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时之间,能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呆住了,大家都知道,凌风云乃是为海螺号出头,要为死去的海螺帝王他们报仇的。

    现在凌风云竟然为李七夜说好话,颇有议和之势,这突然的演变,让所有人都呆了一下,这样的变化太突然了。

    “应该是如何。”有老一辈的老祖则是认同凌风云的话,不由点头说道:“十三命宫,这可以说是万古唯一,像李七夜这样的天才,天灵界应该齐心同力培养才对,扶持他登上仙帝之位,在未来,他必能成为万古第一帝,到时候,扶持他的人也必能成为功臣,而九界万族也敢来天灵界朝拜。”

    事实上,不少看得更远的老祖和大人物都颇为认同凌风云的话,都觉得把李七夜狙击了,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是你个人的态度,还是你代表所有人呢?”对于凌风云的建议,李七夜觉得十分有意思,不由笑了起来,说道。

    凌风云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若是你愿意退一步,那我倒可以与在场的诸位商量一下。至于你与海螺号之间的恩怨嘛,我可以作主,你向海螺号认个罪,真诚道个歉,你与海螺号之间的仇恨恩怨就一笔勾销。”

    “凌风云也的确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拥有如此的大度,不是一般人所以比的。”听到凌风云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由为之感叹一声。

    “既然风云兄愿化解这一场恩怨,那也不难。”此时神梦天盯着李七夜,过了好一会儿说道。

    “我也可以化解这一场恩怨,但是,需要一点代价。”双帝之子缓缓地说道。

    “世间也没有化解不了的恩怨。”连溪竹仙也开口了,他缓缓地说道:“就看你愿不愿意出这个代价了。”

    突然之间,本是一触即发的气氛,因为凌风云的态度改变,这使得整个场面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希望不要打起来。”有人不由握了握拳头说道:“若是天灵界能团结一心,有六大无敌存在为李七夜护道,他必将会九界无敌,当世还有谁能与他争天命呢?”

    此时,也有不少人希望李七夜能与六大无敌握手议和,毕竟,如果他们能议和的话,这对天灵界大有益处。

    “要怎么样的条件?”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也不着急,悠闲地说道。

    “轮回九叶草!”其他的人还没有开口,枯木神祖就抢先开口了,立即说道:“只要你交出轮回九叶草,一切都好商量。”

    枯木神祖这话一出,除了凌风云之外,溪竹仙、神梦天、暗黑祖王他们都是相视了一眼,他们都没有开口。

    “原来是要轮回九叶草呀。”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悠闲地说道:“这可是一株绝世无双的仙药,如果能成功,那就有机会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这样的东西,万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连仙帝都想留下来作为后手,以备未来有一天或者能用上。”

    “这,这仙药真的是能重生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许多不知道轮回九叶草的人都不由大吃一惊。

    在神止洲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株仙药,甚至大家都认为是长生仙药,但是,具体是怎么样长生,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说得出来。

    现在李七夜一口道破这里面的玄机,这怎么不震撼人心呢。

    “重生呀,谁人不梦寐以求呢?”听到这样的话之后,就算是再镇定的老祖也不由垂涎三尺,咽了咽口水。

    轮回九叶草,的确是有重生轮回的机率,服下一片叶子,有二成的机率成功,而且,轮回的机率也是不一样,服下叶子之后,运气好的话,如果没死,就能重生,如果运气再好一点,说不定有一定的机率带着前生的记忆重生。

    当然,带着记忆重生的机率是极小,极小,除了带着记忆轮回之外,还有其他的机率,当然,这些机率都是很小很小。

    对于其他的强者来说,或者值得一赌,对于仙帝来说不一定愿意把所有的一切赌在这五分之一的机率之上。

    事实上,李七夜这样一说,在场的神梦天、暗黑祖王都是明显咽了一口口水,他们也一样是垂涎三尺。

    这也不足为奇,神梦天也好,暗黑祖王也罢,就算是溪竹仙、双帝之子、枯木神祖,他们都是没得选择,他们寿元已经干涸,寿命将尽,而且,他们都是经过好几次续命的人,想再续命,那都已经没有机会了。

    现在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等死,要么是赌一下,若是服下轮回九叶草,他们还有一定的机率重生。

    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重生更充满诱惑了,那怕只有二成的机率,他们都愿意赌上一把!

