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在众人议论之时,李七夜带着苏雍皇已经回到了真武岛了,对于李七夜的凯旋归来,这已经是在澹台若南的意料之中了。

    “少爷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必是惊天。”见到李七夜之后,澹台若南笑着说道。

    一举屠灭梦镇天他们,此乃是澹台若南的意料之中,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澹台若南清楚得很,对于她公子爷而言,梦镇天他们这样的存在,那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己,不值得一提。

    “小打小闹而己。”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连横击仙帝的存在都未出手,想真正的热热身都没有,更别说是大干一场了。”

    如果有外人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一定会被吓得发懵,屠杀梦镇天他们这样的存在那都只是小打小闹,那真正的大干一场,那是怎么样的一场战争呢。

    “论真正的横击仙帝,天灵界还真有三五个,只怕这几个人多多少少都听过少爷的事迹,少爷若是在天灵界,只怕给他们十个胆都不敢露脸,至于其他的所谓横击仙帝的存在,那只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己。”澹台若南也笑了笑,说道。

    对于许多世人来说,能与仙帝交手一二百招,那就谈得上是横击仙帝的存在了,在仙帝手中一二百招才败下来,这已经是足够无敌了,世间的其他神皇难于与之争锋了。

    不过,对于李七夜和澹台若南他们来说,他们对于横击仙帝的定义则就是不一样了,他们对于横击仙帝的标准就更高了。

    “海螺号还是能拉一个人的。”李七夜随意一笑,说道:“无所谓了,他们要来清算就早点来清算吧,我也好一一把他们屠干净,这也算是在临走之前作一个清算吧。”说到这里,他望着远处,望着朦胧的神树岭。

    李七夜说得很随意,也没有放在心上,澹台若南也明白公子爷的确是没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少爷心有所虑?”见李七夜望着神树岭久久不说话,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

    澹台若南跟随了李七夜那么久,她是李七夜的心腹,她比外人更了解他。在澹台若南看来,一般的人与物,根本就不会让她公子爷上心。

    “有些后手没用上呀,让人为之遗憾。”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笑着说道。

    “少爷想等更惊天的人物出手吗?”澹台若南也与李七夜并肩而站,看着胧朦的神树岭,不由说道。

    “余者碌碌而己,何足为道,那些人想来就来吧,我要扫平他们,又不是什么难事。”李七夜随意地说道:“我等的是神树岭,不过,看来是没有什么好折腾了,我进了内世界,带走了一些东西,现在又拿了轮回九叶草,神树岭依然寂静。”

    “或者是慑于少爷的威名。”澹台若南不由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或者是,或者也不是,虽然说骨海、神树岭我都是折腾过几次,想要它们低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一次我来,倒是希望能折腾一番,现在看来,都保持沉默。”

    “这是养精蓄锐,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也不愿意与少爷为敌。”澹台若南也明白这里面的玄机。

    “是,越是如此,这说明将近来临了,天灵界的大灾难将近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澹台若南沉默了一下,轻轻地说道:“少爷打算掀翻神树岭吗?或者来一次横推,直犁黄庭?”

    “不。”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倒是想谈一谈,比起骨海来,我更愿意与神树岭谈一谈。”

    “这不是少爷的风格呀。”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澹台若南不由为之意外,惊讶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若南呀,你这样一说,好像我天生是战争狂人一样,虽然我也是喜欢打打杀杀,但是,偶尔有时候我也乐意坐下来谈谈的,有一些事情,大家能坐下来谈一谈,如果能谈得,又何乐而不为呢,如果谈不开,大家也没有什么损失。”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澹台若南抿嘴轻笑,过了好一会儿,她这才轻轻地说道:“少爷不是轻易与别人和谈的人,再说,少爷该开战的也开战过了,少爷真的下了决心,那也是能直犁黄庭。”

    “如果为了我自己,我倒无所谓了,要战,那就开战吧,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一次,我的确是想谈一谈。我了解神树岭,但,更了解骨海。如果真的那天到来,天灵界必将是血海滔天,到了那一步,说不定魅灵、树族、海妖都会走向灭族的道路。”

