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紧张有时候也是加分的,若是一个小小牛有德见到他这个天下之主一点都不紧张,那反而是怪事。

    如今见面的场景符合青主预期的情形,合情合理。当然,也有意外之处,青主没想到苗毅才刚来没多久就被夏侯承宇给收拾了。

    总之,青主面带微笑以待。

    对待一个小小总镇他还犯不着以势压人,有时候没架子才是最大的架子。

    苗毅目光往人群中扫了一下,除了高冠,他一个都不认识。

    本来天元他是认识的,奈何天元已经丢了侯位,前段时间御园又清理了一批宅子,其中就有天元侯的宅院,苗毅才知道天元侯也出事了。联系了碧月夫人才明白天元受了人丑星君的牵连,差点进了监察右部的大牢,不过关键时刻嬴天王出手捞了一把,天元只丢了官位,倒没有受什么罪,目前在天王府听用,而天元本就出自天王府,等于绕了一圈又回去了。

    当然,他现在也不好一个一个打量,也许人群中还有他认识的人,只是一时没注意到,然那居中站于人前的青衣男人赫然醒目。体型高大,手脚与身材比例相较略长于普通人,简单挽起的发髻上掺杂着丝丝缕缕的白发,三缕长须,浓眉大眼,眼幅细长,目光深邃,眉心一道青色的霹雳云纹,正微带笑意看着自己。

    此人穿着打扮是众人中最简朴的,然此时却越发显得鹤立鸡群,尤其是那不怒自威的气势,明显领袖群伦。

    苗毅心中一跳,已经猜到了是谁,不敢直盯盯多看,走到三丈外一停,抱拳行礼:“末将御园总镇牛有德参见陛下”

    青主一脸笑意,“你就是牛有德呀?”

    苗毅念头转了转,不知道对方这话什么意思。有了前面挨收拾的教训,打起了精神小心应付,“正是末将。”

    青主微微颔首,“你看起来好像受了重伤?”

    不少人精神一振。觉得有好戏看了。

    苗毅拱着的双手不放,低头看地,“出了点意外,区区小伤不足挂齿。”

    见他不说,青主也就没有再问。就算苗毅说了,他也不会把夏侯承宇给怎么样,反而会站在夏侯承宇那边让苗毅以后注意点,因为他不会当众在言行举止上对母仪天下的天后如何如何。哪怕再不满他可以在背后怒斥天后,甚至是直接废掉天后,也不会当众损天后的威仪,在没有确定要废除天后之前,天后若是做不到以德服人母仪天下,让天后骄横跋扈一点也是很有必要的。

    他统御天下,有些道理是很清楚的。什么叫后宫之主?就是后宫一言九鼎说的算的人

    别看后宫都是一群漂亮女人,可事实上越是女人成堆的地方越是是非多,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容易自以为是,女人有时候往往就是是非之源,歹毒起来那真是蛇蝎心肠,比男人还狠,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所谓最毒妇人心就是这个道理,没有一个人镇住她们是不行的。

    后宫那么多女人,不少人都是有势力背景的。一旦乱起来那还得了,他志在天下,不可能把主要精力放在一群女人身上。

    天后夏侯承宇动辄在后宫用刑,命人毙杀妃子或侍卫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相反。他心里清楚的很,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说白了,天后的骄横跋扈就是他有意纵容的,否则他若是真的严厉警告的话,夏侯承宇哪有那胆子乱来。

    如今的后宫之内谁见了夏侯承宇不怕?而他青主只需要管住夏侯承宇一个就等于管住了整个后宫,多轻松。

    还有一个好处。后宫的女人越是羡慕天后的权势,才会更觊觎天后的位置,才会争宠,伺候他青主才会更卖力。

    后宫若是不争宠的话,他堂堂天帝岂不是要调过头来去讨好一群女人?

