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凌风云高坐于青天之上,他坐在那里,似乎众生都要为他低头一样,似乎不论多强大的存在都要在他脚下伏拜一样。

    “他与七祖比如何?”看着凌风云,连七海女武神都不得不这样问一句。

    就以七武阁而言,七武阁的弟子当然是认为七圣祖是无敌了,事实上,七圣祖也的确是强大到一塌糊涂,否则,他就不会曾为两位海神护道了。

    七海女武神倒是没有盲目,她相信七圣祖是极为强大,但是,她心里面还是作了最坏的打算。

    “这就不好说了。”七圣祖说道:“如果我还年轻,凌风云又如何。唉,现在我这把老骨头不经折腾了,七大式出手,我也不知道能否熬到最后一式,年纪大了,血气也大不如前。”

    听到七圣祖这样的话,七海女武神心里面也不由为之一凛,这也难怪七圣祖要与李七夜做一个交易,七圣祖的情况的确是不如以前了,他的寿元干涸,血气也随之衰竭。

    像七圣祖这样的存在,再战几场是没有问题,如果出手过于频繁,只怕将会加速他的老死。

    这也难怪在以前遮海天子是信心十足,如果凌风云真的为他护道的话,海神之争的确是难有人能挡得了他们的道路。

    “凌风云竟是如此的强大。”七海女武神不由喃喃地说道。

    “这终究是一尊传奇神皇呀,能不强大都难,更何况,凌风云很早就把自己尘封起来了,所以,他依然年轻,血气十分旺盛,比起很多老不死来,凌风云有着很大的优势,他能熬得过一个时代,像我这样的老骨头就不行了。”七圣祖笑了一下说道。

    “传奇神皇——”七海女武神不由吃惊地说道:“真的是有传奇神皇?这并不是一种谣传?”?“一直都有,只不过世间普通神皇触不到这种层次而己,在世间,传奇神皇是大世道的最极限,这才是真正能横击仙帝的存在。”七圣祖笑着说道。

    世间的神皇有强弱之分,由低到高分别是:大神皇、天神皇、至尊神皇、极道神皇、横世神皇、九界神皇。

    事实上,神皇的六大层次乃是世人的划分而己,一般的人并不知道,在九界神皇之上还有一个极限,那就是——传奇神皇!

    因为传奇神皇这样的存在很少人能接触得到,正是因为如此,世间的一般修士并不知道传奇神皇这样的存在。

    “这是该如何去定义?”七海女武神也不由为之好奇,关于传奇神皇,一些人认为只是传说,在他们七武阁有老祖曾是认为他们的七圣祖就是一位传奇神皇,具体是不是,没有人知道,因为七圣祖未谈过此事,后世也没有人见过他再次出手,所以,关于传奇神皇,有着很多的说法。

    “世人与至尊的目光不一样而己。”七圣祖笑了笑,说道:“就拿横击仙帝来说,世人所谈及横击仙帝,在仙帝手中撑上一百招以上,就称之为横击仙帝,甚至有一些老东西往自己脸上贴金,跟仙帝动过手了,那怕是三五十招败在仙帝手中了,也向后人自称为横击仙帝……”

    “……后世晚辈若是不知,就真的是以为横击仙帝。真正的至尊,对于这种说法,那只是晒然一笑。”七圣祖笑着说道:“虽然说,多数世人把在仙帝手中撑上几百招的人称之为横击仙帝。不过,一些真正站在巅峰中存在的人,对于这种说法是不屑一顾!”

    “真正的横击仙帝呢?”七海女武神不由说道。

    “站在巅峰上来评价,如果想真正谈横击仙帝,那必须是以传奇神皇为起步,事实上,世人把横击仙帝这样的成就,是拿九界神皇来衡量的,这种境界,并不是真正的横击仙帝,那只是能与仙帝过过招而己。”七圣祖笑着说道。

    “那以海神而言呢?”七海女武神不由问道。

    “事实上,海神也有强弱之别,当然,三叉戟在手的时候,这种情况不是特别的明显,如果把三叉戟拿开来说,这里面的差距就一下子能看出出来了。不然,我们七武阁的天始海神也为会被人尊称为最强大的海神。”七圣祖说道:“就以海神与仙帝来对比的话,如果海神有三叉戟在手,他就不是横击仙帝了,而是抗衡仙帝,能与仙帝并驾齐驱!”

