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很快,聚歼之地被清扫一空,连尸体都没留下,全部收集了起来留待取证。

    数百万人联手布置的大阵撤除,大批人马清扫地面。

    九五七转身对苗毅几人传音道:“在你们的秘密任务没有结束以前,你们仍归监察右部调遣,不要对内部其他人暴露自己的身份。”

    “是!”苗毅等人刚应下,正琢磨他的身份,北斗军都统庾重真已经领着人过来了,拱手拜见:“大都督,你没事吧?”

    “没事!牺牲弟兄的家眷情况摸排一下上报,要做好善后安置,不要让弟兄们死不瞑目。”九五七转身交代。

    苗毅几人瞬间傻眼,能让北斗军都统庾重真跑来毕恭毕敬称呼大都督的,除了左指挥使麾下的镇乙卫大都督花义天肯定没有别人。

    苗毅缓缓回头看了看镇乙卫大旗,之前还在琢磨镇乙卫大都督哪去了,没想到大都督花义天居然就是和自己并肩作战的九五七,花义天竟然易容亲自潜入了拍卖场,这…

    不过想想也可以理解,若不派出花义天这样强悍实力的人,几人肯定已经落入不明身份之人的手中,正是花义天关键时刻出手才保全了他们。

    只是这种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的搭配组合让人感觉很无语然而苗毅也能想明白,他们就是诱饵,一定情况下需要他们这些低级的诱饵。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牛大统领之前朝大都督大吼大叫过,还对大都督自称老子…

    想到这。苗毅有点提心吊胆。

    一直到现在都还没露出真容的花大都督走了,背个手领着庾重真等人走了。庾重真并未认出苗毅,此时的苗毅不但易容了。还戴着纱笠,不容易辨认出来。

    也许是心有所感,花大都督突然回头看了眼,淡淡瞥了眼苗毅,弄得苗毅心惊肉跳。

    花大都督也没扔下他们几个不管,派人将他们送出了星空,送到一个确认无人发现的地方才将他们给扔下了,方便他们避开耳目回到鬼市。虽然天庭的阶段性任务达成了,将一群图谋不轨的人给一网打尽了。可寻找那九百万支破法弓下落的任务仍然需要继续下去。

    大批人马什么时候走的,去了哪里,苗毅等人不知道,又悄悄回到了鬼市,回到了缺月客栈。

    天庭如此大规模的动静不可能隐瞒的住,鬼市已经轰动了,街头巷尾或游船上到处都能看到议论此事的人。

    信义阁居中的楼层,青衣老者汇报着外面的情况。

    曹满和他孙女辈的女主持站在窗前眺望远处的繁华鬼市,听完汇报后。曹满偏头叹道:“凤池,我没料错吧,都听到了吧。你是个冷静的孩子,否则家里也不会派你到这里来。我知道刺杀你哥哥龙城的人躲进了迷乱星海,刺客可能和白凤凰有牵连,可你也不能感情用事。家族把我们安排这里就是对我们的信任,遇事千万要冷静。”

    女住持名叫曹凤池。真名叫做夏侯凤池,夏侯龙城一母同胞的妹妹。夏侯虎城一母同胞的姐姐。夏侯家族真正的杰出子弟都安排在了见不得光的地方经营地下势力,因为地下势力才是保持夏侯家族不倒的根本,站在明面上的夏侯家族子弟虽不能说都是平庸之辈,但都强不到哪去,才摆在了明面上按规则行事,保持着夏侯家族的低调。

    正常情况下,一般的夏侯家族子弟躲在地下的和明面上的从不发生任何联系,这对互相来说都是一种保护。

    这也是一种互为倚仗的关系,地下势力是夏侯家族得到荣华富贵的保障,而地位荣宠的明面势力又能以天帝近臣的身份给地下势力提供某种程度上的庇护。

    曹凤池闻言也是一阵后怕,没想到天庭竟然悄悄布置了这么多人马到这边,低了低头道:“三爷爷,是我错了,我只是觉得青主把我们视若玩物,有点不甘心。”复又抬头问了声,“三爷爷,那批破法弓我们真的就放弃了吗?”

    曹满淡然道:“谁说我们放弃了?如果能拿到那批破法弓将来就能发挥巨大作用,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在为家族默默做好各种储备,以备不时之需,有了充足的准备才能让家族从容应对各种风险。不过不能操之过急,要拿到手也是要在不被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哪怕有一个人知道,就算我们能拿到手也不能碰。”

    曹凤池惊讶道:“为什么?”

