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后来陈晓刀因为绑架李若萍,惹恼了赵长枪,被赵长枪一举将他的势力消灭,并且逼他自断了一条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如果将那时的陈晓刀换成别人,恐怕其余生要么会在仇恨中活一辈子,要么会在碌碌无为中终其一生。

    但是陈晓刀没有,人生的巨变,不但没有让他倒下,反而成了他另一段传奇人生的开端,成就了他另一番辉煌!

    他一步一步走来,成了当代书画大家!真正的一代宗师!

    这样的人只能用天才来形容!

    赵长枪相信,如果陈晓刀现在出去,恐怕用不了几年又是一方枭雄!现在的陈晓刀可是华国最神秘,也是最出名的书画艺术家。许多人,甚至是许多高官都想得到他的一副画。

    陈晓刀只要甩出自己几幅作品,就能为自己建立强大的关系网!要想拉起一票人马简直易如反掌!

    到时候,他会不会调过头来找自己报仇?

    毕竟他的势力是自己一手覆灭的,他的腿也是自己强逼着他砸断的!

    “难道他心中始终没有放下对我的仇恨?这些年的蛰伏,只是为了麻痹我,为的就是让我彻底放松对他的警惕?”赵长枪心中不禁想道。

    如果是平常人肯定干不出这样的事情,但是赵长枪相信陈晓刀能!因为他是一个天才。

    想到这些,赵长枪脱口问道:“为什么要辞去这份工作?你想离开?”

    “不错,我想离开一段时间。”陈晓刀说道,脸上的表情很平静。

    “说说理由吧。”赵长枪也平静的说道。然而他对陈晓刀的感觉却起了很微妙的变化。

    陈晓刀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才说道:“你知道的,这几年,我在书画艺术和金石篆刻上,都略有薄名”

    “呵呵,不是略有薄名,是闻名遐迩!恐怕全国艺术界中,没有人会不知道陈偿债吧?”赵长枪呵呵笑着说道,笑的有些勉强。

    “好吧,就算你说的是事实。可是问题也正出在这里。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人开着车来墓园。他们来并不是为了买墓地,也不是为了上香祭祖。实际上墓园中已经没有无主的墓穴了。他们之所以到这里,完全就是为了让我给他们画画写字。我如果不答应他们,他们便磨磨唧唧的不肯离开。搞得我根本不能好好的生活。”

    “同时,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心中的艺术殿堂最终能有多么的宏伟,取决于他的心胸到底有多开阔。一个人如果老呆在一个地方,他的眼界自然而然的便会受到限制。所以我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赵长枪能感觉到,陈晓刀这话不是在欺骗他,因为他从陈晓刀的眼神中看到了浓浓的虔诚,对艺术和梦想的虔诚!

    赵长枪不禁为刚才猜疑陈晓刀而惭愧。他忽然感到,现在的陈小刀就是一位超凡脱尘的大师,而自己则是一个凡夫俗子。用一个凡夫俗子的思想去猜度一个大师的思想,是很可笑的。

    “你打算去云游四海?”赵长枪笑着说道。这一次笑的很真诚。

    “可以这么说吧。墓园曾经是我心中的净土,但是现在已经被凡事骚扰,我要去寻找我心中的另一方净土。”陈晓刀说道。

    “我怎么感觉我在和一个和尚说话。你不会打算去出家吧?”赵长枪说道。

    “不会。即便要修行,我也会入世修行。我有父母需要我照顾,妻子需要我爱护,儿女需要我抚养,我怎么能撇下他们去出家?呵呵,我始终认为佛家的忘却红尘,斩断六根是在残忍的泯灭人性!亏得他们还整天嚷嚷着慈悲为怀。在我的理解中,所谓修行,应该是让自己,让身边的家人,让整个世人活的更好。这才是真正的渡人。渡人绝不是虚无缥缈的渡人灵魂。”陈晓刀说道。

    “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你正说道我心中去了。其实,你的心是自由的,你的人也是自由的,你想去哪里根本不用和我说。”赵长枪哈哈大笑。

    “多谢赵先生,在我心中一直都对赵先生心存谢意的。如果不是赵先生当年的当头一棒,恐怕不但没有现在的我,而且我可能已经被枪毙十次了。哈哈哈哈。”陈小刀也爽朗的笑起来。

    “陈先生能这样想实在太好了!说实话,刚才你说要离开,还把我下一跳,他还以为你要出去东山再起,然后回来找我报仇呢!”赵长枪说道。

    “啊?”陈晓刀错愕的啊了一声,然后忽然和赵长枪一起哈哈大笑。

    两个坐在青云山之巅,迎着冷风,喝着啤酒,吃着鸡爪,正聊的高兴,赵长枪的手机忽然响了。

    电话是宗伟阳打来的。宗伟阳告诉了一个赵长枪一个很糟糕的消息。上面下来的扶植资金被榆林市给卡住了!五千万资金,榆林市只答应给平川县一千万!

