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宗伟阳看到赵长枪起身便知道要坏事,他本来想拉住赵长枪,但是想想孕‘妇’男刚才的话,也着实让人气恼,让赵长枪给他点颜‘色’看看,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 更新好快。

    宗伟阳可是非常明白自己这位大县长的能力,无论是拽还是‘弄’武,孕‘妇’男都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赵长枪一边嘎吱嘎吱的嚼着苹果,一边迈步走到孕‘妇’男和足球脸的旁边,冲足球脸说道:“这位兄弟,请高抬贵腚挪个地方。我有两句话要对这哥们说道说道。”

    足球脸心有些不乐意,但是看到赵长枪杀气腾腾,好像来者不善。何况他正眼红万达县平白无故得了一千万呢!如果能让赵长枪打打他的威风,好像也不错哦。

    于是,足球脸竟然真的站起身挪到另一个沙发上,而赵长枪则一屁股做到了足球脸刚才坐的地方,将手的苹果往面前的果盘里重新一放,翘起二郎‘腿’,看着身边的孕‘妇’男说道:“哥们贵姓?”

    孕‘妇’男皱着眉头上上下下看了赵长枪好几眼,心暗暗嘀咕:“这位就是平川县的县长?怎么这德‘性’?他难道不知道大家相互之间应该称同志?还哥们,你以为你是社会青年呢?”

    这家伙虽然心不忿,但是口还是说道:“免贵姓李,李东生,万达县委书记。这位同志是”

    “哦,我就是你刚才口那位只配做镇长的平川县长。我叫赵长枪,赵宋王朝的赵,长长远远的长,枪林弹雨的枪。”赵长枪随便的说道。

    李东生刚才说话声音那么大,故意让赵长枪听到,就是为了敲打敲他,让他们知难而退,不要在这里瞎折腾了。他却没想到赵长枪竟然亲自跑过来找他理论了,于是讪讪的说道:“呵呵,刚才我是开玩笑的,赵县长还不要放在心上嘛。”

    “呵呵,原来是开玩笑啊?哦,依我看,李书记平白无故从我们平川县分走了一千万,还跑到我们面前来嘚瑟,人品实在不怎么样啊?我也纳闷你这种人怎么就‘混’到正处级了呢?要我说你只配当个村主任之类的。搞不好当个村主任你也得一天被人打三遍,为什么要挨揍呢?你看你肚子这么大,里面肯定喝了不少油水。把不该喝的油水喝了,人家不揍你才怪呢!”赵长枪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万达县的一千万是市里正当途径划拨下去的,什么叫是从你们平川县分走的!真是岂有此理,无理取闹!”李东生被气的面‘色’通红的说道。

    “喂喂喂,你‘激’动什么?和你开个玩笑嘛,‘激’动什么?你看你刚才和我开玩笑,我就没‘激’动。”赵长枪笑眯眯的说道。

    满屋子众人听了赵长枪的话,不禁腮帮子直动弹,如果不是使劲忍着,恐怕就要笑出声来了。这位赵县长虽然说话有些不符合他的身份,但是他也太坏了,气死人不偿命啊!

    李东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看到大家的表情,猛然感到自己刚才失态了。这种时候,谁如果被对方气的暴跳如雷,失去了分寸,谁就败了。无论赵长枪说什么也不过是图惩口舌之利罢了,有什么用?被孙市长截留了四千万还不是乖乖呆着?不服气又怎么样?

    想到这些,李东生马上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一脸轻视的说道:“呵呵,赵县长到底还是年轻啊,火气太旺了。我不会和你计较的。”

    “呵呵,你不和我计较,可是我和你计较啊。要不咱俩打个赌?”赵长枪看着李东生说道。

    “打什么赌?”李东生下意识的说道。

    “赌那一千万你还得给我乖乖的吐出来!那是我们平川县的,我们平川县上上下下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谁也不能将它拿走!谁——也——不——能!”