    在他们六大无敌之中,只有凌风云最年轻,他也是血气最旺盛的人,所以,在他们六人之中,唯有凌风云不需要轮回九叶草,其他五个人都想要轮回九叶草。

    “轮回九叶草,只有一株,你们怎么样分呢?”李七夜不由笑起来,看着溪竹仙他们五个人。

    此时,溪竹仙他们五个人相视了一眼,他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达成了协议,当然,他们之间是达成怎么样的协议,这是外人无法知道的。

    “这不关你的事。”神梦天缓缓地说道:“只要你交出轮回九叶草,一切都可以谈,甚至我们可以不伤你丝毫!”

    神梦天都说出这样的话了,这让在天镜之前看观这一幕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怦然心跳,许多人都一下子看到了曙光,大家都觉得这一场风波有希望平息下来。

    “这么说来,你们还有其他的要求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一点都不意外。

    此时,神梦天他们五个人都看了一眼,凌风云说道:“如果五位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大家作个幹旋。李七夜交出轮回九叶草,大家可以不必那么为难他,只需要他作一定的小赔偿就可以了。”

    “凌风云就是凌风云,不愧是绝世豪雄,他比其他人更有无双的胸襟,他的确是爱才。”连许多老一辈听到凌风云这样的话,都不由赞了一声。

    在六大无敌存在之中,明眼人都看得清楚,溪竹仙他们五个人虽然说是号称为死去的梦镇天他们报仇,只怕更多的是为了李七夜手中的轮回九叶草。

    他们六大无敌唯一不是为了轮回九叶草的就是凌风云了,他这样的年纪还不需要轮回九叶草。

    凌风云这一次为海螺号站台,只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曾经欠海螺号一条命,他必须为海螺号讨回一个公道。

    一时之间,溪竹仙他们都沉默起来,对于他们而言,议和不是不可以,他们此行最重要的目标是轮回九叶草,然后才是为晚辈讨回公道。

    当然,对于溪竹仙他们而言,他们更乐意给李七夜一个教训,要李七夜付出更多的代价,不过,现在凌风云突然改变了态度,愿意幹旋,就算溪竹仙他们都不得不给凌风云一个情面。

    溪竹仙他们或者有可能比凌风云强大,但是,凌风云更年轻,血气更旺盛,这一点不是溪竹仙他们能比的,所以,他们必须给凌风云一个情面。

    不过,如果说,只是轻轻地惩罚了一下李七夜,让李七夜道歉,这样就揭过颇此的恩怨,这让溪竹仙他们是难于接受的,毕竟,这样的惩罚对于李七夜来说,实在是太轻了,这有损他们的无敌神威,也必将撼动他们传承的地位。

    溪竹仙他们五大无敌相视了一眼之后,最后,他们都达成了默契。

    “我们不追究,这也不是不可以。”最终,暗黑古王子缓缓地说道:“李七夜除了要交出轮回九叶草之外,他还要交出十三命宫的修练方法,如果他同意,那就是过往恩怨,一笔勾销!”

    “对于这样的提议,我也没有异议。”神梦天也笑了一下说道。

    “我可以接受。”溪竹仙也点了点头。

    至于双帝之子和枯木神祖,他们都一口同意,他们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轮回九叶草而来,他们本来就与李七夜没仇,现在还能拿到十三命宫的修练方法,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在天镜之前的所有人听到这话,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心里面跳了一下,都觉得不可能的事情。

    十三命宫,这是万古唯一,可以说,李七夜打破了万古以来的常识,他成为万古以来唯一一位修练成十三命宫的人。

    试想一下,这是一门能修练出十三命宫的功法,它是何等的珍贵,他的珍贵程度甚至是在仙体术之上,甚至世间上的所有功法都比不上这一门功法珍贵。

    对于如此无价的功法,只怕换作任何人都不愿意交出为,这实在是太珍贵了,珍贵到它的价值已经是无法衡量的。

    “李七夜绝对不肯。”有曾经见过李七夜好几次的强者不由喃喃地说道:“他这个凶人本来就从不屈服,对谁都不卖帐,更别说让他交出如此珍贵的东西。”

