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只是有一点让苗毅比较疑惑,聂无笑在北斗军已经到了这个位置,在没有立下任何大功劳的情况下,若说去做北斗军副都统又不太可能,北斗军副都统可都是化莲境界的修士,聂无笑还有不小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小小功劳能弥补的,所以忍不住查探了一下。

    聂无笑默了默,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最终还是松口了,“具体去哪我也不知道,听都统大人的意思,地方势力好像出了什么变故,一批职位即将面临比较大范围的调整,左右督卫将要调整出不少人员去赴任,已经在着手做准备,我也是其中一员,即将平调过去任总镇。”

    这些话他本来是不想说的,不过考虑到地方势力的复杂情况。庾重真事先也透露了,要他先做好心理准备,表示地方势力是不会老实退场的,一番明争暗斗是免不了的,左督卫这边是不好直接插手地方势力给予帮助的,但却可以放人过去支持。而他聂无笑需要的人自然是自己的老部下,比较了解用着放心,不过他不可能一过去就毫无理由地将地方势力的人马全部给换掉,一开始不可能带太多人去,而事后拉人过去的话又牵涉到苗毅放不放人的问题,所以想想还是先和苗毅搞好关系,别搞的到时候被苗毅给掐脖子。

    也因此现在说话比较↖平等,就像平级交流,不再对苗毅摆着以前的上司范。

    “哦!”苗毅点了点头,他大概明白了,怕还是和鬼市的事情有关。不知道那一网打尽的人中,天庭内部有多少权贵牵扯其中。按理说总镇那一级的还不太可能在鬼市布局,也没那实力参与破法弓的竞争。自然也不可能有人落入天庭设下的陷阱,十有八九是更高级别的层面将面临清洗,上面一遭受清洗的话,新上任的自然要在下面用自己人,也就意味着下面也要面临一连串的清洗,聂无笑怕是跟着沾了光。

    不过凭聂无笑的实力和修为平调到地方上去做总镇实在是有些屈尊了,可天庭怕是也要调一批这样的人去屈尊才能镇的住场子。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相当于是聂无笑拿到了一次回报丰厚的任务,干的好的话。提拔成地方势力中的都统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毕竟各方面的资格都到位了,就差一个上升的台阶,在近卫军这边竞争太大了。

    一旦跨过这道坎,成为了地方上的都统,那可是一方诸侯了,划星空而治,就像慕容星华的丈夫曹万祥,掌控的将是一片浩瀚星空。手下众生无数,拥有自己的府邸,美酒佳人皆唾手可得,只要不怕后院起火。家里养多少美妾都行。不像在近卫军,譬如他苗毅的小妾飞红大部分时间都只能是窝在帐篷里不能到处乱跑,否则影响不好。近卫军的生活更像是苦行僧。

    可话又说回来,强龙难压地头蛇。前提还得是聂无笑能在地方上站的住脚,别上面的侯爷清洗出了一堆都统的位置。你聂无笑却连总镇管辖的一亩三分地都搞不定,那还怎么往上去?

    想明白了,苗毅当即拱手呵呵笑道:“看来大人立马要成为一方诸侯了,要过美酒佳人不亦乐乎的日子了。”

    聂无笑难得地笑了笑,道:“你我如今平级,就不要再开口闭口‘大人’了,以后兄弟相称吧,牛兄已经接管了黑龙司,今后有些地方怕还要牛兄相助。”

    苗毅目光闪了闪,这么快就变成了‘牛兄’,倒也不迂腐,看来的确有爬上都统位置的潜质。

    立马拍着胸口道:“若有用得着的地方,聂兄尽管吩咐。”

    聂无笑要的是就他这句话,否则也不会守在这里等他,沉吟道:“牛兄当年在天街角力,地方上扯皮的事情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我调过去势单力薄,独木难支,回头怕是要从牛兄手下带点旧部走。”

    苗毅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然没问题,带点人去上任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聂无笑摇头:“不仅仅是带点随从去上任,按规矩我能带走的十人根本不够用,那边的旧势力树大根深,可能要面临上下反扑的压力,所以我的意思是,等我落下脚后,一旦打开了局面,要迅速掌控下面的局势,介时怕是还要从牛兄这里再要一大批人去。”竖起了一根手指,“再给我一千个人!”

    一千人?苗毅有点为难,他能理解聂无笑的想法,这是想到了地方上后把上上下下的骨干全部换成自己的人,便于控制局面,可这未免要的也太多了点,这是天帝的近卫军,不是他的私军,一下把天帝的近卫军放出一千人,他怎么跟上面解释?

