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识时务者为俊杰,哪头轻哪头重,大家还是能拎的清的。谁曾想这个烈性子的女人就是没闹明白眼前的局势,最后闹到了这个地步!

    由于事情实在太出乎赵长枪的预料,所以赵长枪的动作便比两个男人慢了半拍,等他从车里蹿出来的时候,两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已经将女人打翻在地。

    赵长枪被气坏了,这些人拦路收钱还罢了,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痛殴一个女人!

    称他们为人渣简直就是对他们的赞美!有辱“人渣”这个词!

    赵长枪快的好像一阵风一样,几个箭步便到了两个男人的身前,直接起脚便将两个男人踹了出去!

    两个男人口中发出一声怪叫,身体好像滑翔机一样飞出了一丈多远,然后噗通一声跌在了土路上。

    赵长枪虽然心中气愤,但是知道这些人都是村中的农民,所以脚下留了情,没有重伤两人。

    赵长枪不再理会两个男人,也顾不得男女之嫌了,一把将女人扶起来,连声问道:“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女人擦擦嘴角的流下的血丝,惨笑一声说道:“没事,谢谢你。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女人说话的时候,眼神朝路上瞥了一眼。此时,路上已经又停了七八辆车,有普通的家庭轿车,也有几十万的豪车,然而除了赵长枪,却没有一个人敢下来管管这件事!

    赵长枪来不及考虑那些人胆小怕事了,因为此时原来在移动板房里七八个汉子已经全都冲了过来!

    这帮家伙就是一帮纯粹的打手,手中清一色的镐把,他们看到自己的人吃了亏,也不问青红皂白,直接便向赵长枪两人冲了过去!

    一帮家伙一边跑,嘴里还不干不净的直嚷嚷:

    “***,哪里来的王八羔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跑到万家村的地盘上来撒野?”

    “草,弄死这一对狗男女。竟然敢强行闯关!他们以为这是打游戏呢?还要组团刷怪?”

    “咦?我看这娘们长得不错啊。大家对她要手下留情,老子待会儿问问她愿不愿意跟我回去过日子。”

    赵长枪听着这些人乱七八糟的叫嚷声。差点被气笑了,这帮混蛋真以为他们是占山为王的山大王呢?还想弄个压寨夫人回去?

    赵长枪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板砖递到女人手中,急促的说道:“拿着,谁过来,你就死命的拍他的脑袋!小心点。小说下载/”

    说着话,赵长枪迎着那些汉子便冲了过去。

    “喂,你小心点!”女人冲赵长枪背影喊道,然而还不等她喊完,赵长枪便和那些人打在了一起。

    别看这些人都膀大腰圆,手中还拎着家伙,但毕竟都是农民,出手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打斗技巧可言,即便有把子力气,也是一身的蛮力。只知道胡乱挥舞着手中的镐把朝赵长枪身上招呼,不但打不到赵长枪,反而将自己人砸的头破血流,哇哇怪叫。

    赵长枪对付他们简直毫无压力,一阵拳打脚踢便将这些人放倒了地上。

    “呸,一帮蠢货!”赵长枪唾了口吐沫,不再理会这帮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家伙,而是迈步走向路卡,一脚便将碗口粗的竹竿踢飞了。

    接着,赵长枪走到甲壳虫旁边,打开甲壳虫的后备箱,从里面取出了千斤顶和备胎。女人看到赵长枪要替她换备胎,心中感激,连忙一瘸一拐的过来帮忙。

    赵长枪丝毫没有要把甲壳虫移到路边,让后面的车子通过的意思。他对后面那些车主也非常的不满意。遇到这种事情,他们竟然连下车说句公道话都不敢!就让他们在后面等着吧!

    “大哥,还没问你怎么称呼?”女人站在赵长枪旁边问道。此时,她脸上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

    赵长枪正在将车子用千斤顶支撑起来,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叫赵长枪。”赵长枪随口说道。

    “我叫王诗韵,今天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还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女人说道。

    “哦。没关系。你也够暴的,好好给他们一百块不就没这事了。”赵长枪随口说道。

    “不。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他们一百块!刚才给他们五十快已经是我忍耐的极限!就是因为我们对他们的纵容,他们才会狮子大开口随便宰客!如果大家都不给他们一百,他们还敢要一百吗?”女人倔强的说道。

    赵长枪没接话,心中却想道:“这丫头可真是够倔强的。”

    赵长枪的动作非常快,看的王诗韵都有些发傻。本来路上换备胎,卸下坏掉的轮胎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很多时候,用十八磅的大锤都砸不下来。但是这一切在赵长枪的手中好像都不是问题。

    赵长枪仿佛很轻松般便将轮胎卸了下来,然后将备胎装了上去。

    “哇!大哥,你好厉害啊!”王诗韵情不自禁的说道。

    赵长枪听着王诗韵的话,心中忽然一凛,心想:“坏了,哥哥英雄救美,这丫头是不是想以身相许啊?完了,完了,该死的脑电波。不对啊?哥刚才好像也没想着和这女孩怎么样啊?”

