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哼,饶了你?这是不可能的!”吕重冷哼着,无边的杀气在升腾而起。

    七位仙皇围攻早已疲惫不堪的冷眉,甚至还在心生淫秽之心,想把冷眉变成修炼炉鼎?

    别说这些家伙已伤了冷眉,就算没有伤到冷眉,单凭他们心生淫秽之意,吕重就绝对不会饶过对方。

    更何况,不论是在下界,还是在上界,吕重对于天使一族都没有任何好感。

    “吕……吕重,别以为你实力很强。如果我要自爆,你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耶无心色厉内荏地吼了起来。

    声音越大,反而泄露了他内心的恐惧与绝望。

    “哼,你以为在我面前,你有自爆的机会吗?”吕重冷哼,目光中有着深深的不屑。

    顿时,耶无心的眼眸被吕重深深地吸引,那一道身影仿佛渗透他的意识乃至灵魂之中,让他认为理所当然,他的确没有机会在吕重的面前自爆。

    “自爆?就算你能在我的面前自爆,也不可能伤到我分毫!甚至是耶无上在我面前自爆,也无法伤到我——”吕重再度说道,一脸地傲然。

    这种傲然的态度,几乎让耶无心为之失神。

    “算了,与你这等垃圾多说无益。你还是死吧——”这个死字从吕重的嘴中吐出,言出法随的强大力量降临在耶无心的身上,顷刻之间,耶无心的意识就在疯狂被吞噬。

    甚至他的生命力正在急剧地流失。

    绝望的意识笼罩着耶无心。他的脑海中缭绕着吕重刚才的话,死!

    “不……”

    仿佛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般,耶无心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但是已经晚了,吕重的右手已经诡异地伸至他的头领。

    风清云淡地一拍!

    可是,就这么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一拍。却仿佛带着毁灭一切的狂暴力量。

    “噗……”

    耶无心的脑袋瞬间让他的脑袋炸裂,甚至整具身体也全部被这等恐怖的霸道力量给辗压了。肉身、骨骼完全碎裂。

    “死——”

    于此同时,吕重灵魂巨啸。至强的灵魂大道咆哮起来,化成三道诡异的魂攻。遁入大地之下。

    “噗噗噗……”

    没有任何意外,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位天使顿时灵魂爆炸。

    刚刚晋升上品巅峰境没有多久的[灵魂]之大道道纹,此刻释放出了恐怖之极的威力。

    三位仙皇级的强者,在吕重的灵魂咆哮之下,根本就无任何反击之力,直接脑死亡。

    吕重冷笑一声,右手一挥,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人的肉身直接被挪移出来。

    冷冷地打量了包括耶无心在内的四个天使一眼。吕重尤不解恨,“该死的鸟人,做我的虫粮才是你们的使命……”

    心念一动,四个天使的尸体直接消失,被吕重给投入了[圣甲虫]、焚天大光明蝶所在的世界。

    接着,吕重右手一招,昊天钟突然飞起,迅速变小,落到吕重的手里。而冷眉早已晕了过去。正躺在地上的她,脸上犹带一丝痛苦。

    吕重心中一痛。闪至冷眉的身边,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

    强大的元神之力,渗入冷眉的意识海。安抚着冷眉重伤的元神。

    “好好休息!接下来,我要把鸿蒙龙珠内的所有天使杀个一干二净……”

    把冷眉安顿好,吕重的杀气飙升到了极点。

    之前,吕重杀敌的重心是在玄幽虫域与无极魔域的人身上。放松了对魔神界天使一族的攻击。

    这一次,冷眉被天使族围攻差点陨落,已彻底地挑起了吕重的杀心。

    同时,对于龙珠器灵,吕重也是心生无穷的杀意。

    只要[大寂灭珠]完全消化掉上次吸收的虫族超级母巢空间,吕重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让[大寂灭珠]彻底地吞噬掉这颗龙珠的器灵。

    这家伙明明知道冷眉是自己的女人。还不管不管。如果他吕重不是及时从修炼中醒来,只怕冷眉都要遇害了!

