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月底跪求月票、求订阅、求推荐票!!!!

    “天地无形,乾坤有序。给我破——”一道璀璨之极的紫色天雷猛地轰向第三十三重大道禁制。

    可是,神奇的一幕产生,这道至强的天雷霆,直接被融合进入了这重至强的大道禁制之内。

    甚至,隐约间这道禁制变得更强了一些。

    见自己的攻击毫无效果,吕重也不气馁,动念间,极品巅峰级的火之大道控制着无穷的玄都紫极火向这禁制燃烧过去。

    “滋滋……”

    玄都紫极火一碰触到这大道禁制,居然直接被吸收了。甚至让这个禁制越来越强大。

    “该死,到底要如何才能破开这[融合]大道的禁制?”吕重脸色一变,暗骂起来。

    要知道这可是真正的[玄都紫极火],是仅次于圣火的超级高温火焰。而且有吕重的极品火之道纹的控制,这[玄都紫极火]的威力也被提升了无数倍。

    可这样的火焰,依旧无法破开这处禁制,相反再次让对方强大了起来。

    ……

    吕重强行压下烦杂的心绪,暂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盘坐着深思起来。

    何为融合?

    法宝的淬炼,是一种融合!

    文明的碰撞与互相吸收是一种融合!

    阴阳之气的交汇是一种融合。

    冰与水的融化、凝固也是一种融合。

    能量与能量的交融也是一种融合。

    灵魂夺舍是一种融合!

    意识吞噬也是一种融合!

    修行吸引能量,更是一种融合。

    ……

    天地之间,融合无处不在、无处不有!

    突然间,吕重悟了!

    融合之道,就是把其他的道融入自己之道的过程。

    想到这里,吕重突然一笑。睁开眼睛轻喝:“阴阳合和大道,吞噬——”

    [阴阳和合*]在体内全力运转!

    吕重要的是通过[阴阳和合*]吸引四周的能量为己用!

    这是在与这枚的禁制争夺能量!

    “呼呼呼……”

    阴阳和合*疯狂运转,四周似乎激起了一阵无形的罡风。

    无形的能量向吕重缓缓汇聚而去……

    [融合]大道禁制的威力果然没有再增强!

    相反。它的禁制也微微孱弱了一分。

    “果然,我的想法是对的!”强大的圣识感应到这一点。吕重更加自信了。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空间内传来“轰”地一声,融合大道禁制终于崩溃,并化为无形的能量粒子流汇入了吕重的意识海,凝聚了一枚颇有些虚弱的金色道纹。

    融合大道道纹!

    吕重体内的第28枚大道道纹成功凝聚而出。

    成功了!

    终于凝聚出了[融合]之大道道纹!

    虽然这枚大道纹纹相对于吕重的其他道纹来说,非常地孱弱。但是,它的潜力绝对比大部分的道纹都强大。

    而且,吕重修炼的是[阴阳和合*]。与这[融合]大道道纹有着彼此的促进作用。

    “哈哈,有了融合大道,我的阴阳和合*的修炼速度也会更快……”兴奋地大笑一声,吕重结束了这一次的修炼。

    至此,吕重成功破开了[大寂灭珠]前三十三重大道禁制。进一步加深了对[大寂灭珠]的掌控。

    不过,这一次也达到了吕重的真正极限,让他再无法对第三十四重大道禁制发起冲击。

    对于这一点,吕重心中没有一丁点郁闷。

    说实话,一次冲开十三重大道禁制,这绝对是非常牛逼的战绩了。更何况。这次还凝聚了极为强大的一种大道道纹。

    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吕重展开自己的圣识,顿时惊喜地发现。自己与[大寂灭珠]的联系也进一步加深了。

    甚至,大寂灭珠直接对吕重解开了多重封印。

    大量的有关如何操控[大寂灭珠]的信息传入了吕重的意识之中。

    吕重发现,整个大寂灭珠,也几乎自成一个浩瀚的宇宙。

    这时候,大寂灭珠的内部小世界,可不仅仅只有几千个了。而是近万个!

