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谁想刚出门又撞见一个她不愿看到的人,花蝴蝶又托着托盘端了酒菜前来。

    两个女人碰面,战如意冷眼以对,花蝴蝶则笑脸点头对客,又请守在门口的杨召青通报一声。

    缓缓回头目送花蝴蝶进了苗毅的房间,眼睁睁看着门闭上了,也不知道孤男寡女的会在房间里干什么,战如意暗暗咬牙,可她现在又没资格管苗毅,冷哼一声,回了自己屋里。

    屋内,苗毅背个手在桌前晃悠,瞅着花蝴蝶在那摆盘子斟酒,不知道这女人又跑来献殷勤是什么意思,不过肯定有事,没事不会轻易露面。

    果不其然,双双坐下碰杯后,花蝴蝶问到了天庭设下陷阱的事,问他是不是参与了。

    苗毅含糊其辞敷衍了过去,寇家问他,他也许会说,但并不意味着寇家的什么人跑来他都会乱说。

    逃标?

    将花蝴蝶打发走后,苗毅拿出了战如意送他的储物镯,发现里面全是红晶,施法稍作清点后数量正和拍卖仙桃的钱相符,他也不客气,直接收了起来。

    至于去不去信义阁把仙桃给领来,倒很是犹豫了一番,现在傻子也知道拍仙桃的是天庭的人,他现在再跑去的话,搞不好要被人盯上,战如意说的也没错,很有可能给这次的任务带来麻烦。

    想想还是算了,仙桃嘛,自己这次也算是帮了天卯星君的忙,让给点桃子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飞红也许也能弄到,毕竟其义母绿婆婆就是管这方面的,不过苗毅想想还是暂不打飞红的主意。

    遂放弃了再去信义阁做交割的打算,继续潜心养伤。

    谁知静下心来还不到半天,炼狱之地的金漫又传来消息:圣主,赶快离开鬼市,信义阁的人要拿你的人头立威!

    苗毅惊奇:什么情况?

    金漫: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只是刚收到消息,说你在信义阁惹下了麻烦。如今信义阁的人正在暗中搜寻你的下落。

    苗毅心中咯噔一下,自己并未在信义阁惹什么麻烦,若非要说什么麻烦的话,也只有仙桃的事了。

    他就奇怪了。信义阁只要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他是天庭的人,知道自己是天庭的人还敢动手,疯了吧!

    他觉得不太可能,遂问:你们在信义阁有眼线?

    金漫:没有。

    苗毅:那你怎么知道信义阁要动我,消息从哪来的?

    金漫:消息应该没问题。至于消息来源,还请圣主见谅,不便透露,以后如果机会合适再告诉圣主也不迟。

    苗毅想了想,觉得不对,就算信义阁要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金漫那边就更不可能知道他去拍下了仙桃,为何消息来源能这么快的直指自己,金漫为何能连怀疑都不怀疑、甚至连问都不问拍下仙桃的人是不是他就直接命中自己来提醒?知道拍卖会上拍下仙桃的人只有天庭的人。也就是说,天庭那边有人知道了信义阁的消息,难道天庭在信义阁有卧底?若如此,也就是说六道在天庭也有卧底。

    苗毅问:将主,告诉你消息的人是不是天庭的人?

    金漫那边沉默了一下,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提醒:圣主,这个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在信义阁没找到圣主之前赶紧撤离。圣主的安全是首位的。

    苗毅明白了,对方不说等于是默认了在天庭那边的确有卧底,回:我知道了。

    中断联系后,苗毅为难了。徘徊在屋内,关键走不走由不得他。

    不管消息的来源可靠不可靠,抱着安全第一的目的,苗毅还是迅速联系了古多贵,让他请示监察右部那边放他回去,理由是战如意的身段太明显了。自己跟着战如意在拍卖行露过面,已经不安全了,怕暴露,请求撤离。

