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奈何这位都统大人的话在苗大官人听来有些不靠谱,说的比唱的好听也没用,什么小妾、什么干娘、什么尝鲜都抵不过一条,自己当初就是被这家伙给弄到左督卫来的,现在又说的天花乱坠,鬼知道这家伙怀的什么心思。

    所以苗毅试着问了句,“大人,如此美差能不能换给其他司去执行?”

    庾重真一愣,自己嘴巴都说干了感情还是白说了,脸微微一沉道:“上面指下来的任务还能讨价还价不成?”

    得了,只能是当自己什么都没说,苗毅推辞不了,只好老老实实领命。

    参与鬼市任务的人,不管有没有立功,只要没犯错的,这次统统有赏。活着的自然是直接领赏,至于战死的,庾重真要求苗毅查清家眷信息上报,左督卫那边有专职人员专司安排抚恤事宜。

    此间事了,庾重真带着人先回了北斗军。聂无笑暂时没有跟走,还有许多实际上的事情需要操作,不是说调令一下来拍拍屁股就能走的,黑龙司上上下下的事情都要做交割。

    这不是一下两下能完的事情,除了交割外,聂无笑还要找一些可靠的旧部谈话。事情来的太过突然,他之前一点准备都没有,下面就更没有准备。

    聂无笑也对苗毅直接表明了找旧部谈话的意图,毕竟不是左督卫内部调动,而是要跳到地方势力中去,旧部愿不愿意跟他走还是个问题,他得许以利益、许以前程。其次也是答应了苗毅的事情。在此之前要自己的旧部配合苗毅掌控黑龙司。

    对此,苗毅自然是乐见其成。他虽已成了黑龙司的总镇,不过在聂无笑没走之前他还不准备入住总镇府。不然会让聂无笑脸上难堪,所以先回去了。

    “参见总镇大人!”

    苗毅一走出总镇府,外面的守卫突然一起行礼,显然是已经知道了消息,苗毅颇有些不自在地挥了挥手。

    如此劲爆的消息其实已经快速传遍了整个黑龙司上下。

    战如意有些失落地独自坐在帐内黯然,不管是明着还是暗着,她心中和苗毅一较高下的劲头一直都有,这次居然直接成了苗毅的下属,今后要服从苗毅的调遣。将来还有可能要嫁给人家,难道这辈子都要被他踩得死死的?

    屡屡输在苗毅的手上,这次抱的希望是最大的,有句话说的好,希望越高失望越大,她心头的滋味实在是难以形容,嘴中是咽之不下的满嘴苦涩,早知如此当初何必跑来近卫军!

    帐外徘徊着几名心腹手下长吁短叹,也不敢进来打扰。有些事情木已成舟难以改变,都知道大统领此时的心情怕是不太好,人非草木,死对头变成了上司能心情好才怪了。

    有人愁自然就有人欢喜。

    揭开帐帘的徐堂然大步入内坐下。满面红光地大手一挥,“拿酒来,今天我要好好地喝几杯。”

    上前相迎的雪玲珑愣了下。旋即挥手让丫鬟取酒,自己坐在了他边上。见他一双手兴奋得来回搓动,好奇道:“大人。莫非有什么喜事?”

    “呵呵!”徐堂然仰天大笑三声,一巴掌拍在腿上,不无得意道:“的确是有喜事,而且是天大的喜事。夫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大统领又升官了?”

    雪玲珑惊讶:“这么快又升官了?升副总镇了?”

    徐堂然嘎嘎笑道:“大人是什么人,夫人未免也太小瞧大人了,副总镇大人是瞧不上的。刚听到消息,都统大人亲自前来给大人颁发封赏,聂总镇已经调离黑龙司,大人官升两级,直接接了聂总镇的位置,品级也直接由六节小将连跳两级,如今已是二节紫甲上将!啧啧,大人就是大人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大手笔,这些天传的鬼市的事情原来大人就参与了其中,而且立下了大功啊!听说大人还和大都督一起并肩作战,甚至得了大都督的夸赞,前途无量啊!”脸上真正是兴奋得冒光,搞得是他得了封赏一般。

    雪玲珑明眸流彩,确实吃惊不小,连升两级直接变成总镇了?目光再一瞄自己那兴奋得不行的夫君,也忍不住微微一笑,自己夫君乃是牛大人的心腹手下,牛大人前途光明,自己夫君自然也是要跟着沾光的,怎能不高兴?

