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r>

    刘秘书被宗伟阳的话震的七荤八素,一时没反映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却发现宗伟阳竟然推门进了市长办公室,并且随手将门也关上了。

    刘秘书忽然想起一件事,如果赵长枪真像宗伟阳说的一样,是个危险人物,现在去见孙市长,那么孙市长岂不是很危险?赵长枪会不会在冲动之下,对孙市长不利?

    想到这些,刘秘书的小心脏顿时一阵阵发紧。他立刻迈步朝市长办公室冲去!

    赵长枪走进孙国伟的办公室的时候,榆林市土地管理局的局长正在一脸紧张的给孙国伟汇报工作。两个人听到开门的声音后,都朝门口看去,心中都有些纳闷,这是谁这么没有礼貌,竟然不宣而入。

    赵长枪丝毫没有理会两位的表情,迎着他们的目光,大喇喇的便走了过去。然后拍了拍局长的肩膀,不客气的说道:“嗨,哥们,让个地儿,我有话要对孙国伟同志说。”

    局长被赵长枪的行动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个愣加上一个愣。心说:“这位是谁?土匪啊?可是这土匪也太大胆了吧?光天化日之下竟然闯到市长办公室来了?不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他是谁,既然敢在市长大人面前如此嚣张,就不是我这个小局长能惹得起的,我还是乖乖的闪闪吧。”

    土地管理局的局长竟然真的向一边挪了一下屁股,将赵长枪让到了他前面。

    “谢谢兄弟,改天有空我请你吃过桥米线。”赵长枪一边说,一边一屁股坐到了局长先生刚才坐的地方。

    其实在土地管理局局长纳闷的时候,孙国伟也在纳闷呢!他从来就没见过赵长枪,所以根本就不认识他,可是看看赵长枪这范儿,好像还不是普通人,于是便一脸惊诧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

    孙国伟虽然站起来了,一时却不知道如何跟赵长枪打招呼,只是在心中暗骂自己的秘书小刘:“小刘这个混蛋到底在干什么?无缘无故的这是给我放进个何方神圣?”

    孙国伟正在纳闷呢,却见平川县委书记宗伟阳推门进来了。这家伙脑袋转的挺快,在看到宗伟阳的那一刻,忽然想道:“小刘老早就告诉我平川县委书记宗伟阳和县长赵长枪一起来了,现在宗伟阳进来了,难道这个牛逼哄哄的年轻人就是平川县长赵长枪?对,看来一定是了,早就听人说,平川县长是一个年轻的大帅哥,肯定就是眼前这位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想到赵长枪的身份后,孙国伟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了。草,你不过一个小小县长,凭什么在我面前牛逼哄哄,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最让孙国伟火撞顶梁的是,他发现宗伟阳进来后,竟然只是看了他一眼,一句话都没说,然后便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沙发上。

    宗伟阳进来是怕赵长枪一冲动将孙国伟给打了,他看到赵长枪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倒是孙国伟一脸怒气的站着,便放心了,只要赵长枪不动手,让他气气这个孙大市长,给他点颜色看看也好。

    然而宗伟阳的动作在孙国伟看来,却成了对他权威的蔑视和挑战,赤果果的蔑视和挑战!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孙国伟正要发飙,打算训斥赵长枪一顿,可是就在此时,却见秘书小刘一脸紧张加慌张的跑了进来。

    此时此刻,在刘秘书的印象中,赵长枪已经成了彻头彻尾的,随时都可能暴起伤人的极端危险分子!所以,他必须要保护好孙市长的安全!

    刘秘书一步蹿进市长办公室,立刻就看到孙市长正一脸怒火的看着赵长枪。他的脑袋立刻嗡的一下子!看来孙市长已经被赵长枪威胁到了!不然他不会如此一脸怒火!

    他马上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孙国伟面前,将孙国伟挡在身后,冲赵长枪警惕的说道:“赵长枪,你不要乱来!你你不要过来!我我从小练过猴拳,你你不是我的对手的!你若敢过来我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刘秘书一边磕磕巴巴的说着,一边竟然挥拳踢腿耍了几招似是而非的猴拳,然后又冲赵长枪说道:“你你就是能打的过我也没用的,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到了!你如果识相的话,就赶快离开!”

    刘秘书啪啪啪又摆出几个架势。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都看傻了!别说赵长枪和宗伟阳,就连那个土地管理局的局长都看呆了。心说,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眼花了?好歹这位也是市长大人的秘书,怎么这德性?这是受刺激了?

