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帝辇冲破气障,从天而降,绕空一周,落在了御园总镇府外。

    这架势令总镇府的守卫吃了一惊,随驾的近卫军人马已经有人上前亮出了令牌,天帝左右随护中左右督卫的人常在,亮明身份的正是左督卫的人。

    留守人员之前已经接到通知,知道天帝要来御园,只是没想到天帝会来这里,现在突然被告知,都吓了一跳。

    帝辇上群臣陆续走了下来,分两旁让开了路,稍候青主不疾不徐地走了下来。

    别说黑龙司的一群人吓一跳,就连一帮大臣们也有些神色古怪,谁都没想到陛下居然会首到这小小衙门,什么情况?不少人再次偷偷扫了眼夏侯拓,发现夏侯拓已经是神色平静,看不出任何端倪。

    前去问话的随护人员快步从侧面绕回,对上官青传音几声,上官青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青主领着群臣走到了殿前台阶下,抬头看了看‘御园总镇’四个字招牌,呵呵笑道:“朕常来御园,这御园总镇府倒还是头次来,一时心血来潮突然想来看看,诸卿有谁来过?”边说边走上台阶。

    “臣也是头回来。”

    “这招牌上的字看着有点眼熟。”

    一群尾随的大臣纷纷附和,都表示没来过。

    御田附近的农田里,贴身侍女娥眉快步走到浇水的夏侯承宇身边,轻声嘀咕道:“娘娘,陛下去了御园总镇府。”

    “……”夏侯承宇动作一僵,扭头看着她,脸上神情显得有些不可思议,霍然回头看向另一片树林,牛有德就在那个地方疗伤。

    这一瞬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她这里刚把牛有德给教训了一顿,陛下就去了御园总镇府,这不是故意让她难堪吗?她不信凭陛下在这边的耳目会不知道她刚刚处置过牛有德。

    她本想知道青主在哪后前去见驾同行的。青主这么一搞,她暂时倒是不便再赶过去了。

    另一片小树林内,已经服药的苗毅仍然疼得脸色煞白,可这都不重要了。手上的星铃一收,趴在一块大石头上的他惊呼一声“糟糕”,又匆忙爬了起来,抖出一件袍子硬着头皮穿上,又赶紧让杨庆把自己的战甲拿过来。疼得冷汗直流地重披战甲。

    苗毅刚才赤着上身,非礼勿视,背对的战如意闻声回头看了眼,不知苗毅怎么了。

    杨召青已经问道:“大人,怎么了?”

    苗毅急得直跺脚:“陛下去了总镇府!留五万人马保护凤驾,点五万人马随我回总镇府。”

    农田里,有些心不在焉的夏侯承宇忽然偏头看去,见到四周有大群人马集结之后迅速掠空而去,正是御园总镇府去向,法眼看到了带头的正是刚才被自己处置过的苗毅。

    她现在也明白了。牛有德之前并非是有意不尊重她,而是陛下才刚到御园,牛有德之前的确是不知情。

    不过目睹现在的情形她依然有些脸色不好看,一听说陛下来了,立马就扔下她这个天后不管了,都不知道过来跟自己打个招呼再走,哪有把自己这个天后给放在眼里。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后宫妃子的面,让她情何以堪!

    执掌后宫这么多年,一些老不死的老顽固压根就不把她放在眼里,最讨厌的就是左督卫指挥使破军。动辄唆使天帝废后,弄的后宫一群女人在背地里看她的笑话,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偏偏她又不能把破军那老混蛋给怎么样,破军手握兵马大权。天宫一半的侍卫都是破军的人,天宫一半人的安危可谓是捏在破军的手上,惹火了人家随时能下令把她给软禁了。

    人家连她爷爷都敢揍,甚至连陛下都敢经常顶撞,人家又岂会把她给放在眼里。

    正因为老是有人说要废后,把她弄成了笑话。后宫不知道多少女人在等着取而代之,所以她对类似不尊敬她的言行举止极为敏感,稍有不妥她就会觉得极为刺眼!破军那帮老家伙她没办法,一些小角色不知道被她下令杖毙了多少,包括后宫的一些妃子,这就是苗毅被她给教训了一顿的原因。

    苗毅闻讯急着赶去护驾,哪知道女人的心思如此‘细腻’,只怕做梦也想不到一不小心又把天后娘娘给得罪了。

    御园总镇府内,青主背个手在大殿内东张西望了一下,又领着人去了后院。

    随行护卫已经先行一步入内守住了各个角落,后院也可以说是苗毅的临时内宅,飞红也不知道青主会突然闯到这里来,避之不及,已经被护卫给逼到了一个角落老老实实站那,噤若寒蝉,不敢轻举妄动,连大气都不敢喘。