    最后四个字,赵长枪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崩出来的,一边说话,一边伸出右手食指在李东生的面前晃了几下。

    赵长枪此话一出口,不但李东生感到吃惊,就连满屋子的其他人也感到吃惊。赵长枪的口气太大了吧?虽然这些钱原来是划拨给平川县的,但是毕竟现在市里已经进行了重新分配,并且已经将款子拨下去,想让市里再让下面将钱收回来,岂不是天方夜谭?

    他以为这是小孩过家家呢?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惊讶过后,李东生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他嘲笑赵长枪实在太天真了!竟然幻想着让市里将钱再给他们收回去!还要和自己打赌,这不是没事闲的蛋疼找虐吗?

    李东生轻轻一笑说道:“好吧,这个赌我和你打了。”

    “好,李书记果然杀伐果断,有大将气概!不愧为独当一面的一把手。不过既然是打赌,我们也不能免俗,就加点彩头吧。没彩头堵着也没意思。”

    “你说我们赌什么彩头?”李东生说道。

    “赌一千万!我输了,你们那一千万我是要不回来了。除此之外,我们平川县再给你们万达县一千万!算是支持万达县建设了。但是如果你输了,你不但要将一千万给我们吐出来,还得另外再给我们平川县一千万,怎么样?这个彩头还行吧?”赵长枪说道。

    “好,赌了。口说无凭,我们还要不要立字为正?”李东生毫不犹豫的说道。别说一千万,一个亿他也敢和赵长枪赌。孙国伟是什么人,他可是清楚的很。他和自己可都是向家这条线上的。他能会帮着赵长枪?赵长枪已经输定了!

    “好,痛快!希望各位同僚还能给我们做个证见!”

    赵长枪说着话,竟然真的从身上取出纸笔,笔走龙蛇,手写了两份相同的合同,书上了自己的大名。李东生看明白无误后,也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合同一式两份,一人一份。

    “呵呵,这可是一千万啊,可不能丢了。”赵长枪说着话,好像宝贝一样将合同仔细的折叠了起来,装进自己的衣兜,然后才起身朝自己原来的座位走去。临走还没忘了拿上自己吃了一半的苹果,一边走还一边对已经坐到旁边足球脸说道:“兄弟,你现在可以坐回来了。打扰,不好意思,谢谢配合。”

    足球脸咧咧嘴没说话,他感到眼前这个平川县长,好像不是什么好鸟啊!

    赵长枪刚刚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接待室的‘门’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正是刘秘书。他是来通知李东生,让他去见孙国伟的。

    李东生马上一脸优越感的站起来,还不忘对身边的足球脸说道:“对不住,老王啊,我先进去了。”

    李东生一边说话,还一边得意的看了赵长枪一眼,心说:“小样,‘毛’还没长全呢。就想跟老子玩?看老子不玩死你。看到了吗?满屋子这么多人,为什么孙市长偏偏先见我?这都看不明白,还想跟老子打赌,真是长了一对玻璃眼,干脆挖出来当泡踩了算了!后悔了吧?傻‘逼’了吧?一千万啊!”

    李东生屁颠屁颠的朝孙国伟的办公室走去。这货心已经打定主意了,进去就把这事和孙市长汇报一下,让他大力支持自己。李东生心也很清楚,这种官场打赌的事情其实玩笑的成分居多,他们那张煞有介事的合同,也不一定有法律效力。

    但是官场人看重的就是一个面子,就算赵长枪以后不给自己那一千万,自己见了面就和他讨债,他的面子也要丢光光了。

    李东生离开后,刘秘书刚要转身回到自己单办公室,却听到一个响亮的声音问道:“同志,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孙市长?”

    刘秘书扭头看了看说话的人,发现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长得‘挺’阳光,‘挺’帅气,身上没有一点官威。不过这家伙好像有点不懂礼貌,和他说话的时候竟然连站起来都没有,就那样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手里还拿着一个啃了还剩两口的苹果,嘴里嘎吱嘎吱的嚼着。

    刘秘书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有种被人轻视的感觉,好歹自己也是市委二秘,这人是谁啊,竟然用这种态度和自己说话?