    “少爷担心我吗?”听到了李七夜这一席话,澹台若南不由轻轻地说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说道:“我从来不担心你,以你的实力,如果你真的想要走,那怕是大灾难时代来临,你也是能离开的。但,你是不会走的,我知道,如果你想要走的话,绝对不会是在大灾难来临之时离开。”

    对于李七夜的话,澹台若南沉默着,正如公子爷所说的那样,就算她真的要离开来,那也绝对不会是大灾难来临的时候离开。

    “我认识的澹台若南,一直以来都是迎难而上,一直以来都是勇于搏斗,心无畏惧。”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心里面十分的感慨。

    “少爷如此夸我,这已经足够了。”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露出了笑容。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我是留下了一些东西,留下了一些后手,或者未来能助你一臂之力。只可惜,在这样的艰难时代我帮不了你什么,不能为你扫平道路,不能为你撑起这片天空。”

    “不——”澹台若南不由紧紧地握住李七夜的手,与他五指相扣,望着李七夜,十分认真地说道:“少爷为我做得已经够多了,虽然世人都认为我天赋极高,但是,没有少爷,也没有我今天的成就……”

    “……再说,这一切都不怪少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少爷曾经了我更好的路去走,少爷甚至是为我铺平了大道,为我扫道了通往仙帝之路的障碍,只可惜,是我辜负了少爷的期望,是我自己选择留下的。”说到这里,那怕是澹台若南这样的奇女子心里面也不由为之怅然,心里面也都不由有些黯然。

    在很久以前,在明仁仙帝时代结束之后,对于澹台若南而言,她有着很多的选择,因为她斩了血统,她完全可以离开天灵界,完全可以一去不返。

    在那个时代,她可能选择成为仙帝,若是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她真的选择走仙帝这一条道路的话,她也必能成为仙帝。

    在后来的时代中,她也可以选择跟随公子爷登上九天十地,登上那众神诸帝的世界。

    但是,不管是哪一条路,她都没有选择,最终她选择了留在了天灵界,这是最不可能的选择,也是她父亲最不希望她走这一条路,但,最后她依然是选择了这一条路。

    “一直以来,少爷为我做得已经够多了。”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少爷并不欠我,相反,是我欠少爷的,我知道,少爷曾希望我有一天能成为仙帝,甚至少爷已经为我准备好了,等着我踏上这一条道路的那么一天,可惜,我辜负了少爷的期待。”

    李七夜看着澹台若南,最后,他只好苦笑了一下,有些无奈地说道:“你的确是不欠我,只可惜,我也不能勉强你。就像当年的洞庭湖诸位先贤一样,他们也有着很多的选择,他们可以在九界之中选择更肥沃的土地作为祖地,但是,他们也像你一样,最终还是选择留在了天灵界……”

    “……这是你的选择,这也是他们的选择,虽然说,我可以命令你们,但,我不能勉强你们,这是你们的追求,这是你们念想。走到最后,你们依然想为这片天地做点什么,为这片天地留下一点什么,你们热爱着这片土地,你们都不希望在有一天整个天灵界灰飞烟灭。”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这也不止有我一个人是这样选择。”澹台若南轻轻地说道:“曾经有过很多人选择过,为了天灵界,曾经是有很多人奋斗过,有仙帝为之一次又一次的征战,有树祖一次又一次的争取,也有海神一次又一次的妥协!仙帝作过选择,海神、树祖他们也一样做过选择,对于树祖和海神而言,那怕他们身不由己,但是,他们都想为这片天地争取着最后的一线希望……”

    “……虽然说,我父亲并不希望我这样做,他也不希望我留下,但是,我是真武海神的女儿,我应该担当起这个责任,热爱这片大地也好,为了真武岛也好,为了海妖也好,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尽绵薄之力。我父亲作为海神,他能面对一切,我作为他的女儿,也不会有辱他一生的威名。”说到这里,澹台若南十分的感慨。

