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br>

    “什么意思?”宗伟阳诧异的问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你忘了?我这次回来可是给你带回来一个大美女!你还没来得及看呢!对了,我这两天一直在考虑,怎么给你们安排一个美丽邂逅呢。如此一段伟大爱情的开端,总不能老土到让你们去相亲吧?”

    “扯淡!咦?我发现你若无厘头起来,很招人讨厌啊!”

    “是吗?可是很多女孩子都说我长得帅!”

    “行了,好好开你的车吧。帅哥!”宗伟阳翻翻白眼,有些无奈的说道。

    宗伟阳感到和赵长枪在一起共事还有一个好处,能使自己变得越来越年轻!至少心不会变老。

    当赵长枪和宗伟阳一路疾驰赶往榆林市,打算去找孙国伟兴师问罪的时候,孙国伟正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办公椅上,眯着眼睛,抽着烟,一脸享受的样子。

    孙国伟五十多岁,国字脸,面皮白净,大背头梳理的一丝不乱,一米七八的个头,如果倒退三十年,倒也符合小白脸的标准。现在嘛,啤酒肚,双下巴,额头几道抬头纹,让他看上去有些磕碜了。

    不过这显然没影响到孙国伟享受眼前这美好时刻。的确,孙国伟很享受现在的感觉。他有种沙场秋点兵,纵横捭阖,指挥若定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他以前在某部当副司长的时候所体会不到的。

    那时候,他不过是部里一个小小的副司长,就一个跑腿的命,有了罪过是自己的,有了成绩是领导的。现在不同了,虽然在榆林市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上面还有个一把手钱志广,但是钱志广是个典型的各负其责,不多管闲事的人。虽然一把手党政一把抓,但是他很少过问政府这边事情。

    至少自从孙国伟到来后,他还没见钱志广对他的工作指手画脚,这让孙国伟很满意。

    最让孙国伟满意的是平川县扶植款这件事情。他感觉那五千万简直就是上面送给他的一份大礼!纯粹是为他准备的,而不是为平川县准备的。

    本来,他到来后,榆林市还有许多人看他不顺眼,但是自从他将平川县的四千万截留下来,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钱分给一些“重点”单位后,反对他的声音马上就消失了!原本对他冷冷淡淡的几个市委常委见到他也是一脸笑容。热门小说

    孙国伟心中也清楚的很,这些市委的常委们能突然改变对自己的态度,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送给他们的利益。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对待赵长枪的态度。

    他们愿意看到赵长枪这个榆林市的牛人在自己手中吃瘪,或者说他们愿意看到自己这个新人在赵长枪手中吃瘪。

    在这件事中,他们不但拿到了好处,而且还能坐山观虎斗,他们何乐而不为?

    孙国伟并不介意他们这种坐山观虎斗的态度,因为在他来看,他和赵长枪之间,根本就不是两虎相争。而是老虎对绵羊,尽管赵长枪是个比较厉害的绵羊,但到底还是一只绵羊。

    孙国伟要让这些人看看他这只老虎是怎么戏耍赵长枪这只绵羊的。他知道,只要这次自己能击败了赵长枪,让赵长枪在自己手中吃瘪,这些人对他的态度就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现在,就在他办公室对面的接待室中,已经有很多人等着见他,等着向他汇报工作,请示工作,但是他现在却还不想见他们。如果自己能让他们随随便便的就见到,自己岂能还有大领导范儿?

    孙国伟有烟瘾,烟瘾还很大,他喜欢抽中华,一颗一颗的抽,一天两包烟都不够。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第一指节都被烟草熏的焦黄。牙齿倒是非常亮白,他每年都去医院牙科洗两次牙。

    他也知道市政府是无烟办公区,但是他忍不住。好在他在自己办公室抽烟,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会强行禁止他抽烟。

    直到孙国伟将手中的第五个烟头掐灭之后,他才抓起桌上的电话说道:“小刘,让万达县的书记进来吧。”

    小刘是孙国伟的秘书,是孙国伟从某部直接带过来的。在部里的时候,就对他忠心耿耿,所以他这次外调,才用尽手段将小刘也带了过来。

    “是,孙市长。”小刘答应一声,去下通知了。

    孙国伟放下电话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他虽然还没见到万达县的县委书记李东生,但是却早已经料到李东生是来干什么的。他就是来向自己表示感谢,然后向自己表态的。

    原因无他,就因为自己给了万达县一千万!