    “你是”刘秘书有些不快的问道。

    说话的正是赵长枪,他已经和宗伟阳来了这么长时间,孙国伟才约见第一个人,这叫什么事?赵长枪还就不信了,孙国伟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他处理,连先见见这些人的时间都没有?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或者世界某日来临了,需要孙国伟这个救世主去救世?

    赵长枪也不是官场的新兵蛋子,其实他心‘门’清,孙国伟让大家等这么长时间,不过是为了摆摆谱,树立一下自己的官威,给人一种他很繁忙,日理万机的感觉。而赵长枪最反感的就是这一套,好好工作,以诚相待不好啊?非得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还有这个刘秘书,赵长枪也看着不顺眼。草,进来之后,眼皮朝上翻,好像谁都不在他眼一样。这么多人等了这么长时间,孙国伟不好出来道歉,你这个当秘书的给大家说声对不起会死啊?

    赵长枪是个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一寸,我欺你十丈的主,刘秘书既然没把大家放在眼。于是他也没把刘秘书放在眼,说话之间非常随便,甚至有些无礼。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二章 巡视御园    反应过来后,苗毅心中暗暗恼怒,发现这女人还真是不识相,都落到这步田地了竟然还敢讥讽老子,等着,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沉声道:“有请!”

    本是不想见的,可是不见不行,今后在这里还要人家配合,这里毕竟是人家管的地盘,最好是平安来、平安走。

    很快,战如意亲自领了绿婆婆进来,绿婆婆对战如意倒是客客气气不敢得罪,人家的背景在那,不是她能轻易招惹的。

    “什么风把您老人家给吹来了?”苗毅快步从长案后面绕出,笑哈哈地拱手。

    绿婆婆对苗毅可就不客气了,脸一垮,冷笑道:“可当不起总镇大人这么说,总镇大人不来见老身,老身只好亲自来拜访了。”

    讽刺看谁,何况苗毅知道这老妖婆和监察左部联手暗算自己的事,所以也不以为意,打起精神来应付,“您老人家说笑了,这不手头上的事情还没理顺,正打算改天去拜访您。”

    “既然大人忙,那公事就改天再说吧。”绿婆婆说罢左看右看了下,“飞红那丫头呢?”

    苗毅无奈摊手道:“规矩摆在这,我还真不敢把她给带进御园。”

    “这样…”绿婆婆拄拐转了两步,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复又抬头道:“不如这样,我回头去找天后娘娘求道懿旨,求娘娘开恩放飞红丫头进来,这点面子想必天后娘娘还是会给老身的。”

    苗毅心中暗骂,你是怕老子身边没眼线盯着,上面焉有不答应之理。表面上却呵呵笑道:“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绿婆婆手中拐杖突然杵了杵,“那丫头跟你这么多年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将她扶正?你当时可是说了看情况的,据我所知,丫头对你温柔体贴、百依百顺、知礼知节的,人长的又是少有的漂亮,你不会还有什么不满意吧?”

    本抱着揶揄心态将绿婆婆引进来的战如意脸色一沉。对她来说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心中暗骂一声,不要脸的老妖婆,一个戏子还想当正室!

    不管她对苗毅满不满意。她已经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自己迟早是要嫁给苗毅的,她也自然而然的认为自己是正室夫人,有人想插足到前面去,能高兴才怪了。

    苗毅面带微微笑意,“此乃终身大事。当水到渠成才行,这方面我最讨厌有人逼我,本来我已经在考虑将飞红扶正的事,婆婆非要这样逼我,是飞红让婆婆来施压于我吗?”

