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呵呵,我看大路婶子不但柳编做的好,而且人好像也越来越年轻了!”赵长枪笑呵呵的说道。 [800]【】

    大路婶子对赵长枪不大不小的马屁挺受用,抿着嘴说道:“小枪,不学习不行啊。就说你大路叔吧,以前他就在家里蒸蒸烧酒,弄坏了也就坏了,赔不了几个钱。可是现在要跟着你出去办大酒厂,他不学习能行吗?如果一旦有什么三差两错,坑的可不只是我们啊!你再说我们这些工艺品厂的工人。现在世界柳编行业的发展也是突飞猛进,正如曹疏影说的,如果我们现在不能看到未来,那我们将来就没有未来。”

    看着眼前的尹大叔两口子,赵长枪感到,赵庄是真的变了。不只是大家都富了,而且大家的精神面貌和以前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想想以前,村里的几个家族,动不动就拎着家伙出来械斗,再看看现在,大家和睦相处,一起为了自己,也为了赵庄的未来而奋斗,连赵长枪都有种要赶紧充电学习的冲动。

    离开尹大路的家之后,赵长枪迈步走向赵庄村西青云山脚下的公墓,在经过村的超市时,他买了许多鸡爪鸡翅辣条之类,还买了一提青岛啤酒易拉罐。

    从远处看,赵庄这个对外营业的墓园还是非常壮观的。从山脚下开始,呈阶梯式,层层叠叠一直到半山腰,如果不是上级政府不让再搞下去,恐怕墓园便要一直蔓延到山顶了!

    当初建设墓园时栽下的小柏树已经都长的拳头粗细,有风吹过,树枝摇摆间。露出若隐若现的墓碑。

    墓园内的一脚有五间大瓦房。两间是迎宾室,供来上香祭祖,或者是来购买墓地的客人用的,一间是办公室,还有一间是仓库,有一些农具,和纸马香烛之类。这四间房子上都上着铁锁。

    最后一间是陈晓刀的房间,平时墓园里也只有陈晓刀守着。

    赵长枪看到陈小刀房间的门虚掩着,于是便推门走了进去。他知道陈晓刀的家人都住在村子里,所以也没什么避讳。

    然而让赵长枪意外的是,他推门进去后,却发现陈晓刀并不在房间里。房间的墙上挂着几幅字画,屋子间的大书案上还有一副刚刚画好的山水画。

    赵长枪看到陈晓刀的这副山水画很有意思,有些玄幻味,又有点仙侠味。热门小说画面很有层次感,最近处是一道宽阔的大河,波涛滚滚。河对面是一片巍峨的群山,怪石嶙峋,山松点缀。山顶上是一轮红日,很单纯的一轮红日,好像被群山托起来的一样,周围没有任何云霞之类的东西。

    而且整幅画上,除了这轮红日,其他全是黑白色,用的是写意笔法,唯有这轮红日是写实的,仿佛要从画面上喷薄而出。

    从画面上分不出这是朝阳还是夕阳。

    最让赵长枪看不懂的是那条河。只见河面上站着一个人,长衫峨冠,就那样背负着双手站在河面上,看着对岸的群山和那一轮红日。

    这个人的下游,是一大群人,正在河水挣扎,看样子好像是在和汹涌的波涛搏击,想逆流而上!

    赵长枪端详了半天也没看出这幅画的意思,不过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每当他的视线放在那个站在水面上的人时,他的心就有种沉静如水的感觉,仿佛就像那片远山一样沉静,仿佛那奔腾的河水和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画面的右上角有片留白,写了一行字:“人心静处人如山”,行草体,苍劲有力,流畅自然。旁边落款:陈偿债,印章。

    “人心静处人如山,人心静处人如山”赵长枪嘟囔了两句,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他忽然隐隐明白了陈晓刀这幅画的意思。

    这条河就是滚滚红尘之河,也可以说是时间之河,那些落水挣扎的人就是滚滚红尘之人,他们拼命的挣扎,却最终难逃被红尘淹没的命运。

    按照画的意思,在陈晓刀看来,要想不落红尘,逍遥世间,只有一个办法,心静。人心静处人如山,人,只有心静,才能像那片群山一样,任凭时间流逝,红尘变迁,他依然是他。

    然而,赵长枪虽然大体有所感悟,但是却没有弄明白那轮红日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陈晓刀画这幅画,真的是想表达一下他的思想,那么那轮红日肯定也是有说法的。

    当赵长枪正在思考的时候,旁边床头柜上的固定电话忽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

    赵长枪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替陈晓刀接起了电话。让赵长枪意外的是,他接起电话后,却发现电话是打给他的!