    所以就算夏侯承宇杀了苗毅,坏了他青主的事,他也只会是在背后找夏侯承宇算账,至少目前来说,区区一个苗毅还没资格来媲美天后的颜面,更没资格让他跟夏侯承宇当众翻脸。

    再说了,对他来说,想培养苗毅的话,让苗毅长长教训也未必是坏事,毕竟到了哪个地方就有哪个地方的规矩,再让你苗毅像在天街那边一样放肆,想对付谁就对付谁的话,那还得了?人若是不知道什么叫怕,没点敬畏之心,以后迟早要无法无天

    “嗯,以后多多注意。”青主宽慰了一句,便继续大步向前而去。

    他只是心下好奇,顺便来瞅瞅这个猴崽子,此来虽是冲苗毅来的,然真正目的并不是为苗毅,苗毅还不值得他亲自跑一趟。让他堂堂天帝为了个小小牛有德当众表示多欣赏表示多看重表示要如何重用之类,然后跟苗毅长话一堆让众臣皆惊,那是不可能的。

    反之,这对苗毅也是一种保护,否则就是捧杀了

    只是这样一来,不免让有些想看热闹的人感到失望。只有一些深知青主的大臣心知肚明,想凭这样的事情扳倒夏侯承宇怎么可能?只要夏侯家族不倒,夏侯承宇那个天后的位置就没人能动摇。

    见青主龙行虎步迎面撞来,苗毅赶紧退开到一旁,让出了路。

    群臣从他身边经过时,不少人再次打量了他一下,目光都是居高临下的那种,高冠从他身边走过时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

    待一群人走过,总镇府内的侍卫撤出,他也迅速招了战如意等人跟在后面。

    尽管身上带着伤,把他给疼得七荤八素,可这种时候只能是忍着,先把这群人应付走了再说,万一前面的人有事召见他却不在,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跑来看园子若是把命给看没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战如意见他脸色难看,脸上汗珠冒出,知道他疼的够呛,忍不住传音提了下,“大人若是身体不便,不如先回去休息,我在这边帮大人看着,陛下也知道大人有伤在身,当不会有人责怪。”

    苗毅哪敢放心让她住持局面,万一被这女人坑了怎么办?

    他对战如意还是小心提防的。

    青主等人没再乘坐帝辇,让帝辇撤下了,去了就近的仙桃园。

    仙桃园的防护阵赶紧打开,放了一群人进入。

    尽管都是天庭的大臣,但这地方也不是说谁想进来就能进来的,从某个角度来说,进出此地的权利大多人还不如苗毅,不少人倒是趁机认真欣赏了一下桃园风光。

    深入园中后,负手而行的青主突然出声道:“嬴天王,陪朕走走。”

    “是”后面的嬴九光领命上前。

    上官青迅速左右回头示意了一下,一群随行侍卫立刻散入前方林中清场,避免有人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或见到什么不该见到的,而他则慢慢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后面的人知道青主这是要和嬴九光私聊,不宜再跟进,都停了下来。夏侯拓和另三位天王相视一眼,都知道怕是此行的正题开始浮出水面了,只是不知道青主闹这一出究竟是想干什么?

    待离众人远了点后,青主突然笑道:“见到刚才那个牛有德,朕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你那个外孙女如今好像是在牛有德的手下吧?”

    嬴九光正琢磨对方想干什么,见话题突然转到了战如意身上,多少一愣,心中顿时警惕了起来,表面上却笑道:“陛下好记性,是的。”

    青主点了点头,“那也就是说,你那外孙女如今也在这里咯?”

    嬴九光回:“应该是的。”

    青主呵呵道:“鬼市的事情你那外孙女也是立了功的,刚才见牛有德的时候倒是忘了,不过现在也不晚。上官,去把人招来,朕要看看朕的功臣。”

    “是”上官青领命,一挥手,招了个人来,命把战如意领到这里来,同时暗中传音提示,绕一圈,避开那些大臣把人给领来。

    他是青主身边的人,很了解青主,既然青主要避开其他大臣和嬴九光谈话,自然是不想让人看到的。

    战如意本就在附近候命,所以人很快被领来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被招来有什么事,见到林中漫步的青主和嬴九光,迅速上前见礼,“末将战如意参见陛下,见过天王”

