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犹豫的凌风云,李七夜随意地一笑,说道:“我的耐心有限,并不是我需要等你来回复,要么现在就给我一个回答,要么就等着海螺号被灭!”

    凌风云一咬牙,最后沉声说道:“好,我答应,我任你处置,海螺号也归你,但,你不能屠杀海螺号的弟子。”

    “如果不反抗,我不会为难他们的,谁反抗,杀无赦。”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凌风云沉默起来,他不是海螺号的老祖,他也无法做到让海螺号的所有人不反抗,他能所做的,也就只能做到这么多了。

    看着凌风云投降,整个天灵界都不由为之沉默,许多人都为之戚戚焉,一代豪雄,最终却沦落到如此的地步。

    虽然说,凌风云投降了,但是,没有人会唾骂他,没有人会因此看不起他。

    凌风云这一次出战,那也是因为海螺号的请求。面对这样的结局,凌风云可以豪气冲天,他可以一战到死,他完全可以不理会海螺号的死活,若是他战死了,还会在天灵界留下一世的英名。

    但是,他选择了投降,任由李七夜处置,大家都明白,他如此投降,那是难逃一死。但,他依然选择了这种屈辱的投降,他这样做只是希望能让海螺号弟子活下去。

    凌风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海螺号,他不是海螺号的老祖,却为海螺号出战,最后还要为了海螺号而投降。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凌风云投降,这并不是什么可耻之事,他的决定,反而更让人感到敬佩。

    凌风云不再说话,他默默地站在一边,等待着李七夜的处置,今天他输了,他是输得一塌糊涂。

    在当年,他与浩海仙帝一战,那只是个人之间的挑战而己,但是,今天的一战,那是因为海螺号与李七夜之间的恩怨仇恨,走到今天,凌风云已经没得选择。

    凌风云心里面也只能是轻轻地叹息一声,在他小时候,是海螺号救了他一命,今天,他这也算是把这一条命还给了海螺号!

    “你们作出了选择没有。”此时,李七夜的目光落在溪竹仙他们身上,淡淡地笑着说道。

    “我没有什么好选择,李七夜,如果你要杀我,我不拒绝,那就让我们再来一场战争吧,一战到死!我拒绝投降。”在溪竹仙他们还没开口的时候,双帝之子大笑地说道。

    此时,双帝之子也知道没得选择,除非世间有地方可以让他躲一生一世让李七夜无法追杀到了,否则,李七夜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比起溪竹仙来说,双帝之子更能看得开,更能放得下,因为他是孤身一样,无所牵挂,就算他战死了,那也只是他个人的生死而己。

    “有勇气,至少没有辱没你父亲的英名。”对于双帝之子的话,李七夜笑着说道。

    “时间不等人。”李七夜看着沉默的暗黑祖王、溪竹仙、神梦天他们三个人,笑着说道:“该你们作决定的时候了。”

    一时之间,暗黑祖王、溪竹仙、神梦天他们三个人是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时之间,他们三个人下了决定。

    对于他们来说,那怕他们是垂死之人了,他们都一样珍惜自己的生命,毕竟好死不如歹活,但是,在这一刻,他们不得不作出选择。

    事实上,此时天下之人都不由屏着呼吸看着暗黑祖王他们三个人,等待着他们三个人作出选择。

    “如果你们选择一战到底,我们可以联手的。”在暗黑祖王他们作不出决定的时候,双帝之子大笑说道。

    现在五大无敌之中,双帝之子选择了一战到底,而凌风云则是选择了投降,但暗黑祖王他们可不比双帝之子,双帝之子可是无牵无挂的人,他想一战到底,那只需要为自己负责就行了。

    “好,李公子。”最终,暗黑祖王一咬牙,说道:“成王败寇,这一场战争,是我们输了,我愿意自裁,但是,你必须放过古灵渊!”

