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化痰偏方,厦大教授,第1418章

已有 87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readx;“啊,这……这是圣劫劫云,有……有人在要渡圣劫了……”

    “奇怪,我们天灵宇宙,最近应该貌似没什么巅峰仙帝要渡圣劫啊……”

    “是啊,巅峰仙帝(准圣)如果要渡圣劫,必定有天兆提前降临。这次的圣劫如此突兀出现,很是诡异……”

    “我靠,看这人圣劫劫云的汇聚速度,只怕这个圣劫极不简单……”

    “天啊,似乎整个[天灵宇宙]都在震动,这……这到底是哪个大神要渡圣劫?”

    “我敢肯定,这个圣劫很恐怖、非常恐怖!这个要渡劫的人只怕危险了……”

    ……

    随着圣劫劫云的出现,不但天灵宇宙的无数帝级强者被惊动了,甚至一些久不出世的圣人、圣尊也是纷纷探出了各自的圣识,瞬间投射向吕重正要渡劫的荒域星球。

    “咦,这……这人是谁?好像不……不是我天灵宇宙的人。他的身上没有我天灵宇宙特殊的道韵存在……”天外天,都天圣帝从闭关的[都天神宫]睁开了眼,双眼中有一种浓浓的惊讶存在。

    而他的座下,一尊绝美的女神也张开了眼,恭敬地对都天圣帝行了一礼,道:“师尊,这人应该是天外宇宙来客,名叫吕重。绝对是如今诸天万界风头最盛的后起之秀。他曾有一人斩杀千帝的战绩。甚至就在之前他还刚刚灭杀了白师弟,甚至包括白师弟用混沌傀儡木炼制的一尊圣人化身……”

    “什么?白玄风居然陨落了?而且还在这人手里陨落的?这人难道用上了阴谋诡计?”都天圣帝双眼一张,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惊奇。

    的确。在都天圣帝看来。如果吕重不用上阴谋诡异别说灭了白玄风这位二阶圣人了。只怕这人都有可能直接被白玄风的那个一阶圣人境的傀儡化身给灭掉。

    这一段时间,都天圣帝也是接到一个至交好友的消息,知道混沌中有一个[皓阳神宫]即将在千年之内开启。

    这可是神宫,极有可能拥有修神功法甚至是飞升圣神界的秘密。

    都天圣帝也达到了七阶圣人的巅峰境界,有心想在千年之后闯一闯这[皓阳神宫]。

    可是,他也知道,绝对有无数圣人、圣尊会赶往皓阳神宫争夺机缘。到时候必定会有连场大战。

    虽然都天圣帝也对自己有极强的信心。但是,他必须才七阶圣人巅峰。可不是真正的八阶圣人、圣尊一级的强者。

    以七阶圣人巅峰境界的修为,或许可以在[天灵宇宙]称雄,但是,要进入[皓阳神宫]却是实力有些偏弱了。

    是以,这段时间,都天圣帝可都在全力闭关,进一步炼化自己的一件混沌至宝。只要进一步炼化了这件混沌至宝,他有信心能正面与圣尊争斗一下。

    也正因全力闭关,他并不知道白玄风被吕重灭杀之事。

    都天圣帝对面的女神,叫毒运女圣。也是一尊圣人,而且是一位四阶圣人。实力、名气可都要比白玄风强得多。

    这是一尊以毒证圣的超凡人物。曾有过越级灭杀五阶圣人的骄人战绩。

    可以说,她在用毒方面,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同时,这女子更是修炼出了气运大道的霉运一道,极擅诅咒之力。

    面对[都天圣帝]席下的几尊圣人门徒,不少圣人宁愿对战[都天圣帝]第一弟子,六阶圣人雷罚圣君,也不愿与这毒运女圣——林黛儿交手。

    如果说,吕重打破了仙帝灭杀二阶圣人的纪录,那么,这毒运女圣,早就打破了四阶圣人灭杀五劫圣人的纪录。

    现在,听了都天圣帝的询话,毒运圣人——林黛尔不由微微摇头,“师尊,这次您可猜错了。白玄风白师弟是被那吕重正面击杀的。”

