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光圣水形成的灵雾,蕴藏着极大的能量。+

    这种能量对于木系生物有着极为神奇的作用!

    可以说,天光圣水就是真正的生命之水。

    有了天光圣水的滋润,原本已成一片废墟的都天圣星,也开始焕发无穷的生机。

    那些被超级飓风摧毁的各种木系生灵,开始了最为璀璨的重生。

    树根盘新芽,并以极快的速度生长,短短的时间内,更重新成为参天古木,并能从其身上散泛着浓郁的木灵之力。

    鲜花怒放,一种生命搏击的力度,在它们娇嫩的身上绽放。

    小草掀翻巨石,茁壮的力量于无形中展现。

    ……

    无数人都惊呆了!

    这短短时间之内,都天圣星上的树木花草居然完完全全地重新恢复了生机。

    而随着这些花草树木重新恢复过来,无穷的仙灵力从它们的身上散发出来,使得[都天圣星]上的灵力再次增加。甚至比之前还要浓郁、丰沛。

    整个都天圣星的天空,都重新变得清澈。

    浓郁的灵气,也进一步促进其他受伤的生灵体内伤势加快恢复。

    “嗡……”

    正当所有人都在震惊天光圣水的效果之时,混沌十品金莲从吕重的体内冒出,澎湃着璀璨的金光向[都天圣星]夺射而出。

    无穷的金色光点被挥撒向[都天圣星]的无数角落。

    大约几十秒之后,所有的金色光点都震动起来。

    它们开始了形成的变化!

    一朵朵的金色莲花从那些光点中演化而出。

    步步金莲!

    几乎整个[都天圣星]都被这无穷无尽的金色莲花包裹。

    磅礴无匹的功德金光渗入无数血肉残骸以及受伤的生灵体内。

    神奇的一幕出现!

    在这等庞大的功德之力的帮助下,受伤的生灵开始迅速恢复。而那些被斩成血肉碎块的东西也诡异地拥有了旺盛的生机!

    “天地有常。乾坤有序。各方生灵、各归各位——”

    突然。吕重也是开启至强的[大道之眼],沉声大喝。

    言出法随!

    这一次,吕重也动用了[大道之眼]的言出法随的神通!

    灵魂已修炼出二阶圣识,吕重如今动用[言出法随]的神通,已远没有以前那么困难。

    受“言出法随”这等神奇力量的影响,无数血肉碎骨开始各归其位,诡异地重新组合成原本陨落之人的身体。

    “啊……”

    不少感应到这等大场面的强者,俱都惊呼出声。个个都是一脸不敢置信与骇然。

    “天啊,这……这吕重也太变态了。居……居然能让那无穷的血肉碎块重新组合在一起……”

    “言出法随!天啊,这是言出法随的力量!这……这可是圣人都不曾掌握的真正大神通、大造化之术……”

    “吕重大神这是要干什么?”

    “难……难道吕重大神要复活这些陨落在这次大战中的生灵?”

    ……

    无数人满是震惊与骇然地看着这一切。

    吕重的行为让他们不解,更让他们震惊到无以复加!

    要复活一个人不是问题。他们之中有些人都能办到。

    可是,要复活一个星球中陨落的生灵,那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仙王、仙皇、仙帝所能办到的。

    甚至,天灵宇宙中正在以圣识感应[都天圣星]情况的不少圣人,都是心神大震,个个都一脸凝重。因为,他们也有不少人无法办到。而且。就算能复活这个星球陨落的生灵,却也绝对不会舍得消耗这等磅礴的功德之力去救那些“蝼蚁”!

    是的!

    在天灵宇宙大多数圣人的眼里。没有证道圣人的都是“蝼蚁”,绝对不值得他们付出大的代价去救助!

    因为,要复活一个星球的生灵,特别是像[都天圣星]这等修炼极为繁荣的星球的生灵,所消耗的功德之力,足以让三个巅峰准圣证道一阶圣人!