    最终,暗黑祖王作出了选择。

    “不,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在没开战之前,我还能投受你的自裁,但是,现在战争已经爆发了,你已经输了,你的命还没那么值钱。如果你想要我给你条件,我可以给你,一,你自裁;二,交出你们的那件宝物,三,跟海螺号一样,交出古灵渊,这样的话,我可以放过你的后代,不搞屠杀。”说到这里,李七夜指了一下古灵渊上空沉浮的宝物。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暗黑祖王一口拒绝地说道。

    “记住,这是我给你们的选择,而不是你们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我现在也一样可以把你们全部杀了,把你们的宗门全部屠灭。只不过,我这个人仁慈,给你们子孙后代一个机会而己。”李七夜笑着说道。

    一时之间,暗黑祖王他们三个人脸色难看到极点。

    “溪竹仙也是一样,如果我放过你的子孙后代,你自裁,交出祖陆,我不屠杀他们。”李七夜冷冷地看着溪竹仙和神梦天,说道:“神梦天也是如此,交出祖地和你的那块古玉,自裁之后,我不屠灭你的子孙!”

    “你莫欺人太甚!”神梦天不由大喝道。

    这样的条件,对于他来说,那是不可能的,那块古玉乃是无价之宝,虽然说,他的天照是修练到极限,但是,那块古玉对他的天照帮助极大,正是因为他有这一块古玉,他的天照才能推算因果轮回,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仙帝才会向他请教一些事情。

    更何况,如果失去了祖地,那就意味着神梦天的所有弟子失去了家园,从此之后,神梦天就不复存在。

    “那是你们的选择,对于我来说,结果依然是一样,我依然是能杀死你们,屠灭你们的宗门,夺走我想要的宝物,就这么简单。”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我给你们一个选择,那只不过是我不想造就那么多杀孽而己。”

    “可惜——”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作为祖宗,却未为自己的后代考虑过,是你们为他们招来了灭顶之灾,所以,当我灭掉你们的宗门之时,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可是给你们作过选择!”

    “李七夜,天下之事,并非是能随你愿。”此时溪竹仙不由冷冷地说道。

    对于他来说,李七夜所给的条件他是不可答应的,如果说,只让他自裁,他还会答应,毕竟,这能换来祖陆的平安宁静。

    但是,如果说,让祖陆放弃祖地,他们绝对是不做到的事情,除非他们被灭族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祖陆是攻不破是吧。”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心里面还有侥幸,自认为有三株祖树守护,我奈你不何,不止是你有这样的侥幸,只怕神梦天、暗黑祖王也有这样的侥幸。”

    “李七夜,你的确是很强大,但是,不要忘记了,你还不是仙帝。”溪竹仙沉声地说道:“如果说,你愿意放过我们祖陆,我可以答应其他的条件,但,不要太过份。”

    “我不是来跟你谈条件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今天,既然你们都作出了选择,那就让我们作最后的了断吧,看我如何灭掉你们的祖陆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战到底。”双帝之子大笑地对暗黑祖王他们说道:“我就不相信他能破三株祖树的防御。”

    双帝之子他一开始就是死战到底,他当然是希望暗黑祖王他们也是一战到底了,对于双帝之子而言,他们联手,背靠祖陆,说不定还有一定的机会翻盘。

    “对,溪竹兄,还有三株祖树守护,或者,这是我们斩李七夜的时候。”最后,神梦天也一咬牙,将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要一战到底。

    不管是神梦天还是暗黑祖王,他们都不会接受李七夜的条件,既然是如此,他们就选择一战到底,如果说,祖陆为战场,背后有三株祖树撑腰,说不定他们有机会翻盘,虽然说,这个机会十分的渺小,但是,这至少是有希望。

    溪竹仙一开始还是不由犹豫了一下,毕竟战场是建在他们祖陆之上,但是,此时,他也没得选择。

    “李七夜,这只能怪你咄咄逼人。”最后,溪竹仙一咬牙,说道:“既然你要战,那我们奉陪就是,我们祖陆从来就不是胆小怕事,有本事你攻进来,我们等着你。”

    说完之后,溪竹仙、神梦天他们都消失了,完全潜入了祖陆之中,等着李七夜杀进来,欲给李七夜致命一击。

    “李七夜真的能灭祖陆吗?”看到这一幕,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虽然说,现在天灵界的无数修士都对李七夜信心十足,但是,祖陆毕竟是号称连仙帝都攻不破的地方。

    看到神梦天他们选择了一战到底,站在一旁等待着李七夜处置的凌风云什么话都没说,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经过与李七夜一战之后,他总算明白,李七夜是属于不打没把握战争的人,既然他敢开战了,他就是有把握!

