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佰草集好用吗,色中情,第1524章祖陆

已有 21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祖陆,一门三树祖,天灵界最强大的传承之一,树族的翘楚,甚至是号称是世间最安全最强大的地方。

    祖陆乃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整个大陆坐落于碧洋海之中,这块大陆有着千万里之广,如此广阔的大陆在其他八大界比起来那是算不了什么。

    但是,在天灵界,如此一块千万里之广的大陆,那绝对是奢侈的事情。在整个天灵界,拥有着如此一块广袤大陆的传承那是屈指可数,就算是帝统仙门也不一定拥有着如此广袤的大陆。

    在天灵界称得上是寸土寸金,如此一块广袤的大陆,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一块肥肉,绝对是让人垂涎三尺。

    可惜,那怕是祖陆占据了如此广袤的大陆,但是,一直都没有哪一个门派哪一个传承敢打祖陆的主意。

    毕竟,祖陆拥有三株祖树,试想一下,有三株祖树的守护,这将会意味着什么?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有三株祖树守护着,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也是世间最难于攻破的地方。

    正是因为祖陆拥有三株祖树守护着,这使得祖陆拥有了连仙帝都攻不下来的地方的称号。

    神梦天他们都跟着溪竹仙逃到了祖陆,他们的意图也是十分明显,欲借着祖陆最安全最强大的防御躲开李七夜,只要他们处身于祖陆,李七夜就攻不进来。

    此时,天灵界无数修士强者屏住呼吸看着李七夜往祖陆而去。

    李七夜行走在无上大道之上,一步一世界,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便跨越了天地,跨越了一个又一个的疆域,在暂暂的时间之内,他凭借着无上大道,从碎辰崖跨越到了祖陆。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就是整个祖陆都悄然无声,似乎祖陆的所有弟子强者、所有的生灵都躲了起来,躲在自己的老窝之中不敢露脸。

    试想一下,祖陆是何等的强大,他们乃是一门三树祖,他们拥有着绝对强大的实力,他们在天灵界称得上是呼风唤雨,放眼整个天灵界,仙帝时代的仙帝之外,天灵界又有几个人敢与祖陆为敌呢?

    但是,在今天,不可一世的祖陆却变成了缩头乌龟,门下的所有弟子强者全部都躲了起来,连大门都不敢出。

    试想一下,祖陆何时受过如此的耻辱,除非是仙帝来攻打祖陆了,否则的话,不管是谁来攻打他们的祖陆,祖陆的任何弟子都毫无所惧,在他们看来,世间没有人能攻破他们的祖陆。

    今天,溪竹仙逃回来之后,祖陆的无数弟子都被吓得不轻,要知道,溪竹仙乃是他们祖陆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今天却被李七夜杀得如丧家之犬,更何况,溪竹仙乃是五位无敌联手,都依然被杀得如丧家之犬。

    所以,一时之间,陆祖的无数弟子都被吓了连大气都不敢喘,遵从宗门内长辈的命令,全部躲着不敢出来。

    “祖陆也有今天呀。”看到祖陆的弟子强者全部都躲了起来,战战兢兢,连自己家门都不敢出,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天下修士都不由为之感慨。

    在平时,祖陆的弟子是何等的威风八面,甚至可以说,祖陆出来的弟子就是目中无人,嚣张狂妄,谁都不放在眼中。

    但是,今天那怕是不可一世的祖陆,也是当起了缩头乌龟来了,躲在了自己的老巢中,连大气都不敢喘。

    “也该教训教训祖陆的时候了。”有不少修士心里面暗爽,在天灵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受过祖陆的鸟气,现在见祖陆被李七夜吓得连自家的大门都不敢出,这当然让很多修士强者为之幸灾乐祸了。

    站在祖陆之外,远眺祖陆,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说道:“是我亲自杀进去呢,还是你们出来受死呢?”

    此时,天下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连无敌之辈都不例外,李七夜竟然杀到了祖陆之外了,大家都想看一看一直能创造奇迹的李七夜这一次能不能再次创造奇迹,他是否能攻破祖陆的三株祖树守护呢?