    赵长枪的思绪有些风中凌乱了,连忙随口说道:“哦,不是,是你的车子螺丝好像以前就松动了,所以我才没费多大的劲就卸下来了。”

    赵长枪很快便将轮胎换好,然后将工具和卸下来的轮胎放到了后备箱中,砰的一声将后备箱盖子盖上了。

    “行了,走吧。完了先找个地方换风挡。”赵长枪搓搓手上脏兮兮的油腻说道。

    “大哥,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吧。我还没好好的谢谢你呢!”女孩大方的说道。

    “完了,完了!该来的还是来了,看来事情真的麻烦了。不行,绝对不能给这丫头留下任何非分之想。”赵长枪一边想,一边说道:“哦,举手之劳,谢什么谢。还是不用留什么联系方式了。”

    “不会吧?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劲?哦,你是不是以为我会喜欢上你,以后会纠缠你啊?放心吧,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只是感到你救了我,我如果没有啥表示,会心中不安的。”女孩看着赵长枪说道。

    赵长枪铁了心不打算将自己联系方式告诉女孩,所以听了女孩的话后,只是笑了笑却没说话。

    女孩正要在再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冲转身正要回到自己车上的赵长枪说道:“枪哥,你看!”

    赵长枪听到王诗韵声音惶急,连忙扭头一看,只见一辆50t的装载机正从村中轰鸣着朝村口开了过来!让两人震惊的是,装载机已经到了路口,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眼看就要从王诗韵的甲壳虫上碾压而过!

    赵长枪和王诗韵之前一直在忙活着修车谈话,根本就没注意村口的方向,等他们发现装载机不对劲的时候,装载机的速度已经完全提了起来!

    大家可别小看装载机,这玩意不是挖掘机,它的速度完全提起来的时候是非常快的!时速达到六十迈绝对无压力!

    王诗韵反映不算慢,冲赵长枪大吼一声:“快跑!”然后飞快的便朝一边跑去!至于车子,早已经顾不上了!

    赵长枪的反映更快,不过他没跑,而是猛然一哈腰,将地上那根土制狼牙棒抄在手中,然后卯足了力气,猛然朝装载机的左前轮扔了过去!

    “呜!”狼牙棒挂着风声就朝装载机飞了过去,眨眼之间便砸到了装载机的左前轮上!赵长枪的力道何等的霸道,就在狼牙棒和车轮接触的刹那,众人耳边马上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这声巨响,比刚才甲壳虫胎爆时还要响亮!

    装载机毫无意外的爆胎了。

    幸好装载机的铲斗之前是放下的,如果是举着的,非得翻车不可。只见装载机爆胎之后,铲斗的一侧立刻耷拉到了地上,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吱嘎声。巨大的摩擦力,让疯狂的装载机迅速停了下来。

    赵长枪被气坏了,这帮人也太无法无天了,什么事都敢作啊!光天化日之下,当着这么多车主的面,竟然就公然敢压坏别人的汽车!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长枪抢步上前,刚想将装载机上的司机给扯下来。可是不等他跑过去,却看到一个精瘦精瘦,面色黝黑年轻人已经一把拉车门,跳下装载机,然后快速的朝村子里的方向跑去。

    赵长枪顺着年轻人的方向看去,震惊的发现一大队人马竟然正杀气腾腾的朝他们冲了过来!

    赵长枪心中不禁苦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赵长枪从小在农村长大,更是曾经几次亲自参加过农村的械斗,他非常清楚今天这种事情的走向。自己打了那些人,那些人的老婆孩子老爸老妈叔叔大爷,立刻就会得到的消息,然后呼朋引伴浩浩荡荡的便会杀过来!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万诗韵的车子爆胎,他害怕将王诗韵自己留在这里,那些人还会对王诗韵不客气,他早就开车离开了。他可不想落进人民群众的**大海中。

    别看这些老百姓的战斗力不高,但是成分复杂啊!女人,孩子,老人全都有,而且这些人没有丝毫组织纪律性,一旦械斗发生,不用赵长枪对他们动手,单单他们自己自摆乌龙就可能闹出人命!

