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六道余孽能在这里立足自然是和他脱不了干系的,双方一直保持着若有若无的关系,别说他不敢泄露这层关系让天庭知道,六道那边也同样不敢让消息在六道中扩散开。原因很简单,六道的没落和夏侯家族脱不了干系,要是让六道下面的人知道高层在和仇人保持联系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

    然除了逃入炼狱之地的人马,六道残部若想在外界立足又离不开夏侯家族地下势力的关照,而夏侯家族也同样想把六道当做手中的一张牌,以防青主和佛主翻脸。这种事情夏侯家族干的很顺手,从妖僧南波到那三大高手,再到六圣,又到如今的青主和佛主,一直都是这样,现在对待六道余孽也是同样的手段。

    有些事情既然解决不了那就只有妥协,为了家族的永续长存必须多给家族留有后路,等到家族的腰杆子硬到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时候一切自然迎刃而解。

    所以,他不会不知道青山楼和无量道之间的关系,他只是有点想不通无量道为什么派人杀一个小小牛有德,虽说牛有德名声不小,可也不值得卷入这样的事情中,以六道余孽的小心程度更不可能在天庭刚设下陷阱的关口顶风作案,难道说之前天庭布下的陷阱里有无量道的人落网了?

    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那无量道又是怎么知道牛有德是诱人入网的诱饵的?

    转瞬间,他脑中便闪过许多念头。

    青衣老者看了眼被折磨的蔫巴巴的刺客,转身召了人进来把刺客带走了,方回道:“这刺客也不知道青山楼和牛有德之间有什么恩怨,只知道掌柜的下令时告诉他,说是牛有德到青山楼风流快活时得罪了人。让他来给牛有德一点教训,貌似青山楼那边也不知道。”

    曹满呵呵一笑,“原来如此,我就说嘛,否则解释不通。”

    青衣老者注意着他的反应,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又试着提醒了一句,“这个刺客只有金莲七品的修为。”

    “……”曹满一愣,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脸色渐渐凝重,慢慢转头看来,问:“莫非这刺客身上有什么厉害的法宝?”

    青衣老者摇头,“搜过,没什么法宝。”

    “那就奇怪了。”曹满抬头看向了屋顶,眯起了眼,似笑非笑道:“牛有德百万大军中单枪匹马杀了个三进三出,勇猛彪悍,只怕金莲境界中鲜有敌手,可是极为善战。听说修为已经到了金莲九品,就算青山楼不明牛有德的底细,不知道目标是牛有德。遂派了个不怎么样的手下出手,可这刺客能从牛有德手里逃掉也不简单呐,更何况牛有德身边还有两名手下,三个人都解决不了一个他?这事有点蹊跷啊!”

    青衣老者点头:“是有点蹊跷。”

    曹满一边眉梢挑起,“看来这无量道和牛有德之间似乎存在着什么说不清楚的关系,哼哼,一边是六道余孽,一边居然是青主近卫军中的新秀。这事有点意思…对了,青山楼那边知不知道他们的人已经落在了我们的手中?”

    青衣老者:“人一逃出来就被我们布置在外面的人给逮住了,青山楼那边应该是不知道人落在了我们的手里,否则不会一直和他联系,人落在我们手中后他手中和青山楼那边联系的星铃多次有反应,若知道人被抓了哪还有再联系的必要。”

    曹满:“那这人没必要再留下了,直接解决掉吧,人死了。青山楼那边就安心了,否则那边怕是一直要疑神疑鬼。”

    青衣老者:“要不要用他试试无量道和牛有德的关系?”

    曹满淡淡一笑:“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捅穿了的好,就装作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吧。想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很简单,回头看看天庭设下的陷阱一网打尽的人当中有没有六道的人就一目了然,用不着拐弯抹角那么麻烦。老七啊。有些事情装糊涂反而能抓到更多的马脚,闹得人家小心翼翼把漏洞都给堵了的话。咱们在边上看的人也累,你说是不是?”