    他就不信上面不知道战如意的身材问题,上面本就在战如意的身段上做文章,拿了战如意做诱饵。他估计自己只要搬出这个理由,应该是能离开鬼市的。

    古多贵也认为他说的有理,答应了向上请示。

    然而请示后的答复让苗毅很无语,古多贵告知,上面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已经下了命令将战如意给调回去,不会妨碍他苗毅的安全。考虑到另派人来不熟悉这段时间的布置情况,怕会妨碍任务,上面决定把他苗毅继续留下,战如意马上会和他交接,会把蓝虎旗在鬼市的人马一起交给他苗毅统一调遣。

    苗毅无语了,他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自己没脱离险境反倒是便宜了战如意,可他又不好说他已经知道了信义阁那边的消息,否则天庭追问消息来源的话他根本没办法解释。

    果然很快,不到半个时辰,战如意敲门而入,主动找上门了。

    开门见山,战如意跟他也没什么好聊的,直奔主题:“上面说我留下容易暴露,已经决定把我调回去,要求我立刻离开,已经安排了人接应护送。上面说你已经知道了,要我把人马交给你统一指挥。”

    苗毅呵呵笑道:“那可真要恭喜了,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回去怕是要高升了,一个副总镇的位置怕是跑不了。”不是恭维话,说的是事实,战如意这次的功劳的确不小,肯定要得到重赏。

    战如意也不废话,直面交接的问题。

    将一切交接妥当后,转身就走,不过走到门口又停了一下,提醒道:“这客栈的老板娘你可要小心了,接近你估计没安什么好心。”

    苗毅自然不会说他呆在这里有寇家的看护反而更安全,至少寇家目前没理由害他,拱了拱手笑道:“记下了,情况特殊,我就不送了,一路顺风。”

    他现在要尽量避免和战如意一起露面。

    战如意没再说什么,说走就走了,只带走了两名亲信手下,其他人都留给了苗毅,直接经由缺月客栈上面的通道离开了鬼市。

    而苗毅心中则忧虑了起来,面对信义阁那样的庞然大物,根本不是他能抵挡的,琢磨着找谁来保护,不过他还是觉得想办法离开这里更妥当……

    一条船在河中慢慢游荡,船舱内,一名嘴角挂血脸色惨白的汉子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汉子抬手隔着珠帘指向了岸上不疾不徐行走的一名男子,“他!他就是南九弯的负责人陶元朗,我归他指挥,他会不定期和上面碰面,知道上峰住在哪!”说罢,手无力垂了下来,一脸惨然,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暴露了。

    后面端坐慢慢品茶的青衣老者微微抬眼,偏了偏头,一旁的黑衣人立刻拿出了星铃联系。

    岸上行走的男子走了一段路后,拐进了一条巷子,穿过巷子正要走出巷口时,一顶轿子突然出现挡了巷口,也挡住了外面路人的视线。两名黑衣人从巷子左右拐了进来,并肩走来。

    欲出巷子的男子立马发现了不对,又察觉到了身后又轻微的法力波动,猛然回头看去,一名黑衣人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柄剑顶在了他的脖子上,令他不敢轻易动弹。

    紧接着,两只手摁在了他的肩膀上,迅速制住了他,还来不及开口,忽然气息一窒,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挡住街道来往行人视线的轿子从巷口离开了,巷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人都没有,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等到他再清醒过来,察觉到了身体在微微摇晃,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在船上。

    睁眼一看,看到了一个青衣老者就坐在他的面前,他爬了起来,突然肩膀被摁,膝盖后面吃疼,噗通又跪了下来,被人摁跪在了青衣老者面前。他法力受制,动弹不得,抬头冷然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边上又被推出了一人,正是之前曾载过苗毅等人前往信义阁的船夫,船夫看了看跪着的男子,摇了摇头道:“不是他。”

    青衣老者一挥手,让人把船夫带了下去,盯着下跪的男子,淡然道:“陶元朗?说吧,战如意和牛有德住在什么地方?”