    怔来了片刻之后,众人全都忍不住想笑。赵长枪实在忍不住了,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对孙国伟说道:“孙国伟同志,你确定你这位秘书没问题?你确定他智商正常?我怎么感觉他好像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好像还没痊愈?”

    孙国伟也心中暗恼,今天的刘秘书精神的确不太正常,好像吃错药了一般,他小声冲挡在他身前的刘秘书喝道:“小刘,你搞什么鬼!快闪开!”

    刘秘书也感到有些不对劲,自己好像有些神经过敏,过于紧张了,赵长枪好像根本就没打算攻击孙市长。

    于是这家伙这才放下不三不四的猴拳架势,然后脸一红说道:“孙市长,赵长枪是个危险人物,他以前曾经杀过人!而且杀的是外宾!”

    孙国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又释然了。他冲刘秘书说道:“你胡说什么!赵县长是堂堂国家正处级干部,他怎么会轻易杀人?就算真有那种事情,也是奉命而为!”

    他曾经听向奎阳说过,赵长枪很可能曾经上过战场,所以要说他杀过人,还真不是什么蹊跷事。不过刘秘书的话,也提醒了孙国伟,赵长枪不是普通人,这是个无视官场规则的牛人。如果将这货惹毛了他说不定真敢将自己暴打一顿!

    到时候,自己丢面子还是小事,搞不好就得被赵长枪打的后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虽然对很多人来说,仕途和前程就是一切,为了仕途和前程,他们绝不会殴打上级。

    但是对于赵长枪这种上过战场,见惯生死的人来说,死就和睡觉一样一样的。他连死都不怕,还会在乎因为揍自己一顿而丢了前程?

    孙国伟忽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将赵长枪和宗伟阳晾在接待室,想用这种方法打击一下赵长枪的锐气,实在是失策啊!这种方法不但打不掉赵长枪的锐气,反而会激起他的怒火啊!

    孙国伟脑袋转的飞快,迅速的调整着对付赵长枪的策略。

    土地管理局局长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平川县长,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好像连市长孙国伟都非常的忌惮他,不然如果将现在的赵长枪换成其他人,孙国伟肯定早炸庙了,不把对方骂个狗血喷头,然后官降三级,这事就不算完!

    “得了,神仙的打架,百姓遭殃。哥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

    土地管理局长想到这里,连忙站起身来弯着腰对孙国伟说道:“孙市长,要不我改天再来向您汇报工作?”

    “好吧,高局长慢走。”孙国伟点点头说道。

    高局长离开后,孙国伟又对站在他身边,神情尴尬的刘秘书说道:“你也出去吧。”

    “可是”刘秘书觉得还是有些不放心。自己如果离开了,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孙市长和赵长枪、宗伟阳三人,孙市长势单力孤,如果一旦出现意外,恐怕要吃亏啊。

    刘秘书想劝说一下孙市长,让他将赵长枪和宗伟阳也赶出去,至少要将赵长枪赶出去,这个人实在太危险了。

    然而,还不等他将第一句话说完,就见孙卫国冲他一瞪眼说道:“可是什么可是?难道你没听明白我刚才的话?”

    这回刘秘书不敢多言了,迈步离开了市长办公室,临走还不忘狠狠的瞪了一眼赵长枪。

    赵长枪冲他龇牙一笑,说道:“刘秘书猴拳耍的不错。改天我好好请教一下。哦,外面有苹果,耍猴拳耍累了可以随便吃。”

    “你!”

    刘秘书猛然停下脚步,瞪着眼睛看着赵长枪,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然而就在此时,他的耳边忽然传来孙国伟重重的一声咳嗽声。于是他马上不再和赵长枪纠缠,迈步离开了。

    孙国伟心中门清,如果自己的秘书和赵长枪杠上了,不但不能给自己帮上一点忙,反而很可能会给自己惹来无尽的麻烦。所以还是让他不要明着和赵长枪杠上为好。

    高局长和刘秘书离开后,偌大的市长办公室里便只剩下了赵长枪,宗伟阳和孙国伟三个人。

    孙国伟面色一沉,冲赵长枪说道:“赵长枪,你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这里是市委市政府!不是菜市场,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也不是什么人就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孙国伟说这话的时候,尽量摆出一副很威严的样子,然而他弥勒佛一样的双下巴,让他故意摆出来的威严实在有些可笑。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五章 初见天帝    帝辇冲破气障,从天而降,绕空一周,落在了御园总镇府外。

