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噗……”

    千秋岁月刀深深地捅入白玄风的心脏。↖

    “上……上品上位的时……时间道纹……,配……配合空……空间圣纹……”白玄风一脸震惊,全身颤抖地张了张嘴。

    空间圣纹本就极强,再者吕重拥有的也是二阶圣识,所以单论速度,吕重在短时间之内足以爆发出无限接近白玄风的速度。

    虽然是无限接近,但是就算吕重拼尽全力,也要在速度上逊色白玄风一两筹。

    可是,有了上品上位级的[时间大道]的速度加成,吕重短时间所爆发出的速度,足以强出白玄风一两筹!

    这样一来,强弱易位。吕重又执有时间系的[千秋岁月刀]。

    有心算无心之下,白玄风第一时间遭遇到有生以来最致命的攻击。

    吕重深深地看了白玄风一眼,淡淡一笑:“呵呵,人算人,亦被人算。你想偷袭我,却想不到我也在想方设法地引诱你本尊出来吧?哈哈,一路走好——”

    虽然在与白玄风以圣识传音交谈,但是吕重的攻击并没有停歇下来。

    “呼……”

    一声破空的声音产生,另一把武器——苍穹龙戟也几乎在[千秋岁月刀]击中白玄风的时候,略差一速地劈向白玄风的头领。

    “当——”

    一个金刚盾形先天灵宝挡在了苍穹龙戟的前面。

    结果,金刚盾崩溃成金属碎片溅开。而苍穹龙戟也被勉强挡回。

    “好狠毒,居……居然想让我神形俱灭……”白玄风脸上闪过一抹疯狂的戾气。体内的能量疯狂压缩、压缩、压缩……

    他要自爆!

    吕重脸色平静!

    “时间静止!”

    上品上位境的时间大道道纹释放的最强神通**!

    以吕重现在的实力。使用“时间静止”之法。足以困住一个巅峰仙帝接近一分钟。

    可是要困住一个二阶圣人,既然对方受伤,也无法确定能困住其百分之一秒。

    不过,就算只是能困住对方千分之一秒。对于吕重这样级别的强者来说,也足以在这段时间内瞬间挪移几个星系的距离了。

    “该死——”白玄风一脸绝望,无奈之下,只得准备提前引自爆。

    可是,他太小看了[时间大道]的威力了。

    就算吕重的时间大道远没有进入“圣纹”境界。单单是上品上位境界的时间静止之力,足以果断引响白玄风的动作!

    “时间暂停……”

    在白玄风被[时间静止]**笼罩的一瞬间,[千秋岁月刀]有吕重的意念与时间之力的加持,直接再次于白玄风的体内叠加了一个[时间暂停]类的法术。

    时间静止、时间暂停两个时间法术叠加,足足提供了可困住白玄风五十分之一秒的时间!

    这是一个“足够长”的时间!

    没有任何犹豫,千秋岁月刀瞬间从白玄风的心脏抽出,再挟着雷霆之势劈在白玄风的脑袋之上。

    “轰……”

    时间系混沌武器,以无坚不摧的威势把白玄风的本尊斩成两半。

    圣血狂喷!

    无穷的金色圣血溅落!

    “收——”

    吕重轻喝一声,大寂灭珠瞬间闪至吕重的身边。

    这溅落的圣血血珠,顿时倒卷而回。直接被[大寂灭珠]给收入其内。

    当然,连同圣血消失的还有圣人白玄风被斩成两半的尸体!

    “呜呜……”

    “呼呼……”

    ……

    而就在白玄风陨落的当儿。整个[都天圣星]之上,出现了满天的血雨!

    天空在震动,大风在呼啸。

    血雨哗哗落下,似乎在为圣人的陨落而呜咽。

    之前被白玄风的傀儡化身召唤来的血色龙卷风也是猛地一阵震动,陡地碎裂、散落!

    无数血肉与尸骨残骸从高空中坠落下来。

    飞沙走石的情况不再出现!

    但是,整个[都天圣星]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

    几乎五百亿的生灵命中遭劫,被血色龙卷风给毁灭。这五百亿的生灵之中,足足有十亿的仙魔佛妖陨落。

    这就是圣人的实力!