    “哦,这倒奇了。如果真是这样,这个叫吕重的小辈其修炼潜力与资质,只怕不在你之下!”都天圣帝古怪地看了毒运女圣一眼,微微说道。

    林黛儿顿时苦笑,再次摇头:“师尊,你只怕高估了我,而且远远低估了这个吕重。当年,我在巅峰仙帝境界时可无法正面斩杀二阶圣人。甚至还被一个一阶圣人虐杀过,如果不是师尊您出手,我根本就不可能成长起来。对了……”

    突然,林黛儿停顿了一下,双眼闪光地看着都天圣帝,道:“忘了告诉师尊。这个吕重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就已经在体内至少凝聚出了三枚圣纹。甚至他还凝聚了上品境界以上的时间大道道纹……”

    什么?

    听到这里,都天圣帝终于脸色有了极大的变化。

    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就已经凝聚出了圣纹,而且还一连凝聚了三枚圣纹?

    这可是太惊人了!

    要知道,以毒运女圣林黛儿的资质,当年在巅峰仙帝境界也仅仅凝聚出了一枚毒系的伪圣纹。

    现在,居然有一个资质如此变︶态的人出现,都天圣帝顿时双眼冒出奇光,深深地看着林黛儿,一脸凝重地道:“黛儿,你去把这个吕重抓来。我需要这个家伙!他的资质太惊人了。要是吞噬了他的资质,我应该在短时间之内可以晋级八阶圣人。再进一步炼化混沌至宝[苍穹剑],那么我一定可以在[皓阳神宫]中的争夺战中占得一份大机缘、大造化……”

    “啊……”林黛儿先是一惊,继而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好!这吕重无法渡劫成功还好,一旦渡劫成功,我一定把他擒来……”

    话音一落,林黛儿的身影已凭空消失。

    都天圣尊毫不怀疑林黛儿的忠诚,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行,这吕重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也得去瞧瞧。黛儿要是能擒下他还好,要是不能擒下,我就亲自出手……”

    ……

    荒芜星球之上,吕重可不知道自己不但被圣劫找上,甚至还有一个致命危险涌来。

    现在,他的心神完全在外太空的劫云之上。

    “轰!”

    “轰!”

    “轰……”

    ……

    成千上万道直径数十米的巨大闪电一下子出现在了乌云之中,每一道闪电形成的雷龙都在疯狂咆哮。

    一瞬间,天空之上完全是雷电的世界!

    一种极度的压抑与危险,向四周的星球扩散!

    那样子,似乎世界末日就要降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一代宗师    “呵呵,我看大路婶子不但柳编做的好,而且人好像也越来越年轻了!”赵长枪笑呵呵的说道。 [800]【】

    大路婶子对赵长枪不大不小的马屁挺受用,抿着嘴说道:“小枪,不学习不行啊。就说你大路叔吧,以前他就在家里蒸蒸烧酒,弄坏了也就坏了,赔不了几个钱。可是现在要跟着你出去办大酒厂,他不学习能行吗?如果一旦有什么三差两错,坑的可不只是我们啊!你再说我们这些工艺品厂的工人。现在世界柳编行业的发展也是突飞猛进,正如曹疏影说的,如果我们现在不能看到未来,那我们将来就没有未来。”

    看着眼前的尹大叔两口子,赵长枪感到,赵庄是真的变了。不只是大家都富了,而且大家的精神面貌和以前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想想以前,村里的几个家族,动不动就拎着家伙出来械斗,再看看现在,大家和睦相处,一起为了自己,也为了赵庄的未来而奋斗,连赵长枪都有种要赶紧充电学习的冲动。

    离开尹大路的家之后,赵长枪迈步走向赵庄村西青云山脚下的公墓,在经过村的超市时,他买了许多鸡爪鸡翅辣条之类,还买了一提青岛啤酒易拉罐。

    从远处看,赵庄这个对外营业的墓园还是非常壮观的。从山脚下开始,呈阶梯式,层层叠叠一直到半山腰,如果不是上级政府不让再搞下去,恐怕墓园便要一直蔓延到山顶了!

