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蒙天帝开恩,但凡能位列朝堂的大臣在御园都有一栋自己的园子,但来此游玩消遣可以,却不允许任何大臣私自驻兵,每栋园子都由几名天庭的近卫军当守卫,防止有什么人或灵兽之类的无知之下擅闯破坏,目前自然都是由黑龙司的人把守。

    天帝离宫不便擅闯,但那些大臣的园子苗毅还是可以趁着大臣不在的时候借口检查进去瞧一瞧的。

    苗毅见飞红心情不太好,想着在此还需飞红缓和他同绿婆婆之间的关系,本想带她去那些大臣家的园子走走,看看那些园子都有哪些稀罕之处,陪飞红散散心。然飞红却不愿再去那些大臣的园子逛,想去别的地方看看,苗毅只好作罢。

    在御园,有几个地方是苗毅必须关注的,也是不容有失的,那就是天帝的离宫。在御园,天帝也不止一座离宫,苗毅一行遂一处处查看。

    花海碧湖之畔的楼船,令人心旷神怡。高山雪峰上的巍峨宫殿,可看连绵起伏的天地错落雪景;沙漠瀚海之上犹如幽冥龙船一般可移动的巨大宫楼,可看大漠落日瀚海朝阳;藏在波澜碧海之下的水晶宫殿,海底美景无双……

    天帝的每一座离宫都在御园最具特色之地,美轮美奂,极尽奢华,皆有神兽镇守。苗毅带着人每一处都走遍,可谓大开眼睛,只可惜不能入内细看。

    苗毅本欲带着人继续自己的驻地巡视之旅,谁知却突然接到上面法旨,查抄八位星君在御园的园子。

    苗毅震惊,一下针对八位星君?天庭总共也才三十六位星君而已。

    他紧急返回调动人马围了八座园子,其实也没查抄出什么名堂,园子的主人不能在此驻扎人马,每个园子里仅仅留有几名长期打扫卫生的仆人而已,能被滞留在这种地方干这种事的显然也不是什么心腹,真正就是打杂的而已。

    “你们干什么?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一队人马强行闯入园内,一名留守仆人貌似管事。纠集了几名同伴,持刀拦在前面指着苗毅的鼻子怒喝,倒是尽到了看家护院的本份。

    “反抗者格杀勿论”身披战甲的苗毅沉沉一喝,这也是上面的意思。

    弓弦爆响。嗖嗖声中,十几支流星箭毫不留情地射出,当场将那管事射翻在血泊中。

    其余留守仆人吓得扔下了武器,徐堂然手一挥,“拿下”

    捆仙绳扔出将几人一绑。一群人涌上去制住,直接给拖到了一旁。

    苗毅领着人深入庭院,身后人马立刻散向四周刮地三尺般地搜查,不放过每一个角落,但凡值钱点的摆设,全部登记造册收缴封存。

    查抄完毕,出了园子,黑虎旗人马迅速将这座园子给封了。

    而另几路人马也已经查抄完了另七家,陆续赶来和苗毅碰头,将查抄物品的账册奉上。抓来的人也全部摁跪在地上一排,刀枪架在了这些人的脖子上。

    跪地之人一个个如丧考妣,眼中有难以掩饰的惊恐,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苗毅看着这些人,心中暗暗唏嘘,已经直接到了抄家的地步,那八位星君怕也是凶多吉少了,之前还一个个人前显贵令人高不可攀,没想到一转眼便跌落云端,这天庭的权位看来也不是那么好坐的。一不小心就要坠落深渊。

    周围山峦之上,那些无事的园子里,其他权贵家的仆人纷纷跑了出来看着这边的动静,一个个亦是心惊肉跳。不知道哪一天同样的结局会不会落在自己身上。就连天帝离宫中的一群仙娥也跑了出来,聚集在一起指指点点或交头接耳。

    站在苗毅身旁的战如意神情凝重,看着天街嘀咕了一声,“出大事了…”