    曹满叹道:“丫头啊,你记住了,目前来说,天帝也需要我们家族这种地下势力的存在,因为我们家族不会允许其他权贵染指我们的地盘,否则就是对我们家族的削弱。有我们家族在,天庭其他权贵的在地下世界的实力就发展不起来,否则明面上手握重兵,暗地里又势力强大,那对青主来说将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容易失去控制。同样的,青主也不会允许我们在明面上手握重兵,虽然家族一直在争取,可青主从未松过手,这是一种平衡,是青主需要的一种平衡。否则的话,青主一定会不惜代价给予我们家族重创,明白了吗?”

    曹凤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孙女明白了。”

    谁知曹满突然又哼哼冷笑了两声,面露狞色,目露凶光,“青主喜欢玩先礼后兵,那咱们就奉陪好了,他玩完了,咱们钱也还给他了,可咱们也不是那么好耍的,现在该轮到我们动手了。弄了堆人在鬼市盯梢,以为我们不知道?难道真当我们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是瞎子不成?老七,想办法把天庭那群混在鬼市的暗鬼给揪出来,全部给我做掉!”

    “是!”青衣老者应了声,又问道:“东家,天庭的眼线,不管老的旧的,全部清干净吗?”

    曹满摆了摆手,“新来的能做掉全部做掉,至于那些老的,适当清理一些,别做绝了。弄的太干净了的话,以后天庭再安插人过来,会给咱们自己理顺线索造成麻烦。不能全清理了,也不能不清理,否则会引起天庭怀疑把所有眼线给全部撤换了。还有,那个在拍卖会弃标的,查查看,看还在不在这里,如果在的话,给我揪出来,以弃标的理由当众处决掉,让所有人看看,这就是下场!”

    曹凤池吃惊道:“三爷爷,这不好吧,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弃标的肯定是天庭的人,咱们当众处决的话,岂不是在打青主的脸?回头青主肯定又要纵容破军对家主动手,故意羞辱家主和姑姑来报复。”

    曹满道:“你放心吧,这次青主不敢这样做,除非他不想要那批破法弓了,如果还想找到那批破法弓,他就肯定还要派人来鬼市这边打探消息,你说他会不会担心我们再对他的人下手?所以他这次会忍了。”

    曹凤池觉得事关重大,劝道:“三爷爷,是不是先和家主商量一下?”

    曹满霍然转身,淡然道:“这就是家主的意思!家主说了,必要的强势还是要展现的,否则没事就会来咱们地盘上折腾一下,这个口子不能开,有些底线咱们必须守住,也必须让青主明白,不能让青主把咱们当软柿子捏!老七,人找到了让凤池亲自去动手,场子砸在了她的手里,让她当众立威找回来!”抬手对青衣老者挥了挥。

    “老奴这就去安排!”青衣老者告退离去。

    回到缺月客栈的苗毅第一件事情就是疗伤。

    天庭那边玩苦肉计,他倒霉,没得选择,身为天庭的人眼睁睁被天庭的人给打伤了。不过相对来说他还是幸运的,像那些黑衣人,大都督花义天明明有能力救他们却不出手,为了等到大军合围,硬是眼睁睁看着一群手下送死,苗毅想想都一阵后怕。

    然而疗伤并不顺利,阎修也受伤了在疗伤,守在外面的只有杨召青,杨召青在门外通报了一声,“苗爷,华姑娘拜见。”

    “让她进来。”苗毅语气里带了几分火气,这次差点被那女人把小命给玩掉了。

    战如意推门而入,她也负了伤,不过想到了一件事情,还是要过来交代一声。

    苗毅一见她就没好气,冷嘲热讽道:“什么事?不会又有什么任务吧?”

    战如意自己也是心有余悸,明白苗毅生气的原因,也就没被激怒,淡淡道:“你在拍卖会拍的那批仙桃不会忘记了吧?”

    仙桃?盘膝榻上的苗毅手一伸,“给我!”

    战如意道:“没有,东西还在信义阁。”

    苗毅两眼一瞪:“你不是说你出钱免费送给我吗?敢情是在耍我是不是?”

