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刚刚发动汽车,却发现王诗韵竟然已经双手摁在超级悍马的前引擎盖上,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他。[起舞电子书]

    赵长枪无奈只好熄了火,然后将脑袋探出车窗说道:“喂,你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他们走了,轮到你拦路劫道了?”

    王诗韵迈步转到赵长枪面前,将脑袋贴到赵长枪的脸上,小声说道:“你说对了,我就是要劫道,不过我这个人不劫财,我劫色!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像你这样风流潇洒的好男儿,怎么会是基 佬呢?”

    “”赵长枪只能再次无语了。

    “算了,看把你吓的,我长得就这么可怕吗?不和你开玩笑了。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不然我就不让你走!”王诗韵有些耍无赖的说道。

    “好吧,好吧,我算服了你了。”赵长枪最终还是将自己的联系电话告诉了王诗韵。

    王诗韵取出手机,认真的拨打了赵长枪的电话,听到赵长枪的手机响了起来,然后才笑靥如花的说道:“记住我的号码。以后常联系。对了,你真的不用怕我。我真的已经有男朋友了。走了。再见。”

    王诗韵说走就走,迈步回到了自己的甲壳虫上,打火,起步,离开了。

    “她真的有男朋友?有男朋友的女人还敢这样?哎哟!厉害啊!”赵长枪嘟囔一声,打火起步,绕开他侧前方的装载机离开了。

    今天的赵长枪却没想到,如果不是今天他禁不住王诗韵的缠磨,将你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她,恐怕在不久的将来,他不但要丢官罢职,而且半个平川县的农民也要遭殃了!

    赵长枪一路向前,穿过万宝村不长时间,迎头便看到了大队的警车,正打着爆闪,鸣响着警笛朝万宝村疾驰而去。看这浩大的队伍显然是市局的,派出所搞不出这么大动静。

    赵长枪终于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忽然退却了,原来是早得到消息了。赵长枪小看万宝村那些人的勇气了,实际上如果不是他们知道了赵长枪的身份,就算他们知道警察要来,恐怕也不会退却。

    赵长枪并没有停车,和警车擦肩而过。他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该不会是林浩已经得到消息了吧?他那个书记信箱的确够灵敏的!”赵长枪低声嘟囔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想起林浩,赵长枪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情,于是摸出手机拨通了夹河市委书记林浩的电话。

    夹河市委书记林浩最近有点不顺心,不为别的,就为全国重点扶持县的事情。虽然夹河市也做出了一份很完善的经济发展规划书,但是最后还是没有通过。

    毕竟全国那么多县,要想审批获得通过,和万人争过独木桥也差不多了。再加上夹河市乃是县级市,经济发展原来就不错,而这次扶植主要还是扶植比较贫困的县,所以夹河的审批没有被通过。

    其实,夹河市这两年都是什么情况,林浩都在心中装着。夹河市虽然看上去经济发展还算不错。其实都是俞茵沁在的时候,搞起来的一些厂子。再就是在赵庄的带动下,清水镇的经济发展也比较强劲,除过这些,夹河市的经济发展就乏善可陈了。

    不但如此,夹河市还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不均。这几年的发展,夹河市形成了一个是以夹河市里为中心,一个是以赵庄为中心的两个小经济体。这两个地方的居民普遍比较富裕,房车都是最基本的配置。而其他地方的老百姓却普遍较贫穷。对一个县级市来说,出现这种情况是非常不正常的。

    为了改变这种局面,夹河市委决定在农历的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在夹河市搞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为了扩大这个洽谈会的影响力,林浩想让省里给帮帮忙,特别是省委宣传部,如果他们能出来给洽谈会宣传一下,不但洽谈会的档次立马就能上去,而且夹河市委的政绩也能被放大。

    林浩想的是不错,可问题是,他在上面没人没关系,人家省里根本不鸟他!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林浩年前见到赵长枪的时候,才问赵长枪要不要去给吴应熊的老爷子拜寿。赵长枪如果去,他便想让赵长枪将他也带去。他如果搭上了吴应熊的线,这个问题很可能会变的非常简单。

    虽然林浩的思路有点歪,但却是非常现实的。现实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你在下面打上好几遍报告,也不如领导一句话好使。

    虽然华国一直在不断加强法制建设,但是华国同样也是一个注重人情的国度,这便注定了华国几千年来的人制社会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

    林浩手机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在县委的食堂里吃午饭。普通的工作餐,不锈钢餐盘上是两勺米饭,一个丝瓜鸡蛋汤,几块红烧肘子,一个木耳黄瓜西红柿凉菜,冷热荤汤具有,倒也丰盛。

    林浩摸出手机一看是赵长枪的电话,连忙接起来:“喂,赵老弟?有事吗?”

