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朝天子一朝臣,聂无笑的离去不仅仅是一些骨干的任免,趁着现在有聂无笑旧部的支持,如同当初的黑虎旗一般,各虎旗人马再次进行混编,人员全部打散再组合。

    正式调黑龙司进驻御园的法旨还没来,黑龙司原地待命,而总镇大人的客人却来了。

    白凤凰来了,苗毅离开了黑龙司单独前往私下见面。

    至于两人私下谈了些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是事后苗毅给了阎修一只储物镯,阎修独自秘密离去,奉命将东西交给云知秋……

    天元星天街,群英会馆,阁楼内,佳人风华依旧。

    苗毅高升的消息传来,换来的却是皇甫君媃倚靠在窗前眺望远方,手中拿着那只红蜻蜓发簪幽幽一叹。不知道怎么回事,苗毅爬的越快,她却感觉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守城宫内,伏青登高望远,同样是一声长叹,听到苗毅高升的消息同样也高兴不起来,不是不为苗毅高兴,而是因为他刚从外面回来。

    四兄弟在外面秘密碰头见了一面,一番商议后的结果很残酷,而有些残酷的现实也不得不面对,随着下面本是平等的人中有人高升有人居于人下,已经有些不太和谐的怨言出现,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冒出的怨言让四人心惊肉跳,似乎已经威胁到了所有人的安全,四人最终决定,等到下一次地狱考核的到来,将一些弟兄诱入地狱参加考核,不会再让他们活着回来。

    曾经在小世界为了抵抗六圣团结一心的局面在面对现实利益的侵蚀时终于人心不在。

    东华总镇府,在碧月夫人屋内一翻发泄后的天元侯走出了房间,坐在了外面的亭子里发呆。

    收拾整齐后的碧月夫人也慢慢出了房间,脸上没有表情。说不出是恨还是不恨,已经被天元侯强行侵犯成了习惯。有些事情没办法,在世人眼中他们就是夫妻,类似事情天元侯怎么做都不为过,不会有人为碧月夫人鸣不公。

    说来也好笑,双方之间感情出现危机后,天元侯来这边反而来的勤快了,一年至少会过来三四回,虽然亲热的方式有些野蛮。可对曾经能把夫人扔在一角甚至百年也不见上一面的情况来说,如今反而更像是夫妻了。

    斜了一眼亭子里的人,碧月夫人也意识到了天元侯这次的状况有些不对,明显有些患得患失,她太了解他了,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不过两人之间早已不再有什么交流,有的只是天元侯的野蛮和强迫,碧月夫人快步而去,想离天元远一点。

    亭子里,天元侯目光一动。落在了她身上,轻轻叹道:“夫人,我们能谈谈吗?”

    碧月夫人脚步一停。背对道:“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天元侯苦笑道:“人丑星君可能要下台了,我这侯爷的位置也岌岌可危了。”

    碧月夫人身子一震,眼中闪过震惊神色,她缓缓转过了身来,犹豫了一下,不想过去,可终究还是想知道究竟什么事情会这么严重,慢慢走入了亭子里。坐在了他对面,语气生硬道:“出什么事了?”

    天元侯苦笑道:“鬼市的事情想必你也应该听说了,天庭在鬼市设下陷阱,将一群心怀不轨者给一网打尽了,而你那个旧部牛有德因为介入了此事,已经是踩着一堆官帽子连跳了两级。”

    牛有德高升倒没什么,碧月夫人早就见识过苗毅的能力,对此并没有太过惊讶之处。已经传讯恭喜过了,顺便问了下女儿的境况。她吃惊的是别的,忍不住急忙问道:“难道你也在鬼市那边插了一手,你的人也落入了法网?”

    天元侯摇头道:“这事我倒是没有参与,虽然鬼市也有我的眼线。我也想得到那批破法弓,不过我有自知之明。那么多豪强觊觎的东西,凭我的能量就算能找到也抢不到,也就没做那非分之想。”

    碧月:“那这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天元侯长长轻叹了声,“我没参与不代表上面的人没参与,我已经听到消息了,星君以上的只怕是人人都脱不了关系,下面都有人落在了高冠的手上。陛下借由此事夺权的意图已经是图穷匕见、势在必行,试问一旦人丑星君出事,换了陛下的人接任,焉能容得下我继续占着这个位置,我不但是人丑星君的旧部,还是嬴天王的旧部,不除掉我们的话,新任星君必然要面临上下夹击的困境,必然会趁着陛下有借口能钳制住上层的机会快速扫平下面,一连串的清洗在所难免。”

    碧月:“天王他们又岂会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陛下如此强硬就不怕下面人造反?”

