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沉默的神梦天他们,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现在想活下去,就看你们自己的真本事了,就看你们宗门的底蕴了。”

    话一落下,“嗡”的一声响起,孔雀树的一缕缕仙帝刷了下去,当一缕缕仙光刷下之时,好像是时光停止一样,世间的一切都一下子慢了下来。

    “开——”面对一缕缕的仙光刷下来,双帝之子、神梦天他们都纷纷出手,狂吼一声,手中的仙帝真器、海神之兵都纷纷打了出去,打出了最无敌的一击。

    双帝之子他们各击攻西,欲分散孔雀树的实力,欲借此打破时光的滞慢。

    “砰、砰、砰……”的一声声响起,就算双帝之子、神梦天、暗黑祖王他们把手中的兵器打出了最无敌的一击,依然是挡不住刷下来的仙光,他们都被抽飞,被轰得吐了一口鲜血。

    看到暗黑祖王、神梦天他们都纷纷被抽飞,这让天灵界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气,这可是堪称横击仙帝的存在,就这样被击飞了。

    “可惜,你们终究不是横击仙帝。”看着被抽飞的神梦天、暗黑祖王、溪竹仙他们,不由笑着说道。

    一时之间,神梦天他们都不由脸色煞白,这就是祖树的力量,他们与之相比起来,实在是有着极大的距离,更何况,他们经历了一轮苦战之后,血气损耗十分厉害,后继不足。

    在这一方面上,凌风云还好一点,正是因为如此,他只是被击退而己,并没有受伤,而溪竹仙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都瞬间被击得飞出去,狂喷了一口鲜血。

    对于树祖而言,一旦它归虚大地,化作了祖树之后,那么它就是与大地为一体,连仙帝想撼动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于神梦天他们就更不用说了,若是他们是真正的横击仙帝,还能从孔雀树手中逃出来,可惜,他们并非是真正的横击仙帝,只不过是享有虚名而己。

    “撑住攻击,找机会走!”此时,凌风云对神梦天他们大喝一声说道。

    此时凌风云神态郑重,这将会他人生中的第二次苦战,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苦战乃是对决浩海仙帝。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个时候,凌风云狂吼一声,不止是所有血气如瀑布一样倒冲而上,同时,他不惜以寿血唤醒了他周身的一件件海神之兵。

    在这刹那之间,凌风云全身喷涌出了夺目耀眼的仙光,一缕缕仙光冲天而起的时候,化作了极为炽热的仙焰,这仙焰冲天之时,宛如是守护之翼一样把凌风云整个人托了起来。

    在这刹那之间,凌风云整个人宛如是化作一个巨人一样,他整个人都扛起了整个天地,在这一刻,凌风云是豁出去了,若是他不放手一搏,今天他是休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来吧,让我看一看你究竟有多强大!”此时,凌风云气吞山河,比起神梦天、暗黑祖王、溪竹仙来,此时的凌风云何止是豪气干云,他整个霸气无匹,在他身上彰显了一位横击仙帝所拥有的气质。

    当然,凌风云不是真正的横击仙帝,但是,很多人都承认凌风云是横击仙帝,那怕是站在巅峰上的存在都承认他的成就。

    “这才是凌风云真正的实力,单以道行而论,凭他一举之力,只怕可以独战两个暗黑祖王!”看着凌风云此时力扛天地,就算是碎辰崖之外的无敌之辈都不由感慨地说道。

    “当年你与浩海仙帝一战,听说是从古纯四脉中借到了一件仙帝真器。”看着凌风云气吞山河,力扛天地,李七夜也不在乎,笑着说道:“今天,只怕你就没有这个运气了。而且,我也不是浩海仙帝,浩瀚仙帝是念你成道不易,所以,没有用上本命真器,只是赤手空拳与你交手而己,这才让你撑住了二百招。今天你要是我在面前逞能的话,只怕是死路一条。”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就如你所说那样,你有爱才之心,我也有爱才之心,你就此臣伏吧,我不止是饶你一命,而且为你指点一条明路,让你成为真正横仙帝的存在。”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天下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毫无疑问,李七夜是不会放过暗黑祖王、神梦天他们了,但是,他却可以放过凌风云。

    此时,不论是碎辰崖外的无敌之辈,还是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都不由屏着呼吸,等待着凌风云的回答。

    “不战到最终,何知生死,我这一生没有死在仙帝手中,但,若是死在了一位十三命宫的天才手中,那也不会屈辱我。”凌风云豪气冲天,神采飞扬,大笑地说道。

    此时,凌风云也豁出去了,也是看开了,就算是战死于此,他都无所畏!