    暂时不与龙珠器灵计较!

    吕重相信过不了多就。就可以与它秋后算账了。

    “呵呵,鸟人。我要先拿你们开刀了!”冷笑一声,吕重的身形凭空消失。

    *************

    “哈哈,耶玄衣,海族的那条美人鱼的滋味怎么样?”

    “嘿嘿,好水!那女人不愧是美人鱼,里面好多水,太……太爽了……”

    “哈哈,耶玄衣,反正你已得到了这美人鱼的初夜,不……不如把她赏给我们也玩玩?”

    “给你们玩玩倒是可以。不过要用法宝、丹药或者是贡献点来换……”

    ……

    第二区,一支由六个天使组成的战队,正在嘻笑谈论。

    突然一个青年,凭空出现在这支战队前方一百米处。

    “落单者?”

    “人类?”

    “肥羊——”

    ……

    看着这个青年人类出现,六个天使非但没有任何警惕之心,反而兴奋起来。

    在他们的眼里,这个青年完全就是贡献点!或者是法宝、丹药甚至是其他宝贝!

    “呵呵!”来人目光深深地在这六个天使的身上一扫,脸色更是流露出了诡异之极的冷笑。

    “不好,列阵——”领头的天使队长顿时发现不对,连忙对着自己的队员大喝起来。

    咻咻咻……

    其他天使的反应也非常快,瞬间走形移位,组成了一个小型的六芒邪星杀阵。

    “人类,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最后离我们远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领队耶玄风,陡然对着来人沉声大喝。

    可是,另外五位天使在看清楚来人的相貌后,却是脸色狂变,恐惧之极。

    “队……队长,不……不好了,这……这人类是吕重……传说中的无双吕重……”其中一个队员传音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了。可见吕重在天使们心中有着多么恐怖的震慑力。

    “吕……吕重?”

    领队耶玄风也是身子一颤,心中也是无来由地多了一丝寒意。这是一种几乎可以冻彻灵魂的寒意,几乎让他全身炸毛。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吕重是真正踩着光武帝耶无上、冥帝哈迪达斯等十三位魔神界的仙帝(准圣)强行上位的。

    那一战,只有光武帝耶无上、冥帝哈迪达斯逃出。其他的甚至是海帝波寒冬都被擒下。

    这个吕重,以他的妖孽级的战力,于这一战真正威镇诸天。

    而在之后,吕重的一连窜骄人战绩,更是让魔神界的所有人感觉头皮发麻。

    尤其是天使一族,简直对吕重恐惧到了极点。

    “吕……吕重前辈,请问您……您找我们可有事?”耶玄风战战兢兢地看向吕重,小心地问了一句。

    他希望吕重只是路过这里才好!

    可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吕重桀桀一笑,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疯狂嗜血的杀意:“找你们……自然是来杀你们的!桀桀!谁叫你们天使一族的人居然伤了我的女人……”

    啊……

    耶玄衣等人顿时欲哭无泪,一脸绝望。(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蔑视与挑战    </br>

    刘秘书被宗伟阳的话震的七荤八素,一时没反映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宗伟阳竟然推门进了市长办公室,并且随手将门也关上了。

    刘秘书忽然想起一件事,如果赵长枪真像宗伟阳说的一样,是个危险人物,现在去见孙市长,那么孙市长岂不是很危险?赵长枪会不会在冲动之下,对孙市长不利?

    想到这些,刘秘书的小心脏顿时一阵阵发紧。他立刻迈步朝市长办公室冲去!

