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冲撞,第一四三四章 冲撞凤驾

已有 61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其实没几个有兴趣跟他一起去游玩的,跟顶头上司在一起能玩开心才怪了,尤其是在血腥还未散去的时候。

    不过没办法,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不给也要给,现在谁能说出微臣有事先走一步?

    “荣幸之至”众人齐声响应。

    有几个说的是真心话?不管是高坐在上的青主,还是下站的一群大臣,心里都有数。

    总之不管怎么样,大家都乐意前往的样子。

    青主先回了后殿换下隆装,再露面已经是一身便装,上官青陪同在后走下台阶。群臣两边分开,待青主走过之后,方尾随在后。

    乾坤殿外,帝辇已经备好,两条金色巨龙拉着一只如船楼般的华美辇车,前后一群近卫军天将护着。

    青主登上辇车,步入楼阁内高坐在上,群臣也陆续跟了上去,不过却是站在了楼阁外面台阶下的两侧。

    “嗷…”两条金龙齐齐一声长啸,一时间风起云涌,徐徐拖着帝辇浮空,渐渐加速,腾空而去,飞往星空,数千天将尾随前行。

    这边一群人还没动身,御园那边的苗毅就已经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赶紧点了十万人马去御田那边护驾。其实护驾也轮不到他们,只是去将闲杂人等清场而已,他们也就是在边上站站队的资格。

    不过参与其中的黑龙司众人一想到有可能要见到传说中的天帝,个个都有点紧张,基本上都没见过天帝。苗毅也有点紧张,紧急命令御园其他地方的人老老实实各司其职,陛下驾临说不定会去哪个地方查看,千万不能出岔子。

    谁想一群人马散开在广袤农田周围等了一阵没等到天帝的御驾,却等到了两条彩fèng拖着fèng辇从天而降,还有一群护卫相随。

    fèng辇上下来了一群莺莺燕燕的绝色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一个个粗布裙衫。众星捧月般地拱卫着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不过这女人的气质那真是如坐云端,贵不可言的气势摆在那。

    苗毅身边的战如意轻声提醒道:“大人,天后娘娘来了。随行的应该都是陛下的妃子。”

    苗毅大概也猜到了,否则谁敢坐fèng辇跑这里来张扬。

    不过凭苗毅等人的级别,远远看看就行了,还没资格跑过去问安套近乎。

    很快fèng辇飞走,只见一群女人陆续都拿出了干活的农具。在那一阵交头接耳,也不知道在说什么,苗毅看了牙疼,抬手抓了抓额头。战如意看了看他的反应,有点憋笑道:“大人,是不是感觉有点惨不忍睹?”

    苗毅心里是认同的,不过这话不能说出来,反而狠狠瞪了战如意一眼,“再敢胡说八道,别怪我军法从事”

    这里话刚落。突然有一名仙娥飞来,落地环顾众人一眼,问:“哪位是驻扎此地的总镇?”

    苗毅当即上前答话,拱手道:“末将便是。”

    仙娥稍作欠身,道:“天后娘娘宣总镇大人过去问话,请随我来”

    “是”苗毅当即随她一起飞了过去。

    恪守规矩,不敢在天后面前大起大落,怕惊了fèng驾,在数十丈外落地,然后快步而行。快速打量了一下那群女人,结果发现一群女人也个个是盯着自己打量,赶紧微微低头,不敢当众直勾勾盯着天帝的女人乱看。

    苗毅多少有点小紧张。没想到来了没多久就要直接见到母仪天下的天后娘娘。

    远处,战如意等人也在盯着这边的动静。

    近前,稍微保持了三丈距离,苗毅拱手行礼道:“御园总镇牛有德,参见天后娘娘”目光盯着地面,不敢失礼直视。

    此话一出。夏侯承宇左右的一群绝色佳人貌似稍微有些骚动,不少人在那交头接耳传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夏侯承宇那久居人上蕴育出的饱含威仪目光上下好好打量了一阵苗毅,方徐徐出声问道:“你就是左督镇乙卫北斗军黑龙司总镇牛有德?”

