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readx;茫茫星海之中,吕重操控着[大寂灭珠急速地挪移,圣劫的影响会比较大,所以绝对不能选择人多的地方。

    故而,吕重全速向天灵宇宙的荒域进化。

    选择这样的地方渡劫,至少不会让太多的生命受到波及。

    大寂灭珠的空间挪移实在是太快了!

    几分钟之后,吕重已经是深入天灵宇宙的荒域之中。

    “前面有一个极为巨大的荒凉星系,就在这里吧。”吕重的圣识一感应到前方的星域的情况,不由一喜,控制着[大寂灭珠],很快就挪移到这片星系,并在一个巨大的荒芜星球之上停止了下来。

    “周围没有什么生命星球,这地方渡劫非常适合。”大寂灭珠的器灵也是微微一笑。

    “主人,别发呆了,圣劫来临界的速度极快,至多还有二十分钟,你快准备吧。”剐龙刀也连忙传音。

    事到临头,吕重反而平静了下来。

    这圣劫,对于他来说,绝对极为危险。

    但是,越是关键时候,吕重都不会掉链子。

    “二十分钟?勉强够了!”吕重看了看天空,平静地道。

    此方星系,极为荒凉,几乎全大部分都是一些类似下界太阳系金星、火星等无人星球。

    二十分钟,虽然时间极紧。

    但是,吕重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这一次,他必须拼命了!

    平静下来的吕重,迅速在意识海中演算了一翻。接着。整个人迅速开动。

    上品巅峰境的影之大道启动。

    一瞬间。成千上万的影子从吕重的本尊上分离而出。

    几乎每一个影子,都在瞬间挪移,占据了一个无人星球。

    “大周天星斗阵、大衍玄隐周天阵、诸天神禁阵,启——”

    无数吕重在每一个星球上沉声大喝。

    接着,九件混沌灵宝、三十六件先天至宝、108件先天灵宝被吕重投射而出,打入每一个核心阵眼所在的星球。接着,上亿的极品仙晶也分别被打出,投射着进入了这些超级法宝所在的星球。

    更恐怖的是。这远远不是结束!

    相反,更多的极品仙器也被成千上万个“吕重”给分别“钉”入其所在的星球的各个角落!

    大周天星斗大阵,是传自地仙界洪荒时代的三大顶级仙阵之一。

    大衍玄隐周天阵是[乾坤镜]内的第一困阵,吕重借鉴过来,为的是在特殊的时候隐匿自己的气息。

    而诸天神封神是吕重从[玄虚光阴虫]神王传承那里学来的一个虫族诡阵,此阵一起,只要能量储备足够,可以为大阵提供源源不断的顶级禁制。

    三种大阵,都极不简单,而且主阵的阵灵、阵眼、阵基都被高等级法宝给包了。

    吕重短时间内布置的三大阵法。如果是一般的圣劫,足以轻松应付。

    可是。吕重怕就怕自己的圣劫不一般!

    要知道,当年他飞升成仙之前,渡的仙劫,可是引来了超级灭世天谴。那种恐怖的天谴别说是一般下界九劫散仙都渡不过了。

    就算是大罗金仙遇上,不死也会重伤。

    可是,当年的吕重愣是遇上了这等恐怖的天谴。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对于自己的圣劫,吕重不得不高规格对待!

    再说了,他走的即不是斩三尸证道的法门,也不是用功德之力、发宏愿证道的路子。

    这种以力证道的法门,一旦坚持下来,所遇到的圣劫,绝对要比普通圣人的圣劫要恐怖得多!