    赵长枪走进孙国伟的办公室的时候,榆林市土地管理局的局长正在一脸紧张的给孙国伟汇报工作。两个人听到开门的声音后,都朝门口看去,心中都有些纳闷,这是谁这么没有礼貌,竟然不宣而入。

    赵长枪丝毫没有理会两位的表情,迎着他们的目光,大喇喇的便走了过去。然后拍了拍局长的肩膀,不客气的说道:“嗨,哥们,让个地儿,我有话要对孙国伟同志说。”

    局长被赵长枪的行动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个愣加上一个愣。心说:“这位是谁?土匪啊?可是这土匪也太大胆了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闯到市长办公室来了?不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他是谁,既然敢在市长大人面前如此嚣张,就不是我这个小局长能惹得起的,我还是乖乖的闪闪吧。”

    土地管理局的局长竟然真的向一边挪了一下屁股,将赵长枪让到了他前面。

    “谢谢兄弟,改天有空我请你吃过桥米线。”赵长枪一边说,一边一屁股坐到了局长先生刚才坐的地方。

    其实在土地管理局局长纳闷的时候,孙国伟也在纳闷呢!他从来就没见过赵长枪,所以根本就不认识他,可是看看赵长枪这范儿,好像还不是普通人,于是便一脸惊诧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

    孙国伟虽然站起来了,一时却不知道如何跟赵长枪打招呼,只是在心中暗骂自己的秘书小刘:“小刘这个混蛋到底在干什么?无缘无故的这是给我放进个何方神圣?”

    孙国伟正在纳闷呢,却见平川县委书记宗伟阳推门进来了。这家伙脑袋转的挺快,在看到宗伟阳的那一刻,忽然想道:“小刘老早就告诉我平川县委书记宗伟阳和县长赵长枪一起来了,现在宗伟阳进来了,难道这个牛逼哄哄的年轻人就是平川县长赵长枪?对,看来一定是了,早就听人说,平川县长是一个年轻的大帅哥,肯定就是眼前这位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想到赵长枪的身份后,孙国伟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了。草,你不过一个小小县长,凭什么在我面前牛逼哄哄,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最让孙国伟火撞顶梁的是,他发现宗伟阳进来后,竟然只是看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然后便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沙发上。

    宗伟阳进来是怕赵长枪一冲动将孙国伟给打了,他看到赵长枪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倒是孙国伟一脸怒气的站着,便放心了,只要赵长枪不动手,让他气气这个孙大市长,给他点颜色看看也好。

    然而宗伟阳的动作在孙国伟看来,却成了对他权威的蔑视和挑战,赤果果的蔑视和挑战!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孙国伟正要发飙,打算训斥赵长枪一顿,可是就在此时,却见秘书小刘一脸紧张加慌张的跑了进来。

    此时此刻,在刘秘书的印象中,赵长枪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随时都可能暴起伤人的极端危险分子!所以,他必须要保护好孙市长的安全!

    刘秘书一步蹿进市长办公室,立刻就看到孙市长正一脸怒火的看着赵长枪。他的脑袋立刻嗡的一下子!看来孙市长已经被赵长枪威胁到了!不然他不会如此一脸怒火!

    他马上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孙国伟面前,将孙国伟挡在身后,冲赵长枪警惕的说道:“赵长枪,你不要乱来!你你不要过来!我我从小练过猴拳,你你不是我的对手的!你若敢过来我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刘秘书一边磕磕巴巴的说着,一边竟然挥拳踢腿耍了几招似是而非的猴拳,然后又冲赵长枪说道:“你你就是能打的过我也没用的,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到了!你如果识相的话,就赶快离开!”

    刘秘书啪啪啪又摆出几个架势。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都看傻了!别说赵长枪和宗伟阳,就连那个土地管理局的局长都看呆了。心说,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眼花了?好歹这位也是市长大人的秘书,怎么这德性?这是受刺激了?

    怔来了片刻之后,众人全都忍不住想笑。赵长枪实在忍不住了,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对孙国伟说道:“孙国伟同志,你确定你这位秘书没问题?你确定他智商正常?我怎么感觉他好像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好像还没痊愈?”