    苗毅回头看了她一眼,本想说一句这事和你脱不了关系,不过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的确出事了。天庭暗潮汹涌酝酿了数月,这次终于爆发了出来,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尽管许多人都知道是迟早的事情,但爆发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大批的人马几乎是和这边同时动手,令双方来不及做任何通风报信。在此地的八处园子被抄之时,天庭的八位星君府邸遭受了大批天兵天将的围攻。

    解决这八位权臣,天庭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盖因到了这个位置事先都隐隐预感到了不妙,三十六位星君几乎人人都做好了鱼死网破殊死一搏的准备,他们麾下装备的破法弓虽然没近卫军多,可事先已经被他们集中到了可靠的人手中,到了他们这个位置没人愿意坐以待毙。当厄运真正降临到那八位星君的头上时,暗中早已布置好的人马与天庭大军展开了殊死搏杀,只为求一条生路。

    在大军重重围困之下,最终八位星君无一幸免于难,六人战死,两名重伤被擒,不过最后都没有留活口,天庭也不会留活口再审问些什么把事情向上扩大。八位星君家里上上下下的人几乎也全部被杀了个一干二净,简直和灭门无异,离奇的是八位星君的重要家眷,或者说是直系亲属基本上全部逃脱了。

    事实上早有准备的八位星君已经提前秘密将家眷给安排走了,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出现也没人知道。抄家后也没抄出什么太多家当,事先已经全部转移了,事先都先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为家人留了后路。

    可对天庭来说,逃走的一些小杂碎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将那八位星君的势力给拿下了。

    显赫一时的八位权贵转眼间烟消云散,留下一股久久挥之不散的血腥味。

    天庭人马也损失惨重,光近卫军就战死两百多万人,伤者不计其数,庾重真重伤…

    由此可见经营多年的八位星君狗急跳墙之下纠集出的势力有多庞大,可见这一战有多惨烈。

    若非上面一开始保持沉默,没有泄露消息,已经把八位星君当成了弃子,若是事先向八人透露了消息让八人事先做足了准备的话,只怕天庭的损失会更惨重,或者说八人早就溜了。

    可是没办法,斗到了这个地步,要保存实力的话就必须要牺牲一些人,这是青主对四位天王妥协让步的前提。

    四位天王虽然拿到了鬼市一网打尽人员审讯的复查权,可是别忘了人已经在青主手上先审过一遍,青主手上已经掌握了更多人谋反的证据。大家都不想把事情给闹大,四位天王为了保全更多人,只能把八位星君给抛了出来当牺牲品换取青主的让步。

    一场血腥还没散去,近卫军立刻调了八人前去接替那八位星君的位置,从上到下一连串的补人。此事同样也影响到了苗毅那边,聂无笑要去地方走马上任了,向苗毅伸手要人了,要了一批骨干走。

    伯约相百功这两位副总镇也走了。

    原本聂无笑说好了只要一千人,奈何上面有人暗中让下面人故意捣乱,形势比聂无笑想象的更严重,前后两个月便接连从苗毅手上要走了三千多人。

    苗毅中军的两位副大统领走了,下面各虎旗的大统领走了大半,中军原本就是聂无笑的亲军,要走的人最多。

    苗毅麾下的黑龙司不得不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许多以前竞争之下难以出头的人欣喜不已,空缺的官位太多了。

    机会难得,苗毅赶紧趁机给自己的心腹升官,阎修和杨召青升任中军副大统领成为了战如意的左右手。鉴于杨庆的识相,苗毅对他也稍有放权,同样也是因为没办法,不好让杨庆跟自己的差距拉得太远,杨庆也成了中军统领。

    徐堂然离开了中军,成了天虎旗副大统领。

    聂无笑这次一伸手,可谓让黑龙司的实力大降,大多数的彩莲修士都被他给要走了。

    幸好黑龙司暂时不需要参加打打杀杀的任务,目前只是看园子,也不知道要在御园看多久。

    聂无笑也知道自己这次把苗毅的家底子给刮的太凶了,也许是为了表示谢意,特意让下面人搜寻到了两名绝色美姬送给苗毅,进入御园是不可能的,直接当成了苗毅的家眷给送到了临时安置点。