    圣人们翻手覆掌之间,足以危及无数生灵甚至是仙魔的生死。

    “天灵宇宙无数空间、位面同时出现了血雨现象,这白玄风是真的陨落了……”

    “是啊,这种情况,表明白玄风是神形俱灭了。天地为之悲痛……”

    “哼,白玄风陨落有什么好悲痛的。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看不起实力比他低的任何生灵。这种没有德行的圣人,陨落正是应该……”

    “对!这天杀的白玄风,如果没有他,这次我们都天圣星怎么可能枉死这么多的生灵,他死得理所当然……”

    “对极了,白玄风陨落我才不在乎。我真正在乎的是吕重……天啊,他可才是巅峰准圣(仙帝),怎么就可以干掉了白圣白玄风……”

    “这……这就是诸天万界传颂的无双吕重么?太……太可怕了……”

    “呵呵,无双吕重?自从吕重在混沌之中于众圣人、圣尊之间大放异彩,吕重已有了一个新的绰号:狂神——”

    “狂神?这绰号碉堡了……”

    “怎么会叫狂神?”

    “据传言,有不少圣人、圣尊认为,吕重有修炼到圣人顶峰并飞升神界的潜力。是以,这才有人称吕重为狂神……”

    “居然能得到不少圣人、圣尊的看重,难怪这吕重居然能以自己之力灭了白圣白玄风。太牛逼了……”

    “是啊,以巅峰仙帝的修为境界,灭了二阶圣人白玄风甚至他的一阶圣人化身,吕重越来越恐怖了。真不愧狂神之名……”

    ……

    无数从[都天圣星]逃出的仙佛妖魔,都议论纷纷。

    对于白玄风的死,这些人没有任何悲伤的情感表露,而对于吕重这个新崛起的超级强者,无数人都疯狂崇拜。

    几乎所有仙魔佛妖都没有发觉!

    正因为他们对白玄风的愤怒、不屑、怨恨,让吕重意识海沾染的“功德反噬之业力”迅速削弱。

    要知道,圣人都是得到各大宇宙天道认可的。

    圣人陨落,会产生极大的天地震荡。

    同时,灭杀圣人的人,也会承受无穷无尽的[功德反噬业力]的攻击。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功德来抵消这种业力,这灭圣之人,绝对会悲剧得彻底。

    这一次,吕重灭杀了白玄风,意识海在第一时间同样遭到了海量业力的入侵。

    如果不是有[混沌十二品青莲]、混沌十品金莲联手。一边镇压吕重的气运,一边转化业力。吕重极有可能遭遇天谴。

    甚至吕重也没有想到,[都天圣星]的其他苦主,对于白玄风的怨恨、愤怒、仇恨、不屑等种种情绪,对自己的狂热崇拜、敬畏等行为,居然能迅速助他瓦解意识海内的超级业力。

    而这些业力一被瓦解,吕重体内的功德之力更是疯狂澎湃、提升。

    这简直让吕重喜出望外,甚至觉得不可思议。(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路霸    相聚是短暂的,离别是长久的,所以相聚才珍贵。热门犹如人生,生命是短暂的,死亡是永久的,所以生命才更要珍惜。

    赵长枪没有时间在临河市久留,和李若萍一起吃过早饭之后,便开着自己的超级悍马离开了临河市。

    超级悍马是年初三赵长枪和谢兰兰一起去谢兰兰家的时候,赵长枪开到李若萍这里的,这些日子一直放在李若萍别墅的车库中。

    赵长枪是早上九点左右离开临河市的,一路高速,中午十点多的时候,便赶回到了夹河市西。

    他将从这里下高速,然后再走县道赶到夹河市,从夹河市赶到赵庄。按照赵长枪的计划,他应该上午一点左右就能赶回赵庄,在赵庄办完事情后,当天晚上便能赶到平川县的。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刚下高速便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原来,因为从高速出口到夹河市的这段县道需要整修,所以赵长枪需要绕行附近一个名叫万宝庄的村子。