    真人到了面前,青主目中一道亮光一闪而逝。

    战如意虽然说不上有倾国倾城之貌,但绝对也是长的漂亮的那一种,更兼女子中少有的高挑身段,一双腿明显很长,往那一站很是抢眼。固然身穿战甲,但一身战甲难掩战如意的好身材,反而更添英姿飒爽,可谓别有一番风情。加之战如意不卑不亢的态度,那种风韵是青主在自己后宫中看不到的,很是让青主的眼神亮了一下,有种意外之喜的味道。

    青主微笑赞道:“好一个英姿飒爽的巾帼女英雄,连朕看了精神都为之一振,好好好”

    嬴九光接话道:“陛下谬赞了,就是一个不懂事的丫头而已,干什么事都喜欢由着自己性子来,从小被宠坏了。”

    他这话倒不是谦虚,而是真的有些恼火,瞒着自己去了左督卫也就罢了,去了鬼市执行秘密任务竟然不跟家里报一声,还当不当自己是嬴家的人?若不是看在最后关键时刻还知道通风报信的份上,吃里扒外,他宰了她的心都有了。

    “诶,不做作才是真性情,让朕说的话,比那些心怀叵测的人强一万倍。”青主挡了一句,再次笑眯眯把战如意从头到脚扫了眼后,继续背手前行。

    嬴九光摆了摆手,示意战如意退下,自己继续跟在了青主的身后。未完待续。

    …

第1273章    “哼,饶了你?这是不可能的!”吕重冷哼着,无边的杀气在升腾而起。

    七位仙皇围攻早已疲惫不堪的冷眉,甚至还在心生淫秽之心,想把冷眉变成修炼炉鼎?

    别说这些家伙已伤了冷眉,就算没有伤到冷眉,单凭他们心生淫秽之意,吕重就绝对不会饶过对方。

    更何况,不论是在下界,还是在上界,吕重对于天使一族都没有任何好感。

    “吕……吕重,别以为你实力很强。如果我要自爆,你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耶无心色厉内荏地吼了起来。

    声音越大,反而泄露了他内心的恐惧与绝望。

    “哼,你以为在我面前,你有自爆的机会吗?”吕重冷哼,目光中有着深深的不屑。

    顿时,耶无心的眼眸被吕重深深地吸引,那一道身影仿佛渗透他的意识乃至灵魂之中,让他认为理所当然,他的确没有机会在吕重的面前自爆。

    “自爆?就算你能在我的面前自爆,也不可能伤到我分毫!甚至是耶无上在我面前自爆,也无法伤到我——”吕重再度说道,一脸地傲然。

    这种傲然的态度,几乎让耶无心为之失神。

    “算了,与你这等垃圾多说无益。你还是死吧——”这个死字从吕重的嘴中吐出,言出法随的强大力量降临在耶无心的身上,顷刻之间,耶无心的意识就在疯狂被吞噬。

    甚至他的生命力正在急剧地流失。

    绝望的意识笼罩着耶无心。他的脑海中缭绕着吕重刚才的话,死!

    “不……”

    仿佛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般,耶无心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但是已经晚了,吕重的右手已经诡异地伸至他的头领。

    风清云淡地一拍!

    可是,就这么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一拍。却仿佛带着毁灭一切的狂暴力量。

    “噗……”

    耶无心的脑袋瞬间让他的脑袋炸裂,甚至整具身体也全部被这等恐怖的霸道力量给辗压了。肉身、骨骼完全碎裂。

    “死——”

    于此同时,吕重灵魂巨啸。至强的灵魂大道咆哮起来,化成三道诡异的魂攻。遁入大地之下。

    “噗噗噗……”

    没有任何意外,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位天使顿时灵魂爆炸。

    刚刚晋升上品巅峰境没有多久的[灵魂]之大道道纹,此刻释放出了恐怖之极的威力。

    三位仙皇级的强者,在吕重的灵魂咆哮之下,根本就无任何反击之力,直接脑死亡。

    吕重冷笑一声,右手一挥,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人的肉身直接被挪移出来。

    冷冷地打量了包括耶无心在内的四个天使一眼。吕重尤不解恨,“该死的鸟人,做我的虫粮才是你们的使命……”