    孙国伟可不会无缘无故的就给了万达县一千万。万达县的县委书记李东生是向奎阳的妻侄。自己是向奎阳亲手提拔到这么重要的位置上来的,自己当然要投桃报李,给向家一个回报。

    万达县有了钱,自然就容易做出成绩。等李东生在万达县做出了成绩,只要有合适的机会,自己这个市长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提拔他了。

    而自己将李东生捧起来,向奎阳肯定高兴,向奎阳一高兴或许就能让自己再向上走走。说实话,孙国伟现在最期望的是向奎阳也能不断的向上爬。只有向奎阳爬的越高,自己这个在向家这颗大树下乘凉的家伙才会越安全。

    这就叫水帮鱼,鱼帮水。

    孙国伟大办公室的外间是一个小办公室,这里就是秘书小刘的办公室,和小刘的办公室隔着走廊相对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接待室。

    榆林市来向孙大市长汇报工作的各个县区,和市各局的头头脑脑们就在这里等着被孙大市长接见。

    此时,接待室里已经坐了十几个人,互相认识的便凑到一起小声的聊着,没有认识人的便坐在那里静静的等着。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的正是赵长枪和宗伟阳,他们已经来了有半个小时了,但是却没有看到一个人进入对面孙国伟的办公室,也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赵长枪等的不耐烦,随手从面前茶几上的果盘里抓起一个苹果,在宗伟阳面前晃了一下,小声说道:“来一个?”

    宗伟阳怔了一下,苦笑说道:“不吃,你自己来吧。”实际上,虽然接待室里每个茶几上都有一个果盘,但是并没有人去动里面的东西。不是说这东西不能动,而是大家都不去吃,你自己嘎吱嘎吱在那里吃,实在有些违和,会成为大家的焦点。

    赵长枪可不管那一套,咔吧就是一大口,然后嘎吱嘎吱的嚼起来。赵长枪的动作立刻引来一阵怪异的目光。

    赵长枪一边吃,还一边直楞起耳朵听不远处两个人说话。两个人都长得比较有特色,一个脸长得又圆又胖,整张脸的凸起程度和后脑勺差不多,如果将脑袋从脖子上摘下来活脱脱一个标准足球。

    另一个人面部没什么特色,就一张大众脸,只是油水好像比其他人足一些,脑袋转动间,脸上仿佛在不断反光一样。不过这货肚子非常大,大的和身体非常不协调,如果这货是个女人,肯定会被人认为是个怀孕七月的孕妇。

    虽然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压得比较低,但是赵长枪耳朵好使,还是将两个人的谈话一句不落听到了耳中。

    只听足球脸说道:“李书记,还是你们万达县好啊!虽然全国扶植县的审批报告没有被上面通过,但是仍然得到了一千万的扶植资金。我看着都眼红啊!”

    “呵呵,薛县长,你的消息够灵通的啊,你怎么得到的这个消息?”孕妇男说道。

    “唉,这都不是秘密了,我怎么能不知道。可惜我们天水县没有你们万达县命好啊,啥都没捞着。”足球脸说道。

    “呵呵,上面领导信任咱,咱也没办法啊!唉,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上面把钱给了咱们,咱们总得将事情干好吧?唉,压力山大啊。我看还不如没有呢,至少那样在以后的工作中不用背负这么大的压力嘛!”孕妇男说道。

    “你看,你看,得了便宜还卖乖吧?不过我可得提醒你一下,这钱本来可应该是人家平川县的。人家不会轻易将这笔钱白白的送出去吧?看到旁边那两位了吗?那就是平川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不用问,他们今天来就是来找孙市长讨个说法的。听说昨天县委书记已经来了一趟了,没把钱要回去,今天正副班长全来了。看来人家是铁了心要把这钱要回去啊!”足球脸一边说,还一边用眼神扫了一下赵长枪和宗伟阳的方向。

    “薛县长,你这话可就有些扯了。钱到了榆林市,该怎样支配,就得市里说了算嘛。再说了,现在钱已经到了我们县的账户上,难道还要我们再吐出来?有那种事情吗?其实啊,这有些人啊,就是死脑筋,非要认死理,一头撞南墙,到最后不但钱要不回去,恐怕还得碰一鼻子灰。我真不明白这种人是怎么混到正处级的位置上来的,根本不懂的什么叫政治嘛。这种人也就只配当个镇长。”孕妇男有些不屑的说道。

    孕妇男这话说的声音有些大,不单单是赵长枪听到了,几乎满屋子人都听到了,许多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的朝赵长枪和宗伟阳投了过去。

    在官场之上随便贬低别人的能力可是大忌,别说孕妇男还是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只配当个镇长了。

