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宗伟阳一看赵长枪的架势,马上便知道赵长枪脾气上来了。【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搜索800】如果再让这家伙说下去,说不定他会上去对着刘秘书的腮帮子扇几巴掌!

    于是刘秘书的话说完后,不等赵长枪说话,他先站起来说道:“哦,刘秘书,这是我们平川县县长,赵长枪,我们”

    刘秘书不认识赵长枪,但是认识宗伟阳。宗伟阳昨天已经来过一次了嘛。于是他不等宗伟阳说完,便打断他的话说道:“哦,宗书记,你们还是为扶植款的事情来的吧。如果真是为这事来的,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那事已经没法改变了,你们在这里等下去,也是白白浪费时间罢了。”

    “呵呵,我们还想再努力一下,希望孙市长能再多划拨给我们平川县一部分。”宗伟阳一脸笑容的说道。

    “那你们就等一下吧。如果白等一天,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刘秘书没有多话,说完后转身便要离开,可是刚走两步,忽然扭头对赵长枪说道:“赵县长,我们的苹果还好吃吧?”

    “嗯,不错。松脆甜爽,刘大秘书也来一个?”赵长枪说着话,竟然真的从面前的果盘里,捡起一个大苹果朝刘秘书扔去。

    刘秘书本来是想揶揄一下赵长枪没见过世面,就像三炮进城一样,逮住个苹果吃的津津有味,绝没想到赵长枪竟然真的朝他扔来一个苹果,于是慌忙用手去接,然而赵长枪仍苹果的角度有些刁,他竟然一下子没接住,苹果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哎呀,你看,真是不好意思。你也是,怎么就没接住呢!”赵长枪一拍大腿说道,一脸很可惜的样子。

    刘秘书被苹果砸的脑袋嗡嗡直想,却又不好发作,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赵长枪,然后才离开了。

    接待室里已经有七八个人,此时看到刘秘书的狼狈样后,全都使劲绷住了脸,生怕笑出声来让刘秘书难堪。

    许多人更是将视线投向赵长枪,心说:“平川县这位县长可够彪的,先是把万达县委书记李东生耍了一顿,现在竟然连市长的秘书都敢耍!牛人啊!”

    宗伟阳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赵长枪瑶了摇头,说道:“你怎么能这样,这下搞不好我们要排在最后了。”

    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宗伟阳有些担心,他担心刘秘书会报复他们。【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秘书虽然级别不高,却是地地道道的二号首长,得罪不起啊!

    赵长枪耸耸肩说道:“你本来以为我们能排第几?其实你误会我了,我是真想请他吃个苹果。马屁没拍好,拍到马脸上去了。唉!咱这人,天生不是拍马屁的料啊!”

    赵长枪说着话,又拿起一个苹果,向大家示意了一圈,说道:“大家来一个?不吃就白瞎了。我听说在一些机关单位的招待费里,单单这个果盘就要两千多啊!不知道市政府的这个果盘需要多少钱?大家吃一个嘛,也猜猜看,这个果盘到底值多少钱。”

    赵长枪这话说的可就有些惊心动魄了,显然是在说市政府铺张浪费啊!事实上也的确是这么回事。现在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是离苹果成熟还早的很呢,而这些苹果葡萄都特别鲜亮,显然不是库存产品,肯定是从别的地方运过来的时鲜水果。价格绝对不菲。

    最重要的是,一般情况下,这种场合,每个茶几上一个果盘,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因为很少有人会真正的在这里大吃大喝的,而现在每个茶几上竟然都有三个果盘!这还是在招待他们这些下面来的人,如果是迎接上面的领导呢?

    “赵县长自己吃吧,我们不渴,呵呵。”

    “是啊,我胃不好,吃了肚子疼。”

    众人纷纷表态,大家都不是傻子,他们算看出来了。这个赵县长天生就不是个省事的人,这种人混官场很危险,最好不要和他走的太近。不然搞不好就会惹火烧身。

    赵长枪也不在意,笑了笑,张开大口,嘎吱咬了下去。

    这回宗伟阳没用赵长枪让,自己也抓起一个大苹果,嘎吱咬了下去。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苹果的事情了,是一种态度。宗伟阳当然要和赵长枪在同一条战线上。

    “唔,味道还真不错。好像不是我们当地的。”

    宗伟阳和赵长枪相视而笑。

    李东生在里面呆的时间比较长,大约三十多分钟。

    这货出来后,还没忘到赵长枪面前嘚瑟一下,满面春风的对赵长枪说道:“赵县长,可别忘了我们的合同哟。我可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啊。”

    赵长枪抬头看了李东生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你放心,我也没有和李书记开玩笑。我一定不会让李书记失望的。”