    男子一惊,立刻意识到自己这边出了叛徒,否则怎么会知道带队的人是谁,复又冷静道:“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敢动我,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青衣老者懒得跟这种小人物废话,“擒贼先擒王,先抓住领头的切断上下的联系避免走漏风声,再给我一网打尽。”

    一旁的黑衣人点点头,手一翻,袖子里立刻出现了两条绿油油的小蛇,慢慢爬了出来,比筷子还细上那么几分,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睛,吞吐间嘴里隐隐带着黑气,腥臭逼人。黑衣人一把捏住了陶元朗的下巴,让他脑袋不能动弹,两条小蛇立刻一脑袋扎进了陶元朗的鼻孔,开始扭动身子往他鼻孔里钻。

    陶元朗吓得魂飞魄散,嘴里咕噜不清道:“我说…”

    黑衣手一翻拽回了两条小蛇,也松开了他的下巴……

    两条船在河道中碰头,青衣老者上了另一条船,快步进入船舱。

    内里,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曹凤池闻报站了起来,惊讶道:“天庭派来的领队是战如意和牛有德?”(未完待续。)

第1412章 击杀圣人!    “噗……”

    千秋岁月刀深深地捅入白玄风的心脏。↖

    “上……上品上位的时……时间道纹……,配……配合空……空间圣纹……”白玄风一脸震惊,全身颤抖地张了张嘴。

    空间圣纹本就极强,再者吕重拥有的也是二阶圣识,所以单论速度,吕重在短时间之内足以爆发出无限接近白玄风的速度。

    虽然是无限接近,但是就算吕重拼尽全力,也要在速度上逊色白玄风一两筹。

    可是,有了上品上位级的[时间大道]的速度加成,吕重短时间所爆发出的速度,足以强出白玄风一两筹!

    这样一来,强弱易位。吕重又执有时间系的[千秋岁月刀]。

    有心算无心之下,白玄风第一时间遭遇到有生以来最致命的攻击。

    吕重深深地看了白玄风一眼,淡淡一笑:“呵呵,人算人,亦被人算。你想偷袭我,却想不到我也在想方设法地引诱你本尊出来吧?哈哈,一路走好——”

    虽然在与白玄风以圣识传音交谈,但是吕重的攻击并没有停歇下来。

    “呼……”

    一声破空的声音产生,另一把武器——苍穹龙戟也几乎在[千秋岁月刀]击中白玄风的时候,略差一速地劈向白玄风的头领。

    “当——”

    一个金刚盾形先天灵宝挡在了苍穹龙戟的前面。

    结果,金刚盾崩溃成金属碎片溅开。而苍穹龙戟也被勉强挡回。

    “好狠毒,居……居然想让我神形俱灭……”白玄风脸上闪过一抹疯狂的戾气。体内的能量疯狂压缩、压缩、压缩……

    他要自爆!

    吕重脸色平静!

    “时间静止!”

    上品上位境的时间大道道纹释放的最强神通**!

    以吕重现在的实力。使用“时间静止”之法。足以困住一个巅峰仙帝接近一分钟。

    可是要困住一个二阶圣人,既然对方受伤,也无法确定能困住其百分之一秒。

    不过,就算只是能困住对方千分之一秒。对于吕重这样级别的强者来说,也足以在这段时间内瞬间挪移几个星系的距离了。

    “该死——”白玄风一脸绝望,无奈之下,只得准备提前引自爆。

    可是,他太小看了[时间大道]的威力了。

    就算吕重的时间大道远没有进入“圣纹”境界。单单是上品上位境界的时间静止之力,足以果断引响白玄风的动作!

    “时间暂停……”

    在白玄风被[时间静止]**笼罩的一瞬间,[千秋岁月刀]有吕重的意念与时间之力的加持,直接再次于白玄风的体内叠加了一个[时间暂停]类的法术。

    时间静止、时间暂停两个时间法术叠加,足足提供了可困住白玄风五十分之一秒的时间!

    这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

    没有任何犹豫,千秋岁月刀瞬间从白玄风的心脏抽出,再挟着雷霆之势劈在白玄风的脑袋之上。

    “轰……”

    时间系混沌武器,以无坚不摧的威势把白玄风的本尊斩成两半。

    圣血狂喷!