第1514章风云变    这个被溪竹仙称之为“枯木道友”的老人看起来平凡无奇,并没有太多让人关注的地方,完全让人看不出他的强大。

    但是,能让溪竹仙这样的存在称之一声“道友”,那绝对不是什么平凡之辈。

    不过,这位老人实在是太过于普通了,在天灵界的许多大教传承中的天镜之前,很多人都认不出这个老人的来历,很多人在心里面都在猜测,这个老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枯木神祖——”在一个帝统仙门的天镜之前,终于有一位最古老的老祖认出了这位老人了,不由大吃一惊地说道。

    “枯木神祖是何方神圣?”晚辈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向老祖请教地说道。

    “我上一个时代的无敌之辈。”这位老祖缓缓地说道:“传言说,他是枯死的祖树重生,带着树祖的前生记忆。”

    “从枯死的祖树中重生,带着树祖的前生记忆?”听到这样的话,晚辈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那岂不就是树祖再活一世。”

    “传言是如此,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位老祖喃喃地说道:“唯一可惜的是,有传言说,在他的那个时代,他是曾点成了树祖,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成功。”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在天镜之前,一些古老的老祖也认出了枯木神祖的来历,很多人都不由大呼一惊。

    双帝之子的确是了不得呀,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拉来了另外一个重磅人物,他的人脉的确是够广的。

    正如他在此之前跟李七夜所说的那样,若是他为李七夜护道,那就不止是护道那么简单,他有着别人所给不了的优势,他能为李七夜拉拢大量的资源和人脉。

    今天看来,双帝之子这话也并非是信口开河,他的确是有着这样的实力。

    不过,想一下也不奇怪,双帝之子他毕竟是仙帝和树祖的儿子,凭着他的出身,那是十分的高贵,在那个时代所硕存的无敌之辈,只怕都与他有几分的交情。

    “还差一个。”就算是双帝之子把枯木神祖拉来,李七夜也没有在意,依然高坐九天,依然没有多看枯木神祖一眼。

    李七夜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枯木神祖一眼,这让枯木神祖双目一寒,当他的目光一寒之时,乃是星光璀璨,一下子点亮了整个世界一样。

    不过,枯木神祖双目一寒之后,又收起了璀璨的星光,又恢复了平淡无奇的模样。

    “轰——”的一声,在李七夜话刚落下之后,一声巨响,浪击九天,在此时,一艘巨船降入茫茫大海之中,击起了万丈巨浪。

    这一艘巨船正是海螺号,当海螺号在茫茫大海中行驶之时,就像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在海上飘泊。

    此时,海螺号中踏出一个人,这正是凌风云,凌风云一步大跨出,便是一方天地,他一步便可跨越一个汪洋。

    而且,他一步跨越一个汪洋,是十分的随意轻松,甚至说得上是闲庭信步,似乎他并非是将要上战场一样。

    凌风云起步跨来,便是风云涌动,便是天地为惊,日月为之退避,星辰为之倾斜。

    当凌风云一步一步地往碎辰崖走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整个天灵界为之移动一样,此时,好像不是凌风云在动,而是天灵界在动,是整个碎辰崖往凌风云走动。

    这样的一种错觉让关注凌风云的许多修士强者一时之间都头昏目眩,不敢再多去看凌风云。

    “凌风云太强大了。”连老祖都不由惊叹一声,凌风云只是行走而己,还没有出手,就足可以让无数的修士强者头昏目眩,甚至是倒在地上,如果他一出手,那还了得,那岂不是一出手便可以斩杀众生。

    凌风云跨步往碎辰崖而去,海螺号乃是远远地跟着,海螺号不止是可以在汪洋大海中行驶,而且还可以在天空上飞驰。

    如此巨大的海螺号在天空中飞驰的时候,速度极为惊人,若是把它当作是飞行宝物的话,那么它绝对是天灵界屈指可数的极速飞行宝物。

    当凌风云跨入了碎辰崖之后,海螺号这才停了下来,在离碎辰崖很远的地方暸望着。

    “海螺号这是让天下人知道他们的立场,也是让天下人知道,他们海螺号有凌风云为他们撑腰,他们是要树立起无敌的神威。”海螺号亲自出场,老一辈都明白海螺号的意图。

    毕竟,李七夜斩杀了海螺帝王之后,海螺帝王之后,海螺号损失太大了,他们必须重树神威,否则,天灵界必会有很多大教传承对他们海螺号垂涎三尺,说不定会把他们的海螺号瓜分了。