    天元侯:“是差点造反,朝中人心惶惶,为了自保皆豁出去了,怂恿四位天王反了!据说还有人试探了夏侯家的态度。”

    听的心惊肉跳的碧月问:“夏侯家什么态度?”

    天元摇头:“夏侯家坚定站在陛下那一边。有些事情很明显的,陛下的个人实力太强悍了,几乎是天下无敌,就算能推翻青主的天下,也难以灭了青主,想当年对付白主的一战,多少人围攻,多少名震一时的高手死在白主手上,若不是白主为了救妖主,根本就留不住他。前车之鉴,都是能以一己之力纵横天下的人物,可想而知,事后青主完全可以凭着个人实力来逐一报复,何况青主还有佛主的支持,天下大乱不符合夏侯家的利益,在没有彻底解决掉青主的把握前,夏侯家怎么可能答应这事?再说了,夏侯家暗中的势力虽强可是强不过四位天王手中的兵权,没有硬实力夏侯家再折腾也是为他人做嫁衣,改朝换代后夏侯家也不可能超过如今的地位,人家没必要跟着折腾消耗自己的实力,自然是站在青主那边,造反的事无疾而终,就这样被上面压了下来。”

    碧月:“那结果呢?”

    天元侯:“要说谁最不想天下大乱,那肯定是陛下,只要规则和秩序还在,那就是以天下之力来供养他,他永远都能占有最庞大的资源,能让他这个强者越强,所以有些事情他肯定要让步。当然,他面子也是要的,朝堂上群臣质疑高冠的调查结果,联手力争到了复查核实的权利,这就是陛下的让步,因为这里面可操作的空间太大了。几天前我和星君面谈此事,隐隐听星君透露,上面和陛下似乎暗中达成了妥协,各退一步,上面肯定会保下大部分人,但肯定也会舍弃一部分人给陛下一个交代,元帅以上的肯定都不会有事,不然影响太大,给陛下的交代分量太轻也不行,所以四位天王可能要各舍出两个星君,具体是谁不到最后关头上面是不会公布的,否则会出乱子,现在就看谁倒霉了。我本是嬴天王的旧部,却被安插在了人丑星君的麾下…哎!”

    碧月明白他的意思,正是因为嬴天王对人丑星君不太放心,所以才会把天元安插在其麾下,换句话说,那就是人丑星君被嬴天王放弃的可能性很大!

    她犹豫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一旦事发的话,你何不直接投靠陛下?”

    天元侯苦笑道:“真要有事,我不投靠陛下还能有条活路,顶多是丢官去职,真要投靠陛下了只有死路一条,嬴天王岂能放过我这种级别的叛徒,不管是明的还是暗的,真要是不惜代价了,他让我死的办法太多了,哪怕是为了杀鸡儆猴也绝不会放过我!陛下会为了我和嬴天王撕破脸吗?”

    碧月:“那你怎么办?”

    天元侯:“还能怎么办,回头再往王府多跑几趟,多和王府曾经的同僚叙叙旧,想必天王会察觉到,希望天王考虑到不让一直跟随的人寒心的面子上关键时刻捞我一把,官做不做没关系,只要能保住性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跟你说这些的原因是想让你知道,这次走后,我怕是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看你了,否则和你来往太频繁了回头接手我位置的人怕是不会放过你,会找你的麻烦。如今看来,你我夫妻之间闹出了危机对你未必不是件好事。哎!就说这些吧,我先走了。”说罢起身离开了亭子。

    “你自己小心点。”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关心,天元侯停步转身,只见身段婀娜的碧月站在亭子里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呵呵!哪怕是为了夫人,我也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天元大笑一声,闪身消失了。

    碧月无力后退三步,一脸不堪,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天元和她毕竟是结发夫妻,不管天元是不是对不起她,而她也的确是背着天元干了对不起天元的事。关键时刻天元还能想着她,还能守着那份结发情不忘,她顿时什么怨气都消了,留给自己的反而是自责,如今身在两个男人中间,她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了断……

    “什么?六道余孽一个都没有?”