    一路走来到处东张西望的青主目光一怔,看到了墙角的她,一看她的穿着打扮就不是这里的仙娥,而那姿色更是世间少有,若真是这里的仙娥漂亮到如此地步也留不到现在,要么被大臣给要走了,要么被近卫军的人给要去了。

    御园广纳天下美人为仙娥,也算是他青主笼络人心的一个手段吧,左右督卫是他的近卫军,这里的仙娥只要是近卫军的弟兄看上了,换防的时候如果想带走收成自己的女人,天宫一般都会成全。

    而这里的仙娥实际上有不少也都是经过监察左部的手才放进来的,不知情的人以为自己白捡了个美人回去,却不知纳了一个探子在自己身边。

    这女人也更不可能是近卫军的人,否则知道自己来了哪还能穿着便装,应该换成了战甲才对。

    青主迟疑道:“你是什么人?”

    飞红吓得胆战心惊,挡住她的护卫立刻让出一条路来,示意她上前回话。

    飞红战战兢兢上前行礼,“小女是御园总镇的侍妾。”话都有些说不清楚。

    青主眉头顿时皱起,天宫一带的驻军未得允许不得带家眷入内,否则大家都在这里家长里短成什么样了,就算是牛有德也不能坏了他的规矩。

    在旁的监察左使司马问天迅速对上官青微弱传音一声,上官青当即接话奏报:“陛下,她还是御园总管绿婆婆的干女儿,是绿婆婆求了天后懿旨才放进来的,并非擅闯。”

    监察右使高冠就站在司马问天的边上,左右使同在一块随行候命,司马问天刚才的传音虽然有意压制法力波动,可还是被他给察觉到了,遂淡淡斜眼扫向一脸惊恐的飞红。

    一说到绿婆婆的干女儿,青主立马知道了这飞红是什么人,心中有数了,皱起的眉头放缓,呵呵笑道:“原来是天后的旨意!你既然是御园总镇的侍妾,你夫郎是哪个,为何不来见朕?”

    飞红紧张道:“小女夫君名叫牛有德,有公务在身,不知去了哪里。”

    “牛有德?”青主哦了声,一副好像在哪听过这名字的样子,回头问道:“这个名字朕好像不陌生,是那个在鬼市立下大功的牛有德吗?”

    不少大臣心中暗暗嘀咕,明知故问,不是知道牛有德刚才出了事,你好好的能往这小小总镇府跑?

    上官青回道:“正是此人。”

    青主转过身来,面对众人呵呵笑道:“这牛有德朕可是久仰大名啊,今天倒是要见识一下,宣他过来见朕。”

    “是!”上官青领命后迅速回头朝一名侍卫偏头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人去照办。

    青主自然不会刻意留在这里等苗毅的到来,随便在总镇府逛了逛便离开了。

    这边刚走出总镇府的大门,苗毅便急匆匆赶到了,其余人不得靠近,只有苗毅一人被人领了过来拜见。

    刚走下大殿台阶的青主等人留步,看着脸色惨白身上还带着血腥味的牛有德披甲走来,瞒不过众人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他受伤不轻。有人再次看向夏侯拓,后者神色平静,反倒是眯着双眼细细打量苗毅,目光中藏着深意。

    原来这小子就是牛有德!寇天王抬手慢慢捋须瞅着,点头暗忖,倒是一表人才!

    嬴天王亦是抬手捋须,青主拒绝了他为外孙女择婿的请求,他最近一直在琢磨用什么办法把苗毅给收入麾下,此时看到苗毅的样子也是暗暗点头,觉得这小伙子长的不差,外孙女应该不会太排斥才对,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天卯星君淡淡打量着苗毅,他见过苗毅,认识苗毅,只不过他当时易容了,苗毅并不知道他的真实样貌。这次的风波他其实还是挺感激苗毅的,苗毅关键时刻可谓帮了他的大忙,那八位星君的下场令他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司马问天是暗中和苗毅交过手的,也可以说是在苗毅手上吃过暗亏的,差点闹得下不了台,一直想看看苗毅究竟长什么样,今天算是见到了,也在眯眼细细打量。

    高冠自然是和苗毅熟悉的,两人已经是数次见面,见到苗毅明显受了重伤的样子,瞳孔骤缩了一下,又迅速恢复正常。

    青主负手而立,饶有兴趣地盯着苗毅,虽然苗毅受伤了,脸色有点难看,但是那股发自骨子里的勃勃英气却是难以掩饰,眼中偶尔闪过的峥嵘锐气证明不是那种嗜好酒色之徒,也不是那种长的好看的小白脸,气宇轩昂,大步而来,虽略显紧张,但依然很沉稳,符合他心目中想象的悍将形象,令他颇为满意。(未完待续。)

第1272章 吕重赶至!    ps:求月票、救推荐票、求订阅!!!!

