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笑着说道:“放心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还会赖帐不行?若是我一招不能斩你,轮回九叶草便是你的。”

    李七夜如此的自信,如此的笃定,这让暗黑祖王、溪竹仙、神梦天他们所有人都不由眼皮跳了一下。

    这并非是开玩笑的事情,如此事关重大,李七夜也不可能赖帐,否则,这将会成为他一生中的污点。

    既然是如此,那就意味着李七夜真的是有自信一招斩了枯木神祖了!一招斩枯木神祖,这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这才让暗黑祖王、溪竹仙、神梦天他们眼皮跳了一下,心里面为之不安。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能一招斩杀枯木神祖呢,那将会意味着什么?他们还是李七夜的对手吗?一时之间,本是信心十足的神梦天他们心里面都不由没有了底气。

    “好,我就要领教一下。”枯木神祖狂笑一声,一步站了出来,底气十足。对于枯木神祖来说,他偏不信这个邪,打死他都不会相信世间真的有人能一招斩了他,除非是仙帝了,但是,李七夜不是仙帝!

    “枯木兄,加油,祝你旗开得胜!”在枯木神祖一步踏出的时候,双帝之子也立即为枯木神祖鼓劲,为枯木神祖加油。

    对于双帝之子而言,轮回九叶草落入枯木神祖手中,比在场的六个人共享好上好几百倍,毕竟,他与枯木神祖有着极深的交情,如果真的是让枯木神祖得到了轮回九叶草了,他也能从其中受益。

    “轰——”的一声巨响,在此时此刻,枯木神祖血气外放,虽然说他已经是血气干涸,寿元已尽,但是,达到他这种境界的人,那怕是只剩下了一滴寿血,那也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对于枯木神祖这样的存在而言,那是万血一寿,他的一滴寿血,可以比媲于无数修士的海量血气。

    当枯木神祖催化自己的寿血之时,可怕的血气风暴席卷天地,在这刹那之间,枯木神祖双目暴发了可怕的光芒。

    就在这刹那之间,枯木神祖的一双眼睛就像是形成了两个风暴之眼,可怕的风暴瞬间推毁天地的一切,他一双眼睛喷涌出来的力量就像是亿万星辰瞬间爆炸一样。

    与此同时,枯木神祖全身是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大道法则,每一条大道法则如同天脉,就是这样的一条条大道法逆势冲天而起,每一条法则似乎要拍碎天宇一样,在这样的每一条法则之下,连星河都变得渺小。?此时,枯木神祖已经不再是那个普通老人模样,他身上的普通气息、普通相貌那都是一扫而光,此时的枯木神祖就像是一尊神灵一样,他屹立于天地之间,有着倒转乾坤的力量,在他的举止之间,可以崩毁星河,可以炼化阴阳,斩断轮回!

    此时,这才是真正的枯木神祖,他此时的模样才不辱于“神祖”两字,在此之前,他那普通的模样,普通的气息,那只不过是伪装而己。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就算是在天镜之前,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枯木神祖那斥霸于天地间的力量。

    就算是有资格在碎辰崖之外现场观战的一些真正无敌之辈,也不由点了点头,为之赞了一声。

    “枯木终究是枯木,并非是浪得虚名之辈。”连无敌之辈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虽然说枯木神祖这样的人号称是横击仙帝,这虽然的确是有些虚荣,他也的确是没达到这样的境界,但是,并不能因此就否认他的强大,他实力本来就是很强大。

    “铮、铮、铮——”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枯木神祖的所有大道法则交织在了一起,接着,听到“嗡”的一声响起,瞬间,天地间洒下了无穷无尽的生命力,生机磅礴,本为是因为战争而变得死寂荒凉的碎辰崖瞬间变得生气盎然,就像是大地回春一样。

    在这个时候,在枯木神祖身后出现了一株巨树,这株巨树宛如白银所铸一样,十分的古老,整株巨树枝叶婆娑,同时,巨树也散发出皇胄不可侵犯的气息,似乎这是天地间的一株无上神树,它拥有了天地间最神圣的力量。

    在这个时候,枯木神祖消失了,他本人已经化作了一个无敌之影,他本身化作了一位树祖,他全身吞吐着无穷无尽的光芒,他全身喷涌出了亿万丈的绿光,似乎,此时他就是树祖,他不止是可以借用树祖的力量,更是可以借用树族传说中的仙祖力量。