    “我靠,早知道这样,我从双河市下高速,然后走省道去夹河市啊。真倒霉。”赵长枪看着前面的路标心中不禁骂道。

    赵长枪虽然心中懊恼,但是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总不能再返回双河市吧?于是他只好按照路边的路标将车子朝前开去。

    车子行驶了二里多路后,赵长枪看到了一个村子,进村的路口一侧竖着一块村碑,上面写得明白“万宝庄”,这条路从村子的中间穿过,不过路口却设了一个路卡。

    只见路口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七十多公分高的水泥墩,水泥墩上面横着一根碗口粗的竹竿,竹竿的颜色涂得挺有创意,不是约定成俗的红白二色,而是当中涂成金黄色,两头是红色,整个一孙悟空的金箍棒。

    两个水泥墩子的外侧各站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农村汉子。面色黝黑,一脸严肃,好像两个门神一样。

    路口的一侧还搭了一个简易板房,板房的门没关,透过房门可以看到里面有六七个汉子,正在吆五喝六的玩扑克,桌子上好像还有零星的钞票。

    赵长枪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这是万宝村正在发外财呢。

    一般情况下,政府由于整修道路,而借道某一个村庄的路时,都会给予这个村子一定的经济补偿。

    但是这些村子在拿到了政府的补偿之后,往往还会在村口自设路卡,和过往车辆收取过路费,并且他们的收费会非常混乱,没有标准。

    今天他小姨子开车过来了,免费通过!哦,不是去我家?只是偶尔路过?偶尔路过也免费通过!明天来个挂外地牌照的车子,一百块!给不给?不给?对不起,这是村里的路,不搞对外开放,您绕行吧!

    想来横的?好,欢迎挑战移动板房里的六七个彪形大汉!单打还是群殴,请自由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的司机都会抱着花钱消灾的想法,交钱买路。

    严格说来这是违法行为,毕竟这些村子已经拿到了政府的补偿款,但是如果有关部门去和这些村庄交涉,他们马上就会去要求政府增加补偿款。

    理由很简单,车辆要从村中过,对村民的影响太大了。空气污染费,噪音污染费,道路破坏补偿,还有精神补偿款?

    别的好理解,这个村民精神补偿算是比较另类的。万宝村的人是这样解释的,车子要从村中过,村民们每天都要提心吊胆的预防车祸,当然要对他们进行精神补偿了。

    最重要的是,这时候,村民为了自身的利益,往往表现的会非常团结,也非常的自私。他们甚至会在某些人的怂恿下,联合起来和政府部门直接对抗!

    当地政府当然不愿看到闹出群体 **件,没办法,最后只能对他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大乱子就行。

    此时赵长枪的前方已经有两辆车被拦下了。最前头是辆比亚迪速锐,中间一辆是红色的甲壳虫,赵长枪的超级悍马排在第三,后面还有车子不断的跟上来。

    赵长枪看到站在道路左侧的汉子走到比亚迪的车窗前,对着已经将脑袋探出车窗的司机说了几句话。

    司机是个小伙子,听了汉子的话后,也没多说话,递给了汉子一辆百元大钞。汉子朝到站在道路右侧水泥墩旁边的黑脸汉子挥了挥手,喊道:“放行。”

    只见身材魁梧的黑脸汉子一屁股坐到了金箍棒的一端,于是金箍棒顿时被高高的挑了起来。比亚迪从金箍棒下面快速的跑了过去。

    赵长枪透过前风挡看看高高挑起的竹竿,再看看坐在竹竿另一端的黑脸汉子,不由得暗暗心惊。好家伙,如果黑脸汉子的屁股坐不瓷实,金箍棒哐当掉下来,非得把车子砸瘪不可!

    怪不得比亚迪跑的挺快,不快不行啊。看这些人的样子,恐怕砸了也白砸,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啊。

    比亚迪通过后,轮到赵长枪前面的甲壳虫了。

    甲壳虫将车子挪到了已经放下来的竹竿前面,赵长枪紧随其后,也将自己的超级悍马往前挪了一个车位,放下了侧风挡。他一边从包里取出一张百元大钞,一边心中腹诽:“奶奶个熊的,这帮兔崽子够黑的,一百块?比高速路都黑啊!”