    “好个狡猾的女子——”

    看见冷眉居然用变大的昊天钟为自己挡掉所有的攻击,领头的那位巅峰仙皇脸上杀意更浓。

    同时,也对冷眉所掌握的这钟型的混沌灵宝多了一丝贪婪。

    “法宝攻击!全力攻击。我就不信至强的音波共振之下,这女子不受伤!”

    “是!”另外五个天使大声应命。

    天使族在魔神界也是极为强大的种族。

    他们习惯了杀戮与掠夺。这次的[鸿蒙龙墓]之行,也是收获了不少法宝、丹药、功法。

    这让他们的装备一下子有了改天换地的变化。

    虽然没有炼化这些法宝,但是,单单用之为武器,也是极为恐怖了。

    “轰轰轰!”

    各种武器、法宝疯狂地轰击在巨大的昊天钟之上,激发惊天的轰呜声。

    虽然只是下位混沌灵宝,但是其质地之强,也让人为之震惊、骇然。

    承受了成千上万次的攻击,昊天钟依旧安之如泰山,没有一点崩溃的迹象。

    只是,冷眉却一直没有出来。

    “耶无心大人,那女子龟缩不出,如今要怎么办?”

    “放心,这女子坚持不了多久的。躲在音系法宝之内,亏她想得出。嘿嘿,说不定,再攻击几下,她就要伤在自己法宝的音攻之下了。”耶无心冷笑着,用力挥了挥手,“接着攻击——”

    “咻咻咻……”

    一波接一波的能量、法宝再次集中对[昊天钟]实行了轰炸。

    冷眉依旧没有从[昊天钟]之内出来。

    可是,仅剩的两只仙皇级的噬毒虫,已在两只地行虫的带领下,诡异地潜至了其中两位实力偏低的天使的脚下。

    趁着这两位个下位天使全力攻击[昊天钟]的当儿。几只噬毒虫陡然从地下钻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升而起,直接在这两天使肉身最薄弱的眼睛、耳根处咬了一下。

    “啊……”

    顿时。这两位天使发出凄历之极的惨叫。接着,整个脸色瞬间变黑。恐怖的毒素在一瞬间破坏了两位仙皇级的天使的大脑。

    剧毒无比!

    要知道光系天使,对毒素的抵抗力极强。

    可就算这样,居然还被两只[噬毒虫]给解决了。

    可见,这噬毒虫如今的毒素已剧烈到了何种地步。

    “臭[婊]子,你彻底地激怒了我们。再不出来,等我们把你逼出来后,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耶无心怒致函极点。开始对着昊天钟内的冷眉暴喝起来。同时。他迅间出手,四道激光暴射而出,一击灭杀了那两只噬毒虫、地形虫。

    可是!

    冷眉依旧没有回音!

    不错,虽然躲在[昊天钟]之内,让敌人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没有伤到冷眉一点。

    可是,昊天钟被动轰击之下,也产生了无序的混乱音波,直接刺激了冷眉。让本就快竭力的冷眉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元神也是萎靡了许多。

    刚才,对几只噬毒虫、地行虫下达命令已是勉强了。

    现在,她同样全身酸麻。浑身无力。

    “夫君,我……我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冷眉的意识也有些晕沉,可越是如此。她越发地想念着吕重。

    只是,她不知道吕重能不能赶来救援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陨落。

    “这女子已弹尽粮绝了,应该没有什么异虫守护了。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你们两人以遁地之术去把那女子给我抓出来——”耶无心果断下达命令。

    他们七人组成的队伍,几乎在这小岛上纵横了百年而不败,却没想到居然在冷眉这小女子手里直接陨落了三人。这简直在打他们所有人的脸。

    “可……可是,那女子身上未……未必就没有更多的凶虫……”耶无思有些惧怕地看了耶无心一眼,不敢下去。

    而耶无德也是连连点头。

    短短时间之内,在冷眉的手里陨落了三人。这让一向自负、傲气的天使们也是受了沉重的打击。

    他们已经不敢去赌了。

    对方真要还有一两只噬毒虫守护,那么他们极有可能步入前面三人的后尘。

    另一个天使耶无悲。也是微微皱眉,看向耶无心。道:“耶无心大人,要不我们联手把这巨钟击倒。只要这巨钟一倒,我们说不定可以趁机擒住那人类女子。”