    就算是天灵界无数的修士不在现场,就算是无数修士陪着天镜,但是,依然能感受到枯木神祖身上散发出来的生机,特别是树族强者,更是感觉自己这一刻能与化作树祖的枯木神祖共鸣一样。

    “树祖吗?”在天镜之前,不少树族的强者都不由为之骇然,有一股膜拜的冲动,在这一刻,枯木神祖似乎是成为了树祖。

    “不是。”有老祖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说道:“这是树祖的烙印,也是枯木神祖最宝贵的东西,这让他拥有了一部分树祖的力量。”

    此时看到枯木神祖化作了树祖,连碎辰崖之外观战的无敌之辈都不由为之屏住呼吸,因为这样的力量让任何人都不可能一招斩杀枯木神祖,只怕天灵界没有任何人能做得到。

    这就是枯木神祖最强大的地方,虽然说,枯木神祖并非是真正的树祖转身,他身后也没有什么无敌的树祖传承、帝统仙门作为自己的资源,但是,他从枯死的祖树中生长中出来,他拥有了祖树的烙印,这使得他拥有了一部分树祖的力量。

    那怕是枯木神祖拥有的这一部分树祖的力量是很少,但是,这足够让枯木神祖横行九天十地。

    “小辈,出手吧,本座倒要看一看你有何手段。”此时化作树祖的枯木神祖开口了,他一开口便是天降仙音,此时此刻,在碎辰崖的废土碎石之上竟然有花草树木生长,甚至是开花结果。

    在枯木神祖开口的瞬间,就是把整个碎辰崖化作了一片绿洲,这就是树祖的力量,这就是树祖的可怕之处。

    看到枯木神祖一开口便能把死寂荒芜的碎辰崖化作了绿洲,这让天境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震撼,都不由为之抽了一口的冷气,今天他们总算是见识到了树祖的可怕了。

    “一招斩你!”对于枯木树祖的话,李七夜依然是笑了一下。

    “嗡——”的一声,本是镇守天灵界的十三命宫此时喷涌出了无穷无尽的金光,在这瞬间,无数的金光染透了整个天灵界,不论是何方何处,都浸透在金光之中。

    龙妖海的七武阁,碧洋海的黄金屿,深壑海的古纯四脉……等等天地间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寸空间都被这十三命宫所散发出来的金光所浸透。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生命之舟、创世之舟、永生之舟都出现在了李七夜的头顶上。

    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一刻,生命之舟所喷涌出来的血气要撑爆整个天灵界,创世之舟宛如要在天灵界之中开辟一样世界,要把天灵界原有的世界完全覆灭,至于永生之舟所喷涌出了永生力量,更是跨越了亘古,从无所追溯的神话时代一直跨越到现在,这样的力量是亘古永存,永恒不变!

    “这才是李七夜真正的实力!”当看到三大舟浮现之时,血气撑爆天灵界,辟世的力量开覆灭天灵界,永生的力量更是跨越亘古,这震撼着九天十地的所有人。

    那怕是碎辰崖之外观战的无敌之辈,在这一刻都不由为之骇然,十三命宫的力量再配合上三大舟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已经是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铛——”的一声响起,此时此刻,李七夜道剑在手,道剑漆黑,宛如它本身就是一条道一样。

    “铮——”道剑长吟,在这一刻,李七夜出手了,出手使是“璀璨一击”,“轰”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的所有血气、十三命宫的力量、三大舟的所有力量都瞬间聚集在了“璀璨一击”之中,在这刹那之间,所有的力量都借着“璀璨一击”的威力疯狂地催动着道剑。

    “铛——”的一声,一剑斩出,就是一剑斩出,这一剑斩出,没有招式,没有变化,没有大道的力量,没有法则的力量,只有一斩!

    斩,十分的简单,简单到停留在了字面上,浅白直观,除此之外,再也无其他了。

    但,就是这样浅白直观的一个“斩”字,却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却是那么的无力反驳,却那么的无法撼动。

    在这一斩之下,诸神也好,蚁蝼也罢,就算是天地,就算是亘古,在这一斩之下,都会被一斩两段!

