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被溪竹仙称之为“枯木道友”的老人看起来平凡无奇,并没有太多让人关注的地方,完全让人看不出他的强大。

    但是,能让溪竹仙这样的存在称之一声“道友”,那绝对不是什么平凡之辈。

    不过,这位老人实在是太过于普通了,在天灵界的许多大教传承中的天镜之前,很多人都认不出这个老人的来历,很多人在心里面都在猜测,这个老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枯木神祖——”在一个帝统仙门的天镜之前,终于有一位最古老的老祖认出了这位老人了,不由大吃一惊地说道。

    “枯木神祖是何方神圣?”晚辈听到这样的话,都不由向老祖请教地说道。

    “我上一个时代的无敌之辈。”这位老祖缓缓地说道:“传言说,他是枯死的祖树重生,带着树祖的前生记忆。”

    “从枯死的祖树中重生,带着树祖的前生记忆?”听到这样的话,晚辈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说道:“那岂不就是树祖再活一世。”

    “传言是如此,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位老祖喃喃地说道:“唯一可惜的是,有传言说,在他的那个时代,他是曾点成了树祖,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成功。”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在天镜之前,一些古老的老祖也认出了枯木神祖的来历,很多人都不由大呼一惊。

    双帝之子的确是了不得呀,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拉来了另外一个重磅人物,他的人脉的确是够广的。

    正如他在此之前跟李七夜所说的那样,若是他为李七夜护道,那就不止是护道那么简单,他有着别人所给不了的优势,他能为李七夜拉拢大量的资源和人脉。

    今天看来,双帝之子这话也并非是信口开河,他的确是有着这样的实力。

    不过,想一下也不奇怪,双帝之子他毕竟是仙帝和树祖的儿子,凭着他的出身,那是十分的高贵,在那个时代所硕存的无敌之辈,只怕都与他有几分的交情。

    “还差一个。”就算是双帝之子把枯木神祖拉来,李七夜也没有在意,依然高坐九天,依然没有多看枯木神祖一眼。

    李七夜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枯木神祖一眼,这让枯木神祖双目一寒,当他的目光一寒之时,乃是星光璀璨,一下子点亮了整个世界一样。

    不过,枯木神祖双目一寒之后,又收起了璀璨的星光,又恢复了平淡无奇的模样。

    “轰——”的一声,在李七夜话刚落下之后,一声巨响,浪击九天,在此时,一艘巨船降入茫茫大海之中,击起了万丈巨浪。

    这一艘巨船正是海螺号,当海螺号在茫茫大海中行驶之时,就像是一块巨大无比的大陆在海上飘泊。

    此时,海螺号中踏出一个人,这正是凌风云,凌风云一步大跨出,便是一方天地,他一步便可跨越一个汪洋。

    而且,他一步跨越一个汪洋,是十分的随意轻松,甚至说得上是闲庭信步,似乎他并非是将要上战场一样。

    凌风云起步跨来,便是风云涌动,便是天地为惊,日月为之退避,星辰为之倾斜。

    当凌风云一步一步地往碎辰崖走去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整个天灵界为之移动一样,此时,好像不是凌风云在动,而是天灵界在动,是整个碎辰崖往凌风云走动。

    这样的一种错觉让关注凌风云的许多修士强者一时之间都头昏目眩,不敢再多去看凌风云。

    “凌风云太强大了。”连老祖都不由惊叹一声,凌风云只是行走而己,还没有出手,就足可以让无数的修士强者头昏目眩,甚至是倒在地上,如果他一出手,那还了得,那岂不是一出手便可以斩杀众生。

    凌风云跨步往碎辰崖而去,海螺号乃是远远地跟着,海螺号不止是可以在汪洋大海中行驶,而且还可以在天空上飞驰。

    如此巨大的海螺号在天空中飞驰的时候,速度极为惊人,若是把它当作是飞行宝物的话,那么它绝对是天灵界屈指可数的极速飞行宝物。

    当凌风云跨入了碎辰崖之后,海螺号这才停了下来,在离碎辰崖很远的地方暸望着。

    “海螺号这是让天下人知道他们的立场,也是让天下人知道,他们海螺号有凌风云为他们撑腰,他们是要树立起无敌的神威。”海螺号亲自出场,老一辈都明白海螺号的意图。

    毕竟,李七夜斩杀了海螺帝王之后,海螺帝王之后,海螺号损失太大了,他们必须重树神威,否则,天灵界必会有很多大教传承对他们海螺号垂涎三尺,说不定会把他们的海螺号瓜分了。

    当凌风云抵达了碎辰崖之后,一时之间,天地寂静,六大无敌的存在瞬间形成了犄角,对李七夜形成了围攻之势。

    神梦天、暗黑祖王、双帝之子、枯木神祖、溪竹仙、凌风云,六大无敌存在站在碎辰崖六方之时,他们就像是六尊神魔一样屹立在那里,他们就像是化作了永远无法跨越的魔岳,在他们的面前,不管是谁都难于越雷池半步!