    “三种顶级大阵已布置成功了,如果成的遇到超恐怖的圣劫,到时候只怕还得请你们出手……”吕重淡淡一笑,看向化形而出,站在自己身边的寂灭小公主、剐龙刀器灵、九玄寒龙冰棺器灵。

    “嘻嘻,吕重,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寂灭小公主嘻嘻而笑,并没有因为吕重渡圣劫就脸色凝重。对于她来说,不管吕重渡不渡得过圣劫,她都会出手相助的。因为她是吕重的本命法宝。

    ‘主人,放心,只不过是区区圣劫罢了,你一定能轻松渡过的。甚至不用我们出手……“剐龙刀所化的小男孩傲气地举了举小手,为吕重打气。

    当然,说实在的,剐龙刀本就是圣神界超级强者的兵器。对于这下界小小的圣劫,它真的看不上眼。只不过,它一直不知道吕重所遇到的天劫,都是变︶态的超乎人的想像。

    九玄寒龙冰棺所化形而出的冷酷男孩,却是暗暗摇头:“小刀,圣劫不可怕。可怕的是主人遇上的圣劫不能以常理推测其恐怖——”

    “呵呵,别听小冰胡说。我的圣劫可怕,那就证明你们主人我比圣劫更可怕!哈哈,你们先看着,看我怎么对付这圣劫——”

    既然圣劫已无可避免,吕重心中的豪气也涌了上来。

    这一刻,他真的有凭着自己能力与圣劫一战的勇气。

    “呼呼呼……”

    一阵凄厉的呼啸响起。

    吕重脸色不变,抬头淡淡地望着天空,本来碧蓝的天空短短的时间就出现了诡异至极的乌云。

    更神奇的是,以吕重所在的星球为中心,整个星系之外,陡然有无穷无尽的暗能量破空汇聚而至。

    一时间,吕重以及他的影子所呆的上千上万的星球,都迅速阴暗下来。

    “轰隆隆!”

    阵阵闷雷的声音暴响了起来,吕重本尊所在星球的天空之中,乌云急速地增多,乌云慢慢地旋转了起来,在星球的外太空之上,一个直径上亿公里的乌云旋涡出现。

    并且,在旋涡的中心,那些诡异而恐怖的乌云慢慢地变得漆黑无比仿佛连光线都能吞噬进去!

    在外太空中都出现在乌云,这要是被地球的科学家们知道,个个都会目瞪口呆。直叫不可思议。

    可是,这里是仙界!

    是最神奇的上界宇宙!

    是修炼强者所立身立命的所在。

    这里,玄奇无比!

    人都能在外太空自由飞行、挪移了,还不能在外太空出现乌云?

    认真来说,这不是世俗界的那种积雨云,而是仙人的劫云!

    如今,这劫云,几乎有席卷整个[天灵宇宙]的趋势!

    一些有见识的人,一见到这种劫云,不由纷纷脸色大变。(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第一四二八章 美差啊!    只是有一点让苗毅比较疑惑,聂无笑在北斗军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在没有立下任何大功劳的情况下,若说去做北斗军副都统又不太可能,北斗军副都统可都是化莲境界的修士,聂无笑还有不小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小小功劳能弥补的,所以忍不住查探了一下。

    聂无笑默了默,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最终还是松口了,“具体去哪我也不知道,听都统大人的意思,地方势力好像出了什么变故,一批职位即将面临比较大范围的调整,左右督卫将要调整出不少人员去赴任,已经在着手做准备,我也是其中一员,即将平调过去任总镇。”

    这些话他本来是不想说的,不过考虑到地方势力的复杂情况。庾重真事先也透露了,要他先做好心理准备,表示地方势力是不会老实退场的,一番明争暗斗是免不了的,左督卫这边是不好直接插手地方势力给予帮助的,但却可以放人过去支持。而他聂无笑需要的人自然是自己的老部下,比较了解用着放心,不过他不可能一过去就毫无理由地将地方势力的人马全部给换掉,一开始不可能带太多人去,而事后拉人过去的话又牵涉到苗毅放不放人的问题,所以想想还是先和苗毅搞好关系,别搞的到时候被苗毅给掐脖子。