    对于凌风云来说,今天一战也是一场苦战,结局不见得会比当年与浩海仙帝一战好。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

    当年,凌风云挑战浩海仙帝的时候,他可是作了无比周全的准备,为了发挥自己最强大的战斗力,他甚至是向古纯四脉借到了仙帝真器!

    在挑战浩海仙帝的时候,他是处于人生中最巅峰之时,不论是对于大道的领悟,还是血气的旺盛,那都是他一生中最巅峰的时刻。

    在那一战之中,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浩海仙帝并没有动用仙帝真器,而是赤手空拳与对决。

    在这一战之中,凌风云苦撑了二百招,最终再也撑不下去了,败在了浩海仙帝的手中,而浩海仙帝也没有杀他!

    对于这一战,凌风云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不止是血气一耗而空,连寿血都是损耗极为惊人,差一点是步入了寿元干涸的地步。

    直到后来,他把自己尘封起来,养伤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这才让他的伤势痊愈。

    “勇气可嘉。”李七夜笑着说道:“那好,我就成全你!”

    李七夜话一落下,“嗡”的一声响起,孔雀树的仙光刷落而下,瞬间向凌风云压去。

    “开——”凌风云狂吼一声,在这瞬间,一件件海神之兵宛如苏醒过来一样,浮现了两尊伟岸无比的身影,这两尊伟岸的身影正是海螺号的两尊海神的执念。

    “轰、轰、轰”在两尊伟岸的身影瞬间投入了凌风云的体内,凌风云瞬间变得无比的巨大,他整个人法相天地,周身浮现了海神的法则,在这刹那之间,凌风云就好像是化作了一尊海神一样,可以凌驾九天!

    “砰”的一声响起,此时凌风云出手了,双手擎天,挡住了刷下的仙光,“轰、轰、轰”在这瞬间,整个天灵界都摇晃了一下,好像是凌风云这一击是撼动了九天十地一样。

    在此时,凌风云双手托天,凭借着他自己的实力和海神之兵的威力,竟然让他挡住了孔雀树的仙光。

    “好强大——”看到凌风云双手托住了刷下来的仙光,天灵界的无数修士都不由为之骇然,都不由为之脸色大变。

    “凌风云不愧是凌风云,终究是能与仙帝一战的人。”就算是到现场观战的无敌之辈都不由被凌风云的实力所震撼。

    虽然说,神梦天他们号称是横击仙帝的存在,像溪竹仙号称是有两位树祖出身于他的门下,而神梦天则是号称是仙师,连仙帝都曾向他请教过。

    但是,从道行而论,神梦天也好,溪竹仙也罢,他们都有些名不符副实,颇有浪得虚名之势。

    事实上,神梦天也好,溪竹仙也罢,就算是曾经大战过九界的暗黑祖王,都是没有真正与仙帝对决过的人,他们或者曾经与年少的仙帝对决过,但是,承载天命之后的仙帝,他们就真的是没有对战过了,他们没有这一方面的经验。

    相反,他们之中最年轻的凌风云却是货真价实的与仙帝对战过,而且是众仙帝之中极为惊艳的浩海仙帝。

    看到凌风云撑住了刷下来的仙光,无数人都不由为之震撼,凌风云面对的可是孔雀树,虽然不是真正的孔雀树。

    “的确是实力很强。”看着凌风云挡住了仙光,李七夜笑着说道:“可惜,你已经不复当年之勇,再也回复不到当年巅峰的状态!”

    李七夜话一落下,“嗡”的一声响起,孔雀树更是仙光璀璨,瞬间又落下了一缕缕的仙光,这一缕缕的仙光再次落下之时,全部镇压在了凌风云的身上。

    “轰、轰、轰”在这一刻,凌风云有些撑不住了,因为现在的孔雀树真正爆发了它本源的力量,这不止是孔雀树本身的力量,也是大地的力量。

    天地印拓印下来的孔雀树,虽然比不上孔雀树强大,但是,它比起道身来,那又不知道是强大多少,被天地印拓下来的孔雀树,至少能发挥孔雀树五六成的威力,若是李七夜完全爆发之时,甚至有可能爆发到七成的威力。