    “李道友,不,李公子,冤家宜结不宜解。”就在这个时候,溪竹仙露脸了,他依然是站在祖陆之外,他举起了白旗,对李七夜说道:“这一场战争,我们承认输了。”

    看到溪竹仙都举起白旗了,这让天下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溪竹仙呀,他门下可是曾经出过两位树祖的人,现在他躲在了祖陆之中了,躲入了号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他都举白旗向李七夜投降。

    看着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震撼,这是多么震撼人心的事情呀,又有谁会想到,连溪竹仙都有投降的那么一天!

    “你都说了,这是一场战争。”对于溪竹仙的投降,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说道:“既然是战争,那里能是儿戏,如果是输了,那就是必须付出代价。”

    “李公子要怎么样的付价!”溪竹仙犹豫了一下,最后只好说道。

    此时,溪竹仙他们已经没得选择,要么与李七夜一战到底,要么就是付了代价,毕竟,这一场战争他们输了,他们输得十分彻底!

    “我所要的代价,只怕你一个人作不了主,你也给不了我。”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不,李公子,你要什么?”终于,神梦天也露脸了,与之露脸的还有暗黑祖王他们。

    “我要的东西嘛。”李七夜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说道:“我要的东西也不难,一,你们自裁……”

    “这个要求太过份了!”李七夜还没有说完,溪竹仙都不由脸色一变,沉声地说道:“李公子,不否认,这一场战争是我们输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输不起,我们还有机会……”?“……如果李公子想要宝物,想要灵药,想要其他东西,我们都可以给你。”溪竹仙沉声地说道:“但是,至于我们的性命,只怕是恕难从命。”

    “是吗?”对于溪竹仙的话,李七夜悠闲地说道:“你们的确还有东西可输,至于能不能输得起,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你觉得你的命值钱,而在我眼中,不值得一提。”

    “我这个人是十分仁慈。”李七夜笑着说道:“这是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们想抵抗到底,那我也无所谓,我成全你们,我将会踏灭你们的祖陆、古灵渊、神梦天……记住,这是一场战争,既然你选择了战争,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溪竹仙、神梦天他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们久久不说话。

    “我与你交易。”在李七夜话说完之后,凌风云缓缓地说道:“我可以任你处置,但,必须放过海螺号!”说到这里,凌风云走了出来。

    凌风云走了出来之后,不作任何反抗,此时,他已经向李七夜投降。

    “我说过,这是战争,没有那么容易,在开战之前,我给过你们机会,可惜,你们没有珍惜。”李七夜看着凌风云,淡淡地笑着说道:“海螺号选择与我为敌,那他们也必须付出代价。”

    “这——”李七夜这话一出,让凌风云不由为之脸色一变。

    “你可以觉得我苛刻。”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记住,现在是我有资格谈条件,而不是你们,你们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你选择投降,我可以不屠杀海螺号,不屠灭整个海螺号,但是,必须付出价代,这就是与我为敌的下场!”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凌风云不由犹豫了一下,一时之间,决定不了,缓了一下之后,他真诚投降地说道:“李公子,我的命就在你手中,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我只希望你放过海螺号,这是我最后的要求!”

    “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我是爱才,但,现在迟了,现在不是你能谈条件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海螺号一直写我为敌,必须付出代价。”

    “李公子要什么?”凌风云沉默了一下,最后只好说道。此时,放在凌风云面前的选择没有多少,要么战到死,要么投降。

    “海螺号!”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我可以放过海螺号的弟子,但,我要海螺号!当然,谁敢抵抗,杀无赦!”

    “不行——”凌风云不由脱口说道。

    “记住,现在不是你跟我谈条件,是我给你选择。”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可以选择一战到死,我屠灭整个海螺号,当然,海螺号的所有弟子可以把海螺号毁掉,我不在乎,我只想让天下人看到与我为敌的下场。你也可以选择投降,我拿走海螺号,饶他们一命。”

    一时之间,凌风云沉默着不说话,他也明白,他的选择不多。

    此时,天灵界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他们都想知道凌风云是怎么样选择的,要知道,对海螺号的弟子来说,如果他们失去了海螺号,他们就等于失去了家园,他们失去了祖地,从此之后,海螺号必将会一蹶不振,从此之后,世间再也没有海螺号。

第1523章逃遁    在仙光的镇压之下,凌风云的身体都要弯曲了一样,甚至大家都好像听到了凌风云全身的骨骼都吱吱作响,似乎再这样镇压下去凌风云的全身骨头都要粉碎一样。

