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事说起来好像还说得通,可是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吧?”宗伟阳问道。( 800)小说/

    宗伟阳本来以为赵长枪的主意有些天方夜谭,然而当他听完赵长枪的一番解释后,不禁目瞪口呆!他还从来没有想过,有些事情竟然可以这样解决!

    宗伟阳忽然想起一句话,凡战者,以正和,以奇胜。赵长枪的招不是奇,而是诡啊!

    只听赵长枪给宗伟阳分析道:

    “不!我说的这事,不但有可操作性,而且可操作性还很大!你看,我们平川县的北边是天水市。天水市是县级市,虽然也属于榆林地区,但是榆林却只是代管天水市。这些年天水市借助钢铁工业,发展非常的迅猛,风头相当强劲。听说天水市的领导已经几次向上面提出要将天水市升级成地区级的市。”

    “我前两天调查过天水市的经济发展总量,和人口情况,都已经达到设区市的标准,不过地盘还嫌太小,不符合‘已成为若干市县范围内中心城市’这一条。并且之前榆林市委书记钱志广和市长刘勋,都对天水市的领导又拉又打,大棒加萝卜,让他们始终没**出去。现在孙国伟成了榆林市长,他对天水市的态度恐怕不会比刘勋更好。到时候一旦惹恼了天水市的各位大佬,天水市肯定就会强硬的要求省里升级成地区级的市。如果到时候,我们平川县突然倒向天水市,愿意划归天水市,恐怕上面就算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我们划归到天水市之后。我敢打赌,到时候我们平川县肯定会成为天水市直辖的区!虽然那样我们的自主权可能会降低一些,但是到时候,我们得到的资源却绝不是现在所能比拟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我们现在根本不用惧怕孙国伟。并且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将那四千万要回来!没有钱,我们平川县原来计划好的许多项目就无法展开,项目无法展开,我们平川县就很难快速的发展起来。我们发展不起来,就得处处受制于人!这是一个死结!源头就是钱!”

    赵长枪一边吃,一边给宗伟阳分析道。小说下载/

    宗伟阳听着赵长枪的分析,不禁一个愣一个愣的。在他的心里,下级就要服从上级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从来就没想到下级竟然还能利用各种外部条件制衡上级!

    赵长枪不愧为赵长枪啊!怪不得当初榆林市常务副市长秦月生都被他拉下马来。虽然他有时候看起来好像很冲动,很易怒,但是他胸中到底是打什么主意,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宗伟阳有些庆幸当初没有选择和赵长枪对抗到底,而是和他成了亲密无间的搭档。不然的话,恐怕自己早去吃牢饭了。

    “好吧,我们今天下午见到孙市长的时候,可以据理力争,但是赵老弟,你一定得压住性子,千万不要打人。无论怎么说,打人是不对的。”宗伟阳说道。

    “放心吧,宗书记,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赵长枪将盘子里的最后一个饺子咽下,然后才说道。水饺是木耳韭菜鸡蛋馅的,味道还不错。

    两人匆匆吃过午饭之后,早早的便回到了市政府的接待室,等待着孙国伟上班。大概所有来榆林市办事的官员中,也只有这两位中午饭半斤水饺便对付了,前后没用了半小时。所以两人到来的时候,接待室里还没有一个人,甚至整个办公楼上都静悄悄的,大家还没上班呢。好歹接待室的门是开着的,没上锁,不然两个人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

    一直等到一点半左右,接待室的人才逐渐多起来。榆林市毕竟是个大市,而且孙国伟又是新官上任,再加上现在是一年初始,所以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向孙国伟汇报工作。

    这些人来汇报工作也就是个由头,主要目的是来拜拜码头,在新市长面前混个脸熟。

    两点的时候,刘秘书推开接待室的门走了进来,喊了一个人的名字,好像是榆林市土地管理局的局长,让他进去见孙市长。

    赵长枪和宗伟阳不禁同时一愣。他们两个可是从今天早上就在这里等着,等了整整一个上午!今天下午他们又是第一个来的,按理说孙国伟应该先见他们吧?怎么还没了先来后到?

    难道孙国伟还想让他们再白白的等一个下午?

    赵长枪不禁有些怒火攻心,腾的一下站起来说道:“刘秘书?怎么回事?按说应该轮到我们了吧?怎么还没个先来后到了?”

    刘秘书不屑的看了赵长枪一眼,说道:“哪份事情重,哪份事情轻,难道孙市长不比你清楚。孙市长先见谁,后见谁,难道还要赵‘县长’来安排?”