    有点犹豫道:“聂兄,不是我不肯给,可近卫军是什么性质你比我清楚,你一下要走一千人,有些责任我担不起的。”

    聂无笑摁掌道:“兄弟多虑了,我在这里等牛兄也是都统大人的意思,有些事情都统大人希望我能先和你敲定,免得到时候我在地方上办事不利而误了上面的大事。只要牛兄不掣肘,上面的批复一定会很痛快!”

    他真怕关键时刻苗毅捣他的蛋,有上面的压力不怕苗毅不放人,可若是苗毅故意找茬拖上一拖完全没问题。有些事情庾重真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天庭权贵是不会那么痛痛快快地主动彻底交权的,抓住一点小毛病就能立马反扑,万一关键时刻他需要自己人顶上去的时候,苗毅却在那故意拖着他…

    苗毅恍然大悟,明白了,的确是自己多虑了,这是青主在夺权,近卫军肯定会同意放人支持的。当即点头道:“聂兄放心,只要上面没问题,黑龙司的人又愿意跟你走,聂兄想要多少人过去我这里都没问题,一定全力支持。”

    “好!一言为定!”聂无笑放心了,同时投桃报李,“十个随行骨干我现在不带走,让他们全力帮助牛兄顺利接管黑龙司,等我地方上的职缺落实下来了再领人走。”

    苗毅闻言大喜,他资历浅薄、修为实力又不够,就担心能不能顺利接手黑龙司的问题,如今有聂无笑的旧部全力支持,那就不用担心了。拱手道:“那就先行谢过了。”

    聂无笑也心情愉快,拍了拍他肩膀,“走吧!都统大人知道你要来,在里面等着你。”

    两人遂联袂而去,在内庭见到了悠闲赏花的北斗军大都督庾重真。

    见两人精神不错眉眼带着喜色,庾重真微微一笑,知道两人把事情谈妥了。

    这是他希望看到的,这次不比苗毅刚来黑龙司遇见刁难时的情况,这次上面的意思是不让一些麻烦琐碎事情折腾苗毅,要让苗毅顺利接手黑龙司,同时也要安排好聂无笑去了地方后的支援,这比苗毅接手黑龙司更重要。

    庾重真必须要落实好上面的意图,他不希望两人回头互相扯后腿误事,所以亲自跑来了。

    见面一番轻松谈笑之后,苗毅问到了正题,“之前都统大人说黑龙司有新的任务,不知是何任务?”

    庾重真颇为玩味道:“这趟任务可是美差啊!”

    别说苗毅,就连聂无笑也好奇道:“我这一走立马就有美差了,不知是何美差?”

    庾重真手一背,乐呵呵道:“几千年前,离此不算太远的无相星有一处贡园遭了蟊贼的洗劫后,天庭便把各处的‘贡园’和‘御园’一样,守卫都换成了由暂时没有任务的近卫军轮流值守,也等于是直接由近卫军接管了,这次刚好上面抽到了你们黑龙司去值守。”

    苗毅无语了,贡园和御园他如今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无相星的贡园就是他洗劫的,他能不知道么?贡园就是种植一些上贡仙果的园子,至于御园,那就是天帝的私家园林了。

    想想都不禁苦笑道:“大人,去看园子算什么美差?据我所知,贡园分散各地不下上千处地点,这不是要把黑龙司的人马给打散吗?”

    庾重真:“一处贡园要不了多少人看守,有大阵防护,每地由一百夫长率人看守便足够了,一千所贡园也只需十万人马。真正的要地是御园,那才是需要重兵驻守的地方,那里是天帝游玩耕种的地方,说不定你还有机会见到天颜。圈养有各种奇禽异兽,种有各种仙果,各种美景简直是美不胜收,驻守一趟不说别的,至少能让你大开眼界。御园内还有许多美丽动人的仙娥守空枕,陛下对近卫军的弟兄一向是没话说,尽心尽职者很容易从那捞个绝色仙娥带走,你身为驻守御园的总镇就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位列朝堂的大臣每人在那地方都蒙陛下开恩拥有一处自己的园子,在那地方有机会经常见到各位大臣,人家高兴了随便打赏打赏就比你拼死拼活强多了,就看你自己有没有眼色了。对了,那里还有三千里桃园,种的都是仙桃啊,我听说你对仙桃很感兴趣,为了一百个仙桃能砸上五十亿红晶?”

    有那么好吗?聂无笑正听的差点流口水,忽闻此言,不由一脸惊讶地看向苗毅,难道传说中鬼市拍卖会上砸五十亿红晶买仙桃的就是这厮?