    赵长枪一边开车,一边将自己要去为吴应熊家老爷子拜寿的事情告诉了林浩,问他还愿不愿意去。

    林浩一听是这事,马上激动的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正打瞌睡,有人送枕头,能不激动嘛!

    林浩站起来后,才猛然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了,周围正在吃饭的几个同事正在用似有似无的奇怪目光打量他呢。

    林浩重新坐下,然后激动的说道:“去!当然要去。谢谢赵老弟啊!”

    林浩很清楚赵长枪和吴应熊的关系,虽然赵长枪一直说和吴应熊不熟,但是他却从来就不信。如果赵长枪真的和吴应熊不熟,赵庄工艺品厂和加国瑞克集团签约时,吴应熊能千里迢迢的从省城跑到赵庄给赵长枪撑台面?

    有赵长枪给自己牵线搭桥,自己到时候再将夹河市的事情,和吴应熊提一下,省里就真的可能给夹河市的这次招商引资提供点方便!

    激动之余,林浩马上又想起了一件事,自己可是要去给老爷子拜寿的,该拿点什么东西呢?这事可马虎不得,普通的礼物太俗不说,还有贿赂吴副省长的嫌疑,说不定吴副省长根本就不收,搞不好会弄巧成拙,压低自己在吴副省长心中的形象。

    自己要送的东西不能太贵重,还得让吴家老爷子喜欢,至少也要吴副省长喜欢才行。可是这样的东西哪里去找?再说了,自己也不知道吴家老爷子喜欢什么呀!

    想到这里,他马上问赵长枪:“赵老弟,你看我应该给吴家老爷子带点什么东西呢?你知道吴老爷子喜欢什么东西吧?”

    电话那头的赵长枪想了想说道:“我听说吴家老爷子祖上都是农民,平常在家就喜欢种个菜,养个小鸡小鸭啥的,要不你送给他几只小鸡?也能图个口彩,大吉大利嘛!”

    “啊?小小鸡?”林浩张大嘴巴说不下去了。

    这家伙心中不禁暗自腹诽:“嘿,赵长枪这家伙可真够有创意的!常务副省长的老爷子八十大寿,自己带几只毛茸茸的小鸡去拜寿?”

    他的脑海里出现这样一幅画面:

    某一天,身穿上面印满“福”字唐装的吴家老爷子,拎着鸟笼和几个老友去遛鸟,人家的鸟笼中都是八哥、画眉、斑鸠之类,吴家老爷子的鸟笼里是两只小鸡。

    会说话的八哥在鸟笼叫:“喂喂,你是什么鸟儿?”

    小鸡在吴家老爷子的鸟笼里答应:“叽叽,叽叽。”

    八哥大吃一惊:“你就是传说中的小**?”

    小鸡想为自己辩解,但是苦于不会说话,只能还是“叽叽,叽叽”的叫。

    吴家老爷子的一帮老友全都哈哈大笑,从此以后老友圈中多了一个传说:吴家老爷子养了两只小**!

    想想那有些搞笑的画面,林浩直搓牙花子。

    林浩心中正在嘀咕呢,话筒中又传来赵长枪的声音:“怎么?林书记觉得不合适?其实礼物嘛,也就是一份心而已,不在轻重,在于主人是不是喜欢。”赵长枪笑着说道。

    这家伙想的可不像林浩想的那样,他感到自己的主意挺不错。送几只小鸡多好啊,毛茸茸的,金黄金黄的,既是生命的象征,还预示着大吉大利,完了小鸡没事的时候,还能跑到吴家老爷子的小菜园里去捉虫子。一举数得嘛!

    “不是,我觉得赵老弟的主意很有创意,但是这里面有个问题啊。”林浩说道。

    “什么问题?”赵长枪奇怪的问道。

    “我听说小鸡不好养活啊!我也不会养小鸡,我怕从我这边带只小鸡过去,不等到地方就死了,岂不是坏醋了?就算不死,当我交给吴家老爷子的时候,它变得半死不活的,没有精神头,也不好吧?”林浩说道。

    赵长枪一听,这的确是个问题,于是说道:“那就算了,该送什么你自己想办法吧。我也没什么好主意。没事我先挂了。”

    赵长枪说着就要挂断电话,然而他的话刚说完,就听到林浩急促的说道:“别,别介!赵老弟,其实我有个想法,但是得请你帮忙。”