    苗毅连长什么样都没看,但是知道能被聂无笑当成礼物送的,姿色肯定差不了。他没兴趣,也不敢再收人了,否则云知秋那边没办法交代,遂直接赏给了杨庆和杨召青,二杨推辞不要,苗毅硬塞给了他们两个,不要也得要。

    给二杨也是有原因的,青菊和林萍萍的姿色在小世界还算过的去,但是在筛选基数更大的大世界就有点不够瞧了。杨召青还好点,杨庆脸有点黑,他和苗毅毕竟是翁婿关系,这女婿却背着丈母娘送女人给岳父,成何体统

    青菊和林萍萍更是恨得牙痒痒,对二人来说简直是飞来横祸。

    殊不知苗毅是有点心虚,他娶得太多了,杨庆太过洁身自好让他有点浑身不自在,所以一有机会就想把杨庆给拖下水,大家平等一点,他在秦薇薇面前也就不算太难堪了,你爹还不是一样?

    四位天王虽然让步了,可并不代表会让青主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坐稳位置,若是青主的人坐不稳,那就怪不得他们了。

    暗中的争斗自然是摆在暗处,明面上一场让无数人丧命的腥风血雨似乎已经过去了。

    这天,天宫乾坤殿朝会结束,高坐在上的青主瞅了瞅新替补的八位星君,似乎心情不错,目光撇了眼下站的嬴天王,突然呵呵一笑道:“众卿最近都辛苦了,不如去御园同游如何?”未完待续。

    …

第1270章 融合大道    ps:月底跪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

    “天地无形,乾坤有序。给我破——”一道璀璨之极的紫色天雷猛地轰向第三十三重大道禁制。

    可是,神奇的一幕产生,这道至强的天雷霆,直接被融合进入了这重至强的大道禁制之内。

    甚至,隐约间这道禁制变得更强了一些。

    见自己的攻击毫无效果,吕重也不气馁,动念间,极品巅峰级的火之大道控制着无穷的玄都紫极火向这禁制燃烧过去。

    “滋滋……”

    玄都紫极火一碰触到这大道禁制,居然直接被吸收了。甚至让这个禁制越来越强大。

    “该死,到底要如何才能破开这[融合]大道的禁制?”吕重脸色一变,暗骂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玄都紫极火],是仅次于圣火的超级高温火焰。而且有吕重的极品火之道纹的控制,这[玄都紫极火]的威力也被提升了无数倍。

    可这样的火焰,依旧无法破开这处禁制,相反再次让对方强大了起来。

    ……

    吕重强行压下烦杂的心绪,暂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盘坐着深思起来。

    何为融合?

    法宝的淬炼,是一种融合!

    文明的碰撞与互相吸收是一种融合!

    阴阳之气的交汇是一种融合。

    冰与水的融化、凝固也是一种融合。

    能量与能量的交融也是一种融合。

    灵魂夺舍是一种融合!

    意识吞噬也是一种融合!

    修行吸引能量,更是一种融合。

    ……

    天地之间,融合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突然间,吕重悟了!

    融合之道,就是把其他的道融入自己之道的过程。

    想到这里,吕重突然一笑。睁开眼睛轻喝:“阴阳合和大道,吞噬——”

    [阴阳和合*]在体内全力运转!

    吕重要的是通过[阴阳和合*]吸引四周的能量为己用!

    这是在与这枚的禁制争夺能量!

    “呼呼呼……”

    阴阳和合*疯狂运转,四周似乎激起了一阵无形的罡风。

    无形的能量向吕重缓缓汇聚而去……

    [融合]大道禁制的威力果然没有再增强!

    相反。它的禁制也微微孱弱了一分。

    “果然,我的想法是对的!”强大的圣识感应到这一点。吕重更加自信了。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间内传来“轰”地一声,融合大道禁制终于崩溃,并化为无形的能量粒子流汇入了吕重的意识海,凝聚了一枚颇有些虚弱的金色道纹。

    融合大道道纹!