    “那最好了。赵县长忙着,我先走了。”李东生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好像他已经赢定了一样,实际上他确实已经赢定了!如果他的对手不是赵长枪的话。

    “慢走,不送。出门左拐下楼梯。”赵长枪将后背很舒服的靠在沙发靠背上,抬头看向了天华板。

    虽然李东生在里面呆的时间很长,但是他出来后,其余的人进去出来的频率就快起来。

    “照这个速度下去,好像今天上午我们还有戏。”宗伟阳有些惊喜的小声对赵长枪说道。

    “嘿嘿,我看未必啊!我敢打赌,今天上午是没我们的戏了。”赵长枪说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接待室中终于只剩下了赵长枪和宗伟阳了。宗伟阳看了看手表,时间是十一点十分,如果最后这一位不耽误时间,他们今天上午完全可以见到孙国伟。

    最后进去的是某县的一位县长。他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

    他出来后,赵长枪和宗伟阳刚打算进去,刘秘书忽然出来对他们说道:“对不起两位,孙市长要下班了。你们有事的话,下午吧。”

    刘秘书这回没有再劝两人赶紧回去,只是说话冷冰冰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赵长枪抬起手腕看看表,看到时间才十一点半,于是说道:“不对啊,好像再过十五分钟才下班吧?”

    “孙市长临时还有点事,需要早走一步。”刘秘书说着话,便直接离开了会客室,然后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我靠!什么东西!就你们时间紧,我们就整天游手好闲了?”赵长枪心中暗骂,同时,抬脚就朝对面的办公室走去,你丫不是不见哥吗?哥今天就非见见你不可了!

    怒闯领导办公室对赵长枪来说,几乎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他根本就没当回事。然而旁边的宗伟阳却吓了一大跳。一把拉住赵长枪的胳膊说道:“喂喂喂,你干嘛去?”

    宗伟阳心中门清,私闯领导办公室可是官场大忌。给领导留个坏印象还是小事,如果被领导给你戴上个无组织无纪律的大帽子,给你个不大不小的处分,你都没地方说理去!

    “我去问问孙大市长为什么不见我们!他凭什么截留我们四千万?”赵长枪有些恼火的说道。

    “算了,算了。走吧,走吧。现在的确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嘛。我早上走的急,还没来得及吃饭呢,走吧,先一起去吃饭,我请客。好不好?”宗伟阳顿了一下,又小声说道:“赵老弟,你这样闯进去,恐怕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把事情弄得越来越糟!现在钱在人家手中,我们不能不低声下气啊!”

    “哼哼,都说现在杨白劳和黄世仁倒了个了。没想到现在连官场之中都这样了!”赵长枪苦笑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硬闯孙国伟的办公室,和宗伟阳一起离开了。

    两人随便找了个水饺店,一人要了半斤饺子,边吃边聊。

    “宗书记,我算看准了。孙国伟是绝不会将钱再还给我们了。我们只能另想办法了。”赵长枪说道。

    “那,我们今天下午还要不要等着去见孙国伟?”宗伟阳迟疑的问道。

    “去,当然要去,下午第一个就应该轮到我们了吧?就算他不给我们钱,我们也要去恶心一下他!哼哼,想吞下我们平川县的东西,我怕他还没有那副好牙口!别忘了,这是财政部拨给我们的专款。按照国家规定,专款是要专用的。他孙国伟这叫私自挪用专款!往小了弄,这事屁事没有,往大了弄,他孙国伟已经犯了纪律!”赵长枪斩钉截铁的说道。

    “唉!能别闹翻就别闹翻吧。我们毕竟是在榆林市的领导下展开工作嘛。如果闹崩了,对我们可不好,他整天琢磨着给我们穿小鞋,那谁受的了。”宗伟阳有些无奈的说道。

    “呵呵,宗书记,只要我们自己将平川县发展起来了,到时候,我们直接向省里提出将平川县划到别的市!到时候,我们到哪个市,恐怕他都得举双手欢迎!就算上面真的不允许,等我们平川县成了榆林市的经济中心,我们也有的是办法卡榆林市的脖子。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平川县得站在相当的高度!”赵长枪说道。

    他想到了赵庄从芙蓉镇脱离出来,加入清水镇的事情。现在平川县在榆林市的位置,就和当初赵庄在芙蓉镇的位置一样。既然上面的爹不喜欢咱,咱另找个爹就是,反正都在华国,都是亲爹。

    宗伟阳被赵长枪的主意吓一跳。平川县自古以来就属于榆林市,现在想让平川县脱离榆林市,谈何容易?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三章 终于爆发    虽蒙天帝开恩,但凡能位列朝堂的大臣在御园都有一栋自己的园子,但来此游玩消遣可以,却不允许任何大臣私自驻兵,每栋园子都由几名天庭的近卫军当守卫,防止有什么人或灵兽之类的无知之下擅闯破坏,目前自然都是由黑龙司的人把守。