    苗毅拱着的手不放,目光依旧盯着地下,回:“正是卑职。”

    夏侯承宇目光在他身上定了定,又环顾四周扫了眼,问道:“陛下呢?”

    苗毅心里嘀咕,你问我,我问谁?回:“卑职不知”

    夏侯承宇冷然道:“陛下驾临御园,你身为御园总镇竟然不知道陛下在哪?”

    苗毅回:“卑职接到上令,在此迎驾,其他的真的不知。”

    他确实不知,没接到各地手下的任何报信,哪里知道青主的行踪。

    然这句辩解的话一出,一群妃子中迅速有人交换了个眼色,了解夏侯承宇的人都知道这辩解的话落在夏侯承宇的耳朵里怕就是顶撞,这个牛有德怕是要吃苦头了。

    果然,夏侯承宇两眼骤然一眯,喝斥道:“自己渎职还敢狡辩来人,拖下去让他长长教训”

    苗毅霍然抬头,目光如利刃般直盯夏侯承宇双眼。

    fèng驾随行侍卫中立刻闪来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了苗毅双臂,直接将苗毅给制住了拖向了后方的树林内。

    回头看了眼的夏侯承宇冷哼一声,若不是这牛有德名声响亮,连陛下那边也提起过,她能一声令下直接将苗毅拖下去砍了。一个没有任何权势背景的小小总镇,她杀了就杀了,根本不算什么事。

    再回头的夏侯承宇挥了挥手,一群妃子们散去,各自拿了农具去往了各自的农田。不管陛下在不在,大家都得做做样子,万一陛下巡游过来了呢?

    天宫内卫也都是近卫军的人,两名汉子将苗毅拖入林中后,边扒苗毅身上的战甲,便摇头道:“老弟,大家都是近卫军的弟兄,你的名头我们也听过,也不想为难你,可我们也是奉命办事,身不由己,你也别怨我们。”

    苗毅回头咬牙道:“我何罪之有?”

    一人苦笑道:“说错话了还不知道吗?你这叫冲撞fèng驾,也不看看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话不顺着说,稍有不敬便有可能人头落地,只给你点教训已经是开恩了。”哗一声将他身上的战甲扔在了一旁的地上,指了指两棵树之间。“自己过去撑好了,忍忍就过去了,别反抗,否则小心惹怒了上面小命不保。”

    苗毅回头见另一人顺手抖出了驯龙鞭,顿时头皮发麻。这东西的滋味太了,没想到自己混到了今天这等地位竟然还有机会尝试这滋味可他知道这一顿打是免不了的,硬着头皮走到了两树之间,成大字形撑好了,神情抽搐道:“我说二位,轻一点。”

    “放心,都是左督卫的弟兄,无冤无仇不会故意折腾你,心里有数,忍着点。就十鞭。”那人话落,手中鞭子呜啪一声,抖出的鞭影十分响亮,不过抽在苗毅后背却控制了力道,明显手下留情了,只是搞出的动静有点吓人,也算是给下令的人一个交代。尽管如此,一鞭子下去,仍从苗毅后背狠狠撕下一块肉来。

    那滋味无法形容,“嗯…”苗毅发出一声闷哼。疼得直哆嗦,脸色瞬间发白。

    活生生从身上撕下大块肉来,那滋味谁尝谁知道。

    远处,瞅见这一幕的黑龙司人马皆脸色大变。不知道苗毅究竟干了什么,才刚上前见面被直接用刑了。阎修脸一沉,双拳一握刚踏出半步,一旁的杨庆赶紧出手拉住了他的胳膊,同时对另一边的杨召青微微摇头示意。

    阎修知道杨庆的意思,在这种地方。凭自己的实力根本没有救下人来的可能性,敢乱来只能是送死,不但救不了苗毅,反而可能害了苗毅。

    他只能是紧绷着身子忍着,眼睁睁看着。

    树林内,十鞭子抽完,行刑之人抖掉鞭子倒齿上的血肉,朝远处挥了挥手,示意过来人。

    战如意等人赶紧飞快闪身而来,冲入了林中,只见苗毅后背血肉模糊,那叫一个鲜血淋漓,能见森森白骨和身体里的内脏。苗毅撑在树干上的四肢在那颤抖的像筛糠一般,最终吃不消了,噗通跪在了地上。

    行刑之人收了鞭子,乐道:“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把你们大人给扶下去救治?”