    “他们凭什么扣下我们四千万!”赵长枪对着电话怒声道。

    “唉!我也正为这事情恼火呢!我刚刚亲自去榆林市找孙市长理论了,可是孙市长说什么也不给我们剩下的钱,还搬出一大堆道理来反驳我。真是气死我了。”电话那头的宗伟阳也气愤的说道。

    赵长枪能判断出,宗伟阳可能是刚刚从榆林市返回平川县,可能现在还没吃饭呢。

    “宗书记,我明天就到平川县,到时候,我们再商量。”赵长枪强压心中的怒火说道。

    “好吧,不行明天我们两个再跑一趟榆林!好歹也得再要一千万回来!我们用钱的地方可多着呢!先这样吧,这事明天等你过来我们再细谈。”宗伟阳挂断了电话。

    “妈的!什么东西!有本事自己去弄钱啊!去偷,去抢,去骗,老子都管不着,可是凭什么克扣我们辛辛苦苦弄来的钱?”赵长枪挂断电话后,不禁怒声骂道。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陈晓刀看赵长枪发这么大的火。不禁奇怪的问道。

    “哦,没什么,走,我们回去吧。天都黑了。”

    赵长枪不想给陈晓刀添麻烦,况且这种事情陈晓刀也帮不上自己的忙,所以没有告诉他事情的缘由。

    两个人下山后,回到陈晓刀的房间。陈晓刀收拾了几幅他比较得意的画作送给了赵长枪,还送给了赵长枪一方印石。

    当陈晓刀收拾案上的那副山水画时,赵长枪指着那轮红日问道:“这是朝阳,还是夕阳?”

    “朝阳,而且是第二天的朝阳。”陈晓刀说道。

    “哦?什么意思?”赵长枪说道。

    “人的心中只有装着明天的太阳,做事才不会糊涂。”陈晓刀说道。

    “为什么只有这轮朝阳是红色的,其他的都是黑白色?”赵长枪又问道。

    “我这颗太阳代表的是人心。世界可以是黑白的,但是人心必须是鲜艳的。”陈晓刀说道。

    赵长枪不禁怔了一下,下意识的想道:“如果每个人的心都是鲜艳的,光明的,那么这个世界还是黑白的吗?”

    “怎么了?”陈晓刀看到赵长枪有些发愣,便问道。

    “没什么。感觉你的话好像很有哲理。”赵长枪笑着说道,将画作收了起来。

    “我每天没事的时候,就顺着这些墓碑一个个的走过去,每走过一个墓碑,我都会想到墓穴中人的前世今生。想多了,人好像也就有点怪了。”陈晓刀微笑着说道。

    赵长枪的脑海中出现一幅画面:月华如水,倾洒在静谧的墓园,威风摇曳下,陈晓刀静静地走过每一块墓碑,想着素不相识的,或平庸,或富贵的墓中人,然后再想想他的一生。就在这个过程中,陈晓刀的思想和他的艺术得到一次次的升华,最终让陈晓刀在艺术上达到了今天的地步。

    离开墓园后,赵长枪又去了赵炳武的家,曹疏影为他们沏了一壶清茶,两个人聊到很晚,赵长枪才回到自己的家休息了。

    第二天,天不亮,赵长枪,顾晓梅,尹大路三人一车便直奔平川县。

    路上,赵长枪给林浩打了电话,告诉他陈晓刀的画作拿到了,让他明天早上十点左右到省城临河市和自己汇合,然后两个人一起去吴应熊家,给吴家老爷子拜寿。

    由于三人出发的早,赵长枪路上开的也快,所以他们到达平川县的时候,才早上八点多一些。

    赵长枪将三人直接送到了王淑芳住的地方。(为了居住方便,王淑芳在平川县购置了一个带小院的三层别墅。)

    王淑芳年初三便返回到了平川县,三合药厂正在筹建之中,很多事情都需要她这个龙辉集团的总裁亲自拍板,她不来不行啊。

    由于王淑芳早已经接到了赵长枪的电话,所以当赵长枪三人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他们。

    王淑芳和尹大叔,顾晓梅都是赵庄的乡亲,见面之后自然亲热异常。她一边帮着大家拿东西,一边推让着大家进了别墅。

    赵长枪因为急着要去和宗伟阳商量去榆林市要钱的事情,所以草草的吃了点王淑芳早已经做好的早餐,便驱车直奔平川县委!