    每一个小世界,都极为广阔。

    甚至,每一个小世界都在进一步扩展、壮大。

    同时,[大寂灭珠]各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有时间加速10倍的世界。有时间加速千万倍的世界。更有时间减速10速、甚至100倍的世界出现了。

    “哈哈,给力!小寂灭。你真的太给力了。近万个小世界,这能让我席下的虫族大军再次或许一个飞跃式的发展——”吕重兴趣地对寂灭小公主传音。

    可是寂灭小公主却是傲娇地白了吕重一眼。道:“之所以能解禁这么多的空间,一是你的实力暴涨了许多。二是你之前从[太古虫族]那里收集了海量的宝贝与能量石。这次扩展的小世界,几乎消耗了你之前收集的近三成能量石。所以,为了解禁更多的小世界,你还需要加努力地收集各种宝贝与能量石……”

    “啥?居然消耗了近三成的能量石?”

    吕重顿时欲哭无泪了,他好不容易才把[玄虚光阴虫]一族的宝藏一网打尽。

    要知道这可是太古时代,最强悍的虫族搜刮、掠夺而收集的宝藏。

    其宝贝之数量之多、其宝藏之质量之佳,现在的势力绝无出其右者。

    “切,你小子以为我解封空间就不要能量啊?消耗你三成的能量还是我精心控制的。否则,我全力解封的话,你的所有能量石消耗了都不够……”寂灭小公主鄙夷地看了吕重一眼,叉着自己的小腰,满是不屑。

    吕重苦笑,“算了,三成就三成吧。等我出了[鸿蒙龙珠],会尽量再多搜刮一些人的宝藏……”

    “这才乖嘛!”寂灭小公主一脸得意,臭屁地伸出自己的小手在吕重的肩膀上轻拍了一下,“我要全力消化之前的那个虫族母巢空间。等我醒来时就助你吞噬了那个鸿蒙龙珠,嘎嘎……”

    寂灭小公主学着龙珠器灵怪异的腔调闪电消失。

    吕重一脸苦笑,这个本命法宝的器灵,可是越来越放肆了。

    不过,吕重也不在意。

    这家伙几乎是从吕重一开始修炼,就跟着他了。虽然有些调皮,但是也非常让吕重感觉亲近。绝对没有一般法宝器灵的呆板。

    从[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出来,吕重用心感应了一下[鸿蒙龙珠]内的情况,顿时脸色大变。(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赵长枪打赌    宗伟阳看到赵长枪起身便知道要坏事,他本来想拉住赵长枪,但是想想孕‘妇’男刚才的话,也着实让人气恼,让赵长枪给他点颜‘色’看看,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 更新好快。

    宗伟阳可是非常明白自己这位大县长的能力,无论是拽还是‘弄’武,孕‘妇’男都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赵长枪一边嘎吱嘎吱的嚼着苹果,一边迈步走到孕‘妇’男和足球脸的旁边,冲足球脸说道:“这位兄弟,请高抬贵腚挪个地方。我有两句话要对这哥们说道说道。”

    足球脸心有些不乐意,但是看到赵长枪杀气腾腾,好像来者不善。何况他正眼红万达县平白无故得了一千万呢!如果能让赵长枪打打他的威风,好像也不错哦。

    于是,足球脸竟然真的站起身挪到另一个沙发上,而赵长枪则一屁股做到了足球脸刚才坐的地方,将手的苹果往面前的果盘里重新一放,翘起二郎‘腿’,看着身边的孕‘妇’男说道:“哥们贵姓?”

    孕‘妇’男皱着眉头上上下下看了赵长枪好几眼,心暗暗嘀咕:“这位就是平川县的县长?怎么这德‘性’?他难道不知道大家相互之间应该称同志?还哥们,你以为你是社会青年呢?”