    “……”苗毅哑口无言。

    庾重真嘿嘿道:“喜欢吃仙桃好办,守着三千里仙桃园子不说中饱私囊,还怕吃不上仙桃吗?再说了,你那小妾的干娘不正好就管着贡园和御园嘛,各种仙果尝尝鲜肯定没问题。一般的守卫怕孤单寂寞不好带女人进去,你那小妾去见干娘完全可以通融通融嘛。”(未完待续……)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新时代的农民    “我想送吴家老爷子一副字画,就送陈偿债的字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就是你们赵庄那个守墓人。不过那个人脾气太倔,很有古风,他的字画只能求,不能买。真正的视钱财如粪土啊!他的字画在活着的当代书画家中,算是价格最高的了。如果他想发财,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啊!但是他宁可将自己的画作烧掉,也不拿出去出售!并且,凡是去向他求字画的人,无论你是天王老子,还是幽冥阎君,只要他不高兴,你说破大天他也不给你画,不给你写!”林浩说的有些无奈,看来是曾经在陈晓刀面前碰过钉子。

    赵长枪马上明白林浩什么意思了。他想让自己去给他求幅字画,当做贺礼送给吴家老爷子。

    陈晓刀的这个怪脾气,赵长枪是知道的。

    陈晓刀也不是不卖他的字画,不过卖的方式非常特殊。只要你在赵庄的公墓园买一块墓地,陈晓刀便会给你写一副墓碑。为了达到买主的满意,他会先在宣纸上打草稿,等买主满意之后,他才会动工刻碑文。而之前的那副草稿,陈晓刀便奉送给买主。

    陈晓刀的这个举措本来是想让墓园的生意能好一些,然而让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个举措竟然产生了另一个连锁反应。当代的字画市场上,几乎拿出陈偿债的一副字就是墓碑文,拿出陈偿债的一副字就是墓碑文!

    结果,就因为这事,华国文化界便送给了陈晓刀一个外号:“墓碑散人”!

    赵长枪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可以去试试。不过丑化说在前头,陈偿债的脾气你也知道,我虽然是赵庄人,但是能不能求得出来,两说着。”

    “行!那可太谢谢赵老弟了。改天我请客!”林浩高兴的说道。虽然赵长枪没有大包大揽,但是他知道,只要赵长枪开口,陈偿债一定会答应!他可是曾经在赵庄打听过,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从陈偿债手中求出字画,那这个人必定是赵长枪。

    林浩也曾经想过赵长枪和陈偿债的关系,但是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他也曾经暗中调查过陈偿债,但是只查出陈偿债以前的名叫陈晓刀,曾经是临河市地下大哥大。然而陈晓刀怎么忽然跑到赵庄当了一名看墓人,并且还瘸了一条腿,他却是不得而知了。

    实际上,在华国,陈偿债的身世和他的字画一样神秘。也许这也是陈晓刀之所以会如此大火的原因之一。一个黑 帮大哥,忽然隐居成为看墓人,最后成为一代艺术大家,这里面的故事本身就非常的吸引人。

    赵长枪并没有将他在万宝村遇到的事情告诉林浩。现在警察已经赶过去,他相信警方一定会把此事处理好的,何况,虽然林浩现在还没得到消息,但是赵长枪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知道。他的那个书记信箱可不是个摆设。

    到达夹河市之后,赵长枪找了个路边小店,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便直接赶回了赵庄。

    赵长枪回到赵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他先去了晓梅嫂子的家。

    顾晓梅的病已经痊愈,精神状态不错,又恢复了昔日的容颜。她本来不想跟赵长枪去平川县。她舍不得离开曾经和赵大同一块儿生活过的家。

    最后,还是在赵大同老母亲的劝说下,她才下定决心跟着赵长枪去平川县看看。顾晓梅上初中的儿子也力挺妈妈出去走一走。

    上初中的儿子是这样对妈妈说的:“妈妈,你就出去走走吧。我知道你忘不了爸爸,可是爸爸毕竟已经去世了。我们总要往前看嘛!我可不想你再一次跳楼啊!你出去走一走,或许能给我找个新爸爸呢!”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顾晓梅爱怜的拍了儿子小脑袋一下子,心中有些感慨,上次自己跳楼自杀,如果不是儿子,自己恐怕就再也活不过来了。既然一家人都愿意自己好,自己为什么要让他们担心呢?甚至连十几岁的儿子都要为自己这个大人担心。自己这不是犯糊涂吗?

    赵长枪一直等到顾晓梅亲口答应明天早上跟他一起走,他才离开了顾晓梅的家,然后去了尹大路的家。

    和顾晓梅的伤别离相比,尹大路的离开就喜庆多了。乐天派的老头为了这次出门,专门去理了个发,并且破天荒的染了头发,整个人顿时年轻了好几岁,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愣是跟四十多一样!