    这样无回报的消耗,不是任何一个有理性的圣人会干的事!

    可偏偏,这个还不是圣人的无双吕重,居然犯傻,干了这等事。

    这让无数圣人震惊之极,一脸不敢相信。

    “蠢材!居然会为那帮‘蝼蚁’付出这么多?真是傻到家了……”

    “难怪他的实力都已经能斩杀二阶圣人了,居然还没有证得圣人道果。这……这家伙难道就一直是这么浪费功德之力的?”

    “碉堡了!这个小子脑袋有点短路了……”

    “我靠,这小子都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界,居然都拥有如此磅礴的功德之力?他……他是怎么办到的?”

    “怎么可能?这小子刚刚灭了白玄风,灭杀圣人会得到无穷业力。这种灭圣所招惹的业力足以抵消同是二阶圣人身上的功德之力了。吕重才区区一个巅峰准圣,怎么能拥有远比二阶圣人还要磅礴的功德之力?”

    “我也不明白!”

    “难道这个吕重的小辈,还没有成为圣人,其拥有的功德之力就远比二阶圣人……不对,起码是比三阶圣人要庞大……”

    “嗯!奇怪啊!拥有复活整个仙界星球强大生灵的磅礴功德之力,这吕重居然不用之证道圣人境界。难……难道他这个狂神要走‘以力证道’的方式成就圣人果位?”

    “操!以为证道?雷圣,你也太看得起这个小子了……”

    ……

    不少圣人都开始悄悄以圣识交流,言词之间,对于吕重的变态行为,他们也是直觉无语。

    吕重选择的证道方式,的确是“以力证道”。

    这样一来,吕重证道成圣就要远比斩三尸证道、功德证道、宏愿证道要困难得多。

    以力证道,不但要求吕重的灵魂能量足够强大、肉身强度足够变态,更需要更高等的法宝以及更逆天的气运相助、

    而这一切,吕重都不缺!

    既然这样,吕重为何不选择“以力证道”?

    一直以来,吕重攒下的功德之力,可都没有用来直接提升修为呢。

    顶多只是用来淬炼灵魂、身体、武器。

    吕重要把自己身体各项素质都提升到一个极点,才会选择冲击圣人境界,迎接属于自己的“圣劫”。(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四二五章 红线    本来也没这事,若是事先将苗毅拿住了不走漏风声,下面再进行秘密抓捕就不会闹出这动静,偏偏苗毅‘遇刺’跑了。而苗毅这家伙自己逃就算了,还果断放了个假消息出去让下面的人也逃,又撞上信义阁大肆抓捕,这一逃一抓撞在一起就把事情给闹大了。

    这是一场临时突发的意外事件,可以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就连引出这事的苗毅自己也是完全想不到的。

    从苗毅到信义阁,再到天庭,都是临时起意应对突变。

    苗毅甚至不知道鬼市发生了如此剧变,此时仍在急于逃命,如果仅仅是后面两个追踪之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后面又出现了十几个黑衣人快速追来,超越前面两个追踪之人,急速拉近和苗毅三人的距离,可见修为之强悍。

    苗毅管不得那么多了,扔出了身披狰狞战甲的黑炭,三人紧急披甲。黑炭载着三人疾飞,而三人则捞出破法弓,皆三箭齐发连射。

    一次九道流光骤然射出,然形不成一定规模的集群攻击对追敌来说也形不成有效杀伤力,十几名黑衣人捞出盾牌,轰轰震响中抵挡,稍做迟滞又快速冲来。

    眼看形势危急,远方传来一声怒啸,“哪里跑!”