第1524章祖陆    祖陆,一门三树祖,天灵界最强大的传承之一,树族的翘楚,甚至是号称是世间最安全最强大的地方。

    祖陆乃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整个大陆坐落于碧洋海之中,这块大陆有着千万里之广,如此广阔的大陆在其他八大界比起来那是算不了什么。

    但是,在天灵界,如此一块千万里之广的大陆,那绝对是奢侈的事情。在整个天灵界,拥有着如此一块广袤大陆的传承那是屈指可数,就算是帝统仙门也不一定拥有着如此广袤的大陆。

    在天灵界称得上是寸土寸金,如此一块广袤的大陆,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块肥肉,绝对是让人垂涎三尺。

    可惜,那怕是祖陆占据了如此广袤的大陆,但是,一直都没有哪一个门派哪一个传承敢打祖陆的主意。

    毕竟,祖陆拥有三株祖树,试想一下,有三株祖树的守护,这将会意味着什么?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有三株祖树守护着,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也是世间最难于攻破的地方。

    正是因为祖陆拥有三株祖树守护着,这使得祖陆拥有了连仙帝都攻不下来的地方的称号。

    神梦天他们都跟着溪竹仙逃到了祖陆,他们的意图也是十分明显,欲借着祖陆最安全最强大的防御躲开李七夜,只要他们处身于祖陆,李七夜就攻不进来。

    此时,天灵界无数修士强者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往祖陆而去。

    李七夜行走在无上大道之上,一步一世界,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便跨越了天地,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疆域,在暂暂的时间之内,他凭借着无上大道,从碎辰崖跨越到了祖陆。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就是整个祖陆都悄然无声,似乎祖陆的所有弟子强者、所有的生灵都躲了起来,躲在自己的老窝之中不敢露脸。

    试想一下,祖陆是何等的强大,他们乃是一门三树祖,他们拥有着绝对强大的实力,他们在天灵界称得上是呼风唤雨,放眼整个天灵界,仙帝时代的仙帝之外,天灵界又有几个人敢与祖陆为敌呢?

    但是,在今天,不可一世的祖陆却变成了缩头乌龟,门下的所有弟子强者全部都躲了起来,连大门都不敢出。

    试想一下,祖陆何时受过如此的耻辱,除非是仙帝来攻打祖陆了,否则的话,不管是谁来攻打他们的祖陆,祖陆的任何弟子都毫无所惧,在他们看来,世间没有人能攻破他们的祖陆。

    今天,溪竹仙逃回来之后,祖陆的无数弟子都被吓得不轻,要知道,溪竹仙乃是他们祖陆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今天却被李七夜杀得如丧家之犬,更何况,溪竹仙乃是五位无敌联手,都依然被杀得如丧家之犬。

    所以,一时之间,陆祖的无数弟子都被吓了连大气都不敢喘,遵从宗门内长辈的命令,全部躲着不敢出来。

    “祖陆也有今天呀。”看到祖陆的弟子强者全部都躲了起来,战战兢兢,连自己家门都不敢出,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天下修士都不由为之感慨。

    在平时,祖陆的弟子是何等的威风八面,甚至可以说,祖陆出来的弟子就是目中无人,嚣张狂妄,谁都不放在眼中。

    但是,今天那怕是不可一世的祖陆,也是当起了缩头乌龟来了,躲在了自己的老巢中,连大气都不敢喘。

    “也该教训教训祖陆的时候了。”有不少修士心里面暗爽,在天灵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受过祖陆的鸟气,现在见祖陆被李七夜吓得连自家的大门都不敢出,这当然让很多修士强者为之幸灾乐祸了。

    站在祖陆之外,远眺祖陆,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是我亲自杀进去呢,还是你们出来受死呢?”

    此时,天下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连无敌之辈都不例外,李七夜竟然杀到了祖陆之外了,大家都想看一看一直能创造奇迹的李七夜这一次能不能再次创造奇迹,他是否能攻破祖陆的三株祖树守护呢?

