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求月票、救推荐票、求订阅!!!!

    “好个狡猾的女子——”

    看见冷眉居然用变大的昊天钟为自己挡掉所有的攻击,领头的那位巅峰仙皇脸上杀意更浓。

    同时,也对冷眉所掌握的这钟型的混沌灵宝多了一丝贪婪。

    “法宝攻击!全力攻击。我就不信至强的音波共振之下,这女子不受伤!”

    “是!”另外五个天使大声应命。

    天使族在魔神界也是极为强大的种族。

    他们习惯了杀戮与掠夺。这次的[鸿蒙龙墓]之行,也是收获了不少法宝、丹药、功法。

    这让他们的装备一下子有了改天换地的变化。

    虽然没有炼化这些法宝,但是,单单用之为武器,也是极为恐怖了。

    “轰轰轰!”

    各种武器、法宝疯狂地轰击在巨大的昊天钟之上,激发惊天的轰呜声。

    虽然只是下位混沌灵宝,但是其质地之强,也让人为之震惊、骇然。

    承受了成千上万次的攻击,昊天钟依旧安之如泰山,没有一点崩溃的迹象。

    只是,冷眉却一直没有出来。

    “耶无心大人,那女子龟缩不出,如今要怎么办?”

    “放心,这女子坚持不了多久的。躲在音系法宝之内,亏她想得出。嘿嘿,说不定,再攻击几下,她就要伤在自己法宝的音攻之下了。”耶无心冷笑着,用力挥了挥手,“接着攻击——”

    “咻咻咻……”

    一波接一波的能量、法宝再次集中对[昊天钟]实行了轰炸。

    冷眉依旧没有从[昊天钟]之内出来。

    可是,仅剩的两只仙皇级的噬毒虫,已在两只地行虫的带领下,诡异地潜至了其中两位实力偏低的天使的脚下。

    趁着这两位个下位天使全力攻击[昊天钟]的当儿。几只噬毒虫陡然从地下钻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升而起,直接在这两天使肉身最薄弱的眼睛、耳根处咬了一下。

    “啊……”

    顿时。这两位天使发出凄历之极的惨叫。接着,整个脸色瞬间变黑。恐怖的毒素在一瞬间破坏了两位仙皇级的天使的大脑。

    剧毒无比!

    要知道光系天使,对毒素的抵抗力极强。

    可就算这样,居然还被两只[噬毒虫]给解决了。

    可见,这噬毒虫如今的毒素已剧烈到了何种地步。

    “臭[婊]子,你彻底地激怒了我们。再不出来,等我们把你逼出来后,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耶无心怒致函极点。开始对着昊天钟内的冷眉暴喝起来。同时。他迅间出手,四道激光暴射而出,一击灭杀了那两只噬毒虫、地形虫。

    可是!

    冷眉依旧没有回音!

    不错,虽然躲在[昊天钟]之内,让敌人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没有伤到冷眉一点。

    可是,昊天钟被动轰击之下,也产生了无序的混乱音波,直接刺激了冷眉。让本就快竭力的冷眉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元神也是萎靡了许多。

    刚才,对几只噬毒虫、地行虫下达命令已是勉强了。

    现在,她同样全身酸麻。浑身无力。

    “夫君,我……我真的好想再见你一面……”冷眉的意识也有些晕沉,可越是如此。她越发地想念着吕重。

    只是,她不知道吕重能不能赶来救援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陨落。

    “这女子已弹尽粮绝了,应该没有什么异虫守护了。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你们两人以遁地之术去把那女子给我抓出来——”耶无心果断下达命令。

    他们七人组成的队伍,几乎在这小岛上纵横了百年而不败,却没想到居然在冷眉这小女子手里直接陨落了三人。这简直在打他们所有人的脸。

    “可……可是,那女子身上未……未必就没有更多的凶虫……”耶无思有些惧怕地看了耶无心一眼,不敢下去。

    而耶无德也是连连点头。

    短短时间之内,在冷眉的手里陨落了三人。这让一向自负、傲气的天使们也是受了沉重的打击。

    他们已经不敢去赌了。

    对方真要还有一两只噬毒虫守护,那么他们极有可能步入前面三人的后尘。

    另一个天使耶无悲。也是微微皱眉,看向耶无心。道:“耶无心大人,要不我们联手把这巨钟击倒。只要这巨钟一倒,我们说不定可以趁机擒住那人类女子。”

