    对于光系的强者来说,境界就算只了一丁点,也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是真正的天与地的差别。

    分光神剑术一出,六道至强的可破灭空间甚至是时间的‘激’光神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轰入六位天使的心脏。

    “噗噗噗噗……”

    六声闷响产生。这几个天使没有任何例外,全部被轰中。

    天使一族的修炼之法,与其他人不同。

    其他种族修上中下三丹田,而天使一族与吸血鬼一族类似,修炼的也是自身的心脏。

    天使的心脏越强,他的实力越强。甚至,心脏的强度与防御也会越强。

    可是,面对吕重这无法超越的等级,这六位天使的黄金心脏就算再坚韧,也直接被刺破。

    冷漠地看了六具尸体一眼。吕重将这六位天使的整个身体都一一起收缴了,仙皇级的鸟人虽然对自己没多大用处,可也算浑身是宝。把这些家伙的尸体当成虫粮,也能提升不少光系异虫的实力。

    击杀了这六位天使之后吕重再次消失,说实话。只灭了两‘波’鸟人而已,远远不够!

    吕重说到做到,必须要把所有的天使一网打尽。

    ……

    接下来,鸿‘蒙’龙墓第二区剩下的还没有决出最终名额的八个岛屿上的所有天使都倒了血霉。

    有吕重这个无视所有结界禁制、壁垒的惨胎存在。八个岛屿上的天使,迅速被清巢一空。

    仙皇级的天使,在吕重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短短时间,八大岛屿上的各大宇宙的仙皇级强者,个个都是脸‘色’狂变。有狂喜、有震惊、有骇然、有忌惮、有恐惧……

    几乎所有人都被吕重的雷霆手段也震慑住了。

    甚至,早已决出名额的两个岛屿的那些鸟人也遭遇了吕重的疯狂攻击。

    绝望!

    无助!

    在这一瞬间涌上所有天使的心头。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鸿‘蒙’龙墓之内的超级禁制、结界的保护之下,吕重居然还能自由地穿梭任何一个岛屿,全力追杀天使一族。

    甚至这吕重更疯狂地无视了鸿‘蒙’龙墓主人(始龙)的威严,居然张狂地大肆收割着天使一族的生命。

    威严受损,可偏偏连“始龙”都不出来解释、解救。这让所有天使都无助到了极点。

    “怎……怎么会这样?贼老天,这吕重为何会发疯一般对付我们天使……”

    “该死!这家伙是在作弊!始龙,你出来。把你吕重给赶出去。天啊,始龙你是白痴么?这吕重在外面就曾战败了无数帝级强者。怎么能把他放到第二区来……”

    “呜……我不玩了行不行?放我离开!我要离开鸿‘蒙’龙墓。我早已从三十万人中脱颖而出了啊……”

    “始龙,你公平一点行不行?把吕重给传送到第三区去。那里才是他的战场……”

    “是啊,吕重在外界就有过战胜上位仙帝甚至巅峰仙帝的骄人战绩,怎么可能让他分到我们第二区……”

    ……

    所有幸存的天使,都被吓怕了,恐惧地疯喊起来。以期望鸿‘蒙’龙墓的器灵(始龙)来解决这个危险人物。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鸿‘蒙’龙墓的器灵可不是始龙残魂,而是真正的龙珠器灵。

    而且这龙珠器灵早就被迫认吕重为主,要它对付吕重,那怎么可能?

    就算龙珠器灵有心,此时却也无力。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感谢潇crazy燃、九华连、蓝‘色’的温馨、还是小二、源源方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哈小说…–2aahhh+2932751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