    一句话就反客为主了,绿婆婆赶紧摆手,“飞红绝没有让老身来施压,是老身自己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苗毅:“这事暂时不提了吧,回头我问问飞红自己的意思。”

    气势十足而来的绿婆婆闹了个尴尬。发现自己想撮合却变成了添乱,只好就此告辞。

    二天后,绿婆婆说到做到,还真的把飞红给弄来了御园,按理说苗毅这个级别是没资格带家眷来这里的。

    而苗毅也明显发现飞红来了这里后情绪有点说不清是什么味道,给人一种强颜欢笑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绿婆婆把他的话给转告了。绿婆婆也只是把飞红弄来了,没办法把飞红的侍女也给弄来,不过绿婆婆却安排了十几名美貌如画中人的仙娥来伺候,整个御园的仙娥本来就归绿婆婆管。

    一同带来的。还有一大筐的各色仙果,是天后听说绿婆婆的干女儿来了特意赏赐的。虽然绿婆婆管着这里弄些仙果不在话下,不过有天后赏赐的名义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摆出来了。

    苗毅将手头事情理顺后,开始让战如意做向导。巡视御园各个驻守点。既然有绿婆婆担着,苗毅看飞红情绪不高,遂带着一起出去散散心。海平心也屁颠颠地跟上了大开眼界,一路上像好奇小孩似的到处东张西望,看不到一点稳重。

    说是天帝的私家园林,实际上这个园林就是一颗星球。若非靠近这颗星球困难。黑龙司百万人马驻守根本不够用。

    首站巡视的就是离总镇府不远的三千里仙桃园,尽管桃园有大阵防护,可仍派了上万人马看护,毕竟地域有那么大,占用了黑龙司不少的兵力。

    换了平常苗毅肯定进不了仙桃园,可如今不一样,他是职责所在,加之本就是他麾下人马看守,进出这等重地他甚至都不用通报,可以说整个御园很少有他不能去的地方。

    尚在园门外,如雾般的氤氲灵气便扑面而来,本地的山神和土地亲自露面迎接,点头哈腰在前面领路介绍。一进园门,便能见到打理维护桃林的宫装仙娥穿梭来往其中,或持大剪,或拿锄头,但凡撞见苗毅的纷纷拜见,娇语莺啼般:“见过总镇大人!”

    园中桃树棵棵巨大,小的也高达十丈以上,枝展覆盖面自然也小不了,人在树下氤氲及膝,宛若蝼蚁般抬头观望。

    枝干黝黑突兀挣张如铁,树疙瘩盘结,叶如碧玉,高高枝头果实累累,稚小的如白绒绒,青涩模样稍大的已长出了桃形,淡黄的将要成熟,金黄色的则已成熟。还有的枝头开出了粉蕊金花,还没开始挂果。

    苗毅无意中见到战如意也在好奇地东张西望,不禁问道:“战大统领没来过这里吗?”

    战如意道:“此地没有允许哪能随意进来,倒是站在桃园外面往里面看过,进还是头一回,这回是沾了总镇大人的光。”

    看完桃园,几人又飞临一片开阔的农田地,自有土地前来迎接。

    看到田中有三三两两的美貌佳人穿着布衣耕作,与那些宫装打扮的仙娥截然不同,苗毅不禁挪步,想去一看究竟。

    战如意见状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戏谑,眼中更有狡黠之色闪过,貌似想看热闹。

    谁知苗毅的举动却吓得土地慌忙拦住,“大人,可千万使不得,陛下妃子岂是我等能近前旁观的,远观尚且亵渎。如何能近前无礼。”

    此话把苗毅也给吓一跳,自然是不敢上前跑去看天帝的女人,吃惊不小道:“陛下的妃子怎么会下地种田?”

    土地敷衍道:“怡情,怡情而已。”

    倒是一旁的战如意淡然道:“陛下是真怡情。妃子们则是上行下效罢了,于是后来变成但凡入宫的妃子在此都有一块良田,田地有多广,陛下的妃子就有多少。正常情况下,是陛下出现在这里的时候。那些妃子们才会出现做做样子给陛下看,陛下没来就都交给那些仙娥打理去了,没把那些妃子份内田地给打理好的仙娥往往下场很惨,别看那些妃子一个个貌美如花,实则心肠歹毒的很,幽闭久了都有点变态。”

    “哦!”苗毅听出了一些内情,感情是天庭后宫妃子争宠表现的地方。他放眼看向这广袤田地,心中啧啧不已,这青主家里得有多少女人呐,天天忙不停雨露也均分不过来啊!