    青衣老者恍然大悟:“明白了,老奴这就去办。”

    “对了!”曹满一抬手,“有关牛有德和炼狱之地那边所有有牵连的事情,整理出来给我看看,说不定有迹可循。”

    “是!”青衣老七应声离去。

    天庭新派往鬼市的眼线全部暴露,所有在鬼市的据点亦全部被拔,但信义阁那边返还破法弓所表达出的深意很明显,我们对破法弓不感兴趣,你们想查破法弓的下落随便你们,但是不要触碰底线。信义阁已经明确表示出了只要天庭不乱来,他们就不会乱来的态度,那天庭自然要重新在鬼市设置据点。

    这事还是要由高冠去做,之前虽说青主把高冠骂的狗血喷头,可那是在气头上,其实青主心里也明白,不是高冠无能,而是夏侯家族自身不简单。

    星辰殿内,高冠向青主陈述了重新在鬼市设立据点的方案后,又提出了再另派一批近卫军人马进鬼市做眼线的要求,只是这次他不希望战如意这种角色再出现在名单中,要求是一批务必可靠的人选。

    这次鬼市的剧变其实有许多地方是出乎高冠预料的,尤其是战如意的加入。大的计划是他向青主提出的,可是具体执行的时候青主做了许多改变,令高冠至今有些地方都还琢磨不透青主的用意。

    不过这次的要求青主一律都准了。

    而高冠又趁机再次提出要求,“陛下!臣想再把牛有德派往鬼市。”

    已经坐回了长案后面的青主闻言凝目,徐徐道:“牛有德已经暴露了,再把他派往鬼市,是不是有些不妥?”

    高冠道:“陛下之前不是说他立了大功要直接晋升他为总镇吗?臣倒是觉得凭牛有德的资历和修为在左督卫做总镇有点勉强,不如直接将他派到鬼市做总镇好了!”

    “鬼市总镇…”青主有些诧异,身子微微前倾,问道:“你似乎对把他派到鬼市去很感兴趣啊!想必高右使有什么高见,朕倒是要听一听。”

    高冠道:“目前坐镇鬼市的总镇完全就是一个摆设,一点作用都发挥不了,其中固然有信义阁的原因,但和天庭长期的让步也不无关系,造就了每次派去的人都是碌碌无为但求无过的人,都是些庸才。臣觉得应该有所改变,应该派个有能力的人过去,这次牛有德的应变能力臣颇为欣赏,正是因为他改变了事发时对天庭完全不利的局势,而实际上臣对他也一直都颇为欣赏,他这次也没有让臣失望,所以臣对他寄予厚望,希望能让他去坐镇鬼市,不求他在信义阁眼皮子底下能有什么大作为,但也要给他点压力,让他另辟蹊径帮天庭在那边的据点提供一定的庇护,不至于像这次一般一出事立刻被信义阁把我们的据点给一网打尽!另一个让他去的原因也很简单,派一般人去未必敢在信义阁眼皮子底下耍小动作,牛有德坐镇天街的时候却是敢和满朝权贵作对的,所以说鬼市总镇的位置没有比派牛有德去更合适的人选。”

    青主微微颔首,五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思索了一会儿,道:“高右使言之有理,派那猴崽子去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凭他的修为在鬼市太勉强了,鬼市不比一般地方。那猴崽子去了左督卫没几年,便连连被点去出任务,刚消停下来你又要把他点去办事,想要马儿跑的快,又要马儿不吃草,迟早会把他弄垮了。好刀也要磨利了才能用,给他点时间让他好好把修为提升上来。总之朕答应高右使,等他修为到了彩莲境界,多了几分自保能力后,优先答应高右使的要求。”

    此话一出,束手静立一旁的上官青有些诧异地看了看青主,陛下这是有心在培养牛有德啊!

    有些事情他早先没参与进去,所以不知道,不过身为青主身边的近臣,这事他放在了心上。

    高冠默了默,道:“莫非陛下有了清闲地方安排他?”

    青主略带戏谑地笑了笑,道:“说他是猴崽子还真是一点都没错…”话没说完。

    高冠和上官青莫名,不知道什么意思。

    漫漫长途,苗毅终于回到了黑虎旗驻扎地。

    先一步回来的战如意也没想到苗毅能紧随其后就回来了,不过她也从鬼市那边手下的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事实上她一回到这里,有途中那么长的时间做过渡,天庭在鬼市那边闹出那么大的动静已经是天下皆知了,黑龙司这边也在传这事,只是大部分人暂时都还不知道本司有人参与了那么大的事情,毕竟这次的任务是秘密任务,保密做的很好。

    战如意已经带了人在黑虎旗这边等候,准备接回自己的人马。

    这里苗毅一落地将蓝虎旗的人马交还给她,再把人马折损的原因暗中告知后,战如意也没多说什么,正要带着人告辞,谁知两人几乎同时接到了黑龙司的传讯,命两人即刻去黑龙司报到。

    苗毅本就要去黑龙司复命,闻讯倒是省事了,省得多跑一趟。

    两人联袂到了黑龙司议事大殿,发现陆续有其他虎旗大统领来到,才知道不仅仅是召见他们两个。

    见总镇大人还没露面,地虎旗大统领贺之又凑到了副总镇伯约跟前,笑问道:“伯副总,听说都统大人法驾亲临,究竟什么事啊?”

