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赵长枪宁愿去对付一只真正的国际雇佣兵团,也不愿对付这样的群体。800

    正因为赵长枪有这样的担心,所以他给王诗韵修车的时候,才非常的卖力。他想赶在这些人赶到之前离开这里,然而到最后,这些人还是赶过来了。

    一大队人马很快便来到了赵长枪面前,之前那些被赵长枪打翻在地的家伙,也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跑进了队伍,并且不断的和身边的人诉说着赵长枪刚才怎么殴打他们,所有人都瞪着通红的眼珠子看着赵长枪,还有已经回到赵长枪身边王诗韵。

    赵长枪目测对方少说也得有一百多人,领头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身边站着十几个年轻人。其余的得有一半是老人孩子和女人,这要打起来还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赵长枪刚要说话解释几句,想尽量不用武便将事情解决,可是就在此时,却见领头的中年人猛然一挥手,说道:“大家都给我上!***,竟然敢欺负万宝庄的人,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了!都给我上,打死了我担着!”

    于是,他手下一帮人嚎叫便朝赵长枪两人扑了过来!

    饶是王诗韵性格够硬,但是此时也有些吓傻了。就在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感到身体一轻,却见赵长枪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然后快步如飞便跑向了停在路边的那辆趴窝的装载机。

    “喂!你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你这个臭”

    王诗韵被赵长枪的动作吓一跳,在他的怀中不断的挣扎,胡乱的扑腾。

    “你给我闭嘴!老实点,不然我把你扔给他们不管了!”赵长枪脸一沉,冲王诗韵怒声道。

    王诗韵这才忽然明白过来,赵长枪这是在救自己呢!自己太混账了,竟然还想说人家是臭流氓!那个啥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自己应该感激人家才对啊。

    感激人家?意识到这一点后,王诗韵的心情忽然起了很奇妙的变化!

    王诗韵的身体被赵长枪突然抱起,再加上赵长枪快速的跑动,竟然让王诗韵感到有些眩晕。她好像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实的,仿佛他们正处在一场电影情节之中。[ ]

    赵长枪就是男猪脚,正抱着女猪脚,也是他心爱的女人,在万马军中喋血搏杀!

    百战归来傲王侯,壮士一怒为红颜!

    眩晕中的王诗韵感到自己的胸中正激情澎湃!她的胸膛离赵长枪的胸膛那么的近,仿佛两颗心已经融合在了一起,正一起有力的跳动着!

    正在疾跑中的赵长枪忽然感到怀中的王诗韵有些不对头,好像将自己的脖子抱的太紧?

    这家伙低头一看,心中不禁一阵无语,只见这丫头连胸膛带脑袋都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小脸还红扑扑的,特别是那高耸而又弹性十足的胸部,让赵长枪直感到心惊肉跳!

    “这丫头有病啊!刚才还要死要活不让抱,这转眼间就这幅陶醉模样。完了!哥要犯罪啊,这丫头不是说已经有男朋友吗?我这是要当小三的节奏啊!”赵长枪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冒出一个怪念头。

    赵长枪此时已经来到装载机近前,抬脚朝装载机硕大的轮子上踏去,然而心旌动荡的他竟然一脚踩空,差点一头撞在装载机的铁板上!这家伙顿时惊起一身冷汗,好在他平衡性好,控制力强,紧要关头稳住了身形!不然这家伙非得被驾驶室的铁板撞个头破血流不可。

    胆战心惊的赵长枪赶紧收摄心神,快速的调整了一下身体,然后腾身而起,两步便到了装载机的驾驶室顶端。

    在飞蹿上装载机的同时,赵长枪还不忘将扎在装载机轮胎上的狼牙棒拔在了手中。由于被装载机的碾压,狼牙棒上长长的铁定有许多已经发生了弯曲。

    驾驶棚居高临下,而且地方狭窄,对方的人虽然多,但是却无法展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肯定会先让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上。

    这正是赵长枪想要的结果。因为年轻人皮糙肉厚,身子骨结实,抗击打能力强。换句话说,他们能经得起赵长枪虐!当然前提是赵长枪手下要留情,不然就是一头牤牛也经不起赵长枪虐。这种乱战关键是立威,只要将威风打出来了,就能震慑其他人,将事态的恶化程度降到最低。

    赵长枪一把将怀中的王诗韵放下,然后将手中的狼牙棒塞到她手中,急促的说道:“拿着,蹲下身子掌握好平衡,千万不要掉下去。谁想往上爬,你就砸谁的肩膀。记住千万不要砸脑袋,不然会出人命的。”

    狼牙棒上的铁钉虽然已经发生了弯曲,但是仍然尖锐异常,如果砸到人的脑袋上,长长的铁钉非得砸到人脑子里不可!

