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去吸收白天寿、铁传甲的无意识元神,也没有吸收这两位虫圣的精血。

    毕竟,他才吸收麒麟圣尊的五滴圣血没多久,肉身积聚的能量已达到饱和。

    接下来,吕重并没有出手攻击第四区的圣人以及那一位圣尊。

    有龙珠器灵的算计,这些圣人也开始互相算计、倾轧。

    短短的时间之内,又有三位圣人陨落。

    对此,吕重只是笑笑,不管结果如何,这些圣人陨落,到时候还是会便宜他吕重的。

    进入[鸿蒙龙墓]后,发生一连窜的战斗。

    而吕重好运到极点,不但收服了龙珠器灵、始龙残魂,甚至还把[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也收服了。

    这让吕重兴奋之极,也同样对这几个家伙来了兴趣。

    其中,吕重对[九玄寒龙冰棺]的兴趣最大。

    “冰棺,你虽然认我为主,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冰棺之中到底有什么。不知可否让我一观?”在[大寂灭珠]的核心空间之内,吕重突然把[九玄寒龙冰棺]器灵召唤出来,好奇地问道。

    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无奈地摇了摇头:“呃,主人,你暂时还是别看的好。我的内部全是圣神界至寒气流组成的世界,容易伤到你——”

    吕重顿时苦笑,没想到以他现在的实力,还被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给鄙视。

    不过,吕重也是深深地明白,如果当时,不是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轻视自己,以器灵之身遁出[九玄寒龙冰棺],他是不可以利用[大寂灭珠]把其器灵移入另一个小世界收服的。

    “那么。我要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一窥你的内部世界?”吕重也不气馁,好奇地问道。

    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想了想。才道:“这样的话,你至少得把自己的肉身修炼到可媲美极品混沌至宝的境界。同时。你自身的实力必须达到圣尊境界——”

    什么?

    吕重顿时翻了翻白眼。

    这肉身强度,越是修炼到后面越是难以进步。而吕重现在,离圣尊境界也差了太多。

    这……这简直是在打击他的积极心嘛!

    就在这时候,寂灭小公主突然凭空冷笑,道:“吕重,这家伙诓你呢。放心,只要你完全炼化我体内的四十九重大道禁制,你就可以激发我本体的绝大部分力量。有我的空间之力守护。到时根本就不惧这小子体内的酷寒。嘻嘻,其实这家伙的棺材之内,也没什么别的好东西。除了无穷无尽的至寒玄气,也就一尊快陨落的神女在其中——”

    “什么?”吕重不由张大了嘴,一脸震惊。

    神女?

    “等等,小公主,你……你说的可是圣神界的女神?”吕重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

    小家伙傲娇地点了点头,“自然是了。这尊女神美丽到了极点,几乎你的所有女人都比不上。嘻嘻,到时你一见。一定会迷失在她的美丽之中。以我看,到时候吕重你可以把这尊女神也收入自己的后宫。嘎嘎……”

    被寂灭小公主曝出了自己体内的秘密,[九玄寒龙冰棺]所化的小男孩也是一脸郁闷。

    认真来说。冰棺之内的女神真是他的第一任主人,而吕重,只是他的第二任主人。与这新主人相处的时间太短,它对吕重的感情自然远没有对冰棺中那绝美的女神深厚。

    故而,他下意识地就不想吕重打搅自己的原主人。才故意夸大其词,打击吕重的信心。却不想他的这种行为顿时让[寂灭小公主]看不顺眼,果断地为吕重助威。

    “我的乖乖,收一尊女神充实自己的后宫?”

    吕重不由翻了翻白眼,这话也只有这家伙敢说出口。

    没好气地看了小寂灭一眼。吕重道:“小丫头,别乱说。你主人我可不是什么随便的人!”

    小寂灭捂嘴轻笑。双眼滴溜溜转了几下,嘻嘻一笑:“嘻嘻。你的确不是随便的人,不过你随便起来就不是人。不然,你也不会收了那么多的女人了……”

    “呃——”吕重顿时语塞。

    好一会儿,吕重才岔开话题,向九玄寒龙冰棺器灵问道:“冰棺,你的原主人是受伤而陷入了沉睡?”

    “冰棺?这个名字真难听。主人,你还是叫我小冰吧。”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委屈地看了吕重一眼,然后道:“前主人的确是身受重伤中毒而沉睡了。如果不是有着大量的玄青神石支撑,前主人只怕早就陨落了。可……可是,现在这玄青神石对前主人的伤势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也许她坚持不了多久……”

    说到这里,冰棺器灵也是一脸伤心与落寞。

    这亿万万年来,它都快坚持不下了。

    “受伤?中毒?”吕重一奇,“什么毒素能对一个圣神起作用?”

