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洪亚伦脸皮薄,被嫂子一调笑,脸上竟然微微红了一下,说道:“这不是还没碰到合适的嘛。[txt全集下载]”

    “你看,你看,还脸红哟。要想泡到女孩子这样可不行哟。要我说,这方面你还真得好好的和枪哥学学。你是略有欠缺,枪哥是过犹不及。”李若萍说道。

    赵长枪讪讪地笑笑:“我过是过了,不及好像说不上吧?”

    几个人正一边说,一边走出接机大厅。忽然一个长发飘飘,脚踏高跟的女孩从他们身边匆匆而过,当女孩看到赵长枪身边的李若萍时,竟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大概是被李若萍的漂亮吓到了。

    “对不起,小姐,让你失望了。这位天下第一大美女就是我女朋友。”赵长枪一脸笑容的对女孩说道。

    原来,这个女孩正是三个小时前,在燕京机场说赵长枪和洪亚伦臭屁,并且诅咒这两人会打光棍的那个女孩。

    “切!”女孩不屑的切了一声,快步离开了,丢给赵长枪三人一个后脑勺。

    “咦?挺有个性,好像长的也不错。亚伦,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赵长枪看看女孩的背影,又看看身边的洪亚伦,笑嘻嘻的说道。

    “枪哥,你就饶了我吧!这就一个典型的叛逆小妞,这要娶回家不得鸡飞狗跳,这谁受的了啊!再说,你看她那一脸的青春痘吧!”洪亚伦苦着脸说道。

    “丑吗?不丑啊!咦?我说你小子观察的挺仔细啊,我怎么没看到人家脸上有青春痘?”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算了,算了,不说了。我不打扰你们两个团聚了。我去找酒店。你跟嫂子回家吧。”洪亚伦迈步离开了。

    “这家伙,眼光比我这当大哥的还高!我还没他那么挑剔呢!”赵长枪情不自禁的说道。

    这家伙刚说完,就见旁边李若萍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自己。他心头一紧,连忙问道:“怎么了,若萍?”

    李若萍抬手一把扯住赵长枪的耳朵,拧眉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看上我们,是看走眼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喂喂喂,不是,我不是那意思!”赵长枪连忙摆脱了李若萍的魔抓,快步的朝前跑去,心中还纳闷呢:“怎么搞得,这几个女人怎么都越来越暴力了?唉,遇人不淑啊”

    这一夜,赵长枪住到了李若萍的别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两个人小别胜新婚,**,少不了一番疯狂的折腾,直到下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赵长枪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李若萍象牙般光洁的身子,好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的身上,小嘴还偶尔蠕动着。

    这丫头睡得还正香呢!昨天晚上太疯狂了,偌大的别墅里就他们两个,着实玩了个痛快,最后李若萍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是赵长枪将她抱上了床。

    赵长枪轻轻的将李若萍的手脚从自己身上挪开,然后穿上衣服起床。

    当他走过床头边的梳妆台时,忽然被吓了一跳,他刚才从镜子里看到了什么!?赵长枪连忙倒了几步,定睛朝镜子里看去。这家伙不禁一阵苦笑,只见自己的额头上,腮帮上,鼻子上,到处都是通红的唇印!好像一朵朵盛开的玫瑰。

    赵长枪走到院子里,随便的活动了一下拳脚,然后跑到洗手间,费了老半天劲才将脸上的红玫瑰去除,然后去了厨房。

    李若萍是被一阵阵香气馋醒的,当她起床后,赵长枪早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早餐。西红柿紫菜鸡蛋汤,上面飘着香菜和几滴香油,满屋子都是香气。洁白的瓷盘里放着几块烤的焦黄的酥糖夹心三明治。

    “哇塞。好香哟!”李若萍伸手就去抓三明治。她最喜欢吃甜。

    “喂喂喂,要先去洗手刷牙哟!”赵长枪在一旁冲冲她挤了挤眼睛。

    李若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嘴里含着的东西,和手里拿着的东西,不禁玉面一红,娇嗔道:“都怪你!以后再敢那样对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个人一起吃早餐的时候,赵长枪忽然接到了宗伟阳的电话。宗伟阳让赵长枪快点回去上班。

    “喂,赵老弟,你赶紧回来上班。昨天新任的市长大人孙国伟可是亲自到咱们县来调研了。我率队迎接,他看到迎接队伍里没有你,便问你到什么地方去了。我没敢隐瞒,就说你有重要的事情没有处理完,还没有到单位上班。结果孙市长差一点就大发雷霆,对我们的组织纪律工作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好家伙,训的我满脑袋疙瘩啊!你如果没有十分要紧事情就赶紧回来上班。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如果再不快点回来,我敢打赌,孙大市长的这三把火可要烧到你身上去啦!”宗伟阳在电话里说道。

    “管他的,他爱烧谁烧谁去!”赵长枪有些不客气的说道。不过说完后,又感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按理说,自己年初三就应该去单位上班,今天都年初七了,自己还在外面。人家孙市长批评的对啊!