    当凌风云抵达了碎辰崖之后,一时之间,天地寂静,六大无敌的存在瞬间形成了犄角,对李七夜形成了围攻之势。

    神梦天、暗黑祖王、双帝之子、枯木神祖、溪竹仙、凌风云,六大无敌存在站在碎辰崖六方之时,他们就像是六尊神魔一样屹立在那里,他们就像是化作了永远无法跨越的魔岳,在他们的面前,不管是谁都难于越雷池半步!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整个天灵界的无数修士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在天镜之前,无数大教传承的强者和老祖都不由一颗心悬在了嗓子之下,所有人都明白,这一场战争不论是谁胜谁负,这都将会改变整个天灵界的格局,甚至将会改变天灵界的命运。

    此时,在碎辰崖之外,有一些人影是欲隐欲现,这些欲隐欲现的人影乃是离碎辰崖很远,他们都全部遮蔽了自己的气息和血气。

    这些都是赶来现场观看的强者,真正的强者,这样的战争,唯有在现场观看才能有所收获,才能体会一招一式的威力,才能看清一静一动的变化!

    当然,够资格来现场观看的,那都是天灵界最强大的存在,神皇只不过是入门级别而己,这样级别的战斗,想真正体味到其中的玄妙,从其中有所收获,至少是极道神皇才行。

    没有极道神皇这样的水准,是无法从战斗对方双方的一招一式之中参悟玄机,是无法从其中有所收获,毕竟,没有到达这样的境界,不要说是参悟双方招式的玄妙,甚至有可能连双方出手的速度都看不清楚。

    对于一些尘封老祖来说,他们不会轻易出世,但是,这级别的战争,实为罕见,就算一些尘封的老祖也忍不住出世,亲自到场来看一看。

    此时,在碎辰崖之上,天地变得无比的寂静,神梦天、溪竹仙、凌风云他们都是目光锁住了李七夜,虽然说,他们都没有动手,但是,他们的目光是十分可怕,他们的目光就是有着无上的神威。

    在被六大无敌存在的目光锁定之下,换作是其他的人,只怕是早就尿裤子了,李七夜依然是高坐九天,依然是风轻云淡,依然是从容不迫,依然是静看云卷云舒。

    一时之间,整个天灵界都静到了极点,似乎整个天灵界都只剩下了心跳之声,在整个天灵界,似乎风都停下来了,海浪也平静了,时间也停止了。

    “年轻人,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至少我年少之时,还没有这样的霸道。”看着李七夜高坐九天,凌风云缓缓地说道。

    “这谈不上勇气。”李七夜高坐九天,随意地说道:“在我眼中你们与死人差不了多不少,土鸡瓦狗而己,何足让我惊容?”

    李七夜这话一出,溪竹仙他们冷视李七夜,双目露出了可怕的杀意。

    至于天镜之前观看的许多修士强者,也唯有苦笑了一下,李七夜的霸道和嚣张,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见过李七夜的人都知道,一直以来李七夜都是如此的霸道嚣张,不论是对于谁都是如此。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凌风云也没有动怒,反而是大笑地说道:“了不起,后生可畏,如此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的成就,能如高傲,也不怪你。可惜,你是差了一点火候与智慧,明智之人,都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明智之人?”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不由说道:“还真有意思,我倒想听听你这样的明智之人是如何的选择。”

    凌风云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万古以来,只怕你是唯一一个修练十三命宫的人,如果你熬过了今天的这一道坎,只怕这一个时代仙帝是非你莫属。我这个人也是一个爱才之人,这并非是我有意与你为敌,但,你杀了海螺号的人,应该给海螺号一个交待。”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随意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有心议和了。”

    “议和倒不至于。”凌风云笑了一下,说道:“不过,见你如此绝世无双的成就,见你霸道无敌的勇气,我倒是动了爱才之心,如此绝世的天才,今天在此殒落,那实在是可惜了。天灵界能出这样的一个人才,应该成为仙帝,而不是就此陨落。”

    听到凌风云突然如此改变态度,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特别是坐于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