    “那我是不是要先恭喜大人了?”雪玲珑抿嘴打趣道。

    徐堂然嘿嘿道:“不知消息传到天街后,当初那些笑我走投无路的还能笑得出来否?”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通报:“大人,大统领回来了,召您去中军帐。”

    徐堂然赶紧起身,雪玲珑也立马起来帮他把衣服拉整齐了。

    回了中军帐的苗毅直接换上了二节上将的紫甲,黑虎旗麾下的高层全部到齐,已经是齐齐改了称呼拜见:“参见总镇大人。”

    拜见之人皆一脸喜色,与有荣焉,同时又各怀心思,大统领高升,意味着下面有一连串的变动,只是不知道谁能沾光。屈雅红和牧雨莲心内更是激动,才来黑虎旗没多久,没想到就给她们等到了机会,按理说她们两个是最有希望接黑虎旗大统领位置的,就不知道是谁了,而大统领高升总镇,决定权就在总镇大人的手中。

    有些东西赶上了就是赶上了,错过一步也许就是步步错过,两人谁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看向苗毅的眼神有点炙热,此时怕是让两人献身也不在话下,两人对以身相许的事情本就没有底线。

    苗毅召集大家见面,也就是把自己已经升任总镇的事情做了正式公布,其次就是将赏赐随行去鬼市执行任务的人的事安排了下,庾重真让摸查战死人员家眷的事也安排了下去。

    至于人事变动方面的事情,只字未提,聂无笑没走之前不准备安排这事。

    虽是布置了一些小事,屈雅红和牧雨莲却是抢着表忠心,表示一定尽快安排妥当。

    苗毅目光在两人脸上扫了扫,有些事情心中有数了,他下面的心腹譬如徐堂然这次怕是没机会再提拔了,不比刚来的时候强行插人,现在是寸功未立,资历和修为又不堪,若强行提拔会引起下面人的不满,阎修和杨召青这次是随行出了任务的,倒是可以安排上功劳提拔。

    半个月后,聂无笑彻底和苗毅交割完毕,只带了两名随从离去,苗毅派了队人马护送。

    正式上任后,有聂无笑的原本班底全力支持,苗毅的一系列人事安排很顺利,下面一点小小的杂音不算什么事。

    蓝虎旗大统领战如意被苗毅直接调来了黑龙司任中军大统领,和原中军大统领对换了下位置。看似平调,看似战如意坐上了苗毅心腹才能坐的位置,实际上只有战如意心里清楚,苗毅还是不放心她,已经架空了她的兵权,不愿蓝虎旗的兵权再捏在她手中,她到了中军根本没任何人听她的,中军的两位副大统领有事直接向苗毅通报,直接跳过了她。

    阎修和杨召青提拔成了黑龙司中军统领,阎修实际上不管任何实际的事物,只握兵马调动大权,具体事物都由下面的偏将杨庆打理。徐堂然也成了中军统领,属于平调,实在无功不便提拔,不过徐堂然也坦然,也知道苗毅的难处,何况苗毅已经许诺,以后会给他制造立功的机会。

    海平心成了给杨召青打下手的,实际上是苗毅让杨召青看着她。

    屈雅红成为了黑虎旗大统领,牧雨莲暂调到了中军,苗毅也已经许诺,蓝虎旗大统领迟早是要走的,位置迟早是她的。对此,两个女人虽然事先找到了伯约,苗毅也问过伯约的意见,然而伯约无所谓,他已经准备跟聂无笑去地方,黑龙司总镇的位置他是没希望了,如今在地方上有做总镇的希望他自然不想放过。