    刘秘书特别加重了一下“县长”二字的语气,意思是提醒赵长枪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个县长而已,市长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

    “哼哼,这么说来,对孙市长来说,我们平川县的事情,不过是小事一桩?恐怕我们再等一下午,他也不会见我们?”赵长枪冷笑着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孙市长怎样想的,我怎么知道?以我看,赵县长还是就在这里等着吧,实在不耐烦了就吃个苹果消遣一下,你不是说过吗,我们的苹果味道不错啊。”刘秘书翻翻白眼说道。由于上午的事情,他对赵长枪没有半点好感。

    刘秘书说完后,不再理会赵长枪,转身就走。他怕留下来,赵长枪说不定又会送他个苹果。他现在可以确定,上午赵长枪扔给他苹果的那件事,赵长枪就是故意的,目的就是想让他这个市委二秘出丑。

    赵长枪算看明白了,孙国伟根本就没打算见自己和宗伟阳!他们如果再在老老实实的等下去,恐怕一个下午便又在等待中白白的浪费了!

    赵长枪不打算等下去了。他迈步朝接待室外面走去。三步两步就超越了前面的刘秘书。

    刘秘书被龙行虎步超越他的赵长枪吓一跳,连忙问道:“赵长枪,你干什么去?”

    “哥去撒尿!怎么,这你也要管?”赵长枪头也不回的说道。

    刘秘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看赵长枪一脸怒气,急匆匆的样子,还以为赵长枪是想怒闯市长办公室呢。如果真是那样,自己这个秘书说什么也得将赵长枪留下来。不然就是自己的重大失职,过后孙市长肯定不会轻饶自己。

    这家伙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还不断嘲笑赵长枪,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啥都不知道的土包子嘛!他到底是怎么爬到正处级的位置上来的?撒泡尿也急匆匆的,好像就要尿裤子一样。

    然而,这家伙马上发现,他错了!赵长枪是在耍他呢!他哪里是要去撒尿,分明就是要怒闯市长办公室啊!

    刘秘书反映也挺快,看到赵长枪就要推开对面办公室的房门,他立刻一个箭步蹿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赵长枪的肩膀,急声说道:“你干什么去,你不要胡来啊!这里是市委市政府,不是平川县!”

    “滚一边去!”赵长枪说着话,猛然一抖肩膀。

    刘秘书顿时感到从赵长枪的肩膀上传来一股大力,不但他的手被甩脱了,而且整个身子都被带的趔趄了两下,差点摔倒在地上!

    这还是赵长枪看在这里是市委市政府的份上,没敢胡来,不然刘秘书恐怕就要受点轻伤了。借力打力,沾衣十八跌之类的功夫,对赵长枪来说都是小儿科。

    赵长枪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进门是刘大秘的小办公室,小办公室里面还有一扇门,连着一个大办公室,那就是市长办公室了。

    刘秘书在走廊里看到赵长枪径直朝市长办公室走去,马上就想再去拦下赵长枪,然而就在此时,他却感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刘秘书心中一惊,猛然回头,却发现宗伟阳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正一脸苦笑的看着他。

    不等刘秘书说话,宗伟阳便冲他说道:“刘秘书,你不用打算拦住他了,晚了。他这人可是暴脾气,如果把他惹急了,他说不定会打人。你知道不?我可是听说过,他以前连外宾都敢杀!而且一杀就是俩,哎呀,脑袋都被砍掉了,在地上叽里咕噜乱跑,那个吓人哟!”

    宗伟阳可不是信口胡诌,他说的是赵长枪当初在夹河市,杀掉瑞克集团驻华代表迪米塔和兹拉坦的事情,这件事他还是听王淑芳闲聊的时候说的。

    王淑芳为了三合制药的事情已经常驻平川县,而且由于工作关系,也经常和平川县委的领导的见面。偶尔会和赵长枪,宗伟阳一起吃饭,就是那时候,宗伟阳听王淑芳说了许多赵长枪以前的牛事。

    当初他刚听到赵长枪竟然杀过人时,震惊的半天没缓过劲来。现在轮到刘秘书震惊了!

    “啥?杀杀人?”刘秘书脸色一变,结结巴巴的说道。他的脑子有些短路,杀人犯应该去做大牢啊,应该被枪毙啊?怎么现在不但没被枪毙,没去坐牢,还成了县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四章 冲撞凤驾    其实没几个有兴趣跟他一起去游玩的,跟顶头上司在一起能玩开心才怪了,尤其是在血腥还未散去的时候。

    不过没办法,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给也要给,现在谁能说出微臣有事先走一步?