    星辰殿内,青主霍然拍案而起,怒视高冠:“这不可能!高冠,你究竟是何居心?”(未完待续。)

第1419章 圣劫中疯狂突破!    吕重凌空而立,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该做的布置已经完成了。≥

    接下来,不管自己的圣劫,有多么恐怖,他都必须坚持下去。

    “轰隆隆——”

    成千上万的雷龙聚合于一处,庞大的雷电力量化为了一条巨大锁抽击而下。

    这是成千上万的雷龙合成的一击,速度极快无比!

    一般巅峰境的帝级强者估计意识的反就都跟不上来,就会这雷霆一击给轰中。然后身死魂消。

    不过吕重可不是一般人!

    本身境界就达到了巅峰准圣境界,而元神修为更是可媲美二阶巅峰的圣人,而且他的肉身强度,也远不是一般的巅峰准圣能媲美的。

    “雕虫小技!”

    这一次,吕重都没有动用自己所布置的三大顶级大阵,而是直接虚浮在大阵之上,傲然一笑。他的[大道之眼]陡然开启。

    掌控天劫!

    大道之眼的第三种神通,第一时间释放无与伦比的大道意志。

    召唤、掌控天劫!

    而且,随着吕重实力的提升,召唤、掌控的天劫能量也会越来越强!

    “天劫?给我收——”吕重扬声一喝,恐怖的吸力自他的身上产生。

    一道道诡异而神奇的大道毫光从吕重眉心开启的第三只眼睛中射出。

    “呼呼呼……”

    顿时,那看上去气势非凡的超级雷电锁链陡然被一种诡异的力量给拖拽住,并飞快地缩小。

    这可是由成千上万条超级雷电汇聚而成的一条数千米长十来米粗的超巨链锁。

    如果是别的巅峰准圣,只怕在这一击之下。就算能反应过来。也绝对不会硬接。否则。绝对会自己找死。

    可是,面对吕重。

    这恐怖的雷之锁链,几乎一下子就被吕重无形中释放的神通秘术级吸了过来,越缩越小。

    只是一两秒之间,就缩小成四五十公分长了。

    “给我吞——”吕重轻道一声,那变小了许多的雷之锁链直接被吞入了吕重的身体,被强行拘役着改造了一下吕重的内身之后,直接汇入了[雷]之大道道纹之中。瞬间,把吕重体内的雷之大道道纹强行冲击着晋级。一路由中品巅峰境界,一举突破到上品上位境界!

    “哈哈,第一道雷电对于某来说太弱了。有本事来更强的——”

    轻松地接下这圣劫的第一波天雷,吕重傲气十足地大叫。不是惧怕,相反,他却是兴奋地邀战!

    “轰隆隆……”

    外太空之上的劫云似乎也被吕重给激怒。更恐怖的雷霆暴音响起。

    一时间,别说吕重渡劫的星系,就连方圆几十个星系之内,无数强者都能感应到这天雷更加地恐怖。

    “我的乖乖。果然不愧是狂神,居然还敢挑衅圣劫?够狂……”

    “狂?人家也的确有狂的资本。要是换了一个巅峰准圣(仙帝)上去。能接下这第一波雷劫吗?”

    “我就是巅峰准圣,虽然我也自信能挨过这圣劫的第一波雷劫,但是绝对无法像吕重大神这么轻松地吞噬圣劫之雷为己用。真要如此,我铁定爆体而亡——”

    “我靠,这吕重已经强大到如上地步了?”

    “实力不强,能正面灭了圣人白玄风?你丫的白痴……”

    “高手!真正的超级高高手!这吕重在面对圣劫时简直是闲庭信度,好不轻松……”

    “娘的,我……我怎么不觉得这是圣劫。如果这是圣劫,那么我们等人以后渡劫可就要哭了……”

    ……

    圣劫出现,造成的异象、波动太大了。

    几乎所有的仙皇级以上的强者都能感应到。

    而仙帝级的强者,更是觉得几乎就在自己意识海内产生了亿万万的超级灭圣天雷。

    这一次,吕重的渡劫,已彻底震惊了诸天万界的所有人。

    同时,更有大量的强者,正悄悄地向这片荒芜星域接近。

    ************

    吕重才不在乎其他强者的议论!