    “李道友,不,李公子,冤家宜结不宜解。”就在这个时候,溪竹仙露脸了,他依然是站在祖陆之外,他举起了白旗,对李七夜说道:“这一场战争,我们承认输了。”

    看到溪竹仙都举起白旗了,这让天下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溪竹仙呀,他门下可是曾经出过两位树祖的人,现在他躲在了祖陆之中了,躲入了号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他都举白旗向李七夜投降。

    看着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震撼,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呀,又有谁会想到,连溪竹仙都有投降的那么一天!

    “你都说了,这是一场战争。”对于溪竹仙的投降,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既然是战争,那里能是儿戏,如果是输了,那就是必须付出代价。”

    “李公子要怎么样的付价!”溪竹仙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好说道。

    此时,溪竹仙他们已经没得选择,要么与李七夜一战到底,要么就是付了代价,毕竟,这一场战争他们输了,他们输得十分彻底!

    “我所要的代价,只怕你一个人作不了主,你也给不了我。”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不,李公子,你要什么?”终于,神梦天也露脸了,与之露脸的还有暗黑祖王他们。

    “我要的东西嘛。”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说道:“我要的东西也不难,一,你们自裁……”

    “这个要求太过份了!”李七夜还没有说完,溪竹仙都不由脸色一变,沉声地说道:“李公子,不否认,这一场战争是我们输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输不起,我们还有机会……”?“……如果李公子想要宝物,想要灵药,想要其他东西,我们都可以给你。”溪竹仙沉声地说道:“但是,至于我们的性命,只怕是恕难从命。”

    “是吗?”对于溪竹仙的话,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你们的确还有东西可输,至于能不能输得起,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你觉得你的命值钱,而在我眼中,不值得一提。”

    “我这个人是十分仁慈。”李七夜笑着说道:“这是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们想抵抗到底,那我也无所谓,我成全你们,我将会踏灭你们的祖陆、古灵渊、神梦天……记住,这是一场战争,既然你选择了战争,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溪竹仙、神梦天他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久久不说话。

    “我与你交易。”在李七夜话说完之后,凌风云缓缓地说道:“我可以任你处置,但,必须放过海螺号!”说到这里,凌风云走了出来。

    凌风云走了出来之后,不作任何反抗,此时,他已经向李七夜投降。

    “我说过,这是战争,没有那么容易,在开战之前,我给过你们机会,可惜,你们没有珍惜。”李七夜看着凌风云,淡淡地笑着说道:“海螺号选择与我为敌,那他们也必须付出代价。”

    “这——”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凌风云不由为之脸色一变。

    “你可以觉得我苛刻。”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记住,现在是我有资格谈条件,而不是你们,你们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你选择投降,我可以不屠杀海螺号,不屠灭整个海螺号,但是,必须付出价代,这就是与我为敌的下场!”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凌风云不由犹豫了一下,一时之间,决定不了,缓了一下之后,他真诚投降地说道:“李公子,我的命就在你手中,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我只希望你放过海螺号,这是我最后的要求!”

    “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是爱才,但,现在迟了,现在不是你能谈条件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海螺号一直写我为敌,必须付出代价。”

    “李公子要什么?”凌风云沉默了一下,最后只好说道。此时,放在凌风云面前的选择没有多少,要么战到死,要么投降。

    “海螺号!”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可以放过海螺号的弟子,但,我要海螺号!当然,谁敢抵抗,杀无赦!”

    “不行——”凌风云不由脱口说道。

    “记住,现在不是你跟我谈条件,是我给你选择。”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可以选择一战到死,我屠灭整个海螺号,当然,海螺号的所有弟子可以把海螺号毁掉,我不在乎,我只想让天下人看到与我为敌的下场。你也可以选择投降,我拿走海螺号,饶他们一命。”

    一时之间,凌风云沉默着不说话,他也明白,他的选择不多。

    此时,天灵界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他们都想知道凌风云是怎么样选择的,要知道,对海螺号的弟子来说,如果他们失去了海螺号,他们就等于失去了家园,他们失去了祖地,从此之后,海螺号必将会一蹶不振,从此之后,世间再也没有海螺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