    心念一动,四个天使的尸体直接消失,被吕重给投入了[圣甲虫]、焚天大光明蝶所在的世界。

    接着,吕重右手一招,昊天钟突然飞起,迅速变小,落到吕重的手里。而冷眉早已晕了过去。正躺在地上的她,脸上犹带一丝痛苦。

    吕重心中一痛。闪至冷眉的身边,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

    强大的元神之力,渗入冷眉的意识海。安抚着冷眉重伤的元神。

    “好好休息!接下来,我要把鸿蒙龙珠内的所有天使杀个一干二净……”

    把冷眉安顿好,吕重的杀气飙升到了极点。

    之前,吕重杀敌的重心是在玄幽虫域与无极魔域的人身上。放松了对魔神界天使一族的攻击。

    这一次,冷眉被天使族围攻差点陨落,已彻底地挑起了吕重的杀心。

    同时,对于龙珠器灵,吕重也是心生无穷的杀意。

    只要[大寂灭珠]完全消化掉上次吸收的虫族超级母巢空间,吕重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让[大寂灭珠]彻底地吞噬掉这颗龙珠的器灵。

    这家伙明明知道冷眉是自己的女人。还不管不管。如果他吕重不是及时从修炼中醒来,只怕冷眉都要遇害了!

    暂时不与龙珠器灵计较!

    吕重相信过不了多就。就可以与它秋后算账了。

    “呵呵,鸟人。我要先拿你们开刀了!”冷笑一声,吕重的身形凭空消失。

    *************

    “哈哈,耶玄衣,海族的那条美人鱼的滋味怎么样?”

    “嘿嘿,好水!那女人不愧是美人鱼,里面好多水,太……太爽了……”

    “哈哈,耶玄衣,反正你已得到了这美人鱼的初夜,不……不如把她赏给我们也玩玩?”

    “给你们玩玩倒是可以。不过要用法宝、丹药或者是贡献点来换……”

    ……

    第二区,一支由六个天使组成的战队,正在嘻笑谈论。

    突然一个青年,凭空出现在这支战队前方一百米处。

    “落单者?”

    “人类?”

    “肥羊——”

    ……

    看着这个青年人类出现,六个天使非但没有任何警惕之心,反而兴奋起来。

    在他们的眼里,这个青年完全就是贡献点!或者是法宝、丹药甚至是其他宝贝!

    “呵呵!”来人目光深深地在这六个天使的身上一扫,脸色更是流露出了诡异之极的冷笑。

    “不好,列阵——”领头的天使队长顿时发现不对,连忙对着自己的队员大喝起来。

    咻咻咻……

    其他天使的反应也非常快,瞬间走形移位,组成了一个小型的六芒邪星杀阵。

    “人类,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最后离我们远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领队耶玄风,陡然对着来人沉声大喝。

    可是,另外五位天使在看清楚来人的相貌后,却是脸色狂变,恐惧之极。

    “队……队长,不……不好了,这……这人类是吕重……传说中的无双吕重……”其中一个队员传音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了。可见吕重在天使们心中有着多么恐怖的震慑力。

    “吕……吕重?”

    领队耶玄风也是身子一颤,心中也是无来由地多了一丝寒意。这是一种几乎可以冻彻灵魂的寒意,几乎让他全身炸毛。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吕重是真正踩着光武帝耶无上、冥帝哈迪达斯等十三位魔神界的仙帝(准圣)强行上位的。

    那一战,只有光武帝耶无上、冥帝哈迪达斯逃出。其他的甚至是海帝波寒冬都被擒下。

    这个吕重,以他的妖孽级的战力,于这一战真正威镇诸天。

    而在之后,吕重的一连窜骄人战绩,更是让魔神界的所有人感觉头皮发麻。

    尤其是天使一族,简直对吕重恐惧到了极点。

    “吕……吕重前辈,请问您……您找我们可有事?”耶玄风战战兢兢地看向吕重,小心地问了一句。

    他希望吕重只是路过这里才好!

    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吕重桀桀一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疯狂嗜血的杀意:“找你们……自然是来杀你们的!桀桀!谁叫你们天使一族的人居然伤了我的女人……”

    啊……

    耶玄衣等人顿时欲哭无泪,一脸绝望。(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