    战如意:“我说话算话,只是你把号牌给带走了,拍卖场那边不见号牌不肯交割,否则怕回头有人拿着号牌去捣乱。”说着屈指弹了一只储物镯过来,“钱我给了你,去不去信义阁交割随便你。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声,信义阁说你是在逃标,看起来很生气,你自己小心着点,别给我们惹麻烦。”说罢转身而去。

    :小白旗摇一摇,弱弱求个保底月票,下月保证努力更新!(未完待续……)

第1411章 偷袭与反偷袭!    “噗——”

    白玄风整个人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不对!

    没有圣血喷出!

    这不是白玄风的本尊!

    “这怎么可能?”

    正观察这一战的吕重心头一凛,微微一惊。

    一直以来,他以来这是白玄风本人呢。

    对方拥有二阶的圣人圣识,也有不下先天至宝的肉身强度,甚至,还有先天至宝护身。这让吕重第一时间以为这个人就是白玄风。

    可是,剐龙刀的攻击,却让吕重震惊了。

    “我明白了,这厮太好运了,居然有混沌傀儡木一般的至宝护身!”吕重瞬间反应过来,明白这白玄风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混沌傀儡木,拥有极为神奇的能力。

    只要有人炼化一截混沌傀儡木,修炼成化身,当能代替主人免死一次。

    也就是说,有了这混沌傀儡木,你至少可以多出一条性命。

    圣人本就极为强大,非常难以陨落。

    现在,这个圣人居然还拥有用[混沌傀儡木]炼制成的化身。

    这简直就是让白玄风不但多出了一条命,也增强了一倍的实力。

    因为混沌傀儡木的等级也不低,炼化成化身也拥有其本身近七成的实力。

    白玄风是二阶圣人,而这个被剐龙刀斩杀的傀儡化身,至少有一阶圣人的实力。

    现在吕重疑惑的就是这白玄风的本尊到底有没有来。

    没有赶到,还好。如果其本尊也到了,却没有现出身形。那他一定隐在暗处。准备给予他吕重致使一击。

    想到这里。吕重暗自冷笑。心念一动,[大道之眼]第一神通——破虚,第一时间启动。

    破虚:拥有洞察一切虚妄、阴阳的能力,更能看穿所有的迷阵、幻术的伪装,甚至随着[大道之眼]的晋阶、进化,可直观仙神人冥诸界!

    大道之眼启动,吕重意识海内的灵魂功德金身,光华大亮。其额头道眼所在,射出神秘神光。

    一种道的意志,开始融合入此天灵宇宙。

    时间、空间组成的多维宇宙开始以吕重为坐标,呈现在吕重的脑海。

    都天圣星为主轴的主世界以及诸多平行世界的情况,纷纷于吕重意识海中呈现。

    “咦……”

    吕重突然心惊一下,接着双眼闪过一抹了然的笑容。

    是白玄风的本体!

    这家伙居然真的来了!

    而且正躲在[都天圣星]的一个平行空间之内,正极力地压抑、收敛自身的气息,悄悄向吕重本体接近。

    此时,白玄风一脸狰狞与怨恨!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还没有证道圣人境的小辈给逼到如此地步。

    不但一阶圣人境的化身被毁。就连他这个本尊都不敢正面与之对敌。

    毕竟,这个吕重所拥有的东西太恐怖了!

    现在。他才终于知道,那个珠形的空间法宝,绝对不是混沌灵宝。而至少是混沌至宝甚至是道器!

    至于那把诡异的长刀,其来历也绝对不简单,其品质只怕不会在珠形空间法宝之下。否则,这把刀不可能轻松一刀把[混沌傀儡木]炼制顾的圣人化身一斩为二。

    正因为有[大寂灭珠]、[剐龙刀]的镇慑,白玄风的本尊在赶来的一瞬间就隐入了平行空间。

    他的最强大的一个圣人化身已被雷霆斩杀,他自己可不想也犯同样的错误,被[大寂灭珠]先束缚行动速度,再被[剐龙刀]一击袭杀。

    “哼,千不该万不该,吕重,你的底牌已露出来了。灭了我的一个圣人化身,那么本圣只能先灭了你,再夺取那两件超级宝贝……”

    平行空间之内,白玄风一脸阴沉与火热。

    他一向是睚眦必报的人。

    吕重灭了他的圣人化身,毁了混沌傀儡木,已让他彻底与吕重对立。更何况,还有[大寂灭珠]、[剐龙刀]这等顶级的法宝诱惑。

    “吕重,马上……马上你就要死了……而你的两件顶级法宝也将是我的了。哈哈……只要得到这两件超级法宝,这次出土的神器就算伦不到我占有,本圣也绝对不输此行……”

    白玄风的本尊心中狂笑着,打定主意要灭了吕重并强抢这两件顶级法宝。

    这时候,白玄风真的非常自信!