    黑衣人扭头一看则大惊,只见十二名身穿红甲的天庭大将手持刀枪紧急追来,后面还有上千名紫甲上将。

    苗毅三人见之大喜,可谓精神一振,没想到竟然有天庭的援兵赶来救援。

    殊不知是他‘立下大功’,青主特意下令关照他,坐镇此地的大都督不敢有误,紧急调派了一批强力人马来驰援。

    眼见苗毅三人情况危急,搞不好会误了大都督军令,为首大将大手一挥,上千名紫甲上将立刻拿出破法弓,一阵砰砰爆响。上千道流光急骤射来解围。

    后面事先盯梢的两名黑衣人被射成了筛子,惟余惨叫回荡。

    隆隆爆响声中,十几名黑衣人持盾牌硬扛抵挡,几人盾牌或震飞。或直接被流星箭射爆了,同样被射成了筛子惨死,还有几人竟然借助盾牌硬抗住了第一波的攻击,也不顾后面的追兵,全力扑向苗毅等人。准备抓了当人质脱身。

    苗毅紧急收了黑炭,一颗红球骤然推出变大,咣当一声反扣,直接将三人给护在了其中,紧急锁死了‘打不烂’防御。

    轰轰几声震响,‘打不烂’被震飞了,攻来的几名黑衣人大惊,什么玩意?

    躲在‘打不烂’中的苗毅三人也被震得七荤八素。

    又是一波流星箭射来,几名黑衣人再次挥盾轰轰硬扛了下来,十二名红甲大将也已杀来。迅速联手围斗。加之流星箭相助,不消片刻,便将几名仅剩的黑衣人给斩杀了。

    透过‘打不烂’缝隙查看的苗毅三人松了口气,解锁,‘打不烂’翻开一松,收了起来,三人一起对赶来的援兵拱手相谢。

    随后三人也全部换上了自己的天庭制式战甲,跟着一群人返回。

    三人并未回到鬼市,而是在鬼市附近的山脉中召集黑虎旗和蓝虎旗的人马。出了这样的事情,上面也不得不下令让这群已经暴露的人撤回。其他的事情再做布置。

    两旗人马最后只回来了将近六千人,还有将近四千人失去了消息,陶元朗那一支的上千人马因为没及时得到消息,几乎是全军覆没。

    最后在之前那批营救人马的护送下。苗毅领着残部撤离。

    “小姐,东家有令,要展开第二轮报复行动,让我们撤,暂时隐蔽!”

    船舱内,曹凤池银牙咬唇。一脸悲愤地看着混乱一片的鬼市。青衣老者走到她身边无奈劝了声。

    船头调转,不疾不徐荡波而去。

    鬼市总镇府内,庭院中刀枪林立,身穿五节大将战甲的左督麾下镇丙卫大都督冥天站在殿前台阶上,小心翼翼站在一旁的总镇大人大气都不敢喘。

    外面一名大将领着数人大步而来,站定在台阶下拱手抱拳禀报:“禀大都督,已经统计出来了,我方弟兄战死三百一十二人,共剿灭信义阁成员一万两千零七人!”

    负手而立的冥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牛有德那边的统计情况他已经知道了,加上这边战死的三百来人,总共也就损失了近四千人,不过信义阁那边付出的代价显然更大,一万两千多人!

    这一万两千多人可不是一般人,倒不是说这些人的实力有多强悍,而是这些人平常隐藏的很深,天庭想揪都难揪出来,是信义阁掌控鬼市的关键,然这次竟然引出了这么多,还一下杀了一万两千多,对信义阁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不过他很快笑不出来了…

    ‘有一间客栈’,几名房客出了房间,慢悠悠往楼上一直逛去。

    客栈关键楼层的两名伙计伸手拦住,“几位,此地不对客人开放,请回!”

