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轰、轰……”一时之间,神梦天他们以自己的树祖兵器、海神之兵打出了最无敌的一击。

    借着树祖兵器、海神之兵的最无敌一击,他们终于有机会压制另外一个自己了。

    不过,上比起来,神梦天、暗黑祖王乃至是凌风云那怕是他们的兵器打出了最无敌的一击,他们的伤势依然不是十分明显,只是占了一个小小的上风而己。

    最明显的还是双帝之子,他手中不止是有仙帝宝兵,更是有仙帝真器,当他的仙帝真器打出最无敌的一击之下,那是有着压制另一个双帝之子的势头。

    这就是仙帝真器的强大之处,仙帝真器的强大,这远不是树祖兵器、海神之兵所能相比的。

    “双帝兄,你打出天灭,事后必有重谢。”见到双帝之子借着仙帝真器的神威,有压制另一个自己之势,暗黑祖王、溪竹仙他们都看出了一些端倪,立即大声地说道。

    “请双帝兄打出天灭,脱困之后,必有重酬。”溪竹仙也立即大声地说道。

    在这样的困局之下,唯一让人看以希望的就是双帝之子了,这个时候,作为仙帝之子的他,拥有了溪生仙他们所没有的优势,他的手中仙帝真器就是他们所不能相比的,更何况,双帝之子还能打出天灭。

    “好——”双帝之子也不推辞,狂吼一声,在这个时候,双帝之子也无理上藏着掖着,他与神梦天他们也是同一条船上,如果神梦天他们战死了,那么,他也不可能从李七夜手中逃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终于,双帝之子不惜损耗已经是所剩无几的寿血,瞬间把手中的仙帝真器打了出去,一下子打出了天灭。

    “砰——”的一声巨响,在天灭之下,虚空瞬间灰飞烟灭,万法瞬间被碾得支离破碎。

    与此同时,也是一响惊天,次元的双帝之子也同样打出了天灭,同样的天灭打出去,日月无光,天地失色,万道崩毁。

    “轰——”天崩地裂,在这样的一击之下,碎辰崖的无数碎石断岳都是灰飞烟灭,甚至是“砰”的一声响起,碎辰崖都被斩下了三分之一的崖体!

    两个天灭同时打出,威力难于用笔墨来形容,整个天灵界都被轰得魂都飞了起来,在这样的威力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镇压得伏倒在地上,连大贤都不例外,在这样的天灭威力之下,大贤都站不起身来,直接被镇压了。

    “咚、咚、咚……”终于,在天灭之下,次元的双帝之子被镇得飞了出去,连连撞碎了许多碎石断岳。

    “杀——”趁着这万载难蓬的机会,摆脱了另外一个自己之后,双帝之子狂吼一声,一招斩杀向李七夜,虽然此时他已经打不出天灭,但是,仙帝真器的最无敌一击,也是瞬间把虚空打回了原点,茫茫一片。

    此时,李七夜血气已经是恢复了七七八八,看到双帝之子杀来,他不由笑了一下,说道:“萤火之光,焉能与皓月争辉。”

    话一落下,李七夜便祭出了天地印,听到“嗡”的一声,当天地印悬浮于天地之间的时候,一株老树突然出现了,这株老树并不高大,但是,当它突然出现的时候,宛如是瞬间扎根于天地之中一样。

    “哗啦——”的一声响起,老树身后瞬间张开了一道道的仙光,当这样的一道道仙光张开的时候,就像是孔雀开屏一样。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老树那张开的仙光挡住了双帝之子的无敌一击,接着“哗”的一声响起,仙光如扇子一般抽下。

    双帝之子骇然,立即是回兵护体,一件件仙帝兵器护住了自身,但是,依然“砰”的一声,瞬间被抽飞,一扇之下把他抽得鲜血狂喷!

