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是!他以前??以前是夹河市公安局副局长,夹河市八大天王之一,可是就是因为得罪了赵长枪,所以才成了现在一个小小的所长!夹河市八大天王,我小舅的结果还算不错的,其他??其他比如副市长杨雄,政法委书记郭东海等人全都坐大牢了!赵长枪那可是地地道道黑白通吃的牛人!惹不起啊惹不起。直到现在,我小舅一提起赵长枪就打哆嗦!并且不止一次的告诉我,以后就算惹阎王也别惹赵长枪!见了见了赵长枪就绕着走。”那人磕磕巴巴的说道。

    “你小舅提到赵长枪就打哆嗦?他最近不是脑血栓吗?打哆嗦是正常的。”吴主任说道。

    “对啊!我小舅就是就是因为一直害怕赵长枪会突然派人去找他的麻烦,所以所以积恐成疾,最后才得了脑血栓。”那人解释道。

    “什么是积恐成疾?我发现你这个混蛋说话不利索,还挺能造词啊?”吴主任皱着眉头问道。他以前从来没听过这个词。

    “积恐成疾,就是就是积累恐惧成为疾病的意思。”那人又说道。

    “放你娘的狗屁吧?老子听说过积劳成疾,还从来没听说过积恐惧成疾病的。”吴主任虽然在骂人,但是心却已经打了退堂鼓。

    “吴主任,我说的是是实话,我小舅真的是??是积恐成疾!这是医生说的。你你没听说吗,害怕老婆的人都都容易得病,不信你想想咱村,害怕??害怕老婆的几个人,身子骨是不是都不太好。”

    那人害怕吴主任一发昏,还让大家上去攻击赵长枪,开始“引经据典”的劝说吴主任。不过这家伙举的例子实在有些无厘头。[ 超多好看小说]

    “那你们说怎么办?难道我们的人就这样被他们打了?”吴主任其实早就想放弃了,可是虎皮已经扯起来了,如果就这样收兵罢战,恐怕会影响以后他在村中的威信,所以才故意想争取一下大家的意见。

    “不这样还能怎么办?我估计,咱这个收费站收钱收到头了。”秃头有些沮丧的说道。

    “你们怎么看?”吴主任又问那十来个刚刚被赵长枪暴打一顿的家伙,只要这些家伙没意见,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吴主任,我们还是赶紧撤吧!我一个哥们在夹河市警局上班。他刚刚给我发短信。说有人已经将这里的事情报警了!而且直接捅到了夹河市公安局!听说市局长火雷已经亲自带队赶过来了!我们再不撤,恐怕就要被警察全都给抓起来了!”最先被赵长枪踹飞的那个家伙说道。

    原来,虽然后面那些车主到现在都没有人露面,可是自从事情一开始就有人报了警,不但如此,还有人直接将斗殴双方的照片都发给了警方。

    赵长枪在夹河市警方可是大大的名人,估计百年之内没有人能超越。那些接警的警员一看出事的人是赵长枪,马上汇报给了上级。于是,很快局长火雷也知道了消息。

    火雷一看是赵长枪出事了,于是马上一声令下,大队警察风驰电掣一样朝这边开了过来!

    老百姓参加这种械斗,凭的就是一股血气之勇。当他们听说他们要对付的敌人竟然是夹河市的超级存在赵长枪时,心中已经都悄悄的打了退堂鼓,现在听说警察要来,于是心中更害怕了。

    这些人不等吴主任下命令便开始悄悄的撤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赶紧滚回家关上大门装作啥也不知道吧!老子也他妈真够憨的,竟然为了王老五就带着老婆孩子跑出来和人家拼命,幸亏没打起来,如果刚才打起来了,老婆还好说,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老子找谁说理去?

    万宝庄的人就这样,当他们一股火顶到脑门,再被人一戳弄,恨不能就算眼前是刀山油锅也敢往里跳。可是等一股火气下去,又马上变的胆小怕事。

    其实不单单万宝村的人如此,华国农民的一个通性就是,当他们作为一个整体的时候,他们几乎无所畏惧,敢于打破世间一切法则。可是当这个整体一旦崩溃,他们变成一个个的个体时,小农意识,明哲保身,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等等各种劣根性全都出来了。

    吴主任一看人心都已经散了,还打个毛线啊!于是不耐烦的说道:“散了,散了,都散了。记住,等警察来了,都不要乱说话。那个谁谁谁,你们几个和我一起回村部,***,我们一起商量一下怎样应付警察。”

    于是乎,这些人来的快,去的也快,好像退潮一样呼啦啦全散了。

    原本围在装载机下面的十几个家伙,还傻傻的等着命令往上冲呢,结果一回头,竟然看到大家都散了。于是纷纷喝骂着撒丫子跑开了。

    站在挖掘机顶上的赵长枪和王诗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这些来势汹汹的家伙,忽然就散了,不禁面面相觑。心说,这是怎么了,这些人有神经病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还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切都是梦啊?

