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是的!”青衣老者点头,“不过我们动手还是晚了一步,据战如意的手下交代,战如意就在不久前离开了,将麾下人马全部交给了牛有德统调,牛有德如今就在缺月客栈落脚。而战如意的体貌老奴也查问过,的确和拍卖破法弓的那个女人能符合上,那么牛有德十有八九就是那个拍下仙桃逃标的人。缺月客栈那边老奴已经派人盯住了!”

    曹凤池眉头深深皱起,“也就是说,如今统帅天庭在这边耳目的人就是牛有德…”

    她眼中闪过一丝忧虑,心中可谓纠结。她和夏侯家明处的人虽然不来往,可不代表她不知道自己大哥夏侯龙城的情况,她大哥这辈子都没什么朋友,据说牛有德是她大哥唯一的朋友,大哥已经过世了,自己却对大哥唯一的朋友下手,自己如何对得住死去的大哥。

    别人都说她大哥夏侯龙城混账,她自己却是清楚的,大哥对自己家人是极好的,什么都让着弟弟妹妹,吃亏受委屈的事情都是大哥帮弟弟妹妹承担了,从小就这样。

    她离开家虽然早,可依然记得小时候大哥有多疼自己,自己受了什么委屈永远都是大哥冲在前面出头,打架吃亏的时候哪怕被打的鼻青脸肿也要死死护住妹妹不让妹妹吃亏。

    她更是永远都记得,知道她要离开,以后再也见不到了,是兄妹见最后一面时,大哥死死抱住她不肯放,不肯让人把她带走,甚至被长辈一巴掌打倒在了地上,也爬了过来死死抱住了她的腿,哭着求家里不要让人把妹妹带走。就是一根筋,脑袋转不过弯来,所以人家都说大哥笨。

    每每想起兄妹分别时的那一幕,她就泪流满面,当听到大哥的死讯后,真的是心碎了。

    哪怕是此时,她眼眶也微微泛红。

    “是!”青衣老者应了声,不过见她神情有异,又提醒道:“小姐。行动要赶快了,晚了的话,怕那边意识到了危险换地方。只要先抓住了牛有德,就能暂时切断那边上下的联系,方便我们将那些眼线给一网打尽,晚了的话,他那边肯定会发现自己手下的人不见了,所以一定要快!”

    曹凤池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轻轻颔首,“走吧!”

    青衣老者回头挥手。座船立刻调整方向而去。

    然而船至半途,青衣老者突然接到星铃传讯,联系之后吃了一惊。迅速禀报:“小姐,不好了,牛有德跑了!”

    “跑了?”曹凤池愕然。

    苗毅的确是跑了,不跑才怪了,有人刺杀他,怎么能不跑!

    战如意立了功走了,而他又很清楚,白凤凰那批破法弓还要和他做交易。压根不会拿出来贩卖,他就算继续呆在鬼市也查不出什么名堂,何况他已经知道了信义阁要对他动手,何必继续呆在这冒险。

    战如意立功走了要升官了,他何必留在这顶雷,现在走人的话还能捞上一些做诱饵的功劳,出了事可就什么都没了。

    这么多因素集中在一起,他怎么能不跑。

    不过要跑也得有借口。无缘无故跑掉的话,天庭那边没办法交差。

    于是联系金漫那边派了个人找他,自然不是来找他玩的,而是来刺杀他的。

    过程也很简单,来了个客人住店。溜到了他们这一层,从苗毅房间经过时。突然对守在门口的杨召青出手。

    一拳轰在了杨召青的身上,杨召青措手不及撞开了苗毅房间的门,刺客趁机冲了进去对苗毅下毒手。阎修迅速赶到,和苗毅联手将刺客给打得破窗而逃。

    接下来自然此地不宜久留,苗毅三人立刻经由缺月客栈的向上通道跑了。

    而就在苗毅房间的对面,一直在透过门缝盯住这边的人亲眼目睹了一切,这个人自然是信义阁的人,也自然要迅速向信义阁那边禀报。

    逃出鬼市,一出地面冒头,苗毅三人迅速远遁,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当然,苗毅也不会扔下鬼市的弟兄不管,先紧急联系了古多贵,再命下面赶紧一级级传达下去,直接说暴露了,让大家赶紧各自转移。