    “风云兄,我们助你一臂之力。”此时神梦天他们相视了一眼,立即大喝一声,神梦天、溪竹仙、暗黑祖王、双帝之子他们都飞跃而起,祭出了他们的仙帝真器、海神之兵、树祖兵器。

    “轰、轰、轰……”一时之间,神梦天他们联手,他们所有的力量都凝成了一股,发挥最强大的威力,撑住了镇压而下的仙帝。

    此时,神梦天、暗黑祖王、溪竹仙他们身上的血气都化作了炽焰,他们已经把自己军团中所有强者的血气都借来了。

    在这个时候,神梦天他们同心协力,所有的力量都聚集成了一股,凭着着无敌之兵,竟然撑住了孔雀树仙光的镇压。

    出手助凌风云一臂之力,这并不是因为神梦天、暗黑祖王他们讲义气,而是此时他们都是在同一条船上,如果凌风云战死的话,接下来就是他们惨死了。

    “轰、轰、轰”孔雀树的仙光璀璨夺目,镇压得天灵界都难于喘过气来,一时之间,神梦天他们五个人苦苦支撑着,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撑不下去。

    “的确是有几分本事。”看着凌风去他们五个人齐心协力所有的力量都凝成一股之时,李七夜不由笑了笑,也不急着出手。

    虽然说,双帝之子他们全心全力出手,凭借着仙帝真器、海神之兵终于撑住了孔雀树的仙光,但是,他们却难于反击,他们只能是撑住而己,时间一久了,他们血气必衰竭。

    这就是双帝之子他们远不如凌风云的地方了,凌风云血气旺盛,他比神梦天他们能坚持更久,神梦天他们就不行了。

    虽然说,神梦天他们是从自己军团中的强者中借来了磅礴浩瀚的血气,但是,这终究是晚辈的血气,晚辈的道行与他们有着很大的差距,他们的血气只能是弥补他们的一时不足,无法让他们长时间苦战。

    在仙光的镇压之下,虽然在暂时之内他们是安全无恙,但是,神梦天他们是有苦难言,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神梦天他们都已经是脸色开始发白了,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们借来的血气必是耗尽。

    “神梦兄、祖王兄,风云兄,我们必须逃离这里!”在硬抗仙光之时,溪竹仙急忙得神梦天、凌风云他们沟通。

    “如何逃?”双帝之子都不由说道:“这不止是孔雀树的威力,我们一旦逃走,李七夜必会封绝天地!”

    溪竹仙、神梦天他们也明白,李七夜还未用全力,现在这孔雀树,那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手段而己,现在他只动用了孔雀树这样的手段,这都已经让他们有些撑不住了,一旦是他们打算逃走的话,李七夜必定会用更多的手段来镇杀他们。

    “我在祖陆倒是留了一个后手,但是,需要神梦兄的天照和祖王兄的那件宝物来相助。”溪竹仙不由沉声地说道。

    溪竹仙的话让神梦天和暗黑祖王心里面动了一下,神梦天的天照绝世无双,但是,他还要凭借另一件东西,而暗黑祖王虽然他现在所用的也是起始时代的兵器,但是,并非是他们古灵渊的始祖之兵。

    “好,溪竹兄就放手而为,我们知道如何做了。”在这瞬间,神梦天他们三个人一下达成了协议。

    “想活着离开,那必要付出代价。”溪竹仙沉声地说道。

    神梦天和暗黑祖王相视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所谓的代价是什么。

    “放手去做吧,只要能活下去,未来就依然有希望。”暗黑祖王郑重地一点头,一口气答应下来。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溪竹仙全身喷出了血光,在这刹那之间,血光中交织出了无上法则,这法则宛如化作了漩涡一样,瞬间可以吞噬一切。

    “啊——”的惨叫声瞬间起伏不止,接着听到“呯、呯、呯”的声音响起,随溪竹仙而来的所有强者瞬间全身崩灭,他们全身所有的精血瞬间被溪竹仙吞噬。

    “啊——”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在同一时间之内,神梦天的军团、古灵渊的军团都瞬间崩灭,所有的强者都化作了血雾,他们全身的精血都瞬间被神梦天、暗黑祖王所吞噬。

    突然的变化,让观战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神梦天他们这些军团的晚辈,乃是为神梦天他们借血,现在神梦天他们不止是借血,而是瞬间把整个军团的精血榨干,这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