    “荣幸之至”众人齐声响应。

    有几个说的是真心话?不管是高坐在上的青主,还是下站的一群大臣,心里都有数。

    总之不管怎么样,大家都乐意前往的样子。

    青主先回了后殿换下隆装,再露面已经是一身便装,上官青陪同在后走下台阶。群臣两边分开,待青主走过之后,方尾随在后。

    乾坤殿外,帝辇已经备好,两条金色巨龙拉着一只如船楼般的华美辇车,前后一群近卫军天将护着。

    青主登上辇车,步入楼阁内高坐在上,群臣也陆续跟了上去,不过却是站在了楼阁外面台阶下的两侧。

    “嗷…”两条金龙齐齐一声长啸,一时间风起云涌,徐徐拖着帝辇浮空,渐渐加速,腾空而去,飞往星空,数千天将尾随前行。

    这边一群人还没动身,御园那边的苗毅就已经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赶紧点了十万人马去御田那边护驾。其实护驾也轮不到他们,只是去将闲杂人等清场而已,他们也就是在边上站站队的资格。

    不过参与其中的黑龙司众人一想到有可能要见到传说中的天帝,个个都有点紧张,基本上都没见过天帝。苗毅也有点紧张,紧急命令御园其他地方的人老老实实各司其职,陛下驾临说不定会去哪个地方查看,千万不能出岔子。

    谁想一群人马散开在广袤农田周围等了一阵没等到天帝的御驾,却等到了两条彩fèng拖着fèng辇从天而降,还有一群护卫相随。

    fèng辇上下来了一群莺莺燕燕的绝色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一个个粗布裙衫。众星捧月般地拱卫着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不过这女人的气质那真是如坐云端,贵不可言的气势摆在那。

    苗毅身边的战如意轻声提醒道:“大人,天后娘娘来了。随行的应该都是陛下的妃子。”

    苗毅大概也猜到了,否则谁敢坐fèng辇跑这里来张扬。

    不过凭苗毅等人的级别,远远看看就行了,还没资格跑过去问安套近乎。

    很快fèng辇飞走,只见一群女人陆续都拿出了干活的农具。在那一阵交头接耳,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苗毅看了牙疼,抬手抓了抓额头。战如意看了看他的反应,有点憋笑道:“大人,是不是感觉有点惨不忍睹?”

    苗毅心里是认同的,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反而狠狠瞪了战如意一眼,“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军法从事”

    这里话刚落。突然有一名仙娥飞来,落地环顾众人一眼,问:“哪位是驻扎此地的总镇?”

    苗毅当即上前答话,拱手道:“末将便是。”

    仙娥稍作欠身,道:“天后娘娘宣总镇大人过去问话,请随我来”

    “是”苗毅当即随她一起飞了过去。

    恪守规矩,不敢在天后面前大起大落,怕惊了fèng驾,在数十丈外落地,然后快步而行。快速打量了一下那群女人,结果发现一群女人也个个是盯着自己打量,赶紧微微低头,不敢当众直勾勾盯着天帝的女人乱看。

    苗毅多少有点小紧张。没想到来了没多久就要直接见到母仪天下的天后娘娘。

    远处,战如意等人也在盯着这边的动静。

    近前,稍微保持了三丈距离,苗毅拱手行礼道:“御园总镇牛有德,参见天后娘娘”目光盯着地面,不敢失礼直视。

    此话一出。夏侯承宇左右的一群绝色佳人貌似稍微有些骚动,不少人在那交头接耳传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夏侯承宇那久居人上蕴育出的饱含威仪目光上下好好打量了一阵苗毅,方徐徐出声问道:“你就是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

    苗毅拱着的手不放,目光依旧盯着地下,回:“正是卑职。”

    夏侯承宇目光在他身上定了定,又环顾四周扫了眼,问道:“陛下呢?”

    苗毅心里嘀咕,你问我,我问谁?回:“卑职不知”

    夏侯承宇冷然道:“陛下驾临御园,你身为御园总镇竟然不知道陛下在哪?”

    苗毅回:“卑职接到上令,在此迎驾,其他的真的不知。”

    他确实不知,没接到各地手下的任何报信,哪里知道青主的行踪。

    然这句辩解的话一出,一群妃子中迅速有人交换了个眼色,了解夏侯承宇的人都知道这辩解的话落在夏侯承宇的耳朵里怕就是顶撞,这个牛有德怕是要吃苦头了。

    果然,夏侯承宇两眼骤然一眯,喝斥道:“自己渎职还敢狡辩来人,拖下去让他长长教训”

    苗毅霍然抬头,目光如利刃般直盯夏侯承宇双眼。

    fèng驾随行侍卫中立刻闪来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了苗毅双臂,直接将苗毅给制住了拖向了后方的树林内。

    回头看了眼的夏侯承宇冷哼一声,若不是这牛有德名声响亮,连陛下那边也提起过,她能一声令下直接将苗毅拖下去砍了。一个没有任何权势背景的小小总镇,她杀了就杀了,根本不算什么事。

    再回头的夏侯承宇挥了挥手,一群妃子们散去,各自拿了农具去往了各自的农田。不管陛下在不在,大家都得做做样子,万一陛下巡游过来了呢?

