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想送吴家老爷子一副字画,就送陈偿债的字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就是你们赵庄那个守墓人。不过那个人脾气太倔,很有古风,他的字画只能求,不能买。真正的视钱财如粪土啊!他的字画在活着的当代书画家中,算是价格最高的了。如果他想发财,那是分分钟的事情啊!但是他宁可将自己的画作烧掉,也不拿出去出售!并且,凡是去向他求字画的人,无论你是天王老子,还是幽冥阎君,只要他不高兴,你说破大天他也不给你画,不给你写!”林浩说的有些无奈,看来是曾经在陈晓刀面前碰过钉子。

    赵长枪马上明白林浩什么意思了。他想让自己去给他求幅字画,当做贺礼送给吴家老爷子。

    陈晓刀的这个怪脾气,赵长枪是知道的。

    陈晓刀也不是不卖他的字画,不过卖的方式非常特殊。只要你在赵庄的公墓园买一块墓地,陈晓刀便会给你写一副墓碑。为了达到买主的满意,他会先在宣纸上打草稿,等买主满意之后,他才会动工刻碑文。而之前的那副草稿,陈晓刀便奉送给买主。

    陈晓刀的这个举措本来是想让墓园的生意能好一些,然而让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个举措竟然产生了另一个连锁反应。当代的字画市场上,几乎拿出陈偿债的一副字就是墓碑文,拿出陈偿债的一副字就是墓碑文!

    结果,就因为这事,华国文化界便送给了陈晓刀一个外号:“墓碑散人”!

    赵长枪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可以去试试。不过丑化说在前头,陈偿债的脾气你也知道,我虽然是赵庄人,但是能不能求得出来,两说着。”

    “行!那可太谢谢赵老弟了。改天我请客!”林浩高兴的说道。虽然赵长枪没有大包大揽,但是他知道,只要赵长枪开口,陈偿债一定会答应!他可是曾经在赵庄打听过,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从陈偿债手中求出字画,那这个人必定是赵长枪。

    林浩也曾经想过赵长枪和陈偿债的关系,但是并没有想出个所以然。他也曾经暗中调查过陈偿债,但是只查出陈偿债以前的名叫陈晓刀,曾经是临河市地下大哥大。然而陈晓刀怎么忽然跑到赵庄当了一名看墓人,并且还瘸了一条腿,他却是不得而知了。

    实际上,在华国,陈偿债的身世和他的字画一样神秘。也许这也是陈晓刀之所以会如此大火的原因之一。一个黑 帮大哥,忽然隐居成为看墓人,最后成为一代艺术大家,这里面的故事本身就非常的吸引人。

    赵长枪并没有将他在万宝村遇到的事情告诉林浩。现在警察已经赶过去,他相信警方一定会把此事处理好的,何况,虽然林浩现在还没得到消息,但是赵长枪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知道。他的那个书记信箱可不是个摆设。

    到达夹河市之后,赵长枪找了个路边小店,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便直接赶回了赵庄。

    赵长枪回到赵庄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他先去了晓梅嫂子的家。

    顾晓梅的病已经痊愈,精神状态不错,又恢复了昔日的容颜。她本来不想跟赵长枪去平川县。她舍不得离开曾经和赵大同一块儿生活过的家。

    最后,还是在赵大同老母亲的劝说下,她才下定决心跟着赵长枪去平川县看看。顾晓梅上初中的儿子也力挺妈妈出去走一走。

    上初中的儿子是这样对妈妈说的:“妈妈,你就出去走走吧。我知道你忘不了爸爸,可是爸爸毕竟已经去世了。我们总要往前看嘛!我可不想你再一次跳楼啊!你出去走一走,或许能给我找个新爸爸呢!”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顾晓梅爱怜的拍了儿子小脑袋一下子,心中有些感慨,上次自己跳楼自杀,如果不是儿子,自己恐怕就再也活不过来了。既然一家人都愿意自己好,自己为什么要让他们担心呢?甚至连十几岁的儿子都要为自己这个大人担心。自己这不是犯糊涂吗?

    赵长枪一直等到顾晓梅亲口答应明天早上跟他一起走,他才离开了顾晓梅的家,然后去了尹大路的家。

    和顾晓梅的伤别离相比,尹大路的离开就喜庆多了。乐天派的老头为了这次出门,专门去理了个发,并且破天荒的染了头发,整个人顿时年轻了好几岁,五十多岁的人,看上去愣是跟四十多一样!