    当初建设墓园时栽下的小柏树已经都长的拳头粗细,有风吹过,树枝摇摆间。露出若隐若现的墓碑。

    墓园内的一脚有五间大瓦房。两间是迎宾室,供来上香祭祖,或者是来购买墓地的客人用的,一间是办公室,还有一间是仓库,有一些农具,和纸马香烛之类。这四间房子上都上着铁锁。

    最后一间是陈晓刀的房间,平时墓园里也只有陈晓刀守着。

    赵长枪看到陈小刀房间的门虚掩着,于是便推门走了进去。他知道陈晓刀的家人都住在村子里,所以也没什么避讳。

    然而让赵长枪意外的是,他推门进去后,却发现陈晓刀并不在房间里。房间的墙上挂着几幅字画,屋子间的大书案上还有一副刚刚画好的山水画。

    赵长枪看到陈晓刀的这副山水画很有意思,有些玄幻味,又有点仙侠味。热门小说画面很有层次感,最近处是一道宽阔的大河,波涛滚滚。河对面是一片巍峨的群山,怪石嶙峋,山松点缀。山顶上是一轮红日,很单纯的一轮红日,好像被群山托起来的一样,周围没有任何云霞之类的东西。

    而且整幅画上,除了这轮红日,其他全是黑白色,用的是写意笔法,唯有这轮红日是写实的,仿佛要从画面上喷薄而出。

    从画面上分不出这是朝阳还是夕阳。

    最让赵长枪看不懂的是那条河。只见河面上站着一个人,长衫峨冠,就那样背负着双手站在河面上,看着对岸的群山和那一轮红日。

    这个人的下游,是一大群人,正在河水挣扎,看样子好像是在和汹涌的波涛搏击,想逆流而上!

    赵长枪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这幅画的意思,不过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每当他的视线放在那个站在水面上的人时,他的心就有种沉静如水的感觉,仿佛就像那片远山一样沉静,仿佛那奔腾的河水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画面的右上角有片留白,写了一行字:“人心静处人如山”,行草体,苍劲有力,流畅自然。旁边落款:陈偿债,印章。

    “人心静处人如山,人心静处人如山”赵长枪嘟囔了两句,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他忽然隐隐明白了陈晓刀这幅画的意思。

    这条河就是滚滚红尘之河,也可以说是时间之河,那些落水挣扎的人就是滚滚红尘之人,他们拼命的挣扎,却最终难逃被红尘淹没的命运。

    按照画的意思,在陈晓刀看来,要想不落红尘,逍遥世间,只有一个办法,心静。人心静处人如山,人,只有心静,才能像那片群山一样,任凭时间流逝,红尘变迁,他依然是他。

    然而,赵长枪虽然大体有所感悟,但是却没有弄明白那轮红日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陈晓刀画这幅画,真的是想表达一下他的思想,那么那轮红日肯定也是有说法的。

    当赵长枪正在思考的时候,旁边床头柜上的固定电话忽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赵长枪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替陈晓刀接起了电话。让赵长枪意外的是,他接起电话后,却发现电话是打给他的!

