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他几乎是本能的认为监察右部的这次审讯有问题,如他自己所说,其中不可能没有六道余孽。

    冷静似乎已经成为生命最重要选项的高冠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慌乱,神态平静,也不为自己辩解,双手奉上一堆玉牒,“所有人的来历都查清了,全部在这里面,现在人已经交给了大臣们复查,介时陛下可核实两边查证的结果。”

    大臣那边肯定不会偏袒高冠,这个做不了假。

    念及此,青主情绪渐渐收敛,冷静了下来,发现是自己想多了,挥手将审讯记录摄了过来,抬手摁在案上,眯眼道:“六道余孽不可能不打这批破法弓的主意,如今一网打尽的人当中居然连一个六道余孽都没有,以你查案多年的经验,你觉得问题出在了哪里?”

    高冠淡然道:“不但是这件事情可疑,还有,四位天王和夏侯家的人也同样一个都没有,臣斗胆问一句,这是不是就是陛下安排战如意介入其中的原因。”言下之意是指青主是不是故意向几位大佬泄露。

    “不错!因为还不到和他们撕破脸的时候。”青主果断承认了,眯着的眼缝里目光诡谲,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人当中有人走漏了消息?”

    高冠:“设下局之后,在真正动手之前一直对下面人封锁消息,下面人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上面只有陛下和臣知情,其次是花义天直接对战如意进行布置,最有可能事先走漏消息的只有我们四个人。”

    青主默然不语,他自然是不会直接走漏消息的。高冠是个孤臣,几乎把所有人都给得罪光了。一旦脱离自己的话下场可想而知,只有紧紧依附在自己身边才能保命。花义天是斟酌再三挑选出来的人,泄密的可能性也不大…

    高冠看了看他的反应,继续道:“执行人当中真正知道消息的只有花义天和战如意,落网的人中没有四位天王和夏侯家的人,谁泄露的消息不言而喻,那么连同六道余孽也一同没有落网,这其中的关系值得推敲!”

    青主渐渐面目狰狞起来,咬牙切齿道:“也就是说四大天王中有人脚踏两条船。在和六道余孽勾结?你觉得是谁?”

    高冠摇头:“不知道!除了四位天王,夏侯家也有可能。”

    青主道:“战如意就算泄露了消息,四位天王也只会互相通气,不会告诉夏侯家,他们巴不得夏侯家出事,只有夏侯家出事了,他们才有机会把手彻底伸进地下势力,壮大自己。朕布置的计划中,夏侯家也只会是最后的知情者,朕给了他们压力。他们不明情况首要做的是自保,他们来不及把所有人全部通知到位,起码也会有部分六道余孽落网。所以夏侯家族可以排除。如果把目标锁定在四位天王中,你觉得谁最有可能?”

    高冠略作沉吟,徐徐道:“不知道!情况不明前,四位天王都有可能!”

    一句‘都有可能’让四大天王都难逃嫌疑,这话如针尖般刺中了什么,令青主瞳孔骤然一缩,只见青主阴森森冷笑了起来,“看来是朕仁慈太久了。真当朕不敢杀他们不成?”

    所谓帝王多疑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身处的环境如此,都是被逼的。

    高冠沉默不语,他很清楚,内忧外患之下,青主气归气,但不会和股肱之臣轻易撕破脸,不会给外人趁乱坐大的机会。在没有人能真正威胁到他之前,会尽力维持现有秩序,要改变也只会徐徐图之,不会采取让天下剧烈动荡的手段。

    而青主的怒火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又冷静了下来,挥手让高冠退下。同时宣上官青来见他。

    上官青来到拜见后,青主淡然道:“通知御园那边换防吧。”

    “是!”上官青领命。

    黑龙司接到正式进驻御园和贡园的法旨离苗毅执掌黑龙司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情。

    法旨一到,大军开拔,诚如庾重真说的那般,遍布天下的上千贡园驻守人马要不了多少人,每个贡园派上百人便足够了,有十万大军足矣。苗毅将这个任务交给了黑虎旗,由屈雅红率人去换防,整个黑龙司十虎旗以后将轮流驻扎贡园,让大家都有体验的机会。屈雅红率人离开后,余下的百万大军则是苗毅亲自率队开赴御园。

    途径一处天街时,苗毅下令大军暂停休整,名目是给予下面最后一次自由活动的机会,大家缺什么想买什么都在这一次了结了,一旦进入御园可就要严守规矩了。

    这当然是苗毅的借口,大家驻扎在远离天街的荒野中,苗毅自己也易容进了城,在阎修的陪同下进入了一间商铺。

    商铺的老板娘不是别人,正是姬美丽,那这间商铺的背景就不言而喻了。苗毅顺道经过,特意来看看。

    洞天福地内,苗毅屈腿坐在席子上,看着对面跪在案前摆弄茶具煮茶的女人,安静,永远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静默独处了一会儿,苗毅问道:“在这里还好吗?”