    话筒传出陈晓刀的声音:“赵先生,我在山上,上来一起看看风景吧。”

    自从陈晓刀来到赵庄后,便一直称呼赵长枪为赵先生。而赵长枪也一直称呼陈偿债为陈先生。虽然听上去有些陌生,但是其的味道也只有两人能体会到了。

    赵长枪放下电话,迈步上山,走到山半腰,才发现自己手的鸡爪啤酒等东西竟然忘了放下。

    “也好,把酒临风,正好畅谈。”赵长枪笑了笑想道。

    青云山并不算小,按说在山上找一个人并不容易。但是赵长枪虽然在电话没有问陈晓刀在什么地方,却直接便奔着最顶峰的那块巨石而去。而当他爬上那块巨石的时候,陈晓刀正站在巨石的边缘朝山下的墓园看去。

    赵长枪放下手的东西,迈步走到他身边,也朝下看去。从这里往下看,却又是一番景象。

    从这里看,能看到一座座的墓碑,密密麻麻,只有风吹起的时候,这些墓碑才会被摇摆的柏树挡住,隐藏起来。

    赵长枪取了两罐啤酒递给陈晓刀一个,笑着说道:“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只不过就是想看看。我经常跑到这里来看看。在这里我仿佛能看到每个人从生到死的整个过程。”陈晓刀也笑着说道。

    “呵呵,你想的太多了。艺术家大概都这样吧?对了,我看到你桌上那副画了。好像很有意思。”

    “你如果喜欢就送给你吧。不然放在我这里我也是把他烧掉。”陈晓刀说道,好像他根本不知道他的画很值钱。

    “为什么要烧掉?卖掉或者送人,就像送我一样不好吗?”赵长枪问道。

    “不好。”

    “为什么?”

    “很简单,我现在的钱足够花,用不着靠卖字画为生。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让我的作品被人拿出去当做追名逐利的工具。”陈晓刀说道。

    “惭愧,我正想将你的画拿出去送人呢。”赵长枪说道。

    “你和其他人不同,把东西送给你,我放心。”

    “我有什么不同?”赵长枪奇怪的问道。

    “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两种。”

    “我知道,男人和女人。”虽然赵长枪知道陈晓刀不是这个意思,但还是笑着说道。

    “你还是那么一针见血。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上的人也可以分为另两种。一种人,无论他是穷是富,是强是弱,他都会坚守自己的本心。你就是这种人。反之则是另一种人,这种人的心是随着身边环境的变化而变化的。当他贫穷的时候,他是一幅样子,而当他富有的时候,他就变成另一种样子。我就是后一种人。”

    “我不想将我的字画出售,或者送人,只是不想让我的心发生变化。我在艺术道路上能有今天的成绩,其实完全得益于这宁静的生活,和这片略显死气的墓园。这里能使我的心彻底的静下来,彻底沉浸在艺术的殿堂。如果我身上有了大把的银子,在社会上有了身份地位,恐怕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或许我又会变成以前的我。”

    陈晓刀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说道。

    “不会的。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人的思想是会升华的吗?你现在的思想已经发生兑变,陈偿债再也不会变成以前那个陈晓刀了。”赵长枪说道。

    “呵呵,山难改,性难移。我知道我的毛病在哪里。赵先生,我想跟你说个事情。我想辞去现在看墓园的这份工作。”陈晓刀忽然说道,一边说,一边将空空如也的易拉罐朝岩石下面扔去,易拉罐在岩石上蹦蹦跳跳滚落下去,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赵长枪被陈晓刀的话吓一跳,陈晓刀和自己说了这么多,自己还以为他已经心如止水,没想到现在又突然要离开,这位昔日的临河市一哥不会是想出去重新打天下了吧?

    那,那可如何是好?

    由不得赵长枪不担心。他非常清楚陈晓刀的能力。在赵长枪的心,陈小刀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天才!

    这一点通过陈晓刀的履历就能看出来。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好工作,他却凭借着坑了赵庄和将军堂的丹参款,一举发家,最后成了临河市的一哥!在临河市只手遮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黑白两道通吃,成了继李朝天之后临河市最大的一哥!

    要知道李朝天当初能有那样的成绩,原因是他手下有许多将才,甚至帅才在帮他,比如那个时候的赵长枪。而陈晓刀却绝没有赵长枪这样的人帮他!一切都需要他自己来掌控!

第1417章 劫云现!    readx;茫茫星海之中,吕重操控着[大寂灭珠急速地挪移,圣劫的影响会比较大,所以绝对不能选择人多的地方。

    故而,吕重全速向天灵宇宙的荒域进化。

    选择这样的地方渡劫,至少不会让太多的生命受到波及。

    大寂灭珠的空间挪移实在是太快了!

    几分钟之后,吕重已经是深入天灵宇宙的荒域之中。

    “前面有一个极为巨大的荒凉星系,就在这里吧。”吕重的圣识一感应到前方的星域的情况,不由一喜,控制着[大寂灭珠],很快就挪移到这片星系,并在一个巨大的荒芜星球之上停止了下来。

    “周围没有什么生命星球,这地方渡劫非常适合。”大寂灭珠的器灵也是微微一笑。

    “主人,别发呆了,圣劫来临界的速度极快,至多还有二十分钟,你快准备吧。”剐龙刀也连忙传音。

    事到临头,吕重反而平静了下来。

    这圣劫,对于他来说,绝对极为危险。

    但是,越是关键时候,吕重都不会掉链子。

    “二十分钟?勉强够了!”吕重看了看天空,平静地道。

    此方星系,极为荒凉,几乎全大部分都是一些类似下界太阳系金星、火星等无人星球。

    二十分钟,虽然时间极紧。

    但是,吕重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这一次,他必须拼命了!

