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吕重凌空而立,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该做的布置已经完成了。≥

    接下来,不管自己的圣劫,有多么恐怖,他都必须坚持下去。

    “轰隆隆——”

    成千上万的雷龙聚合于一处,庞大的雷电力量化为了一条巨大锁抽击而下。

    这是成千上万的雷龙合成的一击,速度极快无比!

    一般巅峰境的帝级强者估计意识的反就都跟不上来,就会这雷霆一击给轰中。然后身死魂消。

    不过吕重可不是一般人!

    本身境界就达到了巅峰准圣境界,而元神修为更是可媲美二阶巅峰的圣人,而且他的肉身强度,也远不是一般的巅峰准圣能媲美的。

    “雕虫小技!”

    这一次,吕重都没有动用自己所布置的三大顶级大阵,而是直接虚浮在大阵之上,傲然一笑。他的[大道之眼]陡然开启。

    掌控天劫!

    大道之眼的第三种神通,第一时间释放无与伦比的大道意志。

    召唤、掌控天劫!

    而且,随着吕重实力的提升,召唤、掌控的天劫能量也会越来越强!

    “天劫?给我收——”吕重扬声一喝,恐怖的吸力自他的身上产生。

    一道道诡异而神奇的大道毫光从吕重眉心开启的第三只眼睛中射出。

    “呼呼呼……”

    顿时,那看上去气势非凡的超级雷电锁链陡然被一种诡异的力量给拖拽住,并飞快地缩小。

    这可是由成千上万条超级雷电汇聚而成的一条数千米长十来米粗的超巨链锁。

    如果是别的巅峰准圣,只怕在这一击之下。就算能反应过来。也绝对不会硬接。否则。绝对会自己找死。

    可是,面对吕重。

    这恐怖的雷之锁链,几乎一下子就被吕重无形中释放的神通秘术级吸了过来,越缩越小。

    只是一两秒之间,就缩小成四五十公分长了。

    “给我吞——”吕重轻道一声,那变小了许多的雷之锁链直接被吞入了吕重的身体,被强行拘役着改造了一下吕重的内身之后,直接汇入了[雷]之大道道纹之中。瞬间,把吕重体内的雷之大道道纹强行冲击着晋级。一路由中品巅峰境界,一举突破到上品上位境界!

    “哈哈,第一道雷电对于某来说太弱了。有本事来更强的——”

    轻松地接下这圣劫的第一波天雷,吕重傲气十足地大叫。不是惧怕,相反,他却是兴奋地邀战!

    “轰隆隆……”

    外太空之上的劫云似乎也被吕重给激怒。更恐怖的雷霆暴音响起。

    一时间,别说吕重渡劫的星系,就连方圆几十个星系之内,无数强者都能感应到这天雷更加地恐怖。

    “我的乖乖。果然不愧是狂神,居然还敢挑衅圣劫?够狂……”

    “狂?人家也的确有狂的资本。要是换了一个巅峰准圣(仙帝)上去。能接下这第一波雷劫吗?”

    “我就是巅峰准圣,虽然我也自信能挨过这圣劫的第一波雷劫,但是绝对无法像吕重大神这么轻松地吞噬圣劫之雷为己用。真要如此,我铁定爆体而亡——”

    “我靠,这吕重已经强大到如上地步了?”

    “实力不强,能正面灭了圣人白玄风?你丫的白痴……”

    “高手!真正的超级高高手!这吕重在面对圣劫时简直是闲庭信度,好不轻松……”

    “娘的,我……我怎么不觉得这是圣劫。如果这是圣劫,那么我们等人以后渡劫可就要哭了……”

    ……

    圣劫出现,造成的异象、波动太大了。

    几乎所有的仙皇级以上的强者都能感应到。

    而仙帝级的强者,更是觉得几乎就在自己意识海内产生了亿万万的超级灭圣天雷。

    这一次,吕重的渡劫,已彻底震惊了诸天万界的所有人。

    同时,更有大量的强者,正悄悄地向这片荒芜星域接近。

    ************

    吕重才不在乎其他强者的议论!

    再说了,全神关注自己圣劫的他,也根本就没有注意这些观望者的意识交流。

    第一波圣劫之雷,算是轻轻松松地就过去。甚至也让吕重得了极大好处。

    这让吕重颇为兴奋,也把主意再次打到即将要酝酿成功的第二波圣劫之雷上。

    “噼啪——”

    几十万道青色怪雷合而为一,化为一个诡异的山之印记从劫云中闪出。

    青光闪闪!