    “白痴,这件钟型法宝绝对不是她在鸿蒙龙墓之内兑换得来的。所以她能使用这件法宝,必然已让这法宝认其为主。已经认主的法宝,而且还是混沌灵宝,是很难被轰翻的。不过,我们赌的就是这女子只是初步炼化这件宝贝。否则,她要是能完全发挥这件混沌灵宝的威力的话,我们所有人都被她给灭了……”

    说到这里,耶无心的目光一转,再次看向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人。道:“所以,你们还是下去抓人吧。不过,你们全都祭出自己最强的防御罩与战甲,就算有一两只异虫,也未必能伤到你们。”

    “好吧!”耶无悲率先点头同意。

    心念一动,他全力在自身激发了战甲的防御罩,朝耶无思、耶无德两人点了点头,“我们走——”

    说着,他直接就遁入了大地之下。

    耶无思、耶无德两人咬了咬牙,也全力开启战甲的防御,同时还在自己的头部、腿部释放了几十个能量禁制。这才同时遁入大地。向混沌钟的下方潜去。

    咻咻咻!

    三人一直小心翼翼地前进,同时,把自己的仙识也不计消耗地开启,为的就是防备突然有凶虫杀至。

    让耶无悲、耶无思、耶无悲三人稍稍心安的是,一路潜行之下,地底之下果然已没有什么让他们谈之而色变的凶虫存在。

    “难道那女子真的已达到弹尽粮绝的地步?再无凶虫守护?”三人顿时多了一丝开心。

    越来越接近[昊天钟]的底部。三人变得更加地小心。

    可是,已快接近[昊天钟]十米之内,却依然没有遇到任何一只凶虫。

    这一刻。三人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

    “哈哈,看来无心大人是对的。这女人要么重伤垂危了。要么就没有任何凶虫护身了。走,我们把那女人抓出来……”耶无思兴奋地向着耶无德、耶无悲两人传音,甚至他的心中也多了一丝火热与淫邪。

    冷眉的气质极佳,而且实力更是达到了巅峰仙皇境界。最主要的还是冷眉身上凝聚了无与伦比的玄阴之气。

    这对于修炼至阳至刚的光系之人来说,也绝对是最顶级的炉鼎。

    孤阳不生,孤阴不长!

    有了这种女子的[处]子初元的淬炼,能让任何光系强者的修为暴涨一大截。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

    别说耶无思心动了,就连耶无德、耶无悲同样心动。

    “轰隆隆——”

    地面之上。耶无心疯狂地以自己在的[暗金裂阳锤]轰击[昊天钟]。

    每轰击一次,钟上就会传来一道恐怖之极的反震之力。

    短短的十几次攻击,耶无心非但没有轰倒昊天钟,反而把自己的虎口震裂,鲜血直流。甚至双臂这会都完全麻木了。

    可是仙识一展,发现地下的三人居然还没有冲入[昊天钟]之下,耶无心顿时传音暴喝:“该死,我都连续攻击了十几下了。那女子就算再强,也应该被钟声反作用力给震晕了。你们还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还不给我冲入这巨钟之下,把那女子给我抓出来——”

    耶无思、耶无德、耶无悲三人还没有回音。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陡然在耶无心的身后响起:“桀桀,好个鸟人族。居然敢如此对付我的女人,看来,老子有必要把所有的鸟人都斩杀个干净才行——”

    “谁?”

    耶无心脸色狂变,猛然转头,却发现一个英俊之极的人类正带着一脸的邪气与杀意看着自己。

    这个人类身上似乎没有一丁点儿能量涌动,但是,耶无心在见了对方的面目后,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极度的恐惧与绝望。

    一时间,耶无心整个身体都哆嗦了起来。看着吕重,结结巴巴地道:“吕……吕重……。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这……这仙子是……是您的女人。还……还请恕罪……”

    如今,诸天万界之中,不认识吕重的人已不多。

    特别是曾经与吕重有过敌对关系的势力,几乎把吕重的容貌给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灵魂深处。

    耶无心可也是真正的魔神界高手。身为一尊巅峰仙皇,自然知道吕重的恐怖。

    要知道,当年,吕重不但直接从耶无上领导的十三位仙帝的埋伏圈内逃脱,甚至还灭了一尊帝级强者,困住了十位帝级强者,那一战,唯有光武帝耶无上以及冥帝哈迪达斯逃了出来。

    这一战,在魔神界造成的轰动,几乎与一场宇宙震动差不多。

    也是从那时候,无数天使都记住了吕重。

    现在,吕重居然在自己等人的面前出现?

    这……这可是一个能轻易斩杀帝级强者的恐怖存在啊。

    而他耶无心只是一个巅峰仙皇罢了!