    自己如果仅仅因为孙国伟当着平川县同僚的面批评自己几句,自己就对孙国伟心生厌恶,实在是有些小肚鸡肠了。

    如果赵长枪此时知道了孙国伟心中的真实想法,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呵呵,他爱怎么批评就怎么批评,我们先不用理他。不过你的确是该快点回来了。你不回来我一个人也确实忙不过来。等上面的资金一下来,我们的新规划就要全面铺开了,说实话,你搞得那个规划,规模如此庞大,你可不能推给我啊,那可是你的活儿。”宗伟阳说道。

    宗伟阳对这个新市长的感觉也不怎么样,虽然他只见过这个新市长一面,但是他感觉孙国伟好像在特别针对平川县,对平川县的工作横挑鼻子竖挑眼。

    尤其他对孙国伟批评赵长枪这件事感到不忿,赵长枪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到县政府上班,但是赵长枪在平川县做出的成绩可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不是他,平川县根本不可能成为全国重点扶植县!

    当然,这种话他是不会告诉赵长枪的,他只是希望赵长枪能快点回来,别撞到了孙国伟的枪口上。

    “怎么样?你今天回不回来?”宗伟阳唠叨一阵后,最后问赵长枪。

    “宗书记,今天我是真回不去,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当然这回可不是我私人的事儿。”赵长枪说道。

    “扯淡,你人不在单位,现在干的事情还成公事儿了?”宗伟阳说道。现在两人不但是工作上的搭档,而且还是生活中的朋友,所以,只要不是公共场合,两人说话也非常的随便。

    “我这回可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假公济私。上面的资金要下来了,咱们的酒厂也该上马了,我要去请一位高人啊!”

    “就是你以前跟我提到的那位酒圣?哦,他来的时候,你可别忘了将他的酒给我带上一坛。”宗伟阳兴奋的说道。

    酒厂的事情都是写入了规划书之内的,赵长枪也不止一次听赵长枪提过尹大路的大名。不过宗大书记可没喝过尹大路酿的酒。他早就对尹大路的酒垂涎三尺了。

    “呵呵,少不了你的酒。不过我这次回去,的确还有点私事。”赵长枪笑着说道。

    “你看,你看,我就知道你是私事为重,公事为轻。还是挂羊头卖狗肉。”

    “喂,你可别冤枉好人,我这次私事可是为了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要给你带个大美女回去吗?咱不能说话不算话呀,说到就一定得做到。不过我丑化说在前头啊,人我会给你带去,但是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如何俘获美人心,总不用我教你了吧?”赵长枪嘿嘿笑着说道。

    “滚你的吧。我还不了解你?有美女早被你兔子吃了窝边草了!还轮的到我?行了,行了,你完事赶紧回来,不然我担心孙大市长真的会将三昧真火烧到你身上。再见。”

    宗伟阳挂断了电话。

    “什么乱七八糟的,又是美女,又是窝边草的?我怎么看你这么猥琐呢?”

    李若萍见赵长枪挂断电话后,一边用勺子喝着鸡蛋汤,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赵长枪说道。

    “猥 琐吗?不可能吧?咱可是玉树临风,阳光帅气,脑电波一放,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猥 琐二字能和咱搭边吗?”赵长枪很臭屁的摸摸自己的脸。

    “切,我看你是榆树临风还差不多。”李若萍翻翻白眼,继续说道,“说真的,是不是工作上有麻烦。”

    “没事。榆林市刚来个新市长,新官上任三把火,可能要烧到我身上。”

    “烧到你身上正好。依我看,你这个劳什子县长干脆也别干了,老老实实的当你龙辉集团董事长就好了。”李若萍认真的说道。

    “唉!不行啊,你没听人家说嘛,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你老公的能力这么大,怎么能逃避责任呢?”

    赵长枪一脸忧国忧民,责任重大的样子。

    “切。我发现你越来越臭屁了,还是赶紧吃你的饭吧。”

    李若萍将一块酥糖夹心三明治塞进了赵长枪嘴巴里。赵长枪嚼了几下,满是甜甜的味道。

    此时的赵长枪却不知道,孙国伟的三把火不是“可能”要烧到他身上,而是一定会烧到他身上。

    手机请访问:m..