    “什么想法?我能帮你什么?”赵长枪不再打算挂电话,奇怪的问道。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二六章 不知道什么意思    六道余孽能在这里立足自然是和他脱不了干系的,双方一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关系,别说他不敢泄露这层关系让天庭知道,六道那边也同样不敢让消息在六道中扩散开。原因很简单,六道的没落和夏侯家族脱不了干系,要是让六道下面的人知道高层在和仇人保持联系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然除了逃入炼狱之地的人马,六道残部若想在外界立足又离不开夏侯家族地下势力的关照,而夏侯家族也同样想把六道当做手中的一张牌,以防青主和佛主翻脸。这种事情夏侯家族干的很顺手,从妖僧南波到那三大高手,再到六圣,又到如今的青主和佛主,一直都是这样,现在对待六道余孽也是同样的手段。

    有些事情既然解决不了那就只有妥协,为了家族的永续长存必须多给家族留有后路,等到家族的腰杆子硬到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时候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所以,他不会不知道青山楼和无量道之间的关系,他只是有点想不通无量道为什么派人杀一个小小牛有德,虽说牛有德名声不小,可也不值得卷入这样的事情中,以六道余孽的小心程度更不可能在天庭刚设下陷阱的关口顶风作案,难道说之前天庭布下的陷阱里有无量道的人落网了?

    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那无量道又是怎么知道牛有德是诱人入网的诱饵的?

    转瞬间,他脑中便闪过许多念头。

    青衣老者看了眼被折磨的蔫巴巴的刺客,转身召了人进来把刺客带走了,方回道:“这刺客也不知道青山楼和牛有德之间有什么恩怨,只知道掌柜的下令时告诉他,说是牛有德到青山楼风流快活时得罪了人。让他来给牛有德一点教训,貌似青山楼那边也不知道。”

    曹满呵呵一笑,“原来如此,我就说嘛,否则解释不通。”

    青衣老者注意着他的反应,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又试着提醒了一句,“这个刺客只有金莲七品的修为。”

    “……”曹满一愣,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脸色渐渐凝重,慢慢转头看来,问:“莫非这刺客身上有什么厉害的法宝?”

    青衣老者摇头,“搜过,没什么法宝。”

    “那就奇怪了。”曹满抬头看向了屋顶,眯起了眼,似笑非笑道:“牛有德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杀了个三进三出,勇猛彪悍,只怕金莲境界中鲜有敌手,可是极为善战。听说修为已经到了金莲九品,就算青山楼不明牛有德的底细,不知道目标是牛有德。遂派了个不怎么样的手下出手,可这刺客能从牛有德手里逃掉也不简单呐,更何况牛有德身边还有两名手下,三个人都解决不了一个他?这事有点蹊跷啊!”

    青衣老者点头:“是有点蹊跷。”

    曹满一边眉梢挑起,“看来这无量道和牛有德之间似乎存在着什么说不清楚的关系,哼哼,一边是六道余孽,一边居然是青主近卫军中的新秀。这事有点意思…对了,青山楼那边知不知道他们的人已经落在了我们的手中?”

    青衣老者:“人一逃出来就被我们布置在外面的人给逮住了,青山楼那边应该是不知道人落在了我们的手里,否则不会一直和他联系,人落在我们手中后他手中和青山楼那边联系的星铃多次有反应,若知道人被抓了哪还有再联系的必要。”

    曹满:“那这人没必要再留下了,直接解决掉吧,人死了。青山楼那边就安心了,否则那边怕是一直要疑神疑鬼。”

    青衣老者:“要不要用他试试无量道和牛有德的关系?”

    曹满淡淡一笑:“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捅穿了的好,就装作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吧。想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很简单,回头看看天庭设下的陷阱一网打尽的人当中有没有六道的人就一目了然,用不着拐弯抹角那么麻烦。老七啊。有些事情装糊涂反而能抓到更多的马脚,闹得人家小心翼翼把漏洞都给堵了的话。咱们在边上看的人也累,你说是不是?”

    青衣老者恍然大悟:“明白了,老奴这就去办。”

    “对了!”曹满一抬手,“有关牛有德和炼狱之地那边所有有牵连的事情,整理出来给我看看,说不定有迹可循。”

    “是!”青衣老七应声离去。

    天庭新派往鬼市的眼线全部暴露,所有在鬼市的据点亦全部被拔,但信义阁那边返还破法弓所表达出的深意很明显,我们对破法弓不感兴趣,你们想查破法弓的下落随便你们,但是不要触碰底线。信义阁已经明确表示出了只要天庭不乱来,他们就不会乱来的态度,那天庭自然要重新在鬼市设置据点。