    王诗韵有些茫然的点点头,这才从幻想中清醒过来。这不是电影,这是现实!自己和赵长枪正处在危险之中!

    王诗韵的心中有些发烧,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自己刚才竟然动了春 心了?

    事情果然不出赵长枪所料,他刚把王诗韵放下,几个年轻人便朝装载机爬了上来。不等王诗韵扬起狼牙棒,赵长枪便抢先一步,毫不客气的对着他们的肩膀脑袋连连起脚,将他们全都踹了下去,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暴喝:“都给我住手!我乃夹河赵长枪!我有话要说!”

    赵长枪这句话使用内力催发出来,虽然是在混乱之中,众人却还是将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赵长枪虽然吼了出来,也不过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因为他知道这种乱战一旦开始,恐怕没人会听他的话。然而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刚刚吼出声,一个正要往装载机上爬的,三十多岁的秃头汉子猛然冲自己人大声吼道:“住手!都住手!”

    秃头汉子看来在这些人中威信不低,他的话音刚落,原来正打算继续往上爬的几个年轻人全都停下了动作,躲到了一边。只是将装载机围了起来。

    “你,你刚才说什么?你叫赵长枪?”秃头汉子仰头看着驾驶棚顶上的赵长枪问道。

    “不错,我正是赵长枪!现在是平川县长!”现在可不是扮猪吃老虎的时候,赵长枪直接亮出了身份,希望自己县长的名头,能让对方有所忌惮,不再胡来。

    不过眼前的汉子明显对他这个平川县长的名头不怎么在意,而是开口继续问道:“你是不是夹河市清水镇赵庄的赵长枪?原来是不是赵庄的村主任?”

    这回轮到赵长枪有些发愣了,他看着脚下的秃头汉子,疑惑的问道:“你认识我?我们在哪里见过?”

    秃头汉子情不自禁的咧咧嘴,心说,你是没见过我,可是老子听说过你啊!当初老子差点没被你的人给打死啊!

    秃头汉子没有回答赵长枪的话,而是对身边的众人说道:“大家都别乱动,我去和主任说几句话。”

    秃头汉子说完,快速跑到那个四十多岁的黑脸中年汉子身边,说道:“叔,坏了。这架我们不能打了!”

    “为什么?难道你的这些兄弟哥们刚才就白让他揍了?”中年汉子奇怪的问道,他就是万宝村的村主任。

    “叔,你别激动,你听我说啊”秃头汉子这才将自己对赵长枪的了解说了一遍。

    原来,秃头汉子曾经在夹河市三才帮跟着杨三才混过,所以知道以前毒龙会的厉害,而毒龙会的幕后老大就是赵长枪!

    不过那时候秃头汉子只不过是三才帮的一名小卒子,所以只听过赵长枪的大名,却没见过赵长枪其人,不然借给他一个胆他也不敢攻击赵长枪。

    “叔,赵长枪咱惹不起啊!以前夹河市杨三才的三才帮厉害不?那在整个夹河市都是属螃蟹的,都是横着走的主!可是后来怎么样?人家赵长枪的毒龙会没用一个月,就将三才帮给彻底的收拾了。叔,不是我长赵长枪的志气,灭咱万宝村的威风。别看咱人多,赵长枪如果真发了狠的对付咱们,咱们这些人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只不过看样子,赵长枪今天不想和我们一般见识,所以他才没对我们直接动手。”秃头汉子说道。

    “有这么邪乎?”中年人皱着眉头说道。

    “那还有假?我敢说,如果他之前就发了狠,五哥他们早就缺胳膊断腿了!搞不好命都没了!”

    秃头汉子口中的五哥他们,指的自然是之前被赵长枪打翻在地的那些人。

    这时,中年人旁边的一个人磕磕巴巴的说道:“吴吴主任,秃秃头,秃头说的没错。赵长枪我们的确惹不起!”

    “怎么?你也听说过他的大名?”中年人说道。因为他姓吴,又是万家庄的村主任,所以刚才那人称呼他为吴主任。

    “不但不但听说过,而且而且如雷如雷”这家伙磕巴不上来了。

    “如雷贯耳!”旁边的秃头听得着急,替他说道。

    那人冲秃头翻个白眼,说道:“哥哥知道,哥哥就是磕巴。如雷贯耳!吴主任,咱们咱们保田镇派出所的所长武传河你认识吧?”那人说道。

    “当然认识,对了,他不是你小舅吗?”吴主任说道。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二四章 瞎猫碰上死耗子    “是的!”青衣老者点头,“不过我们动手还是晚了一步,据战如意的手下交代,战如意就在不久前离开了,将麾下人马全部交给了牛有德统调,牛有德如今就在缺月客栈落脚。而战如意的体貌老奴也查问过,的确和拍卖破法弓的那个女人能符合上,那么牛有德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拍下仙桃逃标的人。缺月客栈那边老奴已经派人盯住了!”