    化雷成山!

    一道散发着无穷暴力的山形怪雷轰出。

    这是一种镇压系的圣雷,威力极强。此雷一出,足以让一个刚刚证道成圣的一阶圣人直接被镇压甚至死亡。

    “我靠,这么狠?”吕重脸色微微一变,心里闪过一丝凝重:“我就知道老子的圣劫也绝对变态。这仅仅只是第二波劫雷,居然已出现了融合式的劫雷……”

    不错!

    吕重的眼力极佳!

    眼前的这第二道圣雷,正是融合式圣雷。是雷之道与重力之力的融合。

    此雷轰出,还没有接近目标,就会产生无穷无尽的重力压。瞬间延缓被攻击之人的移动速度。

    一旦被霹中,就是雷与重力的全力倾泄。能轻松把一个一阶巅峰圣人给轰成肉饼甚至是碎渣!

    由此可见,这第二波融合天雷的恐怖之处!

    不过,吕重的举动,差点把所有观摩的强者给震傻。

    面对这第二波融合式的天雷,吕重他没有动,居然任由着那一山形印记的圣雷直接镇压到了他的身上。

    “轰隆隆……”

    吕重直接被从高空轰落,直接砸入无名的荒废星球之上。

    一时间,吕重全身发麻,身上有无穷无尽的雷光在闪烁、跳跃。

    只不过,这一波能灭杀一阶巅峰圣人的融合圣雷,非但没有镇压得了吕重。

    相反,这恐怖的圣雷在撞到他的身上的时候立时被撞得轰然破碎。

    “再吸——”

    吕重绝对不会放过这等蕴藏着庞大能量的天雷。他的意念一动,[阴阳和合大道]、[大道之眼]同时形成无穷吸噬力,疯狂地吸收、吞噬这不可多得的圣雷。

    “呼呼……”

    让吕重惊喜的一幕出现!

    他意识海内的雷之大道道纹,在此时疯狂地晋阶,轻松一举突破进入圣纹境界!

    同时,这可是至强的融合式圣雷。其内不但蕴藏着恐怖的雷系能量,同样也蕴藏着极为磅礴的重力力场。

    而偏偏,吕重也早早地凝聚过一枚上品巅峰境的[重力]之大道道纹。

    这下子,有了圣雷其中的重力场的冲击,吕重体内的[重力]之大道道纹,也一举突破圣纹境界!

    至此,吕重体内,有了“威”之圣纹、空间圣纹、火之圣纹、水之圣纹之后,又多了雷之圣纹、重力圣纹!

    这绝对是一种天大的进步与提升!

    如果不是在渡劫,吕重简直要兴奋得跳起来。

    这圣劫,对于别人来说是灾难。可对于他吕重来说,就是无限的补品与顶级的灵丹妙药。

    “噼啪——”

    就在这时候,第三波圣雷化为火海轰击而下……

    “火?”吕重一脸平静。

    以他的知识他看出来了,这片火海极不简单,完全是由圣火组成!

    而且,这些圣火,吕重也看着眼熟!

    它们分别是 九霄化圣火、功德大光明圣焰、缥缈幻空圣焰、虚无时光圣焰、净世大悲圣焰……

    这是吕重当年曾在焚天神火域所见到的种种圣火。

    当年,他的实力严重偏弱,不敢有丝毫异心去接近这些圣火。因为这些圣火在当年,对吕重的威胁极大。

    可现在,吕重的心却突然有些躁动了!

    这些圣火,可都是顶级的圣火,他……他也想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五千万成了一千万    后来陈晓刀因为绑架李若萍,惹恼了赵长枪,被赵长枪一举将他的势力消灭,并且逼他自断了一条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如果将那时的陈晓刀换成别人,恐怕其余生要么会在仇恨中活一辈子,要么会在碌碌无为中终其一生。

    但是陈晓刀没有,人生的巨变,不但没有让他倒下,反而成了他另一段传奇人生的开端,成就了他另一番辉煌!

    他一步一步走来,成了当代书画大家!真正的一代宗师!

    这样的人只能用天才来形容!