    无穷的金色圣血溅落!

    “收——”

    吕重轻喝一声,大寂灭珠瞬间闪至吕重的身边。

    这溅落的圣血血珠,顿时倒卷而回。直接被[大寂灭珠]给收入其内。

    当然,连同圣血消失的还有圣人白玄风被斩成两半的尸体!

    “呜呜……”

    “呼呼……”

    ……

    而就在白玄风陨落的当儿。整个[都天圣星]之上,出现了满天的血雨!

    天空在震动,大风在呼啸。

    血雨哗哗落下,似乎在为圣人的陨落而呜咽。

    之前被白玄风的傀儡化身召唤来的血色龙卷风也是猛地一阵震动,陡地碎裂、散落!

    无数血肉与尸骨残骸从高空中坠落下来。

    飞沙走石的情况不再出现!

    但是,整个[都天圣星]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

    几乎五百亿的生灵命中遭劫,被血色龙卷风给毁灭。这五百亿的生灵之中,足足有十亿的仙魔佛妖陨落。

    这就是圣人的实力!

    圣人们翻手覆掌之间,足以危及无数生灵甚至是仙魔的生死。

    “天灵宇宙无数空间、位面同时出现了血雨现象,这白玄风是真的陨落了……”

    “是啊,这种情况,表明白玄风是神形俱灭了。天地为之悲痛……”

    “哼,白玄风陨落有什么好悲痛的。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看不起实力比他低的任何生灵。这种没有德行的圣人,陨落正是应该……”

    “对!这天杀的白玄风,如果没有他,这次我们都天圣星怎么可能枉死这么多的生灵,他死得理所当然……”

    “对极了,白玄风陨落我才不在乎。我真正在乎的是吕重……天啊,他可才是巅峰准圣(仙帝),怎么就可以干掉了白圣白玄风……”

    “这……这就是诸天万界传颂的无双吕重么?太……太可怕了……”

    “呵呵,无双吕重?自从吕重在混沌之中于众圣人、圣尊之间大放异彩,吕重已有了一个新的绰号:狂神——”

    “狂神?这绰号碉堡了……”

    “怎么会叫狂神?”

    “据传言,有不少圣人、圣尊认为,吕重有修炼到圣人顶峰并飞升神界的潜力。是以,这才有人称吕重为狂神……”

    “居然能得到不少圣人、圣尊的看重,难怪这吕重居然能以自己之力灭了白圣白玄风。太牛逼了……”

    “是啊,以巅峰仙帝的修为境界,灭了二阶圣人白玄风甚至他的一阶圣人化身,吕重越来越恐怖了。真不愧狂神之名……”

    ……

    无数从[都天圣星]逃出的仙佛妖魔,都议论纷纷。

    对于白玄风的死,这些人没有任何悲伤的情感表露,而对于吕重这个新崛起的超级强者,无数人都疯狂崇拜。

    几乎所有仙魔佛妖都没有发觉!

    正因为他们对白玄风的愤怒、不屑、怨恨,让吕重意识海沾染的“功德反噬之业力”迅速削弱。

    要知道,圣人都是得到各大宇宙天道认可的。

    圣人陨落,会产生极大的天地震荡。

    同时,灭杀圣人的人,也会承受无穷无尽的[功德反噬业力]的攻击。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功德来抵消这种业力,这灭圣之人,绝对会悲剧得彻底。

    这一次,吕重灭杀了白玄风,意识海在第一时间同样遭到了海量业力的入侵。

    如果不是有[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十品金莲联手。一边镇压吕重的气运,一边转化业力。吕重极有可能遭遇天谴。

    甚至吕重也没有想到,[都天圣星]的其他苦主,对于白玄风的怨恨、愤怒、仇恨、不屑等种种情绪,对自己的狂热崇拜、敬畏等行为,居然能迅速助他瓦解意识海内的超级业力。

    而这些业力一被瓦解,吕重体内的功德之力更是疯狂澎湃、提升。

    这简直让吕重喜出望外,甚至觉得不可思议。(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