    “这是什么东西——”看到双帝之子在一件件仙帝兵器护体之下,依然是被一扇抽飞,这让许多人骇然失色,都不由眼皮跳动起来。

    “那,那,那不是孔雀树吗?”片刻之后,终于有人认出了这株老树是什么东西了,有人不由失声大叫地说道。

    “孔雀树,这,这,这不可能,孔雀树不是在孔雀大地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更何况,树祖扎根之后,再也不可以离开。”一时之间,很多人都认出了这株老树,不由吃惊地说道。

    “看一下孔雀地。”立即有老祖吩咐,立即调转天镜的方向,直照向孔雀地。

    但是,当天镜一照的时候,发现孔雀树依然生长在孔雀地,而碎辰崖的孔雀树也是扎根于天地间,它与孔雀地的孔雀是一模一样的。

    “两株孔雀树,这,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时之间,许多人都惊疑不定,突然之间冒出了另外一株孔雀树,而且,这孔雀树与真的孔雀树是一模一样,甚至无敌之存都分辨不出真假。

    在刚才冒出了另外五个的神梦天他们都已经足够让人吃惊了,现在却冒出了另外的一株孔雀树。

    “这,这,这是孔雀树的道身吗?”有修士强者都不由骇然地说道。

    “只怕,只怕不是。”有树族的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祖树一旦扎根,就是成了定局,不可能有道身的。”

    当然,没有人知道这正是天地树神奇的地方,李七夜治好了孔雀树之后,在得到了孔雀树的同意之下,这让李七夜用天地印把孔雀树拓印下来。

    这就意味着,李七夜随时随地都可以召出孔雀树为他作战,虽然说,比起真身来,天地印所拓印下来的孔雀树是有着差距,但是,它终究是祖树。

    与拓印下来的孔雀树相比,没有仙帝的仙帝真器,就无法真正发挥它的无敌了,所以,就算双帝之子有仙帝真器护体,依然被孔雀树扇飞。

    “住手,不要战了。”此时,凌风云大叫一声,他看着天空上的孔雀树,一时之间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凌风云大叫之下,神梦天他们都纷纷住手,当他们住手的时候,次元的神梦天他们都停了下来,也没有攻击神梦天他们。

    这就是对称次元的弱点,如果真身不出手,或者逃走的话,对称次元也不会出手。

    当然,对称次元弱点是很明显,但是,比“对称次元”更高级的“平行错位”就完全不一样了。

    神梦天他们都停手之后,十分的谨慎,盯着另外的一个自己,缓缓地后退,与另外一个自己拉开了一段距够远的距离,此时,他们都不敢轻易妄动,因为他们一动手,次元的他们也会立即对他们动手。

    虽然说,此时次元中的另外一个自己不动手了,但是,神梦天他们脸色却一点都不好看,他们都忍不住看了天空上的孔雀树一眼,脸色十分的凝重。

    “好了,热身结束了,我们是不是来点更猛烈的。”见神梦天他们都不动手,李七夜也是随意地一笑,收回了“对称次元”,眨眼之间次元的神梦天他们五个人都消失了。

    此时,神梦天也好,暗黑祖王也罢,他们都一言不发,那怕是凌风云这样强大的传奇神皇,都一样不开口说话。

    因为他们明白,今天他们是凶多吉少了,李七夜随随便便就有手段镇压他们,如果李七夜真的是施出了杀手锏,只怕他们是必死无疑。

    在这个时候,神梦天他们都不由有些后悔,如果知道李七夜是如此的可怕,他们就不会爬出来,乖乖地躲在老巢之中夹着尾巴做人。

    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仇也结下了,他们就像是离弦之箭,再也无回头之势。

    一时之间,整个天灵界都静到了极点,不论是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还是碎辰崖之外的无敌之辈,都不由屏住呼吸。

    就算换作他们这样的无敌之辈,面对这样的局势之时,都没有良策。李七夜随随便便一个手段就能压制神梦天他们,在这样的局势之下,还有什么方法可以战胜李七夜的?

    现在就算是无敌之辈,他们想来想去,唯有的方法就是向李七夜跪地求饶了,请求李七夜饶过他们一条性命了,否则的话,大家都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方法能让神梦天他们能活着离开碎辰崖。

    “李七夜还有怎么样的手段呢?”看到李七夜随手之间就能召出另外一株孔雀树,碎辰崖之外的无敌之辈都不由为之毛骨悚然。

    在这个时候,天灵界的不知道有多少存在为之胆寒,不知道多少人庆幸自己没与李七夜为敌,直到现在,大家这才真正明白,在杀梦镇天、暗黑古王子、海螺帝王他们的时候,李七夜根本就没用全力。

    “你们想要怎么样的一个死法呢?”看着神态凝重的神梦天他们,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

    此时,神梦天他们都不由为之沉默起来,在此之前,他们还有一战的勇气,现在他们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了。

    但是,在这样的局势之下,让他们跪地求饶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们都是无敌之辈,如果让他们跪地求饶,那是比杀了他们还要痛苦!