    赵长枪相信,如果陈晓刀现在出去,恐怕用不了几年又是一方枭雄!现在的陈晓刀可是华国最神秘,也是最出名的书画艺术家。许多人,甚至是许多高官都想得到他的一副画。

    陈晓刀只要甩出自己几幅作品,就能为自己建立强大的关系网!要想拉起一票人马简直易如反掌!

    到时候,他会不会调过头来找自己报仇?

    毕竟他的势力是自己一手覆灭的,他的腿也是自己强逼着他砸断的!

    “难道他心中始终没有放下对我的仇恨?这些年的蛰伏,只是为了麻痹我,为的就是让我彻底放松对他的警惕?”赵长枪心中不禁想道。

    如果是平常人肯定干不出这样的事情,但是赵长枪相信陈晓刀能!因为他是一个天才。

    想到这些,赵长枪脱口问道:“为什么要辞去这份工作?你想离开?”

    “不错,我想离开一段时间。”陈晓刀说道,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说说理由吧。”赵长枪也平静的说道。然而他对陈晓刀的感觉却起了很微妙的变化。

    陈晓刀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你知道的,这几年,我在书画艺术和金石篆刻上,都略有薄名”

    “呵呵,不是略有薄名,是闻名遐迩!恐怕全国艺术界中,没有人会不知道陈偿债吧?”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笑的有些勉强。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可是问题也正出在这里。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人开着车来墓园。他们来并不是为了买墓地,也不是为了上香祭祖。实际上墓园中已经没有无主的墓穴了。他们之所以到这里,完全就是为了让我给他们画画写字。我如果不答应他们,他们便磨磨唧唧的不肯离开。搞得我根本不能好好的生活。”

    “同时,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心中的艺术殿堂最终能有多么的宏伟,取决于他的心胸到底有多开阔。一个人如果老呆在一个地方,他的眼界自然而然的便会受到限制。所以我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赵长枪能感觉到,陈晓刀这话不是在欺骗他,因为他从陈晓刀的眼神中看到了浓浓的虔诚,对艺术和梦想的虔诚!

    赵长枪不禁为刚才猜疑陈晓刀而惭愧。他忽然感到,现在的陈小刀就是一位超凡脱尘的大师,而自己则是一个凡夫俗子。用一个凡夫俗子的思想去猜度一个大师的思想,是很可笑的。

    “你打算去云游四海?”赵长枪笑着说道。这一次笑的很真诚。

    “可以这么说吧。墓园曾经是我心中的净土,但是现在已经被凡事骚扰,我要去寻找我心中的另一方净土。”陈晓刀说道。

    “我怎么感觉我在和一个和尚说话。你不会打算去出家吧?”赵长枪说道。

    “不会。即便要修行,我也会入世修行。我有父母需要我照顾,妻子需要我爱护,儿女需要我抚养,我怎么能撇下他们去出家?呵呵,我始终认为佛家的忘却红尘,斩断六根是在残忍的泯灭人性!亏得他们还整天嚷嚷着慈悲为怀。在我的理解中,所谓修行,应该是让自己,让身边的家人,让整个世人活的更好。这才是真正的渡人。渡人绝不是虚无缥缈的渡人灵魂。”陈晓刀说道。

    “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你正说道我心中去了。其实,你的心是自由的,你的人也是自由的,你想去哪里根本不用和我说。”赵长枪哈哈大笑。

    “多谢赵先生,在我心中一直都对赵先生心存谢意的。如果不是赵先生当年的当头一棒,恐怕不但没有现在的我,而且我可能已经被枪毙十次了。哈哈哈哈。”陈小刀也爽朗的笑起来。

    “陈先生能这样想实在太好了!说实话,刚才你说要离开,还把我下一跳,他还以为你要出去东山再起,然后回来找我报仇呢!”赵长枪说道。

    “啊?”陈晓刀错愕的啊了一声,然后忽然和赵长枪一起哈哈大笑。

    两个坐在青云山之巅,迎着冷风,喝着啤酒,吃着鸡爪,正聊的高兴,赵长枪的手机忽然响了。

    电话是宗伟阳打来的。宗伟阳告诉了一个赵长枪一个很糟糕的消息。上面下来的扶植资金被榆林市给卡住了!五千万资金,榆林市只答应给平川县一千万!

