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来到县委之后,宗伟阳的秘书直接将赵长枪领到了宗伟阳的办公室。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宗伟阳的精神有些疲惫,看来这些日子将他累的不轻。但是看到赵长枪进来后,还是亲自给他倒了一杯热水,说道:“赵老弟,你可算回来了!你如果再不回来,我快要顶不住住了。”

    “这些天辛苦你了,宗书记。”赵长枪略带歉意的说道。

    平川县的两位大佬互相推让着做到沙发上,宗伟阳将事情和赵长枪仔细的说了一遍。

    “燕过拔毛,钱过留份,算是上面的老传统了,可是这次孙市长做的实在有些过分了。整整五千万,竟然只打算给我们平川县一千万!市里扣下了四千万!哪怕给我们两千万,也能说的过去啊!”宗伟阳有些无奈的说道。

    他昨天亲自去和孙市长理论,可是没想到钱没要来,却被孙国伟训了一通,说他只顾局部,不顾整体,只考虑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考虑整个大局,犯了本位主义错误。搞得他窝火又憋气。

    “哼哼,钱本来就是我们平川县的,这是专款,他孙国伟凭借什么要扣下我们平川县的钱?宗书记,我现在就去一趟榆林市。”赵长枪愤怒起身就要离开。

    “赵老弟,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冲动。他毕竟是我们的上级嘛!或许他真的是为了整个榆林市的经济着想,那也说不定啊。”宗伟阳连忙说道。

    他怕赵长枪就这样怒气冲冲的去找孙国伟,不但办不成事,反而会把事情弄糟。

    “狗屁!他如果真的是为了整个榆林市着想,就应该将钱全额的给我们。难道平川县不是榆林市的一份子?我们为了获得这个全国重点扶植县的资格,全县上下没白没黑的准备了快一个月,现在他凭什么要把我们的钱截留?哼哼,分明是想用我们的钱给他自己做事罢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虽然现在他把我们的钱扣下了,可是如果到时候,我们平川县如果不能做出点成绩的话,他又该打我们板子了!”

    赵长枪没好气的说道,等到他把话说完,人已经拉开了办公室的门。

    “等一下,我们两个一块儿去。”宗伟阳怕赵长枪太冲动,起身跟了上去。

    宗伟阳没让自己的司机送自己,直接坐上了赵长枪的超级悍马,直奔榆林市。【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800】

    赵长枪常年不用司机,都是自己开车。

    赵长枪虽然不满孙国伟的做法,但是他也知道孙国伟是自己上级,自己不好去到就大发雷霆。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还是先了解一下孙国伟这个人吧。

    赵长枪摸出电话,拨通了榆林市局长兼政法委书记于大彪的电话。很快手机中便传来于大彪的大嗓门:“怎么了,赵老弟,怎么忽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嘿嘿,等等,你先别说话,让我猜猜你给我打电话的目的。是不是因为你们那五千万的事情?”

    于大彪虽然职位比赵长枪高半级,但是和赵长枪一直是好朋友,两个人关系一直很好。并且,于大彪这个人很有自知之明,别看赵长枪现在的级别不如自己高,但是这小子年轻不说,而且上面有人罩,下面有人顶,自己能力还超强,将来的位置肯定要超过自己。所以于大彪从来就没拿赵长枪当下级看待。

    “于局,你都知道了?”赵长枪反问道。

    “废话,我虽然是公安局长,工作有很大的独立性。但是我好歹也是政法委书记。是市委常委,我也不是聋子,怎么能得不到一点风声?”于大彪笑着说道。

    “那好,看来我这个电话还真打对了。于局,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榆林市委凭什么将我们的专款给扣下?”赵长枪说道。

    “咦?你怎么冲着我来了?也不是我让人将你们的钱给扣下的啊!呵呵,赵老弟,我看这事你还是乖乖的偃旗息鼓吧,昨天宗伟阳也来了,还不是一分钱也没多要回去?实话告诉你,这件事虽然是孙市长主张的,但是却是得到了大部分市委成员的支持,就连市委书记钱志广都没提出反对意见。所以,你那四千万是要不回去喽。”于大彪说道。

    赵长枪的心顿时一沉,他给于大彪打电话,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件事情。如果扣下平川县的钱是孙国伟一个人的主意,他就算和孙国伟撕破脸也要将钱都给要回来。如果是整个榆林市委都支持孙国伟的决定,那么他就得考虑一下和孙国伟的谈话方式了。毕竟他赵长枪再强势,也不能和整个榆林市委对抗吧?