    姬美丽点了点头,“比在天元星自由。”

    跟这女人的谈话永远热情不起来,苗毅知道和自己杀了她妹妹姬美眉有关,两人之间又陷入了沉默。不过姬美丽随后倒是主动开口问了句:“呆多久?”

    苗毅:“只有半天时间。”

    姬美丽又沉默了,斟茶,将一杯茶水送到他面前。

    苗毅伸手捉住了她的柔荑,茶盏顺手拨开到了一旁,“茶就不喝了,不准备陪陪我吗?”

    姬美丽明白他的意思,脸颊微微一红,用力抽回了手,手掌一翻,施法熄灭了炭炉,站了起来,转身朝自己卧室去了。

    苗毅微微一笑,也起身跟进了她的房间,顺手关了门……

    历经数月长途飞行,大军终于抵达了天庭核心地带的星空,到了这里,所有人马的家眷未得允许都不得擅自进入,女眷什么之类的都要统统留下,有一颗小小星球是专门用来安置驻军家眷的地方。

    雪玲珑、青菊、林萍萍之类的全部留下了,就连飞红也不在例外。当然,这里也不会不近人情,每隔一段时期会允许驻军前来探望家眷。而驻军也不用担心自己进入了御园后没人照顾,御园内有大量的仙娥,干的都是打杂之类的活,会解决他们的基本生活问题。

    经历了重重的盘查后,黑龙司上下又兴奋了起来,看到了遥远星空中那瑞气千重的天宫,都尽量睁开法眼想看清天宫的全貌。

    不过天宫不是他们的目的地,那等重地不是他们能轻易过去的地方,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防守天宫那样的重地,眼前一颗和天宫遥相呼应的美丽星球才是他们的驻地,御园到了!

    有人前来引领,大军呼啸闯入这颗美丽星球。

    人马落在了云山雾海的山峦间等候命令,空中忽然一条色彩绚丽的彩凤飞过,发出金玉般的铿锵鸣叫声,引得众人抬头神往。

    随之有几条人影掠空而来,驻扎此地的总镇亲自前来迎接。

    一番寒暄,苗毅随后领了黑龙司的高层骨干随之前往总镇府邸,双方要展开正式交接。

    总镇府邸在一座秀丽山峰之上,繁花似锦对应天空一道道彩虹,可见各种灵禽翱翔,天空净蓝如宝石。

    站在山顶放眼看去,十几里外半笼如雾般的氤氲灵气,烈日下不散,一棵棵突兀伸展的古树落在灵气之中,更有连绵无边紫气冲天。经介绍方知,那里便是庾重真所谓的三千里仙桃园。

    经过半天的面对面磋商,加之细细询问之下,苗毅等人终于将御园的情况大致了解了。

    随后原驻守人马的骨干又带领苗毅麾下的骨干奔赴各地接防,黑龙司下面的百万大军散去各地。

    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双方才交接完毕,原驻守人马集结完毕正式飞天而去。

    送别之后,大致对这里情况有了些了解的苗毅一转身,见战如意对此地习以为常不像其他人很有兴趣的样子,不由问道:“大统领莫非来过这里?”

    战如意偏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领了职位以后几乎没再来过,以前常随家里人来,蒙陛下开恩,我家在那边也有一个园子。”她抬手指了个方向。

    苗毅笑道:“不愧是世家子弟,非我等能及。既然大统领熟悉这里,回头熟悉情况时怕是要劳烦大统领做个向导。”

    战如意拱手道:“总镇大人有命,卑职焉敢不从。”

    事实上苗毅还来不及领略御园风光,还在总镇府内汇总散去各地手下的上报情况,也可以说是在熟悉情况,却突然有不速之客来访。

    “大人,您干娘来了。”战如意进来通报了一声,她如今遭受苗毅的打压,已经被架空了,混的有点惨,堂堂中军大统领唯一的作用几乎就是干些里外通报跑腿的事情。

    “干娘?”苗毅一愣,见到战如意嘴角若隐若现的讥讽意味霍然明白了,除了绿婆婆还能有谁。(未完待续。)

第1269章 吕重的疯狂!    “呃——”九玄寒龙冰棺之器灵闻言顿时怔了一下,好一会儿之后,才苦笑道:“对于我的前主人,我知道的不多。毕竟,我只有在她战斗的时候才会出现。但是,我相信她对自己人还是很不错的。”