    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算事情的起因不怨赵长枪,赵长枪也要背负法律责任!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二三章 危机逼近    谁想刚出门又撞见一个她不愿看到的人,花蝴蝶又托着托盘端了酒菜前来。

    两个女人碰面,战如意冷眼以对,花蝴蝶则笑脸点头对客,又请守在门口的杨召青通报一声。

    缓缓回头目送花蝴蝶进了苗毅的房间,眼睁睁看着门闭上了,也不知道孤男寡女的会在房间里干什么,战如意暗暗咬牙,可她现在又没资格管苗毅,冷哼一声,回了自己屋里。

    屋内,苗毅背个手在桌前晃悠,瞅着花蝴蝶在那摆盘子斟酒,不知道这女人又跑来献殷勤是什么意思,不过肯定有事,没事不会轻易露面。

    果不其然,双双坐下碰杯后,花蝴蝶问到了天庭设下陷阱的事,问他是不是参与了。

    苗毅含糊其辞敷衍了过去,寇家问他,他也许会说,但并不意味着寇家的什么人跑来他都会乱说。

    逃标?

    将花蝴蝶打发走后,苗毅拿出了战如意送他的储物镯,发现里面全是红晶,施法稍作清点后数量正和拍卖仙桃的钱相符,他也不客气,直接收了起来。

    至于去不去信义阁把仙桃给领来,倒很是犹豫了一番,现在傻子也知道拍仙桃的是天庭的人,他现在再跑去的话,搞不好要被人盯上,战如意说的也没错,很有可能给这次的任务带来麻烦。

    想想还是算了,仙桃嘛,自己这次也算是帮了天卯星君的忙,让给点桃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飞红也许也能弄到,毕竟其义母绿婆婆就是管这方面的,不过苗毅想想还是暂不打飞红的主意。

    遂放弃了再去信义阁做交割的打算,继续潜心养伤。

    谁知静下心来还不到半天,炼狱之地的金漫又传来消息:圣主,赶快离开鬼市,信义阁的人要拿你的人头立威!

    苗毅惊奇:什么情况?

    金漫: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只是刚收到消息,说你在信义阁惹下了麻烦。如今信义阁的人正在暗中搜寻你的下落。

    苗毅心中咯噔一下,自己并未在信义阁惹什么麻烦,若非要说什么麻烦的话,也只有仙桃的事了。

    他就奇怪了。信义阁只要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他是天庭的人,知道自己是天庭的人还敢动手,疯了吧!

    他觉得不太可能,遂问:你们在信义阁有眼线?

    金漫:没有。

    苗毅:那你怎么知道信义阁要动我,消息从哪来的?

    金漫:消息应该没问题。至于消息来源,还请圣主见谅,不便透露,以后如果机会合适再告诉圣主也不迟。

    苗毅想了想,觉得不对,就算信义阁要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金漫那边就更不可能知道他去拍下了仙桃,为何消息来源能这么快的直指自己,金漫为何能连怀疑都不怀疑、甚至连问都不问拍下仙桃的人是不是他就直接命中自己来提醒?知道拍卖会上拍下仙桃的人只有天庭的人。也就是说,天庭那边有人知道了信义阁的消息,难道天庭在信义阁有卧底?若如此,也就是说六道在天庭也有卧底。

    苗毅问:将主,告诉你消息的人是不是天庭的人?

    金漫那边沉默了一下,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提醒:圣主,这个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在信义阁没找到圣主之前赶紧撤离。圣主的安全是首位的。

    苗毅明白了,对方不说等于是默认了在天庭那边的确有卧底,回:我知道了。

    中断联系后,苗毅为难了。徘徊在屋内,关键走不走由不得他。

    不管消息的来源可靠不可靠,抱着安全第一的目的,苗毅还是迅速联系了古多贵,让他请示监察右部那边放他回去,理由是战如意的身段太明显了。自己跟着战如意在拍卖行露过面,已经不安全了,怕暴露,请求撤离。

    他就不信上面不知道战如意的身材问题,上面本就在战如意的身段上做文章,拿了战如意做诱饵。他估计自己只要搬出这个理由,应该是能离开鬼市的。

    古多贵也认为他说的有理,答应了向上请示。

    然而请示后的答复让苗毅很无语,古多贵告知,上面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已经下了命令将战如意给调回去,不会妨碍他苗毅的安全。考虑到另派人来不熟悉这段时间的布置情况,怕会妨碍任务,上面决定把他苗毅继续留下,战如意马上会和他交接,会把蓝虎旗在鬼市的人马一起交给他苗毅统一调遣。