    “切,主人,你这话一出口,就泄露了你的无知。圣神界也有剧毒之极的生物。有些剧毒能轻易毒翻无数神将、神皇。甚至神尊都未必能百毒不侵——”小寂灭突然语出惊人。

    被寂灭小公主鄙视了一下,吕重也不着恼,讪讪一笑,看向冰棺器灵,问道:“那么,要如何才能解救你的前主人?”

    “呃,只要彻底解决了前主人身上的剧毒就行!否则,这剧毒只要有一丝保留,就会迅速滋生,再次威胁到我前主人的神体。”冰棺器灵也不由满是苦笑,一脸惆怅。

    “解毒?”吕重双眼顿时一亮,不由微微沉思了一下道:“我席下有一种至强的[噬毒虫],能吸噬一切剧毒强化自身。不知这种异虫能不能助你前主人解毒?”

    “什么?”冰棺器灵顿时惊叫起来,兴奋地道:“天啊,这下界居然有这样一种异虫?我……我不是在做梦吗?”

    见冰棺器灵兴奋得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吕重也是笑了一下,“能行?”

    冰棺器灵先是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行是可行。不过,你的噬毒虫只怕会因之而陨落无穷无尽。除非你的噬毒虫能进一步进化成为[噬毒万圣虫],否则,你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虽然也极想尽快地把前主人救醒,但是对于这个新主人冰棺器灵也不敢有所隐瞒,实话实说。否则,一旦在最后激起吕重的反感,可就得不偿失了。

    “噬毒万圣虫?”吕重一奇,记忆中有关太古虫族的记忆迅速被激发,好一会儿才道:“呵呵,原来我席下[噬毒虫]的进化方向就是[噬毒万圣虫],这可是非常了不得的一种异虫。”

    噬毒万圣虫,那是[噬毒虫]晋级虫圣境界的专称。这时候,这种异虫将拥有无解的超级剧毒。同样,也是无数剧毒之物的克星。任何剧毒,都会是它们眼中的美食。

    “嗯,[噬毒万圣虫]非常厉害。一个虫族宇宙,如果有[噬毒万圣虫]的加入,那么,它们的攻击性、防御性都会得到无数倍的加强。所以,主人你席下的[噬毒虫]潜力非常惊人。如果现在就让它们去吞噬那冰棺中女神身上的剧毒,损失就太大了。”小寂灭也是不主张吕重现在就对冰棺中的女神实行救治。

    第一,对吕重席下的[噬毒虫]损耗太过巨大。只怕如今整个[噬毒虫]的亿万亿大军,都未必能彻底吞噬、消化掉这女神体内的超级剧毒。

    其二,吕重的实力现在还严重偏弱,万一把那冰棺中的女神救醒,又不知道对方为人如何。万一她要对吕重不利,以[大寂灭珠]暂时恢复的能力都未必能阻止得了对方。

    第三,小寂灭公主嫉妒了,感应到那冰棺中女神的绝世容颜,让她这个器灵也赤果果地有些不满。

    “哈哈,我席下的[噬毒虫]现在是没有真正长成起来,不过,我相信要是进化为圣虫的话,它们绝对是第一个进化为圣虫的种类——”吕重兴奋地狂笑。

    相比起其他异虫的证圣之路,这[噬毒虫]成为虫圣自然要简单得多。

    只要有足够多的剧毒之物,它们就能疯狂进化。而且,有吕重在最后相助,分给它们一点圣人境圣虫的元神之力。它们晋阶为虫圣绝对会水到渠成。

    至于剧毒之物,可是从来不缺的。甚至吕重还可以疯狂动用时间加速之力,自行培育剧毒之物以供给[噬毒虫]。

    “对了,小冰,你的前主人性格如何?为人如何?你可说实话实说……”吕重的声音陡然拔高,甚至脸色也难得地严肃起来。

    突然,吕重目光如炬地看着[九玄寒龙冰棺]的器灵。要救这陷入沉睡的女神,前提是这女神不会威胁到他。

    自然,吕重会第一时间打听这女神的性格、为人。要弄明白这尊女神值不值得自己相救。会不会救了她,反而危及到自己的生命。吕重可不想做《农夫与蛇》中的那个老农,更不想做童话里的东郭先生。