    不过赵长枪虽然感到这些人够黑,但是他却没打算和这些人理论。他不想在这里和这些人浪费时间。

    就在此时,赵长枪看到从甲壳虫的车窗里递出来一张五十的钞票,赵长枪能判断出那是一只年轻女人的手。

    收钱的汉子看看女人手中的五十块钱,翻翻眼皮说道:“你没看到人家交多少钱啊?还是我刚才没和你解释清楚?一百块!”

    “你们太黑了吧?就这么点路,就算是国家高速,也不可能收一百块钱!”

    甲壳虫中传出一个女人不客气的声音。

    “我们这就这价!爱过不过,不过赶紧将车子开走!别影响交通!”汉子不客气的说道。

    “你们还讲不讲道理啊?有你们这样的吗?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你们这不是纯粹的拦路打劫吗?”女人听到男人说话恶声恶气,于是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嘿,你这臭娘们怎么说话呢?别以为有辆甲壳虫,自己也成屎壳郎了。我们怎么就拦路抢劫了?我们拿绳子捆你来的?还是我们非让你走这条道了?小母驴喜欢上大洋马,爱操愿操的事,怎么就成我们拦路抢劫了?这可是法制社会,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告诉你,从下高速一直到这里都是我们村的地盘,我们免费让你跑这么远路已经仁至义尽了,还说我么拦路抢劫?这还有没有公理?简直岂有此理!”

    男人眨巴着三角眼不客气的冲女人说道。

    车里的女人被男人粗鲁而无理的话气的要发疯,她竟然不再和男人说话,而是直接一脚油门踩了下去,车子轰鸣着朝前面碗口粗的拦路竹竿冲了过去!她要强行闯关!

    这女人的性子也够烈的,比《烈女传》中剁了自己脚丫子的那女人都烈!竟然宁可撞坏自己的汽车,也不给这些人一百块钱!

    然而,这个女人忘了一件事情,此时她的车子离拦路的竹竿实在太近了,车子根本没有冲击距离,所以不等车子将速度提起来,便一头撞到了碗口粗的竹竿上!

    结果竹竿没有被撞开,车子却熄火了!

    女人的行动彻底将两名汉子激怒了。原本站在左边收钱的男人弯腰便从地上捡起了一块板砖,然后啪的一下便砸在了甲壳虫的测风挡上。

    “砰!”甲壳虫的侧风挡瞬间布满蜘蛛网。

    “砰砰!”又两下,风挡玻璃爆裂了!玻璃渣子飞溅的到处都是。

    “大哥,这里有个捣乱的,快让大家都出来!”男人一边砸,口中还一边大声吼道。

    女人也豁出去了。竟然不顾外面的男人,立刻打火,一脚油门,就要冲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负责起落竹竿的汉子,竟然变戏法一样,从竹竿里面抽出一根一米多长的镐把,镐把上砸满了密密麻麻的大铁钉!

    这就是一个土制的狼牙棒!

    不等甲壳虫冲起来,男人便将狼牙棒塞到了车子轮胎下面。

    “砰!嗤!”甲壳虫毫无意外的爆胎了。强劲而有力气流将土路吹得一阵烟尘弥漫,车子再次趴窝了。

    手中拎着板砖的男人一把抓住女人的头发,凶悍的将女人直接从车窗中撕了出来。然后猛然将女人摔倒在路上,而另一个男人则快步向前,一脚便踹在了女人的小腹上。

    “住手!不准打人!”赵长枪瞬间解开安全带,一把拉开车门从车里蹿了出来。

    当女人在和男人交涉的时候,赵长枪根本就没打算管这件事情。这种事情他不是没见过,一般情况下,车主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有牢骚,试图让这些人少收点钱,但唠叨到最后,无论对方会不会答应少收点钱,他们都会交钱。因为谁也不会因为一百块钱,而去冒险和这些人闹翻!

    赵长枪实在没想到,甲壳虫中的女人偏偏就宁肯和这些人闹翻,也不愿给他们一百块钱!所以赵长枪出手救人的动作就慢了不少。

    手机请访问:m..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