第一四二一章 聚歼    上百名黑衣人迅速原方向快速撤离,大群人马在后面急追,混在人群后面的高手开始闪身在前紧咬不放。

    眼看苗毅等人要被突然杀出的人给抢走,终于逼得一些人不得不现身了。

    远远躲在暗处观察的人耐不住了,陆续有几百条人影快速窜出,急速飞来狂追,速度明显快过现场所有人,很快撵上一群黑衣人,凶猛杀入。

    轰隆隆,一时间杀的天崩地裂,地面一些抬头看热闹的阴魂顿时遭了无妄之灾,惊叫惨嚎声一片。

    断后的数十名黑衣人几个照面被击溃,十几人当场惨死。袭击者中尤以三名老者最为强悍,一举突破拦截,不管不顾,直接扑向被抓的苗毅等人,意图抢人。

    抢了苗毅等人逃窜的黑衣人又分出数十人阻拦,却被杀的人仰马翻,根本就挡不住,余者提着苗毅等人拼命逃窜。

    而那些受到冲杀迟滞被后续冲上来的大群人马围攻的黑衣人陆续惨死,之前杀来还凶猛异常的上百名黑衣人转眼数十人惨死。

    被提着的苗毅等人看得心惊肉跳。

    被一名黑人横提在手中的九五七冷眼看着身后的一幕幕,看着一名名黑衣人倒下,可他只能是眼睁睁看着。

    直到远方四处隐隐约约出现大群人影,九五七漠然的眼神中终于渐渐露出厉色。

    眼看一名老者接连打伤数名黑衣人率先冲到,提着九五七的黑人速度突然稍微慢了些,落在了苗毅等人的身后,那黑衣人立刻首当其冲,冲来老者凌厉一枪当胸刺来。

    咣!黑人手中刀被震飞,眼见锋利枪芒即将贯入他的胸口。一只从下面伸出的手突然如魅影般出现,一把抓住了刺来的枪杆,将刺来的快枪定格在空中难以再寸进。

    冲杀而来的老者一惊,霍然看向从黑衣人手中脱身的九五七。

    九五七另一只手单掌摁在黑衣人的胸口一推,黑衣人立刻倒飞了出去,让出了场子。

    老者顶枪怒推,九五七抓住枪的五指一松,两人迎面撞来,老者顺势狂拍出一掌。九五七悍然一掌对去。

    就在两人双掌撞击的瞬间,九五七拍出一掌的五指上陡然惊现五朵金灿灿的金花。

    轰!强大的撞击法力仿佛要撕毁天地一般,离空数百丈下的苍茫大地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狂暴撕裂。两人拼出的法力余威都已经达到了实质化的境界,每一道法力波动都仿佛要撕裂虚空一般,能轻易将金莲修士给化作齑粉,这种级别的打斗根本不是一般人能靠近的,苗毅等人若非有黑衣人护着,根本就吃不消。

    老者双目怒睁嘴角呛出血迹,九五七目光肃杀以对。

    两人撞在一起的双掌竟然粘在了一起,一团形似牡丹的金灿灿金花锁住了两人的手掌。又见九五七掌中一朵朵金花吞吐而出,顺着老者的胳膊流光般游走而上,一记记狠狠撞在老者的胸口。

    老者口中呛出一口口鲜血。另一只手又狂拍而来,九五七又是一掌迎上,老者另一只手又被粘住了。

    情急之下,老者突然狂踢出一脚,谁知九五七出脚的速度更快,一脚拨开,金花手掌一松,挥开了他黏住的胳膊。陡然欺身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并两指点出一朵磨盘大小的金灿灿金花,悍然印在了老者的胸口。

    噗!老者仰天狂喷出一口鲜血。

    九五七瞬间与他擦身而过,回臂一记肘击后撞,狠狠撞在了老者的后背,老者身形顿时失去了控制,翻飞向后面的黑衣人。

    后面迅速冲来两名黑衣人,当场将打成了重伤的老者给拿下。

    交手速度很快。这一幕不过是瞬间发生的事情,却已经是将苗毅等人给看傻了眼,没想到九五七竟然是扮猪吃老虎的高手中的高手。

    现在苗毅等人有点明白了,明白了为什么这边将几人给拿住后却不装进兽囊,是为了关键时刻便于九五七反击。

    九五七已经和另两名冲杀来的老者战在了一起。赤手空拳迎战两名手拿武器的老者。

    刀枪杀来,金花从九五七的身上团团爆出。能从九五七身体上的各个角度爆出抵御,能迟滞锋利刀枪的攻击。

    陡然,两名老者手中刀枪迸发出青、绿光华,矫健如龙,疯狂攻击。

    令人吃惊的是,九五七挥洒出朵朵光芒更加璀璨的金花,竟然能挡住青、绿两道光华的渗透。反倒是两名老者无论是手上武器还是身体只要和九五七稍有接触,便有金花遁体冲来攻击要害,被九五七杀的手忙脚乱。

    挟持着苗毅等人的黑衣人已经停止了逃窜,也放开了苗毅等人,仅剩的几十名黑衣人已然拿出了破法弓,弓弦拉开,彩色宝光绽放,悍然皆是六品破法弓,警戒四周。

    两名和九五七交战的老者大惊,意识到了什么,一人高喊:“走!是陷阱。”

    九五七双臂一挥,两团金花隐没体内,负手傲立于空中,没有去追,任由这些人四散逃窜。

    可是已经晚了,周围出现了大群不明身份的人员,嗖嗖布局在了天上地下,估计没有上千万人马也得有个八九百万,将这片空间给彻底立体包围了,杀气滔天!