    对自己人不错,那就表明对外人不是很好了。

    “说下去!”吕重深深地看了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一眼,淡淡地吩咐道。

    冰棺器灵微微点头,“我的前主人因为太美了,所以在圣神界也是受到无数神人的追捧与觊觎。再加上她修炼的是圣神界最顶级的冰系神术,看起来冷冷冰冰的。可正因为如此,想要征服她的男神也是非常之多。而且前主人还承受了一个超级宝藏之秘……”

    “……女神、宝藏、功法,这让她被无数人觊觎。固而一直以来,她为人冷若冰霜,性格也多了一丝杀伐果断与狠辣。但是,对待真正的朋友,她还是面冷心热的。可惜,坏就坏在这一点上……”

    说到这里,冰棺器灵也似乎愤怒起来:

    “主人有一个生死相依的真正闺蜜,正是此人,背叛了主人,甚至给主人下了圣神界都绝无仅有的剧毒。主人这才趁着勉强清醒的时刻,重创了这个叛徒,逃离圣神界,闯入了混沌之中后才晕迷了过去。而我感应到主人体内的剧毒几乎快要侵蚀到她的五脏六腑甚至是脑部,才以神界玄极元寒之气冰封了她……”

    听完冰棺器灵的介绍,吕重沉思起来。

    显然,这个女神是一个被真正朋友伤害过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一旦救醒,只怕仇恨值极高。

    一个搞不好,她绝对会杀人的。

    甚至都有可能迁怒她的救命恩人。

    那么。这样的一个女人到底要不要救?

    一时间,吕重也显得有些犹豫。

    看出了吕重的犹豫,冰棺器灵顿时向吕重恳求起来:“主人。您既然有能力,还请尽量一救我的前主人。到时候。小冰一定全心全意地忠诚于你……”

    吕重扫了冰棺器灵一眼,沉思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可以救她,但是,必须等我的[噬毒虫]真正成长起来才行。而且,我救她的时候,自己也必须有自保之力才行。否则,一旦被这女人迁怒,那我可就冤枉死了……”

    “好……好吧!不……不过。还请主人您尽快出手救她,我……我怕她无法再坚持多久……”冰棺器灵显得有些悲伤与落寞。

    吕重深深地看了冰棺器灵一眼,“那以你的估计,你的前主人大概还能坚持多少年?”

    冰棺器灵算了一下,好一会儿才道:“有您的[玄青神石]相助,再有我的[玄极元寒]之气冰封,她应该还可以坚持一千亿年。”

    一千亿年?

    这还不够久?

    吕重差点就要骂人了。

    倒是寂灭小公主看出来吕重有些误会了冰棺器灵,不由咯吱一笑,“咯咯,主人。对于神界之人与道器来讲,一千亿年真的很短的。甚至对于仙界圣人来说,一千亿年也并没有太多。毕竟。他们的寿命太长了。再说了,你以为谁都有你这么变态,能在满打满算不到两千万年的时间之内,成就中位准圣境界……”

    吕重一愣,微微点头。他刚刚是站在人类的立场上了。

    一千亿年,对于普通人类是太过漫长了。可对于神界的人来讲,有可能就是人类生活几年的时间呢。

    “小冰,一千亿对于我来说,还是太漫长了。你放心。这么长的时间。我足以成长起来。甚至我席下的[噬毒虫]也必然会进化[噬毒万圣虫]。只要我有了自保之力,一定会提前救你的前主人——”

    吕重想了许久。还是决定出手救治这尊女神。不是因为她的绝世容颜,毕竟。吕重都还没有见过对方呢。而是为了[九玄寒龙冰棺]全心全意的忠诚。

    有了[九玄寒龙冰棺]完部的忠心,吕重以后的底牌会强大得不可思议。

    “好了,小冰主人的事就谈到这里。接下来,我要全力冲击[大寂灭珠]更多的禁制,凝炼更多的大道道纹……”

    *********************

    大寂灭珠第二十一重大道!

    复制大道!

    复制,指的是以印刷、复印、临摹、拓印、录音、录像、翻录、翻拍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行为。

    复制是一个现代词语。但是,这也是一种大道。

    在古代,人工临摩、雕刻印刷、活字印刷等也都属于复制。

    甚至在修行界,复制功法、以秘术封存功法、材料于玉简之内,也是复制。

    以灵魂能量记录别人的记忆还是复制!

    复制,是天道中的一种大道!

    而且,也极为神奇!

    它可以把文明传承下去!

    也可以把大道传承下来!

    这是一种大道认可的真正伟大力量,更是大道传承的最强的载体。

    文字的创立,有复制大道的影子在其中!