    一斩两段,就是那么的简单,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无法反抗,无法反击,在这一斩之下,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存在,结果都是一样的。

    道剑斩落,一个头颅高高飞起,滚落在地上。

第1517章一招之约    “没错,就是一招,一招斩你!”李七夜淡淡一笑,伸出一个手指头,缓缓地说道。

    这一次,枯木神祖的确是没听错了,李七夜所说,的确是一招,看着李七夜伸出的那根手指头的时候,枯木神祖都不由呆了一下。

    李七夜这话说出来,连凌风云、神梦天、溪竹仙他们都不由呆了一下,就算他们这样的绝世无敌的之辈都一下子傻眼了,他们都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但是,看着李七夜伸出来的那一根手指头,大家都明白,他们是没有听错,李七夜所说的的确是一招!

    “不可能——”不论在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还是碎辰崖之外有资格现场观战的无敌之辈,确定这句话准确无误之后,都忍不住脱口说道。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一招枯木神祖,这简直就是痴人做梦,举世之间,能做到这样的,只怕也唯有仙帝了。

    “你确定一招能斩我?”枯木神祖都觉得李七夜失心疯了,都忍不住再次确认一下。

    “确定,一招斩你!”李七夜的态度十分的坚定,而且,他很自在,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

    得到了李七夜的再一次确定之后,所有人都知道,李七夜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这是李七夜认真的。

    一时之间,天地陷入了寂静,所有人都一下子沉默了,就算是神梦天、溪竹仙、暗黑古王他们所有人都一下子沉默。

    事实上,此时凌风云他们都有些将信将疑,他们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李七夜却说得十分笃定。

    “哈,哈,哈……”此时枯木神祖都不由怒极而笑,大笑地说道:“一招斩我?哈,哈,哈,这是我一辈子听过最狂妄的话,你以为你是谁,一招斩我!”

    这一刻,让枯木神祖怒到了抓狂,他恨不得把眼前的李七夜撕得粉碎。在此之前,李七夜邈视他,对他不屑一顾,他都忍住了,他好歹也是威慑九天十地的存在,多少还是有风度的,不想与晚辈太过于斤斤计较,以损他绝世无敌的姿态。

    现在李七夜的话让枯木神祖彻底的狂怒了,要知道,他可是号称横击仙帝的存在,他是当今天灵界最强大的存在之一,现在被一个晚辈说一招斩了自己,这怎么不让他抓狂呢。

    一招斩自己,这简直就是蚁蝼吗?被一个晚辈视为蚁蝼,这又怎么能让枯木神祖忍得下这口气,这一刻,枯木神祖怒极而笑。

    “我是李七夜,就是一招斩你的李七夜。”李七夜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记住了,我是李七夜,一招斩你的李七夜,希望你在临死之前能记住我的名字!”

    这话说得很随意,但是,九天十地,已经是没有什么话比这话更霸气了,没有什么话比这话更能震撼人心了!

    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枯木神祖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在这一刻,他意识到了李七夜这不是开玩笑!

    整个天地变得死寂,连暗黑祖王他们都不说话了,他们都一下子心里面跳动了一下,难道真的说,李七夜真的能一招斩枯木神祖!

    “小辈,一招斩我,除非是仙帝了。”此时,枯木祖神冷冷地说道:“除非仙帝亲自出手,天命一击,这还能一招斩我,否则,仙帝随随便便的一招一式,也不可能斩我!”

    枯木神祖这话说得并非是没有道理,毕竟,他的道行就算不是真正的横击仙帝,但,仙帝随随便便出一招就想斩他,只怕不见得能行。

    事实上,在场中的人都不是真正的横击仙帝,至少从他们本身的实力而言不是真正的横击仙帝。就拿溪竹仙、暗黑祖王而言,溪竹仙的确是很可怕,但,他依然有着自己的致命弱点,否则的话,他早就成为树祖了。

    暗黑祖王如果他用他们古灵渊的始祖之兵的话,还有机会在仙帝手中挡下一二百招,但是,以他本身自己的实力而言,绝对挡不住仙帝的一二百招,更别谈是横击仙帝了。

    在场之中,以本身实力和本身道行而言,其实最强的还是凌风云,他的道行是扎扎实实的传奇神皇,可惜,凌风云的大道有所缺陷,他大道并不圆满,这是他最致命的地方。

    尽管是如此,有传言说,当年他与浩海仙帝一战,并没有借用外物,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实力,就能与浩海仙帝大战几百招,所以,凌风云的实力是被得到认可的。