    这家伙虽然心不忿,但是口还是说道:“免贵姓李,李东生,万达县委书记。这位同志是”

    “哦,我就是你刚才口那位只配做镇长的平川县长。我叫赵长枪,赵宋王朝的赵,长长远远的长,枪林弹雨的枪。”赵长枪随便的说道。

    李东生刚才说话声音那么大,故意让赵长枪听到,就是为了敲打敲他,让他们知难而退,不要在这里瞎折腾了。他却没想到赵长枪竟然亲自跑过来找他理论了,于是讪讪的说道:“呵呵,刚才我是开玩笑的,赵县长还不要放在心上嘛。”

    “呵呵,原来是开玩笑啊?哦,依我看,李书记平白无故从我们平川县分走了一千万,还跑到我们面前来嘚瑟,人品实在不怎么样啊?我也纳闷你这种人怎么就‘混’到正处级了呢?要我说你只配当个村主任之类的。搞不好当个村主任你也得一天被人打三遍,为什么要挨揍呢?你看你肚子这么大,里面肯定喝了不少油水。把不该喝的油水喝了,人家不揍你才怪呢!”赵长枪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万达县的一千万是市里正当途径划拨下去的,什么叫是从你们平川县分走的!真是岂有此理,无理取闹!”李东生被气的面‘色’通红的说道。

    “喂喂喂,你‘激’动什么?和你开个玩笑嘛,‘激’动什么?你看你刚才和我开玩笑,我就没‘激’动。”赵长枪笑眯眯的说道。

    满屋子众人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腮帮子直动弹,如果不是使劲忍着,恐怕就要笑出声来了。这位赵县长虽然说话有些不符合他的身份,但是他也太坏了,气死人不偿命啊!

    李东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看到大家的表情,猛然感到自己刚才失态了。这种时候,谁如果被对方气的暴跳如雷,失去了分寸,谁就败了。无论赵长枪说什么也不过是图惩口舌之利罢了,有什么用?被孙市长截留了四千万还不是乖乖呆着?不服气又怎么样?

    想到这些,李东生马上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一脸轻视的说道:“呵呵,赵县长到底还是年轻啊,火气太旺了。我不会和你计较的。”

    “呵呵,你不和我计较,可是我和你计较啊。要不咱俩打个赌?”赵长枪看着李东生说道。

    “打什么赌?”李东生下意识的说道。

    “赌那一千万你还得给我乖乖的吐出来!那是我们平川县的,我们平川县上上下下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谁也不能将它拿走!谁——也——不——能!”

    最后四个字,赵长枪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崩出来的,一边说话,一边伸出右手食指在李东生的面前晃了几下。

    赵长枪此话一出口,不但李东生感到吃惊,就连满屋子的其他人也感到吃惊。赵长枪的口气太大了吧?虽然这些钱原来是划拨给平川县的,但是毕竟现在市里已经进行了重新分配,并且已经将款子拨下去,想让市里再让下面将钱收回来,岂不是天方夜谭?

    他以为这是小孩过家家呢?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惊讶过后,李东生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嘲笑赵长枪实在太天真了!竟然幻想着让市里将钱再给他们收回去!还要和自己打赌,这不是没事闲的蛋疼找虐吗?

    李东生轻轻一笑说道:“好吧,这个赌我和你打了。”

    “好,李书记果然杀伐果断,有大将气概!不愧为独当一面的一把手。不过既然是打赌,我们也不能免俗,就加点彩头吧。没彩头堵着也没意思。”

    “你说我们赌什么彩头?”李东生说道。

    “赌一千万!我输了,你们那一千万我是要不回来了。除此之外,我们平川县再给你们万达县一千万!算是支持万达县建设了。但是如果你输了,你不但要将一千万给我们吐出来,还得另外再给我们平川县一千万,怎么样?这个彩头还行吧?”赵长枪说道。

    “好,赌了。口说无凭,我们还要不要立字为正?”李东生毫不犹豫的说道。别说一千万,一个亿他也敢和赵长枪赌。孙国伟是什么人,他可是清楚的很。他和自己可都是向家这条线上的。他能会帮着赵长枪?赵长枪已经输定了!