    要搞这事就要趁着战如意刚离开就搞,这时候出事就说明暴露了不是他苗毅坐镇不当或是他个人的问题,而肯定是在战如意没走之前就暴露了,免得万一有责任时落在他一个人的身上,所以他才迫不及待立刻就跑。

    谁知不联系还好,一联系发现战如意的手下陶元朗居然联系不上了,他这才发现瞎猫碰上死耗子真有可能出事了。

    已经远遁的三人当即加速向浩瀚星空飞去。

    可是被信义阁给盯上了哪有那么容易跑掉,人家可不仅仅是安排了人在他房间对面偷窥,缺月客栈上下出口都布置了人盯着。三人贴着地面躲躲藏藏避人耳目飞的时候还没发现,一往上飞之后,立刻发现了不对,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快速朝他们追来。

    不但是他们三个被人盯上了,尚在船上的青衣老头一听牛有德跑了,气得直跺脚,不知哪里突然冒出个刺客来坏事。迅速下令让人抓捕苗毅不说,也立刻命人对苗毅麾下的眼线进行抓捕。

    事情都这样了,他也被逼得只能是立刻动手了,晚了的话,想抓都不好抓了。

    街头某酒楼内,两人正在临窗对坐喝酒,突然都互相抬头看向了对方的身后,各自身后都出现了两名黑衣人。两人察觉到了彼此的异常,再迅速回头看向各自身后,而身后的黑衣人已经迅猛出手,无论是实力还是修为都远高过两人,当场将两人给打翻捉拿了。

    “什么人在此闹事!”酒楼掌柜冲了上来喝斥。

    一名黑衣人挥手亮出一面令牌,令牌上的‘信义’二字令掌柜的神情一僵,闭嘴了,慢慢退开到一旁。

    某客栈内,一名黑衣人走入,直接亮出令牌让坐堂的掌柜和伙计闭嘴了,一挥手,后面冲入一群黑人。两个人一组,迅速冲到楼上,直接破门而入,几乎是同时冲进了五间房内,一阵打斗声起,很快拖出了五个人。

    某巷内突然闪出两人,后面四名黑衣人急追,情急之下逃奔的两人紧急扯出了破法弓,回头张弓就射,两道流光骤然射出,直接干翻两名黑衣人,另两名黑衣人大惊,仓惶躲避,却又被再次紧追而来的两箭给射翻。

    干掉强敌,两名逃命的汉子相视点头,齐齐纵身跳入了河中快速遁离,手中弓箭却不离手,哪怕遁入水中也做好了随时防身的准备。

    不仅是此地,整个鬼市似乎瞬间乱了套,似乎到处都有黑衣人追杀不明人士,而后者为了保命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一时间整个鬼市到处是流星箭乱射。

    鬼市当中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本还想打破法弓的主意,谁知后来从各处的街头巷尾冲出了大批的天兵天将,也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成群结队横扫整个鬼市,吓得那些心怀不轨之人赶紧缩了起来。

    一名领队主将率兵冲上街头,一看到有黑衣人追杀不明人士,立刻挥枪指去,怒喝:“杀!”

    一群天兵天将冲出,轰隆隆几声打斗,黑衣人双拳难敌四手,围攻之下被几支长枪给钉死在地上。

    另有街头的黑衣人见势不妙想逃,数名天兵天将一起拉弓急射,在那黑衣人跳入水面之前给干翻在水中,水面泛起大片血水。

    缺月客栈楼上窗前,花蝴蝶团扇掩面,露出一双吃惊的双眼看着眼前一幕,刚刚客栈内牛有德遭受刺杀,现在又见大群天兵天将冲出街头一阵乱杀,这是怎么了?难道天庭要清算鬼市?