    这事还是要由高冠去做,之前虽说青主把高冠骂的狗血喷头,可那是在气头上,其实青主心里也明白,不是高冠无能,而是夏侯家族自身不简单。

    星辰殿内,高冠向青主陈述了重新在鬼市设立据点的方案后,又提出了再另派一批近卫军人马进鬼市做眼线的要求,只是这次他不希望战如意这种角色再出现在名单中,要求是一批务必可靠的人选。

    这次鬼市的剧变其实有许多地方是出乎高冠预料的,尤其是战如意的加入。大的计划是他向青主提出的,可是具体执行的时候青主做了许多改变,令高冠至今有些地方都还琢磨不透青主的用意。

    不过这次的要求青主一律都准了。

    而高冠又趁机再次提出要求,“陛下!臣想再把牛有德派往鬼市。”

    已经坐回了长案后面的青主闻言凝目,徐徐道:“牛有德已经暴露了,再把他派往鬼市,是不是有些不妥?”

    高冠道:“陛下之前不是说他立了大功要直接晋升他为总镇吗?臣倒是觉得凭牛有德的资历和修为在左督卫做总镇有点勉强,不如直接将他派到鬼市做总镇好了!”

    “鬼市总镇…”青主有些诧异,身子微微前倾,问道:“你似乎对把他派到鬼市去很感兴趣啊!想必高右使有什么高见,朕倒是要听一听。”

    高冠道:“目前坐镇鬼市的总镇完全就是一个摆设,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其中固然有信义阁的原因,但和天庭长期的让步也不无关系,造就了每次派去的人都是碌碌无为但求无过的人,都是些庸才。臣觉得应该有所改变,应该派个有能力的人过去,这次牛有德的应变能力臣颇为欣赏,正是因为他改变了事发时对天庭完全不利的局势,而实际上臣对他也一直都颇为欣赏,他这次也没有让臣失望,所以臣对他寄予厚望,希望能让他去坐镇鬼市,不求他在信义阁眼皮子底下能有什么大作为,但也要给他点压力,让他另辟蹊径帮天庭在那边的据点提供一定的庇护,不至于像这次一般一出事立刻被信义阁把我们的据点给一网打尽!另一个让他去的原因也很简单,派一般人去未必敢在信义阁眼皮子底下耍小动作,牛有德坐镇天街的时候却是敢和满朝权贵作对的,所以说鬼市总镇的位置没有比派牛有德去更合适的人选。”

    青主微微颔首,五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思索了一会儿,道:“高右使言之有理,派那猴崽子去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凭他的修为在鬼市太勉强了,鬼市不比一般地方。那猴崽子去了左督卫没几年,便连连被点去出任务,刚消停下来你又要把他点去办事,想要马儿跑的快,又要马儿不吃草,迟早会把他弄垮了。好刀也要磨利了才能用,给他点时间让他好好把修为提升上来。总之朕答应高右使,等他修为到了彩莲境界,多了几分自保能力后,优先答应高右使的要求。”

    此话一出,束手静立一旁的上官青有些诧异地看了看青主,陛下这是有心在培养牛有德啊!

    有些事情他早先没参与进去,所以不知道,不过身为青主身边的近臣,这事他放在了心上。

    高冠默了默,道:“莫非陛下有了清闲地方安排他?”

    青主略带戏谑地笑了笑,道:“说他是猴崽子还真是一点都没错…”话没说完。

    高冠和上官青莫名,不知道什么意思。

    漫漫长途,苗毅终于回到了黑虎旗驻扎地。

    先一步回来的战如意也没想到苗毅能紧随其后就回来了,不过她也从鬼市那边手下的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事实上她一回到这里,有途中那么长的时间做过渡,天庭在鬼市那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已经是天下皆知了,黑龙司这边也在传这事,只是大部分人暂时都还不知道本司有人参与了那么大的事情,毕竟这次的任务是秘密任务,保密做的很好。

    战如意已经带了人在黑虎旗这边等候,准备接回自己的人马。

    这里苗毅一落地将蓝虎旗的人马交还给她,再把人马折损的原因暗中告知后,战如意也没多说什么,正要带着人告辞,谁知两人几乎同时接到了黑龙司的传讯,命两人即刻去黑龙司报到。

    苗毅本就要去黑龙司复命,闻讯倒是省事了,省得多跑一趟。

    两人联袂到了黑龙司议事大殿,发现陆续有其他虎旗大统领来到,才知道不仅仅是召见他们两个。

    见总镇大人还没露面,地虎旗大统领贺之又凑到了副总镇伯约跟前,笑问道:“伯副总,听说都统大人法驾亲临,究竟什么事啊?”

    伯约面色凝重,微微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隐约听说咱们黑龙司好像有人事变动。”(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