    试想一下,当面对五六成威力的孔雀树之时,凌风云本身再强大,也一样是撑不住。

    高潮要来了,求月票,同时,有大神之光的同学请投给萧生。

第1521章无敌    “轰、轰、轰……”一时之间,神梦天他们以自己的树祖兵器、海神之兵打出了最无敌的一击。

    借着树祖兵器、海神之兵的最无敌一击,他们终于有机会压制另外一个自己了。

    不过,上比起来,神梦天、暗黑祖王乃至是凌风云那怕是他们的兵器打出了最无敌的一击,他们的伤势依然不是十分明显,只是占了一个小小的上风而己。

    最明显的还是双帝之子,他手中不止是有仙帝宝兵,更是有仙帝真器,当他的仙帝真器打出最无敌的一击之下,那是有着压制另一个双帝之子的势头。

    这就是仙帝真器的强大之处,仙帝真器的强大,这远不是树祖兵器、海神之兵所能相比的。

    “双帝兄,你打出天灭,事后必有重谢。”见到双帝之子借着仙帝真器的神威,有压制另一个自己之势,暗黑祖王、溪竹仙他们都看出了一些端倪,立即大声地说道。

    “请双帝兄打出天灭,脱困之后,必有重酬。”溪竹仙也立即大声地说道。

    在这样的困局之下,唯一让人看以希望的就是双帝之子了,这个时候,作为仙帝之子的他,拥有了溪生仙他们所没有的优势,他的手中仙帝真器就是他们所不能相比的,更何况,双帝之子还能打出天灭。

    “好——”双帝之子也不推辞,狂吼一声,在这个时候,双帝之子也无理上藏着掖着,他与神梦天他们也是同一条船上,如果神梦天他们战死了,那么,他也不可能从李七夜手中逃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终于,双帝之子不惜损耗已经是所剩无几的寿血,瞬间把手中的仙帝真器打了出去,一下子打出了天灭。

    “砰——”的一声巨响,在天灭之下,虚空瞬间灰飞烟灭,万法瞬间被碾得支离破碎。

    与此同时,也是一响惊天,次元的双帝之子也同样打出了天灭,同样的天灭打出去,日月无光,天地失色,万道崩毁。

    “轰——”天崩地裂,在这样的一击之下,碎辰崖的无数碎石断岳都是灰飞烟灭,甚至是“砰”的一声响起,碎辰崖都被斩下了三分之一的崖体!

    两个天灭同时打出,威力难于用笔墨来形容,整个天灵界都被轰得魂都飞了起来,在这样的威力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镇压得伏倒在地上,连大贤都不例外,在这样的天灭威力之下,大贤都站不起身来,直接被镇压了。

    “咚、咚、咚……”终于,在天灭之下,次元的双帝之子被镇得飞了出去,连连撞碎了许多碎石断岳。

    “杀——”趁着这万载难蓬的机会,摆脱了另外一个自己之后,双帝之子狂吼一声,一招斩杀向李七夜,虽然此时他已经打不出天灭,但是,仙帝真器的最无敌一击,也是瞬间把虚空打回了原点,茫茫一片。

    此时,李七夜血气已经是恢复了七七八八,看到双帝之子杀来,他不由笑了一下,说道:“萤火之光,焉能与皓月争辉。”

    话一落下,李七夜便祭出了天地印,听到“嗡”的一声,当天地印悬浮于天地之间的时候,一株老树突然出现了,这株老树并不高大,但是,当它突然出现的时候,宛如是瞬间扎根于天地之中一样。

    “哗啦——”的一声响起,老树身后瞬间张开了一道道的仙光,当这样的一道道仙光张开的时候,就像是孔雀开屏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老树那张开的仙光挡住了双帝之子的无敌一击,接着“哗”的一声响起,仙光如扇子一般抽下。

    双帝之子骇然,立即是回兵护体,一件件仙帝兵器护住了自身,但是,依然“砰”的一声,瞬间被抽飞,一扇之下把他抽得鲜血狂喷!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双帝之子在一件件仙帝兵器护体之下,依然是被一扇抽飞,这让许多人骇然失色,都不由眼皮跳动起来。

    “那,那,那不是孔雀树吗?”片刻之后,终于有人认出了这株老树是什么东西了,有人不由失声大叫地说道。

    “孔雀树,这,这,这不可能,孔雀树不是在孔雀大地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更何况,树祖扎根之后,再也不可以离开。”一时之间,很多人都认出了这株老树,不由吃惊地说道。