    就在缺月客栈对面的河上,一条船停在河中央,船舱内正是要赶来公开处决苗毅的曹凤池和青衣老者。

    两人站在窗前珠帘后面,看着黑衣人惨死,听着鬼市到处传来的喊打喊杀声,一脸的震惊,不知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之前破法弓登场拍卖的时候,高冠在星辰殿向青主禀报的时候就说了,左右督卫派出了六位大都督亲自出马!

    事实上之前只出现了五位大都督汇集人马将诱入陷阱的人给聚歼,天庭秘密派出的千万大军只有八百多万人露了面,还有一位大都督率领的一百多万人马一直未露面。大军撤离后,这支人马一直在潜伏着,不做任何异常举动,避免露出丝毫端倪被任何人发现,只等上面的命令。

    这支人马并非是为了针对信义阁,而是为了防备一旦那九百万支破法弓在鬼市露面后引起争夺时,天庭人马能一举夺回来。

    恰逢此时苗毅遭受刺杀,古多贵刚传讯上报,信义阁这边又对天庭人马出手了。青主闻讯立马明白了信义阁的企图,可谓当着高冠的面一声冷笑:“高冠,看来你还真是把牛有德放对了地方,信义阁居然没摁住他,让他给溜了,这猴崽子也不负朕的期望,并没有只顾着自己逃命,逃命还惦记着让天庭人马撤离,忠心可见,不然朕这次怕是要颜面无光,很好!嘿嘿,想打朕的脸,朕倒要看看是谁打谁的脸!”

    他果断下令潜伏的人马出击,于是这一幕就出现了。(未完待续。)

第1413章 灭圣得功德?    天灵宇宙,金色血雨笼罩无数星球、位面。△↗

    不过,只是继续了二十分钟!

    这样的情况,也出乎了无数圣人的预料。

    要知道,每一个圣人陨落,这种圣陨之雨几乎要继续几天几夜呢。

    白玄风既然只是一个二阶圣人,可也不应该让“天哭”二十分钟。

    显然,这中间也应该出了什么事!

    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几乎天灵宇宙的所有圣人甚至是圣尊都无法猜测出来。

    正因为这样,无数圣人、圣尊对于灭了白玄风的吕重抱有深深的震撼。

    从来没有什么人,在巅峰准圣(仙帝)境界就能灭杀一尊圣人,更别说是二阶圣人了。

    要知道,一阶圣人与二阶圣人之间虽然仅仅只差了一个境界,但两者之间正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有时候,一个二阶圣人足以同时对付十个一阶圣人而胜出。

    可是,吕重不但灭了白玄风那一阶的傀儡圣人分身,更灭了白玄风的本尊,甚至让“天哭”都仅仅只维系了二十分钟。

    这种怪事,让吕重在所有圣人的眼中,都打上了标签。

    这是第一个以准圣(仙帝)境界灭杀圣人的例子!

    更甚者,还是第一个越过自身两个大境界,斩杀二阶圣人的例子。

    可以说,吕重真的破了诸天万界的所有纪录!

    一直以来,都有言“圣人不朽不灭!”!

    可是,吕重让所有渺小的低层次人物。知道了。就算圣人也有被小辈掀翻、灭杀的可能!

    圣人绝对不是无敌的存在!

    也不是不能反抗的存在!

    ……

    这一天。吕重的威名再次以恐怖的速度在诸天万界传递。

    同时,无数人对圣人的那种本能的敬畏也在悄然锐减。

    都天圣星上空!

    无数强者的仙识、魔识、妖识纷纷打量着那个虚浮于空中的传说中的人物。

    就是这个人,以自己的本事灭了一尊二阶圣人与一个一阶圣人傀儡化身!

    而且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对两大圣人的连续秒杀!