    “他们凭什么扣下我们四千万!”赵长枪对着电话怒声道。

    “唉!我也正为这事情恼火呢!我刚刚亲自去榆林市找孙市长理论了,可是孙市长说什么也不给我们剩下的钱,还搬出一大堆道理来反驳我。真是气死我了。”电话那头的宗伟阳也气愤的说道。

    赵长枪能判断出,宗伟阳可能是刚刚从榆林市返回平川县,可能现在还没吃饭呢。

    “宗书记,我明天就到平川县,到时候,我们再商量。”赵长枪强压心中的怒火说道。

    “好吧,不行明天我们两个再跑一趟榆林!好歹也得再要一千万回来!我们用钱的地方可多着呢!先这样吧,这事明天等你过来我们再细谈。”宗伟阳挂断了电话。

    “妈的!什么东西!有本事自己去弄钱啊!去偷,去抢,去骗,老子都管不着,可是凭什么克扣我们辛辛苦苦弄来的钱?”赵长枪挂断电话后,不禁怒声骂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陈晓刀看赵长枪发这么大的火。不禁奇怪的问道。

    “哦,没什么,走,我们回去吧。天都黑了。”

    赵长枪不想给陈晓刀添麻烦,况且这种事情陈晓刀也帮不上自己的忙,所以没有告诉他事情的缘由。

    两个人下山后,回到陈晓刀的房间。陈晓刀收拾了几幅他比较得意的画作送给了赵长枪,还送给了赵长枪一方印石。

    当陈晓刀收拾案上的那副山水画时,赵长枪指着那轮红日问道:“这是朝阳,还是夕阳?”

    “朝阳,而且是第二天的朝阳。”陈晓刀说道。

    “哦?什么意思?”赵长枪说道。

    “人的心中只有装着明天的太阳,做事才不会糊涂。”陈晓刀说道。

    “为什么只有这轮朝阳是红色的,其他的都是黑白色?”赵长枪又问道。

    “我这颗太阳代表的是人心。世界可以是黑白的,但是人心必须是鲜艳的。”陈晓刀说道。

    赵长枪不禁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想道:“如果每个人的心都是鲜艳的,光明的,那么这个世界还是黑白的吗?”

    “怎么了?”陈晓刀看到赵长枪有些发愣,便问道。

    “没什么。感觉你的话好像很有哲理。”赵长枪笑着说道,将画作收了起来。

    “我每天没事的时候,就顺着这些墓碑一个个的走过去,每走过一个墓碑,我都会想到墓穴中人的前世今生。想多了,人好像也就有点怪了。”陈晓刀微笑着说道。

    赵长枪的脑海中出现一幅画面:月华如水,倾洒在静谧的墓园,威风摇曳下,陈晓刀静静地走过每一块墓碑,想着素不相识的,或平庸,或富贵的墓中人,然后再想想他的一生。就在这个过程中,陈晓刀的思想和他的艺术得到一次次的升华,最终让陈晓刀在艺术上达到了今天的地步。

    离开墓园后,赵长枪又去了赵炳武的家,曹疏影为他们沏了一壶清茶,两个人聊到很晚,赵长枪才回到自己的家休息了。

    第二天,天不亮,赵长枪,顾晓梅,尹大路三人一车便直奔平川县。

    路上,赵长枪给林浩打了电话,告诉他陈晓刀的画作拿到了,让他明天早上十点左右到省城临河市和自己汇合,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吴应熊家,给吴家老爷子拜寿。

    由于三人出发的早,赵长枪路上开的也快,所以他们到达平川县的时候,才早上八点多一些。

    赵长枪将三人直接送到了王淑芳住的地方。(为了居住方便,王淑芳在平川县购置了一个带小院的三层别墅。)

    王淑芳年初三便返回到了平川县,三合药厂正在筹建之中,很多事情都需要她这个龙辉集团的总裁亲自拍板,她不来不行啊。

    由于王淑芳早已经接到了赵长枪的电话,所以当赵长枪三人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他们。

    王淑芳和尹大叔,顾晓梅都是赵庄的乡亲,见面之后自然亲热异常。她一边帮着大家拿东西,一边推让着大家进了别墅。

    赵长枪因为急着要去和宗伟阳商量去榆林市要钱的事情,所以草草的吃了点王淑芳早已经做好的早餐,便驱车直奔平川县委!

    赵长枪不是个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但是却是个非常讨厌别人占他便宜的人!孙国伟可不是占了他一点半点的便宜,而是一下子就将平川县的扶持款截留了四千万!

    赵长枪别说气的骂娘,他现在连打人的心都有!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