    也因此现在说话比较↖平等,就像平级交流,不再对苗毅摆着以前的上司范。

    “哦!”苗毅点了点头,他大概明白了,怕还是和鬼市的事情有关。不知道那一网打尽的人中,天庭内部有多少权贵牵扯其中。按理说总镇那一级的还不太可能在鬼市布局,也没那实力参与破法弓的竞争。自然也不可能有人落入天庭设下的陷阱,十有八九是更高级别的层面将面临清洗,上面一遭受清洗的话,新上任的自然要在下面用自己人,也就意味着下面也要面临一连串的清洗,聂无笑怕是跟着沾了光。

    不过凭聂无笑的实力和修为平调到地方上去做总镇实在是有些屈尊了,可天庭怕是也要调一批这样的人去屈尊才能镇的住场子。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相当于是聂无笑拿到了一次回报丰厚的任务,干的好的话。提拔成地方势力中的都统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毕竟各方面的资格都到位了,就差一个上升的台阶,在近卫军这边竞争太大了。

    一旦跨过这道坎,成为了地方上的都统,那可是一方诸侯了,划星空而治,就像慕容星华的丈夫曹万祥,掌控的将是一片浩瀚星空。手下众生无数,拥有自己的府邸,美酒佳人皆唾手可得,只要不怕后院起火。家里养多少美妾都行。不像在近卫军,譬如他苗毅的小妾飞红大部分时间都只能是窝在帐篷里不能到处乱跑,否则影响不好。近卫军的生活更像是苦行僧。

    可话又说回来,强龙难压地头蛇。前提还得是聂无笑能在地方上站的住脚,别上面的侯爷清洗出了一堆都统的位置。你聂无笑却连总镇管辖的一亩三分地都搞不定,那还怎么往上去?

    想明白了,苗毅当即拱手呵呵笑道:“看来大人立马要成为一方诸侯了,要过美酒佳人不亦乐乎的日子了。”

    聂无笑难得地笑了笑,道:“你我如今平级,就不要再开口闭口‘大人’了,以后兄弟相称吧,牛兄已经接管了黑龙司,今后有些地方怕还要牛兄相助。”

    苗毅目光闪了闪,这么快就变成了‘牛兄’,倒也不迂腐,看来的确有爬上都统位置的潜质。

    立马拍着胸口道:“若有用得着的地方,聂兄尽管吩咐。”

    聂无笑要的是就他这句话,否则也不会守在这里等他,沉吟道:“牛兄当年在天街角力,地方上扯皮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调过去势单力薄,独木难支,回头怕是要从牛兄手下带点旧部走。”

    苗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没问题,带点人去上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聂无笑摇头:“不仅仅是带点随从去上任,按规矩我能带走的十人根本不够用,那边的旧势力树大根深,可能要面临上下反扑的压力,所以我的意思是,等我落下脚后,一旦打开了局面,要迅速掌控下面的局势,介时怕是还要从牛兄这里再要一大批人去。”竖起了一根手指,“再给我一千个人!”

    一千人?苗毅有点为难,他能理解聂无笑的想法,这是想到了地方上后把上上下下的骨干全部换成自己的人,便于控制局面,可这未免要的也太多了点,这是天帝的近卫军,不是他的私军,一下把天帝的近卫军放出一千人,他怎么跟上面解释?

    有点犹豫道:“聂兄,不是我不肯给,可近卫军是什么性质你比我清楚,你一下要走一千人,有些责任我担不起的。”

    聂无笑摁掌道:“兄弟多虑了,我在这里等牛兄也是都统大人的意思,有些事情都统大人希望我能先和你敲定,免得到时候我在地方上办事不利而误了上面的大事。只要牛兄不掣肘,上面的批复一定会很痛快!”