    吕重体内的第28枚大道道纹成功凝聚而出。

    成功了!

    终于凝聚出了[融合]之大道道纹!

    虽然这枚大道纹纹相对于吕重的其他道纹来说,非常地孱弱。但是,它的潜力绝对比大部分的道纹都强大。

    而且,吕重修炼的是[阴阳和合*]。与这[融合]大道道纹有着彼此的促进作用。

    “哈哈,有了融合大道,我的阴阳和合*的修炼速度也会更快……”兴奋地大笑一声,吕重结束了这一次的修炼。

    至此,吕重成功破开了[大寂灭珠]前三十三重大道禁制。进一步加深了对[大寂灭珠]的掌控。

    不过,这一次也达到了吕重的真正极限,让他再无法对第三十四重大道禁制发起冲击。

    对于这一点,吕重心中没有一丁点郁闷。

    说实话,一次冲开十三重大道禁制,这绝对是非常牛逼的战绩了。更何况。这次还凝聚了极为强大的一种大道道纹。

    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吕重展开自己的圣识,顿时惊喜地发现。自己与[大寂灭珠]的联系也进一步加深了。

    甚至,大寂灭珠直接对吕重解开了多重封印。

    大量的有关如何操控[大寂灭珠]的信息传入了吕重的意识之中。

    吕重发现,整个大寂灭珠,也几乎自成一个浩瀚的宇宙。

    这时候,大寂灭珠的内部小世界,可不仅仅只有几千个了。而是近万个!

    每一个小世界,都极为广阔。

    甚至,每一个小世界都在进一步扩展、壮大。

    同时,[大寂灭珠]各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有时间加速10倍的世界。有时间加速千万倍的世界。更有时间减速10速、甚至100倍的世界出现了。

    “哈哈,给力!小寂灭。你真的太给力了。近万个小世界,这能让我席下的虫族大军再次或许一个飞跃式的发展——”吕重兴趣地对寂灭小公主传音。

    可是寂灭小公主却是傲娇地白了吕重一眼。道:“之所以能解禁这么多的空间,一是你的实力暴涨了许多。二是你之前从[太古虫族]那里收集了海量的宝贝与能量石。这次扩展的小世界,几乎消耗了你之前收集的近三成能量石。所以,为了解禁更多的小世界,你还需要加努力地收集各种宝贝与能量石……”

    “啥?居然消耗了近三成的能量石?”

    吕重顿时欲哭无泪了,他好不容易才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一网打尽。

    要知道这可是太古时代,最强悍的虫族搜刮、掠夺而收集的宝藏。

    其宝贝之数量之多、其宝藏之质量之佳,现在的势力绝无出其右者。

    “切,你小子以为我解封空间就不要能量啊?消耗你三成的能量还是我精心控制的。否则,我全力解封的话,你的所有能量石消耗了都不够……”寂灭小公主鄙夷地看了吕重一眼,叉着自己的小腰,满是不屑。

    吕重苦笑,“算了,三成就三成吧。等我出了[鸿蒙龙珠],会尽量再多搜刮一些人的宝藏……”

    “这才乖嘛!”寂灭小公主一脸得意,臭屁地伸出自己的小手在吕重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我要全力消化之前的那个虫族母巢空间。等我醒来时就助你吞噬了那个鸿蒙龙珠,嘎嘎……”

    寂灭小公主学着龙珠器灵怪异的腔调闪电消失。

    吕重一脸苦笑,这个本命法宝的器灵,可是越来越放肆了。

    不过,吕重也不在意。

    这家伙几乎是从吕重一开始修炼,就跟着他了。虽然有些调皮,但是也非常让吕重感觉亲近。绝对没有一般法宝器灵的呆板。

    从[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出来,吕重用心感应了一下[鸿蒙龙珠]内的情况,顿时脸色大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