    “真的能与仙帝并驾齐驱?”七海女武神不由动容地说道。

    “只能说是可以。”七圣祖笑了笑,说道:“海神有强弱之分,仙帝也有强弱之别。就拿我们的天始海神来说,传言说,我们天始海神不需要三叉戟在手,就能与同一个时代的木琢仙帝战个平手,若是三叉戟在手,只怕有可能是压制仙帝……”

    “……但是,换作另外一个仙帝,只怕就不行了,换作骄横仙帝、飞仙帝、飞扬仙帝、浩海仙帝这种震古烁今的仙帝,只怕我们天始海神那怕是有三叉戟在手,想抗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海神若是与大成仙体相比呢?”见七圣祖今天能敝开话题来谈,七海女武神不由更为虚心讲教。

    “以世人的标准来说,海神和大成仙体是一样,都是能与仙帝抗衡的存在,事实上,这里面有着误差。”七圣祖说道:“就以大成仙体来说,如果是一位传奇神皇拥有了大成仙体,他毫无疑问是能抗衡仙帝的存在……”

    “……如果说,是一个九界神皇拥有大成仙帝,想抗衡仙帝,那就十分悬了。而且,仙体术也有差别,修练的仙体术是好是坏,也是直接影响着大成仙帝的威力。不过,站在传奇神皇角度来说讲,大成仙体和海神是同一个层次。”

    听到七圣祖如此的一席话,这才让七海女武神大开眼界,为之豁然开朗。

    “如果说,海神加大成仙体呢?”七海女武神又有了另一个全新的想法,不由问道。

    “你想说的是海螺海神是吧。”七圣祖笑着说道:“这个不好说,海螺海神的时代太遥远了,而且他所在的时代不好作为参照。在那个时代来说,有人说海螺海神的确是修练了虚无体,但是,未大成,也有人说,海螺海神的虚无体的确是大成了……”

    “……但是,不管有没有大成,都无法作参照。因为海螺海神是生于骄横仙帝的时代,这注定是他的悲剧,那怕他是仙体大成,遇到骄横仙帝这样的存在,他也只有夹着尾巴乖乖的做人,否则,就不会骄横仙帝的一句话,让他儿子龟缩一辈子了。”

    七海女武神不由沉默了一下,关于这个传说她也听过,在海妖中有传言说海螺海神一生成就极大,可惜,却偏偏与骄横仙帝同一个时代,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这也导致海螺号沉寂了很久很久,否则的话,说不定海螺号会更加辉煌,说不定他们早就出了第三位仙帝了。

    “七祖,黑龙王又如何定论?”过了好一会儿,七海女武神不由想到了一个更为高远的存在,说道。

    “黑龙王——”提到这个让人敬畏的名字,七圣祖沉默了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黑龙王是一个例外,万古以来的一个例外,世间也只就有一个黑龙王而己。”

    说到这里,那怕七圣祖这样的存在,也不愿意去多谈黑龙王。

    七海女武神也不笨,见七圣祖不愿意多谈,她也是见好就收,看着坐于青天之上的凌风云,说道:“传说凌风云乃是横击仙帝。”

    “站在世人的角度,凌风云的确是称得上横击仙帝。”看站坐于青天的凌风云,七圣祖说道:“不过,有一些巅峰的存在,只怕是不屑一顾。”

    “为什么这样说,凌风云不是传奇神皇吗?”七海女武神不由说道。

    “凌风云的确是一位传奇神皇,但,他有所欠缺。”七圣祖说道:“凌风云出身不够好,他作为石人族,却偏偏生天灵界,他出身于小门派,这让他有所缺失……”

    “……因为他一开始修练的功法就不好,在漫长的修练道路上让他的大道有所缺陷,并不圆满,虽然说,最终,凌风云的确是逆天无比,成为了一位传奇神皇,但,他终是有所缺陷,这影响着他一生的成就。”说到这里,他也不免有所感慨。

    说到这里,七圣祖顿了一下,说道:“凌风云曾与浩海仙帝对决过,虽然没有人能看到这一战,但,我估模了一下,以凌风云的实力,在浩海仙帝手中也就撑到二三百招这样子。当然,换作另外一个仙帝,他能撑得更久,可惜,是遇到了一生惊艳的浩海仙帝……”

    “……如果说,凌风云出身于帝统仙帝,或者自小修练更好的功法,在漫长的大道上他没留下缺陷,说不定他有着更高的成就。正是因为这样的出身,也导致凌风去最后放弃了争仙帝,转而走大世道。作为传奇神皇,就算凌风云有所缺陷,不管如何说,我个人给他定义的话,他也算是称得上横击仙帝。”