    这个世界上,恩将仇报的人太多了,吕重可不想冒险。(未完待续)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以来的默默支持,感谢890、小熊宝宝1停产、rgan、紫琼道人、混世心伤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怒气冲冲奔榆林    赵长枪来到县委之后,宗伟阳的秘书直接将赵长枪领到了宗伟阳的办公室。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宗伟阳的精神有些疲惫,看来这些日子将他累的不轻。但是看到赵长枪进来后,还是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说道:“赵老弟,你可算回来了!你如果再不回来,我快要顶不住住了。”

    “这些天辛苦你了,宗书记。”赵长枪略带歉意的说道。

    平川县的两位大佬互相推让着做到沙发上,宗伟阳将事情和赵长枪仔细的说了一遍。

    “燕过拔毛,钱过留份,算是上面的老传统了,可是这次孙市长做的实在有些过分了。整整五千万,竟然只打算给我们平川县一千万!市里扣下了四千万!哪怕给我们两千万,也能说的过去啊!”宗伟阳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昨天亲自去和孙市长理论,可是没想到钱没要来,却被孙国伟训了一通,说他只顾局部,不顾整体,只考虑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考虑整个大局,犯了本位主义错误。搞得他窝火又憋气。

    “哼哼,钱本来就是我们平川县的,这是专款,他孙国伟凭借什么要扣下我们平川县的钱?宗书记,我现在就去一趟榆林市。”赵长枪愤怒起身就要离开。

    “赵老弟,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冲动。他毕竟是我们的上级嘛!或许他真的是为了整个榆林市的经济着想,那也说不定啊。”宗伟阳连忙说道。

    他怕赵长枪就这样怒气冲冲的去找孙国伟,不但办不成事,反而会把事情弄糟。

    “狗屁!他如果真的是为了整个榆林市着想,就应该将钱全额的给我们。难道平川县不是榆林市的一份子?我们为了获得这个全国重点扶植县的资格,全县上下没白没黑的准备了快一个月,现在他凭什么要把我们的钱截留?哼哼,分明是想用我们的钱给他自己做事罢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虽然现在他把我们的钱扣下了,可是如果到时候,我们平川县如果不能做出点成绩的话,他又该打我们板子了!”

    赵长枪没好气的说道,等到他把话说完,人已经拉开了办公室的门。

    “等一下,我们两个一块儿去。”宗伟阳怕赵长枪太冲动,起身跟了上去。

    宗伟阳没让自己的司机送自己,直接坐上了赵长枪的超级悍马,直奔榆林市。【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赵长枪常年不用司机,都是自己开车。

    赵长枪虽然不满孙国伟的做法,但是他也知道孙国伟是自己上级,自己不好去到就大发雷霆。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是先了解一下孙国伟这个人吧。

    赵长枪摸出电话,拨通了榆林市局长兼政法委书记于大彪的电话。很快手机中便传来于大彪的大嗓门:“怎么了,赵老弟,怎么忽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嘿嘿,等等,你先别说话,让我猜猜你给我打电话的目的。是不是因为你们那五千万的事情?”

    于大彪虽然职位比赵长枪高半级,但是和赵长枪一直是好朋友,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好。并且,于大彪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别看赵长枪现在的级别不如自己高,但是这小子年轻不说,而且上面有人罩,下面有人顶,自己能力还超强,将来的位置肯定要超过自己。所以于大彪从来就没拿赵长枪当下级看待。

    “于局,你都知道了?”赵长枪反问道。

    “废话,我虽然是公安局长,工作有很大的独立性。但是我好歹也是政法委书记。是市委常委,我也不是聋子,怎么能得不到一点风声?”于大彪笑着说道。

    “那好,看来我这个电话还真打对了。于局,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榆林市委凭什么将我们的专款给扣下?”赵长枪说道。

    “咦?你怎么冲着我来了?也不是我让人将你们的钱给扣下的啊!呵呵,赵老弟,我看这事你还是乖乖的偃旗息鼓吧,昨天宗伟阳也来了,还不是一分钱也没多要回去?实话告诉你,这件事虽然是孙市长主张的,但是却是得到了大部分市委成员的支持,就连市委书记钱志广都没提出反对意见。所以,你那四千万是要不回去喽。”于大彪说道。

    赵长枪的心顿时一沉,他给于大彪打电话,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情。如果扣下平川县的钱是孙国伟一个人的主意,他就算和孙国伟撕破脸也要将钱都给要回来。如果是整个榆林市委都支持孙国伟的决定,那么他就得考虑一下和孙国伟的谈话方式了。毕竟他赵长枪再强势,也不能和整个榆林市委对抗吧?