    平川县以后还要在榆林市的领导下工作呢!

    不过,让赵长枪不明白的是,孙国伟才刚刚到平川县履新不几天,他是怎么得到这么多人支持的?甚至连市委书记钱志广都支持他?

    赵长枪将自己的疑问告诉了于大彪。

    “呵呵,为什么大家都支持孙市长?利益呗!孙国伟扣下四千万可没有独吞,市委市政府的几个部门几乎都得到了好处。自己不用出面,只需要暗中支持一下孙国伟,就有几百万的好处。这种事情只有傻子才会不答应。我告诉你吧,就连我的公安局都得到了市财政下拨的两百万办公经费!我现在可是兵强马壮,财政富足。怎么样?牛逼吧,要不改天我请你喝一杯?也算借花献佛了!”于大彪嘿嘿笑着说道,似乎是在刺激赵长枪。

    “你请个屁!于局,我可得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我那钱你可别给我花了,早晚我得让你再给我吐出来!”赵长枪不客气的说道。

    “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急眼。实话告诉你吧,虽然我的钱到账了,但是我可是一分都没动。就等着你来把它要回去呢!你小子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没事不琢磨琢磨别人的钱就不错了,现在有人琢磨你的钱,你能善罢甘休?不过,我这边好说,就算我现在以其他的名义将这笔钱交到平川县的账户上也无所谓。但是其他的单位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我还是那句话,这笔钱恐怕你是要不回去了。”

    于大彪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听到汽车鸣笛的声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正在赶往榆林市的路上吧?我知道你的操蛋脾气,说不定单枪匹马挑了市政府的事情你都干的出来。但是,赵老弟,我以一个老大哥的身份,提醒你一句,一切按程序来,千万不要胡来。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

    于大彪还真担心赵长枪一怒之下会把孙国伟打个半死。赵长枪的胆子有多大,他可是比谁都清楚!当初日泰日化厂几百口岛国人,赵长枪愣是一晚上把人家灭了个干干净净!最后一把火过去,连点证据都没留下,让岛国政府都干瞪眼。

    对赵长枪来说,打个市长啥的还真不在话下!

    赵长枪心中不禁有些感动,到底是从夹河市一起走出来的老朋友了,于局一直就站在自己这边啊。

    “放心吧,于局,我知道该怎么做。不会胡来的。”赵长枪说完后,挂断了电话。

    赵长枪和于大彪通话的时候,宗伟阳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当他知道赵长枪刚才是和市委常委于大彪通话的时候,心中不禁暗暗惊讶。

    作为他们这个级别的官员,和市里某些领导关系密切这并不奇怪,比如他,以前就是常务副市长秦月生的人。让宗伟阳惊讶的是赵长枪和于大彪说话的语气。这根本不是一个下级对上级的语气,倒像是一对老朋友在聊天。

    宗伟阳发现,和赵长枪共事的时间越长,就越感到赵长枪的神奇和不同凡响。按说一个一把手有这样一个副手,会感到很累,甚至感到强大的威胁。事实上,赵长枪刚刚到平川县的时候,宗伟阳的确感到了强大的威胁。

    但是现在,宗伟阳早已经没有了这种感觉。他知道,只要你不主动去招惹赵长枪,不要去触犯他的底线,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但为人随和,充满阳光,而且权利欲也不强。

    实际上,在平川县,赵长枪只负责自己分内的事情,从来不干涉市委方面的工作。很多时候,他甚至会将他自己的活也扔给宗伟阳。自从赵长枪成了平川县长之后,宗伟阳对平川县的掌控力度,实际上是加强了,而不是被赵长枪削弱了。当然,前提是宗伟阳自己不能将路走歪了。如果宗伟阳将路走歪了,赵长枪会不客气的指责他的。

    赵长枪是个只做事,不太考虑权利斗争的人,虽然他有很多政治资源,但是他从来没有用这些资源为自己谋私利,谋官位。虽然偶尔他也会动用这些关系网,但是那都是为了工作。

    赵长枪发现宗伟阳一直没说话,便问道:“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些庆幸。”宗伟阳说道。

    “嗯?庆幸什么?”赵长枪奇怪的问道。

    “庆幸我能遇到你这样一个好搭档。如果不是你,或许我现在已经在歪路上越陷越深了。谢谢你。”宗伟阳真诚的说道。

    “呵呵,现在说谢谢还早了。过几天再和我说谢谢也不迟。”赵长枪笑嘻嘻的说道。他需要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不然就这样怒气冲冲的去找孙国伟,非把事情搞砸不可。