    赵长枪不是个喜欢占别人便宜的,但是却是个非常讨厌别人占他便宜的人!孙国伟可不是占了他一点半点的便宜,而是一下子就将平川县的扶持款截留了四千万!

    赵长枪别说气的骂娘,他现在连打人的心都有!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二九章 执掌黑龙司    奈何这位都统大人的话在苗大官人听来有些不靠谱,说的比唱的好听也没用,什么小妾、什么干娘、什么尝鲜都抵不过一条,自己当初就是被这家伙给弄到左督卫来的,现在又说的天花乱坠,鬼知道这家伙怀的什么心思。

    所以苗毅试着问了句,“大人,如此美差能不能换给其他司去执行?”

    庾重真一愣,自己嘴巴都说干了感情还是白说了,脸微微一沉道:“上面指下来的任务还能讨价还价不成?”

    得了,只能是当自己什么都没说,苗毅推辞不了,只好老老实实领命。

    参与鬼市任务的人,不管有没有立功,只要没犯错的,这次统统有赏。活着的自然是直接领赏,至于战死的,庾重真要求苗毅查清家眷信息上报,左督卫那边有专职人员专司安排抚恤事宜。

    此间事了,庾重真带着人先回了北斗军。聂无笑暂时没有跟走,还有许多实际上的事情需要操作,不是说调令一下来拍拍屁股就能走的,黑龙司上上下下的事情都要做交割。

    这不是一下两下能完的事情,除了交割外,聂无笑还要找一些可靠的旧部谈话。事情来的太过突然,他之前一点准备都没有,下面就更没有准备。

    聂无笑也对苗毅直接表明了找旧部谈话的意图,毕竟不是左督卫内部调动,而是要跳到地方势力中去,旧部愿不愿意跟他走还是个问题,他得许以利益、许以前程。其次也是答应了苗毅的事情。在此之前要自己的旧部配合苗毅掌控黑龙司。

    对此,苗毅自然是乐见其成。他虽已成了黑龙司的总镇,不过在聂无笑没走之前他还不准备入住总镇府。不然会让聂无笑脸上难堪,所以先回去了。

    “参见总镇大人!”

    苗毅一走出总镇府,外面的守卫突然一起行礼,显然是已经知道了消息,苗毅颇有些不自在地挥了挥手。

    如此劲爆的消息其实已经快速传遍了整个黑龙司上下。

    战如意有些失落地独自坐在帐内黯然,不管是明着还是暗着,她心中和苗毅一较高下的劲头一直都有,这次居然直接成了苗毅的下属,今后要服从苗毅的调遣。将来还有可能要嫁给人家,难道这辈子都要被他踩得死死的?

    屡屡输在苗毅的手上,这次抱的希望是最大的,有句话说的好,希望越高失望越大,她心头的滋味实在是难以形容,嘴中是咽之不下的满嘴苦涩,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跑来近卫军!

    帐外徘徊着几名心腹手下长吁短叹,也不敢进来打扰。有些事情木已成舟难以改变,都知道大统领此时的心情怕是不太好,人非草木,死对头变成了上司能心情好才怪了。

    有人愁自然就有人欢喜。

    揭开帐帘的徐堂然大步入内坐下。满面红光地大手一挥,“拿酒来,今天我要好好地喝几杯。”

    上前相迎的雪玲珑愣了下。旋即挥手让丫鬟取酒,自己坐在了他边上。见他一双手兴奋得来回搓动,好奇道:“大人。莫非有什么喜事?”

    “呵呵!”徐堂然仰天大笑三声,一巴掌拍在腿上,不无得意道:“的确是有喜事,而且是天大的喜事。夫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大统领又升官了?”

    雪玲珑惊讶:“这么快又升官了?升副总镇了?”

    徐堂然嘎嘎笑道:“大人是什么人,夫人未免也太小瞧大人了,副总镇大人是瞧不上的。刚听到消息,都统大人亲自前来给大人颁发封赏,聂总镇已经调离黑龙司,大人官升两级,直接接了聂总镇的位置,品级也直接由六节小将连跳两级,如今已是二节紫甲上将!啧啧,大人就是大人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手笔,这些天传的鬼市的事情原来大人就参与了其中,而且立下了大功啊!听说大人还和大都督一起并肩作战,甚至得了大都督的夸赞,前途无量啊!”脸上真正是兴奋得冒光,搞得是他得了封赏一般。

    雪玲珑明眸流彩,确实吃惊不小,连升两级直接变成总镇了?目光再一瞄自己那兴奋得不行的夫君,也忍不住微微一笑,自己夫君乃是牛大人的心腹手下,牛大人前途光明,自己夫君自然也是要跟着沾光的,怎能不高兴?