    宗伟阳的脸色不禁变了变,不过他虽然心中恼火,但最终还是忍下了这口气。然而他是忍下了,赵长枪可不想忍了,他起身朝孕妇男走了过去。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一章 进驻御园    他几乎是本能的认为监察右部的这次审讯有问题,如他自己所说,其中不可能没有六道余孽。

    冷静似乎已经成为生命最重要选项的高冠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慌乱,神态平静,也不为自己辩解,双手奉上一堆玉牒,“所有人的来历都查清了,全部在这里面,现在人已经交给了大臣们复查,介时陛下可核实两边查证的结果。”

    大臣那边肯定不会偏袒高冠,这个做不了假。

    念及此,青主情绪渐渐收敛,冷静了下来,发现是自己想多了,挥手将审讯记录摄了过来,抬手摁在案上,眯眼道:“六道余孽不可能不打这批破法弓的主意,如今一网打尽的人当中居然连一个六道余孽都没有,以你查案多年的经验,你觉得问题出在了哪里?”

    高冠淡然道:“不但是这件事情可疑,还有,四位天王和夏侯家的人也同样一个都没有,臣斗胆问一句,这是不是就是陛下安排战如意介入其中的原因。”言下之意是指青主是不是故意向几位大佬泄露。

    “不错!因为还不到和他们撕破脸的时候。”青主果断承认了,眯着的眼缝里目光诡谲,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人当中有人走漏了消息?”

    高冠:“设下局之后,在真正动手之前一直对下面人封锁消息,下面人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上面只有陛下和臣知情,其次是花义天直接对战如意进行布置,最有可能事先走漏消息的只有我们四个人。”

    青主默然不语,他自然是不会直接走漏消息的。高冠是个孤臣,几乎把所有人都给得罪光了。一旦脱离自己的话下场可想而知,只有紧紧依附在自己身边才能保命。花义天是斟酌再三挑选出来的人,泄密的可能性也不大…

    高冠看了看他的反应,继续道:“执行人当中真正知道消息的只有花义天和战如意,落网的人中没有四位天王和夏侯家的人,谁泄露的消息不言而喻,那么连同六道余孽也一同没有落网,这其中的关系值得推敲!”

    青主渐渐面目狰狞起来,咬牙切齿道:“也就是说四大天王中有人脚踏两条船。在和六道余孽勾结?你觉得是谁?”

    高冠摇头:“不知道!除了四位天王,夏侯家也有可能。”

    青主道:“战如意就算泄露了消息,四位天王也只会互相通气,不会告诉夏侯家,他们巴不得夏侯家出事,只有夏侯家出事了,他们才有机会把手彻底伸进地下势力,壮大自己。朕布置的计划中,夏侯家也只会是最后的知情者,朕给了他们压力。他们不明情况首要做的是自保,他们来不及把所有人全部通知到位,起码也会有部分六道余孽落网。所以夏侯家族可以排除。如果把目标锁定在四位天王中,你觉得谁最有可能?”

    高冠略作沉吟,徐徐道:“不知道!情况不明前,四位天王都有可能!”

    一句‘都有可能’让四大天王都难逃嫌疑,这话如针尖般刺中了什么,令青主瞳孔骤然一缩,只见青主阴森森冷笑了起来,“看来是朕仁慈太久了。真当朕不敢杀他们不成?”

    所谓帝王多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身处的环境如此,都是被逼的。

    高冠沉默不语,他很清楚,内忧外患之下,青主气归气,但不会和股肱之臣轻易撕破脸,不会给外人趁乱坐大的机会。在没有人能真正威胁到他之前,会尽力维持现有秩序,要改变也只会徐徐图之,不会采取让天下剧烈动荡的手段。

    而青主的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挥手让高冠退下。同时宣上官青来见他。

    上官青来到拜见后,青主淡然道:“通知御园那边换防吧。”

    “是!”上官青领命。

    黑龙司接到正式进驻御园和贡园的法旨离苗毅执掌黑龙司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情。

    法旨一到,大军开拔,诚如庾重真说的那般,遍布天下的上千贡园驻守人马要不了多少人,每个贡园派上百人便足够了,有十万大军足矣。苗毅将这个任务交给了黑虎旗,由屈雅红率人去换防,整个黑龙司十虎旗以后将轮流驻扎贡园,让大家都有体验的机会。屈雅红率人离开后,余下的百万大军则是苗毅亲自率队开赴御园。

    途径一处天街时,苗毅下令大军暂停休整,名目是给予下面最后一次自由活动的机会,大家缺什么想买什么都在这一次了结了,一旦进入御园可就要严守规矩了。

    这当然是苗毅的借口,大家驻扎在远离天街的荒野中,苗毅自己也易容进了城,在阎修的陪同下进入了一间商铺。

    商铺的老板娘不是别人,正是姬美丽,那这间商铺的背景就不言而喻了。苗毅顺道经过,特意来看看。

    洞天福地内,苗毅屈腿坐在席子上,看着对面跪在案前摆弄茶具煮茶的女人,安静,永远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静默独处了一会儿,苗毅问道:“在这里还好吗?”