第1505章一战惊天下    得到了李七夜这样的提醒,很多人心里面一下子明亮了不少,双帝之子,这比起一般的横击仙帝来,只怕是有着不少的优势。

    毕竟,他是仙帝和树祖的儿子,只要他还在世间,就有着许多别人所不能及的优势。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比如说人脉,比如说资源,比如说见识……等等。

    “小友是个明白之人。”双帝之子也没谦让,缓缓地说道:“到了那一天,你得到的不仅仅只有这些而己。”

    “不,我这个人更喜欢实打实的好处。”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一片轮回九叶草的叶子,换你的效力,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你觉得划算,那就做个交易。”

    李七夜此时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已经没有半点的回旋余地。

    此时双帝之子都不由脸色开始冷了下来,他给出的条件可以说已经是极为优沃了,换作任何人都不能拒绝,但是,李七夜还是拒绝了他,而且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

    看到李七夜没有丝毫商量余地的模样,不少人都不免为李七夜担忧,拒绝一位横击仙帝存在的要求,这是需要多大的魄力,这是需要多大的底气。

    但是,李七夜却毫好不犹豫地拒绝了,似乎根本就不把眼前的双帝之子放在心上一样,想拒绝就拒绝,随心所欲。

    “看来你是不愿意了。”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机会我是给你了,可惜,你没把握住。”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小友——”就在李七夜转身就走的时候,双帝之子叫住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万事都要有一个尺寸,要把握好尺度,人在世间,并不是说独自一个人把所有好处都占有了才是好事,有时候,吃亏是福。不管是谁,有时候应该懂得取舍,懂得进退。”

    双帝之子这话一说,不少修士强者顿时为之窒息,虽然说双帝之子把这话说得十分的隐晦,但是,很多出来混过的人都听得懂这一席话,双帝之子这一席话的弦外之音已经是在警告李七夜,甚至是在威胁李七夜。

    这可是一位横击仙帝的存在呀,不论是谁如果说是被一位横击仙帝的存在威胁了,只怕是一辈子是吃之无味、寐之不安,甚至说不定夜夜都要做噩梦。

    听到双帝之子的这一席话,李七夜一下子转过身来,持了双帝之子一眼,笑了一下,说道:“威胁我是吧,这个世间,还没有人敢威胁我!如果你识相的,就夹着尾巴乖乖的做人,给我低调一点,今天的事情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否则的话,仙帝的后代又如何,树祖的后代又如何?在我眼中,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可以称为横击仙帝的,不要以为跟仙帝过三五百招就真的以为自己有资格称之为横击仙帝,就真的以为自己有实力去与仙帝抗衡了……”

    “……我可不是你父亲,出手会手下留情。惹怒了我,不要说你是仙帝之子,就算是苍天之子,我都把他的头颅拿来当夜壶!”说到这里,李七夜冷笑了一下。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所有人都傻了,许多人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一时之间久久回不过神来,此时所有人在此时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好。

    霸气,除了这个词,大家都想不到第二个词语来形容此时的李七夜了。

    不少人都不由手掌心冒汗,威胁横击仙帝的存在,这是何等霸道的事情,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那简直就是没把双帝之子放在眼中。

    李七夜这话一出,双帝之子顿时脸色十分难看,他不由冷冷地盯着李七夜,此时他心里面是怒火直冒。

    他可以双帝之子,仙帝和树祖的儿子,而且,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在天灵界,敢与他为敌的人没有几个,那怕是梦镇天这样的存在,见到了他,都要执晚辈之礼。

    现在倒好,李七夜区区一个人族晚辈,竟然敢出口威胁他,甚至是邈视他,这怎么不把他气炸了。

    李七夜说话了这席话之后,也懒得再去看双帝之子,也懒得再去理他,带着苏雍皇转身就走。

    一时之间,无数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大家都有些为李七夜担心,担在双帝之子在狂怒之下对李七夜出手,甚至是斩杀李七夜。

    大家都不知道,双帝之子真的是狂怒出手的话,不知道李七夜能不能敌得过。

    不过,在李七夜转身就走的时候,心里面怒火冲天的双帝之子并没有出手,他只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他的目光变得十分可怕,十分可怕。