    谁知几人几乎是二话不说,手起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刀就斩飞了两名伙计的脑袋,紧接着迅速冲向走廊尽头的房间,恰逢古多贵开门一看究竟,双方迅速战在一起。

    耐不住对方有备而来,实力也远胜过他,又是联手围攻,古多贵最终倒在了血泊中,两眼无光地盯着凶手,身子还在那抽搐。一道寒光闪过,古多贵脑袋飞了出去……

    同样的事情不止发生在‘有一间客栈’,鬼市十几处不同行当的商铺几乎是同时遇袭,动静惊动了天兵天将赶来,但是凶手这次学乖了,服饰各异,不再是明显的黑色,一混入鬼市其他人中就销声匿迹了。

    监察右部安排在鬼市的十三个点全部被端,还有几家天庭避开监察右部秘密安插的点,全部没了。原本信义阁只打算对一部分出手,另一部分准备放水,如今却是扫得一个不剩,全部拔除!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信义阁在用事实警告天庭这里是谁说的算,只要我愿意,随时能让你天庭在地下世界变成瞎子,毕竟地下世界并不仅仅只是一个鬼市!

    “猖狂!你监察右部是干什么吃的,人家早就将你们的据点掌握的一清二楚,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星辰殿,青主震怒,将高冠给骂了个狗血喷头。

    鬼市总镇府内的冥天很快接到上面的命令:攻进信义阁,杀!

    几十万大军迅速将信义阁给包围了,然矗立在水中的信义阁很安静。

    轰隆隆!

    数不清的流光,破法弓直接将信义阁的防护阵给攻破,大军杀了进去,可是搜遍信义阁却是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

    信义阁外,得到禀报的冥天怒了,怒斥手下,“你不是说已经暗中派人把信义阁给盯的一只蚊子都飞不出去吗?人呢?人都去哪了?”

    其麾下惶恐道:“刚刚才发现,布置在南边那块水下的人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杀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连看个人都看不住,我要你这种废物何用,来人,给我拖下去斩了!”冥天盛怒之下扔下话便走,由不得他不怒,让他回头怎么向上面交代。

    “大都督饶命啊!”那瞬间被几人联手制住的将领惊恐求饶,然却没用,被拖走了,随后在远处发出一声惨叫。

    大步走入信义阁内的冥天停步在大厅内,只见大厅的地上摆了一堆破法弓和流星箭,人马攻进来的时候东西就堆在了这,仿佛就是给他们看的,下面人正在清点。

    有了结果后,其麾下将领上前禀报:“大都督,这批破法弓的数量和之前咱们左督卫安插在鬼市眼线被杀后遗失的数量对上了。”

    冥天愕然:“一件没少?”

    将领道:“是!一件没少,全部留在了这里。”

    冥天眉头深骤,稍候迅速上报。

    天宫,星辰殿内,一脸阴霾负手来回走动的青主接到消息后也怔了一下,怒色渐消,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神色。

    信义阁此举摆明了态度,在告诉他青主,是你跨过了线,而信义阁一直没有逾越那条红线,哪怕事情到了现在,缴获的破法弓也是原封不动归还,这次我们认了,你最好不要逼我们!

    事实上信义阁也展现了实力,你在明,我们在暗,你没办法将我们给赶尽杀绝,而我们随时有能力把天庭在地下世界的所有眼睛给捅瞎了,端掉那十几个点就是给你看的!

    盛怒之下的青主渐渐冷静了下来,比较起来他这次并没有吃亏,信义阁那边比天庭的损失重。

    最这重要的是,他现在还不能和夏侯家族彻底撕破脸,否则之前就不会放水,夏侯家族对他的脉清楚的很!

    背手来回走了几圈,青主回头对束手站立一旁的上官青徐徐道:“通知鬼市那边,收兵!”

    很快,鬼市那边的大批人马集结,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离开了鬼市,浩浩荡荡飞离了荡阴山。

    确认天庭人马真的走了,几个时辰后,一群人又出现在了信义阁,信义阁的人员再次回归。

    曹满正在自己那被翻得乱糟糟的房间内漫步打量,青衣老者却推了一名狼狈不堪的汉子进来,禀报:“东家,这就是那名刺杀牛有德的刺客,已经审问过了,是‘青山楼’那边派去的。”

    “青山楼?”曹满负手转身,皱眉道:“无量道派人刺杀牛有德干什么,他们能有什么恩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