    一来,他如今是躲在[都天圣星]的平行空间之内。敌在明,而他在暗。

    有心算无心,白玄风本人又是二阶圣人,他有信心对吕重偷袭成功,并做到一击必杀!

    毕竟,在白玄风的眼里,吕重之所以能灭了他的那个由混沌傀儡木炼制的圣人化身,也是占了两件顶级法宝之利才成功的!

    而现在,他堂堂二阶圣人要对付一个巅峰仙帝级的小辈,又是偷袭。对方岂能防得住他的雷霆一击?

    想想就兴奋!

    白玄风已全力调动自己的精气神,为自己的雷霆一击作准备。

    “呵呵,有意思,居然想偷袭我?”

    以大道之眼目睹了这一切,吕重心中冷笑着。同时,吕重也开始有了应对。

    大寂灭珠暂时也没有召唤回来,甚至[剐龙刀]也是如此。

    而吕重本人则完全处于两大极品法宝的保护之外。

    给人一种相当轻松的感觉。

    只不过,吕重这时候的表现,完全是外松内紧。

    他并没有让[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等另外两件道器出动。

    毕竟,这两件道器在诸天万界的圣人心中都有极大的名头。

    一旦这两件法宝暴露了,其他圣人、圣尊绝对会第一时间杀向吕重,强抢九玄寒龙冰棺、鸿蒙龙珠以及玄青神石。

    不能动用这两件至宝,并不代表吕重就不能对付白玄风。

    白玄风不是准备偷袭他吕重么?

    那么,吕重为何不能将计就计,反过来偷袭白玄风?

    第一时间,吕重已全力启动体内上品上位的时间大道道纹,右手也多了一柄黑不遛秋的[千秋岁月刀]。

    同时,空间圣纹、火之圣纹也就备就位。

    ……

    平行空间中,白玄风也是极力积聚着全身的能量,准备对吕重一击必杀!

    一柄青色风剑内敛着毁灭宇宙的能量。

    圣识穿梭空间壁垒,白玄风也发现[大寂灭珠]的空间之力正在极速缩小。而剐龙刀也似乎没有赶回吕重的身边。

    “是时候了!”

    白玄风双眼一炯,整个人陡然渗透了空间,以最强、最快的速度从吕重的身后发动了雷霆万钧的一击。

    剑罡如瀑,横穿星河!

    这么璀璨的剑之瀑布,几乎让所有天灵宇宙的人震惊、骇然。

    这一剑,足以毁灭以一个中型星系!

    剑罡如龙,其速度之快,几乎超出所有帝级强者的仙识感应范畴!

    吕重危险了!

    这是无数人的共识!

    甚至就连之前被白玄风那化身以音波魂攻震伤了的千手魔帝也是恐惧起来。

    可就在这时!

    “哈哈,白玄风,本少等候你多时了……”

    一道宏亮的声音响起!

    同时,原本站立的那个吕重瞬间崩溃。可另一方向,新的吕重几乎诡异地就出现在白玄风的侧后方。

    长刀横斜!

    金色火焰幻而化龙……

    “啊……”

    白玄风脸色狂变,几乎惊呼出声。

    吕重的长刀不可怕,甚至,他都不在乎。

    可是那种金色火焰,却是在之前让他的圣人化身几乎吃足了苦头。那是一种能轻松燃烧先天至宝的恐怖火焰啊!

    这样的火焰从侧后方袭击而至,一旦沾染上,绝对会非常可怖的。

    虽然本尊的实力更强,是真正的二阶圣人。但是,白玄风也不觉得自己就承受得住这种金以火焰的燃烧。

    一时间,白玄风只得闪躲。

    “迟了……”突然,吕重冷酷的声音传来。

    顿时,一柄长刀几乎穿越了空间与时间,不可思议地捅入他的心脏……(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感谢停产、烟雨流年、蓝色玄幻等兄弟的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