    “好强!这……这就是狂神吕重?太帅了,我……我要是能成为他的道侣,就……就算只能做一天也……也愿意……”一个绝美的女仙看着吕重,喃喃呓语,双眼几乎有红心在升腾。

    “呸。就你这花痴也想得吕重的青睐?简直是在侮辱我心中的男神……”一个魔女站了出来,对仙女满脸不屑地骂了一句。

    “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就是,我就喜欢吕重大神怎么了?你咬我啊……”

    ……

    无数仙女、妖女、佛女、魔女、冥女、圣女都为吕重的绝世之姿而倾倒。

    一时间,仙魔不明、佛鬼不分。

    无数仙识、佛觉、魔识、妖念纷纷攘攘,争个不休。

    就在这时候,一个魔煞滔天的男子,搂着一位妖媚、成熟如水蜜桃的女子,勉强扩展魔音,怪笑起来:“嘿嘿,都别争了。吕重大神已经有道侣了,而且不只一个呢。她们个个有如神女般绝色。不是你们任何人能比得上的。所以,你们这些歪瓜裂枣就不要把主意打到吕重大神的身上,如果要成就一日姻缘的话,都朝我千手魔帝使来。哈哈,我也是绝世无双的魔道天才……”

    千手魔帝!

    这会儿,他服下大量丹药,之前受的伤,也几乎好了六成。现在虽然嘻笑着,可是脸色却还相当的苍白。

    可就算如此,他也是以一副朝圣的目光,狂热地看向虚空中淡然而立的吕重。

    一种疯狂的崇拜之情由然在他心中产生。

    可以说,之前观战的无数仙魔,也只有千手魔帝相信吕重有可能创造奇迹,灭杀圣人。而其他人都不曾看好吕重。

    可偏偏吕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灭了白玄风。

    这种前后的极度反差情况,让无数人为之惊骇。可同时,更让千手魔帝对吕重的崇拜上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次挺身而出,在无数人面前出风头,千手魔帝可并不是为了与吕重争风。相反,他希望吕重能因此而看到他,记得他。

    这样的话他会非常开心。

    以另类的言语吸引自己所狂热喜欢之明星的注意,这便是追星族的心思。

    千手魔帝这一次,与世俗界普通追星族已没什么区别了。

    不过很可惜,正欢喜感应体内状况的吕重,根本就没有注意他。

    这让千手魔帝不怒反喜:“哈哈,吕重大神就是吕重大神。就算走神也这么酷——”

    吕重哪里知道自己这一次已收了一个狂热的粉丝。而且这粉丝还是一介魔帝。

    这会儿,吕重已彻底被意识海中的情况搞懵了。

    是的!

    这会儿,吕重几乎也是一副呆头鹅的样子。

    整个[意识海]此时完全是大变样。

    原本,吕重当年斩杀了燃灯上古佛的两尊身外化身,就已消耗了海量的功德之力。

    就算之后有[混沌十品金莲]利用大量的[业力]来转化为新的功德之力,可还是比不上之前拥有的功德之力。

    而且,在灭杀白玄风的时候,又再度消耗了几乎所有的功德之力。

    正当吕重以为这次要被灭圣的“功德反噬力”弄得重伤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原本斩杀白玄风这一战产生的无比磅礴的业力,诡异地在第一时间被炼化、提纯并转化为与之相反的功德之力!

    这简直是两种极端之间的转化!

    不但转化的速度快,甚至转化的量极为恐怖!

    如果不是吕重的心神已足够强大、坚挺,他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或者是在做梦。

    因为,就算有[混沌十品金莲]与阴阳和合大道配合,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地把如此磅礴的业力给在一瞬间转化为纯正的功德之力。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吕重惊喜交集,差点失声惊呼。

    也因为这样,吕重的心神才没有关注到外界的一切,而是全力落在意识海内如今这无穷无尽的磅礴功德之力上。

    “难……难道是大道补偿我曾今一直没得到的功德……不对!就算那年在地球应得的功德加起来,也绝对没有如今这功德千分之一的庞大。那么,到底是……”

    “难道斩杀圣人也……也能得到功德?”突然间,吕重脑海升腾起这么一个念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兄弟的打赏与一直来的支持!感谢所有订阅、推荐本书的朋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