    一瞬间,耶无心恐惧、绝望到了极点。

    他心中懊悔不已。要是早知道冷眉是吕重的女人,要么一击必杀,要么直接逃之千里。绝对不会长时间围击冷眉。从而被吕重给撞上。(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危险人物    “这事说起来好像还说得通,可是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吧?”宗伟阳问道。( 800)小说/

    宗伟阳本来以为赵长枪的主意有些天方夜谭,然而当他听完赵长枪的一番解释后,不禁目瞪口呆!他还从来没有想过,有些事情竟然可以这样解决!

    宗伟阳忽然想起一句话,凡战者,以正和,以奇胜。赵长枪的招不是奇,而是诡啊!

    只听赵长枪给宗伟阳分析道:

    “不!我说的这事,不但有可操作性,而且可操作性还很大!你看,我们平川县的北边是天水市。天水市是县级市,虽然也属于榆林地区,但是榆林却只是代管天水市。这些年天水市借助钢铁工业,发展非常的迅猛,风头相当强劲。听说天水市的领导已经几次向上面提出要将天水市升级成地区级的市。”

    “我前两天调查过天水市的经济发展总量,和人口情况,都已经达到设区市的标准,不过地盘还嫌太小,不符合‘已成为若干市县范围内中心城市’这一条。并且之前榆林市委书记钱志广和市长刘勋,都对天水市的领导又拉又打,大棒加萝卜,让他们始终没**出去。现在孙国伟成了榆林市长,他对天水市的态度恐怕不会比刘勋更好。到时候一旦惹恼了天水市的各位大佬,天水市肯定就会强硬的要求省里升级成地区级的市。如果到时候,我们平川县突然倒向天水市,愿意划归天水市,恐怕上面就算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我们划归到天水市之后。我敢打赌,到时候我们平川县肯定会成为天水市直辖的区!虽然那样我们的自主权可能会降低一些,但是到时候,我们得到的资源却绝不是现在所能比拟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我们现在根本不用惧怕孙国伟。并且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将那四千万要回来!没有钱,我们平川县原来计划好的许多项目就无法展开,项目无法展开,我们平川县就很难快速的发展起来。我们发展不起来,就得处处受制于人!这是一个死结!源头就是钱!”

    赵长枪一边吃,一边给宗伟阳分析道。小说下载/

    宗伟阳听着赵长枪的分析,不禁一个愣一个愣的。在他的心里,下级就要服从上级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从来就没想到下级竟然还能利用各种外部条件制衡上级!

    赵长枪不愧为赵长枪啊!怪不得当初榆林市常务副市长秦月生都被他拉下马来。虽然他有时候看起来好像很冲动,很易怒,但是他胸中到底是打什么主意,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宗伟阳有些庆幸当初没有选择和赵长枪对抗到底,而是和他成了亲密无间的搭档。不然的话,恐怕自己早去吃牢饭了。

    “好吧,我们今天下午见到孙市长的时候,可以据理力争,但是赵老弟,你一定得压住性子,千万不要打人。无论怎么说,打人是不对的。”宗伟阳说道。

    “放心吧,宗书记,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赵长枪将盘子里的最后一个饺子咽下,然后才说道。水饺是木耳韭菜鸡蛋馅的,味道还不错。

    两人匆匆吃过午饭之后,早早的便回到了市政府的接待室,等待着孙国伟上班。大概所有来榆林市办事的官员中,也只有这两位中午饭半斤水饺便对付了,前后没用了半小时。所以两人到来的时候,接待室里还没有一个人,甚至整个办公楼上都静悄悄的,大家还没上班呢。好歹接待室的门是开着的,没上锁,不然两个人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

    一直等到一点半左右,接待室的人才逐渐多起来。榆林市毕竟是个大市,而且孙国伟又是新官上任,再加上现在是一年初始,所以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向孙国伟汇报工作。

    这些人来汇报工作也就是个由头,主要目的是来拜拜码头,在新市长面前混个脸熟。

    两点的时候,刘秘书推开接待室的门走了进来,喊了一个人的名字,好像是榆林市土地管理局的局长,让他进去见孙市长。

    赵长枪和宗伟阳不禁同时一愣。他们两个可是从今天早上就在这里等着,等了整整一个上午!今天下午他们又是第一个来的,按理说孙国伟应该先见他们吧?怎么还没了先来后到?

    难道孙国伟还想让他们再白白的等一个下午?