    伯约面色凝重,微微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隐约听说咱们黑龙司好像有人事变动。”(未完待续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来也匆匆 去也匆匆    “就??是!他以前??以前是夹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夹河市八大天王之一,可是就是因为得罪了赵长枪,所以才成了现在一个小小的所长!夹河市八大天王,我小舅的结果还算不错的,其他??其他比如副市长杨雄,政法委书记郭东海等人全都坐大牢了!赵长枪那可是地地道道黑白通吃的牛人!惹不起啊惹不起。直到现在,我小舅一提起赵长枪就打哆嗦!并且不止一次的告诉我,以后就算惹阎王也别惹赵长枪!见了见了赵长枪就绕着走。”那人磕磕巴巴的说道。

    “你小舅提到赵长枪就打哆嗦?他最近不是脑血栓吗?打哆嗦是正常的。”吴主任说道。

    “对啊!我小舅就是就是因为一直害怕赵长枪会突然派人去找他的麻烦,所以所以积恐成疾,最后才得了脑血栓。”那人解释道。

    “什么是积恐成疾?我发现你这个混蛋说话不利索,还挺能造词啊?”吴主任皱着眉头问道。他以前从来没听过这个词。

    “积恐成疾,就是就是积累恐惧成为疾病的意思。”那人又说道。

    “放你娘的狗屁吧?老子听说过积劳成疾,还从来没听说过积恐惧成疾病的。”吴主任虽然在骂人,但是心却已经打了退堂鼓。

    “吴主任,我说的是是实话,我小舅真的是??是积恐成疾!这是医生说的。你你没听说吗,害怕老婆的人都都容易得病,不信你想想咱村,害怕??害怕老婆的几个人,身子骨是不是都不太好。”

    那人害怕吴主任一发昏,还让大家上去攻击赵长枪,开始“引经据典”的劝说吴主任。不过这家伙举的例子实在有些无厘头。[ 超多好看小说]

    “那你们说怎么办?难道我们的人就这样被他们打了?”吴主任其实早就想放弃了,可是虎皮已经扯起来了,如果就这样收兵罢战,恐怕会影响以后他在村中的威信,所以才故意想争取一下大家的意见。

    “不这样还能怎么办?我估计,咱这个收费站收钱收到头了。”秃头有些沮丧的说道。

    “你们怎么看?”吴主任又问那十来个刚刚被赵长枪暴打一顿的家伙,只要这些家伙没意见,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吴主任,我们还是赶紧撤吧!我一个哥们在夹河市警局上班。他刚刚给我发短信。说有人已经将这里的事情报警了!而且直接捅到了夹河市公安局!听说市局长火雷已经亲自带队赶过来了!我们再不撤,恐怕就要被警察全都给抓起来了!”最先被赵长枪踹飞的那个家伙说道。

    原来,虽然后面那些车主到现在都没有人露面,可是自从事情一开始就有人报了警,不但如此,还有人直接将斗殴双方的照片都发给了警方。

    赵长枪在夹河市警方可是大大的名人,估计百年之内没有人能超越。那些接警的警员一看出事的人是赵长枪,马上汇报给了上级。于是,很快局长火雷也知道了消息。

    火雷一看是赵长枪出事了,于是马上一声令下,大队警察风驰电掣一样朝这边开了过来!

    老百姓参加这种械斗,凭的就是一股血气之勇。当他们听说他们要对付的敌人竟然是夹河市的超级存在赵长枪时,心中已经都悄悄的打了退堂鼓,现在听说警察要来,于是心中更害怕了。

    这些人不等吴主任下命令便开始悄悄的撤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赶紧滚回家关上大门装作啥也不知道吧!老子也他妈真够憨的,竟然为了王老五就带着老婆孩子跑出来和人家拼命,幸亏没打起来,如果刚才打起来了,老婆还好说,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老子找谁说理去?