    看到双帝之子这样可怕的目光,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了一个激灵,虽然这样可怕的目光是盯着李七夜,而不是盯着他们,但是,他们都觉得自己绝对会做噩梦,这样的目光太可怕了,大家都知道将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一夜之间,可怕的风暴席卷了整个天灵界,整个天灵界为之震荡。

    梦镇天、暗黑古王子、龙竹亚祖、海螺帝王以及四大军团全部被李七夜屠灭,一个都不复存在!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就像是可怕的风暴一样在天灵界掀起了轩然大波,无数修士强者为之骇然,无数大教传承为之失神,一时之间,天灵界是风云涌动。

    “什么,梦镇天死了!”当第一时间听到这样的消息之时,有魅灵一族的大人物都不敢相信这样的消息,还以为这是假的。

    经过再三确定这是真消失之后,魅灵一族的大人物久久无法回过神来,要知道,在当世梦镇天出世问鼎天命的时候,魅灵一族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看好梦镇天的,许多人都认为梦镇天是天灵界这一世最有希望成为仙帝的人。

    “梦镇天死了,这,这,这该如何好,我,我们可是投了不少的人力物力呀。”有一些曾与梦镇天结盟的大教传承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该教的教主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因为大家看好梦镇天,曾有不少大教传承乃至是帝统仙门与梦镇天结盟,在双方的结盟之上花费了不少的资源,现在梦镇天死了,他们这些盟友的所有付出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有的投入,所有的心血,都一下子化为了泡沫。

    甚至有帝统仙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那是彻底的傻眼了,因为有帝统仙门甚至与梦镇天联姻,打算把自己的公主嫁给梦镇天!

    现在梦镇天一死,对于一些帝统仙门来说,那是损失惨重,甚至有帝统仙门把联姻的消息都放出去了,现在梦镇天死了,这放出去的消息就像是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

    “这太逆天了吧,这完完全全是一场逆袭呀。”有老祖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不由为之震撼,说道:“在天灵界,区区一个人族,论资源,论人脉,都远不如梦镇天,竟然能走到这样的地步,那实在是太了不起了,只怕当世仙帝之威非他莫属了。”

    同时,李七夜修练了十三命宫的消息,也是像重磅炸弹一样在天灵界炸开了,听到这样的消息,很多人都无法想象。

    “十三命宫——”那怕是尘封在地下的老不死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都不由为之骇然,说道:“这是妖怪吗?世间怎么可能修练出十三命宫,李七夜这究竟是什么怪物!”

    一夜之间,整个天灵界为之震撼,在如此震撼消息的轰炸这下,整个天灵界宛如是在风雨之中摇曳一样。

    “快,去打听一下,李七夜有没有道侣了,我们的公主愿意与他联姻。”当听到惊天动地的消息之后,有帝统仙门回过神来,立即派出了门下得意弟子,前去打探消息。

    “门中任何人,任何弟子,都不可与李七夜为敌,若是遇到李七夜,不管他需要什么,都尽量协助,若有需要,可以随时汇报师门,师门将全力相助。”一夜之间,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许多大教传承乃至是帝统仙门都纷纷如此的告诫门下弟子。

    一夜之间,李七夜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无数人、无数传承都争相议论,一夜之间,李七夜跃上了天灵界的巅峰,无数人修士、无数大教传承都纷纷打算与李七夜交结,很多人都想与李七夜拉上关系。

    在这一夜之间,天灵界各门各派都在拉关系,希望能找到有与李七夜相识或相熟的人,借着这样的关系攀附上李七夜。

    “这一世,仙帝非李七夜莫属。”在这一夜,有不少修士强者、不少大教传承乃至是帝统仙门都是这样认为。

    “我们泉神门拥护李公子,只要李公子能用得上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神泉门赴汤蹈火也在场不辞。”有一些门派传承是无法与李七夜拉上关系的,就有意放出风声,扬言要为李七夜效力。

    大家都知道,趁李七夜还没有成为仙帝,还有机会与李七夜攀上关系,一旦李七夜成为仙帝了,到了那一地步,你想攀上关系都没有可能了。

Comments are closed.