    至于屈雅红和牧雨莲,伯约之后也是准备一起带走的,去了地方后光明正大地收房,不像在近卫军这么多禁忌。

    本来苗毅是准备算了的,下面不少人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的,多两个位置可安抚人心,可杨庆却认为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有机会在手上不应放过,建议扣下屈雅红和牧雨莲,不让两人跟伯约走,准备留作后手蓄养伯约那层关系。

    可苗毅觉得留不住,他已经答应了聂无笑,要人就给的,两个女人和伯约的关系摆在那,未必留得住。

    然杨庆却说他有把握让两个女人主动留下,苗毅则让他去处理。

    杨庆亲自分别找了屈雅红和牧雨莲,去留让两人自己决定,不过有一点却提醒了两人,现在留下的话,两人肯定能坐上大统领的位置,去了地方后却免不了一番龙争虎斗和地方势力角力,就算角力成功,凭两人的级别也还是做个大统领。

    尤为强调的是,一旦大统领的位置现在给了别人,以后总镇大人就不好再随便换人了,何去何从让两人自己考虑。

    二女之所以跟伯约,本就是为了前途,眼前有现成的位置,去了地方能不能争到却不一定,去还是留不难抉择……(未完待续……)

第1418章    readx;“啊,这……这是圣劫劫云,有……有人在要渡圣劫了……”

    “奇怪,我们天灵宇宙,最近应该貌似没什么巅峰仙帝要渡圣劫啊……”

    “是啊,巅峰仙帝(准圣)如果要渡圣劫,必定有天兆提前降临。这次的圣劫如此突兀出现,很是诡异……”

    “我靠,看这人圣劫劫云的汇聚速度,只怕这个圣劫极不简单……”

    “天啊,似乎整个[天灵宇宙]都在震动,这……这到底是哪个大神要渡圣劫?”

    “我敢肯定,这个圣劫很恐怖、非常恐怖!这个要渡劫的人只怕危险了……”

    ……

    随着圣劫劫云的出现,不但天灵宇宙的无数帝级强者被惊动了,甚至一些久不出世的圣人、圣尊也是纷纷探出了各自的圣识,瞬间投射向吕重正要渡劫的荒域星球。

    “咦,这……这人是谁?好像不……不是我天灵宇宙的人。他的身上没有我天灵宇宙特殊的道韵存在……”天外天,都天圣帝从闭关的[都天神宫]睁开了眼,双眼中有一种浓浓的惊讶存在。

    而他的座下,一尊绝美的女神也张开了眼,恭敬地对都天圣帝行了一礼,道:“师尊,这人应该是天外宇宙来客,名叫吕重。绝对是如今诸天万界风头最盛的后起之秀。他曾有一人斩杀千帝的战绩。甚至就在之前他还刚刚灭杀了白师弟,甚至包括白师弟用混沌傀儡木炼制的一尊圣人化身……”

    “什么?白玄风居然陨落了?而且还在这人手里陨落的?这人难道用上了阴谋诡计?”都天圣帝双眼一张,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惊奇。