第1520章战斗开始    看着进退两难的暗黑祖王他们,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你们刚才的霸气哪里去了?刚才你们不是胜券在握吗?不是逼我谈条件吗?现在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得缩头缩尾了,都一把年纪了,难道还想做缩头乌龟不成?”

    被李七夜如此的贬低,这顿时让暗黑祖王他们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虽然他们明知道李七夜这是激将法,但是,此时他们想不迎战都不可能了,如果在李七夜如此的挑衅之下都不迎战,他们的一世英名都尽丧于此。??

    “小辈,休狂,今天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暗黑祖王厉喝一声说道。

    李七夜老神在在,随意地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说道:“那就放马过来吧,就算你们五人联手,我都杀无赦!”

    换作以前,谁敢对五大无敌说杀无赦,这绝对会让人觉得这是失心疯,但是,现在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是心惊肉跳,就是在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都不由毛骨悚然,都不由为之窒息。

    此时,神梦天、暗黑祖王、溪竹仙、双帝之子、凌风云他们五个都同时相视了一眼,就在这瞬间,他们五人都一下子达成了协议,他们瞬间都有了默契。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是同一条船上,不管在此之前他们各人抱着是怎么样的心思而来,但是,现在他们必须是齐心协力,否则的话,他们否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战”此时,溪竹仙长啸一声,那怕他是童颜鹤的老人,当他决心一战之时,瞬间是战意昂然,一下子变得威武无比,像是一尊巨人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随溪竹仙而来的祖6强者瞬间爆了所有的血气,他们的血气瞬间与溪竹仙融合,所有的血气都毫不保留地投入了溪竹仙的体内。

    在一阵轰鸣声中,暗黑祖王的铁骑也是纷纷血气冲天。他们的血气也是瞬间与暗黑祖王的血气融为了一体。

    与此同时,神梦天的所有强者也是放出了全身的血气,他们的血气都投入了神梦天的体内。

    一时之间,溪竹仙、暗黑祖王、神梦天他们三个人都从自己的军团中借来了血气,一时之间。他们三个人宛如是一下子年轻了几千岁一样,一下子神采奕奕,他们所有人都一下子变得神武飞扬,他们的一双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生机勃勃,似乎他们一下子又到了年轻之时的状态一样。

    “借血呀。”看到暗黑祖王、溪竹仙、神梦天他们三个人一下子变得年轻起来,看得连许多老祖都不由为之羡慕,都不由为之感慨。

    对于许多老祖来说,那是想借血而不可得,毕竟。培养出一支可以借血的军团是成本极高,不是每一个宗门传承都有这样的资源来挥霍的。

    对于垂死的无敌之辈来说,除非是续寿了,否则在苦战之时只怕也唯有借血一途了。

    对于无敌之辈而言,他们只能是向晚辈借血,无法吞噬别人的血气,因为对于垂死的无敌之辈而言,他们的寿轮已经枯死,就算他能吞噬别人再多的血气乃至是寿血,都无法在自己体内滋养。也很快会干枯。

    血气唯有滋养在年轻强者的体内,它才会越生越多,越生越强大,垂死之人。根本就是无法滋养血气。

    与暗黑祖王他们三个人相比,凌风云和双帝之子就是没血可借了,凌风云还好了,毕竟他还年轻,正值壮年之时,血气冲天。所以,他就算不用借血,当他放出血气之时,磅礴蜂涌的血气宛如把天穹都撑破一样。

    在血气之上,双帝之子就吃了大亏了,他寿元干枯,血气已衰,他这是垂死之人,而且,又没有晚辈可以借血。?