第1507章凌风云    李七夜不由久久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轻轻地说道:“我知道,我只能说,时代不一样了,如果我还是阴鸦的时候,到了那时代来了,该我横扫的时候,该我收割的时候,收割之后,这必将会迎来一个大丰收的时代,一个璀璨无比的时代。可惜,我是该离开了……”

    “少爷从不需要为任何人停留,不论是过去的红颜知己,还是战死沙场的兄弟,又或者是我。”澹台若南紧扣着李七夜的五指,认真地说道:“少爷就是勇往直前,一战到底,不管是谁,都羁拘不了少爷的步伐,这就是最大的魅力,这也是少爷最让人敬佩的地方……”

    “……如果说,如果有一天少爷为我停留了,为我驻足了,那我就是少爷生命中的罪人。在我看来,少爷一直都是我最敬佩的人,一直都是我最倾心的人,就算我自己,也不希望会在少爷的生命中留下污点,否则的话,我就是罪不可赦。”

    澹台若南这话说得很真诚,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出自于肺腑。

    “我知道。”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我也的确是不会为你驻足、为你留步,我只能说,世间之事,总是有很多事情不如意的,那怕你曾经是九天十地的主宰也好,乾坤的掌执者也罢,不是事事都如人所愿。”

    “少爷无需为我担忧。”澹台若南紧握李七夜的双手,迎上李七夜的目光,说道:“这是我的选择,就算真的有那么一天,我战死了,我也是无怨无悔。能战死,这也是我的选择,了却我的心愿,这一生,我能认识少爷,能跟随少爷,这已经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少爷让我知道天地有多么的宽广,是少爷让我知道了人生的追求,是少爷让我明悟了大道的奥义……”

    “……问世间,有几个人知道天地的广阔,绝大多数的世人只不过是活着当下而己。没有少爷的教导,不会有我的等待,或者,我能成为天之骄女,我能成为笑傲九界的存在,但是,没有少爷的教导,我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不会成为一个能在漫长无比的岁月中继续等待的人,是少爷让我拥有了一颗稳如磐石的道心,这比任何东西都弥足珍贵!”说到这里,澹台若南都有些眼红。

    “傻丫头。”李七夜轻轻地为了抹了抹眼角,不由笑着说道:“你注定是天之骄女,就算是没有我,你也能走到今天这一地步的,你能走到今天,也不一定是因为我。你是值得让人骄傲,你父亲若有所知,他也会为自己的女儿而骄傲,那怕你的选择与他的期望相违。”

    最后,澹台若南露出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也罢,我再折腾一下,看有没有不长眼睛的家伙。”最后,李七夜抬起头来,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弄一个大动静,看能否有效果。”

    当李七认露出这样的神态之时,澹台若南知道自己少爷要干什么了,她也不由露出笑容,她那个无敌九天十地的少爷又回来了。

    “少爷或者可以去问问九终,他或者知道。”最后,澹台若南笑着说道。

    李七夜轻轻地摇头,说道:“九终老头的确是知道不少东西,但,他也没办法知道具体的位置,这东西,不是他能知道的。如果九终老头都知道,我早就挖地三尺了。”

    就在所有人为李七夜的战绩所震惊的时候,在龙妖海,突然间,龙妖海的天空如果被打开了一样。

    “嗡”的一声响起,无尽的光芒抛洒而出,耀眼的光芒一下子照亮了整个龙妖海。

    “轰——”的一声巨响,击浪亿万丈,掀起了惊涛骇浪,宛如整个龙妖海都为之摇晃一样,一时之间,龙妖海的所有生灵都战战兢兢,海底下不知道多少鱼虾躲着不敢出来。

    在这一刻,龙妖海乃至是天灵界有很多人看到了一艘巨大无匹的巨船,这只巨船就像是一块大陆那么的巨大,它瞬间驾入龙妖海的时候,巨浪滔天,冲击着整个龙妖海。

    “海螺号——”看到这个如同大陆的巨船,有强者不由失声大叫地说道。

    很多没有见过世面的修士看到这样的一幕,更是瞠目结舌,这只怕是他们一辈子见过最大的船,只怕世间没有什么船比眼前这一艘大船巨大了。

    “传说是真的,世间真的是有海螺号。”连一些老一辈强者都失神喃喃地说道。

    在天灵界,曾经有着这样的传说,海螺号,这不止是一个门派的名字,它更是一艘船,传说,海螺号这个门派传承就是建在这一艘名叫海螺号的船上。

    事实上,很多没有去过海螺号的人不相信这样的传承,因为这让人无法想象,一门双海神的传承,怎么可能建在一艘船上呢。一个双海神的祖地是何等之大,一艘大船怎么可能容得下这样的传承。