    再说了,全神关注自己圣劫的他,也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些观望者的意识交流。

    第一波圣劫之雷,算是轻轻松松地就过去。甚至也让吕重得了极大好处。

    这让吕重颇为兴奋,也把主意再次打到即将要酝酿成功的第二波圣劫之雷上。

    “噼啪——”

    几十万道青色怪雷合而为一,化为一个诡异的山之印记从劫云中闪出。

    青光闪闪!

    化雷成山!

    一道散发着无穷暴力的山形怪雷轰出。

    这是一种镇压系的圣雷,威力极强。此雷一出,足以让一个刚刚证道成圣的一阶圣人直接被镇压甚至死亡。

    “我靠,这么狠?”吕重脸色微微一变,心里闪过一丝凝重:“我就知道老子的圣劫也绝对变态。这仅仅只是第二波劫雷,居然已出现了融合式的劫雷……”

    不错!

    吕重的眼力极佳!

    眼前的这第二道圣雷,正是融合式圣雷。是雷之道与重力之力的融合。

    此雷轰出,还没有接近目标,就会产生无穷无尽的重力压。瞬间延缓被攻击之人的移动速度。

    一旦被霹中,就是雷与重力的全力倾泄。能轻松把一个一阶巅峰圣人给轰成肉饼甚至是碎渣!

    由此可见,这第二波融合天雷的恐怖之处!

    不过,吕重的举动,差点把所有观摩的强者给震傻。

    面对这第二波融合式的天雷,吕重他没有动,居然任由着那一山形印记的圣雷直接镇压到了他的身上。

    “轰隆隆……”

    吕重直接被从高空轰落,直接砸入无名的荒废星球之上。

    一时间,吕重全身发麻,身上有无穷无尽的雷光在闪烁、跳跃。

    只不过,这一波能灭杀一阶巅峰圣人的融合圣雷,非但没有镇压得了吕重。

    相反,这恐怖的圣雷在撞到他的身上的时候立时被撞得轰然破碎。

    “再吸——”

    吕重绝对不会放过这等蕴藏着庞大能量的天雷。他的意念一动,[阴阳和合大道]、[大道之眼]同时形成无穷吸噬力,疯狂地吸收、吞噬这不可多得的圣雷。

    “呼呼……”

    让吕重惊喜的一幕出现!

    他意识海内的雷之大道道纹,在此时疯狂地晋阶,轻松一举突破进入圣纹境界!

    同时,这可是至强的融合式圣雷。其内不但蕴藏着恐怖的雷系能量,同样也蕴藏着极为磅礴的重力力场。

    而偏偏,吕重也早早地凝聚过一枚上品巅峰境的[重力]之大道道纹。

    这下子,有了圣雷其中的重力场的冲击,吕重体内的[重力]之大道道纹,也一举突破圣纹境界!

    至此,吕重体内,有了“威”之圣纹、空间圣纹、火之圣纹、水之圣纹之后,又多了雷之圣纹、重力圣纹!

    这绝对是一种天大的进步与提升!

    如果不是在渡劫,吕重简直要兴奋得跳起来。

    这圣劫,对于别人来说是灾难。可对于他吕重来说,就是无限的补品与顶级的灵丹妙药。

    “噼啪——”

    就在这时候,第三波圣雷化为火海轰击而下……

    “火?”吕重一脸平静。

    以他的知识他看出来了,这片火海极不简单,完全是由圣火组成!

    而且,这些圣火,吕重也看着眼熟!

    它们分别是 九霄化圣火、功德大光明圣焰、缥缈幻空圣焰、虚无时光圣焰、净世大悲圣焰……

    这是吕重当年曾在焚天神火域所见到的种种圣火。

    当年,他的实力严重偏弱,不敢有丝毫异心去接近这些圣火。因为这些圣火在当年,对吕重的威胁极大。

    可现在,吕重的心却突然有些躁动了!

    这些圣火,可都是顶级的圣火,他……他也想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