    曹凤池眉头深深皱起,“也就是说,如今统帅天庭在这边耳目的人就是牛有德…”

    她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心中可谓纠结。她和夏侯家明处的人虽然不来往,可不代表她不知道自己大哥夏侯龙城的情况,她大哥这辈子都没什么朋友,据说牛有德是她大哥唯一的朋友,大哥已经过世了,自己却对大哥唯一的朋友下手,自己如何对得住死去的大哥。

    别人都说她大哥夏侯龙城混账,她自己却是清楚的,大哥对自己家人是极好的,什么都让着弟弟妹妹,吃亏受委屈的事情都是大哥帮弟弟妹妹承担了,从小就这样。

    她离开家虽然早,可依然记得小时候大哥有多疼自己,自己受了什么委屈永远都是大哥冲在前面出头,打架吃亏的时候哪怕被打的鼻青脸肿也要死死护住妹妹不让妹妹吃亏。

    她更是永远都记得,知道她要离开,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是兄妹见最后一面时,大哥死死抱住她不肯放,不肯让人把她带走,甚至被长辈一巴掌打倒在了地上,也爬了过来死死抱住了她的腿,哭着求家里不要让人把妹妹带走。就是一根筋,脑袋转不过弯来,所以人家都说大哥笨。

    每每想起兄妹分别时的那一幕,她就泪流满面,当听到大哥的死讯后,真的是心碎了。

    哪怕是此时,她眼眶也微微泛红。

    “是!”青衣老者应了声,不过见她神情有异,又提醒道:“小姐。行动要赶快了,晚了的话,怕那边意识到了危险换地方。只要先抓住了牛有德,就能暂时切断那边上下的联系,方便我们将那些眼线给一网打尽,晚了的话,他那边肯定会发现自己手下的人不见了,所以一定要快!”

    曹凤池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轻轻颔首,“走吧!”

    青衣老者回头挥手。座船立刻调整方向而去。

    然而船至半途,青衣老者突然接到星铃传讯,联系之后吃了一惊。迅速禀报:“小姐,不好了,牛有德跑了!”

    “跑了?”曹凤池愕然。

    苗毅的确是跑了,不跑才怪了,有人刺杀他,怎么能不跑!

    战如意立了功走了,而他又很清楚,白凤凰那批破法弓还要和他做交易。压根不会拿出来贩卖,他就算继续呆在鬼市也查不出什么名堂,何况他已经知道了信义阁要对他动手,何必继续呆在这冒险。

    战如意立功走了要升官了,他何必留在这顶雷,现在走人的话还能捞上一些做诱饵的功劳,出了事可就什么都没了。

    这么多因素集中在一起,他怎么能不跑。

    不过要跑也得有借口。无缘无故跑掉的话,天庭那边没办法交差。

    于是联系金漫那边派了个人找他,自然不是来找他玩的,而是来刺杀他的。

    过程也很简单,来了个客人住店。溜到了他们这一层,从苗毅房间经过时。突然对守在门口的杨召青出手。

    一拳轰在了杨召青的身上,杨召青措手不及撞开了苗毅房间的门,刺客趁机冲了进去对苗毅下毒手。阎修迅速赶到,和苗毅联手将刺客给打得破窗而逃。

    接下来自然此地不宜久留,苗毅三人立刻经由缺月客栈的向上通道跑了。

    而就在苗毅房间的对面,一直在透过门缝盯住这边的人亲眼目睹了一切,这个人自然是信义阁的人,也自然要迅速向信义阁那边禀报。

    逃出鬼市,一出地面冒头,苗毅三人迅速远遁,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当然,苗毅也不会扔下鬼市的弟兄不管,先紧急联系了古多贵,再命下面赶紧一级级传达下去,直接说暴露了,让大家赶紧各自转移。

    要搞这事就要趁着战如意刚离开就搞,这时候出事就说明暴露了不是他苗毅坐镇不当或是他个人的问题,而肯定是在战如意没走之前就暴露了,免得万一有责任时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立刻就跑。

    谁知不联系还好,一联系发现战如意的手下陶元朗居然联系不上了,他这才发现瞎猫碰上死耗子真有可能出事了。

    已经远遁的三人当即加速向浩瀚星空飞去。

    可是被信义阁给盯上了哪有那么容易跑掉,人家可不仅仅是安排了人在他房间对面偷窥,缺月客栈上下出口都布置了人盯着。三人贴着地面躲躲藏藏避人耳目飞的时候还没发现,一往上飞之后,立刻发现了不对,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快速朝他们追来。