    “哇!大叔,你这一打扮,顿时年轻了十几岁啊!连我看着都眼红了。”赵长枪情不自禁的说道。

    “嘿,还不是你婶子多事!说我这次出门要去见大领导,不能马虎,所以,自从你前天给我打了电话,她就开始捯饬我,最后就把我弄成这个样子了。”尹大路笑着说道。

    “婶子,你把大路叔捯饬的这么帅气,不怕他出去之后,红杏出墙?”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他敢!小枪,我可警告你。你大路叔我可交给你了。等他在平川县安顿下来,我也过去。如果到时候我发现你大路叔身边有了其他女人,我先拿你是问!”大路婶子双手叉腰说道。

    “一边去,一边去。赶紧将我买的那些书,都给我收拾一下。”

    不等赵长枪说话,尹大路便说道,一边说,一边从墙角拖过一个书箱。

    大路婶子从卧室中抱出一大摞大部头书籍。赵长枪一看书名吓一跳,这些书中不但有酿酒方面的,竟然还有公司管理之类的。

    赵长枪随手取过一本翻了一下,更吃惊了,他发现书中不但画满了条条杠杠,而且还写了许多批语和心得。看来大路叔是真用功了!

    尹大路看到赵长枪在翻看他的书,便说道:“我的土酿酒法虽然酿出的酒好喝,但是致命的**颈就是产量太低!根本提不上去。为了寻求突破,这两年我一直在研究怎样和现代酿酒法相结合,酿造出既有质量,又有产量的好酒!至少是喝了能让人不得病的好酒!现在总算有点想法了。”

    “呵呵,小枪,你大概不知道吧。你大路叔去年还通过函授拿到了市场管理专业的专科**呢!喏,你看,这就是他的**。”

    大路婶子一边自豪的说着,一边从一摞书中取出一个大红封皮的**。

    这回,赵长枪是真被大路叔雷到了!

    这种社会助学的**虽然不像自学考试的**一样难拿,但是大路叔毕竟已经五十多岁了,而且好像他以前只是初中毕业好不好?他是怎么不声不响的,在全村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拿到了一个专科**书的?

    赵长枪忽然有些感慨。他始终相信,世界上有一种人叫天才,他们在某一方面,甚至在很多方面的领悟能力是普通人难以理解的。

    比如说赵玉山对牛的理解,无论性子多么暴烈的牛,他都能让它乖乖的听他的话,仿佛他真的能和牛互相对话一样。

    比如洪亚伦对枪的理解,赵长枪可是曾经听把总说过,洪亚伦在魔鬼训练营接受枪械训练的时候,他从来不好好的练练瞄准,枪杆上挂砖头对他来说都没用。只要他枪在手,他就能抬枪就打,而且能做到首发命中!

    比如爷爷对中医的理解,普通中医,即便比较高明的中医也只是会辩症施治,沿用以前的方子。但是爷爷却能推陈出新,甚至差点连肿瘤都攻克下来!

    眼前的这个大路叔,比他们还厉害啊!他从来没正规的学过音乐,但是却能吹一手好唢呐。没上过礼仪班,但是农村红白公事,无论人多人少,他总能处理的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祖上传下来的酿酒之法,更是被他推上了一个新台阶!

    现在这老头子竟然随随便便的就拿到了一个市场管理专科**!厉害啊,厉害!

    “大路叔,我发现你就是一个天才啊!”赵长枪由衷的说道。

    “我是天才?我是咸菜还差不多!不就一张专科**嘛,还是函授班毕业。现在别说函授专科,就是正宗海归博士后都一抓一大把啊。就我这张**,擦屁股都嫌硌得慌啊,呵呵呵。”尹大路爽朗的笑着说道。

    “你个死老头子,你能和那些年轻人比嘛?用宋丹丹的话说,他们那是生在新时代,长在阳光下,从小就受教育,得个博士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可是个初中生而已,五十多岁还能函授个专科,不容易了。”大路婶在一旁说道。

    “对!婶子说的这话在理。”赵长枪连忙说道。

    大路婶子兴致高了起来,竟然又从卧室拿出几本花花绿绿的书籍,赵长枪搭眼一看,竟然全是讲柳编工艺发展趋势的。

    “小枪,你看,你大叔在进步,你大婶也没落下。曹疏影组织厂里的生产能手参加了一个网络柳编函授班,我也报名参加了。你大婶现在做出来的柳编,那艺术品位杠杠的。”大路婶子自豪的说道。

    自从顾晓梅生病后,赵庄工艺品厂的事情一直都是曹疏影在负责。虽然曹疏影是村支书赵炳武的老婆,但是从来就没有人认为她担任柳编工艺品厂的厂长有什么不妥。因为曹疏影不但的确能挑得起这份担子,而且她也是顾晓梅一手提拔起来的,在工艺品厂的威信高着呢。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二七章 莫名升官    “人事变动?”