    血脉传承的功法,也是复制大道的隐现!

    天地之间,大道无数,而复制大道,也是一个种无处不在的大道。

    明明无处不在,可是无数修行者往往会忽视了它的存在。这是“灯下黑”的一种存在!

    但是,这复制大道,绝对十分强大!

    吕重一凝聚出这种大道,陡然间,他对天地大道的感悟更加地深刻。

    甚至,有了复制大道,吕重隐隐感觉,自己以后凝聚大道道纹会更加地轻松。

    “轰……”

    一枚泛着璀璨金光的神秘道纹,出现在吕重的意识之中。

    顿时,吕重成功凝聚出自己的第24枚大道道纹。

    “哈哈,不错,实力暴涨到中位准圣境界以后,冲击[大寂灭珠]内的禁制可要轻松多了……”

    满意地一笑。吕重再接再厉,开始再次向[大寂灭珠]的第二十二重禁制发起了冲击。

    又是空间大道!

    虽然吕重没有凝聚出新的大道道纹,却是让自己的[空间]大道道纹。终于从上品巅峰境晋升到极品道纹境界。

    这是继火之大道之后的第二个极品道纹。

    第二十三重禁制,水之大道禁制。吕重轻松破开。让自己的水之大道道纹由中位巅峰境晋为上品巅峰境界。

    第二十四重禁制到第三十重禁制。分别是风、金、光、暗、生命、灵魂、隐等七种大道禁制。

    破禁成功,吕重的风、金、光、暗、生命、灵魂等六种大道也直接晋级为上品巅峰境界。

    而隐之大道也是成功凝聚而出。虽然刚刚入门,可有了影之大道、土之大道等两种大道的配合,吕重一旦隐匿身形、修为,实力没达到六级的圣人,都未必能发现吕重。

    接下来,第三十一重大道禁制,再次被吕重强行冲破。

    这是一个小之大道。也是吕重体内成功凝聚出的第26枚大道道纹。

    第三十二重大道禁制。居然是“大”之大道。至此,吕重能轻松地做到大小如心,随意变化。而且,有“大”之大道的辅助,吕重一旦施展“法天象地”*,其威力至少可提升百倍不止。

    一次性冲击了十二重大道禁制,这几乎超出吕重的意料。

    不过,吕重稍稍一想也就明白自己为何能一次性冲破如此多的大道禁制了。

    第一,吞噬、炼化了麒麟圣尊的五滴圣血,让吕重从巅峰仙皇境界。晋级到中位准圣境界,这是一次飞跃性的进步。让吕重生生提升了两个境界。

    第二,吕重的灵魂能量已转化为圣识。之前的巅峰准圣境的灵魂能力看似只与一级圣人的圣识隔了一丝。可这一丝一毫却是天与地的区别。

    第三。还是因为吸收、炼化麒麟圣尊圣血的原因,这让吕重的肉身得到极大的改造,使得吕重肉身对天地大道法则的亲和力、吸引力进一步加强。

    “接下来,是第三十三重大道禁制,给我全力冲击——”

    大寂灭珠核心空间,吕重开始疯狂对第三十三重大道禁制发起了冲击。

    此为融合禁制!

    何为融合?

    融合,指熔成或如熔化那样融成一体。

    融合之大道,极为强大!

    修炼到高深境界,绝对是不会低于时间、空间、气运、抽取等顶级大道的。

    有了融合大道道纹。你可以融合自己的功法、也可融合顶级法宝。甚至融合别人的大道。

    这是一种极为变态的大道!

    如果[抽取大道]是至尊版的[北冥神功],那么。[融合大道]就是终极版的[易经筋]。

    易经筋能融合任何异种真气为己用,而融合大道。却是能融合别人的大道为己用,甚至助自己创出新的变异性大道道纹。

    吕重修炼的[阴阳和合大道],几乎就是[融合]大道的一个体现。

    要是吕重能成功凝聚[融合]之大道道纹,那么,[阴阳和合大道]的威力会更加地恐怖。甚至就算吕重飞升至[圣神界],也可以通过融合大道,来推演[阴阳和合大道]后面的功法。

    “天啊,居我然是[融合]系的大道禁制?”吕重满脸狂喜地感应着[大寂灭珠]内的第三十三重大道禁制,这一刻,他的心神都急剧地跳动起来。

    身为[阴阳和合大道]的修炼者,吕重深知[融合]大道对于[阴阳和合大道]有着多大的好处。

    “不行,今天说什么也得破开这个禁制,成功凝聚出[融合]大道道纹……”吕重双眼放身狼一般幽碧的光芒,全身的斗志都被激发了出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