    他不开口谁知道什么情况,谁知道自己能不能插手,此时闻言,阎修等人自然是赶快上前,将苗毅扶了起来,一件袍子披在了苗毅的身上,将人给搀扶走了救治,有人帮着收拾了苗毅扔在地上的战甲。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天宫离御园其实并不远,帝辇出发不过是转眼便到的事情,青主估摸着是觉得刚上了辇驾又下去有点那啥,遂命帝辇在星空中遨游了一圈。

    平常青主也不会抖这架势,去御园都是带几名随从直接飞去就行了,也不会乘坐帝辇,今天因为带着一群大臣,所以多耍了一下。

    结果就因为绕了这么一圈,立马让缺少和宫中贵人打交道经验的苗毅受了趟活罪。

    此时帝辇折返,正冲御园那颗星球飞来,站立在旁的上官青上官大总管收了手上星铃,低头在青主耳边传音嘀咕了一声。

    “哦还有这种事?看来是一上任就遇上了下马威啊”青主呵呵一乐,目光闪了闪,不知想到了什么,戏谑道:“那就直接去御园总镇府吧,那地方朕好像还从来没去看过。”

    “是”上官青领命,很快将旨意传达给了驾驭帝辇之人。

    帝辇阁楼外站立的大臣们也都陆续收到了消息,他们把一群美人进贡到宫里去不是没原因的。

    群臣之一的夏侯天翁夏侯拓闻讯后眉头深深皱起,信义阁那边传来的一些消息夏侯承宇不知道,也不会让她知道,但是他这个家主却是知道的,没想到居然会出这种事。

    边上不少人都淡淡扫了他一眼。未完待续。

    …

第1271章    冷眉这次遇到真正的强敌了!

    她最近已积聚了多达一千五百亿的贡献点。

    可是,她自己也成为了其他人的袭击目标!

    不但自己精心培育的酒虫被消耗了一空。

    甚至吕重给她的一只异虫大军,也在短时间内被消灭池八成。

    “哈哈,美女。识相的就束手就擒。说不定还能成为我们天使族大帝的帝后呢。”一个天使张狂地对着冷眉笑着。

    这会儿,已有七位天使,把冷眉给包围了。

    在诸人的眼里,眼前的这个绝美的仙皇,已绝无逃走的可能。

    冷眉不但美貌无双,而且身上更有无数顶级法宝护身,甚至还能役使疯狂的虫族大军。这对无数人来说,都是天大的诱惑。

    而且,以诸位天使的眼力,更是发现冷眉身上玄阴之气极为强大。极有可能是处子呢。

    这样的巅峰仙皇级的女仙,一旦成为修炼炉鼎,都能对仙帝级的人物,都有天大的好处。

    “天使?你们在我的眼力不过是长着翅膀的鸟人罢了。”冷眉讥笑一声,满脸不屑。

    虽然被七位天使包围,但是冷眉也并不畏惧。

    “好不识趣的娘们。既然如此,别怪我们活捉你后先[奸]后杀”其中一位天使顿时暴怒,目光中多升腾起一种疯狂的淫意与邪火。

    “我怕你们不成——”冷眉突然踏步而出,朝着这一尊天使杀了过去,人还在百米之外,她陡然祭出一尊巨钟。

    “嗡——”

    昊天钟狂响,超强的音攻,直接穿透虚空。狂猛无双地在这尊天使的耳边炸响。

    “轰……”

    音啸破空,天崩地裂!

    这个天使顿时骇得脸色大变,想要全力运功抵抗这波恐怖的音波。

    却骇然发现自己全身居然酸麻一片。无法动弹一下。

    而这时候,“嗡”地一声钟啸。

    [昊天钟]一闪,诡异地破空而至,狂风裹挟着恐怖的力量,猛地砸落。

    “轰——”

    这个天使完全被[昊天钟]给死死锁定,无法挣脱。直接被砸中头顶。

    “噗——”

    没有任何意外,这个天使直接被砸成了一张肉饼。甚至元神都直接轰碎。

    死了?