    不但是他们三个被人盯上了,尚在船上的青衣老头一听牛有德跑了,气得直跺脚,不知哪里突然冒出个刺客来坏事。迅速下令让人抓捕苗毅不说,也立刻命人对苗毅麾下的眼线进行抓捕。

    事情都这样了,他也被逼得只能是立刻动手了,晚了的话,想抓都不好抓了。

    街头某酒楼内,两人正在临窗对坐喝酒,突然都互相抬头看向了对方的身后,各自身后都出现了两名黑衣人。两人察觉到了彼此的异常,再迅速回头看向各自身后,而身后的黑衣人已经迅猛出手,无论是实力还是修为都远高过两人,当场将两人给打翻捉拿了。

    “什么人在此闹事!”酒楼掌柜冲了上来喝斥。

    一名黑衣人挥手亮出一面令牌,令牌上的‘信义’二字令掌柜的神情一僵,闭嘴了,慢慢退开到一旁。

    某客栈内,一名黑衣人走入,直接亮出令牌让坐堂的掌柜和伙计闭嘴了,一挥手,后面冲入一群黑人。两个人一组,迅速冲到楼上,直接破门而入,几乎是同时冲进了五间房内,一阵打斗声起,很快拖出了五个人。

    某巷内突然闪出两人,后面四名黑衣人急追,情急之下逃奔的两人紧急扯出了破法弓,回头张弓就射,两道流光骤然射出,直接干翻两名黑衣人,另两名黑衣人大惊,仓惶躲避,却又被再次紧追而来的两箭给射翻。

    干掉强敌,两名逃命的汉子相视点头,齐齐纵身跳入了河中快速遁离,手中弓箭却不离手,哪怕遁入水中也做好了随时防身的准备。

    不仅是此地,整个鬼市似乎瞬间乱了套,似乎到处都有黑衣人追杀不明人士,而后者为了保命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一时间整个鬼市到处是流星箭乱射。

    鬼市当中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本还想打破法弓的主意,谁知后来从各处的街头巷尾冲出了大批的天兵天将,也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成群结队横扫整个鬼市,吓得那些心怀不轨之人赶紧缩了起来。

    一名领队主将率兵冲上街头,一看到有黑衣人追杀不明人士,立刻挥枪指去,怒喝:“杀!”

    一群天兵天将冲出,轰隆隆几声打斗,黑衣人双拳难敌四手,围攻之下被几支长枪给钉死在地上。

    另有街头的黑衣人见势不妙想逃,数名天兵天将一起拉弓急射,在那黑衣人跳入水面之前给干翻在水中,水面泛起大片血水。

    缺月客栈楼上窗前,花蝴蝶团扇掩面,露出一双吃惊的双眼看着眼前一幕,刚刚客栈内牛有德遭受刺杀,现在又见大群天兵天将冲出街头一阵乱杀,这是怎么了?难道天庭要清算鬼市?

    就在缺月客栈对面的河上,一条船停在河中央,船舱内正是要赶来公开处决苗毅的曹凤池和青衣老者。

    两人站在窗前珠帘后面,看着黑衣人惨死,听着鬼市到处传来的喊打喊杀声,一脸的震惊,不知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之前破法弓登场拍卖的时候,高冠在星辰殿向青主禀报的时候就说了,左右督卫派出了六位大都督亲自出马!

    事实上之前只出现了五位大都督汇集人马将诱入陷阱的人给聚歼,天庭秘密派出的千万大军只有八百多万人露了面,还有一位大都督率领的一百多万人马一直未露面。大军撤离后,这支人马一直在潜伏着,不做任何异常举动,避免露出丝毫端倪被任何人发现,只等上面的命令。

    这支人马并非是为了针对信义阁,而是为了防备一旦那九百万支破法弓在鬼市露面后引起争夺时,天庭人马能一举夺回来。

    恰逢此时苗毅遭受刺杀,古多贵刚传讯上报,信义阁这边又对天庭人马出手了。青主闻讯立马明白了信义阁的企图,可谓当着高冠的面一声冷笑:“高冠,看来你还真是把牛有德放对了地方,信义阁居然没摁住他,让他给溜了,这猴崽子也不负朕的期望,并没有只顾着自己逃命,逃命还惦记着让天庭人马撤离,忠心可见,不然朕这次怕是要颜面无光,很好!嘿嘿,想打朕的脸,朕倒要看看是谁打谁的脸!”

    他果断下令潜伏的人马出击,于是这一幕就出现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