    他真怕关键时刻苗毅捣他的蛋,有上面的压力不怕苗毅不放人,可若是苗毅故意找茬拖上一拖完全没问题。有些事情庾重真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天庭权贵是不会那么痛痛快快地主动彻底交权的,抓住一点小毛病就能立马反扑,万一关键时刻他需要自己人顶上去的时候,苗毅却在那故意拖着他…

    苗毅恍然大悟,明白了,的确是自己多虑了,这是青主在夺权,近卫军肯定会同意放人支持的。当即点头道:“聂兄放心,只要上面没问题,黑龙司的人又愿意跟你走,聂兄想要多少人过去我这里都没问题,一定全力支持。”

    “好!一言为定!”聂无笑放心了,同时投桃报李,“十个随行骨干我现在不带走,让他们全力帮助牛兄顺利接管黑龙司,等我地方上的职缺落实下来了再领人走。”

    苗毅闻言大喜,他资历浅薄、修为实力又不够,就担心能不能顺利接手黑龙司的问题,如今有聂无笑的旧部全力支持,那就不用担心了。拱手道:“那就先行谢过了。”

    聂无笑也心情愉快,拍了拍他肩膀,“走吧!都统大人知道你要来,在里面等着你。”

    两人遂联袂而去,在内庭见到了悠闲赏花的北斗军大都督庾重真。

    见两人精神不错眉眼带着喜色,庾重真微微一笑,知道两人把事情谈妥了。

    这是他希望看到的,这次不比苗毅刚来黑龙司遇见刁难时的情况,这次上面的意思是不让一些麻烦琐碎事情折腾苗毅,要让苗毅顺利接手黑龙司,同时也要安排好聂无笑去了地方后的支援,这比苗毅接手黑龙司更重要。

    庾重真必须要落实好上面的意图,他不希望两人回头互相扯后腿误事,所以亲自跑来了。

    见面一番轻松谈笑之后,苗毅问到了正题,“之前都统大人说黑龙司有新的任务,不知是何任务?”

    庾重真颇为玩味道:“这趟任务可是美差啊!”

    别说苗毅,就连聂无笑也好奇道:“我这一走立马就有美差了,不知是何美差?”

    庾重真手一背,乐呵呵道:“几千年前,离此不算太远的无相星有一处贡园遭了蟊贼的洗劫后,天庭便把各处的‘贡园’和‘御园’一样,守卫都换成了由暂时没有任务的近卫军轮流值守,也等于是直接由近卫军接管了,这次刚好上面抽到了你们黑龙司去值守。”

    苗毅无语了,贡园和御园他如今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无相星的贡园就是他洗劫的,他能不知道么?贡园就是种植一些上贡仙果的园子,至于御园,那就是天帝的私家园林了。

    想想都不禁苦笑道:“大人,去看园子算什么美差?据我所知,贡园分散各地不下上千处地点,这不是要把黑龙司的人马给打散吗?”

    庾重真:“一处贡园要不了多少人看守,有大阵防护,每地由一百夫长率人看守便足够了,一千所贡园也只需十万人马。真正的要地是御园,那才是需要重兵驻守的地方,那里是天帝游玩耕种的地方,说不定你还有机会见到天颜。圈养有各种奇禽异兽,种有各种仙果,各种美景简直是美不胜收,驻守一趟不说别的,至少能让你大开眼界。御园内还有许多美丽动人的仙娥守空枕,陛下对近卫军的弟兄一向是没话说,尽心尽职者很容易从那捞个绝色仙娥带走,你身为驻守御园的总镇就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位列朝堂的大臣每人在那地方都蒙陛下开恩拥有一处自己的园子,在那地方有机会经常见到各位大臣,人家高兴了随便打赏打赏就比你拼死拼活强多了,就看你自己有没有眼色了。对了,那里还有三千里桃园,种的都是仙桃啊,我听说你对仙桃很感兴趣,为了一百个仙桃能砸上五十亿红晶?”

    有那么好吗?聂无笑正听的差点流口水,忽闻此言,不由一脸惊讶地看向苗毅,难道传说中鬼市拍卖会上砸五十亿红晶买仙桃的就是这厮?

    “……”苗毅哑口无言。

    庾重真嘿嘿道:“喜欢吃仙桃好办,守着三千里仙桃园子不说中饱私囊,还怕吃不上仙桃吗?再说了,你那小妾的干娘不正好就管着贡园和御园嘛,各种仙果尝尝鲜肯定没问题。一般的守卫怕孤单寂寞不好带女人进去,你那小妾去见干娘完全可以通融通融嘛。”(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