    幸运的是,双帝之子乃继承了他父亲的兵器,他挥仙帝兵器的威力,比起别人来,威力更加大,而且需要更少的血气。

    “轰、轰、轰”一声之间,整个天灵界都为之黯然失色,一件件无敌之兵冲天而起,凌风云、双帝之子、溪竹仙他们都演化最强最无敌的功法,欲给李七夜致命一击。

    “杀”在这瞬间,凌风云他们五位无敌存在同时出手,他们都瞬间扑杀向了李七夜。

    在这一刻,整个天灵界都摇晃起来,那怕远隔九天十地的无数修士强者都被可怕的力量镇压得喘不过气来。

    试想一下,五位无敌同时出手,他们一出手就是演化了自己一生中最强大最无敌的功法,可想而知这威力是何等之大,这简直就是可以崩毁整个天灵界。

    “来得好。”面对凌风云五位无敌存在,李七夜笑了一下,十分的随意,说道。

    “轰、轰、轰”同样是响起了一阵轰鸣之声,在这个时候,李七夜消失了,在李七夜所站的地方,瞬间冲出了五个无敌。

    神梦天、凌风云、溪竹仙、双帝之子、暗黑祖王,突然之间,就这样冒出了五个一模一样的凌风云他们五个人。

    “砰”的一声响起,十人对决,凌风云、神梦天他们各自对决上了自己,他们撼天的无敌一击,瞬间把空间打得灰飞烟灭,一时之间,碎辰崖的无数碎石断岳化作了飞灰,连碎辰崖的法则都一下子被涅灭!

    一击之下,摇晃了整个天灵界,九天十地的星辰都簌簌作响,甚至有星辰陨落,这样的一击,威力实在是太大了。

    一时之间,天地寂到了极顶,神梦天、凌风云、溪竹仙他们都看着眼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另外一个自己,一时之间,他们都有点无计可施。

    对称次元,这是空四大术之一平行对称中的空间术之一。

    看到碎辰崖的神梦在他们五个人都与另外的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对峙着,不论是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还是碎辰崖之外的无敌之辈,看到这样的一幕,都没有良策。

    “我们换位。”此时神梦天大叫一声,说道。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神梦天与凌风云换,凌风云与溪竹仙换,溪竹仙与双帝之子换

    但是,就在他们换位的瞬间,次元中的他们也瞬间换位,那怕他们五个人在眨眼之间完成了换位了,而次元的五个人也是同时完成了换位。

    虽然此时凌风云他们都换了位置,但是,最终的结果依然是自己面对自己,他们依然是对决着次元中的自己。

    “换”凌风云大叫一声,他们再一次换位,五个人十分的默契,又在瞬间换了位置。

    但是,结果依然是一样,他们换位,次元中的五个人也同时换位,他们最终依然还是自己面对着自己,根本就是没办法换对手。

    看到溪竹仙他们五个人都无法换位成功,这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要说是天镜之前这些强者,就算是碎辰崖之外的无敌之辈面对这样的局面之时,他们都一样没有对策。

    “如果这样的雕虫小技都能破得了我的对称次元,那就太浪得虚名了。”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出现在另一个方位,他随意地笑着说道。

    对称次元可是出自于空,如果说对称次元那么容易破坏的话,那么作为九大天之一的空就是浪得虚名了。

    “杀”此时凌风云他们狂吼一声,扑杀向李七夜,此时他们也明白,不杀死李七夜,对称次元中的另外一个他是不会消失的了。

    “砰”的一声响起,当凌风云他们扑杀向李七夜的时候,次元的凌风云他们则是扑杀向凌风云他们,而且是一模一样的招式。

    “轰、轰、轰”一时之间,双双杀在了一起,撼得天摇地晃,日月无光,一时之间,整个天灵界的无数生灵都不由为之战战兢兢,在如此级别的战争中,可怕的杀气弥漫着整个天灵界。

    在这一刻,对于天地灵界的亿万生灵来说,宛如是世间末日一样,汪洋中的鱼儿潜入水底,飞禽走兽都纷纷躲入了洞穴之中,它们都被可怕的杀机吓得簌簌抖!

    “开”当神梦天他们战到炽热之时,双帝之子狂吼一声,他的仙帝真器打出了无敌的一击,这一击威力就算不是天灭,但是,这已经是除天灭之外的极限了。

    虽然说,次元中的另外一个双帝之子也一样打出了一模一样的终极一击,但,次元的双帝之子却吃了一个亏,被这一击震得“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

    在这瞬间,双帝之子一下子明悟,大叫地说道:“打出你们兵器的最无敌一击,它们是无法百分之百复制仙帝真器的威力!”

    “杀”的到双帝之子这样的提醒,溪竹仙、神梦天、凌风云他们都纷纷打出了他们树祖兵器、海神之兵的最无敌一击。

    一时之间,可怕的树祖之威、海神之威、仙帝之威肆虐着整个天灵界,宛如是一尊尊树祖、海神、仙帝苏醒复活一样,要把整个天灵界打原点。

    在这样纷纷的无敌一击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吓破了胆子。

    **要来了,求月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