    赵长枪不禁有些怒火攻心,腾的一下站起来说道:“刘秘书?怎么回事?按说应该轮到我们了吧?怎么还没个先来后到了?”

    刘秘书不屑的看了赵长枪一眼,说道:“哪份事情重,哪份事情轻,难道孙市长不比你清楚。孙市长先见谁,后见谁,难道还要赵‘县长’来安排?”

    刘秘书特别加重了一下“县长”二字的语气,意思是提醒赵长枪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县长而已,市长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

    “哼哼,这么说来,对孙市长来说,我们平川县的事情,不过是小事一桩?恐怕我们再等一下午,他也不会见我们?”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孙市长怎样想的,我怎么知道?以我看,赵县长还是就在这里等着吧,实在不耐烦了就吃个苹果消遣一下,你不是说过吗,我们的苹果味道不错啊。”刘秘书翻翻白眼说道。由于上午的事情,他对赵长枪没有半点好感。

    刘秘书说完后,不再理会赵长枪,转身就走。他怕留下来,赵长枪说不定又会送他个苹果。他现在可以确定,上午赵长枪扔给他苹果的那件事,赵长枪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让他这个市委二秘出丑。

    赵长枪算看明白了,孙国伟根本就没打算见自己和宗伟阳!他们如果再在老老实实的等下去,恐怕一个下午便又在等待中白白的浪费了!

    赵长枪不打算等下去了。他迈步朝接待室外面走去。三步两步就超越了前面的刘秘书。

    刘秘书被龙行虎步超越他的赵长枪吓一跳,连忙问道:“赵长枪,你干什么去?”

    “哥去撒尿!怎么,这你也要管?”赵长枪头也不回的说道。

    刘秘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看赵长枪一脸怒气,急匆匆的样子,还以为赵长枪是想怒闯市长办公室呢。如果真是那样,自己这个秘书说什么也得将赵长枪留下来。不然就是自己的重大失职,过后孙市长肯定不会轻饶自己。

    这家伙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还不断嘲笑赵长枪,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啥都不知道的土包子嘛!他到底是怎么爬到正处级的位置上来的?撒泡尿也急匆匆的,好像就要尿裤子一样。

    然而,这家伙马上发现,他错了!赵长枪是在耍他呢!他哪里是要去撒尿,分明就是要怒闯市长办公室啊!

    刘秘书反映也挺快,看到赵长枪就要推开对面办公室的房门,他立刻一个箭步蹿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赵长枪的肩膀,急声说道:“你干什么去,你不要胡来啊!这里是市委市政府,不是平川县!”

    “滚一边去!”赵长枪说着话,猛然一抖肩膀。

    刘秘书顿时感到从赵长枪的肩膀上传来一股大力,不但他的手被甩脱了,而且整个身子都被带的趔趄了两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这还是赵长枪看在这里是市委市政府的份上,没敢胡来,不然刘秘书恐怕就要受点轻伤了。借力打力,沾衣十八跌之类的功夫,对赵长枪来说都是小儿科。

    赵长枪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进门是刘大秘的小办公室,小办公室里面还有一扇门,连着一个大办公室,那就是市长办公室了。

    刘秘书在走廊里看到赵长枪径直朝市长办公室走去,马上就想再去拦下赵长枪,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刘秘书心中一惊,猛然回头,却发现宗伟阳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正一脸苦笑的看着他。

    不等刘秘书说话,宗伟阳便冲他说道:“刘秘书,你不用打算拦住他了,晚了。他这人可是暴脾气,如果把他惹急了,他说不定会打人。你知道不?我可是听说过,他以前连外宾都敢杀!而且一杀就是俩,哎呀,脑袋都被砍掉了,在地上叽里咕噜乱跑,那个吓人哟!”

    宗伟阳可不是信口胡诌,他说的是赵长枪当初在夹河市,杀掉瑞克集团驻华代表迪米塔和兹拉坦的事情,这件事他还是听王淑芳闲聊的时候说的。

    王淑芳为了三合制药的事情已经常驻平川县,而且由于工作关系,也经常和平川县委的领导的见面。偶尔会和赵长枪,宗伟阳一起吃饭,就是那时候,宗伟阳听王淑芳说了许多赵长枪以前的牛事。

    当初他刚听到赵长枪竟然杀过人时,震惊的半天没缓过劲来。现在轮到刘秘书震惊了!

    “啥?杀杀人?”刘秘书脸色一变,结结巴巴的说道。他的脑子有些短路,杀人犯应该去做大牢啊,应该被枪毙啊?怎么现在不但没被枪毙,没去坐牢,还成了县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