    这架势令总镇府的守卫吃了一惊,随驾的近卫军人马已经有人上前亮出了令牌,天帝左右随护中左右督卫的人常在,亮明身份的正是左督卫的人。

    留守人员之前已经接到通知,知道天帝要来御园,只是没想到天帝会来这里,现在突然被告知,都吓了一跳。

    帝辇上群臣陆续走了下来,分两旁让开了路,稍候青主不疾不徐地走了下来。

    别说黑龙司的一群人吓一跳,就连一帮大臣们也有些神色古怪,谁都没想到陛下居然会首到这小小衙门,什么情况?不少人再次偷偷扫了眼夏侯拓,发现夏侯拓已经是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端倪。

    前去问话的随护人员快步从侧面绕回,对上官青传音几声,上官青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青主领着群臣走到了殿前台阶下,抬头看了看‘御园总镇’四个字招牌,呵呵笑道:“朕常来御园,这御园总镇府倒还是头次来,一时心血来潮突然想来看看,诸卿有谁来过?”边说边走上台阶。

    “臣也是头回来。”

    “这招牌上的字看着有点眼熟。”

    一群尾随的大臣纷纷附和,都表示没来过。

    御田附近的农田里,贴身侍女娥眉快步走到浇水的夏侯承宇身边,轻声嘀咕道:“娘娘,陛下去了御园总镇府。”

    “……”夏侯承宇动作一僵,扭头看着她,脸上神情显得有些不可思议,霍然回头看向另一片树林,牛有德就在那个地方疗伤。

    这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这里刚把牛有德给教训了一顿,陛下就去了御园总镇府,这不是故意让她难堪吗?她不信凭陛下在这边的耳目会不知道她刚刚处置过牛有德。

    她本想知道青主在哪后前去见驾同行的。青主这么一搞,她暂时倒是不便再赶过去了。

    另一片小树林内,已经服药的苗毅仍然疼得脸色煞白,可这都不重要了。手上的星铃一收,趴在一块大石头上的他惊呼一声“糟糕”,又匆忙爬了起来,抖出一件袍子硬着头皮穿上,又赶紧让杨庆把自己的战甲拿过来。疼得冷汗直流地重披战甲。

    苗毅刚才赤着上身,非礼勿视,背对的战如意闻声回头看了眼,不知苗毅怎么了。

    杨召青已经问道:“大人,怎么了?”

    苗毅急得直跺脚:“陛下去了总镇府!留五万人马保护凤驾,点五万人马随我回总镇府。”

    农田里,有些心不在焉的夏侯承宇忽然偏头看去,见到四周有大群人马集结之后迅速掠空而去,正是御园总镇府去向,法眼看到了带头的正是刚才被自己处置过的苗毅。

    她现在也明白了。牛有德之前并非是有意不尊重她,而是陛下才刚到御园,牛有德之前的确是不知情。

    不过目睹现在的情形她依然有些脸色不好看,一听说陛下来了,立马就扔下她这个天后不管了,都不知道过来跟自己打个招呼再走,哪有把自己这个天后给放在眼里。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后宫妃子的面,让她情何以堪!

    执掌后宫这么多年,一些老不死的老顽固压根就不把她放在眼里,最讨厌的就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动辄唆使天帝废后,弄的后宫一群女人在背地里看她的笑话,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偏偏她又不能把破军那老混蛋给怎么样,破军手握兵马大权。天宫一半的侍卫都是破军的人,天宫一半人的安危可谓是捏在破军的手上,惹火了人家随时能下令把她给软禁了。

    人家连她爷爷都敢揍,甚至连陛下都敢经常顶撞,人家又岂会把她给放在眼里。

    正因为老是有人说要废后,把她弄成了笑话。后宫不知道多少女人在等着取而代之,所以她对类似不尊敬她的言行举止极为敏感,稍有不妥她就会觉得极为刺眼!破军那帮老家伙她没办法,一些小角色不知道被她下令杖毙了多少,包括后宫的一些妃子,这就是苗毅被她给教训了一顿的原因。

    苗毅闻讯急着赶去护驾,哪知道女人的心思如此‘细腻’,只怕做梦也想不到一不小心又把天后娘娘给得罪了。

    御园总镇府内,青主背个手在大殿内东张西望了一下,又领着人去了后院。

    随行护卫已经先行一步入内守住了各个角落,后院也可以说是苗毅的临时内宅,飞红也不知道青主会突然闯到这里来,避之不及,已经被护卫给逼到了一个角落老老实实站那,噤若寒蝉,不敢轻举妄动,连大气都不敢喘。

    一路走来到处东张西望的青主目光一怔,看到了墙角的她,一看她的穿着打扮就不是这里的仙娥,而那姿色更是世间少有,若真是这里的仙娥漂亮到如此地步也留不到现在,要么被大臣给要走了,要么被近卫军的人给要去了。