    苗毅无语了,他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自己没脱离险境反倒是便宜了战如意,可他又不好说他已经知道了信义阁那边的消息,否则天庭追问消息来源的话他根本没办法解释。

    果然很快,不到半个时辰,战如意敲门而入,主动找上门了。

    开门见山,战如意跟他也没什么好聊的,直奔主题:“上面说我留下容易暴露,已经决定把我调回去,要求我立刻离开,已经安排了人接应护送。上面说你已经知道了,要我把人马交给你统一指挥。”

    苗毅呵呵笑道:“那可真要恭喜了,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回去怕是要高升了,一个副总镇的位置怕是跑不了。”不是恭维话,说的是事实,战如意这次的功劳的确不小,肯定要得到重赏。

    战如意也不废话,直面交接的问题。

    将一切交接妥当后,转身就走,不过走到门口又停了一下,提醒道:“这客栈的老板娘你可要小心了,接近你估计没安什么好心。”

    苗毅自然不会说他呆在这里有寇家的看护反而更安全,至少寇家目前没理由害他,拱了拱手笑道:“记下了,情况特殊,我就不送了,一路顺风。”

    他现在要尽量避免和战如意一起露面。

    战如意没再说什么,说走就走了,只带走了两名亲信手下,其他人都留给了苗毅,直接经由缺月客栈上面的通道离开了鬼市。

    而苗毅心中则忧虑了起来,面对信义阁那样的庞然大物,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琢磨着找谁来保护,不过他还是觉得想办法离开这里更妥当……

    一条船在河中慢慢游荡,船舱内,一名嘴角挂血脸色惨白的汉子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汉子抬手隔着珠帘指向了岸上不疾不徐行走的一名男子,“他!他就是南九弯的负责人陶元朗,我归他指挥,他会不定期和上面碰面,知道上峰住在哪!”说罢,手无力垂了下来,一脸惨然,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暴露了。

    后面端坐慢慢品茶的青衣老者微微抬眼,偏了偏头,一旁的黑衣人立刻拿出了星铃联系。

    岸上行走的男子走了一段路后,拐进了一条巷子,穿过巷子正要走出巷口时,一顶轿子突然出现挡了巷口,也挡住了外面路人的视线。两名黑衣人从巷子左右拐了进来,并肩走来。

    欲出巷子的男子立马发现了不对,又察觉到了身后又轻微的法力波动,猛然回头看去,一名黑衣人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柄剑顶在了他的脖子上,令他不敢轻易动弹。

    紧接着,两只手摁在了他的肩膀上,迅速制住了他,还来不及开口,忽然气息一窒,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挡住街道来往行人视线的轿子从巷口离开了,巷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等到他再清醒过来,察觉到了身体在微微摇晃,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在船上。

    睁眼一看,看到了一个青衣老者就坐在他的面前,他爬了起来,突然肩膀被摁,膝盖后面吃疼,噗通又跪了下来,被人摁跪在了青衣老者面前。他法力受制,动弹不得,抬头冷然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边上又被推出了一人,正是之前曾载过苗毅等人前往信义阁的船夫,船夫看了看跪着的男子,摇了摇头道:“不是他。”

    青衣老者一挥手,让人把船夫带了下去,盯着下跪的男子,淡然道:“陶元朗?说吧,战如意和牛有德住在什么地方?”

    男子一惊,立刻意识到自己这边出了叛徒,否则怎么会知道带队的人是谁,复又冷静道:“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动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青衣老者懒得跟这种小人物废话,“擒贼先擒王,先抓住领头的切断上下的联系避免走漏风声,再给我一网打尽。”

    一旁的黑衣人点点头,手一翻,袖子里立刻出现了两条绿油油的小蛇,慢慢爬了出来,比筷子还细上那么几分,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睛,吞吐间嘴里隐隐带着黑气,腥臭逼人。黑衣人一把捏住了陶元朗的下巴,让他脑袋不能动弹,两条小蛇立刻一脑袋扎进了陶元朗的鼻孔,开始扭动身子往他鼻孔里钻。

    陶元朗吓得魂飞魄散,嘴里咕噜不清道:“我说…”

    黑衣手一翻拽回了两条小蛇,也松开了他的下巴……

    两条船在河道中碰头,青衣老者上了另一条船,快步进入船舱。

    内里,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曹凤池闻报站了起来,惊讶道:“天庭派来的领队是战如意和牛有德?”(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