    平静下来的吕重,迅速在意识海中演算了一翻。接着。整个人迅速开动。

    上品巅峰境的影之大道启动。

    一瞬间。成千上万的影子从吕重的本尊上分离而出。

    几乎每一个影子,都在瞬间挪移,占据了一个无人星球。

    “大周天星斗阵、大衍玄隐周天阵、诸天神禁阵,启——”

    无数吕重在每一个星球上沉声大喝。

    接着,九件混沌灵宝、三十六件先天至宝、108件先天灵宝被吕重投射而出,打入每一个核心阵眼所在的星球。接着,上亿的极品仙晶也分别被打出,投射着进入了这些超级法宝所在的星球。

    更恐怖的是。这远远不是结束!

    相反,更多的极品仙器也被成千上万个“吕重”给分别“钉”入其所在的星球的各个角落!

    大周天星斗大阵,是传自地仙界洪荒时代的三大顶级仙阵之一。

    大衍玄隐周天阵是[乾坤镜]内的第一困阵,吕重借鉴过来,为的是在特殊的时候隐匿自己的气息。

    而诸天神封神是吕重从[玄虚光阴虫]神王传承那里学来的一个虫族诡阵,此阵一起,只要能量储备足够,可以为大阵提供源源不断的顶级禁制。

    三种大阵,都极不简单,而且主阵的阵灵、阵眼、阵基都被高等级法宝给包了。

    吕重短时间内布置的三大阵法。如果是一般的圣劫,足以轻松应付。

    可是。吕重怕就怕自己的圣劫不一般!

    要知道,当年他飞升成仙之前,渡的仙劫,可是引来了超级灭世天谴。那种恐怖的天谴别说是一般下界九劫散仙都渡不过了。

    就算是大罗金仙遇上,不死也会重伤。

    可是,当年的吕重愣是遇上了这等恐怖的天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对于自己的圣劫,吕重不得不高规格对待!

    再说了,他走的即不是斩三尸证道的法门,也不是用功德之力、发宏愿证道的路子。

    这种以力证道的法门,一旦坚持下来,所遇到的圣劫,绝对要比普通圣人的圣劫要恐怖得多!

    “三种顶级大阵已布置成功了,如果成的遇到超恐怖的圣劫,到时候只怕还得请你们出手……”吕重淡淡一笑,看向化形而出,站在自己身边的寂灭小公主、剐龙刀器灵、九玄寒龙冰棺器灵。

    “嘻嘻,吕重,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寂灭小公主嘻嘻而笑,并没有因为吕重渡圣劫就脸色凝重。对于她来说,不管吕重渡不渡得过圣劫,她都会出手相助的。因为她是吕重的本命法宝。

    ‘主人,放心,只不过是区区圣劫罢了,你一定能轻松渡过的。甚至不用我们出手……“剐龙刀所化的小男孩傲气地举了举小手,为吕重打气。

    当然,说实在的,剐龙刀本就是圣神界超级强者的兵器。对于这下界小小的圣劫,它真的看不上眼。只不过,它一直不知道吕重所遇到的天劫,都是变︶态的超乎人的想像。

    九玄寒龙冰棺所化形而出的冷酷男孩,却是暗暗摇头:“小刀,圣劫不可怕。可怕的是主人遇上的圣劫不能以常理推测其恐怖——”

    “呵呵,别听小冰胡说。我的圣劫可怕,那就证明你们主人我比圣劫更可怕!哈哈,你们先看着,看我怎么对付这圣劫——”

    既然圣劫已无可避免,吕重心中的豪气也涌了上来。

    这一刻,他真的有凭着自己能力与圣劫一战的勇气。

    “呼呼呼……”

    一阵凄厉的呼啸响起。

    吕重脸色不变,抬头淡淡地望着天空,本来碧蓝的天空短短的时间就出现了诡异至极的乌云。

    更神奇的是,以吕重所在的星球为中心,整个星系之外,陡然有无穷无尽的暗能量破空汇聚而至。

    一时间,吕重以及他的影子所呆的上千上万的星球,都迅速阴暗下来。

    “轰隆隆!”

    阵阵闷雷的声音暴响了起来,吕重本尊所在星球的天空之中,乌云急速地增多,乌云慢慢地旋转了起来,在星球的外太空之上,一个直径上亿公里的乌云旋涡出现。

    并且,在旋涡的中心,那些诡异而恐怖的乌云慢慢地变得漆黑无比仿佛连光线都能吞噬进去!

    在外太空中都出现在乌云,这要是被地球的科学家们知道,个个都会目瞪口呆。直叫不可思议。

    可是,这里是仙界!

    是最神奇的上界宇宙!

    是修炼强者所立身立命的所在。

    这里,玄奇无比!

    人都能在外太空自由飞行、挪移了,还不能在外太空出现乌云?

    认真来说,这不是世俗界的那种积雨云,而是仙人的劫云!

    如今,这劫云,几乎有席卷整个[天灵宇宙]的趋势!

    一些有见识的人,一见到这种劫云,不由纷纷脸色大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