    话筒传出陈晓刀的声音:“赵先生,我在山上,上来一起看看风景吧。”

    自从陈晓刀来到赵庄后,便一直称呼赵长枪为赵先生。而赵长枪也一直称呼陈偿债为陈先生。虽然听上去有些陌生,但是其的味道也只有两人能体会到了。

    赵长枪放下电话,迈步上山,走到山半腰,才发现自己手的鸡爪啤酒等东西竟然忘了放下。

    “也好,把酒临风,正好畅谈。”赵长枪笑了笑想道。

    青云山并不算小,按说在山上找一个人并不容易。但是赵长枪虽然在电话没有问陈晓刀在什么地方,却直接便奔着最顶峰的那块巨石而去。而当他爬上那块巨石的时候,陈晓刀正站在巨石的边缘朝山下的墓园看去。

    赵长枪放下手的东西,迈步走到他身边,也朝下看去。从这里往下看,却又是一番景象。

    从这里看,能看到一座座的墓碑,密密麻麻,只有风吹起的时候,这些墓碑才会被摇摆的柏树挡住,隐藏起来。

    赵长枪取了两罐啤酒递给陈晓刀一个,笑着说道:“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只不过就是想看看。我经常跑到这里来看看。在这里我仿佛能看到每个人从生到死的整个过程。”陈晓刀也笑着说道。

    “呵呵,你想的太多了。艺术家大概都这样吧?对了,我看到你桌上那副画了。好像很有意思。”

    “你如果喜欢就送给你吧。不然放在我这里我也是把他烧掉。”陈晓刀说道,好像他根本不知道他的画很值钱。

    “为什么要烧掉?卖掉或者送人,就像送我一样不好吗?”赵长枪问道。

    “不好。”

    “为什么?”

    “很简单,我现在的钱足够花,用不着靠卖字画为生。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我的作品被人拿出去当做追名逐利的工具。”陈晓刀说道。

    “惭愧,我正想将你的画拿出去送人呢。”赵长枪说道。

    “你和其他人不同,把东西送给你,我放心。”

    “我有什么不同?”赵长枪奇怪的问道。

    “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两种。”

    “我知道,男人和女人。”虽然赵长枪知道陈晓刀不是这个意思,但还是笑着说道。

    “你还是那么一针见血。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上的人也可以分为另两种。一种人,无论他是穷是富,是强是弱,他都会坚守自己的本心。你就是这种人。反之则是另一种人,这种人的心是随着身边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当他贫穷的时候,他是一幅样子,而当他富有的时候,他就变成另一种样子。我就是后一种人。”

    “我不想将我的字画出售,或者送人,只是不想让我的心发生变化。我在艺术道路上能有今天的成绩,其实完全得益于这宁静的生活,和这片略显死气的墓园。这里能使我的心彻底的静下来,彻底沉浸在艺术的殿堂。如果我身上有了大把的银子,在社会上有了身份地位,恐怕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或许我又会变成以前的我。”

    陈晓刀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说道。

    “不会的。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人的思想是会升华的吗?你现在的思想已经发生兑变,陈偿债再也不会变成以前那个陈晓刀了。”赵长枪说道。

    “呵呵,山难改,性难移。我知道我的毛病在哪里。赵先生,我想跟你说个事情。我想辞去现在看墓园的这份工作。”陈晓刀忽然说道,一边说,一边将空空如也的易拉罐朝岩石下面扔去,易拉罐在岩石上蹦蹦跳跳滚落下去,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赵长枪被陈晓刀的话吓一跳,陈晓刀和自己说了这么多,自己还以为他已经心如止水,没想到现在又突然要离开,这位昔日的临河市一哥不会是想出去重新打天下了吧?

    那,那可如何是好?

    由不得赵长枪不担心。他非常清楚陈晓刀的能力。在赵长枪的心,陈小刀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天才!

    这一点通过陈晓刀的履历就能看出来。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好工作,他却凭借着坑了赵庄和将军堂的丹参款,一举发家,最后成了临河市的一哥!在临河市只手遮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黑白两道通吃,成了继李朝天之后临河市最大的一哥!

    要知道李朝天当初能有那样的成绩,原因是他手下有许多将才,甚至帅才在帮他,比如那个时候的赵长枪。而陈晓刀却绝没有赵长枪这样的人帮他!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来掌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