    天宫内卫也都是近卫军的人,两名汉子将苗毅拖入林中后,边扒苗毅身上的战甲,便摇头道:“老弟,大家都是近卫军的弟兄,你的名头我们也听过,也不想为难你,可我们也是奉命办事,身不由己,你也别怨我们。”

    苗毅回头咬牙道:“我何罪之有?”

    一人苦笑道:“说错话了还不知道吗?你这叫冲撞fèng驾,也不看看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话不顺着说,稍有不敬便有可能人头落地,只给你点教训已经是开恩了。”哗一声将他身上的战甲扔在了一旁的地上,指了指两棵树之间。“自己过去撑好了,忍忍就过去了,别反抗,否则小心惹怒了上面小命不保。”

    苗毅回头见另一人顺手抖出了驯龙鞭,顿时头皮发麻。这东西的滋味太了,没想到自己混到了今天这等地位竟然还有机会尝试这滋味可他知道这一顿打是免不了的,硬着头皮走到了两树之间,成大字形撑好了,神情抽搐道:“我说二位,轻一点。”

    “放心,都是左督卫的弟兄,无冤无仇不会故意折腾你,心里有数,忍着点。就十鞭。”那人话落,手中鞭子呜啪一声,抖出的鞭影十分响亮,不过抽在苗毅后背却控制了力道,明显手下留情了,只是搞出的动静有点吓人,也算是给下令的人一个交代。尽管如此,一鞭子下去,仍从苗毅后背狠狠撕下一块肉来。

    那滋味无法形容,“嗯…”苗毅发出一声闷哼。疼得直哆嗦,脸色瞬间发白。

    活生生从身上撕下大块肉来,那滋味谁尝谁知道。

    远处,瞅见这一幕的黑龙司人马皆脸色大变。不知道苗毅究竟干了什么,才刚上前见面被直接用刑了。阎修脸一沉,双拳一握刚踏出半步,一旁的杨庆赶紧出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同时对另一边的杨召青微微摇头示意。

    阎修知道杨庆的意思,在这种地方。凭自己的实力根本没有救下人来的可能性,敢乱来只能是送死,不但救不了苗毅,反而可能害了苗毅。

    他只能是紧绷着身子忍着,眼睁睁看着。

    树林内,十鞭子抽完,行刑之人抖掉鞭子倒齿上的血肉,朝远处挥了挥手,示意过来人。

    战如意等人赶紧飞快闪身而来,冲入了林中,只见苗毅后背血肉模糊,那叫一个鲜血淋漓,能见森森白骨和身体里的内脏。苗毅撑在树干上的四肢在那颤抖的像筛糠一般,最终吃不消了,噗通跪在了地上。

    行刑之人收了鞭子,乐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把你们大人给扶下去救治?”

    他不开口谁知道什么情况,谁知道自己能不能插手,此时闻言,阎修等人自然是赶快上前,将苗毅扶了起来,一件袍子披在了苗毅的身上,将人给搀扶走了救治,有人帮着收拾了苗毅扔在地上的战甲。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天宫离御园其实并不远,帝辇出发不过是转眼便到的事情,青主估摸着是觉得刚上了辇驾又下去有点那啥,遂命帝辇在星空中遨游了一圈。

    平常青主也不会抖这架势,去御园都是带几名随从直接飞去就行了,也不会乘坐帝辇,今天因为带着一群大臣,所以多耍了一下。

    结果就因为绕了这么一圈,立马让缺少和宫中贵人打交道经验的苗毅受了趟活罪。

    此时帝辇折返,正冲御园那颗星球飞来,站立在旁的上官青上官大总管收了手上星铃,低头在青主耳边传音嘀咕了一声。

    “哦还有这种事?看来是一上任就遇上了下马威啊”青主呵呵一乐,目光闪了闪,不知想到了什么,戏谑道:“那就直接去御园总镇府吧,那地方朕好像还从来没去看过。”

    “是”上官青领命,很快将旨意传达给了驾驭帝辇之人。

    帝辇阁楼外站立的大臣们也都陆续收到了消息,他们把一群美人进贡到宫里去不是没原因的。

    群臣之一的夏侯天翁夏侯拓闻讯后眉头深深皱起,信义阁那边传来的一些消息夏侯承宇不知道,也不会让她知道,但是他这个家主却是知道的,没想到居然会出这种事。

    边上不少人都淡淡扫了他一眼。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