    一时之间,天地寂静,整个天灵界的无数修士都不由为之屏住了呼吸,在天镜之前,无数大教传承的强者和老祖都不由一颗心悬在了嗓子之下,所有人都明白,这一场战争不论是谁胜谁负,这都将会改变整个天灵界的格局,甚至将会改变天灵界的命运。

    此时,在碎辰崖之外,有一些人影是欲隐欲现,这些欲隐欲现的人影乃是离碎辰崖很远,他们都全部遮蔽了自己的气息和血气。

    这些都是赶来现场观看的强者,真正的强者,这样的战争,唯有在现场观看才能有所收获,才能体会一招一式的威力,才能看清一静一动的变化!

    当然,够资格来现场观看的,那都是天灵界最强大的存在,神皇只不过是入门级别而己,这样级别的战斗,想真正体味到其中的玄妙,从其中有所收获,至少是极道神皇才行。

    没有极道神皇这样的水准,是无法从战斗对方双方的一招一式之中参悟玄机,是无法从其中有所收获,毕竟,没有到达这样的境界,不要说是参悟双方招式的玄妙,甚至有可能连双方出手的速度都看不清楚。

    对于一些尘封老祖来说,他们不会轻易出世,但是,这级别的战争,实为罕见,就算一些尘封的老祖也忍不住出世,亲自到场来看一看。

    此时,在碎辰崖之上,天地变得无比的寂静,神梦天、溪竹仙、凌风云他们都是目光锁住了李七夜,虽然说,他们都没有动手,但是,他们的目光是十分可怕,他们的目光就是有着无上的神威。

    在被六大无敌存在的目光锁定之下,换作是其他的人,只怕是早就尿裤子了,李七夜依然是高坐九天,依然是风轻云淡,依然是从容不迫,依然是静看云卷云舒。

    一时之间,整个天灵界都静到了极点,似乎整个天灵界都只剩下了心跳之声,在整个天灵界,似乎风都停下来了,海浪也平静了,时间也停止了。

    “年轻人,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至少我年少之时,还没有这样的霸道。”看着李七夜高坐九天,凌风云缓缓地说道。

    “这谈不上勇气。”李七夜高坐九天,随意地说道:“在我眼中你们与死人差不了多不少,土鸡瓦狗而己,何足让我惊容?”

    李七夜这话一出,溪竹仙他们冷视李七夜,双目露出了可怕的杀意。

    至于天镜之前观看的许多修士强者,也唯有苦笑了一下,李七夜的霸道和嚣张,那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见过李七夜的人都知道,一直以来李七夜都是如此的霸道嚣张,不论是对于谁都是如此。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凌风云也没有动怒,反而是大笑地说道:“了不起,后生可畏,如此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的成就,能如高傲,也不怪你。可惜,你是差了一点火候与智慧,明智之人,都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明智之人?”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不由说道:“还真有意思,我倒想听听你这样的明智之人是如何的选择。”

    凌风云看着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万古以来,只怕你是唯一一个修练十三命宫的人,如果你熬过了今天的这一道坎,只怕这一个时代仙帝是非你莫属。我这个人也是一个爱才之人,这并非是我有意与你为敌,但,你杀了海螺号的人,应该给海螺号一个交待。”

    “是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随意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有心议和了。”

    “议和倒不至于。”凌风云笑了一下,说道:“不过,见你如此绝世无双的成就,见你霸道无敌的勇气,我倒是动了爱才之心,如此绝世的天才,今天在此殒落,那实在是可惜了。天灵界能出这样的一个人才,应该成为仙帝,而不是就此陨落。”

    听到凌风云突然如此改变态度,这让很多人都大吃一惊,特别是坐于天镜之前的无数修士强者。

第1513章万古我唯一    暗黑祖王、神梦天都抵达了碎辰崖,此时,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其他们的出发。