    堂堂一个上位仙皇,居然一招被前方的女子砸死了?

    其他六个天使满脸凝重!

    这女人的确是美丽之极!

    但是,却是一朵真正的带刺玫瑰。不是什么人都能征服得了的。

    “该死。你居然有混沌灵宝?”其中一个天使双眼带勾地盯着冷眉祭出的昊天钟,目光中闪过一丝贪婪。

    冷眉目光不变,心中却是对吕重无限地想念起来。

    说实在的,她一个人在这个小岛上也几乎呆了近百年了。

    这百年之内,她疯狂地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疯狂地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这没有让她觉得有任何兴奋的感觉。相反,她是越来越怀念与吕重相处的日子。

    如果不是为了跟上吕重的脚步,她甚至都不希望修炼,只做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小女人。

    “夫君,你怎么还不出现?眉儿好想你呢……”冷眉的双眼闪过一丝水雾。

    就在这时候。对面的天使陡然启动。

    “给我杀——”

    最强的一个巅峰仙皇级的天使,看都不看,直接轰出一招光速神拳。

    速度!

    这是速度的奥义!

    这是真正的光之法则的运用!

    虽然微微分心。但是冷眉的战斗本能可没有消失。

    “音碎苍穹——”冷眉轻喝一声,身体处在[昊天钟]的保护之内。一道道恐怖的音啸产生,贯穿天地,那无形的强大音劲,以冷眉为中心,向四周疯狂激荡。

    “御——”巅峰仙皇境的天使,一脚踏在地面,全力上下陡然金光暴闪。一层层至强的防御能量罩包裹在他的周身。接着,光速神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轰冷眉的胸膛。

    “哼。无耻——”冷眉脸色闪过一丝狠色,双手诡异地结印。昊天钟另一个能力[重力漩涡]。直接扩散到方圆五十米之内。瞬间把接近自己的这个天使给拖入其内。

    千万倍的重力漩涡!

    或许比不上[重力手镯]释放的5000亿倍重力场。

    但是,突然袭击之下。也勉强足够减弱对方三成甚至五成的速度。

    “该死——”

    这位天使脸色狂变,直接一跺脚,整个人居然遁入了大地之下。

    “哼!”

    冷眉的美眸之中闪过一抹冷笑之意,随即直接放弃了他,在[昊天钟]的守护下,身体朝着另一位天使急掠而去,眼眸之中闪烁着一丝可怕的死亡之气息,让人不经意间感到毛骨悚然,这是真正的死亡感觉。

    这些年来,在鸿蒙龙墓第二区之中历练,杀戮无数。冷眉已能称得上是一个真正的超级杀客。

    “小心!”

    之前那个巅峰仙皇级的天使,从另一处大地之下遁了出来。他曾与冷眉碰撞过自然知道冷眉的强悍。

    有混沌灵宝护身,而且本身的实力极为惊人,让他这光系速度中的王者,都没有在第一时间讨得了好去。可见冷眉也有着让他忌惮的攻击力。也难怪冷眉以一人之力,独自战斗,居然能收获不下一千五百亿的贡献点。

    此刻看到冷眉朝着另外一位天使而去,他大惊之下,立刻示警。

    这个被冷眉意识锁定的天使,也发现了不对。目光警惕的盯着冷眉,身上浩瀚的炽烈光芒铺洒天地,炽光炎炎。血气翻滚,身体周围涌现出一轮炽阳的投影,“千耀炽光裂——”

    一道璀璨之极的光剑斩将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冷眉的心脏。

    “大家别杵着了,全力以法宝攻击——”示警的巅峰仙皇再次暴喝。

    没有任何犹豫,无数的光剑、法宝,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疯狂从四面八方轰向冷眉。

    “该死——”

    冷眉暗骂一声,无奈之下只得双手结印,“昊天钟,大!大!大!”

    “嗡……”

    昊天钟闷响一声,瞬间迎风而长,并在第一时间把冷眉罩在钟内。

    “轰轰轰……”

    无数道攻击,狂猛地轰击在[昊天钟]之上。(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