    的确。在都天圣帝看来。如果吕重不用上阴谋诡异别说灭了白玄风这位二阶圣人了。只怕这人都有可能直接被白玄风的那个一阶圣人境的傀儡化身给灭掉。

    这一段时间,都天圣帝也是接到一个至交好友的消息,知道混沌中有一个[皓阳神宫]即将在千年之内开启。

    这可是神宫,极有可能拥有修神功法甚至是飞升圣神界的秘密。

    都天圣帝也达到了七阶圣人的巅峰境界,有心想在千年之后闯一闯这[皓阳神宫]。

    可是,他也知道,绝对有无数圣人、圣尊会赶往皓阳神宫争夺机缘。到时候必定会有连场大战。

    虽然都天圣帝也对自己有极强的信心。但是,他必须才七阶圣人巅峰。可不是真正的八阶圣人、圣尊一级的强者。

    以七阶圣人巅峰境界的修为,或许可以在[天灵宇宙]称雄,但是,要进入[皓阳神宫]却是实力有些偏弱了。

    是以,这段时间,都天圣帝可都在全力闭关,进一步炼化自己的一件混沌至宝。只要进一步炼化了这件混沌至宝,他有信心能正面与圣尊争斗一下。

    也正因全力闭关,他并不知道白玄风被吕重灭杀之事。

    都天圣帝对面的女神,叫毒运女圣。也是一尊圣人,而且是一位四阶圣人。实力、名气可都要比白玄风强得多。

    这是一尊以毒证圣的超凡人物。曾有过越级灭杀五阶圣人的骄人战绩。

    可以说,她在用毒方面,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同时,这女子更是修炼出了气运大道的霉运一道,极擅诅咒之力。

    面对[都天圣帝]席下的几尊圣人门徒,不少圣人宁愿对战[都天圣帝]第一弟子,六阶圣人雷罚圣君,也不愿与这毒运女圣——林黛儿交手。

    如果说,吕重打破了仙帝灭杀二阶圣人的纪录,那么,这毒运女圣,早就打破了四阶圣人灭杀五劫圣人的纪录。

    现在,听了都天圣帝的询话,毒运圣人——林黛尔不由微微摇头,“师尊,这次您可猜错了。白玄风白师弟是被那吕重正面击杀的。”

    “哦,这倒奇了。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叫吕重的小辈其修炼潜力与资质,只怕不在你之下!”都天圣帝古怪地看了毒运女圣一眼,微微说道。

    林黛儿顿时苦笑,再次摇头:“师尊,你只怕高估了我,而且远远低估了这个吕重。当年,我在巅峰仙帝境界时可无法正面斩杀二阶圣人。甚至还被一个一阶圣人虐杀过,如果不是师尊您出手,我根本就不可能成长起来。对了……”

    突然,林黛儿停顿了一下,双眼闪光地看着都天圣帝,道:“忘了告诉师尊。这个吕重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就已经在体内至少凝聚出了三枚圣纹。甚至他还凝聚了上品境界以上的时间大道道纹……”

    什么?

    听到这里,都天圣帝终于脸色有了极大的变化。

    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就已经凝聚出了圣纹,而且还一连凝聚了三枚圣纹?

    这可是太惊人了!

    要知道,以毒运女圣林黛儿的资质,当年在巅峰仙帝境界也仅仅凝聚出了一枚毒系的伪圣纹。

    现在,居然有一个资质如此变︶态的人出现,都天圣帝顿时双眼冒出奇光,深深地看着林黛儿,一脸凝重地道:“黛儿,你去把这个吕重抓来。我需要这个家伙!他的资质太惊人了。要是吞噬了他的资质,我应该在短时间之内可以晋级八阶圣人。再进一步炼化混沌至宝[苍穹剑],那么我一定可以在[皓阳神宫]中的争夺战中占得一份大机缘、大造化……”

    “啊……”林黛儿先是一惊,继而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好!这吕重无法渡劫成功还好,一旦渡劫成功,我一定把他擒来……”

    话音一落,林黛儿的身影已凭空消失。

    都天圣尊毫不怀疑林黛儿的忠诚,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行,这吕重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也得去瞧瞧。黛儿要是能擒下他还好,要是不能擒下,我就亲自出手……”

    ……

    荒芜星球之上,吕重可不知道自己不但被圣劫找上,甚至还有一个致命危险涌来。

    现在,他的心神完全在外太空的劫云之上。

    “轰!”

    “轰!”

    “轰……”

    ……

    成千上万道直径数十米的巨大闪电一下子出现在了乌云之中,每一道闪电形成的雷龙都在疯狂咆哮。

    一瞬间,天空之上完全是雷电的世界!

    一种极度的压抑与危险,向四周的星球扩散!

    那样子,似乎世界末日就要降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