    “李七夜来了没有?”抵达了碎辰崖之后,神梦天睥睨天地。

    “急什么,这不是来了吗?”就在神梦天话落下之后,李七夜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轰——”的一声巨响,李七夜还没有现身,十三命宫冲天而起,就在这刹那之间,十三命宫无限地放大,眨眼之间,十三命宫镇守了天灵界的九天十地。

    就在这一刻,天灵界的所有人都有着一种荒谬的感觉,整个天灵界都在十三命宫的镇守之中,似乎,这一天天灵界就好像是成了一个牢笼一样,而主宰着这个牢笼的人正是李七夜。

    十三命宫镇守九天十地,随着十三命宫的无限放大,每一座的命宫都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城池。

    在这样的一座座巨大无比的城池之中,金光冲天,在金光之中,浮现了一个个身影,似乎每一缕的金光就是凝结成了一尊尊的神灵。

    “轰——”的一声巨响,终于,李七夜出现了,他坐在四战铜车之上。

    “吼——”的一声狂吼,一只巨大无比的麒麟拉着四战铜车狂奔,接着,“呜”的虎啸冲天,四战铜车之后有白虎殿后。

    龙吟之声震动九天,真龙在右盘旋,随行,凤鸣之声惊万界,凤凰在左边飞翔,守护大道。

    坐在四战铜车之上,苏雍皇亲自执鞭,为李七夜赶车。此时,就算她是李七夜名义上的师父,都心甘情愿地为李七夜赶车!

    “轰——”的巨响动天地,镇守整个天灵界的十三命宫轮转,一尊尊无上神灵伏拜于地上,一尊尊神灵双手缓缓托起,一条金光神道在一尊尊神灵的手掌上延展,眼睛之间,无上的金光神道从大海跨越到了碎辰崖,四战铜车从无上金光神道之上碾压而过。

    众神托道,诸天魔王伏拜于地,战战兢兢,连动弹都不敢!

    在这一刻,李七夜的神威碾压九天十地,他坐于四战铜车之上,虽然整个人普通无比,没有散发出无敌气息,但是,他的十三命宫已经代表了一切。

    此时的李七夜,他就是九界的统治者,万古的主宰,他在众神之上,他在诸帝之上,天地万道,诸天阴阳,在他脚下都必须跪拜着!

    看到这样的一幕,震撼着整个天灵界,不管你是尘封百万年的老祖,还是曾经一个时代的无敌,都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在这样的无上仗阵之下,天灵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忍不住跪拜在地上,就像是晋见一位仙帝一样,十分的虔诚,十分的恭敬!这样的虔诚,这样的恭敬,完全是发自于内心,发自于肺腑!

    “男儿,应当如此,主宰九界,凌驾万古!”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让多少人为之热血沸腾,不知道让多少人壮志豪情,都恨不得立即投于李七夜的座下,为李七夜开疆扩土,愿在李七夜座前立下汗马功劳!

    “十三命宫呀,难怪他是如此的霸道,难怪他是如此的目中无人,凭这一份成就,万古以来也是无人能及!”就算尘封了无数岁月的老不死,看到李七夜的十三命宫镇守天灵界的时候,都不由为之骇然失色地说道。

    “果真是他,是他!”看到李七夜坐在四战铜车之上,无敌九界,主宰万古,就算是七圣祖这样的存在都骇然失色,他曾经是培养过两位海神,他曾经是笑傲九界。

    但是,在这一刻,那怕是七圣祖,都不由双腿发软,有一股膜拜在地上的冲动,心里面有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敬畏。

    这对于七圣祖来说,这没有什么好丢人的事情,面对这样的存在,那怕是心里面害怕,那都是正常的事情,那都是没有什么好丢脸的,这可是曾经连仙帝都屠杀过的存在,像他这样的人物,算得了什么,连蚁蝼都算不上!

    对于七圣祖来说,那怕是跪在这样的存在面前,也没有什么好去羞耻!