    但是,当今天有目共睹了眼前这艘巨船的巨大之时,很多人直到今天才相信,原来传说是真的,海螺号真的是建在一艘大船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一刻,天穹之上冉冉升起了一轮青阳,当这一轮青阳升起的时候,高挂在龙妖海的太阳一下子黯淡无光,一下子失去了颜色。

    在这青阳之前,有一尊皇座,在这皇座之上,坐着一个中年汉子,这个中年汉子神采飞扬。当他坐在那里,他宛如就是坐在青天之上一样,他高踞九天,众生渺小。

    看到这样的一个存在,虽然他并没有爆发镇压九天十地的气息,但是,已经有很多人感觉自己是看到了神灵高坐青天了,眼前这位高坐青天的中年汉子就是一尊传说中的神灵!

    “凌风云——”看到这个中年汉子高坐青天,远在深壑海的纯阳四脉有老祖都不由骇然失色,吃惊地说道。

    “凌风云是谁呀?”有年轻一辈的修士根本就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由向老祖询问。

    “横击仙帝的存在。”看着这位中年汉子,纯阳四脉的老祖脸色凝重,说道:“他一生战绩辉煌,他的一生堪称是不败。在他一生中,只败给浩海仙帝而己!那怕是后来浩海仙帝已经是承载天命了,传说凌风云都能在浩海仙帝手中撑到几百招。”

    “这么强大,在仙帝的天命力量之下依然能撑几百招?”听到这话,不知道多少晚辈为之骇然失色。

    浩海仙帝可是充满传奇色彩的仙帝,他创建了千帝门,曾经是一门出四位仙帝!而凌风云竟然在浩海仙帝手中撑二百招,这是何等的强大。

    “是的,凌风云极为逆天。”纯阳四脉的老祖都不由说道:“虽然说,他出身于小门派,一生未修练仙帝之术,也未拥有仙帝兵器,但是,在那个时代他曾经打败天下无敌手,直到后来遇到了浩海仙帝。在九界曾经有过这样的说法,如果没有浩海仙帝,只怕凌风云有机会成为仙帝!”

    听到这样的话,纯阳四脉许多晚辈都不由为之抽了一口冷气,这是真正横击仙帝的存在呀。

    “李七夜,你欠海螺号一个交待,五天后,必给我一个答复,否则,后果自负!”凌风云高坐青天,声音响彻天地,宛如要号令天下一样。

    凌风云突然出现,开口便是向李七夜叫阵,一下子震惊了天灵界的无数修士强者,就算不认识凌风云的修士强者,一看他的气势,也知道他是十分可怕的人。

    “凌风云是海螺号的老祖?”一听到凌风云为海螺号强出头,纯阳四脉的弟子不由吃惊地说道。

    “不,不是。”纯阳四脉的老祖摇头说道:“凌风云并不是海螺号的老祖,他也不是海螺号的弟子。传说,他年幼之时曾欠海螺号一条命,有传言说,他很小的时候海螺号救过他一次,也正是因为如此,后来凌风云与海螺号的第二位海神也就是吞江海神结拜为兄弟,成了八拜之交……”

    “……甚至有传言说,正是因为有凌风云这样的八拜之交,这才让吞江海神睥睨天下,在吞江海神还没得到三叉戟承认的时候,凌风云曾经给过他不少的帮助。甚至有人认为凌风云有可能指点过吞江海神的修行。”说到这里,这位老祖神态凝重。

    “海螺号最终还是求上了凌风云。”在七武阁,一位奄奄一息的老者看到凌风云高坐青天,缓缓地说道。

    这个老者身边站着的人正是七海女武神,她看着凌风云,不由神态凝重地说道:“七祖,传说凌风云是当今天灵界最强大的人之一。”

    这个奄奄一息的老者正是七武阁极富有传说的七圣祖!

    “也可以这样说吧,他的确是很强大。”七圣祖也不由承认地说道:“我这一世为你护道,有所忌惮,正是因为凌风云。他比我更年轻,他的血气比我更旺盛,他欠海螺号一条命,如果海螺号真的要求上凌风云的话,他会还清这个人情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