    “哈哈,哈哈哈!”王诗韵看着狼狈离去的众人,忽然有失淑女形象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赵长枪被王诗韵的笑声吓一跳。

    王诗韵忽然将头一抬,胸脯一挺,学着赵长枪刚才的样子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我乃夹河赵长枪!我有话要说!”

    王诗韵刚喊完这句话,便又笑的直不起腰来,一边笑一边说道:“哈哈哈,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古有张翼德桥头喝退十万曹兵,今有赵长枪挖掘机吓走十万暴民!枪哥,你是蓝翔技校毕业的吧?”

    赵长枪不禁翻翻白眼,无奈的说道:“小姐,这是装载机,不是挖掘机!”

    “哦,知道,知道。免费学的吧?挖掘机哪家强,请到山东找蓝翔。学挖掘机,免费学装载机。啊哈哈哈!”王诗韵笑的直打跌,今天的事情变化太有戏剧性了。

    赵长枪彻底无语了,他不再理会王诗韵,纵身从装载机顶上跳了下去,就要朝自己的汽车走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搞不好待会儿又出什么幺蛾子。赵长枪可不知道有人已经报了警,并且警察就要到了。

    “喂,喂喂!赵长枪,你等等我!我下不去啊!”王诗韵大声冲赵长枪喊道。

    赵长枪摇头苦笑,他感到自己好像真的又惹上了一个麻烦。不过从装载机顶端到地下,足有三米多高,对脚穿高跟鞋的王诗韵来说,想从上面平安下来,确实有难度。

    赵长枪只好重新回头走向装载机,打算扶她一把。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刚刚走到装载机下面,王诗韵竟然纵身一跃,对着赵长枪就跳了下来!

    赵长枪吓一跳,这可是三米多高!虽然他跳下来没事,可是娇滴滴的王诗韵如果从上面跳下来,就算摔不坏脑袋,一双高跟鞋也得将她的脚崴断!

    赵长枪纵身一跃,高高跳起,一把便将空中的王诗韵抱在了怀中,然后右脚猛然在巨大的车轮上向外一蹬,身子顿时横着飘飞了出去,然后稳稳的落在地上。

    “喂,你不想活了?作死啊!”赵长枪情不自禁的冲王诗韵吼道。

    “嘻嘻,我知道,你不不会舍得让我摔死的。”王诗韵双手使劲的勾住赵长枪的脖子,在赵长枪的怀中仰头看着赵长枪嘻嘻笑着说道。

    “哦!我的天啊,该死的药啊!”赵长枪不禁自言自语道,同时,硬邦邦的将王诗韵放到了地上。他开始怀疑松月区医院那个女医生的诊断结论,和那些药的疗效了。好像自己刚才也没对这个王诗韵有啥非分之想啊,怎么她还是被自己电到了?

    这女人也真够奇怪的,之前拼死拼活不让抱,这会儿又这样了,她咋变得这快啊!唉,女人心海底针啊!

    “你说什么?什么药不药的?你的药丢了?”王诗韵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忘了告诉一件事,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啊?你有那个,那个”王诗韵的脸都吓白了,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男孩,结果人家有“男”朋友了,天下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

    赵长枪刚才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发生了口误,将“女朋友”说成了“男朋友”,看到王诗韵的样子还纳闷呢:“喂,你又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喂,你到底是男是女啊?!”王诗韵大声问道,心中还嘀咕呢:“这不会是个超女吧?”

    “你,看不出来?”赵长枪有些无语了,什么视线啊!自己如此风流倜傥一儿郎,她竟然问自己是男是女?

    “那你怎么说你有男朋友了?”王诗韵又问道。

    赵长枪明白了,自己之前可能发生口误了。然而他并没打算纠正自己的错误,而是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男人就不能有男朋友吗?好吧,我走了,你随便,再见!”

    赵长枪硬邦邦的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手机请访问:m..

第1415章 以力证道    天光圣水形成的灵雾,蕴藏着极大的能量。+

    这种能量对于木系生物有着极为神奇的作用!

    可以说,天光圣水就是真正的生命之水。

    有了天光圣水的滋润,原本已成一片废墟的都天圣星,也开始焕发无穷的生机。

    那些被超级飓风摧毁的各种木系生灵,开始了最为璀璨的重生。

    树根盘新芽,并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短短的时间内,更重新成为参天古木,并能从其身上散泛着浓郁的木灵之力。

    鲜花怒放,一种生命搏击的力度,在它们娇嫩的身上绽放。

    小草掀翻巨石,茁壮的力量于无形中展现。

    ……

    无数人都惊呆了!

    这短短时间之内,都天圣星上的树木花草居然完完全全地重新恢复了生机。

    而随着这些花草树木重新恢复过来,无穷的仙灵力从它们的身上散发出来,使得[都天圣星]上的灵力再次增加。甚至比之前还要浓郁、丰沛。

    整个都天圣星的天空,都重新变得清澈。

    浓郁的灵气,也进一步促进其他受伤的生灵体内伤势加快恢复。

    “嗡……”

    正当所有人都在震惊天光圣水的效果之时,混沌十品金莲从吕重的体内冒出,澎湃着璀璨的金光向[都天圣星]夺射而出。

    无穷的金色光点被挥撒向[都天圣星]的无数角落。

    大约几十秒之后,所有的金色光点都震动起来。

    它们开始了形成的变化!