    像暗黑祖王他们,在世人看来他们是横击仙帝的存在,被无数强者认为他们拥有横击仙帝的实力。

    但是,对于真正站在巅峰上的无敌之辈而己,对于暗黑祖王他们的这种称号不屑一顾,在他们看来,暗黑祖王之流,还没资格自称为横击仙帝的存在。

    唯一能让人信服的是凌风云,就算凌风云与真正的横击仙帝存在比起来,的确是有一点的距离,但是,他出身小门派,凭着自己的毅力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所以,就算凌风云的确是还没达到真正的横击仙帝,但依然一些站在巅峰上的存在承认凌风云的成就。

    不管怎么样说,就算枯木神祖不是真正的横击仙帝的存在,但是,说李七夜一招能斩他,他根本就不相信,在他看来,就算是仙帝,也不可能随随便便一招就能把他给斩了。

    “九界神皇的实力而己,你真以为自己是真的横击仙帝。”李七夜随意地一笑,淡淡地说道:“就算出生带有着祖树的印记,就祖树的力量给你加持,让你战斗力比正常的九界神皇强一些,那也依然是九界神皇,连传奇神皇都不是,一招斩你,那已经足够了。”

    “传奇神皇是什么?”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在天镜之前的很多晚辈都没有听过传奇神皇这样的称号,不由问宗门内的老祖。

    “神皇的巅峰。”宗门内最古老的老祖神态凝重地说道:“传说,这才是真正横击仙帝的存在,早就有传言说凌风云就是传奇神皇,不知道是真是假。”

    “就算不是传奇神皇,本座也能与你一战。”枯木神祖厉声地说道。

    被李七夜如此揭了老底,枯木神祖有些老脸无处可搁,对于达到他们这样境界的存在来说,被人尊称为横击仙帝的存在,那是无上的荣耀。

    天下人都知道,仙帝是无敌的,如果说,能横击仙帝,这是何等高绝的成就,这是何等威风的战绩,就算是败在了仙帝手中,但,能成为横击仙帝的存在,虽败犹荣。

    这样的战绩,这样的称号,足可让人赞颂一个时代。

    虽然枯木神祖并没有真正的与仙帝交过手,但是,被人尊称为横击仙帝的存在,这让他一辈子感到荣耀。

    现在李七夜却把这样的事实给揭穿了,把他的虚荣一脚踩在地上,这怎么不让枯木神祖为之狂怒呢。

    “出手吧,一招斩你。”李七夜不理会枯木神祖的狂怒,随意地笑着说道。

    “好,好,好,本座倒要看一看小辈如何一招斩我!”枯木神祖怒不可遏,狂笑一声说道。

    在枯木神祖还没出战的瞬间,双帝之子立即拉住了他,说道:“枯木兄,不着急,以免着了李七夜的小道。”

    “这也太看得起你们自己了,斩你们而己,何需要小道。”李七夜笑着说道。

    双帝之子也不生气,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李七夜,你敢赌一下吗?如果你不能一招斩了枯木兄,那又该如何?”

    被双帝之子一提醒,本是怒不可遏的枯木神祖也一下子回过神来,他冷笑一声,说道:“没错,小辈,如果你做不到呢?”

    “看来,你们也是想取巧。”李七夜笑着说道:“你不是想要轮回九叶草吗?行,如果我一招不能斩你,轮回九叶草便是你的!”

    “此话当真!”李七夜此话一出,枯木神祖立即大声说道。

    就算是双帝之子、神梦天他们都不敢相信,事实上,他们都不是很相信李七夜能一招斩枯木神祖,不过,如果枯木神祖想试一下,他们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可以,这也正好借枯木神祖来试探一下李七夜真正的杀手锏。

    “我言出必行。”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放心吧,如果我不能一招斩你,轮回九叶草就是你的,不是一片叶子,而是整株都是你的。”

    李七夜这话一出,所有人心里面都跳动了一下,连双帝之子都不例外,他也是为了轮回九叶草而来的呀。

    现在连双帝之子都想加入这个赌局,对于他来说,如果他加入这样的赌局,轮回九叶草就是他的了,只不过,被枯木神祖抢了先,他不好意思跟枯木神祖抢而己。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枯木神祖也顿时精神一振,对于他来说,这实在是太值得了,如果李七夜失败,他就能拿到轮回九叶草。

    更何况,他根本就不会相信李七夜能一招斩了自己,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