    只有凌风云轻叹息一声,他是知道暗黑祖王他们这是要干什么了。

    “嗡”的一声,吞噬了整个军团的所有精血之后,神梦天、暗黑祖王、溪竹仙他们三个人都是瞬间血气爆发,他们的血气瞬间成倍飙升,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他们是得到了大补。

    不过,血气飙升之后,得到大补之后,神梦天他们三个人并非是扑杀向李七夜。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一刻,远在祖陆的地方,一股神光冲天而起,一株神树摇曳,打碎了天穹,似乎,在那里打开了一个门户一样。

    “就是现在!”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溪竹仙狂吼一声,厉叫道。

    “轰——”的一声响起,此时,远在神止洲的古灵渊突然冲起了一件宝物,这件宝物乃是混沌萦绕,当这件宝物冲起的瞬间,暗黑祖王手中的宝物瞬间混沌喷涌,听到“砰”的一声,暗黑祖王借着这件宝物,竟然以混沌筑构成了一个道台。

    “嗡”的一声响起,同时远在龙妖海的神梦天,也浮现了一璧宝玉,这个宝玉瞬间是发亮起来。

    当宝玉发亮的时候,瞬间让神梦天的天照是光芒璀璨,无比的夺目,他的天照瞬间射出了一道道的法则。

    “铮、铮、铮”的声音响起,就在这瞬间,神梦天在混沌道台之上构筑了一个道门,道门一下子锁定了空间坐标。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祖陆中的那个道门宛如是可怕的涡漩一样,产生了神奇无比的虹吸力量。

    “走——”就在这一闪而逝的机会之中,溪竹仙大吼一声,提醒了神梦天他们所有人。

    紧接着“嗡”的一声响起,神梦天、溪竹仙、双帝之子、暗黑祖王、凌风云他们五个人全部都一下子被吸进了道门,瞬间被传出走。

    “砰”的一声响起,当双帝之子他们逃离瞬间,仙光瞬间压塌了混沌道台和传送门。

    在下一刻,神梦天他们五个人都出现在了祖陆之中,他们脸无血色,为了逃走,他们是损耗了大量的血气。

    逃回了祖陆之后,一时之间,神梦天他们五个人都有些惊魂未定。

    “被他们逃走了?”看到神梦天他们借着这样的手段瞬间逃到了祖陆,很多人都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神梦天他们最终还是能逃走。

    “的确是了不得,竟然还能逃走。”就算是现场观战的无敌之辈也不由点了点头。

    被神梦天他们五个人逃走了,李七夜却并不吃惊,只是温柔地笑了一下,看着古灵渊浮现的那件混沌萦绕的宝物和神梦天那颗温润无比的古玉,他不由十分温柔地笑了起来,温柔无比地说道:“如果这样的好东西真的藏起来,我想找都不容易,这就好了,既然宝物都出世了,那该是我收割的时候了。”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逃回了祖陆的神梦天他们不敢说话,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此时此刻,他们都不敢离开祖陆。

    在这一刻,对于他们来说,世间没有什么地方比祖陆更安全了,毕竟,祖陆还有三株祖树守护着,换作其他地方,只怕李七夜绝对是能攻破。

    “那好吧,就让我一举把祖陆灭了吧。”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不由大笑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不论是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还是现场观战的无敌之辈,心里面都不由跳动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们才意识到,李七夜不止是要杀神梦天他们,而且还是冲着祖陆、古灵渊而去的。

    此时李七夜举步而行,诸神灵双手托道,当李七夜一步步行走于无上大道之时,浮现了重重的异象,仙王退让,众神朝拜,九天十地为之倾倒,阴阳轮回为之重塑,在这一刻,李七夜就像是众仙之主,他掌执世间的一切。

    就这样,李七夜举步往祖陆一步步走去的时候,山河失色,亿万生灵战战兢兢,似乎整个天灵界都伏倒在他的脚下,为之颤栗,为之惊悚。

    甚至当李七夜往祖陆走去的时候,很多人都能想象到了一幕,此时祖陆的所有弟子都哆嗦成一团,全部弟子都挤在了一个角落之中,全身簌簌发抖。

    就算是刚逃到祖陆的神梦天他们五个人见李七夜一步步往祖陆而来的时候,都不由脸色发白,甚至有可能是双腿直打哆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