    御园广纳天下美人为仙娥,也算是他青主笼络人心的一个手段吧,左右督卫是他的近卫军,这里的仙娥只要是近卫军的弟兄看上了,换防的时候如果想带走收成自己的女人,天宫一般都会成全。

    而这里的仙娥实际上有不少也都是经过监察左部的手才放进来的,不知情的人以为自己白捡了个美人回去,却不知纳了一个探子在自己身边。

    这女人也更不可能是近卫军的人,否则知道自己来了哪还能穿着便装,应该换成了战甲才对。

    青主迟疑道:“你是什么人?”

    飞红吓得胆战心惊,挡住她的护卫立刻让出一条路来,示意她上前回话。

    飞红战战兢兢上前行礼,“小女是御园总镇的侍妾。”话都有些说不清楚。

    青主眉头顿时皱起,天宫一带的驻军未得允许不得带家眷入内,否则大家都在这里家长里短成什么样了,就算是牛有德也不能坏了他的规矩。

    在旁的监察左使司马问天迅速对上官青微弱传音一声,上官青当即接话奏报:“陛下,她还是御园总管绿婆婆的干女儿,是绿婆婆求了天后懿旨才放进来的,并非擅闯。”

    监察右使高冠就站在司马问天的边上,左右使同在一块随行候命,司马问天刚才的传音虽然有意压制法力波动,可还是被他给察觉到了,遂淡淡斜眼扫向一脸惊恐的飞红。

    一说到绿婆婆的干女儿,青主立马知道了这飞红是什么人,心中有数了,皱起的眉头放缓,呵呵笑道:“原来是天后的旨意!你既然是御园总镇的侍妾,你夫郎是哪个,为何不来见朕?”

    飞红紧张道:“小女夫君名叫牛有德,有公务在身,不知去了哪里。”

    “牛有德?”青主哦了声,一副好像在哪听过这名字的样子,回头问道:“这个名字朕好像不陌生,是那个在鬼市立下大功的牛有德吗?”

    不少大臣心中暗暗嘀咕,明知故问,不是知道牛有德刚才出了事,你好好的能往这小小总镇府跑?

    上官青回道:“正是此人。”

    青主转过身来,面对众人呵呵笑道:“这牛有德朕可是久仰大名啊,今天倒是要见识一下,宣他过来见朕。”

    “是!”上官青领命后迅速回头朝一名侍卫偏头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人去照办。

    青主自然不会刻意留在这里等苗毅的到来,随便在总镇府逛了逛便离开了。

    这边刚走出总镇府的大门,苗毅便急匆匆赶到了,其余人不得靠近,只有苗毅一人被人领了过来拜见。

    刚走下大殿台阶的青主等人留步,看着脸色惨白身上还带着血腥味的牛有德披甲走来,瞒不过众人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他受伤不轻。有人再次看向夏侯拓,后者神色平静,反倒是眯着双眼细细打量苗毅,目光中藏着深意。

    原来这小子就是牛有德!寇天王抬手慢慢捋须瞅着,点头暗忖,倒是一表人才!

    嬴天王亦是抬手捋须,青主拒绝了他为外孙女择婿的请求,他最近一直在琢磨用什么办法把苗毅给收入麾下,此时看到苗毅的样子也是暗暗点头,觉得这小伙子长的不差,外孙女应该不会太排斥才对,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天卯星君淡淡打量着苗毅,他见过苗毅,认识苗毅,只不过他当时易容了,苗毅并不知道他的真实样貌。这次的风波他其实还是挺感激苗毅的,苗毅关键时刻可谓帮了他的大忙,那八位星君的下场令他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司马问天是暗中和苗毅交过手的,也可以说是在苗毅手上吃过暗亏的,差点闹得下不了台,一直想看看苗毅究竟长什么样,今天算是见到了,也在眯眼细细打量。

    高冠自然是和苗毅熟悉的,两人已经是数次见面,见到苗毅明显受了重伤的样子,瞳孔骤缩了一下,又迅速恢复正常。

    青主负手而立,饶有兴趣地盯着苗毅,虽然苗毅受伤了,脸色有点难看,但是那股发自骨子里的勃勃英气却是难以掩饰,眼中偶尔闪过的峥嵘锐气证明不是那种嗜好酒色之徒,也不是那种长的好看的小白脸,气宇轩昂,大步而来,虽略显紧张,但依然很沉稳,符合他心目中想象的悍将形象,令他颇为满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