    平川县以后还要在榆林市的领导下工作呢!

    不过,让赵长枪不明白的是,孙国伟才刚刚到平川县履新不几天,他是怎么得到这么多人支持的?甚至连市委书记钱志广都支持他?

    赵长枪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于大彪。

    “呵呵,为什么大家都支持孙市长?利益呗!孙国伟扣下四千万可没有独吞,市委市政府的几个部门几乎都得到了好处。自己不用出面,只需要暗中支持一下孙国伟,就有几百万的好处。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会不答应。我告诉你吧,就连我的公安局都得到了市财政下拨的两百万办公经费!我现在可是兵强马壮,财政富足。怎么样?牛逼吧,要不改天我请你喝一杯?也算借花献佛了!”于大彪嘿嘿笑着说道,似乎是在刺激赵长枪。

    “你请个屁!于局,我可得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我那钱你可别给我花了,早晚我得让你再给我吐出来!”赵长枪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急眼。实话告诉你吧,虽然我的钱到账了,但是我可是一分都没动。就等着你来把它要回去呢!你小子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没事不琢磨琢磨别人的钱就不错了,现在有人琢磨你的钱,你能善罢甘休?不过,我这边好说,就算我现在以其他的名义将这笔钱交到平川县的账户上也无所谓。但是其他的单位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我还是那句话,这笔钱恐怕你是要不回去了。”

    于大彪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听到汽车鸣笛的声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正在赶往榆林市的路上吧?我知道你的操蛋脾气,说不定单枪匹马挑了市政府的事情你都干的出来。但是,赵老弟,我以一个老大哥的身份,提醒你一句,一切按程序来,千万不要胡来。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

    于大彪还真担心赵长枪一怒之下会把孙国伟打个半死。赵长枪的胆子有多大,他可是比谁都清楚!当初日泰日化厂几百口岛国人,赵长枪愣是一晚上把人家灭了个干干净净!最后一把火过去,连点证据都没留下,让岛国政府都干瞪眼。

    对赵长枪来说,打个市长啥的还真不在话下!

    赵长枪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到底是从夹河市一起走出来的老朋友了,于局一直就站在自己这边啊。

    “放心吧,于局,我知道该怎么做。不会胡来的。”赵长枪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和于大彪通话的时候,宗伟阳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当他知道赵长枪刚才是和市委常委于大彪通话的时候,心中不禁暗暗惊讶。

    作为他们这个级别的官员,和市里某些领导关系密切这并不奇怪,比如他,以前就是常务副市长秦月生的人。让宗伟阳惊讶的是赵长枪和于大彪说话的语气。这根本不是一个下级对上级的语气,倒像是一对老朋友在聊天。

    宗伟阳发现,和赵长枪共事的时间越长,就越感到赵长枪的神奇和不同凡响。按说一个一把手有这样一个副手,会感到很累,甚至感到强大的威胁。事实上,赵长枪刚刚到平川县的时候,宗伟阳的确感到了强大的威胁。

    但是现在,宗伟阳早已经没有了这种感觉。他知道,只要你不主动去招惹赵长枪,不要去触犯他的底线,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但为人随和,充满阳光,而且权利欲也不强。

    实际上,在平川县,赵长枪只负责自己分内的事情,从来不干涉市委方面的工作。很多时候,他甚至会将他自己的活也扔给宗伟阳。自从赵长枪成了平川县长之后,宗伟阳对平川县的掌控力度,实际上是加强了,而不是被赵长枪削弱了。当然,前提是宗伟阳自己不能将路走歪了。如果宗伟阳将路走歪了,赵长枪会不客气的指责他的。

    赵长枪是个只做事,不太考虑权利斗争的人,虽然他有很多政治资源,但是他从来没有用这些资源为自己谋私利,谋官位。虽然偶尔他也会动用这些关系网,但是那都是为了工作。

    赵长枪发现宗伟阳一直没说话,便问道:“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些庆幸。”宗伟阳说道。

    “嗯?庆幸什么?”赵长枪奇怪的问道。

    “庆幸我能遇到你这样一个好搭档。如果不是你,或许我现在已经在歪路上越陷越深了。谢谢你。”宗伟阳真诚的说道。

    “呵呵,现在说谢谢还早了。过几天再和我说谢谢也不迟。”赵长枪笑嘻嘻的说道。他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不然就这样怒气冲冲的去找孙国伟,非把事情搞砸不可。

    宗伟阳不禁愣了一下,一时没明白赵长枪什么意思。过几天再说谢谢?为什么要过几天?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