    姬美丽点了点头,“比在天元星自由。”

    跟这女人的谈话永远热情不起来,苗毅知道和自己杀了她妹妹姬美眉有关,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不过姬美丽随后倒是主动开口问了句:“呆多久?”

    苗毅:“只有半天时间。”

    姬美丽又沉默了,斟茶,将一杯茶水送到他面前。

    苗毅伸手捉住了她的柔荑,茶盏顺手拨开到了一旁,“茶就不喝了,不准备陪陪我吗?”

    姬美丽明白他的意思,脸颊微微一红,用力抽回了手,手掌一翻,施法熄灭了炭炉,站了起来,转身朝自己卧室去了。

    苗毅微微一笑,也起身跟进了她的房间,顺手关了门……

    历经数月长途飞行,大军终于抵达了天庭核心地带的星空,到了这里,所有人马的家眷未得允许都不得擅自进入,女眷什么之类的都要统统留下,有一颗小小星球是专门用来安置驻军家眷的地方。

    雪玲珑、青菊、林萍萍之类的全部留下了,就连飞红也不在例外。当然,这里也不会不近人情,每隔一段时期会允许驻军前来探望家眷。而驻军也不用担心自己进入了御园后没人照顾,御园内有大量的仙娥,干的都是打杂之类的活,会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问题。

    经历了重重的盘查后,黑龙司上下又兴奋了起来,看到了遥远星空中那瑞气千重的天宫,都尽量睁开法眼想看清天宫的全貌。

    不过天宫不是他们的目的地,那等重地不是他们能轻易过去的地方,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防守天宫那样的重地,眼前一颗和天宫遥相呼应的美丽星球才是他们的驻地,御园到了!

    有人前来引领,大军呼啸闯入这颗美丽星球。

    人马落在了云山雾海的山峦间等候命令,空中忽然一条色彩绚丽的彩凤飞过,发出金玉般的铿锵鸣叫声,引得众人抬头神往。

    随之有几条人影掠空而来,驻扎此地的总镇亲自前来迎接。

    一番寒暄,苗毅随后领了黑龙司的高层骨干随之前往总镇府邸,双方要展开正式交接。

    总镇府邸在一座秀丽山峰之上,繁花似锦对应天空一道道彩虹,可见各种灵禽翱翔,天空净蓝如宝石。

    站在山顶放眼看去,十几里外半笼如雾般的氤氲灵气,烈日下不散,一棵棵突兀伸展的古树落在灵气之中,更有连绵无边紫气冲天。经介绍方知,那里便是庾重真所谓的三千里仙桃园。

    经过半天的面对面磋商,加之细细询问之下,苗毅等人终于将御园的情况大致了解了。

    随后原驻守人马的骨干又带领苗毅麾下的骨干奔赴各地接防,黑龙司下面的百万大军散去各地。

    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双方才交接完毕,原驻守人马集结完毕正式飞天而去。

    送别之后,大致对这里情况有了些了解的苗毅一转身,见战如意对此地习以为常不像其他人很有兴趣的样子,不由问道:“大统领莫非来过这里?”

    战如意偏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领了职位以后几乎没再来过,以前常随家里人来,蒙陛下开恩,我家在那边也有一个园子。”她抬手指了个方向。

    苗毅笑道:“不愧是世家子弟,非我等能及。既然大统领熟悉这里,回头熟悉情况时怕是要劳烦大统领做个向导。”

    战如意拱手道:“总镇大人有命,卑职焉敢不从。”

    事实上苗毅还来不及领略御园风光,还在总镇府内汇总散去各地手下的上报情况,也可以说是在熟悉情况,却突然有不速之客来访。

    “大人,您干娘来了。”战如意进来通报了一声,她如今遭受苗毅的打压,已经被架空了,混的有点惨,堂堂中军大统领唯一的作用几乎就是干些里外通报跑腿的事情。

    “干娘?”苗毅一愣,见到战如意嘴角若隐若现的讥讽意味霍然明白了,除了绿婆婆还能有谁。(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