    “四战铜车,传说中的战车,真的是他——”许久许久之后,七圣祖心里面为之悚然,无比敬畏。

    碎辰崖,虽然说是崖,但是,它并不是在某一座山峰之前,也不在大海之中,它是在天空上。

    在这天空上,一片虚空茫茫,在这里,百万里广的领域都是布满了碎石,布满这片领域的碎石小有手指大小,大如一座岛屿。

    在这个百万里广的领域的中央,有一座巨崖,这巨崖有百万丈之高,如同是一座魔峰一样挡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那怕是这一座百万丈之高的巨崖,都已经被人拦腰斩断,整座巨崖碎裂。可以想象,这座巨崖还没有被粉碎的时候,它是多么的巨大。

    从这座巨崖的粉碎看得出来,这片百万里天空的碎石都是从这巨崖身上碎落下来的。

    在这百万天空之中,不止有着无数的碎石,还有无数的大道法则,在这里,有很多的大道法则碎裂,成了一小段一小段,也有完整的大道法则交织在一起。

    碎辰崖,号称是天灵界最大的战场,它的来历不明,传言说,天灵界的每一个时代的终极大战或者无敌一战,都会在碎辰崖中举行,真正因为如此,整个碎辰崖被轰得支离破碎。

    这座碎辰崖说来也奇怪,在一次又一次大战之后,依然还未能把它完全粉碎!

    李七夜登临碎辰崖,高坐九天,看了一眼神梦天和暗黑祖王。

    “摆谱。”看到李七夜作为晚辈,在自己面前高高在上,特别是十三命宫镇守天灵界,这让暗黑祖王和神梦天都不由脸色黑了下来,所以,暗黑祖王冷冷地说道。

    暗黑祖王可是征战过九界的人,今天不论是在排场还是在气势上,这都被李七夜一个晚辈所比下去了,这让他心里面肯定有不舒服的地方了。

    “摆谱又怎么样。”李七夜高坐九天,垂下眼皮,俯视地看了暗黑祖王一眼,说道:“你想摆谱,也可以摆出一个十三命宫的谱来,就怕你想摆,却没有那个实力!”

    就是这样的一句话,顿时就是把暗黑祖王气结,他被气得无话可说了。

    在这个时候,天灵界不知道有多少天镜照在碎辰崖之上,在许多大教传承、帝统仙门的天镜之前,坐着无数的强者弟子,当这些强者弟子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之时,都觉得特别的爽。

    这些无敌的存在一直都高高在上,今天却被一个晚辈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这能不让诸多大教传承的修士强者觉得特别痛快吗?

    “哗——”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远在碧洋海的祖陆突然光芒弥漫,一枝树枝从祖陆中伸出来,这根树枝瞬间一下子无限伸长。

    这根树枝之上生长着一片绿叶,这片绿叶太大了,这一片绿叶就像是一个巨大广场一样,就是在如巨大广场的绿叶之中已经是有着一支军团阵列于其上。

    这支来自于祖陆的军团有几万强者,每一个强者身上都是生机盎然,他们给人一种感觉,好像他们本身就是一株株巨树一样,几万株巨树同时出现,就好像是一个巨大森林一样,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磅礴无尽的生机扑面而来,让人一下子充满了活力。

    在这军团之中,拱护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看起来十分的清瘦,颜童鹤发,穿着一身羽衣,身上点辍着几片绿叶,整个人看起来生机勃勃,好像是一位仙翁一样。

    就是这样的一位仙翁,他站在军团之中,整个军团几万强者的盎然生机都是绕绊着他的全身,好像不是他借用了整个军团的生机,而是整个军团是依附在他的身上一样。

    “溪竹仙——”看到这位老人,天灵界很多人十分敬畏,就算是老一辈的大人物都是敬畏无比。

    溪竹仙,这是祖陆最古老最神秘的老祖,他是龙竹亚祖的祖先,虽然他的事迹少有人知道,但是,祖陆有两位位树祖就是出身于他的门下,单是这样的成就,就已经足够惊天了。

    溪竹仙到来之后,李七夜看了一眼,依然高坐九天,说道:“还有两个没到。”

    “老朽迟了一步。”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老者一步跨越天地,瞬间来到了碎辰崖之上。

    这个老者并不是一个人来,他身边还有一个老人,这个老人脸色枯木,身体竟然木化,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像是一截枯树。

    就是这样看起来像是一截枯树的老人,看起来并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甚至他走到哪里都会让人忽略。

    “我为诸位介绍一下,这位乃是枯木道友,今天受老朽之邀参战。”到来的双帝之子缓缓地说道。

    看到这如枯木一样的老人,就算是神梦天、暗黑祖王乃至是溪竹仙,都点了点头,以示欢迎。

    甚至连溪竹仙这样的人物都不由开口说道:“没想到枯木道友也出世了。”

    “如此热闹,我又怎么能错过呢,更何况,有双帝兄相邀。”这位如枯木一样的老人笑着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