    殿内诸人闻听稍微涌起了一阵骚动,大家伙看看面色凝重的伯约,再看看相百功,发现相副总也是心头沉重的样子。

    众人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能让都统大人法驾亲临的人事变动绝对不是下面大统领那一级的,至少是副总镇以上的,而副总变动的话也不太可能让都统大人亲自跑一趟,直接把人叫到北斗军去说一说就行,有下面的总镇压着出不了什么事,所以黑龙司换当家的可能性更大。

    也就是说,两位副总镇当中很有可能有一个要扶正了,要成为黑龙司的新当家。

    不知道是哪个上…众人心里活络了起来,目光不断在两位副总的脸上瞄来瞄去,上面有变动哪怕是动一个位置都能牵连到一连串的变动。

    从两位副总都是心里没底的样子可以看出这事可能太过突然,很显然两位副总是一点心里准备都没用,若是早知道的话肯定会上下活动,对上怎么活动了不知道,对下肯定会寻求下面大统领的支持,不至于让大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苗毅却是忍不住瞄了瞄对面站立的战如意,目前这里只有他最清楚,战如意在鬼市立下了大功,不会是这女人要直上位做黑龙司的大当家吧?

    他觉得很有可能,立功这种事情要看其重要性的,说白了就是看事件对上面大人物的重要性。同样是去冒险拼命,跑去剿匪打个累死累活也比不上做一件对高层来说有意义的事情,高层手指缝稍微漏那么一丁点都是重赏。

    战如意似乎意识到了苗毅在偷看自己,瞥了眼,和苗毅的目光对了一下,又继续低眉垂眼站在那。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其实她心里也隐隐觉得这次的人事变动是自己要高升了,她也知道这次立下的功劳不是一般的打打杀杀能比的,那是天帝亲自在背后关注的事情,只要天帝点个头,升个总镇什么的一点都不为过。

    两人都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同样是去鬼市冒了同样的风险,只不过是一个主次的问题,但是命运却是很有可能截然不同。苗毅心里已经在暗暗骂娘了,让这女人变成了自己的直接上司。还不知道要变着什么花样来折腾自己,偏偏自己还把这上司往死里得罪过,老子怎么这么命苦!

    殿内诸人各怀心思。

    等了有那么一会儿,总镇聂无笑陪着都统大人庾重真从后殿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北斗军那边来的人物。

    庾重真坐在了主位上,聂无笑陪在一旁站着,而余者则站在了台阶上的一边旁听。

    下面诸人赶紧站整齐了,齐声拱手行礼:“参见都统大人。”

    庾重真抬了抬手示意免礼,目光扫过下面诸人,先是在苗毅脸上定了定。最后又在战如意脸上扫过,眼神似乎有些说不出的古怪。他稍作酝酿后,淡淡说道:“诸位这些年在北斗军麾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本座都看在眼里,聂无笑统帅黑龙司多年也算是尽心尽职,刚才我也和聂总镇谈过了,准备将他调离黑龙司,也谈不上什么高升,只能算是另有任用吧。”

    下站诸人顿时悄悄交换眼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心里话基本上都写在了脸上,果然是这样!

    聂无笑调走了,那谁坐总镇的位置?伯约和相百功都眼巴巴地看着庾重真,那神情真是又紧张又期待。

    看了看大家的反应,庾重真继续说道:“我知道大家关心什么,肯定在关心接下来由谁坐黑龙司总镇的位置,我也是从下面一步步爬上来的,大家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咱们左督卫的规矩大家也都清楚。资历、修为、实力和能力都是条件之一,可最重要的还是看战功,无功不受禄,有功必赏,这是老规矩。若做不到这一点,以后谁还卖命杀敌?机会都是平等的。谁立下了大功就赏谁,谁都没话说,大家说是不是这样?”

    “是!”众人齐声应下。

    庾重真点了点头,又道:“之前天庭在鬼市那边有一番大动作,想必大家都听说了,左右督卫大批人马联手出击,战果丰硕,能有此战果和咱们北斗军事先派去的一批前锋冒死布局脱不了关系,可谓立下了大功!你们当中更是有人与大都督并肩作战,大都督甚为赞赏!我听大都督说,连天帝也是再三夸赞的!有人为咱们北斗军脸上争了光啊!”

    “鬼市…”

    现在顿时一片哗然,没想到鬼市闹出那么大的事情竟然和黑龙司有关,还与大都督并肩作战,连天帝也夸赞了,这简直是要躺着升官呐,是谁呀?