    宗伟阳不禁愣了一下,一时没明白赵长枪什么意思。过几天再说谢谢?为什么要过几天?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三零章 人心惶惶    一朝天子一朝臣,聂无笑的离去不仅仅是一些骨干的任免,趁着现在有聂无笑旧部的支持,如同当初的黑虎旗一般,各虎旗人马再次进行混编,人员全部打散再组合。

    正式调黑龙司进驻御园的法旨还没来,黑龙司原地待命,而总镇大人的客人却来了。

    白凤凰来了,苗毅离开了黑龙司单独前往私下见面。

    至于两人私下谈了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事后苗毅给了阎修一只储物镯,阎修独自秘密离去,奉命将东西交给云知秋……

    天元星天街,群英会馆,阁楼内,佳人风华依旧。

    苗毅高升的消息传来,换来的却是皇甫君媃倚靠在窗前眺望远方,手中拿着那只红蜻蜓发簪幽幽一叹。不知道怎么回事,苗毅爬的越快,她却感觉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守城宫内,伏青登高望远,同样是一声长叹,听到苗毅高升的消息同样也高兴不起来,不是不为苗毅高兴,而是因为他刚从外面回来。

    四兄弟在外面秘密碰头见了一面,一番商议后的结果很残酷,而有些残酷的现实也不得不面对,随着下面本是平等的人中有人高升有人居于人下,已经有些不太和谐的怨言出现,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冒出的怨言让四人心惊肉跳,似乎已经威胁到了所有人的安全,四人最终决定,等到下一次地狱考核的到来,将一些弟兄诱入地狱参加考核,不会再让他们活着回来。

    曾经在小世界为了抵抗六圣团结一心的局面在面对现实利益的侵蚀时终于人心不在。

    东华总镇府,在碧月夫人屋内一翻发泄后的天元侯走出了房间,坐在了外面的亭子里发呆。

    收拾整齐后的碧月夫人也慢慢出了房间,脸上没有表情。说不出是恨还是不恨,已经被天元侯强行侵犯成了习惯。有些事情没办法,在世人眼中他们就是夫妻,类似事情天元侯怎么做都不为过,不会有人为碧月夫人鸣不公。

    说来也好笑,双方之间感情出现危机后,天元侯来这边反而来的勤快了,一年至少会过来三四回,虽然亲热的方式有些野蛮。可对曾经能把夫人扔在一角甚至百年也不见上一面的情况来说,如今反而更像是夫妻了。

    斜了一眼亭子里的人,碧月夫人也意识到了天元侯这次的状况有些不对,明显有些患得患失,她太了解他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过两人之间早已不再有什么交流,有的只是天元侯的野蛮和强迫,碧月夫人快步而去,想离天元远一点。

    亭子里,天元侯目光一动。落在了她身上,轻轻叹道:“夫人,我们能谈谈吗?”

    碧月夫人脚步一停。背对道:“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天元侯苦笑道:“人丑星君可能要下台了,我这侯爷的位置也岌岌可危了。”

    碧月夫人身子一震,眼中闪过震惊神色,她缓缓转过了身来,犹豫了一下,不想过去,可终究还是想知道究竟什么事情会这么严重,慢慢走入了亭子里。坐在了他对面,语气生硬道:“出什么事了?”

    天元侯苦笑道:“鬼市的事情想必你也应该听说了,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将一群心怀不轨者给一网打尽了,而你那个旧部牛有德因为介入了此事,已经是踩着一堆官帽子连跳了两级。”

    牛有德高升倒没什么,碧月夫人早就见识过苗毅的能力,对此并没有太过惊讶之处。已经传讯恭喜过了,顺便问了下女儿的境况。她吃惊的是别的,忍不住急忙问道:“难道你也在鬼市那边插了一手,你的人也落入了法网?”

    天元侯摇头道:“这事我倒是没有参与,虽然鬼市也有我的眼线。我也想得到那批破法弓,不过我有自知之明。那么多豪强觊觎的东西,凭我的能量就算能找到也抢不到,也就没做那非分之想。”

    碧月:“那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天元侯长长轻叹了声,“我没参与不代表上面的人没参与,我已经听到消息了,星君以上的只怕是人人都脱不了关系,下面都有人落在了高冠的手上。陛下借由此事夺权的意图已经是图穷匕见、势在必行,试问一旦人丑星君出事,换了陛下的人接任,焉能容得下我继续占着这个位置,我不但是人丑星君的旧部,还是嬴天王的旧部,不除掉我们的话,新任星君必然要面临上下夹击的困境,必然会趁着陛下有借口能钳制住上层的机会快速扫平下面,一连串的清洗在所难免。”

    碧月:“天王他们又岂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陛下如此强硬就不怕下面人造反?”