    万宝庄的人就这样,当他们一股火顶到脑门,再被人一戳弄,恨不能就算眼前是刀山油锅也敢往里跳。可是等一股火气下去,又马上变的胆小怕事。

    其实不单单万宝村的人如此,华国农民的一个通性就是,当他们作为一个整体的时候,他们几乎无所畏惧,敢于打破世间一切法则。可是当这个整体一旦崩溃,他们变成一个个的个体时,小农意识,明哲保身,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等等各种劣根性全都出来了。

    吴主任一看人心都已经散了,还打个毛线啊!于是不耐烦的说道:“散了,散了,都散了。记住,等警察来了,都不要乱说话。那个谁谁谁,你们几个和我一起回村部,***,我们一起商量一下怎样应付警察。”

    于是乎,这些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好像退潮一样呼啦啦全散了。

    原本围在装载机下面的十几个家伙,还傻傻的等着命令往上冲呢,结果一回头,竟然看到大家都散了。于是纷纷喝骂着撒丫子跑开了。

    站在挖掘机顶上的赵长枪和王诗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这些来势汹汹的家伙,忽然就散了,不禁面面相觑。心说,这是怎么了,这些人有神经病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是梦啊?

    “哈哈,哈哈哈!”王诗韵看着狼狈离去的众人,忽然有失淑女形象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赵长枪被王诗韵的笑声吓一跳。

    王诗韵忽然将头一抬,胸脯一挺,学着赵长枪刚才的样子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我乃夹河赵长枪!我有话要说!”

    王诗韵刚喊完这句话,便又笑的直不起腰来,一边笑一边说道:“哈哈哈,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古有张翼德桥头喝退十万曹兵,今有赵长枪挖掘机吓走十万暴民!枪哥,你是蓝翔技校毕业的吧?”

    赵长枪不禁翻翻白眼,无奈的说道:“小姐,这是装载机,不是挖掘机!”

    “哦,知道,知道。免费学的吧?挖掘机哪家强,请到山东找蓝翔。学挖掘机,免费学装载机。啊哈哈哈!”王诗韵笑的直打跌,今天的事情变化太有戏剧性了。

    赵长枪彻底无语了,他不再理会王诗韵,纵身从装载机顶上跳了下去,就要朝自己的汽车走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搞不好待会儿又出什么幺蛾子。赵长枪可不知道有人已经报了警,并且警察就要到了。

    “喂,喂喂!赵长枪,你等等我!我下不去啊!”王诗韵大声冲赵长枪喊道。

    赵长枪摇头苦笑,他感到自己好像真的又惹上了一个麻烦。不过从装载机顶端到地下,足有三米多高,对脚穿高跟鞋的王诗韵来说,想从上面平安下来,确实有难度。

    赵长枪只好重新回头走向装载机,打算扶她一把。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刚刚走到装载机下面,王诗韵竟然纵身一跃,对着赵长枪就跳了下来!

    赵长枪吓一跳,这可是三米多高!虽然他跳下来没事,可是娇滴滴的王诗韵如果从上面跳下来,就算摔不坏脑袋,一双高跟鞋也得将她的脚崴断!

    赵长枪纵身一跃,高高跳起,一把便将空中的王诗韵抱在了怀中,然后右脚猛然在巨大的车轮上向外一蹬,身子顿时横着飘飞了出去,然后稳稳的落在地上。

    “喂,你不想活了?作死啊!”赵长枪情不自禁的冲王诗韵吼道。

    “嘻嘻,我知道,你不不会舍得让我摔死的。”王诗韵双手使劲的勾住赵长枪的脖子,在赵长枪的怀中仰头看着赵长枪嘻嘻笑着说道。

    “哦!我的天啊,该死的药啊!”赵长枪不禁自言自语道,同时,硬邦邦的将王诗韵放到了地上。他开始怀疑松月区医院那个女医生的诊断结论,和那些药的疗效了。好像自己刚才也没对这个王诗韵有啥非分之想啊,怎么她还是被自己电到了?

    这女人也真够奇怪的,之前拼死拼活不让抱,这会儿又这样了,她咋变得这快啊!唉,女人心海底针啊!

    “你说什么?什么药不药的?你的药丢了?”王诗韵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忘了告诉一件事,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啊?你有那个,那个”王诗韵的脸都吓白了,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男孩,结果人家有“男”朋友了,天下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

    赵长枪刚才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发生了口误,将“女朋友”说成了“男朋友”,看到王诗韵的样子还纳闷呢:“喂,你又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喂,你到底是男是女啊?!”王诗韵大声问道,心中还嘀咕呢:“这不会是个超女吧?”

    “你,看不出来?”赵长枪有些无语了,什么视线啊!自己如此风流倜傥一儿郎,她竟然问自己是男是女?

    “那你怎么说你有男朋友了?”王诗韵又问道。

    赵长枪明白了,自己之前可能发生口误了。然而他并没打算纠正自己的错误,而是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男人就不能有男朋友吗?好吧,我走了,你随便,再见!”

    赵长枪硬邦邦的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