    是谁不难猜出,如果换了是黑龙司人马分散驻扎的时候可能还猜不出来,如今大家驻扎在同一地方,前段时间谁在谁没在大家多少知道一点。于是刹那间,所有人都回头看向了站在后面的苗毅和战如意,只有这两位消失过了,是他们吗?

    果然是因为鬼市的事要提拔了!苗毅暗暗叹了声,偏头看向了战如意。

    也因为他的反应诱导,大家的目光也跟着落在了战如意的身上。

    战如意低眉垂眼,貌似没事人一样,其实手心里有点冒汗,心里紧张加兴奋,尽量让自己显得不要太那啥了。

    两位副总相百功和伯约心里哀鸣一声,完了!梦碎了!

    都统大人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两人岂能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两人近期哪都没去,更不用说去鬼市搞出那么大的动作了,总镇大人的位置和他们两个无缘了!

    庾重真又道:“想必大家都想知道是谁吧?是谁呢?自己站出来吧,牛有德!”

    战如意霍然抬头,明眸看向庾重真,满眼的难以置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慢慢回头看向苗毅。

    大家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目光全部唰唰看向苗毅,之前全特么被苗毅的反应给误导了。

    “……”苗毅也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住原地,指了指自己鼻子,难以置信道:“我?”

    他在鬼市一直跟在战如意屁股后面跑,一直被战如意当枪使,他自己觉得不可能啊!

    庾重真淡然道:“牛有德听封!”

    这下估计有听力障碍的也听清楚了,苗毅愣了一下,硬着头皮出列拱手道:“末将在!”

    庾重真郑重宣布:“牛有德关键时刻识破敌方陷阱,临机应变,避免了黑虎旗和蓝虎旗人马全军覆没,及时挽回了对天庭的不利局面,为天庭后续反击立下大功,特此封赏!擢升黑虎旗大统领牛有德为黑龙司总镇,晋升二节紫甲上将衔,即日交接赴任!”

    “啊…”苗毅傻眼在原地,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干什么了,就升官了,有点懵,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

    一群统领却是哗然,眼神那叫一个羡慕,不但官升两级,直接跳过副总镇变成了总镇,连品级也是连跳两级,直接由六节小将变成了二节上将,这叫一个厚赏啊!

    相百功和伯约那叫一个神情黯然。

    战如意也有点懵,愣愣看着苗毅,有点想不通了,这厮几乎是和自己前后脚回来的,中间这么点过程都干什么了,听庾重真说起来好像挺厉害的样子,好像比自己立下的功劳大多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有点后悔自己回来早了,早知如此就留下看看,不用走的那么早。

    庾重真挑眉道:“怎么,你不乐意?”

    “呃…”苗毅回过了神来,升官发财傻子才不乐意,赶紧拱手道:“末将领命!”

    庾重真一偏头,边上的随行人员当场拿出二节上将战甲及官身文牒之类的交付给苗毅。

    “牛有德,接下来黑龙司还有新的任务,尽快和上下交接,就这样吧!”庾重真双手一拍扶手站了起来,转身领了一群人去了后面。

    “恭送都统大人!”一群人拱手行礼。

    苗毅手里捧着一堆东西还在回味怎么回事,左右人员又突然一起对他行礼,“参见总镇大人!”

    伯约和相百功神情很复杂,更多的是失落,做梦也没想到才来没几年的苗毅突然就成了他们的上司,连蹦跶两级成了他们的上司,让两人反应不及。

    在场的各位大统领们也同样是措手不及,以前不管看的起还是看不起苗毅,大家各领一虎旗,平常也难得碰面,觉得苗毅对他们也形不成威胁,成不了他们的竞争对手,所以互相之间还过的去,谁想苗毅竟然连个做竞争对手的机会都不给他们就直接跳跃式地高高在上了,这滋味那叫一个酸爽。

    更失落的怕还是战如意,眼睁睁看着庾重真消失的地方,她以为封赏完了苗毅接下来就该轮到她了,谁知都统大人连提都不提她的事,直接将她的功劳给忽略了,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啊!不是说有功必赏吗?

    “诸位先请回吧!有什么事先等我把眼前给理顺了再说。”

    苗毅将一群人给打发走了后,进了后殿,来到了后院,撞上了负手等候的聂无笑。

    聂无笑似乎早知道他要来,人如其名的他一向没什么笑脸,这次倒是面带微微笑意,貌似调侃道:“牛大统领高升总镇,恭喜了。”

    苗毅一脸汗颜地拱了拱手做求饶状,也奉承道:“末将只是得大人提携而已,想必大人才是真正的高升了,敢问大人下一步去哪高就?”他看的出来,对方的心情貌似不错,肯定是比黑龙司总镇更好的去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