    天元侯:“是差点造反,朝中人心惶惶,为了自保皆豁出去了,怂恿四位天王反了!据说还有人试探了夏侯家的态度。”

    听的心惊肉跳的碧月问:“夏侯家什么态度?”

    天元摇头:“夏侯家坚定站在陛下那一边。有些事情很明显的,陛下的个人实力太强悍了,几乎是天下无敌,就算能推翻青主的天下,也难以灭了青主,想当年对付白主的一战,多少人围攻,多少名震一时的高手死在白主手上,若不是白主为了救妖主,根本就留不住他。前车之鉴,都是能以一己之力纵横天下的人物,可想而知,事后青主完全可以凭着个人实力来逐一报复,何况青主还有佛主的支持,天下大乱不符合夏侯家的利益,在没有彻底解决掉青主的把握前,夏侯家怎么可能答应这事?再说了,夏侯家暗中的势力虽强可是强不过四位天王手中的兵权,没有硬实力夏侯家再折腾也是为他人做嫁衣,改朝换代后夏侯家也不可能超过如今的地位,人家没必要跟着折腾消耗自己的实力,自然是站在青主那边,造反的事无疾而终,就这样被上面压了下来。”

    碧月:“那结果呢?”

    天元侯:“要说谁最不想天下大乱,那肯定是陛下,只要规则和秩序还在,那就是以天下之力来供养他,他永远都能占有最庞大的资源,能让他这个强者越强,所以有些事情他肯定要让步。当然,他面子也是要的,朝堂上群臣质疑高冠的调查结果,联手力争到了复查核实的权利,这就是陛下的让步,因为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几天前我和星君面谈此事,隐隐听星君透露,上面和陛下似乎暗中达成了妥协,各退一步,上面肯定会保下大部分人,但肯定也会舍弃一部分人给陛下一个交代,元帅以上的肯定都不会有事,不然影响太大,给陛下的交代分量太轻也不行,所以四位天王可能要各舍出两个星君,具体是谁不到最后关头上面是不会公布的,否则会出乱子,现在就看谁倒霉了。我本是嬴天王的旧部,却被安插在了人丑星君的麾下…哎!”

    碧月明白他的意思,正是因为嬴天王对人丑星君不太放心,所以才会把天元安插在其麾下,换句话说,那就是人丑星君被嬴天王放弃的可能性很大!

    她犹豫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一旦事发的话,你何不直接投靠陛下?”

    天元侯苦笑道:“真要有事,我不投靠陛下还能有条活路,顶多是丢官去职,真要投靠陛下了只有死路一条,嬴天王岂能放过我这种级别的叛徒,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真要是不惜代价了,他让我死的办法太多了,哪怕是为了杀鸡儆猴也绝不会放过我!陛下会为了我和嬴天王撕破脸吗?”

    碧月:“那你怎么办?”

    天元侯:“还能怎么办,回头再往王府多跑几趟,多和王府曾经的同僚叙叙旧,想必天王会察觉到,希望天王考虑到不让一直跟随的人寒心的面子上关键时刻捞我一把,官做不做没关系,只要能保住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跟你说这些的原因是想让你知道,这次走后,我怕是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看你了,否则和你来往太频繁了回头接手我位置的人怕是不会放过你,会找你的麻烦。如今看来,你我夫妻之间闹出了危机对你未必不是件好事。哎!就说这些吧,我先走了。”说罢起身离开了亭子。

    “你自己小心点。”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关心,天元侯停步转身,只见身段婀娜的碧月站在亭子里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呵呵!哪怕是为了夫人,我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天元大笑一声,闪身消失了。

    碧月无力后退三步,一脸不堪,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天元和她毕竟是结发夫妻,不管天元是不是对不起她,而她也的确是背着天元干了对不起天元的事。关键时刻天元还能想着她,还能守着那份结发情不忘,她顿时什么怨气都消了,留给自己的反而是自责,如今身在两个男人中间,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了断……

    “什么?六道余孽一个都没有?”

    星辰殿内,青主霍然拍案而起,怒视高冠:“这不可能!高冠,你究竟是何居心?”(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