    “那我是不是要先恭喜大人了?”雪玲珑抿嘴打趣道。

    徐堂然嘿嘿道:“不知消息传到天街后,当初那些笑我走投无路的还能笑得出来否?”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通报:“大人,大统领回来了,召您去中军帐。”

    徐堂然赶紧起身,雪玲珑也立马起来帮他把衣服拉整齐了。

    回了中军帐的苗毅直接换上了二节上将的紫甲,黑虎旗麾下的高层全部到齐,已经是齐齐改了称呼拜见:“参见总镇大人。”

    拜见之人皆一脸喜色,与有荣焉,同时又各怀心思,大统领高升,意味着下面有一连串的变动,只是不知道谁能沾光。屈雅红和牧雨莲心内更是激动,才来黑虎旗没多久,没想到就给她们等到了机会,按理说她们两个是最有希望接黑虎旗大统领位置的,就不知道是谁了,而大统领高升总镇,决定权就在总镇大人的手中。

    有些东西赶上了就是赶上了,错过一步也许就是步步错过,两人谁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看向苗毅的眼神有点炙热,此时怕是让两人献身也不在话下,两人对以身相许的事情本就没有底线。

    苗毅召集大家见面,也就是把自己已经升任总镇的事情做了正式公布,其次就是将赏赐随行去鬼市执行任务的人的事安排了下,庾重真让摸查战死人员家眷的事也安排了下去。

    至于人事变动方面的事情,只字未提,聂无笑没走之前不准备安排这事。

    虽是布置了一些小事,屈雅红和牧雨莲却是抢着表忠心,表示一定尽快安排妥当。

    苗毅目光在两人脸上扫了扫,有些事情心中有数了,他下面的心腹譬如徐堂然这次怕是没机会再提拔了,不比刚来的时候强行插人,现在是寸功未立,资历和修为又不堪,若强行提拔会引起下面人的不满,阎修和杨召青这次是随行出了任务的,倒是可以安排上功劳提拔。

    半个月后,聂无笑彻底和苗毅交割完毕,只带了两名随从离去,苗毅派了队人马护送。

    正式上任后,有聂无笑的原本班底全力支持,苗毅的一系列人事安排很顺利,下面一点小小的杂音不算什么事。

    蓝虎旗大统领战如意被苗毅直接调来了黑龙司任中军大统领,和原中军大统领对换了下位置。看似平调,看似战如意坐上了苗毅心腹才能坐的位置,实际上只有战如意心里清楚,苗毅还是不放心她,已经架空了她的兵权,不愿蓝虎旗的兵权再捏在她手中,她到了中军根本没任何人听她的,中军的两位副大统领有事直接向苗毅通报,直接跳过了她。

    阎修和杨召青提拔成了黑龙司中军统领,阎修实际上不管任何实际的事物,只握兵马调动大权,具体事物都由下面的偏将杨庆打理。徐堂然也成了中军统领,属于平调,实在无功不便提拔,不过徐堂然也坦然,也知道苗毅的难处,何况苗毅已经许诺,以后会给他制造立功的机会。

    海平心成了给杨召青打下手的,实际上是苗毅让杨召青看着她。

    屈雅红成为了黑虎旗大统领,牧雨莲暂调到了中军,苗毅也已经许诺,蓝虎旗大统领迟早是要走的,位置迟早是她的。对此,两个女人虽然事先找到了伯约,苗毅也问过伯约的意见,然而伯约无所谓,他已经准备跟聂无笑去地方,黑龙司总镇的位置他是没希望了,如今在地方上有做总镇的希望他自然不想放过。

    至于屈雅红和牧雨莲,伯约之后也是准备一起带走的,去了地方后光明正大地收房,不像在近卫军这么多禁忌。

    本来苗毅是准备算了的,下面不少人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的,多两个位置可安抚人心,可杨庆却认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机会在手上不应放过,建议扣下屈雅红和牧雨莲,不让两人跟伯约走,准备留作后手蓄养伯约那层关系。

    可苗毅觉得留不住,他已经答应了聂无笑,要人就给的,两个女人和伯约的关系摆在那,未必留得住。

    然杨庆却说他有把握让两个女人主动留下,苗毅则让他去处理。

    杨庆亲自分别找了屈雅红和牧雨莲,去留让两人自己决定,不过有一点却提醒了两人,现在留下的话,两人肯定能坐上大统领的位置,去了地方后却免不了一番龙争虎斗和地方势力角力,就算角力成功,凭两人的级别也还是做个大统领。

    尤为强调的是,一旦大统领的位置现在给了别人,以后总镇大人就不好再随便换人了,何去何从让两人自己考虑。

    二女之所以跟伯约,本就是为了前途,眼前有现成的位置,去了地方能不能争到却不一定,去还是留不难抉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