    一朵朵的金色莲花从那些光点中演化而出。

    步步金莲!

    几乎整个[都天圣星]都被这无穷无尽的金色莲花包裹。

    磅礴无匹的功德金光渗入无数血肉残骸以及受伤的生灵体内。

    神奇的一幕出现!

    在这等庞大的功德之力的帮助下,受伤的生灵开始迅速恢复。而那些被斩成血肉碎块的东西也诡异地拥有了旺盛的生机!

    “天地有常。乾坤有序。各方生灵、各归各位——”

    突然。吕重也是开启至强的[大道之眼],沉声大喝。

    言出法随!

    这一次,吕重也动用了[大道之眼]的言出法随的神通!

    灵魂已修炼出二阶圣识,吕重如今动用[言出法随]的神通,已远没有以前那么困难。

    受“言出法随”这等神奇力量的影响,无数血肉碎骨开始各归其位,诡异地重新组合成原本陨落之人的身体。

    “啊……”

    不少感应到这等大场面的强者,俱都惊呼出声。个个都是一脸不敢置信与骇然。

    “天啊,这……这吕重也太变态了。居……居然能让那无穷的血肉碎块重新组合在一起……”

    “言出法随!天啊,这是言出法随的力量!这……这可是圣人都不曾掌握的真正大神通、大造化之术……”

    “吕重大神这是要干什么?”

    “难……难道吕重大神要复活这些陨落在这次大战中的生灵?”

    ……

    无数人满是震惊与骇然地看着这一切。

    吕重的行为让他们不解,更让他们震惊到无以复加!

    要复活一个人不是问题。他们之中有些人都能办到。

    可是,要复活一个星球中陨落的生灵,那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仙王、仙皇、仙帝所能办到的。

    甚至,天灵宇宙中正在以圣识感应[都天圣星]情况的不少圣人,都是心神大震,个个都一脸凝重。因为,他们也有不少人无法办到。而且。就算能复活这个星球陨落的生灵,却也绝对不会舍得消耗这等磅礴的功德之力去救那些“蝼蚁”!

    是的!

    在天灵宇宙大多数圣人的眼里。没有证道圣人的都是“蝼蚁”,绝对不值得他们付出大的代价去救助!

    因为,要复活一个星球的生灵,特别是像[都天圣星]这等修炼极为繁荣的星球的生灵,所消耗的功德之力,足以让三个巅峰准圣证道一阶圣人!

    这样无回报的消耗,不是任何一个有理性的圣人会干的事!

    可偏偏,这个还不是圣人的无双吕重,居然犯傻,干了这等事。

    这让无数圣人震惊之极,一脸不敢相信。

    “蠢材!居然会为那帮‘蝼蚁’付出这么多?真是傻到家了……”

    “难怪他的实力都已经能斩杀二阶圣人了,居然还没有证得圣人道果。这……这家伙难道就一直是这么浪费功德之力的?”

    “碉堡了!这个小子脑袋有点短路了……”

    “我靠,这小子都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居然都拥有如此磅礴的功德之力?他……他是怎么办到的?”

    “怎么可能?这小子刚刚灭了白玄风,灭杀圣人会得到无穷业力。这种灭圣所招惹的业力足以抵消同是二阶圣人身上的功德之力了。吕重才区区一个巅峰准圣,怎么能拥有远比二阶圣人还要磅礴的功德之力?”

    “我也不明白!”

    “难道这个吕重的小辈,还没有成为圣人,其拥有的功德之力就远比二阶圣人……不对,起码是比三阶圣人要庞大……”

    “嗯!奇怪啊!拥有复活整个仙界星球强大生灵的磅礴功德之力,这吕重居然不用之证道圣人境界。难……难道他这个狂神要走‘以力证道’的方式成就圣人果位?”

    “操!以为证道?雷圣,你也太看得起这个小子了……”

    ……

    不少圣人都开始悄悄以圣识交流,言词之间,对于吕重的变态行为,他们也是直觉无语。

    吕重选择的证道方式,的确是“以力证道”。

    这样一来,吕重证道成圣就要远比斩三尸证道、功德证道、宏愿证道要困难得多。

    以力证道,不但要求吕重的灵魂能量足够强大、肉身强度足够变态,更需要更高等的法宝以及更逆天的气运相助、

    而这一切,吕重都不缺!

    既然这样,吕重为何不选择“以力证道”?

    一直以来,吕重攒下的功德之力,可都没有用来直接提升修为呢。

    顶多只是用来淬炼灵魂、身体、武器。

    吕重要把自己身体各项素质都提升到一个极点,才会选择冲击圣人境界,迎接属于自己的“圣劫”。(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