    孙国伟也心中暗恼,今天的刘秘书精神的确不太正常,好像吃错药了一般,他小声冲挡在他身前的刘秘书喝道:“小刘,你搞什么鬼!快闪开!”

    刘秘书也感到有些不对劲,自己好像有些神经过敏,过于紧张了,赵长枪好像根本就没打算攻击孙市长。

    于是这家伙这才放下不三不四的猴拳架势,然后脸一红说道:“孙市长,赵长枪是个危险人物,他以前曾经杀过人!而且杀的是外宾!”

    孙国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又释然了。他冲刘秘书说道:“你胡说什么!赵县长是堂堂国家正处级干部,他怎么会轻易杀人?就算真有那种事情,也是奉命而为!”

    他曾经听向奎阳说过,赵长枪很可能曾经上过战场,所以要说他杀过人,还真不是什么蹊跷事。不过刘秘书的话,也提醒了孙国伟,赵长枪不是普通人,这是个无视官场规则的牛人。如果将这货惹毛了他说不定真敢将自己暴打一顿!

    到时候,自己丢面子还是小事,搞不好就得被赵长枪打的后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虽然对很多人来说,仕途和前程就是一切,为了仕途和前程,他们绝不会殴打上级。

    但是对于赵长枪这种上过战场,见惯生死的人来说,死就和睡觉一样一样的。他连死都不怕,还会在乎因为揍自己一顿而丢了前程?

    孙国伟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将赵长枪和宗伟阳晾在接待室,想用这种方法打击一下赵长枪的锐气,实在是失策啊!这种方法不但打不掉赵长枪的锐气,反而会激起他的怒火啊!

    孙国伟脑袋转的飞快,迅速的调整着对付赵长枪的策略。

    土地管理局局长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平川县长,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好像连市长孙国伟都非常的忌惮他,不然如果将现在的赵长枪换成其他人,孙国伟肯定早炸庙了,不把对方骂个狗血喷头,然后官降三级,这事就不算完!

    “得了,神仙的打架,百姓遭殃。哥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

    土地管理局长想到这里,连忙站起身来弯着腰对孙国伟说道:“孙市长,要不我改天再来向您汇报工作?”

    “好吧,高局长慢走。”孙国伟点点头说道。

    高局长离开后,孙国伟又对站在他身边,神情尴尬的刘秘书说道:“你也出去吧。”

    “可是”刘秘书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自己如果离开了,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孙市长和赵长枪、宗伟阳三人,孙市长势单力孤,如果一旦出现意外,恐怕要吃亏啊。

    刘秘书想劝说一下孙市长,让他将赵长枪和宗伟阳也赶出去,至少要将赵长枪赶出去,这个人实在太危险了。

    然而,还不等他将第一句话说完,就见孙卫国冲他一瞪眼说道:“可是什么可是?难道你没听明白我刚才的话?”

    这回刘秘书不敢多言了,迈步离开了市长办公室,临走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赵长枪。

    赵长枪冲他龇牙一笑,说道:“刘秘书猴拳耍的不错。改天我好好请教一下。哦,外面有苹果,耍猴拳耍累了可以随便吃。”

    “你!”

    刘秘书猛然停下脚步,瞪着眼睛看着赵长枪,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耳边忽然传来孙国伟重重的一声咳嗽声。于是他马上不再和赵长枪纠缠,迈步离开了。

    孙国伟心中门清,如果自己的秘书和赵长枪杠上了,不但不能给自己帮上一点忙,反而很可能会给自己惹来无尽的麻烦。所以还是让他不要明着和赵长枪杠上为好。

    高局长和刘秘书离开后,偌大的市长办公室里便只剩下了赵长枪,宗伟阳和孙国伟三个人。

    孙国伟面色一沉,冲赵长枪说道:“赵长枪,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这里是市委市政府!不是菜市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也不是什么人就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孙国伟说这话的时候,尽量摆出一副很威严的样子,然而他弥勒佛一样的双下巴,让他故意摆出来的威严实在有些可笑。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