    “白痴,这件钟型法宝绝对不是她在鸿蒙龙墓之内兑换得来的。所以她能使用这件法宝,必然已让这法宝认其为主。已经认主的法宝,而且还是混沌灵宝,是很难被轰翻的。不过,我们赌的就是这女子只是初步炼化这件宝贝。否则,她要是能完全发挥这件混沌灵宝的威力的话,我们所有人都被她给灭了……”

    说到这里,耶无心的目光一转,再次看向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人。道:“所以,你们还是下去抓人吧。不过,你们全都祭出自己最强的防御罩与战甲,就算有一两只异虫,也未必能伤到你们。”

    “好吧!”耶无悲率先点头同意。

    心念一动,他全力在自身激发了战甲的防御罩,朝耶无思、耶无德两人点了点头,“我们走——”

    说着,他直接就遁入了大地之下。

    耶无思、耶无德两人咬了咬牙,也全力开启战甲的防御,同时还在自己的头部、腿部释放了几十个能量禁制。这才同时遁入大地。向混沌钟的下方潜去。

    咻咻咻!

    三人一直小心翼翼地前进,同时,把自己的仙识也不计消耗地开启,为的就是防备突然有凶虫杀至。

    让耶无悲、耶无思、耶无悲三人稍稍心安的是,一路潜行之下,地底之下果然已没有什么让他们谈之而色变的凶虫存在。

    “难道那女子真的已达到弹尽粮绝的地步?再无凶虫守护?”三人顿时多了一丝开心。

    越来越接近[昊天钟]的底部。三人变得更加地小心。

    可是,已快接近[昊天钟]十米之内,却依然没有遇到任何一只凶虫。

    这一刻。三人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哈哈,看来无心大人是对的。这女人要么重伤垂危了。要么就没有任何凶虫护身了。走,我们把那女人抓出来……”耶无思兴奋地向着耶无德、耶无悲两人传音,甚至他的心中也多了一丝火热与淫邪。

    冷眉的气质极佳,而且实力更是达到了巅峰仙皇境界。最主要的还是冷眉身上凝聚了无与伦比的玄阴之气。

    这对于修炼至阳至刚的光系之人来说,也绝对是最顶级的炉鼎。

    孤阳不生,孤阴不长!

    有了这种女子的[处]子初元的淬炼,能让任何光系强者的修为暴涨一大截。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

    别说耶无思心动了,就连耶无德、耶无悲同样心动。

    “轰隆隆——”

    地面之上。耶无心疯狂地以自己在的[暗金裂阳锤]轰击[昊天钟]。

    每轰击一次,钟上就会传来一道恐怖之极的反震之力。

    短短的十几次攻击,耶无心非但没有轰倒昊天钟,反而把自己的虎口震裂,鲜血直流。甚至双臂这会都完全麻木了。

    可是仙识一展,发现地下的三人居然还没有冲入[昊天钟]之下,耶无心顿时传音暴喝:“该死,我都连续攻击了十几下了。那女子就算再强,也应该被钟声反作用力给震晕了。你们还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还不给我冲入这巨钟之下,把那女子给我抓出来——”

    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人还没有回音。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陡然在耶无心的身后响起:“桀桀,好个鸟人族。居然敢如此对付我的女人,看来,老子有必要把所有的鸟人都斩杀个干净才行——”

    “谁?”

    耶无心脸色狂变,猛然转头,却发现一个英俊之极的人类正带着一脸的邪气与杀意看着自己。

    这个人类身上似乎没有一丁点儿能量涌动,但是,耶无心在见了对方的面目后,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极度的恐惧与绝望。

    一时间,耶无心整个身体都哆嗦了起来。看着吕重,结结巴巴地道:“吕……吕重……。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这……这仙子是……是您的女人。还……还请恕罪……”

    如今,诸天万界之中,不认识吕重的人已不多。

    特别是曾经与吕重有过敌对关系的势力,几乎把吕重的容貌给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耶无心可也是真正的魔神界高手。身为一尊巅峰仙皇,自然知道吕重的恐怖。

    要知道,当年,吕重不但直接从耶无上领导的十三位仙帝的埋伏圈内逃脱,甚至还灭了一尊帝级强者,困住了十位帝级强者,那一战,唯有光武帝耶无上以及冥帝哈迪达斯逃了出来。

    这一战,在魔神界造成的轰动,几乎与一场宇宙震动差不多。

    也是从那时候,无数天使都记住了吕重。

    现在,吕重居然在自己等人的面前出现?

    这……这可是一个能轻易斩杀帝级强者的恐怖存在啊。

    而他耶无心只是一个巅峰仙皇罢了!

    一瞬间,耶无心恐惧、绝望到了极点。

    他心中懊悔不已。要是早知道冷眉是吕重的女人,要么一击必杀,要么直接逃之千里。绝对不会长时间围击冷眉。从而被吕重给撞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