    “好,痛快!希望各位同僚还能给我们做个证见!”

    赵长枪说着话,竟然真的从身上取出纸笔,笔走龙蛇,手写了两份相同的合同,书上了自己的大名。李东生看明白无误后,也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合同一式两份,一人一份。

    “呵呵,这可是一千万啊,可不能丢了。”赵长枪说着话,好像宝贝一样将合同仔细的折叠了起来,装进自己的衣兜,然后才起身朝自己原来的座位走去。临走还没忘了拿上自己吃了一半的苹果,一边走还一边对已经坐到旁边足球脸说道:“兄弟,你现在可以坐回来了。打扰,不好意思,谢谢配合。”

    足球脸咧咧嘴没说话,他感到眼前这个平川县长,好像不是什么好鸟啊!

    赵长枪刚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接待室的‘门’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正是刘秘书。他是来通知李东生,让他去见孙国伟的。

    李东生马上一脸优越感的站起来,还不忘对身边的足球脸说道:“对不住,老王啊,我先进去了。”

    李东生一边说话,还一边得意的看了赵长枪一眼,心说:“小样,‘毛’还没长全呢。就想跟老子玩?看老子不玩死你。看到了吗?满屋子这么多人,为什么孙市长偏偏先见我?这都看不明白,还想跟老子打赌,真是长了一对玻璃眼,干脆挖出来当泡踩了算了!后悔了吧?傻‘逼’了吧?一千万啊!”

    李东生屁颠屁颠的朝孙国伟的办公室走去。这货心已经打定主意了,进去就把这事和孙市长汇报一下,让他大力支持自己。李东生心也很清楚,这种官场打赌的事情其实玩笑的成分居多,他们那张煞有介事的合同,也不一定有法律效力。

    但是官场人看重的就是一个面子,就算赵长枪以后不给自己那一千万,自己见了面就和他讨债,他的面子也要丢光光了。

    李东生离开后,刘秘书刚要转身回到自己单办公室,却听到一个响亮的声音问道:“同志,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孙市长?”

    刘秘书扭头看了看说话的人,发现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长得‘挺’阳光,‘挺’帅气,身上没有一点官威。不过这家伙好像有点不懂礼貌,和他说话的时候竟然连站起来都没有,就那样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手里还拿着一个啃了还剩两口的苹果,嘴里嘎吱嘎吱的嚼着。

    刘秘书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有种被人轻视的感觉,好歹自己也是市委二秘,这人是谁啊,竟然用这种态度和自己说话?

    “你是”刘秘书有些不快的问道。

    说话的正是赵长枪,他已经和宗伟阳来了这么长时间,孙国伟才约见第一个人,这叫什么事?赵长枪还就不信了,孙国伟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他处理,连先见见这些人的时间都没有?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或者世界某日来临了,需要孙国伟这个救世主去救世?

    赵长枪也不是官场的新兵蛋子,其实他心‘门’清,孙国伟让大家等这么长时间,不过是为了摆摆谱,树立一下自己的官威,给人一种他很繁忙,日理万机的感觉。而赵长枪最反感的就是这一套,好好工作,以诚相待不好啊?非得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还有这个刘秘书,赵长枪也看着不顺眼。草,进来之后,眼皮朝上翻,好像谁都不在他眼一样。这么多人等了这么长时间,孙国伟不好出来道歉,你这个当秘书的给大家说声对不起会死啊?

    赵长枪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一寸,我欺你十丈的主,刘秘书既然没把大家放在眼。于是他也没把刘秘书放在眼,说话之间非常随便,甚至有些无礼。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