    天帝离宫不便擅闯,但那些大臣的园子苗毅还是可以趁着大臣不在的时候借口检查进去瞧一瞧的。

    苗毅见飞红心情不太好,想着在此还需飞红缓和他同绿婆婆之间的关系,本想带她去那些大臣家的园子走走,看看那些园子都有哪些稀罕之处,陪飞红散散心。然飞红却不愿再去那些大臣的园子逛,想去别的地方看看,苗毅只好作罢。

    在御园,有几个地方是苗毅必须关注的,也是不容有失的,那就是天帝的离宫。在御园,天帝也不止一座离宫,苗毅一行遂一处处查看。

    花海碧湖之畔的楼船,令人心旷神怡。高山雪峰上的巍峨宫殿,可看连绵起伏的天地错落雪景;沙漠瀚海之上犹如幽冥龙船一般可移动的巨大宫楼,可看大漠落日瀚海朝阳;藏在波澜碧海之下的水晶宫殿,海底美景无双……

    天帝的每一座离宫都在御园最具特色之地,美轮美奂,极尽奢华,皆有神兽镇守。苗毅带着人每一处都走遍,可谓大开眼睛,只可惜不能入内细看。

    苗毅本欲带着人继续自己的驻地巡视之旅,谁知却突然接到上面法旨,查抄八位星君在御园的园子。

    苗毅震惊,一下针对八位星君?天庭总共也才三十六位星君而已。

    他紧急返回调动人马围了八座园子,其实也没查抄出什么名堂,园子的主人不能在此驻扎人马,每个园子里仅仅留有几名长期打扫卫生的仆人而已,能被滞留在这种地方干这种事的显然也不是什么心腹,真正就是打杂的而已。

    “你们干什么?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一队人马强行闯入园内,一名留守仆人貌似管事。纠集了几名同伴,持刀拦在前面指着苗毅的鼻子怒喝,倒是尽到了看家护院的本份。

    “反抗者格杀勿论”身披战甲的苗毅沉沉一喝,这也是上面的意思。

    弓弦爆响。嗖嗖声中,十几支流星箭毫不留情地射出,当场将那管事射翻在血泊中。

    其余留守仆人吓得扔下了武器,徐堂然手一挥,“拿下”

    捆仙绳扔出将几人一绑。一群人涌上去制住,直接给拖到了一旁。

    苗毅领着人深入庭院,身后人马立刻散向四周刮地三尺般地搜查,不放过每一个角落,但凡值钱点的摆设,全部登记造册收缴封存。

    查抄完毕,出了园子,黑虎旗人马迅速将这座园子给封了。

    而另几路人马也已经查抄完了另七家,陆续赶来和苗毅碰头,将查抄物品的账册奉上。抓来的人也全部摁跪在地上一排,刀枪架在了这些人的脖子上。

    跪地之人一个个如丧考妣,眼中有难以掩饰的惊恐,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苗毅看着这些人,心中暗暗唏嘘,已经直接到了抄家的地步,那八位星君怕也是凶多吉少了,之前还一个个人前显贵令人高不可攀,没想到一转眼便跌落云端,这天庭的权位看来也不是那么好坐的。一不小心就要坠落深渊。

    周围山峦之上,那些无事的园子里,其他权贵家的仆人纷纷跑了出来看着这边的动静,一个个亦是心惊肉跳。不知道哪一天同样的结局会不会落在自己身上。就连天帝离宫中的一群仙娥也跑了出来,聚集在一起指指点点或交头接耳。

    站在苗毅身旁的战如意神情凝重,看着天街嘀咕了一声,“出大事了…”

    苗毅回头看了她一眼,本想说一句这事和你脱不了关系,不过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的确出事了。天庭暗潮汹涌酝酿了数月,这次终于爆发了出来,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尽管许多人都知道是迟早的事情,但爆发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大批的人马几乎是和这边同时动手,令双方来不及做任何通风报信。在此地的八处园子被抄之时,天庭的八位星君府邸遭受了大批天兵天将的围攻。

    解决这八位权臣,天庭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盖因到了这个位置事先都隐隐预感到了不妙,三十六位星君几乎人人都做好了鱼死网破殊死一搏的准备,他们麾下装备的破法弓虽然没近卫军多,可事先已经被他们集中到了可靠的人手中,到了他们这个位置没人愿意坐以待毙。当厄运真正降临到那八位星君的头上时,暗中早已布置好的人马与天庭大军展开了殊死搏杀,只为求一条生路。