    一旁的土地则听的冷汗直流。这种话也就这位的背景敢讲了,他是不敢说的,传出去还不得让人把皮给扒了。

    事实上对战如意这个知情人来说,也的确不用把那些妃子给放在眼里,嬴家就进贡过不少的美人进宫,后宫内天帝真正能记住名字的妃子又有几个,天帝也不可能花太大的心思在一群女人身上,大多碰都没碰过,守活寡罢了。说的难听点,一般的妃子惹得她战如意不高兴了。随便递句话进宫,弄死一个比她弄死一个自己的手下还容易,处理手下起码还得有理有据。

    海平心倒是眼睛一眨一眨的,貌似听的有滋有味的样子。

    离开了这片农田。一行又驾临一片云山雾海波澜壮阔的山峦之间。

    空气中散发着淡淡芬芳,沁人心脾,闻之神清气爽。眺望四周,山川秀美如画,处处飞瀑,雾过露出下面净美湖泊。倒映蓝天白云,奇花异草点缀其间,彩虹道道横跨,灵禽翱翔于间,此景只应天上有。

    山顶被座座亭台楼阁盘踞,最高可俯看群山的山巅之上,宫殿宏伟,阳光下金碧辉煌熠熠生辉,正是天帝的离宫。

    “参见总镇大人!”

    苗毅等人来到了宫外观看,守在宫外的黑龙司部从行礼,但是却不让进去。未得允许苗毅也不敢进去,尽管天帝不在这里,黑龙司上下守在这也没人敢擅闯,里面自有仙娥打理,苗毅等人站在宫门外往里面瞅瞅还是可以的。

    放眼看去,只见正对的恢宏殿门屋檐下居然盘着一条巨大的金龙在那打盹。

    进不去也就站在外面随便看了看,一回头,苗毅却发现飞红静静独自一人站在白玉雕栏处默默,连他苗毅走到了身边居然都没有发现。苗毅近前一看,只见飞红眼眶红红,怔怔看着一个方向,脸颊上竟然有清莹泪珠儿颗颗滑落。

    苗毅顺她所看方向瞅了瞅,似乎是一处山峦上的亭台楼阁屋宇,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不由好奇道:“飞红,你怎么了?”

    飞红慌忙回过神来,赶紧提袖擦了擦眼泪,摇头道:“没…没什么?”

    倒是一旁跟着过来的战如意朝那方向瞅了瞅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里应该是地辰星君家的园子,上一任的地辰星君因为炼狱之地考核作弊的事被满门抄斩了,不知道这一任的地辰星君还有没有住在那。”

    说到那次考核的作弊,苗毅也是亲历者,监察右使高冠可谓杀的人头滚滚,山崖上斩首的一幕他至今记忆犹新,闻听不禁往那地多看了两眼,不过事不关己,也没往心上去,目光又落在了飞红身上,沉吟一番,劝慰道:“是不是绿婆婆跟你说了什么?你也不要想多了,我只是看不惯她盛气凌人的态度,有意拿话堵她,没针对你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真的么?不是因为妾身的出身而嫌弃妾身?”飞红眼泪汪汪楚楚可怜地抬头看着他。

    战如意翻了个白眼,貌似受不了的样子,拍了拍身上的战甲,转身而去。

    看来还真是因为那事!苗毅心里嘀咕,表面微笑道:“以后有的是时间,扶为正室的事不急,等稳定下来再说,何况我身边只有你一个女人,你和正室又有什么区别?”

    “嗯!妾身知道了。”飞红点了点头,无限温柔地慢慢依偎在了他的怀中,只是看向远处山峦那处建筑的目光中有难以掩饰的哀伤。

    回头看了眼的战如意撇了撇嘴,一副似乎在说看着恶心的样子,冷哼一声走远了。(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