    “看一下孔雀地。”立即有老祖吩咐,立即调转天镜的方向,直照向孔雀地。

    但是,当天镜一照的时候,发现孔雀树依然生长在孔雀地,而碎辰崖的孔雀树也是扎根于天地间,它与孔雀地的孔雀是一模一样的。

    “两株孔雀树,这,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时之间,许多人都惊疑不定,突然之间冒出了另外一株孔雀树,而且,这孔雀树与真的孔雀树是一模一样,甚至无敌之存都分辨不出真假。

    在刚才冒出了另外五个的神梦天他们都已经足够让人吃惊了,现在却冒出了另外的一株孔雀树。

    “这,这,这是孔雀树的道身吗?”有修士强者都不由骇然地说道。

    “只怕,只怕不是。”有树族的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祖树一旦扎根,就是成了定局,不可能有道身的。”

    当然,没有人知道这正是天地树神奇的地方,李七夜治好了孔雀树之后,在得到了孔雀树的同意之下,这让李七夜用天地印把孔雀树拓印下来。

    这就意味着,李七夜随时随地都可以召出孔雀树为他作战,虽然说,比起真身来,天地印所拓印下来的孔雀树是有着差距,但是,它终究是祖树。

    与拓印下来的孔雀树相比,没有仙帝的仙帝真器,就无法真正发挥它的无敌了,所以,就算双帝之子有仙帝真器护体,依然被孔雀树扇飞。

    “住手,不要战了。”此时,凌风云大叫一声,他看着天空上的孔雀树,一时之间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凌风云大叫之下,神梦天他们都纷纷住手,当他们住手的时候,次元的神梦天他们都停了下来,也没有攻击神梦天他们。

    这就是对称次元的弱点,如果真身不出手,或者逃走的话,对称次元也不会出手。

    当然,对称次元弱点是很明显,但是,比“对称次元”更高级的“平行错位”就完全不一样了。

    神梦天他们都停手之后,十分的谨慎,盯着另外的一个自己,缓缓地后退,与另外一个自己拉开了一段距够远的距离,此时,他们都不敢轻易妄动,因为他们一动手,次元的他们也会立即对他们动手。

    虽然说,此时次元中的另外一个自己不动手了,但是,神梦天他们脸色却一点都不好看,他们都忍不住看了天空上的孔雀树一眼,脸色十分的凝重。

    “好了,热身结束了,我们是不是来点更猛烈的。”见神梦天他们都不动手,李七夜也是随意地一笑,收回了“对称次元”,眨眼之间次元的神梦天他们五个人都消失了。

    此时,神梦天也好,暗黑祖王也罢,他们都一言不发,那怕是凌风云这样强大的传奇神皇,都一样不开口说话。

    因为他们明白,今天他们是凶多吉少了,李七夜随随便便就有手段镇压他们,如果李七夜真的是施出了杀手锏,只怕他们是必死无疑。

    在这个时候,神梦天他们都不由有些后悔,如果知道李七夜是如此的可怕,他们就不会爬出来,乖乖地躲在老巢之中夹着尾巴做人。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仇也结下了,他们就像是离弦之箭,再也无回头之势。

    一时之间,整个天灵界都静到了极点,不论是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还是碎辰崖之外的无敌之辈,都不由屏住呼吸。

    就算换作他们这样的无敌之辈,面对这样的局势之时,都没有良策。李七夜随随便便一个手段就能压制神梦天他们,在这样的局势之下,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战胜李七夜的?

    现在就算是无敌之辈,他们想来想去,唯有的方法就是向李七夜跪地求饶了,请求李七夜饶过他们一条性命了,否则的话,大家都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方法能让神梦天他们能活着离开碎辰崖。

    “李七夜还有怎么样的手段呢?”看到李七夜随手之间就能召出另外一株孔雀树,碎辰崖之外的无敌之辈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在这个时候,天灵界的不知道有多少存在为之胆寒,不知道多少人庆幸自己没与李七夜为敌,直到现在,大家这才真正明白,在杀梦镇天、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他们的时候,李七夜根本就没用全力。

    “你们想要怎么样的一个死法呢?”看着神态凝重的神梦天他们,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此时,神梦天他们都不由为之沉默起来,在此之前,他们还有一战的勇气,现在他们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但是,在这样的局势之下,让他们跪地求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们都是无敌之辈,如果让他们跪地求饶,那是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