    困在中间的数万人停下,惊疑不定地环顾四周。

    “准备!”有人一声怒喝下令。

    周围各种杂七杂八服饰的人突然全部换装,转眼金甲、紫甲、红甲一片,一律的天庭制式战甲。

    有四名身穿高纯度红晶战甲的大将分列四周,站在大军的最前面,品级赫然皆是五品大将,眉心法相皆实化,四名显圣高手。

    在四人的身后各竖起了一面大旗,旗上绣着甲、乙之类的字样。

    看到这些大旗的出现,苗毅大吃一惊。别人不知道,身为近卫军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竟然是各卫的大旗。苗毅不禁看向大旗下站立的四位大将,难道是左右督卫下面的大都督亲征?

    苗毅目光又瞄向了一面锦绣黑边大旗上的‘乙’字,区分左右督卫下面旗帜的方法就在边框上,黑边是左督卫,白边是右督卫,而他苗毅就是左督镇乙卫麾下的人。

    没想到连镇乙卫的大都督也来了,只是这第五面旗帜下却没有看到主将。苗毅还想看看镇乙卫大都督长什么样,却不知道主将在哪,不过他倒是看到了这面旗帜下的另一个熟人,北斗军都统庾重真。

    “天庭近卫军!”被围困的人马中有人识得近卫军战旗,失声惊叫。

    受困的数万人慌乱成一片。

    “布阵!”又有人喝了声。

    大军当中立刻有数百万人联动,苗毅忽然感觉自己的耳膜都要涨破,强行施法抵御,不适感又突然消失,一个巨大的淡银色膜状球体裹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余下的没有参与布阵的数百万大军忽然全部亮出破法弓,一支支流星箭拉开在弦上。锋利箭头瞄准了下面乱作一团的数万人。这杀气,这威压,已经让不少被困之人直冒冷汗。只需一声令下,大家全部都得变成马蜂窝。

    庾重真突然挥手带了数万人飞来,拉弓拦在了苗毅等人的前面戒备。

    右督卫甲字旗下的主将漠视着一群困兽,冷冷道:“立刻放下武器投降,降者不杀,否则悔之晚矣!”

    很快,有人受不了这个压力,扔下了武器。大喊“降”,高举双手跑了出来。

    一人带头,立刻稀里哗啦出来一群,这边扔出捆仙绳,来一个绑一个,迅速控制。

    然不愿降的占大多数。

    “大家集中攻一点,随我杀出去!”

    正是之前和九五七交手的一名老者,与其他人密谋一阵后。突然穿上战甲,振臂一呼,一群人大部分披甲相随,疯狂冲杀向一点,困兽之斗。

    “放!”甲字旗下的主将淡定向前一挥手。

    无数道流光犹如无数道璀璨流星一般。呼啸着射向那群人,骚乱人群左挡右挡。惊叫声,惨叫声一片。

    数万人中实力最强的数百名突围者冲在最前面,举着盾牌冲杀,却遭遇了数十万道流光集中打击,不怕你修为强悍,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将冲锋在前的人群给击溃。

    不少人扔出法宝在前面抵挡,却被无数流星箭给直接打爆了,虚空中撕裂出大片如蛛网般的大大小小裂纹。

    苗毅等人瞪大了双眼,不寒而栗,只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如此震撼的场面,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各方势力都如此急于得到那九百万支破法弓,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以破法弓为诱饵能钓出这么多牛鬼蛇神。

    只一波攻击,就已经将数万身份不明者给打残了。

    “出击!”甲字旗下的主将再次一挥手。

    四面八方立刻杀出百万大军围攻。

    这是一场根本没有悬念的厮杀,冲过去的百万大军几乎就是直接抓人。这边明显也是为了抓活的,射击时瞄准的都不是目标要害,凭着流星箭的追射功效,误杀的人不多。

    “啊…”之前和九五七交手的一名老者满脸鲜血,仰天凄厉悲嚎时口角鲜血狂涌,四肢都被射烂到没有了,残破的伤口鲜血淋漓,腹部也中了几箭,战甲已被射爆,重伤到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了。

    空有一身惊天动地的本事,却连发挥的余地都没有,败的如此不堪,能从他的悲嚎中听出有多不甘。

    不过很快叫不出来了,冲来几名如狼似虎的天将,直接将他给制住了,自然也让他闭嘴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