    “哇!大叔,你这一打扮,顿时年轻了十几岁啊!连我看着都眼红了。”赵长枪情不自禁的说道。

    “嘿,还不是你婶子多事!说我这次出门要去见大领导,不能马虎,所以,自从你前天给我打了电话,她就开始捯饬我,最后就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了。”尹大路笑着说道。

    “婶子,你把大路叔捯饬的这么帅气,不怕他出去之后,红杏出墙?”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他敢!小枪,我可警告你。你大路叔我可交给你了。等他在平川县安顿下来,我也过去。如果到时候我发现你大路叔身边有了其他女人,我先拿你是问!”大路婶子双手叉腰说道。

    “一边去,一边去。赶紧将我买的那些书,都给我收拾一下。”

    不等赵长枪说话,尹大路便说道,一边说,一边从墙角拖过一个书箱。

    大路婶子从卧室中抱出一大摞大部头书籍。赵长枪一看书名吓一跳,这些书中不但有酿酒方面的,竟然还有公司管理之类的。

    赵长枪随手取过一本翻了一下,更吃惊了,他发现书中不但画满了条条杠杠,而且还写了许多批语和心得。看来大路叔是真用功了!

    尹大路看到赵长枪在翻看他的书,便说道:“我的土酿酒法虽然酿出的酒好喝,但是致命的**颈就是产量太低!根本提不上去。为了寻求突破,这两年我一直在研究怎样和现代酿酒法相结合,酿造出既有质量,又有产量的好酒!至少是喝了能让人不得病的好酒!现在总算有点想法了。”

    “呵呵,小枪,你大概不知道吧。你大路叔去年还通过函授拿到了市场管理专业的专科**呢!喏,你看,这就是他的**。”

    大路婶子一边自豪的说着,一边从一摞书中取出一个大红封皮的**。

    这回,赵长枪是真被大路叔雷到了!

    这种社会助学的**虽然不像自学考试的**一样难拿,但是大路叔毕竟已经五十多岁了,而且好像他以前只是初中毕业好不好?他是怎么不声不响的,在全村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拿到了一个专科**书的?

    赵长枪忽然有些感慨。他始终相信,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天才,他们在某一方面,甚至在很多方面的领悟能力是普通人难以理解的。

    比如说赵玉山对牛的理解,无论性子多么暴烈的牛,他都能让它乖乖的听他的话,仿佛他真的能和牛互相对话一样。

    比如洪亚伦对枪的理解,赵长枪可是曾经听把总说过,洪亚伦在魔鬼训练营接受枪械训练的时候,他从来不好好的练练瞄准,枪杆上挂砖头对他来说都没用。只要他枪在手,他就能抬枪就打,而且能做到首发命中!

    比如爷爷对中医的理解,普通中医,即便比较高明的中医也只是会辩症施治,沿用以前的方子。但是爷爷却能推陈出新,甚至差点连肿瘤都攻克下来!

    眼前的这个大路叔,比他们还厉害啊!他从来没正规的学过音乐,但是却能吹一手好唢呐。没上过礼仪班,但是农村红白公事,无论人多人少,他总能处理的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祖上传下来的酿酒之法,更是被他推上了一个新台阶!

    现在这老头子竟然随随便便的就拿到了一个市场管理专科**!厉害啊,厉害!

    “大路叔,我发现你就是一个天才啊!”赵长枪由衷的说道。

    “我是天才?我是咸菜还差不多!不就一张专科**嘛,还是函授班毕业。现在别说函授专科,就是正宗海归博士后都一抓一大把啊。就我这张**,擦屁股都嫌硌得慌啊,呵呵呵。”尹大路爽朗的笑着说道。

    “你个死老头子,你能和那些年轻人比嘛?用宋丹丹的话说,他们那是生在新时代,长在阳光下,从小就受教育,得个博士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可是个初中生而已,五十多岁还能函授个专科,不容易了。”大路婶在一旁说道。

    “对!婶子说的这话在理。”赵长枪连忙说道。

    大路婶子兴致高了起来,竟然又从卧室拿出几本花花绿绿的书籍,赵长枪搭眼一看,竟然全是讲柳编工艺发展趋势的。

    “小枪,你看,你大叔在进步,你大婶也没落下。曹疏影组织厂里的生产能手参加了一个网络柳编函授班,我也报名参加了。你大婶现在做出来的柳编,那艺术品位杠杠的。”大路婶子自豪的说道。

    自从顾晓梅生病后,赵庄工艺品厂的事情一直都是曹疏影在负责。虽然曹疏影是村支书赵炳武的老婆,但是从来就没有人认为她担任柳编工艺品厂的厂长有什么不妥。因为曹疏影不但的确能挑得起这份担子,而且她也是顾晓梅一手提拔起来的,在工艺品厂的威信高着呢。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