    在大军重重围困之下,最终八位星君无一幸免于难,六人战死,两名重伤被擒,不过最后都没有留活口,天庭也不会留活口再审问些什么把事情向上扩大。八位星君家里上上下下的人几乎也全部被杀了个一干二净,简直和灭门无异,离奇的是八位星君的重要家眷,或者说是直系亲属基本上全部逃脱了。

    事实上早有准备的八位星君已经提前秘密将家眷给安排走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出现也没人知道。抄家后也没抄出什么太多家当,事先已经全部转移了,事先都先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为家人留了后路。

    可对天庭来说,逃走的一些小杂碎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将那八位星君的势力给拿下了。

    显赫一时的八位权贵转眼间烟消云散,留下一股久久挥之不散的血腥味。

    天庭人马也损失惨重,光近卫军就战死两百多万人,伤者不计其数,庾重真重伤…

    由此可见经营多年的八位星君狗急跳墙之下纠集出的势力有多庞大,可见这一战有多惨烈。

    若非上面一开始保持沉默,没有泄露消息,已经把八位星君当成了弃子,若是事先向八人透露了消息让八人事先做足了准备的话,只怕天庭的损失会更惨重,或者说八人早就溜了。

    可是没办法,斗到了这个地步,要保存实力的话就必须要牺牲一些人,这是青主对四位天王妥协让步的前提。

    四位天王虽然拿到了鬼市一网打尽人员审讯的复查权,可是别忘了人已经在青主手上先审过一遍,青主手上已经掌握了更多人谋反的证据。大家都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四位天王为了保全更多人,只能把八位星君给抛了出来当牺牲品换取青主的让步。

    一场血腥还没散去,近卫军立刻调了八人前去接替那八位星君的位置,从上到下一连串的补人。此事同样也影响到了苗毅那边,聂无笑要去地方走马上任了,向苗毅伸手要人了,要了一批骨干走。

    伯约相百功这两位副总镇也走了。

    原本聂无笑说好了只要一千人,奈何上面有人暗中让下面人故意捣乱,形势比聂无笑想象的更严重,前后两个月便接连从苗毅手上要走了三千多人。

    苗毅中军的两位副大统领走了,下面各虎旗的大统领走了大半,中军原本就是聂无笑的亲军,要走的人最多。

    苗毅麾下的黑龙司不得不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许多以前竞争之下难以出头的人欣喜不已,空缺的官位太多了。

    机会难得,苗毅赶紧趁机给自己的心腹升官,阎修和杨召青升任中军副大统领成为了战如意的左右手。鉴于杨庆的识相,苗毅对他也稍有放权,同样也是因为没办法,不好让杨庆跟自己的差距拉得太远,杨庆也成了中军统领。

    徐堂然离开了中军,成了天虎旗副大统领。

    聂无笑这次一伸手,可谓让黑龙司的实力大降,大多数的彩莲修士都被他给要走了。

    幸好黑龙司暂时不需要参加打打杀杀的任务,目前只是看园子,也不知道要在御园看多久。

    聂无笑也知道自己这次把苗毅的家底子给刮的太凶了,也许是为了表示谢意,特意让下面人搜寻到了两名绝色美姬送给苗毅,进入御园是不可能的,直接当成了苗毅的家眷给送到了临时安置点。

    苗毅连长什么样都没看,但是知道能被聂无笑当成礼物送的,姿色肯定差不了。他没兴趣,也不敢再收人了,否则云知秋那边没办法交代,遂直接赏给了杨庆和杨召青,二杨推辞不要,苗毅硬塞给了他们两个,不要也得要。

    给二杨也是有原因的,青菊和林萍萍的姿色在小世界还算过的去,但是在筛选基数更大的大世界就有点不够瞧了。杨召青还好点,杨庆脸有点黑,他和苗毅毕竟是翁婿关系,这女婿却背着丈母娘送女人给岳父,成何体统

    青菊和林萍萍更是恨得牙痒痒,对二人来说简直是飞来横祸。

    殊不知苗毅是有点心虚,他娶得太多了,杨庆太过洁身自好让他有点浑身不自在,所以一有机会就想把杨庆给拖下水,大家平等一点,他在秦薇薇面前也就不算太难堪了,你爹还不是一样?

    四位天王虽然让步了,可并不代表会让青主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坐稳位置,若是青主的人坐不稳,那就怪不得他们了。

    暗中的争斗自然是摆在暗处,明面上一场让无数人丧命的腥风血雨似乎已经过去了。

    这天,天宫乾坤殿朝会结束,高坐在上的青主瞅了瞅新替补的八位星君,似乎心情不错,目光撇了眼下站的嬴天王,突然呵呵一笑道:“众卿最近都辛苦了,不如去御园同游如何?”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